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慈禧+睡覺的搜尋結果,共06

  • 慈禧就寢後 全皇宮必須進入一級備戰狀態!

    睡覺這件行為對一般人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但對於古代帝王家來說,要安穩地睡一次覺,可能會累死身邊十幾個,每一天睡眠時間一到,整個皇宮像是進入一級備戰狀態,彷彿睡覺是人生中的大事,尤其是發生在慈禧身上...... \n \n眾所周知慈禧生活相當奢侈,除了表現在她吃飯、洗澡、娛樂等各種生活習慣上之外,在睡覺也不例外,她每睡一次覺,都讓身邊的太監宮女相當緊繃。每晚八點一到,西一長街會打更響一聲,這一聲就是告訴宮裡的太監宮女,宮門即將上鎖,沒事的都趕緊出宮,因為在宮門鎖上後,鑰匙就成了未來幾個小時內全皇宮最重要的物品,交給太監總管保存,每晚紀錄鎖上時間。 \n若是在這段時間內來不及出宮的太監宮女,不僅要請示總管,還得被記錄在檔案之內,漸漸地,這一條規定就成了宮廷禁令。 \n \n這個時候,前一天晚上值夜班的太監就會把今天晚上值夜班的太監帶到李蓮英的住處,李蓮英檢查沒有問題之後,再讓他進到儲秀宮(慈禧住處)。除了寢宮門口值班太監外,南門再派兩個太監值班,北門兩個太監值班,東西偏殿和正宮外面各派一個人值班。 \n儲秀宮內部則由宮女負責,人數不一定,一般為五個,這些宮女都要事先接受值夜班培訓。慈禧睡覺時,門口站兩個人,夏天在竹簾子外,冬天在棉簾子外,只要寢宮的門一關上,不管職位多高的太監都不得闖入;另外,更衣室門外站著一個人,負責聽寢宮裡的一切,屬值班宮女中地位第二高。 \n \n而位份最高的宮女就屬「侍寢」,工作地點在臥室內,據曾經值過夜班的宮女榮兒說,這個侍寢在宮里地位極高,連軍機處的頭和太監總管,都要讓她三分,因為她是離太后最近的人,平時說的話也多,所以宮裡不管是誰都要看她臉色。 \n侍寢之所以這麼大牌,全因工作內容造就。別的宮女有毛氈子,偶爾可以休息,但她沒有,必須整夜保持精神高度集中,觀察太后整晚睡眠品質,宮女可依據太后睡眠狀況像御醫報告,調配藥方,屬大清最高機密。 \n \n等到大概三點到五點,慈禧醒了。慈禧一醒後,這個侍寢的宮女就趕忙跪在地上喊一聲「老祖宗吉祥」,這句話除了祝吉祥,還有一個作用,就是提醒門外的人趕緊上工。這時,太監和宮女便開始端熱水的端熱水,泡茶的泡茶,送毛巾的送毛巾等等。 \n接著所有上夜班的宮女要全部進來,整齊地下跪請安,之後才開始為太后疊被子、穿衣服等等。當全部整裝完畢之後,太后會走出宮,接著全部的宮女和太監總管要一起整齊跪地請安,這令人緊繃的備戰狀態才算結束。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晚年尺度超級大!慈禧被爆喜歡看「這個」調情

    慈禧晚年的性尺度之大我們可能都知道,保守估計他的秘密地下情人能達到8個之多,其中還有外國人。慈禧太后晚年愛好變裝,喜歡同時與多人親熱性愛嗨玩,據說,為了尋求刺激,慈禧也曾觀摩同性戀。這件事不是空穴來風。從小受到嚴格教育的慈禧,即使內心再放蕩表面也還是端莊穩重的,頂多養幾個小情人。很多事情即使是慈禧也是從沒想過的。但是在清末,國門開放,好多外國人帶著「先進」的思想進入大清國的宮門。其中,就有一位雙性戀的作家。 \n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說過一句名言:「權力是最好的春藥」這句話可不限性別,男性與女性皆然。慈禧太后當時的權力無庸置疑,她的「性史」也是驚世駭俗。一份關鍵史料《北京隱士:艾德蒙拜克豪斯爵士不可告人的人生》,讓慈禧的多重淫亂性生活被攤了出來。拜克豪斯坦承,他在清朝的後宮與太監性交次數超過一千次,與慈禧親熱次數多達有二百次。不過拜克豪斯是雙性戀,最愛的人不是慈禧,而是大太監李蓮英。據推測,慈禧是因好奇而加入這些男人的「性愛」之中。對於此說,多數史學家認為,有可能性不過沒有記載。 \n《北京隱士》一書作者英國史家修特維羅伯(Hugh Trevor-Roper)在生前指出,拜克豪斯回憶錄說穿了就是「性」,他指出拜克豪斯最常寫到的部分是太監,並非慈禧;拜克豪斯對於大太監李蓮英最為喜愛,也毫不隱瞞他與太監間的同性戀行為。據傳慈禧看到後,「性」趣大發,才指示李蓮英安排性交玩樂讓她參與。 \n特維羅伯轉述拜克豪斯的話在《北京隱士》英文版312頁寫道「慈禧要大家跪下,她自己則玩起扮裝遊戲,頭戴風鈴做成的面具,身穿黃袍,與拜克豪斯及太監們大玩虐待與被虐待的性遊戲。」書中還說,慈禧索求無度,會用道具與春藥增加性愛精彩度。有時也會休息片刻,與拜克豪斯談論英國維多利亞女王。但史家特維羅伯不敢直接採信拜克豪斯的論述,他參考數十份其它資料,甚至比對李蓮英的日記,認為拜克豪斯入宮時十分自信「自己是萬人矚目的焦點」,李蓮英甚至發現拜克豪斯做筆記紀錄慈禧的興趣喜好。 \n北京故宮圖書館副館長向斯說,慈禧在每天睡覺之前,要聽大量的故事或笑話才能入睡,不過隨著年齡增長,她喜歡聽民間小巷活動的一些黃色故事,然後她轉變成喜歡看淫戲,就是淫蕩的男女生活的戲,這說明她的性慾與常人無異。 \n慈禧在26歲就成了寡婦,不過接下來的日子裡她不甘寂寞,感情與性愛生活都很精彩。向斯指出,有關慈禧的野史紀錄甚多,從飯館的小夥計,唱戲的戲子,還包括這位拜克豪斯。可以說,這個雙性戀的外國人「教壞」了慈禧。不過慈禧寡居多年,本就耐不住寂寞,內心蠢蠢欲動,這個外國人只是一個讓她爆發出來的契機罷了。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他是光緒救命恩人、慈禧緋聞男寵,死前...

    李蓮英是晚清著名的大太監,名聲頗為不佳。李蓮英生於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本是直隸河間府大城縣人(今河北省)。李蓮英在入宮前,因為生活落魄,曾私販硝磺,外號皮硝李。後販硝磺被抓入獄,出獄後以補鞋為生。好友沈蘭玉見他可憐,將他引進宮裡當了太監。李蓮英素有「篦小李」之美譽,以一手漂亮的梳頭功夫得到慈禧的賞識。他的值班房離西太后住所不遠,有時太后到他屋裡看一下,李便把慈禧坐過的八張椅子全部包上黃布,西太后果然稱許他忠誠細心,對他愈加信任。 \n慈禧太后對李蓮英的寵信可謂無可復加,李蓮英甚至可以和慈禧太后並坐聽戲;宮裡給慈禧太后做的點心,要是碰到李蓮英喜歡吃的,慈禧太后往往會自己少吃或者讓太監拿開留好,專門留給李蓮英。李蓮英作為宮中的總管,他對於本職工作頗為精明。比如宮中物品的陳設位置和禮儀程序,李蓮英無不爛熟於心,宮裡的太監遇到事情往往都要向他請教。碰到宮裡有喜慶等大事,李蓮英最善於安排調撥,樣樣完成得很出色。以至於其他王公大臣家有什麼喜事,特別是慈禧太后要「臨幸」的話,往往都要請李蓮英先來指點一下禮儀和佈置,以討得慈禧太后的歡心。李蓮英更重要的本事是善於逢迎,揣測慈禧太后的心意。 \n李蓮英性格詼諧,喜歡說笑話,雖然小時候讀書少,但講出來的笑話玲瓏圓轉,並不粗俗,倒也頗招人喜歡。慈禧太后沒事的時候,經常讓李蓮英說幾個笑話來給大家解解悶,李蓮英總有本事把大家逗樂。即使是說一些街面上諷刺官府的政治笑話,他也能說得委婉詼諧,讓人聽不出有諷刺抵觸的意思。 \n1886年,當北洋海軍的建設初具規模的時候,李鴻章奏請朝廷派員前來檢視閱兵,當時慈禧太后擬派的是醇親王奕澴,但奕澴是光緒的生父,他生怕慈禧太后猜忌他擅權,於是便主動要求讓慈禧太后身邊的紅人李蓮英陪同前去,以表示自己沒有二心。慈禧太后也想趁著這個機會讓李蓮英出去見見世面,風光一下,於是醇親王便作為朝廷的正使、李蓮英作為副使,前去視察北洋海軍。這太監作為朝廷欽差大臣外出視察,這在其他朝代不奇怪,但在清代歷史上則是第一次。 \n為了避免別人說閒話,李蓮英出發前還特別把慈禧太后破格賞賜給他的二品頂戴換成四品頂戴(按理太監最高只能獲得四品頂戴),然後規規矩矩的跟在醇親王後來出發了。一路上,李蓮英絲毫沒有欽差大臣的架子,而是一直跟在醇親王的後頭,好生伺候。就連晚上醇親王洗腳,都是李蓮英親自給打熱水。一下把醇親王感動得連連拱手,回去後自然在慈禧太后的面前極力稱讚李蓮英的忠誠可嘉。就這次出差來說,李蓮英算是給慈禧太后掙了面子,也堵住了那些大臣們的嘴,慈禧太后後來也喜滋滋的說,「總算我沒白疼他」。 \n庚子年慈禧太后帶著光緒西逃,一直到《辛丑條約》簽訂後,一行人才返回北京。在返回到保定的時候一行人停下休​​息,當時慈禧太后的臥室鋪陳華美,供給周備,當李蓮英伺候慈禧太后睡下後,走到光緒的臥室,發現裡面居然一個太監都沒有,只有光緒一個人對著油燈枯坐。李蓮英跪安後問:「主子為何這時還不睡?」光緒說:「你看看這屋裡,教我怎麼睡?」這隆冬季節,光緒屋裡除了坐褥和椅子靠枕外,竟然連被子都沒有。李蓮英覺得光緒這皇帝做得真是太可憐了,他跪下抱著光緒的腿痛哭道:「奴才們真是罪該萬死!」隨後便趕緊把自己的被褥抱來,說「今夜已深,不能再傳他們,這是他們為奴才所設被褥,請主子將就用之,奴才罪上加罪,也沒有辦法了。」光緒回到北京後,還經常念叨這事,說:「若沒有李師傅,我恐怕都活不到今日。」光緒的最後十年,經常被慈禧太后為難,李蓮英也沒有落井下石,有時還會給光緒一點照顧,相比其他趨炎附勢的太監們來說,李蓮英還算厚道。 \n傳說慈禧太后有男寵,像武則天之於薛懷義、張昌宗那樣。清代文廷式《聞塵偶記》云:光緒八年的春天,琉璃廠有一位姓白的賣古董商,經李蓮英介紹得幸於慈禧。當時慈禧四十六歲。白某在宮裡住了一個多月以後被放出。不久,慈禧懷孕,慈安太后得知大怒,召禮部大臣,問廢后之禮。禮部大臣說:「此事不可為,願我太后明哲保身。」當夜慈安猝死。 \n另有野史記載:慈禧好吃湯臥果,每日早晨派人去宮門口買四枚湯臥果,由金華飯館的伙計派人送來。金華飯館有一個姓史的年輕伙計,他長得玉樹臨風,儀容俊美。史某與李蓮英混熟了,經常被李蓮英帶到宮裡去玩。有一天,慈禧忽然發現李蓮英旁邊站著個俊美的少年,便問李蓮英那是誰?李蓮英十分害怕,因為帶外人入宮嚴重違反宮禁,只得如實禀告。慈禧沒有表現出生氣,反而有些興奮,將史某留在宮內「晝夜宣淫」,一年後生下光緒。慈禧不敢養在宮中,命醇親王代為養育,接著將史某滅口。光緒比同治低一輩,慈禧違反立子不立弟的常規,或許因為光緒是她的親生兒子。 \n有傳言說李蓮英陪慈禧睡覺,這是不合史實的。安得海、李蓮英與慈禧之間的曖昧即使有,也不可能發生切實的性關係。因為若他倆沒淨身乾淨,是假太監,這事是瞞不了所有人的。在清朝對太監的檢查尤其嚴格,當太監後隔年還得接受慎刑司驗身。1908年,光緒和慈禧太后相繼去世,李蓮英在辦完兩人的喪事後,也在次年請求退休。李蓮英無比眷戀的離開了他生活了五十一年的皇宮。巧合的是,李蓮英死在1911年,那一年正好清朝覆滅。死前,李蓮英用八個字總結了自己的一生,那就是「事上以敬,事下以寬」。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遺體上長滿了白毛?慈禧遺體三次入殮之謎揭秘

    慈禧太后,經歷了三代皇帝,一直禍國殃民了近60年,因為慈禧太后屬羊的,後人傳言屬羊的不好都是從慈禧太后這裡來的。慈禧太后生前禍害無數,死後在她身上也發生不少恐怖的事情,引起後世很大的關注。「老佛爺」慈禧太后不僅在生前有許多奇特的經歷,而且在她死後還有更令人難以置信的遭遇:慈禧的遺體在長達76年的時間裡,先後三次殮入同一口棺內,遺體至今仍保存完整。 \n慈禧太后第一次入殮是在她死後的第二天。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二十二日未時三刻,慈禧活完了她74年的人生路程,撒手人寰。當天下午4時30分,掌儀司首領太監用鵝黃吉祥轎將慈禧的遺體從西苑儀鑾殿抬出,5時15分到皇極殿,放在回床上。第二天上午8時5分,在隆裕皇太后和瑾妃的敬視下,慈禧的遺體被殮入了棺內。宣統元年(1909年)十月初四日巳時,慈禧的梓宮葬入菩陀峪定東陵地宮。慈禧棺槨內的珍寶,價值在5000萬兩白銀,堪稱世界之最。一棺的奇珍異寶,聚起的自然是巨禍。她閉上眼僅20年,又一位和她同樣巧取豪奪橫搶暴掘的大盜,將黑手伸向了她,並將她毀棺拋屍。這也是慈禧太后的報應,生前作惡多端,死後必遭報應。軍閥孫殿英盜掘了乾隆帝的裕陵和慈禧陵,毀棺拋屍,掠走了全部隨葬珍寶。慈禧遺體被拋出棺外,嘴裡的寶珠被摳走,上衣也被扒光了,下體僅剩一條內褲。 \n慈禧太后第二次入殮。被人拔墳拋石的慈禧太后,在自己墓穴的棺材邊上躺了40多天以後,終於有人來救她的屍體,那就是溥儀。盜案發生後,溥儀派載澤、耆齡、寶熙等人到東陵對慈禧的遺體進行了重新安葬。載澤等人鑽進地宮,見慈禧遺體趴在棺蓋上,頭朝北,腳朝南,左手反搭在後背上。在地宮裡已暴屍40多天,遺體上出現了許多斑點,長滿了白毛。載澤等人見內棺尚完好,可以繼續使用又將當年的慈禧遺物——一件黃緞袍、一件坎肩蓋在被上,蓋上棺蓋,用漆封上棺口,重殮完畢。 \n慈禧太后第三次入棺是1984年文物局清理內棺搬出屍體。文物局清理小組依次揭取了被上的兩件衣服,發現了包著慈禧指甲和牙齒的小黃包。當將黃緞捲走後,慈禧的遺骸呈現在眼前,她的臉部及上身用黃綢包裹著,下身穿著褲子,褲子上繡滿了“壽”字,一隻腳上穿著襪子。遺體仰身直臥著,頭微微左偏,右手放在腹部,左臂自然地垂於身體左側,兩眼深陷成洞,腰間扎著一條絲帶。遺體仍是完整一體的,全長153公分。清理小組用她身底下的如意板將遺體從棺中抬出,放在地宮的地面上。在棺內噴灑了防腐消毒藥液後,又將慈禧的遺體抬入棺內。這是她死後第三次被抬入這口棺中。然後將被、小黃包及兩件衣服完全按原樣、原位置放回。一切都恢復了原狀後,又往棺內噴灑了一遍藥液,蓋上棺蓋,封好棺蓋口,木工們將殘破的外槨修好後,套在了棺外。 \n慈禧太后死後,跟隨她入棺材的寶物很多,其中要數慈禧太后口中含的夜光珠最為著名。孫殿英打開慈禧墓穴時,慈禧口含的那顆夜明珠也未能倖免。據說,盜匪們打開慈禧的棺槨時,見她面目如生,好像在睡覺一樣。孫殿英回憶說:「這是因為她的口中含有一顆很大的夜明珠。這珠分開是兩快,合攏起來則透出一道綠色寒光,夜間在百步之內可照見頭髮。」盜匪用刺刀撬開慈禧的嘴,取走了夜明珠。 \n慈禧太后嘴中的夜明珠是兩塊,分開時,沒有任何光澤,但二者合一,就會有綠色的光芒出現。在丈尺之內可見毫髮。是稀世的珍寶。孫殿英盜墓時無法取出,他便用劍將慈禧的嘴割開,取出了這顆夜明珠。後來因為盜墓的社會效益不好,他便把這顆夜明珠送給了蔣介石的妻子,宋美齡。 \n慈禧太后夜明珠科學發現當天(2004年11月17日)的倫敦市場白銀價格計算,1908年夜明珠的白銀估價相當於現代的976萬美元。當時白銀價格為黃金的三十分之一,而在2004年11月17日,白銀價格相對黃金明顯貶值,僅為黃金的六十分之一。所以,如果以歷史幣值更為穩定的黃金價格為依據,1908年夜明珠的白銀估價相當於現代1.95億美元!這顆夜明珠也是中國有史以來擁有過的最貴重的珠寶,絕對值得後人瞻仰。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晚清宮女回憶 如何伺候慈禧睡覺

    宮內稱呼她為榮兒,慈禧呼她「榮」,13歲進宮的她隨侍慈禧前後長達8年之久。18歲由慈禧指婚,賜給一個太監,隨著時事動盪,她的生活也顛沛流離,愈加淒慘,她極不願意談起往事,出於對作者的好感和信任,才斷斷續續道出了當年宮中生活的點點滴滴,有宮女的生活細節,慈禧老佛爺的起居,光緒皇帝鮮為人所知的佚事,以及太監做人的羞辱和煎熬等等。正史不載,野史難尋,具有對正史作補充和詮釋的價值,並極具可讀性。 \n我的老伴下班後,匆匆忙忙地回家給我熬好了要吃的藥。吃過飯後,把桌子四角一圍,又要進行我們的品茶談天了。看起來我們的日子過得多麼悠閒啊!看官,您也許不十分瞭解那時候的北平。慘勝以後,飛來的大員們,搶金子,占房子,娶小老婆子,鬧得烏煙瘴氣。電燈公司是有名的黑暗公司,每晚上准停電,不抓緊時間吃完飯,黑燈瞎火的連飯也吃不好。秋天,夜漸漸地長了,不摸著黑談天,我們又能幹什麼呢?老宮女給我們談些清宮的瑣事,都是在這樣暗淡的環境中談出來的。幾句閑言敘過,還是書歸正傳,聽老宮女的敘說吧! \n她對我家的生活比較熟悉了,相處的感情也有所增加,我對她也就常提些要求了。我說:「請您把老太后從早晨起來直到晚上睡下,一天的情況仔細地說一說,讓我們聽起來大致有個輪廓,好不好?」 \n她垂下眼皮想一想說:「要想說清楚老太后早晨起來都幹些什麼,就必須由頭一天的晚上說起。」她從來也不冒失地說話,未曾說話以前,一定要想一想再說,把事情想好了,理出層次來,才有條有理地、有輕重緩急地一句一句地說出來,語言洗練,非常乾淨。在她說話的過程中,我們一不打攪,二不發問,儘量讓她的思路不亂。 \n她繼續著邊想邊說:「戌正(晚八點)的時候,西一長街打更的梆子聲,儲秀宮裡就能聽到了。這是個信號,沒有差事的太監該出宮了。八點鐘一過,宮門就要上鎖,再要想出入就非常難了。因為鑰匙上交到敬事房,請鑰匙必須經過總管,還要寫日記檔,說明原因,寫清請鑰匙的人,內務府還要查檔,這是宮廷的禁例,誰犯了也不行。」 \n所以八點以前值班的老太監就把該值夜的太監帶到李蓮英的住處,即皇極殿的西配房。經過李總管檢查後,分配了任務,帶班的領著進入儲秀宮。誰遲到是立時打板子的,這一點非常嚴厲。這時候體和殿的穿堂門上鎖了,南北不能通行。儲秀宮進門的南門口留兩個太監值班,體和殿北門一帶由兩個太監巡邏。儲秀宮東西偏殿和太后正宮廊子底下,各一人巡邏。這是我知道的太監值夜情況。 \n以下說說我們值夜的情況。 \n我們宮女上夜,主要是在儲秀宮內,儲秀宮以外的事我們不管。 \n一到九點,我們值夜的人就要按時當差了。通常是五個人,包括帶班的人在內,人數不太一定。有時姑姑帶徒弟練習值夜,有時老太后禦體欠安,全憑女帶班的一句話,就可能多一兩個人。 \n到九點,儲秀宮正殿的門,就要掩上一扇,通常是掩東扇,因為用水、取東西走西扇門方便。儲秀宮專用的水房和御用小膳房在西面。值夜的人有預備好的氈墊子,像單人睡的氊子一樣大小,但很厚,可以半躺半坐地靠著。墊子平常在西偏殿牆角裡放著,8點以前,小太監給搭過來準備好。值夜的人,夜裡有一次點心,大半是喝粥吃雜樣包子,從11點起輪流替換著吃。 \n值夜,我們叫「上夜」,是給太后、皇上、後、妃等夜裡當差的意思。儲秀宮值夜人員是這樣分配的: \n一、門口兩個人,這是老太后的兩條看門的狗,夏天在竹簾子外頭,冬天在棉簾子裡頭。只要寢宮的門一掩,不管職位多麼高的太監,不經過老太后的許可,若擅自闖宮,非剮了不可。這也不是老太后立下的規矩,這是老祖宗留下的家法,宮裡的人全知道。 \n二、更衣室門口外頭一個人,她負責寢宮裡明三間的一切,主要還是仔細注意老太后臥室裡的聲音動靜,給臥室裡侍寢的當副手。 \n三、靜室門口外一個人,她負責靜室和南面一排窗子。 \n四、臥室裡一個人,這是最重要的人物了。可以說天底下沒有任何人比「侍寢」跟老太后更親近的了,所以「侍寢」最得寵,連軍機處的頭兒、太監的總管,也比不上‘侍寢’的份兒。她和老太后呆的時間最長,說的話最多,可以跟老太后從容不迫地談家常,宮裡頭大大小小的人都得看她的臉色。「侍寢」是我們宮女上夜的頭兒。她不僅伺候老太后屋裡的事,還要巡察外頭。她必須又精明、又利索、又穩當、又仔細,她也最厲害,對我們這些宮女,說打就打,說罰就罰。不用說她吩咐的事你沒辦到,就連她一努嘴你沒明白她的意思,愣了一會神兒,你等著吧,回到塌塌(下房)裡頭,不管你在幹什麼,劈頭蓋腦先抽你一頓簟把子,你還得筆管條直地等著挨抽。 \n侍寢的也最辛苦,她沒氈墊子,老太后屋裡不許放,她只能靠著西牆,坐在地上,離老太后床二尺遠近,面對著臥室門,用耳朵聽著老太后睡覺安穩不?睡得香甜不?出氣勻停不?夜裡口燥不?起幾次夜?喝幾次水?翻幾次身?夜裡醒幾次?咳嗽不?早晨幾點醒?都要記在心裡,保不定內務府的官兒們和太醫院的院尹要問。這是有關他們按時貢獻什麼和每日保平安的帖子的重要依據,當然是讓總管太監間接詢問。 \n夜裡能在儲秀宮當差值上夜的侍女都是經過選而又選的。能邁進儲秀宮門檻裡的是上等,例如:早晨收拾屋子、擦磚地等等,毛手毛腳的人是進不了儲秀宮門檻的;能夠貼身給老太后敬煙、敬茶,侍候老太后吃點心,這是上上等;能夠在上房值夜的,是經過考察,絕對可靠的,是特等;白天能夠給老太后更衣,伺候老太后大小溲,晚上能給老太后洗洗腳,洗澡、擦身上,夜裡能侍寢的,是特特等。能值夜的人都是老太后的親信,全是特別寵愛的人。很明顯,老太后的生活起居,全仗這幾個人侍衛著,不經過仔細挑選行嗎? \n當然,老太后是最聖明不過的人,對自己最親信的貼身丫頭是另眼看待的。不管在外面有多不順心的事,對我們總是和顏悅色,得到外面的人所得不到的慈愛。譬如,她對我講;「榮兒,你過來,你那辮梢梳得多麼憨蠢,若把辮繩留長一點,一走路,動擺開了,多好看!」等等,輕易不露出疾言厲色的面孔來。 \n

  • 慈禧和光緒都喜歡的人是誰?

    李蓮英是清末有名的大太監,名聲不是很好,因為討厭慈禧的人太多,順帶也討厭他,有人說,慈禧一半的決策都是李蓮英出的餿主意。李蓮英小時候賣過硝黃,這在古代是違法的,之後又替人補鞋,有人叫他皮硝李,清朝時期,做太監是窮苦人家的謀生途徑之一,李蓮英看補鞋沒什麼前途,就想著進宮做太監,當時河間府出了很多太監,李連英就來自那裡。 \n他剛進宮時,無依無靠很可憐,幸好有個同鄉幫忙,說外面流行一種新髮型,而宮裡沒人能編好,同鄉讓李蓮英好好學習,學好了幫他引薦到慈禧那裡,李蓮英由此在慈禧那裡露了一手,慈禧甚是滿意,於是李蓮英開始被慈禧寵信。由於李蓮英對於各種髮型信手拈來,慈禧對他越加寵愛,李蓮英不僅能梳頭,還會給慈禧講笑話,笑話詼諧有趣,又不粗俗,慈禧對他的寵愛無以復加,他可以和慈禧一起並排坐著聽戲,宮裡有吃的東西,慈禧會讓人給李蓮英留一份。 \n升為宮中總管之後,他對於宮裡的喜慶等大事,總能調撥妥當,宮裡的太監遇到事兒都得向他請教,宮外的大臣們辦什麼喜慶大事,得都請他來指點和佈置。本來慈禧最寵信的太監是安德海,不過此人太過囂張跋扈,安德海違背祖制出宮,還向地方官員索賄,山東巡撫便以清廷祖訓「太監不得出宮」,將安德海拘捕處死。 \n李蓮英處事就謹慎低調得多,按理說那時候,光緒和慈禧屬於對立派,而李蓮英是慈禧寵信的人,光緒應該不會喜歡他,但是光緒臨終前的時候,還交代說要善待李蓮英。據說,簽訂《辛丑合約》後,慈禧帶著光緒一群人返京,在保定時候,大家安頓休息,李蓮英伺候慈禧睡覺後,李蓮英獨自一個人走到光緒的臥室,發現光緒臥室裡什麼都沒有,就他一個人坐著,一盞油燈,李蓮英請安到:「主子這個時辰還不睡嗎?光緒說:『你自己看看,我這怎麼睡。』原來寒冬季節了,光緒臥室連被褥都沒有」。 \n李蓮英連忙跪下抱著光緒的腿哭道:「奴才罪該萬死!」,李蓮英哭,並不是覺得光緒要怪罪他,而是覺得他作為皇帝,卻過得這麼窘迫,覺得光緒可憐,他回去抱來自己的被褥說道:「主子不嫌棄,先將就著用奴才的」。這件事之後,光緒一直念著李蓮英的好。光緒生命的最後十年,一直受慈禧刁難,李蓮英也盡自己的能力給予一點幫助,並沒有因討好慈禧,而對光緒落井下石。 \n在光緒和慈禧都相繼去世後之後,李蓮英為他們辦完後事的次年,也申請了退休,離開了紫禁城。李蓮英去世於1911年,用「事上以敬,事下以寬,如是有年,未嘗稍懈」,這16個字總結他的了一生。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