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愛自己本來的搜尋結果,共08

  • 他套子破了繼續啪!慘中「性病大三元」崩潰

    他套子破了繼續啪!慘中「性病大三元」崩潰

    日前高雄一名男子上網約網友一夜情,但在性愛過程中保險套破了,正在高潮的他覺得「應該沒關係」不會這麼衰,繼續做完。誰知過了一個多禮拜,他出現陰莖潰瘍,鼠蹊部腫大等症狀,驚覺不妙衝去就醫,最後被確診罹患了愛滋、梅毒、菜花,集到大三元性病。泌尿科主治醫師李嘉文說,其實性行為後72小時內就醫,可以趁愛滋病毒暴露後,趕快預防性投藥,可降低90%機率感染愛滋。 \n \nETtoday報導,李嘉文說,這名男子本來就有菜花但自己不知,「病程也有一陣子」。此外,根據推算應該就是那場一夜情染上愛滋病、梅毒,同時也把菜花傳染給一夜情對象,建議他通知網友去看醫生,「陰莖無痛性潰瘍、鼠蹊部腫大等,則是分別染上梅毒、愛滋的早期症狀。」 \n \n李嘉文說,若全程使用保險套,能大大降低感染愛滋、梅毒的機率,但菜花遍佈男子下體,不管有沒有戴套都有很大的可能性會被感染。最慘的是,愛滋無法根治,「若他當時有趕快換套子,在性交72小時內就醫服用抗病毒藥物,可避免愛滋病毒入侵體內,有9成機率不會被感染。」 \n \n

  • 不想放手!這4大星座必挽回舊愛

    不想放手!這4大星座必挽回舊愛

    有些人分手後,會重新尋找下一份感情,約會、認識新朋友;但有些人分手後,卻不想輕易放開眼前這個已經習慣的人。大陸占星網站《星座屋》分享4個會挽回舊愛、沒有勇氣追求新感情的星座。 \n \n1.天蠍座 \n天蠍座用情至深、佔有欲極高,有時候不願分手,並不是因為愛,而是不甘心。他們不甘心本來屬於自己的人變成別人的。也不想花時間與陌生人從零開始相愛、磨合,很懶又很麻煩。 \n \n2.金牛座 \n金牛座不習慣接受新事物,對愛情也一樣,除非是自己提分手,否則對方說要分金牛座絕對不答應。因為金牛座不願意再花時間了解別人。既然已經花時間相處,就寧願死抓住不放。 \n \n3.巨蟹座 \n巨蟹座重情重義、忍耐力強又固執,就算感情上遇到挫折,也不會輕易分手。當然,也不可能放下曾經愛得那麼認真、深刻的人,所以完全不考慮把對方變前任。 \n \n4.摩羯座 \n摩羯座在職場上是呼風喚雨,在感情世界卻是委曲求全,認定一個人後會無止盡地包容,怕對方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摩羯座並非不想找一份新感情,而是沒有投入下一段感情的心理準備,所以摩羯座最終還是選擇挽回、復合。 \n

  • 愛自己本來的樣子就好 汪綺X人魚魂 翻轉「龍騎士」印象

    愛自己本來的樣子就好 汪綺X人魚魂 翻轉「龍騎士」印象

    相信很多人都曾做過這樣的事,每天回家在洗澡前,脫光光站在鏡子前看自己的身體,是不是腰圍又粗了一點,是不是手臂還不夠細,我們都希望能獲得他人的稱讚與認同。汪綺很勇敢的面對自己,希望不管每個人是何種型態都要“Shine your own beauty”,面對自己與社會主流價值不一樣的地方,是一種勇氣、更是一種骨氣。 \n \n汪綺透過她自身的影響力在社群發起了「體型不等於美麗計畫」,從她125公斤時到80公斤都有拍照紀錄,汪綺在80公斤時有拍一組在水中漂的照片,當時並未真正下水,而是用後製方式完成,人魚魂看到這組照片後覺得很有趣,因此促成了這次的合作。 \n汪綺表示,訓練的過程很辛苦,因為人魚是沒有膝蓋的,在訓練時腳都會掂著,讓自己保持在這個狀態,也搭配今天拍攝的主題,汪綺決定跳脫人魚的框架,將主題設為「龍騎士」。 \n很多鄉民都會嘲笑體型龐大的女生為龍(龍妹、恐龍),導致許多人因為對自己外型不夠有自己,在網路霸凌下成長。汪綺想要翻轉龍騎士的概念,龍的形象也可以是很美很有力量的,汪綺:「希望大家都可以shine your own beauty,因為人魚的形象比較是印象中體態優美、外貌佼好,所以想用龍為形象來翻轉。」 \n \n人魚魂的共同創辦人Sherry表示,創辦人魚魂的目的是希望不管是男生或女生都能透過在水中的人魚課程找到自己的自信、相信、發展自己的美。現在大家對於美的標準都很刻板,美是可以很主觀的,人魚魂這次找來汪綺合作在新莊國民運動中心的游泳池拍攝這組照片,希望可以在社群引起不同的迴響。Sherry表示,汪綺是個對自己很有自信的女生,想要透過這組照片打破美的標準,美不一定要是很瘦的、或是任何我們在社群媒體上被灌輸的這些形象。Sherry表示,身體狀況只要是能游泳、或是能自由潛水的都可以參加,汪綺的水性很好,在這次訓練的過程中學習的很快。 \n很多人以為美人魚都要穿上尾巴跟腳蹼才是美人魚,人魚魂的MFI課程打破這個觀念,只要是在水裡的學員都是「人魚」,人魚課程的學員也都會有影像紀錄,讓學員可以保留自己在水裡的樣子,人魚魂除了人魚課程的教學之外,10月曾在大葉高島屋的水族箱做人魚的表演。 \n \n這次協助汪綺的造型師表示,順應在水中的拍攝,這次的造型破壞人類原本的結構、重新組合,在髮型及五官線條都與一般的彩妝不一樣,刻意將既有的五官線條破壞。造型跟服裝上因為要配合水性,所以在顏色的選擇上很多都與預想的不一樣,妝髮的顏色跟造型都要在水裡能夠凸顯汪綺的特色為主。服裝也搭配龍的概念,服裝有做出鱗片的感覺,材質也有反光的效果,材質選用比較輕的紗,讓衣服在水裡可以飄起來,並省略許多設計上的小細節,以免造成拍攝的障礙。 \n \n汪綺是個體型大的女生,但她不因此而感到自卑,她減肥也不是為了迎合任何人的喜好,不管瘦也好、胖也好,接受自己的樣子,並且喜歡自己。不只有汪綺,很多人都在為了這件事努力,蔡康永曾經分享過,不要讓口袋裡的那些自卑,沉重到拖住自己無法起飛。為自己活一次吧!不再在乎他人的眼光,我們都值得被用一樣的眼光看待。 \n \n

  • 金士傑 孩子讓我上人類學的課

    金士傑 孩子讓我上人類學的課

     台灣戲劇大師金士傑獲得上海白玉蘭戲劇獎後,首次面對觀眾,金士傑說,他的人生自從喜獲一雙龍鳳胎之後,人生觀有了很大改變,至少讓他本來不愛笑的性格,經常可以無端地發呆愛笑。他說自己正從孩子身上,「被」上一堂人類學的課。 \n 金士傑日前參加《新民晚報》主辦的新民藝壇,現場座無虛席。金士傑說他本是視金錢如糞土的人,年輕時不大能接受「俗」這個字,後來發現自己只是宇宙間一分子,很多時候便不計較。他笑說,現在的他,「偶爾聞到鈔票的還蠻香的」;他說,人生觀轉變,也讓自己從獨身主義轉入婚姻,進而生養孩子。 \n 曾視錢如糞土 \n 一雙兒女的到來,也讓他原本嚴肅悲觀性格,變得愛笑了些。他經常癡癡地看著小女兒入眠,直到沉沉睡去,清晨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又是小女兒站在床頭向他微笑,這樣感受還挺奇妙的。 \n 他觀察到,一個小女孩天生愛漂亮,笑的時候還會害羞,他懷疑「這些舉動都是跟誰學得?」他說自己老來得子,能陪伴孩子走多遠順其自然,他只希望孩子能夠擁有快樂過生活的能力,就像他孩童時期曾坐大樹底下聽父輩談天說故事津津有味,就是一種簡單的快樂。 \n 佳評如潮加開巡演 \n 金士傑所主演的《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戲中飾演漸凍人的老教授一角。這齣戲在上海初演後佳評如潮,7月底將在上海開啟第二輪巡演。日前,他更獲得上海戲劇界最高榮譽之一的白玉蘭戲劇大獎。金士傑說,因家庭一下多了兩個成員,可能短期內暫停教書,但演戲會一直持續下去,「至少可以養家餬口吧」。 \n 上海觀眾對他從台灣的蘭陵、表演工作坊到果陀劇場一路走來的歷程很好奇,金士傑說,早年在籌組蘭陵劇團時,劇組人員的生活都很清貧,經常有一餐沒一頓,當時很多有志之士都很像「丐幫」,而他就像丐幫老大一樣,但大家都很開心,甚至「窮」得很驕傲。

  • 台北新餐廳-米朗琪開分店 期間限定搞神秘

    台北新餐廳-米朗琪開分店 期間限定搞神秘

     想吃,就只能乖乖排隊到天荒地老的知名咖啡館米朗琪又開分店了!隱身於晶華酒店旁6樓的米朗琪DOK,是目前唯一開放訂位的據點,號稱期間限定,僅開放至8月15日,老闆的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n 原本從事咖啡批發事業的陳瑞榮,16年前就在現在的南京商圈,創立米朗琪咖啡館,當時捷運未通,百貨公司還沒林立,陳瑞榮說,當時就算是周末下午,也要到下午兩三點,才能看到零星人潮,和現在的車水馬龍根本無法相比,位於巷底的米朗琪,草創時期靠的就是一群死忠老主顧的支持。 \n

    ■下午茶時段 得排兩小時

    \n 陳瑞榮說,咖啡並非台灣人的文化,就算是現在,一間店想要「純粹」賣咖啡,還是很難,「前5年常常有客人走進來,翻開菜單,發現沒有賣餐,轉身就走」,所以早期的米朗琪,甚至也賣過簡餐。 \n 直到開店3年之後,捷運通了,百貨公司一間間的開起來,人流進來之後,才讓米朗琪瞬間爆紅,且維持聲勢不衰,直到今天。 \n 僅晚間時段開放訂位的米朗琪,不論平日、假日,想在下午茶熱門時段搶到位子,至少排隊兩個小時起跳,因為,陳瑞榮對於「咖啡館」,還保留著浪漫的想像。 \n

    ■訂價策略 要自己付得起

    \n 以前在日本旅行時,總愛往個人咖啡館裡頭鑽,認為咖啡館本來就不應該提供訂位,「我覺得上咖啡館應該是很隨性的,是和三五好友,逛街逛累了之後的小憩之處。」陳瑞榮說,另外一個更關鍵的原因,則是因為一旦開放訂位,時間和座位就難以掌控,「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敢promise客人」,他說。 \n 開業16年,菜單上八成仍是開店時的原始菜單,物有所值的餐點,是吸引客人不斷上門的祕密武器,從來不算食材成本的他,就連訂價策略也很有理想性,「就是自己付得出手的價格」,招牌的草莓奶油鬆餅,從一開始的130元賣到現在,儘管物價飛漲,也僅小漲20元。 \n

    ■草莓奶油鬆餅 口感獨家

    \n 150元的草莓奶油鬆餅,直徑近10公分,厚達2公分,搭配一球草莓冰淇淋、一球卡式達醬,還有足足四顆分量的進口大草莓,最後再淋上煉乳和草莓醬,陳瑞榮說,其實這是從員工餐混搭發想出來的輕食,沒想到一炮而紅,後來也有不少店家爭相仿效,但卻做不出同樣的質感。 \n 隨著咖啡的品飲文化改變,米朗琪的菜單也隨之調整,近幾年來,單品咖啡甚囂塵上,好像喝單品才算是懂咖啡,兩年前才在菜單上加入精品咖啡,陳瑞榮起步比任何人都晚,對他而言,單品咖啡像是喝紅酒一樣,屬於另一種品味層次,喜歡加糖、加奶,甚至坦承自己喜歡偏甜的咖啡,這才是他記憶中的咖啡味道。 \n

    ■擴展分店 8月進駐百貨

    \n 最新的作品是30坪大的米朗琪DOK,隔壁就是米朗琪的辦公室,陳瑞榮說,當初只是想空間大,所以希望可以區隔出部分空間,保留給長期支持的熟客,「不一定是高消費族群,而是對我們米朗琪重要的客人。」8月15日之後,將不再對外開放,保留給他口中的「MIP」,不過,當不了MIP也別灰心,陳瑞榮透露,8月份會有新分店進駐新光三越信義新天地。 \n INDEX \n ★米朗琪咖啡館/台北市中山北路2段45巷11號6樓/02-25318568/11:00~23:00(採全預約制)/收一成服務費 \n ★更多邱雯敏的美食報導請上http://blog.chinatimes.com/food/

  • 折紙時代

     (文接B4版)顧里媽尖叫著:「你沒必要吧你,你把沐浴露、洗髮水、護髮素全部放進包裡好了!」 \n 顧里低頭想了一下:「值得考慮。」然後拿過Lucy遞過來的漱口水,頭也不回地走了。 \n 當唐宛如第三次企圖把自己塞進那件L號女裝的時候,坐在她對面的南湘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她嘆氣的原因並不是唐宛如沒有把自己塞進那件衣服裡去──說實話,南湘非常不能理解現在唐宛如正在試穿的這件衣服哪裡好,黑色的直線條,碩大的口袋,肩膀上還有一匹奔馬的圖案……。在唐宛如試穿之前,南湘就抓著那個店員,反覆地確認了三次,「這真的不是男裝嗎?」 \n 當唐宛如兩眼含淚地放棄了那件衣服的時候,另外一個店員笑臉如花地飄了過來,給了唐宛如致命一擊:「小姐,我們這邊還有這件衣服的男款,一模一樣的,穿在你身上別人絕對看不出來。」 \n 「你是指看不出來是男式,還是看不出來是女式?」南湘反應非常敏捷。 \n 「這個……」店員面露難色。 \n 唐宛如憤怒地摔下了衣服,嬌嗔地說:「太欺負人了。人家不買了。」然後她走過來,拉起翻著白眼幾乎要缺氧的南湘準備要走。 \n 但是,這對唐宛如來說並不是當天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最致命的遭遇,來自本來已經要走的南湘。她突然看中了店裡另外一件衣服,在拿了S號試完之後,出來幽幽地嘆了口氣:「太大了。」 \n 唐宛如憤怒地拂袖離去。 \n 被丟下的南湘自己隨便逛了逛,也沒什麼興趣。她本來就不愛買衣服,更何況是這些百貨公司的,除非打折,或者顧里送的,否則她從來不會買。但是上帝是不公平的,每次南湘穿著從路邊小店裡撈來的一百多塊裙子站在女孩子們中間的時候,那些男生都會自動忽略其他女人,目光牢牢地鎖定在她身上。為此,唐宛如總是和南湘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n 在商場四樓的書店逛了一圈之後,南湘準備早一點出發去學校報到。於是她拿著一本畫冊去結帳,然後抱著巨大的書朝公車站走去。 \n 從公車上下來後,南湘慢悠悠地朝學校走去,沿路有很多新鮮而亢奮的面孔。每一年開學的時候,都會有無數的新生帶著激動與惶恐的心情走進這所在全中國以建築前衛奢華同時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上海本地學生而聞名的大學。很難有人相信,一個大學可以憑藉自己的教學樓和圖書館,就能夠和金茂、東方明珠等建築抗衡,成為上海的十大建築。 \n 走在自己前面的幾個女生剛剛從計程車上下來,說實話,學校的位置並不在市中心,如果不是剛巧住在附近的話,那麼計程車費一定會超過三位數,以此來判斷的話,她們的家境應該都挺富裕。 \n 幾個女生都是典型的上海小姑娘入時打扮,化著精緻的妝,偶爾側過頭和身邊的夥伴講話的時候,南湘可以清晰地看見她們眼睛上被刷到兩釐米長的根根分明的睫毛,像兩把刷子一樣上下起伏。 \n 其中一個女生突然用林志玲的聲音高聲朗誦起來:「啊!這些教學樓好高大哦!而且都是白色的大理石!感覺好像宮殿一樣哦!我覺得自己像個公主!」 \n 南湘胃裡突然湧起一陣酸水,於是喉嚨裡響亮地發出了一陣乾嘔的聲音。這個聲音剛好接在那句「我覺得自己像個公主」後面,於是一時間兩邊都有點尷尬。南湘衝著她攤了攤手,「當然,我不是針對你。」而顯然對方並不能接受這個解釋,南湘想了想,又誠懇地補充了一句「我懷孕了」。 \n 對方立刻接受了這個解釋,迅速在臉上浮出一副非常值得尋味的表情,並且發出了一聲纏風捲柳的「啊──」。 \n 晚飯的時候,南湘對我轉述這個插曲,她使用的openning是「林蕭,你完全不知道今年我們學校收進了一群什麼妖獸」。 \n 我一直很佩服南湘的藝術才華,比如她可以推陳出新地在眾多類似「妖精」、「妖孽」、「妖怪」、「怪物」的詞語裡,準確地選擇出「妖獸」這樣一個傳神的詞語來。 \n 而這個事件以「公主」被美術學院門口停的幾十輛名貴私家車深深刺痛作為ending。南湘說:「在她看見無數B&W、賓士、凱迪拉克甚至勞斯萊斯的標誌時,她終於醒悟了打車(註:搭乘出租車、計程車)來上課的自己其實不是公主,而是女僕。」末了又補充了一句,「當然,我這樣坐公車的自然是女奴。」 \n 南湘這樣說的時候, \n 其實我內心並不好過。 \n 她是這樣一個才華出眾的人, \n 每一年無論學校還是全國的美術大賽, \n 她都可以拿到非常耀眼的名次。 \n 只是她的家庭太過普通, \n 而誰都知道美術學院這樣的地方, \n 就像是一座專門為鈔票修建的焚屍爐, \n 每一年都有無數的家長 \n 用車運來成捆成捆的鈔票, \n 然後推進熊熊的火焰裡, \n 整個學院上空都是這樣紅色的火舌 \n 和烏煙瘴氣的塵埃。 \n 每年的獎學金對於這樣的火場來說, \n 只是杯水車薪而已。一杯水灑進去, \n 「滋滋滋」地瞬間就化成白氣。 \n 不過南湘並不是太在乎這些。 \n 而在開學的第一天,想要乾嘔的並不只有南湘一個人。 \n 唐宛如帶著滿身怨氣從商場回到學校之後,就馬不停蹄地訓練去了。現在,她已經圍著室內體育館跑了二十九圈,每次訓練結束之後的體能訓練,雷打不動的三十圈限時跑。每次望著跑在自己前面的那些肌肉壯碩的女人,她的內心就有一種「不如歸去」的無力感。揮灑的汗水、跳動的肌肉、粗壯的喘息聲……,可是這些放在「女人」這個字眼上合適嗎? \n 做一個優秀的羽毛球選手並不是唐宛如的夢想(成為林志玲才是她的夢想……,實在不行的話,徐若瑄也OK),卻是她父親的夢想。而此刻她父親正站在體育館邊上計算著每一個隊員跑步的時間。擁有一個體育教練父親,對唐宛如來說,是一場從童年起就持續的無窮無盡的噩夢。 \n 她四歲的時候,父親第一次帶她去游泳館,準備教她游泳,正好碰見自己的同事,一個游泳教練在訓練自己六歲的兒子。同事得意的談論深深地刺激了她父親,於是父親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我女兒也早就會游了」之後,就閃電般地伸出手把她朝游泳池裡一推。於是,唐宛如在四歲的時候,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情,就如同一顆鉛球一樣表情呆滯地沉進了池裡。 \n 有時候唐宛如對著鏡子脫衣服,也會在把手舉過頭頂的瞬間看見自己背上發達的肌肉,那一瞬間,她眼裡都是心酸的淚水,但也會在瞬間被自己堅強的樂觀主義精神所挽救:「哇塞,我眼裡充滿了淚水,看上去就像是瓊瑤電視劇裡那些嬌弱的女主角!」 \n (本文摘選自《小時代1.0——折紙時代》,郭敬明著,本事文化出版)

  • 愛聽韓國歌 遭學長勒索20萬

     一名愛聽韓國歌的國中生因為家境富有,遭從小過動的學長覬覦,以楊淑君事件誆稱「幫派大姊頭最討厭韓國人」想要扁他,前後勒索近廿萬元。警方排除幫派集體勒索,認定為學生單一犯行,已依恐嚇、詐騙案處理。 \n 有讀者向本報投訴,中和區一名就讀國中的學生,因為家境不錯,遭到一名學長覬覦,學長見學弟愛聽韓國流行曲,謊稱他是某幫派成員;當時正值楊淑君事件,全台仇韓情緒沸騰,這名學長又騙稱,幫派裡的大姊頭最討厭韓國人,獲知學弟愛聽韓國歌,想找人打這名學弟,如果不想被打,就要拿錢擺平。 \n 這名學弟聽聞要被大姊頭痛扁,果真聽話繳錢,前前後後給了十四次保護費加起來近廿萬元,被害學生家長本來不知道小孩遭勒索,後因清點財物,才發現少了「幾捆大鈔」,小孩才告知此事。 \n 家長原想透過校方協調對方還款,但因涉及恐嚇刑案,校方建議交由警方處理。警方說,被害學生起初並不承認遭到學長勒索,僅說自己欠學長錢,後來才承認自己因為愛聽韓國歌,遭學長「點名」,只好用錢打發。被害家屬說,小孩本來只給幾百元,對方食髓知味,越要越多,家中財物瞬間短缺,才發現此事。 \n 校方指出,被害人高大,加害人斯文,校方獲知此事,一度難以相信,且兩名學生說詞反覆,一下承認勒索,一下又說是債務糾紛,校方只好請警方處理。 \n 警方深入調查,發現這名學長根本沒有加入幫派,他口中的大姊頭,則是校外兩名女學生,這名學長以「乾爸、乾媽」稱呼這兩女,但兩女否認勒索,指稱是遭人冒名頂替。警方偵辦後依恐嚇、詐騙罪嫌將該名學長函送法辦。

  • 揮別傷懷 范怡文勇敢追幸福

    《一生情一生還》原唱、曾與張清芳合唱《這些日子以來》的范怡文,在歌唱事業的顛峰時,跨行經營服飾業,在兩岸三地闖出一片天;20年後,經歷過離婚、服飾店被親姊姊侵占,一夕之間從商場女強人變成法院被告的2年低潮期後,她再次以渾厚多情的歌聲,帶給兩岸歌迷《勇敢幸福》的力量。 \n電視選秀節目紅遍兩岸,但早在20年前台灣就有一批選秀歌手撐起歌壇半邊天,至今仍是全球華語歌壇的中流砥柱。嗓音低沉的范怡文就是1984年從「大學城」出身的歌手,出道5年發行7張專輯,在80年代紅遍台灣。 \n由於她在1988年成立「BIANCO范怡文」服飾品牌,全心在商場上衝刺,漸漸淡出在歌壇。日前范怡文推出新專輯《勇敢幸福》,她笑說,「我從來沒退出,不能說是復出?」 \n唱電視主題曲解癮 \n的確,范怡文從沒跟歌壇斷了聯繫,專心在商場打拼之餘,也為許多大陸電視劇演唱主題曲,包括吳辰君、于波主演的《讓愛化作珍珠雨》,同名主題曲與插曲《雨中的眼淚》,張國立主演的電視劇《想愛都難》的片尾曲《苦戀》;今年在大陸上海與天津等地創下高收視率的《多情女人痴情男》片尾曲《親愛的人》等。 \n范怡文笑說:「這些大陸電視劇都沒賣到台灣來,所以大家都沒聽過。我在策畫《勇敢幸福》的時候,曾想過把這些電視主題曲匯集成一張CD,當成贈品送給歌迷,但版權各自歸屬不同公司,難度太大,只好放棄。」 \n除了電視主題曲外,范怡文也曾在2005年應擎天唱片之邀,出版以Bossa Nova與爵士曲風為主的專輯《記得用力愛自己》。她表示,那時才離婚1年多,深刻體會到自己放了太多的心在事業上,忽略身邊很多事,了解「女人一定要先愛自己才能找到幸福」的道理,所以才會如此命名專輯。本來她打算此後隔1年到1年半持續推出專輯;但因2006年突然發生服飾店商標、公司與資金全部被姊姊侵占,貨款則留給她處理,導致服飾店收掉,還得上法院去打官司,新專輯也拖了4年才錄。 \n歌聲中振作再出發 \n范怡文苦笑說:「事情發生後,整整2年,我過得像鬼一樣,也讓我看清楚很多事。目前我重新投資『有意思複合連鎖餐廳』,以每個月3到5家的展店速度拓點,也在2008年底用心做了這張專輯。」 \n回憶過往,范怡文很自豪自己從一個不懂商業的女歌手,在賠了7年之後,順利站穩商場。她表示:「我自己跑遍大陸150多個城市,設立1200多個直營店與櫃點,淨利一年2億多元人民幣,居於兩岸三地個人品牌業績的前三名。」 \n只是范怡文過度信賴親人,到最後才發現姊姊私下把「BIANCO范怡文」的公司及商標全登記在她一人名下,還扣押公司所有資產,范怡文10多年的心血全部泡湯,還纏訟至今。 \n經歷過這麼大的變故,范怡文最後是在歌聲中找到了力量,2008年底,她邀請上海交響樂團及兩岸三地著名作詞作曲家一起合作,以「新復古」的概念、純淨的人聲演唱,錄製這張新專輯。她笑說:「專輯取名《勇敢幸福》,這是動詞,意味著一個人要勇敢才能找到幸福。」這是范怡文的親身體會,也希望所有歌迷找到幸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