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惡之幸福的搜尋結果,共03

  • 周末一起來看書

    周末一起來看書

    我在這裡想你 作者:水瓶鯨魚 定價:NT$350 出版:大辣出版 內容簡介:  在長年喜新戀舊中,我們總是記恨又健忘的;在巴黎想念紐約、在紐約想念北京、在北京想念台北。現在,我在高雄想起念你。世界上,總有一個人在某個地方某個時刻狠狠地想念著你,只是你不知道。  以漫畫《我愛你》和《失戀雜誌》系列席捲華人書市,透徹都會男女愛情核心的水瓶鯨魚,幾年前回到高雄藝術駐村,因此與高雄的緣分羈絆越來越深……。水瓶鯨魚用她最擅長的圖文小說與漫畫創作,慢慢傾訴在高雄發生的愛情故事。   --------------------------------------------------------------------------------------------------------------- 睡美男 作者:李昂 定價:NT$360 出版:有鹿文化 內容簡介:  不復熱度的婚姻生活,弛老衰頹的軀體年華,前外交官第二任夫人殷殷轉而發現自己對健身房年輕教練Pan的情愛,似是情感移轉,也似為生命尋回怦然的動力。愛上年輕的Pan令她對自己的年歲感到羞慚,他們是不被接受的吧?她是能被接受的嗎?即使遠走他國旅行也無法藉由距離、時間抑止對Pan的情愫與思念,她於是在返台後精心設宴,邀請Pan來共度晚餐……。 ----------------------------------------------------------------------------------------------------------------- 三好一生 作者:星雲大師 定價:NT$380 出版:天下文化 內容簡介:  本書由星雲大師本身的「三好一生」,到推動三好走入校園、家庭、社會,從思想觀念層次遞進到實踐層次,提綱挈領、有序有物的匯整大師精采的三好寶典,供世人學習和實踐。  「三好」就是身做好事、口說好話、心存好念。簡單說就是: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即所謂的「三好運動」。一般人身、口、意容易造惡業。如身:殺、盜、邪、淫;如口:妄語、兩舌、惡口、綺語;如心:貪、瞋、愚癡、邪見。行三好就是讓身、口、意不要造惡業,得到人生的平安與幸福。   ---------------------------------------------------------------------------------------------------------------- 寄生之廟 作者:賴伯威 定價:NT$700 出版:野人出版 內容簡介:  在都市夾縫求生中的廟,是台灣城市有別於世界其他地方最顯而易見的與眾不同,這些廟在日益變遷的都市環境下越顯越小,收縮到只占據了最極限的都市空間:在橋下、在圓環中、在屋頂上、跨越街道……,小到一個箱子、大至一棟高樓,甚至有的長出輪子……。  多年來走過、工作過、生活過台灣以外的許多城市,回到故鄉時,才能換一種外來者的視角再一次認識自己熟悉的城市,並嘗試用建築人的專業,去重新解讀、紀錄。透過這108種不同的台灣都市環境與廟的結合關係,36+1個案例,呈現台灣都市最具特色的那一部分給世界。 ---------------------------------------------------------------------------------------------------------------- 獨飯時光 作者:金善主 定價:NT$399 出版:皇冠文化 內容簡介:  人們談到「一個人吃飯」時,總帶有某種窮酸淒涼的意象,但食物造型師金善主把思考每天要吃什麼、並親手做來吃視為一種樂趣。一個人吃飯,不僅可以大把大把地放入想吃的材料,把不喜歡的食材統統挑掉,獨享餐桌的時光,更是非常放鬆而且有趣的。她把只有自己知道會很可惜的料理、看起來只有在高級餐廳才能吃到但實際上卻很簡單的料理、同時兼具美味及美觀的料理,統統放進書裡介紹給大家。讓大家一眼就能看出: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能吃得暖呼呼又美味。  作者將這本食譜精心特製成了一份「心情食譜」,110種菜單的背後其實是110種喜怒哀樂的不同情境。每個人都苦惱過不知道今天該吃什麼,但一定清楚知道自己當下的心情。金善主的每一篇食譜前面都有一小段心情注記,像是「下班後什麼都不想做的時候」、「內心空虛的日子」、「噗哧一笑的那天」、「解開糾結心事的日子」、「想念姊姊的日子」……。如果無法決定今天想吃什麼,就翻開這本心情食譜,根據「心情」決定吧! -------------------------------------------------------------------------------------------------------- 跟著陸客遊歐洲 作者:雷克Christoph Rehage 譯者:麻辣 tongue 定價:NT$360 出版:遠足文化 內容簡介:  延燒兩岸暢銷書《徒步中國》作者雷克來勢洶洶最強新作。上回帶你用腳感受中國,這次拉你臥底混入陸客團,近距離了解讓世界各國又愛又恨的中國遊客,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就是要爆買!是被強迫購物還是強國人民族本性?什麼?單身男子消費力不足不能報團?參團到歐洲旅遊,先繳30萬人民幣給政府當押金以防跳機?在世界各處刷存在感的陸客,到歐洲到底要看什麼?陸客大軍壓陣,優雅成性的歐洲人該如何接招?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71期《時報周刊》,一套雙本特價69元。即日起至「博客來網路書城」購買指定期數雜誌,只需加購價399元,就送「麗寶樂園門票1張(全票1張價值800元)」,數量有限,欲購從速,詳情歡迎電洽客服專線:0800-033088。

  • 楊索惡之幸福 療癒家族傷痕

    楊索惡之幸福 療癒家族傷痕

     「我的個性是我的幸運,也是我的不幸。」俐落的短髮摻著幾絲銀髮,作家楊索(見圖,姚志平攝)的臉龐流露剛硬與沉著。睽違六年、繼《我那賭徒阿爸》後,她再度把筆探向家族記憶,最新散文集《惡之幸福》以平實坦白筆調,書寫傷痕累累的成長過程。  楊索一九五九年出生,曾任《中國時報》記者近廿年,離職後專心創作。她自述在暴力家庭長大,曾經人格扭曲,「寫作過程就像清洗自己,『打斷手骨顛倒勇』。」昨天新書發表會,她的弟弟到場支持,現場多位讀者坦率分享自己的家庭痛苦,氣氛感人。  《惡之幸福》出版不到一個月已三刷,朋友戲稱她為「療癒系」作家,但她認為:「誰的人生沒有缺角?這本書迴響廣大,就是碰觸到很多人傷疤下的脆弱血肉吧。」  楊索有九個手足,書中描寫早年因父親的小工廠生意失敗,母親生下她不久就精神崩潰,記憶中媽媽常昏睡到下午,一屋子的弟妹在哭鬧,爸爸出門賭博幾夜不歸。相對於柔弱的母親,賭徒阿爸以暴力教養小孩,她的童年常在父母爭執中度過,國中畢業離家幫傭、當女工,養成堅毅性格。  楊索不諱言對父親積怨很深,直到四十歲才想弭平傷口,尋求和解。她回溯父母從雲林二崙到台北打拚,做過挑沙挑磚的臨時工、推車賣紅豆湯,「如果我也要面對食指浩繁的家族,會不會跟他們一樣?經過這樣的反省,我有了一種理解的同情。」  幾年前她跟爸爸大吵一場後,感覺彷彿「算過帳了」,父女關係有了新的開始。出版《我那賭徒阿爸》,儘管父親抱怨她「亂亂寫」,她驚覺與父親的強弱關係已對調,「因為我拿筆,我有詮釋權。」母親則深感這本書替她平反,直言:「這個查某子囝,沒有白生。」  楊索說,她的故事也代表一群來自她原生階級、不會提筆卻同樣奮鬥的人,「但是,家族書寫是否反過來傷害到最親密的家人?」因此她下筆幾經斟酌,反覆刪節。  經過這兩本書的洗禮,楊索表示自己「走出來了」,接下來不會再寫家族,「我要開始寫小說了。」

  • 《人間好文》惡之幸福

    《人間好文》惡之幸福

     為我而言,生命是苦,人生是惡水,但我總須往前划呀划地,尋找前程的光亮處。在不知不覺中,我走到中年歲月,相對於昨日我年輕時的躁動難安,這是一段平穩、沉澱的時期。我終究釐清自己的人生終極追求方向,能夠不斷地深掘、拓寬創作這條路,這是莫大的幸福。  我一直沒有忘記那一幕。  九歲那年夏天,我走入巷口雜貨店,看著牆上、攤架上一堆抽糖果的抽抽樂,其中有一款全新、無人開張的抽紅包袋,攫住我的眼神。我拿出口袋裡的五毛錢給老闆娘,對她說:「我要抽紅包袋。」老闆娘看我一眼,收下五毛錢。我看著上下左右成列小紙牌,最後隨機抽起一張,剎那間眼睛發亮,因為我抽到頭獎,一張紅色的拾元鈔票!我拿著這張小紙給老闆娘,老闆娘一邊看,一邊狠狠地瞪我一眼,接著罵說:「查某囝仔人,那麼小就白賊,緊回去!」  我說:「我抽中拾元,汝怎不給我?」  老闆娘大聲罵:「黑白講,別在這裡亂我生意場。」  我大聲回嘴:「明明我抽中,汝怎麼可以按內?」  我們一來一往的爭執引來一群人圍觀,我脹紅臉不肯離去,老闆娘也執意不肯給。旁邊的人說話了:「拾元而已,就給她算了,散散去!」老闆娘瞪著眼說:「袂應,按內我這一袋還能賣嗎?」  我急得快哭了。又有一人掏出一張紅色紙鈔說:「查某囝仔,拾元拿去,緊返去厝。」我搖頭,大聲說:「我不要,伊欠我拾元,伊應該給我。」  吵吵鬧鬧時,有人通報我父母,父母親都來了。父親一見到我,衝上來給我一巴掌,罵說:「汝在這謝世謝正,還不趕緊返去。」說著就拉著我往回走。我雙腳緊抓著地,人蹲下來,硬是不走,口中喊著:「伊要給我錢,我花五毛錢抽的,伊騙我囝仔。」  父親力氣大,硬把我拖離巷口,我終究沒討到屬於我的拾元。  國中畢業後,我離家去幫傭,因為做不慣,幾個月後返家。父親在夜市賣油湯,我日夜幫忙出攤、掌攤。一日在家中裝填筒仔米糕,父親、祖母、母親一起忙碌著。  不知為何,父親說著說著,忽然指著我開罵:「我未將汝送至『查某間』,算是對汝很好了。」我聽懂「查某間」是妓女戶的意思,霎時暴怒,將裝筒仔米糕的錫罐朝父親臉部砸去,我沒有擲到父親,父親衝過來對我拳打腳踢,我激烈地和他打起來,祖母、母親圍過來擋在我前面,祖母發話罵父親:「阿堂,汝在衝啥,查某囝仔乖乖,無衝啥,汝打她做啥?」此時,怒氣衝天的父親才停手。  我走出家門,孤單地往河堤走去,心中想著:「這個家是絕對不能待了,我要靠自己,死也要死在外面。」  至今,我仍不明白,為什麼父親會對我說出如此不堪、無情的言語,那句話如發臭的魚刺鯁在我心中,不時仍刺痛我。  討回屬於自己的尊嚴  以後,我離家做各種工作,即使有苦,從不向人訴說。  十六歲那年,我在光復南路一處人家幫傭,雇主家人口單純,一對夫妻和一個二十六歲的兒子,三人都是上班族,夫妻兩人是民營企業的高階主管。  我平時早晨醒來,先做清潔打掃的工作,然後準備早餐,之後洗衣、買菜,就像一個家庭主婦;黃昏時,主人回家前要煮晚餐。忙過一整天,大約九點才能休息。  我住在靠近廚房的傭人房,狹小的房間只能放一張硬板床,牆上有一扇狹窄的小窗。一天夜裡,我迷迷糊糊醒來,感覺有一束燈光照著我,我睜眼去看光源,那是從小窗射進的一束光,來來回回照著我,我嚇呆了,依稀記起小窗的後面是廚房的冰箱,到底是誰移開冰箱?那一夜我充滿恐懼,但隔天,我並沒有問人,以後也就忘了。  時間過了半個多月,又有一夜,我半夢半醒間,忽然感覺有人翻動我的身體,正要脫卸我的內褲,我狂叫出聲,看不清的黑影奪門而逃,我驚嚇清醒,全身發抖地坐在床沿,一夜不敢入睡。  隔天下午,女主人提早回家,她沒說明什麼,只是算清楚工錢,命令我離開她家。我沒有說明分辯的機會,就如一個做錯事的人,被趕出她家。那天我走在街上,不知何去何從,我像遊魂一樣,走在路上,腦袋空蕩蕩,腳步輕飄飄。  夜已降臨,我不願如一個失敗者返回永和的父母家,走到累了,我才想到要去租一個房子。我在電線桿、布告欄努力搜尋,後來看到通化街的一處公寓套房出租,我依照地址找到這處地方,爬上三樓,和一個男人談價錢,房租談妥後,他要我留下一千元訂金,我也就掏出錢給他。  然而,走出這地方,我愈想愈不妥,又折回找房東,告訴他我不能租房子,他冷冷對著我說:「不租就算了。」  我向他索取一千元訂金,他冷然看著我說:「不租就要沒收訂金,這個規矩你不懂嗎?」  我急著說:「我沒有錢,這一千元是要租房子用的,拜託你還我好嗎?」這時,他推我出門,並說:「沒這回事,你有本事叫警察來好了。」  我又氣又急,但被他推走了。我走下樓,有一種要昏倒的感覺,接連遇到不公平的事,讓我極度憤怒、屈辱,我沿街走到派出所,進去後對值班警員說明這件事,有兩個警員圍過來,他們三人你一言我一語說起來:「那個房東很惡劣,以前也有房客來報警,帶她去找那個房東討錢。」  值班警員陪我去房東處,按鈴開門後,房東看到警員,低頭陪笑說:「這小姐年紀輕輕,我也不知她是不是來開玩笑,所以給她收訂金。」他掏出錢遞給我說:「小事情,你幹嘛麻煩警察,錢還你就是了。」警員一句話都沒說,我收下錢,默默地跟著警察離開。  那一夜後來去哪裡,我已不記得,但我討回了一點尊嚴。  報考記者 生命從此轉彎  世界待我特別惡劣嗎?我曾經以為是這樣。  我從國中畢業離家工作後,就未曾伸手向父母拿過一塊錢,即使是我非常需要一塊錢。有一天我回父母家,當時口袋裡只剩幾塊錢,想搭公車返回住處,還缺一塊錢,可是,我並沒有開口。離去後,我沿著永和路走上中正橋,再慢慢地走到台電大樓搭住處的交通車。路上,我告訴自己,我能一個人活下去,這不難。  輾轉換過幾個行業,做過不少工作。在幫傭或做女工時,我訂了一份國語日報的高中函授課程,閒暇時自己亂讀,文科的我都懂,英文、數學、物理、化學,我自己讀不懂,但努力瞎背。  民國七十七年,台灣報禁開放,《中時晚報》創刊正刊登招考記者的廣告,我非常興奮,躍躍欲試。那時,我告訴鄰居夫妻想去報考的心願,他們兩人都是台大畢業,兩人搖搖頭說:「不可能,你一定考不上。」  「我知道,但是我一定要去試。」我回答說。  我的身分證登記「世新肄業」,因為國中畢業後,我曾經考上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現世新大學)。就憑著這張身分證,我去考記者,並且獲得面試機會。  我還清楚記得,面試的地點是在中華路,原《中國時報》的廣告部大樓。當天,我帶著一個黑色的大文件夾,裡面有我報刊創作投稿的剪報,還有我做過展覽企畫的文宣品。  當輪到我面試時,我搭上電梯到十樓,眼前是一個狹長的辦公室,房間盡頭有兩張圓桌,坐著一、二十人。我緊張地深吸一口氣,在他們的目視下走過一道紅毯。  我在圓桌坐下時,這群人分別問我各種問題,我慢慢回答,之後主動問大家:「我有帶一些作品,大家要不要看一下?」這群人起身走到我身旁,我站起來,翻閱剪報給他們看,有人點點頭,翻完後,他們回到座位,這時我感覺口渴,隨手拿起桌上的一杯茶,喝了一口。  這時,我看到一個面目白皙、有雙大眼的男士問我說:「你有沒有興趣到副刊?」(以後我才知道他是高信疆先生)接著另一男士說:「她就是要做記者啦!」(後來得知他是採訪主任陳浩先生,也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此時我心中微微顫動,似感覺一線希望。當天面試並無具體訊息,但相隔一個月後,我卻接到錄取通知,要我前去報到。我簡直不敢想像,能考上記者,當時那種雀躍之情仍記憶猶新。  等我進入中晚都會組,組長文念萱透露,原來我的筆試成績很差,根本應該淘汰,可是主考委員看我的自傳很有創意,文筆不錯,同意給我面試機會。  戇膽闖蕩 勇尋前程光亮處  我還記得,我的那篇自傳是用問答體書寫,標題是〈你為什麼要當記者?〉我自問自答陳述想當記者的抱負和決心。而我錄取的臨門一腳,是陳浩告訴我,當時面試,前前後後有三、四十人,大家都很緊張,沒有人敢拿起桌上的水杯喝水,我是唯一喝水的人,這一幕讓大家印象深刻。陳浩力主:「這女孩有戇膽,給她一個機會吧!」  因為這句話,我得以進入新聞界,開始我的記者生涯。記者這行業是硬碰硬的工作,不管你前一日有多輝煌的戰果,每天醒來仍要面對新的壓力,我日日緊繃面對新的挑戰,表面上充滿自信,內心卻一直覺得自己是「冒牌貨」,因為我自知學養、經驗不足,平時比別人更努力,一心想把握這得來不易的機會。  年輕時能做一個記者是很幸運的事,特別是我身於波瀾壯闊的解嚴年代,能夠在第一線的新聞戰場去旁觀社會震盪,龐雜的社會事件如岩層般壓縮,我好似經歷了許多不同的人生,我在其中觀察、思考,這一切也成為我往後走向創作的養分。  世間之路並非坦途,行行復行行,總會撞上暗礁。世人千萬種,總也會遇上各種惡人。我少年出社會,徬徨彳亍人生行路,內心總無法排解那永恆的孤寂感。為我而言,生命是苦,人生是惡水,但我總須往前划呀划地,尋找前程的光亮處。在不知不覺中,我走到中年歲月,相對於昨日我年輕時的躁動難安,這是一段平穩、沉澱的時期,我漸漸摸索出自己的脾性,去分辨什麼是我想尋求,什麼是我不想要的。我終究釐清自己的人生終極追求方向,能夠不斷地深掘、拓寬創作這條路,這是莫大的幸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