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愛上一個女孩的搜尋結果,共03

  • 新人每月1單曲闖歌壇 把音樂當連續劇

    新人每月1單曲闖歌壇 把音樂當連續劇

    許書豪以每月1首數位單曲上線方式闖歌壇,繼日前推出〈內心戲〉後,第2首單曲〈愛上一個女孩〉在眾人期待下壓力更大,不斷打掉重練,「把音樂當連續劇做」。 日前拍攝音樂短片,許書豪在劇中邂逅號稱「小昆凌」的柯懿家,她在劇中飾演超商店員,而他總是泡了一碗泡麵就坐下來自彈自唱,柯懿家見他喜歡吃泡麵,貼心教他將巧克力放入泡麵中,變成一碗浪漫的巧克力泡麵。 為了拍起來好看,導演要求不加調味包,加上麵又泡過頭,等到真的要吃時,不僅麵已經爛掉,且食之無味,但許書豪仍敬業裝作吃起來津津有味,工作人員笑稱:「(他)可以去拍美食節目了!」

  • 傑登想來台拍片 急掰愛上黑幫女兒爛哏

    傑登想來台拍片 急掰愛上黑幫女兒爛哏

     威爾史密斯與傑登父子倆,為了想合作拍片而一起構思出《地球過後》的故事。兩人訪台太開心,不僅希望再度造訪,更想跟導演李安一樣來台拍片。傑登馬上急智構思來台拍片的劇情:「主角被黑道追殺,逃到美麗的寶島台灣,愛上一個美麗的女孩,卻發現女孩竟是黑道老大女兒。」威爾聽到如此芭樂的劇情,搖頭說:「我們應該不會拍這個啦。」  父子來台大讚台灣人熱情,兩天之內國語進步神速,繼「我愛你」、「謝謝」等基本款之後,威爾又學會以台語說「愛台灣」,傑登則學會說國語「我愛台妹」。兩人被媒體拍了兩天,甚至學會用國語說「左邊」、「中間」、「右邊」,的確已為來台拍片迅速做好準備了。

  • 《六個道德故事》寫不過癮 侯麥拍成電影

     法國新浪潮電影大師侯麥(Eric Rohmer)總能在簡單的手法、平凡無其的故事中,以絮絮叨叨的對話展開人性的洶湧思辯。這不但是侯麥電影的最大魅力,也反映在侯麥的文學寫作。鮮有人知,侯麥其實先是小說家,然後才是導演。  侯麥比同期的導演楚浮、高達成名晚,直到《六個道德故事》電影系列,才奠定他的影壇地位。而這六部系列電影的前身,就是他撰寫的同名小說集《六個道德故事》。  「一個故事,如果能寫出來,為什麼還要拍成電影?」侯麥在前言中自問,卻又繞口令般地辯證,正因為無法達到一種書寫的完美形式,產生了拍電影的念頭,「如果能當小說家,為什麼還要當電影導演呢?」  侯麥一九二○年出生,二○一○年以八十九歲高齡辭世。他原是文學教授,曾任新浪潮重要刊物《電影筆記》主編,也曾出版長篇小說《伊莉莎白的小屋》。他的電影包括了「道德故事」、「喜劇與箴言」、「四季故事」等系列,一九八六年以《綠光》獲威尼斯金獅獎。  《六個道德故事》書中〈蒙索街的麵包店女孩〉、〈莫德家的一夜〉、〈克萊兒的膝蓋〉等六篇小說各約一萬字,描寫年輕小資男女的愛情,共通的是男主角都很自命非凡,他們在本來的感情關係中突然被另一個女性吸引,經過一番掙扎,最後回到原來的女人身邊,卻帶著悵然若失的酸楚。  如〈蒙索街的麵包店女孩〉寫一個大學生愛上偶遇的女子,天天在同一處徘徊,希望再遇見她。但女子消失三周,他索性約了對他有好感的麵包店女孩去看電影,沒想到看電影當天暗戀的女子出現了,他立刻就把麵包店女孩丟到腦後。  這樣的三角習題可說是《六個道德故事》的主題。侯麥表示他是以「交響樂的六支變奏曲」形式來構思這系列,透過大量對話闡述觀點。讓角色在反覆對話中描述事情,尋求意見,爭辯忠誠與背叛。書中言語幽默機智,看似散漫,實則精準捕捉人性與情感的幽微轉折。他把這系列稱為「道德故事」,因為它們幾乎沒有身體動作:「一切都發生在敘述者的頭腦。」因此有人描述他的電影核心在於思想而非動作,鏡頭簡單,場景素樸,充滿知識份子式的哲學氣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