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惡性高熱的搜尋結果,共02

  • 手術麻醉很危險?這幾件事是關鍵

    手術麻醉很危險?這幾件事是關鍵

    大到開刀,小到拔牙,一般人多少有麻醉經驗,然而麻醉絕對不只是讓病人「不痛」或睡著,麻醉過程中其實存在許多致命風險。 什麼是麻醉?高雄長庚醫院麻醉科張國安醫師說明,「麻」就是「不痛」,「醉」就是「不知」,再加上「不動」,麻醉可以讓手術順利進行,並減輕病人的不適和恐懼。 麻醉方式有許多種,醫師會依手術方式、手術時間長短和患者身體狀況來評估選擇。較大型的手術,通常使用全身麻醉,用藥物抑制中樞神經系統的反應和肌肉反射,讓病人不痛、不知、不動;有些時間短、範圍小的手術,可採用「舒眠麻醉」,利用少量靜脈注射,如Propofol讓患者睡著,再視需要於手術部位施以局部麻醉;此外,也有讓病人仍保持清醒的麻醉,利用區域性神經阻斷,達到局部麻醉止痛效果,例如無痛分娩等。 在選擇醫療機構或決定是否手術前,也需要瞭解手術過程中是否有麻醉醫師的參與。 張國安說明,麻醉風險會受到個人體質、疾病、生活方式的影響,術前病人應要說清楚是否有心血管疾病、貧血、懷孕、感冒、氣喘、正在服用的藥物,以及家族是否有手術麻醉過敏史等,生活飲食方面也要告知是否有喝酒或抽菸等習慣、有無經常食用納豆、魚油等保健食品;若有不願輸血的情形,例如耶和華見證者,也應事先讓醫師知情,醫師才能評估適合的麻醉處置。 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手術大小,麻醉都有一定的風險,因為麻醉不只是讓病人睡著,也會影響呼吸、心跳、血壓、肌肉反應,加上每個人對麻醉藥物的反應可能不同,少數體質較特殊的人,還可能出現藥物過敏、惡性高熱等難以預期的嚴重併發症,甚至可能有致命風險。 以麻醉的嚴重不良反應「惡性高熱」為例,病人體溫會在麻醉中急速飆高,引起橫紋肌溶解、急性腎衰竭等,甚至可能致命,但只要能在第一時間注射解藥dantrolene,死亡率可大幅降低;這種疾病雖難以事先預期,但已知可能與遺傳和藥物有關,所以病人家族中若曾出現「惡性高熱」病史,一定要提前告知,讓麻醉醫師可以調整藥物並且做好準備。 張國安醫師再次提醒,絕不能輕忽手術的麻醉風險,不僅應該要尋求合格的醫療院所進行,在術前充分也得溝通,問明麻醉方式、風險、是否由合格醫師執行麻醉,院所是否備有急救設備或藥物等,才是降低麻醉風險的重要關鍵。 延伸閱讀:

  • 東元綜合醫院 守護民眾寶貴生命

    東元綜合醫院 守護民眾寶貴生命

     日前有位14歲男童騎自行車不慎摔倒,導致前臂骨折送往東元綜合醫院緊急開刀,原以為只是一個風險極低的小手術,不料苦苦在外等候的家屬們,在手術進行到一半時,收到了病危通知單。手術中,該名男童體內二氧化碳濃度急遽升高;體溫也從37℃迅速飆高至39℃,當下麻醉科沈志隆主治醫師迅速判斷為罕見惡性高熱,立即為男童注射惡性高熱的「唯一解藥」單挫林(Dantrolene),才救回男童的性命。  惡性高熱進展極為迅速,生命搶救是分秒必爭,我國近7成的醫院未備有單挫林,依據台灣麻醉醫學會網站公布全台庫存統計資料顯示,截至今年4月止全台480餘家醫院中大約34家醫院備有單挫林,甚至連部分醫學中心都沒有準備。主要原因除成本高以外,單挫林的有效期限僅短短2年;而惡性高熱發生率卻相當低與罕見,醫療院所準備的單挫林幾乎都是沒使用就必須報廢。  東元綜合醫院麻醉科沈志隆主治醫師指出,惡性高熱的發生來自遺傳基因,故無法預防及提前治療,通常麻醉科醫師一輩子碰不到一例,碰上惡性高熱可說是場惡夢,雖然惡性高熱是顯性遺傳,但患者於日常生活中完全不受影響,必須遇上特定因子才會被觸發,使鈣離子源源不絕地流進到肌肉細胞內。所以呼籲已知道家族遺傳史的手術患者需要接受全身麻醉時要特別謹慎,一定要事先與麻醉科醫師討論最適當的麻醉方式。  東元綜合醫院是「新竹縣唯一」的重度級急救責任醫院,具備重大外傷處理能力,有完整的麻醉監視器與有充足的可治療罕見惡性高熱的唯一解藥單挫林,使每一位病人能立即獲得最適當的治療,挽救寶貴的生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