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愛的家庭故事的搜尋結果,共26

  • 大陸人在台灣-台北卡拉OK你和我(二)

     我的台灣同學韓酸是個大個子,留著長頭髮,大家總是以不洗澡來調侃他。他有一個交往多年的女友,時常向我們炫耀他是如何在大學時挖到那塊寶:「教室裡,其他女生都在看雜誌,只有她,拿著一本余秋雨!哇,當時就像一朵花一樣,在那裡發著光!」 \n 就在我們仍死皮賴臉套近乎(裝熟)的階段,一天晚上下課後,韓酸被我們在研究室逮到,他答應帶我們去學校附近吃東西。於是我們在夜色中的一間100元熱炒店坐定。一開始,話題還集中在由薑絲大腸展開的食物類別、烹調方法等標準觀光對話上。 \n 不知是因為啤酒,還是因為實在沒有話題,他突然說起他的爸爸和他的家。那是一個有著許多故事、不能像廣告那般完美的家庭,牽扯著人性矛盾和無法表達的愛。他持續地描述著,甚至有點沉浸其中,眼睛只盯著桌子,酒精的作用讓他的聲音也變得顫抖。我托著腮,支撐昏昏沉沉的頭,意識卻清醒地反覆辯駁:「他為什麼要對我們說這些?……他對我們說了這些!?」 \n 我感到有點不同了。當大家已經能毫不避諱地和同齡的朋友分享自己的情愛關係,家庭這個看來沒有什麼危險的領域,反而成了不會輕易談起的部分。我受寵若驚,卻無法給出什麼有效的回應。 \n 當大家都以為韓酸只會弄長髮、開黃腔、大搖大擺地走來走去時,他總會推翻所有既定的印象。比方,你以為他不在乎的事情,他全都在乎。回北京的前幾天,他說一定要組織大家出來玩一次,算是餞行。那天他從早到晚發了無數的簡訊,聯絡台灣同學敲定時間,又反覆徵詢意見安排行程,就怕我們玩不好。 \n 夜裡站在路邊,我拿出相機,請他說些話給我,沒想到鏡頭一開,他的臉色變了:「其實,我還蠻討厭你的!」我一驚。他繼續說著:「你上課為什麼要比我們認真?原本我們就是一群自由自在的小鳥,你們一來,老師有了比較,以後就有了束縛!」「你為什麼要放那麼多自己出去玩的照片?你想說台灣人都不照顧你,都讓你一個人出去遊蕩?」 \n 我笑出來,又差點哭出來。沒想到他其實也在觀察著我們,更沒想到他其實擔心著我當時一個人跑到花蓮和台東玩。沒想到他全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在我任性地辨別著所謂偏見,計較得失的時候,才發現敞開心扉的他們,遠比我們要全身心地投入到這段友情之中。 \n 當凌晨唱完歌,站在景美的街道旁,大家磨磨蹭蹭的誰也不想離開,跑到大馬路中間去喊「加油加油加油」又瘋跑回來,好不過癮。昌浩跑到遠處不知是扔紙還是抹眼淚。我沒有想哭的衝動,因為我知道,大家一定會再見面;也早就決定,只要一有機會,我會不顧一切地去見他們。

  • 王靖惇新作《屋簷下》 愛的壓力好大

     一場大水意外,讓一個家庭失去了大女兒、父親精神分裂。沒想到當這家人被安置在狹小組合屋後,更大的家庭風暴才要開始,因為他們這才爆發出彼此對家、家人的誤解有多深。這是新生代劇場編導王靖惇在動見体劇團的新作《屋簷下》,透過醫者操刀一般的細微與犀利,以荒謬嘲諷的冷調,解剖透視一段家庭關係。 \n 七十二年次的王靖惇,畢業於台大戲劇學系,主修編劇,師承編劇家紀蔚然,過去累積有《魚》、《漢字寓言:絕》、《房間》等作品。其中,《屋簷下》呈現出的黑色、荒謬與冷冽,頗有紀蔚然式的風格。 \n 「身為創作者,每個作品多少有自己的影子。」他笑著說,「這個故事有點慘,但我的家庭其實很幸福和樂,只是家人給予愛的方式,造成了荒謬。我疑惑過,為什麼明明是愛,卻給人壓迫感,而這也是我創作《屋簷下》的原因。」 \n 老家在台中的王靖惇,家人關係十分緊密。就算北上念大學後,王靖惇還是每天會與家人通話,分享一天的大小事。大一某天,他臨時接了一個演出通告,匆忙出門間忘了帶手機,卻引發了一場瘋狂尋人風波。 \n 「那天下戲回到宿舍後,我看到手機裡有四十七通未接來電!四十七通,我當下心想:這是三小?」原來,王靖惇的父母因為找不到他,使出連環猛call攻勢,甚至通報學校教官,還讓哥哥、叔叔立刻搭車北上尋人。他又好氣又好笑:「愛是好的,但為什麼執著強烈得過分後,會使人這麼不舒服又壓迫?」 \n 濃烈的親子之愛在《屋簷下》更顯得荒謬與毀滅。劇中因大水失去了大女兒的父親,鎮日處於幻想與回憶的世界,抱著洋娃娃說話。威嚴父權殞落,操著台語、說話毫無遮攔行事直率的母親開始當家。而從小被冷落的二女兒、決定出櫃的小兒子,心中各有疑惑。 \n 王靖惇回憶,「桃芝颱風那年,台中東門橋被大水沖垮,當時我最要好的高中同學跟他媽媽掉了下去,幾天後,他的父親為了找尋他們,也失足在那。我作這作品,常常想到他。」 \n 動見体新作《屋簷下》十月廿一至廿三日在竹圍工作室演出。

  • 美國女舞者 詮釋《麵條婦女》

     陳學同舞蹈中心與舊金山「dNaga舞團」於廿三日、廿四日兩天,演出《麵條婦女》(Noodle Women),由十位各年齡層的女性舞者來詮釋中國傳統家庭裡不同世代成員的文化適應狀況。 \n 《麵條婦女》作品靈感來自一個真實的家庭故事,dNaga舞團藝術總監Claudine Naganuma從中國傳統食物中的麵條食材,藉麵條的創意和可塑性,透過肢體動作來表達對性別、種族與年齡差異。 \n 作曲家Joel Davel以日前現場表演錄下的電子音樂做配樂,裝置藝術家朱令愛並在配樂中口白,敘述她和成長遲緩妹妹一起成長的家庭生活,表達非常私密的個人故事。編舞家Claudine Naganuma說,《麵條婦女》強調新舊觀念衝擊的精神,這是獻給每個家庭裡的長輩與年輕成員。

  • 靠近觀眾 《凡尼亞舅舅》搞親密

    靠近觀眾 《凡尼亞舅舅》搞親密

     劇場就是你家!來自法國的波西地劇團,創團八年來以特殊的「親密劇場」形式為演出特色。像是在台演出的《凡尼亞舅舅》,劇團就將觀眾座位安排在演出主要場景的長桌兩側,主演的演員與觀眾混在一起,燈亮了演員們則搖身成了故事中的角色念起對白。因此,觀眾不只是看戲,而是跟著捲入了凡尼亞舅舅的家庭風暴中。 \n 俄國劇作家契科夫的《凡尼亞舅舅》是波西地劇團的創團作,也是他們走向國際舞台的第一個作品。在導演侯多夫‧達納認為,契科夫的作品人物寫實,「沒有好壞、善惡,僅是忠實呈現他們的生活樣子,吃飯、說話、想要被關注。」 《凡尼亞舅舅》就是契科夫筆下一個平凡的俄國家庭的故事,這個家庭因為親人的死亡、錯戀的情事、導致每個成員陷入了苦悶。最終,每個人都想改變,卻紛紛走向了恨、殺人與自殺等激烈道路。 \n 侯多夫‧達納認為,「這是一個關於每個人都要從別人身上得到愛,卻因為得不到愛開始醞釀衝突的故事。」 \n 劇中的主場景就是一張長桌,劇中家庭成員們在這裡進行了所有的對話與衝突,坐在兩旁的觀眾既是旁觀者卻也是處在同個空間的參與者。不過,和契科夫設定不同的是,演員們的穿著與舞台場景,並不是古老俄國的寫實樣貌,而是現代場景。《凡尼亞舅舅》將自六月十八日至廿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雷峰塔》香港問世 張愛玲童年再現

    繼《小團圓》這本帶有自傳意味的小說出版,張愛玲備受矚目的英文自傳上冊《雷峰塔》(The Fall of the Pagoda)昨天在香港問世。中文版目前正由譯者趙丕慧翻譯中,預計今年九月在台推出張愛玲自傳上下兩冊《雷峰塔》與《易經》(The Book of Change)。 \n這部作品是張愛玲首度以英文撰寫的長篇小說,從一九五七年動筆,至一九六三年完成,因字數太多分為《雷峰塔》、《易經》兩冊,中文書名是她自己所譯。書中根據張愛玲自己的經歷,以第三人稱描寫女主角「Lute」幼年至青春的時光。 \n上部《雷峰塔》是女主角四歲至十八歲的上海童年家庭故事,張愛玲再度描寫幼年時父親與繼母對她的苛刻對待。但小說中弟弟幼年病死的情節,與實情不符合。下部《易經》從她十八歲赴港就讀大學,寫到四年後香港失守,準備回鄉為止。 \n張愛玲文學遺產執行人宋以朗表示,這部自傳僅走筆至張愛玲廿二歲,此時她尚未結識胡蘭成,因此書中完全沒有胡蘭成的影子。這本書具自傳性質的部分,與她的《私語》、《燼餘錄》、《對照記》等作品都有所重複,但《雷峰塔》更強調她與奶媽何干的感情,「比重甚至超過她的母親和姑姑。」一九七六年她寫《小團圓》時,甚至拿出這部英文自傳當作參考材料。 \n《雷峰塔》中文名源於《白蛇傳》那座白娘子被囚禁的寶塔。評論家王德威在序中談到,書名不僅呼應魯迅的〈論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也象徵了中國傳統父權與封建制度的分解。 \n宋以朗認為,《雷峰塔》與《易經》是針對美國大眾讀者而寫,所以文字淺白簡單,和《小團圓》中文的呈現與跳躍的寫法非常不同。 \n不過,張愛玲在美國寫成這部原文達廿三萬字的作品後,卻找不到出版社願意出版。從她與友人宋淇與鄺文美的通信,可見當時出版碰壁的過程。張愛玲自嘲不知道一般讀者「是否有耐性天天看這些童年瑣事」,也自認《雷峰塔》裡面的母親和姑母是以兒童觀點來看,「太理想化,欠真實,一時想不出省事的辦法。」 \n張愛玲曾動念自己將這本書翻譯回中文,不過最後並未執行。宋以朗表示,張愛玲生前並未交代將如何處理《雷峰塔》與《易經》書稿:「但從這些信可知當時她確定想出版的,因此今天我來幫她完成。」 \n今年九月是張愛玲逝世十五周年,也是她的九十歲冥誕。宋以朗今年還將出版《張愛玲私語錄》,以張愛玲與他父母宋淇、鄺文美的交情為主軸,收錄來往書信與文章。二○一一年則計畫出版張愛玲與宋淇夫婦的完整書信集,收錄多達六百多封、四十多萬字內容。

  • 小朋友創作繪本 滿是「歌哪路」

    小小繪本,愛心接力。復興鄉奎輝國小幼稚園小朋友,集體創作《住在歌哪路森林的戈思烈》繪本,原本單純感謝捐款團體,如今校方把「愛的故事」做完整紀錄,繪本進入第三刷,還打算把義賣所得捐給海地孩童。 \n「歌哪路」(ginnalu)泰雅語是喜歡和愛的意思,「戈思烈」是隻傷心動物,因為在愛的森林中與其他動物相處,被愛也學著愛別人,他逐漸展開笑顏,不再傷心難過。 \n「會有繪本誕生,本身就是一個愛的故事」幼稚園園長羅君玲說,小朋友多半來自隔代教養、單親、經濟弱勢家庭,家長多數繳不起學費,但學校兩年前決議免收學雜費,算算廿一位孩童,每學期至少花費廿萬元。 \n校方正為錢愁苦,竟然獲得馬君武基金會等團體捐款,校長楊陳傑及老師們討論,不能白白領別人捐款,要設法回贈感謝,因此在園長羅君玲及魏伶茵老師等人帶領,幼稚園小朋友憑著自己的理解,創作了兒童繪本。 \n說也奇怪,繪本創作後,出版印刷費立刻有著落,由財團法人大地之子教育基金會支應外,台北市私立復興國中小學也加入購買,每本三百五十元的繪本,二刷馬上賣光光,學校體認這是很好的生活教育,讓小朋友學習付出、學習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