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慣行的搜尋結果,共10

  • 不輸慣行農法 草生栽培法減碳顧生態

    不輸慣行農法 草生栽培法減碳顧生態

    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自2019年起與農友合作,啟動「友善農田」初級生產力調查。所謂初級生產力是指植物行光合作用將陽光及二氧化碳(CO2)轉變為有機化合物的總量,在農業上促進作物光合作用,可增加生產量。 2020年度首先以茂谷柑與金萱茶為對象,分別在草生栽培的友善農田及慣行農田進行初級生產力監測,以茲比較。結果顯示草生栽培的茂谷柑,光合作用相當旺盛,在夏季時,單株每月CO2的吸收量有10,003g,為其他田區的4倍之多,且在秋冬季節溫差大時葉片生理表現較為健康。而在茶園部分,草生栽培的金萱茶單株每月CO2的吸收量有1,050 g,茶園葉片生理表現亦較為健康。兩種作物都呈現以草生栽培的友善農田其減碳量相當顯著,葉片也較為健康。 為何作物在「草生栽培」的環境內生理表現較佳呢?探究其原因為農田草生綠帶可覆蓋土表,防止沖刷與土溫劇烈變化。草類的根系可以增加土壤通透性與有機質,進而提高土壤肥力以及根群吸收能力。因此增加植株健康度,也促進生長量。以往農友對於友善農法往往認為作物生產量不及慣行農法,但透過本次研究發現「草生栽培」的友善農法,不僅可減少農藥、除草劑用量,維護生態環境,也提升植株健康與生產力,甚至可以增加CO2吸收,將有助於減緩全球暖化。 透過這樣的生態系服務研究調查,特生中心希望能找出友善農業施作的新價值,以生態生理的角度將農田視為里山生態地景重要一份子,冀希在維持生產力的同時,也能兼顧生態服務的功能,另一方面也增加碳吸存量,來減低導致氣候變遷的變因,以達到環境友善與永續利用的目標。

  • 雨炸芝麻田 有機農損失慘重

    雨炸芝麻田 有機農損失慘重

     屏東28日雨勢雖趨緩,但前幾日的大雨轟炸已留下嚴重後遺症,不僅東港有百甲稻田泡水,恆春的芝麻田也難倖免,農友見「泡湯」慘狀欲哭無淚,有機農林成材除嘆產量減半外,更無奈付出的成本比慣行農法至少多出2、3倍,但農損補助卻「一視同仁」。  林成材指出,恆春因為較高溫、乾旱期長,所以很適合種芝麻,一期作約2、3月種,5、6月收,二期作則在7、8月種,年底至隔年初收,不料這波雨勢太頻繁又集中,完全打壞往年的耕作習性,大家不是來不及收,就是搶收了也多是未成熟的。  看著芝麻田「泡湯」,林成材無奈道,產量至少減一半,而損失無從計算,但可以確定的是,「一定比慣行農法還要慘」,因為有機要付出的成本實在太高,他初估至少高2、3倍,但政府給予的農損補助卻是一樣的,這對有機農而言是種打擊。  他說,政府近年雖力推友善耕作,但給的「誘因」實在太少,沒設專區沒訂基本價、也沒保障通路,就連農損補助也沒做區隔,農友在考量生計的前提下,多數人不會願意放棄好種又產量多的慣行農法,所以建議政府要檢視推廣方法。  林成材種芝麻的面積約80公頃,多年來採有機或自然農法耕作,3年前開始申請有機認證,至今取得認證的面積約37公頃,而有機雖受天氣、病蟲害等影響產量不穩,但年均產量約數千斤,而1斤都賣200元,但今年因雨勢影響產量減半。

  • 搶播種又狂撒肥料 自食惡果

    搶播種又狂撒肥料 自食惡果

     雲林、嘉縣一帶發生水稻不結穗現象,專家診斷肥料撒太多是原因之一,慣行農法讓不少農民深信肥料撒愈多,作物會生長得愈好,殊不知作物也像人體一樣,需要均衡營養,過度攝取只會造成腎、肝臟等器官負荷,反而揠苗助長。  近年來農政單位積極推動有機、友善農法,希望透過自然的生物防治等方法,減少農藥及化學肥料的使用,俾降低對環境的衝擊,並生產出安全、安心的農產品。然而農業人口老化及勞動力不足,使得慣行農法依舊是台灣現行農業的主流。  不過,農民應認知,即使無法做到有機、友善,至少也應遵循安全用藥原則,因為這不只攸關自身及消費者的健康安全,也關係到作物生長良好與否。農藥及肥料用得愈多,作物長得愈好,向來是慣行農法的迷思,但恐將適得其反,例如台中192水稻品種抗病菌力強,不必施太多藥,太過反而是傷害,農民一定要依不同品種特性用藥施肥。  此外,每種農作物隨著四季更迭都有最好的播種栽培時機,但不少農民喜歡不按時序搶先播種,認為如此可以提早收成搶先上市,圖得好價錢,殊不知此舉是冒著天氣風險,像水稻怕寒,太早插秧,極可能遇上寒流而凍傷,結果得不償失。

  • 白鷺鷥會知道

    白鷺鷥會知道

     遠方山崙,辛苦飛越濁濁紅塵,來到濁水溪農園的白鳥,從空中俯瞰,牠們敏銳的視覺,穿透輻射光影,直視色澤深淺不一的田嶇,迴避開大面積濁氣逼人的慣行農田,盤旋尋覓,把高蹺的長腳,輕巧地落在尚水農民的乾淨田。牠們尖細的嘴喙,顯然辨識得出清與濁的差異,感受到這一處田畦,露水的清爽。  六月的稻穗飽滿低垂,寬闊躺臥的大地,如姿態豐腴的姑娘,披散著成熟的金髮。割稻機,刷、刷、刷──,是一部高效率的理髮刀快速滑過,古銅色的肌膚立即坦露無遺,形成一番清爽氣象。  太陽的步履疾行匆匆,節氣是無法耽擱的行者,大暑才歇,立秋接踵而來,農人才剛剛把割稻機清理乾淨收倉,耕耘機立刻投入泥漿中上場。  在水田、旱地、湖泊、沼澤、溪澗、海邊,經常都能夠遇見的小白鷺,似乎很熟悉農耕的作息韻律,只要農田的耕耘機一開動,儘管平常牠們棲息在遙遠海岸那邊的山崙土丘上,這邊濁水溪畔水田土地的騷動,也能感受到,立刻群聚飛了過來。  當犁耙開始翻攪,潛伏在泥土中的魚蝦、昆蟲被驚動現身。白鷺鷥高蹺的長腳,尾隨著耕耘機環繞奔跑,不時停駐下來,伸出黃色彎勾的腳趾,攪動爛泥,撈起蟄伏泥中的底棲生物,伸出細長的黑色嘴喙,迅速叼起吃掉。等到農事收工的黃昏時刻,牠們把頸脖勾成S狀,奮力伸展強壯的翅膀起飛,又朝著落日的方向飛走,回到慣常棲息的小山崙了。  緊接著第二期稻秧速速播下,柔軟的幼苗,站開成寬闊的分列式,葉鞘尾梢堅毅昂起,承受仲夏陽光嚴苛的閱兵式,主秧苗不斷分蘗出更多新側芽,叢狀成長在日與夜的輪轉中。兩周前還零零落落的細秧,如今已是堅挺的稻桿叢,整個農鄉鋪上翠綠的絨毛地氈,綿延數十公頃。  然而,炙熱已經是世代的瘟疫了,高溫燃燒著整片田野,日照下的水田,蒸騰起薄薄的水霧,連耐勞累的勤奮農人,也不得不停下趕時趕陣的工作,找一處蔭涼角落歇歇。  那一天,我穿行經過農園,看見一群小白鷺鷥家族,從不知道的遠方飛過來,越過廣闊農田,停駐在其中一小處田畦當中。這一處水田,連接平地造林區,與蓊鬱森森的林木相互依伴,有別於周遭大面積慣行農田,是由「溪州尚水農產公司」的農民,以友善耕作農法,所種出來的尚水田。  這樣的夏天,千百年來一樣徐徐的南風,依舊吹拂過綠色的農園,稻秧像湖水,泛開一層層淺淺的漣漪,白鷺鷥們一身潔白的羽衣,苗條輕靈的身姿,點綴在整大片翠綠的青田上,遠遠望過去,看起來很優雅,一幅閒逸自在的畫面,難道牠們不像我們一樣,一點也不怕熱嗎?  南風一點也沒有帶來令人舒適的親切感。氣溫越炙熱,病蟲害越猖獗,數百公頃慣行農法耕種的農田,為了抑制不停增生的病蟲害,彌天蓋地的噴灑化學藥劑,農藥的霧雰慢慢蒸散,隨著風向飄移,陣陣刺鼻臭味,連農鄉人都適應不良,不得不掩鼻屏氣,矯健的白鷺鷥卻蒞臨了。  水田、耕牛、白鷺鷥相依相隨的畫面,原本是台灣農鄉的具象圖騰,但是近些年來,為了越來越艱難的覓食需求,白鷺鷥們尋尋覓覓,辛苦入出危境,到處找尋任何清淨地。能見到如此生動的畫面,即使像我這種長年居住農鄉的人,也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恐慌已經是這個世代所有生存者的共同焦躁。頭上如烘爐般的艷陽,腳下燒燙的田水,物種正在逐漸消蝕中。慣行耕作法,讓自然田園原本具有的多樣生機,日漸貧脊。大面積單一化種植的結果,使得生物的生存競爭相互衝突,威脅著白鷺鷥們汲汲覓食的本能需求,逼著牠們從落腳的海邊土崙,飛越一處又一處冷硬的水泥城鎮,來到這個同樣是危機四伏的農鄉。  大太陽底下,牠們機警的東張西望,為了驅趕周遭可能的驚擾,發出粗啞「啊─啊─」的叫聲,偶爾把雪白的翅膀展開,撐成遮蔭的大傘,隔絕田水反射的粼粼波光,直視水下昆蟲、貝類的蹤跡,快速地發動敏銳攻擊。這兒若是食物足,環境好,也許牠們會願意留下來,就地築巢穴,定居、繁衍,成為群落。  但是,蓬勃發展中的石油工業,正在轉動整個世界的演化;農業,同樣搭著石化業的順風車前進,用來「撲滅」蟲害、催促作物「速速」成長,抑制草族生命的各種藥劑,全都是石油生產複雜過程中,所衍生出來的化學藥物。  今日全世界大宗發展中的農業,幾乎就是化學農業。化學藥物解決了農作物受損的問題,讓生產量大大提高,彌補了人類對糧食的需求,卻因為絕大部分農藥,被病蟲害以外的眾多非目標生物所承受,造成多樣性生態的浩劫。  台灣的農業跟隨化學潮流的速度,絕對不亞於其他國家,可耕地非常有限的島嶼,單位面積土地所承受化學藥劑量,幾乎居世界之冠,換句話說:台灣的眾生,平均分享的化學劑量,也是世界之冠。  藥物讓作物豐收,讓果實肥美碩大賣相好,滿足消費者的挑剔。得來容易的物資,讓人們不再珍惜糧食的可貴,以至於隨便浪費糟蹋掉。而無節制施藥的後果,病蟲害的基因,就像科幻電影中被核子能量反覆鍛鍊的怪獸酷斯拉(Godzilla),越變異越頑固,耕種也越來越困難。如此無止盡的惡性循環,我們一直視為理所當然,還稱之為「慣行農法」。  其實真正的「慣行」,不是千百年來,父祖輩們所一貫採用的自然農法嗎?才不到半個世紀吧,縈繞在我們的記憶中,那樣活潑生動的農鄉生態,田溝裡,魚蝦,泥鰍蠕蠕游動,放學後的小孩,拿了畚箕往水草處一插撈起,活蹦亂跳的小魚小蝦,總能為自家的晚餐增添一些鮮美。頷水忍過寒冬,在春夏生生不息大量繁殖的田螺,也是農家人餐桌上經常性的好滋味。田間野地孕育著無數底棲生物,在我們腳旁,身邊,頭頂來來去去。蚯蚓、糞金龜在翻土,昆蟲、青蛙,小蛇跳耀爬行,蝙蝠,水鳥盤旋飛翔,眾生雲集的豐富世界,連結起生命共生的軌跡。那時的父祖輩們,不都是以敬天惜地,不敢強求的有機方法在耕作嗎?  夾雜在大面積化學農園當中,溪州農鄉有少少部分的農民,開始懂得以一種追朔原生環境的信念,組成「溪州尚水友善農產公司」。這些年來,「尚水農民」堅持實施友善耕作法,絕不施放化肥、農藥、除草劑,要生產乾淨無汙染的糧食,要建構一處尚水好農田。儘管這些面積少少的乾淨田,依然被包夾在周遭大面積的「慣行農田」之間。  然而,有一些奇蹟正在悄悄發生。  根據台灣特有生物保育中心調查人員,長期在尚水田畦追蹤調查,他們以垂釣及蝦籠採集法進行取樣記錄,結果發現,原本台灣河川,許久未見蹤跡的原生特有種青將魚、白魚,居然漸漸回來了;而台灣田野已經囂張很久的外來種,諸如福壽螺、吳郭魚等,數量比例反而漸漸降低。這裡土地隱微之處,正在進行一場艱辛的生態奮鬥,原生魚類努力繁衍,正在抑制橫行當中的外來種,新一波更優質的生態平衡點,正在形成。而這樣令人振奮的好訊息,感官駑鈍的人類,是難以察覺的。  遠方山崙,辛苦飛越濁濁紅塵,來到濁水溪農園的白鳥,從空中俯瞰,牠們敏銳的視覺,穿透輻射光影,直視色澤深淺不一的田嶇,迴避開大面積濁氣逼人的慣行農田,盤旋尋覓,把高蹺的長腳,輕巧地落在尚水農民的乾淨田。牠們尖細的嘴喙,顯然辨識得出清與濁的差異,感受到這一處田畦,露水的清爽。  處境艱困的白鷺鷥和處境艱困的尚水農民,似乎有著相同的命運。當大部分人類的感官,長期習慣於紛亂刺激,汙濁穢氣的浸,而如此駑鈍不明時,這些飛掠而來的白鳥,比我們更能感受這片好田,所默默散發出來,接納萬物生機的溫暖善意。  接下來的每一天,我特意經過去探視。「哇,還在,還在。」小白鷺不只逗留、棲息,似乎打算在水田旁的平地造林區定居下來了。白鳥的蒞臨,是一種指標,一種生機回返的徵兆。這些小白鷺鷥,彷彿讀懂了上帝所傳達的神諭,有如宣告好消息的先知一般,來到尚水農田,預告了某些美好的生命活力正在甦醒。

  • 友善耕作講習 鼓勵慣行農法轉型有機栽培

    友善耕作講習 鼓勵慣行農法轉型有機栽培

    有機農業發展攸關到國人食安及土壤永續使用,市議員吳敏濟26日於大甲農會舉辦「友善耕作田間栽培及肥培管理」講習,並邀產官學界研商,鼓勵更多慣行農業的生產者投入有機農業。 大甲區農會總幹事黃瑞祥形容,早年消費者是外貿協會,以外觀決定農產品的價格,而農民觀念比的是「誰肯下本錢?施更多的農藥及化肥」,用藥與品質畫上等號,因此,有機農業發展受到阻礙,但隨著食安問題接連爆發,現在則是比的是「誰藥用得少?」逐步朝向有機方向發展。 擔任講習會講師的台中區農改場埔里分場長陳俊位指出,農友要從慣性農業轉入有機農業,最大的心理障礙還是以為「用化肥及農藥是減少病蟲害、提高產量」的唯一辦法。 陳俊位指出,今年夏天甲安埔地區發生芋頭軟腐病,就是鉀肥使用太多,造成鈣的流失,芋頭抵抗力減弱,加上大雨及高溫所致。事實上,農業技術日新月異,有更多的方法防治病蟲害,例如功能性生物製劑就可以替代許多化學手段。 除了生產技術之外,農友也關心行銷通路,此次合辦的台中市有機發展協會理事長巫建旺指出,有機農業賣的是消費者對健康的需求,田間必須對消費者開放,也就是所謂社群支持型農業CSA或稱參與式保證系統,消費者與生產者 互相承諾及合作。消費者安心,生意自然就會上門。 台中市農業局作物生產科長林弘敏表示,農糧署明年將推「有機及友善農業生產及加工設備輔導計畫」,協助慣性農業逐步轉型為有機農業,所謂友善農業是鑑於有機認證困難,只要不使用農藥及化肥就是友善農業。 林弘敏說,市府在農糧署的補助之外還加碼補助。消費者的觀念關係到有機農業的成敗,農業局力推食安教育,針對生產者也開辦農民大學堂、農業張老師,以後還會有植物醫生的設置,幫助農友取得相關協助。 目前台灣農業趨勢正走向安全化及機械化,前台灣農機研發中心研究員、市議員吳敏濟指出,缺工是台灣農業發展的困境,精緻的有機農業尤其嚴重,機械化的程度尚待提昇,他已在市議會提案,仿效太陽能補助方式,補助農民採購生產用的農機。 海線地區有100餘位農友參與講習會,吳敏濟在課堂中調查,年紀最高的王再泉已有90歲,最輕的是26歲李書盛。他認為年長農民面臨交捧的問題,大家希望將無毒的土地及耕作方式傳承給下一代。巫建旺則說,農田就是運動場,首先是不再使用化肥及農藥,同時保護生產者與消費者的健康,永續經營台灣這塊土地。

  • 兒友善農法勝父慣行法 奪下木瓜王頭銜

    兒友善農法勝父慣行法 奪下木瓜王頭銜

    26歲的青農蔡忠翰父親曾3度摘下評鑑第一的「木瓜王」殊榮,但是他堅持和爸爸走不一樣的路,以友善農法栽培出有機木瓜,父子同台競「味」,他技高一籌奪下木瓜王,爸爸甘拜下風,並以他為榮。 雲林縣長李進勇、縣農業處長林慧如、林內鄉長張維崢、林內鄉農會總幹事黃國洲等上午踏訪蔡忠翰的木瓜園,李進勇稱讚蔡忠翰返鄉短短3年,就榮獲木瓜王殊榮,而且是有機栽種,實在難能可貴。 蔡忠翰父親蔡啟呈栽種木瓜20多年,曾是林內瓜評鑑的三冠王,今年父子同台參評,蔡忠翰青出於藍,擊敗爸爸,奪下木瓜王。 原在北部從事運輸工作的蔡忠翰3年前返鄉投入木瓜栽培,且無毒栽種,父親以會降低收成反對,但他堅持友善土地,父子乾脆在不同土地上各自種木瓜,評鑑結果證明,蔡忠翰種的無毒木瓜在甜度、口感、外型都比父親的慣行木瓜優。 黃國洲表示,慣行農法噴灑農藥、使用化學肥料,種出來的木瓜雖然很甜、但是「死甜」,友善農法的木瓜吃起來清甜、果香濃郁,口感、外型都是上選。

  • 打造宜蘭嚴選 讓慣行農業有新可能性

    前宜蘭縣農業處長楊文全在任內獲宜蘭縣長林聰賢支持,推動「宜蘭嚴選」工程,要讓慣行農業、工業化農業,迎合消費者對於食安的需求,讓產銷方式找出新的可能性。 所謂的宜蘭嚴選,是指宜蘭縣政府針對未檢測出農藥殘留、無使用「未推薦用藥」的安全農產品(高麗菜、金棗等),對農民進行生產輔導,讓社會大眾買到、吃到安心安全的食材,外界視其為一個品牌或平台。 小農團體「倆佰甲」發起人楊文全說,宜蘭嚴選其實與處理農舍問題有些關聯,因為那時縣府不斷被外界挑戰「農地的價值是什麼?」因此在去年催生出宜蘭嚴選。 楊文全認為,考量消費者近年對食品安全高度重視,已形成一種市場需求,若能讓慣行農法農夫迎合此需求,減少使用農藥,將能贏得消費者信心;此外,宜蘭嚴選也要幫業者打開通路,讓農民實際獲利比交給盤商還多。 楊文全說,剛開始推行這項政策時,大家抱持著觀望態度,畢竟這樣改變他們一些耕種方式,但在首波的1萬2000公斤高麗菜,預購6天就銷售一空,打了一劑強心針,讓這些農友相信,這或是另一條銷售管道,也讓他們看見慣行農業新的可能性。 宜蘭縣政府農業處人員說,宜蘭嚴選如同「誠實商品」,比較好取信於顧客,縣府出面幫忙做檢驗,也符合科學要件,目前會先推這種安全農業,並持續朝友善、有機農業方向邁進,循序漸進走穩每一步。1060102

  • 有機種稻 台灣原生種鯽魚回來了

    有機種稻 台灣原生種鯽魚回來了

     慈心基金會2014年應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邀請,進入南安部落協助推動「玉山國家公園園區周邊南安部落水稻生態有機農業輔導計畫」,現不只越來越多稻農加入,進行有機種植稻田,甚至發現台灣原生種鯽魚,讓老農夫驚呼,兒時記憶終於回來了!  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表示,南安住民多屬布農族群,主要栽培經濟作物以稻米為主,當地30公頃水稻多年來都採慣行栽培法,但長年施用藥劑,對當地的生態環境帶來壓力,農改場與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相關單位共同研商改善之道,逐步將南安現有慣行栽培水稻輔導轉型為有機水稻栽培。  慈心基金會執行長蘇慕蓉表示,推動有機種植要眼見為憑,因為稻作是農民維持生計的重要支柱,基金會一步一腳印的推動有機種植,讓農民了解,慢慢嘗試轉型,相信未來可以建構更完整的永續有機農業。  看著在水稻田間出現優游的原生種菊池氏細鯽,稻農林仁義表示,他從20多年前接手父親農田就用慣行農法工作,從此沒再田間看見這些小魚;在改種有機稻米的首年就在稻田裡發現,讓他開心不已,彷彿回到兒時,重溫在田間抓小魚的記憶。  另外,南安部落計畫也首度結合學術界,進行有機田與慣行田生態物種調查研究,台東大學彭仁君教授表示,田野調查的數據顯示,有機田區生長過程中會自行發展良好生態,可逐步形成完整食物生態網,因為有足夠的天敵物種,各式鳥類抑制田間害蟲,證明有機農業具有生態防禦的效果。

  • 慣行農法

     放眼望去,大概有八成植株都明顯矮化了,俯身拔摘,葉片萎凋、黃化,主根可見紡錘型或球形等瘤粒,有些次生根還呈現小指狀或圓柱狀,我揉搓幾個,觸感就像人類皮膚感染病毒後不斷複製而增生的疣。但無論如何,瘤粒應該也算是植株器官一部分,只是這個器官妨礙了水分及養分的輸導了。  我曾經在附近甘蔗園、瓜類作物田間留意過農藥裝袋,每包都會標示足以威脅五種以上生物範圍的效用,包括父親田畦上未妥善回收的廢容器:金針蟲、蔥潛蠅、寄生性線蟲等等字樣,尤其線蟲,研究資料記載早在百年前就已被證實是世界性病害了。  於是,播種或定植前,必須先處理土壤。父親擇無風天候,套上橡皮手套、長統雨鞋、N95口罩,在田畦上灑佈一種細黑如岩屑的粒劑。接著,翻耕覆土,灌溉軟底,翌日,便可自鄰近菜畦將密度甚高的幼苗間拔移栽至此。儘管粒劑可能經過光照分解,但在身傾泥面,施壓以覆緊植株時,仍然會嗅聞到化學異味。我可以想像各種生物有秩序的癱瘓痙攣或躁狂逃脫的情形。  移栽植株數日後,為破壞以十字花科為寄主的蝶蛾、蚜或金花蟲科的繁殖,仍必須固定每星期施噴農藥。父親依溶解度的穩定性慎擇粉劑、乳劑混合,按照劑量比例倒入藥桶,攪拌稀釋成16公升乳白溶劑,最後,桶蓋旋緊,微蹲,肩背馱起將近50公斤重的噴霧機,引擎啟動,馬達運作,如怪獸嘶吼巨聲劃破我們父女的緘默。  行至田壟後,先掌握順逆風向,接著,扳動開關,左加壓,右握噴桿,噴頭以直徑約150公分面積產生霧狀,藥液滲透移行於葉面、葉背、土地大體。關於所有生物的攝食源已被糟蹋。  至盡頭,轉行折返,半里外,父女相視,底心不願譴責父親慣行農法的血腥或暴力,因為他的血液、染色體、神經系統也都在神祕變化,不論遲發性或立即性。  有些儀式必須變革。  最近幾季,父親少使用了一些粒劑、溶劑,以致根瘤線蟲回升,在數百坪田畦上橫行,這是一種無法與十字花科共生的寄生菌,會侵入根部皮層細胞,產生畸瘤,讓植株失去相貌或死亡。  幾個午後,協助父親採收剩兩成尚未受瘤粒器官侵犯的菜蔬,同時處理土壤採集和植體送樣診斷的工作。田畦上的馬齒莧匐地蔓延,繖花龍吐珠、牛筋草依然頑強生長。  「埃及三葉草與根瘤菌共生,屆時播植,越冬後可用引曳機掩施覆土……。」我說。  「草仔?那覆土後呢?就可以繼續植栽青江菜了?」父親問。  關於父親的慣行農法,以一種溫柔的藝術方式,正在進行對話性的變革。

  • 慈濟醫護下田 收割有機米

    慈濟醫護下田 收割有機米

     連日大雨,大片慣行農法稻作倒伏,大林慈濟醫院大愛農場的一期稻作,使用無農藥無肥料的自然農法,生長環境不佳反讓稻子更強壯,廿七日稻作熟成,院長簡守信帶著醫護人員以傳統鐮刀收割,體驗務農的辛苦,健康米也準備掛牌上市。  社區醫療部高專陳鈞博表示,從插秧開始就不灑化肥和農藥,為了讓每株秧苗有足夠空間成長,插秧時也將間距拉大,艱困的環境和寬闊的成長空間,讓稻作扎根較慣行農法深廣,即使颱風侵襲還能屹立不搖,選用的台南十一號不僅吃起來香Q,還可避免蟲害,產量也達一定水準。  農地平時由醫院工務室和社區居民一起照顧,昨日趁著好天氣,簡守信帶著醫護人員收割,從舒適的診間到酷熱農地工作,第一次下田的眾人雖興致勃勃,卻難敵腰酸背痛之苦,放射腫瘤科主任洪世凱說,體驗頂著太陽彎腰收割很有趣,也深切體會農人揮汗如雨工作「粒粒皆辛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