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想像的祖國的搜尋結果,共13

  • 快評》珍視兩岸潤滑劑

    快評》珍視兩岸潤滑劑

    藝人歐陽娜娜和張韶涵將在大陸十一國慶晚會獻唱,引發爭議,這當中有國族認同的爭論、工作權的討論,還有民進黨反中掛帥的批評,但更重要的是,反映了兩岸文化實力的消長,台灣流行歌曲傳唱大陸的時代快成為絕響,大陸的文化逆襲已經是現在進行式。

  • 兩岸史話-台人肯定陳儀本土化政策

    兩岸史話-台人肯定陳儀本土化政策

     祖國亦受制於其連年征戰、遭日人殘酷侵略半世紀、悲慘落後歷史條件的制約,綜合國力慘弱,無法克服日人離台前發動系列經濟戰所遺的世紀糧荒與超級通貨膨脹,完成斯時劃時代的平穩過度接收台灣,甚至最終衍成1947年的二二八悲劇,這不但是台灣的悲哀,也是祖國的悲哀。

  • 移民後更愛國 海外華人矛盾心態

    移民後更愛國 海外華人矛盾心態

    《多維新聞》報導,復旦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發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張維為表示,一出國就愛國的人在海外移居的人中占了70%。他表示,很多人移民後反倒會對自己的原生國產生更加深厚的感情,開始懷念原生國。

  • 黃清龍專欄-台港青年為何不信大陸

    黃清龍專欄-台港青年為何不信大陸

     「青年問題」是當前兩岸關係上的一個突出議題,習近平在馬習會上都不忘強調此點;大陸各個系統更是卯足全力,把做台灣青年的工作當作是第一要務。問題是,他們真的了解台灣青年對兩岸關係的深層疑惑嗎?

  • 日本研究專家投書 駁李登輝「祖國論」

    日本研究專家投書 駁李登輝「祖國論」

    前總統李登輝在日本政論月刊《Voice》,稱「日本才是祖國,台灣對日抗戰不是事實」等言論引發議論,昨日李登輝仍對外表示「台灣有對日抗戰?看到鬼」,對於李登輝的言論,輔仁大學日文系教授兼副國際教育長暨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何思慎今投書《中國時報》,表示歷史可以被詮釋,但不可被扭曲,生活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民絕非如李登輝所言,視日本為「祖國」。

  • 時論-歷史可以詮釋 不可扭曲

     今年是盟國二戰勝利70周年,8月15日即日人口中的「終戰紀念日」,而9月3日為我國國定軍人節,亦為抗戰勝利紀念之故。不論是二戰時的同盟國,或是軸心國,在戰後70年之際,不約而同地反省這段歷史。

  • 傳承《一九四六》老台生精神

     身為即將赴陸台生,讀作家鐘明宏所寫《一九四六──被遺忘的台籍青年》特別有感觸。這群台生元老,作為日治時期最優秀的一群學生,在多年日本人的不平等對待下成長,對中國大陸懷有深刻的祖國意識,抗戰勝利後,參與國民政府的公費生留學計畫,前往中國大陸多所優秀大學就讀,不僅學習專業知識,更擔任兩岸交流的種子,為未來建設台灣和兩岸交流所努力。怎知,國民政府的腐敗和與台灣人發生的衝突,使多數公費生投靠共產黨,為建設新中國而努力。但也因為這樣,多數公費生被國民政府除名,返台路程艱辛。

  • 亞運傭兵不稀奇 大陸將奧運金牌「送」哈薩克

    本屆韓國仁川亞運,中華男籃「新台灣人」戴維斯臨行前才被韓國出「奧步」,以轉籍不符規定為由,無緣參賽,也嚴重影響中華男籃戰力,預賽2連敗,無緣晉級8強。

  • 蔣方舟想像的祖國 與韓寒不同調

     作為大陸80後才女作家,蔣方舟今年6月首度台灣行,寫了篇〈想像的祖國〉刊登在部落格和報上,引來兩岸熱烈回應。相較於韓寒視台灣為美好中華文化的保留地,蔣方舟觀點頗有不同,認為大陸人看到的台灣乃是一個「想像中的祖國」,對台灣的愛之深,多少是源於對自己的恨之切。

  • 觀念平台-懷舊的中國海疆之爭

     南海風雲未平,東海風雲又起,海洋本來一望無際,因而與陸地上的疆域可以依山傍河大為不同,但現在海洋卻突然取代陸地成為寸土必爭的疆域。恰恰是陸地上的疆域已經不合乎時代,對於想像自己活在疆域裡的老派領導而言,到海上爭奪疆域,是在疆域已經不復可得的失落感中,唯一剩下可以繼續懷舊的戰場了。而其中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把中國放回固定的疆域。

  • 誰怕艾未未

     艾未未再當代不過。譬如,艾未未著迷於無名數量。身為十三億人口國家的藝術家,他動員一○○一個中國人搭機去德國旅行,擺上一○○一張椅子,雇用一千六百名景德鎮工匠做出重達一百五十噸的上億葵花籽。因為,在中國,人山人海從來不是一則童話,而是如地球會自動公轉般的簡單事實。數大便是美,二十世紀初的中國詩人徐志摩如此說。

  • 台灣人的中國心

     在大陸的時候,從來沒想過「祖國」這個詞的真正含義,甚至有點排斥。10年前與在廈門大嶝島台灣小商品交易市場開店的金門人交談,聽到他們言必稱「祖國」,覺得很好笑,什麼年代了,還有人把「祖國」掛在嘴邊。

  • 在台是僑生 到中國成了外國人

    很慶幸自己有這樣的機會去參加四天三夜的兩岸文化交流的活動。至今還是無法相信自己真的是去發表回來了。還記得當時非常緊張,一度想要打退堂鼓,幸好還是堅持到最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