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憲法權利的搜尋結果,共164

  • 禁醫事人員出國 藍委:無法律授權

    禁醫事人員出國 藍委:無法律授權

    衛福部擬醫事人員出國規定,所有醫院醫事人員非經報准,不得去旅遊疫情警示地區。國民黨立委李貴敏質疑,到底那條法律可以讓衛福部長下令限制人民遷徙自由,限制、禁止醫護人員出國?搞到比憲法還大?

  • 通姦罪違憲否 憲法法庭開庭辯論

    通姦罪違憲否 憲法法庭開庭辯論

    台灣社會最大爭議就是通姦除罪化,全台已有11件法官裁定停審聲請釋憲案,司法院大法官訂於3月31日在憲法法庭進行言詞辯論,釐清通姦罪的立法目的,及處罰婚外情行為的手段與目的有何關連,是否應宣告違憲?

  • 不讓台商回家=打臉大法官

    不讓台商回家=打臉大法官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58號:「憲法第10條規定人民有居住、遷徙之自由,旨在保障人民有自由設定住居所、遷徙、旅行,包括入出國境之權利。人民為構成國家要素之一,從而國家不得將國民排斥於國家疆域之外。於台灣地區設有住所而有戶籍之國民得隨時返回本國,無待許可,惟為維護國家安全及社會秩序,人民入出境之權利,並非不得限制,但須符合憲法第23條之比例原則,並以法律定之。」

  • 冷掉的人權意識

    冷掉的人權意識

     儘管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以「小明的故事」說明,有條件專案准許早已居住台灣,只是春節到大陸探親,為數不多的陸配子女入境返台,但在引發民粹反彈後,陸配子女入境方案卻被緊急撤回。對此決策,前總統馬英九呼籲蔡總統讓這些父母不在身邊的「台灣之子」回家,但卻受到冷回應。而中央疫情指揮官陳時中所謂的「如果當初沒有選擇台灣國籍,現在應該要自己承擔」,更缺乏人權意識與守法精神。

  • 林騰鷂》冷掉的人權意識

    林騰鷂》冷掉的人權意識

    儘管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以「小明的故事」說明,有條件專案准許早已居住台灣,只是春節到大陸探親,為數不多的陸配子女入境返台,但在引發民粹反彈後,陸配子女入境方案卻被緊急撤回。對此決策,前總統馬英九呼籲蔡總統讓這些父母不在身邊的「台灣之子」回家,但卻受到冷回應。而中央疫情指揮官陳時中所謂的「如果當初沒有選擇台灣國籍,現在應該要自己承擔」,更缺乏人權意識與守法精神。

  • 蔡壁如晨跑宣傳主張 一憲二法推青年參政

    蔡壁如晨跑宣傳主張 一憲二法推青年參政

    民眾黨立委蔡壁如與邱臣遠今(16)日在臉書貼出一起外出跑步運動的影片,並在片中宣傳民眾黨在立法院新會期將推動的「一憲二法」,下修參政權;蔡壁如指出,如今資訊發達快速,青年所蒐集的資訊能量大幅提高且快速,參與公共議題討論的頻率上升且年齡降低,顯示台灣已邁入成熟之公民社會,因此須先將憲法對年齡的限制拿掉。

  • 性侵犯聲請釋憲  憲法法庭將開說明會

    性侵犯聲請釋憲 憲法法庭將開說明會

    一名因性侵遭判刑定讞的被告,主張性侵害防治法規定,被害人可以警詢內容作為證據,剝奪他在法庭上詰問權及防禦權聲請釋憲,司法院大法官受理後將於2月4日在憲法法庭舉行說明會,由被告律師、法務部及警政署、衛福部代表到庭表示意見。

  • 快評》林靜儀說出的祕密

    快評》林靜儀說出的祕密

    蔡英文在2016年當選總統時說:「我當總統一天,沒有人必須為他的認同道歉。」如今,台灣人不僅要為統獨認同道歉,甚至被扣上叛國大帽,這不僅暴露蔡政府正透過階段性台獨掏空中華民國,這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維,也正把台灣帶向「台灣價值只能是綠」的獨裁險境。

  • 新聞透視》粗糙立法3大違失 《反滲透法》違憲騙選票

    新聞透視》粗糙立法3大違失 《反滲透法》違憲騙選票

     司法院大法官多次解釋清楚指出,限制人身自由的刑罰,必須符合憲法罪刑相當原則;從法律要件來看,《反滲透法》草案顯有三大違失,包括立法意旨不清且定義不明,再加上法條處罰規定違反比例原則,如此急就章的法律破綻百出,嚴重違反憲法基本原則。 \n 今年6月大法官作成777號解釋,指刑法關於肇事逃逸罪的「肇事」定義不清屬違憲,應立即失效。不分情節輕重一律判刑1年以上的罰則因過於嚴苛,2年後失效。這是近期大法官重申法律明確性及符合比例原則的重要性。 \n 憲法明文規定,人民身體的自由應予保障,限制人身自由的刑罰,嚴重限制人民的基本權利,是不得已的最後手段,立法機關雖能以刑罰規範限制人民身體自由,但要合乎比例、罪刑相當原則。 \n 檢視《反滲透法》立法目的,宣稱是要維護國家主權及自由民主憲政,但這樣的立法意旨與國家安全法已有重覆。再者該草案對於「滲透」定義不清不楚,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這樣的法律條文不是民眾所能理解或預見。 \n 更荒謬的是,相關草案也未明定主管機關,只在法條籠統規定「各級政府機關」有主動移送或函送權,至於那個行政單位是真正該負責執行的,法條未定義,形成瑕疵立法。 \n 如果民進黨團未經嚴格的立法討論程序,只因總統為了特定選舉目的下達指示,就制定了一個違憲之虞的法律,這樣的立法過程不僅粗糙,更讓台灣最高民意機關、立法機構的運作,成為國際笑柄、憲政之恥,民進黨主張自由民主,重視人權,卻大開民主法治倒車,全都是選舉算計,為了騙選票。

  • 教育,到今天還是國家壟斷的權力?

     大法官上月末做了一則影響重大的解釋(釋字第784號解釋)。其中說出的道理,影響重大;沒有說的部分也是一樣。 \n 這則解釋有兩個聲請人,都是高中學生。一位因被記過,一位因補考成績被打折扣,皆表不服而提起行政訴訟並且一路聲請大法官解釋。 \n 此案所涉的既有解釋有二。先是民國84年間,遇到公立大專學生挑戰學校的退學決定,做成釋字第382號解釋,率先打破使用特別權力關係理解學校與學生關係的司法舊例,以為「公立學校係各級政府依法令設置實施教育之機構,具有機關之地位」,而私立學校,在實施教育之權限範圍內,是法律「授與行使公權力之教育機構,於處理上述事項時亦具有與機關相當之地位。」因此,「各級學校對學生所為退學或類此之處分行為,足以改變其學生身分並損及其受教育之機會,自屬對人民憲法上受教育之權利有重大影響,此種處分行為應為訴願法及行政訴訟法上之行政處分。受處分之學生於用盡校內申訴途徑,未獲救濟者,自得依法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 \n 16年後的釋字第684號解釋,則進一步說出:大學「對學生所為行政處分或其他公權力措施,如侵害學生受教育權或其他基本權利,即使非屬退學或類此之處分,本於憲法第16條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意旨,仍應許權利受侵害之學生提起行政爭訟,無特別限制之必要。在此範圍內,本院釋字第382號解釋應予變更。」此案的3位聲請人都是大專校院的學生。 \n 現在釋字第784號解釋,又一次變更了民國84年的釋字第382號解釋:基於憲法保障的訴訟權,「各級學校學生認其權利因學校之教育或管理等公權力措施而遭受侵害時,即使非屬退學或類此之處分,亦得按相關措施之性質,依法提起相應之行政爭訟程序以為救濟。」正式宣告了高中生可以針對學校的各種公權力措施進行行政爭訟,毋須限制。 \n 這則最新的解釋,是將前兩次解釋開放學生對學校進行訴訟的條件,進一步放寬,不再只限於退學處分或是影響基本權利的措施,學校像是記過、扣分的各種決定,都可以提起行政爭訟;當然也不限於大專院校的學生,似乎所有的中小學生都包含在內。大法官沒有交代的問題是,該不該從立法著手,在中小學之內設計一些可以解決相關爭議的正當程序,避免學校與學生的大小爭端都要打官司解決。 \n 此則解釋的背後,其實反映了學生家長看待中小學校對學生加施處分措施的態度。中小學學生都是未成年人,是否行政爭訟通常出於家長的決定。家長對於學校教育的支持與尊重的程度,將會決定此後中小學教育發生行政爭訟的頻率與密度。學校有沒有可以解決爭議的正當程序而不必動輒興訟,至為關鍵。 \n 這則解釋再次變更了過去的解釋,其實還有沒說到的部分值得注意。解釋中沒有區別國民義務教育與非國民義務教育(如大專教育)的不同,也未區別公立與私立學校的差異,不無闕漏。 \n 大法官這幾則解釋,至今將私立大專院校教育,包括碩士博士教育,都視為接受公權力委託辦理的高等教育,背後有個沒被檢驗過的理論前提,那就是以為,教育人民還是國家壟斷的權力!這點連在專制天子「作之君、作之師」的時代,都難以成立! \n 孔子開私人興學的先河,被稱為萬世師表,教育就已不是政治的掌權者可以壟斷的權力了。今天無論政府是否出資補助私立大學,也不能將政府同意私人興學一事,包括大專院校,一概看成是由政府將所壟斷的教育權力授與私人。大法官的原意,如果是要解構教育事業中的政治威權,那「教育應由國家壟斷」,或許就是最嚴重的威權觀念;也是釋字第382號解釋最該變更卻迄未變更的部分。 \n 從這個角度說,新的解釋雖已相當全面地處理了一些教育問題;它所未說明但已引發,後續有待各級學校面對處理的難題,恐怕更為全面。 \n (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律所教授)

  • 顧立民》愈釋憲愈無奈

    攸關百萬軍公教人員退休權益的年改釋憲案,結果終於在23日下午正式公布。當然,釋憲結果令許多軍公教人員頗感意外,原以為目前15位大法官中有8位是馬英九時期任命,縱使不可能全部翻盤,但對於若干較具爭議的條文(例如取消一次補償金、所得替代率削減幅度過大等),原本期待會有一些調整修改空間,但結果除了本就違反基本常識的私校任職停領退休俸條文宣告違憲外,其餘均被認為合憲。 \n 為何蔡英文總統上任後推動的若干重大改革,一再遭到民眾的反對,使凱道有很長一段時間幾乎成了抗議大道,究其原因就在於民進黨政府不尊重《中華民國憲法》,此由近期幾則事例即可證明:例如憲法對於國家主權定位十分明確,但教育部卻任由出版社將台灣主權未定論列為教科書的論述重心,並以多元化作為飾辭,混淆學生對國家主權定位的認知。修訂「國安五法」與規畫修訂「中共代理人法」,嚴重侵奪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導致兩岸關係緊張與民眾不安。而日前監察院對於外交部「口譯哥」的任命提出糾正,外交部居然表示監委調查報告與事實不符,無法接受,蔡英文總統竟然還要求監院秉持憲政分際原理,遵守行政部門決定,完全無視憲法五權分立制衡的基本原則。 \n 由於目前憲法對於修憲有3/4立委出席,出席立委的3/4同意,並須經全體選舉人過半數同意的高門檻限制,使得在現行藍綠對立的政治生態下,要透過修憲達成特定政治目的之難度甚高。對此民進黨在完全執政、掌握行政與立法權後,所採取的策略便是動輒濫用立法權及行政權,制定或修訂違反憲法原則的法律,縱容行政部門或所成立的黑機關,如黨產會、促轉會,以行政權侵犯或對抗司法權、考試權與監察權,使受到侵害的組織團體與個人只能被迫不斷提出法律與行政訴訟,乃至於釋憲。從清查黨產、轉型正義、年金改革、拔管案、口譯哥事件等,無一不是此類情形,以致造成今日的政治與社會亂象。 \n 民進黨政府帶頭做最壞的示範,讓中華民國的法治現況成為行政命令可以代行法律的權力,法律可以不顧憲法規範原則,總統代表的行政權可以無限膨脹,將職司風憲的監察權視為無物。從制度面而言,大法官釋憲是最後一道法律救濟的保障,人民是在窮盡一切手段後,萬般無奈與無助下才會走上釋憲一途。換言之,釋憲應該是特例,而非常態。 \n 憲法是人民權利的保障書。當年許多黨外民主先進,就是依據這部《中華民國憲法》,向你們口中所說的「威權體制」要求依憲治國,讓人民享有憲法保障的完整權利,才催生了台灣的民主化進程。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諸公不應忘記! \n \n \n(作者為新時代智庫研究部主任) \n

  • 年改爭議判不違憲 花縣府嘆承諾不再

    年改爭議判不違憲 花縣府嘆承諾不再

    花蓮縣政府保障軍公教警消人員的憲法權利,率先與金門縣政府就軍公教退撫三法違憲部分,聲請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今天就立法委員聲請解釋案部分,認定軍公教退撫三法並未違反信賴保護原則、不受溯及既往原則拘束、未侵害人民財產權等憲法基本原則。縣府晚間表達「非常遺憾」。 \n \n花蓮縣政府表示,中華民國憲法是一部以民主自由為原理的憲法,我們努力讓憲法照耀每個角落,拒絕讓世代正義、資源重分配等符號成為憲法照不到的黑影,唯有守護憲法,我們才可以給篳路藍縷的先賢、共同奮鬥的同胞以及千秋萬代的子孫,一個長治久安的憲政國家。 \n \n年改爭議,花蓮縣長傅崐萁任內與金門縣副縣長吳成典,聯合聲請年改釋憲,兩縣聯名向大法官聲請釋憲。不過法院大法官會議認為相關規定非專屬地方自治事項,聲請解釋必須由上級機關層轉,聲請不符大審法規定,決議不受理。軍公教年改釋憲案由立法委員提出申請。

  • 大陸暫停自由行 我方有何反制? 陸委會:尊重台人擁有自由遷徙與旅行的權利

    陸委會今日舉行例行記者會,對於大陸片面暫停陸客赴台自由行,針對我方有無反制措施,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今日指出,我方尊重台灣人民依照《憲法》擁有自由遷徙與旅行的基本權利,不會限制人民用這方面的基本權利。 \n \n邱垂正接著表示,相關業者恐會受到商業上傷害,會積極與相關機關針對業者受損害,進行影響評估;第二,也會與交通部觀光局溝通,視情況強化補助方案。最後,會同相關機關,持續協助業者開發多元市場。 \n \n至於對金馬小三通自由行會否有影響?邱垂正指出,針對台灣自由行的相關規定,還在觀察是否會波及到金馬小三通自由行相關規定;他也表示,團客後續發展也會持續關注,有一些旅行公會表示,陸方縮減團客的訊息,這方面有透過台旅會在北京與上海的辦事處進行了解,但目前尚無法證實。會持續關注。 \n \n邱垂正也說,有關於兩岸旅遊小兩會的溝通安排,交通部觀光局昨天就已致函海旅會,進行相關的溝通,但是陸方尚未回應。陸方尚未回應,明顯是陸方片面毀約,不遵守協議,我方給予嚴厲的譴責。陸方以任何政治理由阻斷、干預兩岸人民正常交流,說斷就斷,昨天看到許多大陸民眾要去排隊申請簽證,那種無奈情形,傷害的是兩岸人民的情感。

  • 旺報社評》兩岸憲法連結的開始

    旺報社評》兩岸憲法連結的開始

    日前大陸國務院在中南海舉行憲法宣誓儀式,2018年11月至2019年6月國務院任命的25個部門和單位的28名負責人,依法進行憲法宣誓。在李克強的監誓下,領誓人手撫憲法,領誦誓詞,其他宣誓人在後方列隊站立,跟誦誓詞。 \n公職人員對憲法宣誓在大陸已非首次。2018年3月17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習近平再次當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時,在數千名全國人大代表面前進行了憲法宣誓。 \n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就職時應當按照法律規定公開進行憲法宣誓」。此舉旨在樹立憲法權威、提高公職人員敬畏心。 \n自中共十八大以來,大陸對憲法的重視不斷加碼。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文件形式強調:「堅持依法治國首先要堅持依憲治國,堅持依法執政首先要堅持依憲執政」。中共十九大報告明確表示「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並將「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首次寫進報告。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再次強調:「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在於實施。」 \n樹立憲法權威對大陸實現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重要意義。其一、利於對公權力的邊界進行規範與約束。大陸憲法的一項重要職能是解決執政黨如何依法治國的問題。在一黨執政、多黨合作與國家轉型的背景下,大陸憲法承載著更為重要的「限權」任務。大陸新一屆執政集體提出的「四個全面」治國方略中,全面從嚴治黨與全面依法治國具有內在關聯性。當下,大陸從嚴治黨已從運動式的「打虎拍蠅」進入制度性反腐階段。以憲法為總綱限定權力、明確職責,對公職人員樹立憲法法治思維、規範行政行為均有現實意義。 \n其二、利於對國家發展方向和國家機構運行過程進行校準。大陸憲法對國家發展方向作出了規定,從1982年憲法至今已有5次修改,最新一次修改是2018年,與時俱進對新的國家實踐與理論探索作出總結與昇華,為實施科學有效的國家治理提供了理念、制度與方向保障。同時,憲法對於行政權力的取得、行使、權限及其監督等根本性問題都做了規定,是國家機構依法行政的指南。 \n十九大提出的合憲性審查,將發揮憲法監督功能,對國家機關履行憲法職責的行為以及各法律法規、規範性文件進行審查,對違反憲法的問題予以糾正,這將使國家機構的運行過程更加規範。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已更名為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將協助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監督憲法實施、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 \n其三,利於對公民權利的保護。憲法的核心價值在於其對公民權益的保護,大陸憲法對公民的基本權利與義務作出了明確規定。維護憲法權威性,一方面會增強公民維權意識,另一方面也會促進國家機構遵循憲法,保障公民權益。這利於提高國家治理的公共性,消除階層之間的差異,促進社會公平、平等、正義。大陸憲法由全國人大制定、修改與通過,吸納了多方意見,體現了公民的共性需求。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強調:「保障憲法實施,就是保證人民根本利益的實現。」因而,憲法無疑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一把檢驗標尺。 \n提升憲法地位和權威性,邁出了大陸法治化進程的重要一步,標誌著治國理政在法治軌道上循進,當然,實現依憲治國、依憲執政需要一段過程,一方面需要更多憲法文化的普及與浸潤,另一方面需要在制度層面保障憲法監督的落實。 \n兩岸憲政性法律有共通性,也有差異性。兩岸憲法都是中國的憲法。《中華民國憲法》雖制定適用於台灣的增修條文,但憲法本文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仍體現「一個中國」原則,這是兩岸統一的共同基礎。但大陸憲政採「法制主義」,強調「依憲治國」,中華民國憲政採「法治主義」,強調憲政的民意基礎與程序合法,這是兩岸融合發展過程中必須處理的核心問題。 \n

  • 蔡宗珍同意政府毀憲嗎

     民國106年6月15日起,我4度在考試院會,建議保訓會將現行3小時的「憲法精神與政府組織」這門課調整為2小時的「中華民國憲法精神」,加上2小時的「中華民國政府組織」,讓公務人員更了解我們的國家,以及自己的職責。 \n 沒有憲法,總統無法就職,政府無法成立,人民的權利也無法保障。中華民國憲法是台灣的安全閥,也是保護傘,70年來,台灣得以生存和發展的事實,勝過一切雄辯。 \n 我來到考試院後,發現從考選到訓練,憲法都受到輕視,令人不敢置信。這個政府統治下的台灣,已經如此不堪,假如沒有中華民國憲法,國家的體制不保,公務人員首當其衝,人民也無所依托,領導者更要流亡海外,成為台灣的罪人,這是悲劇?還是鬧劇? \n 眼前的例子,就是6月25日,考選部蔡宗珍部長以大法官被提名人的身分,到立法院備詢。費鴻泰委員指出,《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5項規定,政黨之目的或其行為,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或自由民主之憲政秩序者為違憲。但是,民進黨的黨綱主張建立「台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費委員表示,大法官這個位子代表法律人的桂冠,但桂冠之下還是要有良知。他問蔡部長,這樣有沒有違憲? \n 同樣的問題,我在前一星期的院會就已經請教,同時舉釋字第644號的理由書,替部長解套,盼能在立法院派上用場。結果她置若罔聞,在立法院回答:「只要是自由民主憲政價值之下,不會有違憲政黨的問題,政黨地位跟價值是民主憲政國家致力於維護的。」由此可知,她以詭辯的說詞,根本否定中華民國憲法,卻在5月27日的自傳中宣稱,「若有機會到司法院承擔憲法守護者的神聖使命,我必一本初衷,戮力以赴。」這樣的人格表現,換來費委員的總結:「我瞧不起妳的回應。」考試院和司法院因此同時蒙羞,情何以堪?部長對憲法白紙黑字的否定,來自無知和背叛,大家要嚴肅記取,引為教訓。 \n 更令人感慨的是,蔡部長自稱,從大學研讀法律開始至今,始終秉持自由主義與憲政主義的信念與價值觀。其實,自由主義主張人性本善,與詭辯學派背道而馳;自由主義者更強調立法限制政府的權力,絕不可能加入擴權政府的行列。至於憲政主義者,必然要求政府所有的權力都納入憲法的軌道,並受憲法的制約。蔡部長如果良知未泯,能夠同意這個政府的不斷毀憲嗎?(作者為考試委員)

  • 周玉山》蔡宗珍同意政府毀憲嗎

    民國106年6月15日起,我4度在考試院會,建議保訓會,將現行3小時的「憲法精神與政府組織」這門課調整為2小時的「中華民國憲法精神」,加上2小時的「中華民國政府組織」,讓公務人員更了解我們的國家,以及自己的職責。 \n 沒有憲法,總統無法就職,政府無法成立,人民的權利也無法保障。70年前,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帶來人才、軍隊、黃金和故宮文物等,以及中華民國憲法,其中最大的王牌就是憲法。它是台灣的安全閥,也是保護傘,70年來,台灣得以生存和發展的事實,勝過一切雄辯。 \n 我來到考試院後,發現從考選到訓練,憲法都受到輕視,令人不敢置信。憲法如同空氣,似乎只有窒息時,才感覺它的重要,屆時悔之晚矣。我再度想到王陽明先生的詩句:「拋卻自家無盡藏,沿門托缽效貧兒。」這個政府統治下的台灣,已經如此不堪,假如沒有中華民國憲法,國家的體制不保,公務人員首當其衝,人民也無所依托,領導者更要流亡海外,成為台灣的罪人,這是悲劇?還是鬧劇? \n 眼前的例子,就是6月25日,考選部蔡宗珍部長以大法官被提名人的身分,到立法院備詢。費鴻泰委員指出,《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5項規定,政黨之目的或其行為,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或自由民主之憲政秩序者為違憲。但是,民進黨的黨綱主張建立「台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費委員表示,大法官這個位子代表法律人的桂冠,但桂冠之下還是要有良知。他問蔡部長,這樣有沒有違憲? \n 同樣的問題,我在前一星期的院會就已經請教,同時舉釋字第644號的理由書,替部長解套,盼能在立法院派上用場。結果她置若罔聞,在立法院回答:「只要是自由民主憲政價值之下,不會有違憲政黨的問題,政黨地位跟價值是民主憲政國家致力於維護的。」由此可知,她以詭辯的說詞,根本否定中華民國憲法,卻在5月27日的自傳中宣稱,「若有機會到司法院承擔憲法守護者的神聖使命,我必一本初衷,戮力以赴。」這樣的人格表現,換來費委員的總結:「我瞧不起妳的回應。」考試院和司法院因此同時蒙羞,情何以堪?部長對憲法白紙黑字的否定,來自無知和背叛,大家要嚴肅記取,引為教訓。 \n 更令人感慨的是,蔡部長自稱,從大學研讀法律開始至今,始終秉持自由主義與憲政主義的信念與價值觀。其實,自由主義主張人性本善,與詭辯學派背道而馳;自由主義者更強調立法限制政府的權力,絕不可能加入擴權政府的行列。至於憲政主義者,必然要求政府所有的權力都納入憲法的軌道,並受憲法的制約。蔡部長如果良知未泯,能夠同意這個政府的不斷毀憲嗎? \n    (作者為考試委員)

  • 民粹是對五四精神的叛離

     五四運動今年已屆100年,在五四持續性的影響中,對德先生和賽先生的理解始終存在著高度的爭議,而其中最明顯的一項就是從解放論的角度詮釋民主,並否定憲政主義精神,這是對西方自由民主的嚴重誤解。 \n 解放論與自由民主間最大分歧是,解放以抗爭為手段,將推翻舊體制、建立新政權、打擊異己、使敵人永不復起當成總目標,也就是說,把民主當成奪權工具,自由與人權卻不是終極價值。 \n 憲政自由主義強調以憲法與憲政秩序為中心,實施分權與制衡,以保障公民權利,爭取最大程度的自由與人權。憲政主義涉及兩種關係:一為政府與公民之間,即權力與權利之間的關係,而且主張必須限制政府的權力,以維護人民的權利;二為規範政府各部門之間的權力關係,亦即實施有效的分權制衡,進而實踐善治。 \n 憲政民主體現程序正當性及以法治為核心的價值觀。它也規範政府各部門之間的權力運作,防止政治人物的貪腐和濫權,並落實憲法優先於法律、法律優先於命令的「憲政優位」原則。 \n 但是,與西方自由主義者不同,許多中國知識分子並不重視自由主義所強調的個人自由、有限政府、權力分立與法治秩序等重要內涵,也不理解基督教為何特別強調「人性的幽暗面」、人具有「原罪」,也不相信人類可借助自身的努力修為而成聖成賢。基於此,西方國家的憲政自由主義者認為,必須全力防堵有權者的循私枉法,並藉助分權制衡、法治監督等手段箝制政治領袖對權力的操縱和濫用。 \n 換言之,憲政自由主義反對將權力極大化的極權式民主,極權式民主只承認唯一的、排他的「絕對真理」。為了追求集體的目標,又極力構築起排他、排外的教義,提倡用強制的手段,實現國族至上的理想,而且還進一步破壞言論自由,藉司法排斥異己,罔顧法治程序,以強制威權的手段促其實現。這正是今天在台灣面臨的挑戰。 \n 在國難方殷與民族危機的處境下,五四以來許多人將憲政民主視為達成國家富強、維護民族獨立的工具。他們不但寄望賢人政治和「好人政府」,而且相信只有國富民強、集中一切權力在領導者手上,才能挽救國家免於危亡的噩運。 \n 基於此,許多知識分子雖然被稱為自由主義者,但他們關懷的核心價值,卻是民族主義和國族富強,而不是自由與人權。換言之,自由主義並非不可替代的基本信念,而有限政府、分權制衡、人權保障這些重要的憲政主張,在鞏固權力、國族認同的前提下,也就被輕易拋棄了。 \n 當今在台灣唯有不計一切的運用各種手段積極奪權,期待「勝者全拿」,控制一切公權力,反而成為推動選舉民主的真正目的。這也正是今天自由民主和憲政體制面臨的沉重挑戰!換言之,以民主為口實、以憲政為工具,並積極推動「不自由民主」和「民粹法西斯」,這正是對五四精神的否定與叛離!(作者為金門大學教授)

  • 原漢之爭 綠委挺原民會寸土不讓

     憂心原民會有意清查山地鄉的土地並重新分配給原住民,南投縣信義鄉的「山地鄉平地住民」昨30餘人串連到立法院陳情。不過,原民綠委陳瑩批評,她對「台灣山地鄉平地住民權利促進會」的陳情,相當不以為然,而平權會稱長期遭原民會蹂躪,更是可笑謬論的無理指控。 \n 南投縣信義鄉有不少原住民保留地,平地住民沒有原住民保留地的所有權,過去都是向公所承租土地,用來居住或耕種;但近年因原民會發文調查,若在承租土地上有違規建物,則依約中止租約並收回土地,引發山地鄉平地住民不滿,昨至立院陳情。 \n 陳瑩昨表示,原民會依照《原住民族基本法》維護原住民土地權利,是依法行政,而原民保留地除受《原基法》保障,更是《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保障範圍,強調原民會維護原住民的土地權利,是於法有據理所當然。 \n 陳瑩表示,過去漢人占用原住民保留地的情況時有所聞,原民會依規定排除占用、移送法辦,都是維護原住民土地權利的應有作為,她肯定原民會,更要求原民會應有積極作為,「這是我們的土地!我們寸土不讓!」

  • 孫揚明》難道民進黨是太上憲法

    孫揚明》難道民進黨是太上憲法

    看來民進黨2020是要打一場不承認憲法、不承認歷史的選舉爛仗了。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認定兩岸協議中只有要「一中原則」、「九二共識」就算是政治協議,這正是民進黨此次翻修《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要增設高門檻予以規範的。 \n 問題是,「一中原則」根本就在《中華民國憲法》中已內含,兩岸關係是「一國兩區」更是早在1991年4月第一次修憲就明定,迄今未變;按《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早已授權可以處理兩岸相關事務,這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法源。 \n 有了「一國兩區」的定位,才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法源,也才有陸委會,陳明通也才能當陸委會主委,現在陳主委居然否認兩岸是「一國兩區」的概念,那他這個位子是哪裡跑出來的?也順便請所有民進黨有關人士,包括民進黨的大法官們出來解釋一下,依《中華民國憲法》,兩岸是不是一個國家?憲法裡的中華民國是不是「一中」?《中華民國憲法》中的領土主權包不包括大陸?憲法迭經7次修憲迄今,前言一直都是「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這不就是告訴我們,兩岸迄未統一?至少說的是一個未統一的國家吧!如此說來,「一中原則」明明符合憲法精神,民進黨憑什麼要求兩岸協議中不可使用?難道民進黨是太上憲法? \n 依照憲法的相關規定,才有了民進黨政府,現在民進黨官員卻回過頭來否認憲法的規定,只能說是「飼老鼠咬布袋」。 \n 至於民進黨政府禁說「九二共識」,那更是笑話;1992年兩岸有沒有達成某種共識,民進黨不少當官的人都經歷過那段歷史。 \n 1992年10月兩岸由許惠祐(我方海基會)與周寧(中共海協會)代表,在香港會商有關兩岸「一個中國」議題,最終未達成協議,在10月30日周寧返北京前,我方代表建議,有關一個中國議題「在彼此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各自以口頭方式說明」。11月3日,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來電,告知海基會祕書長陳榮傑,對我方之建議「充分尊重並接受」。同日,海基會發布新聞稿表示:據海協會負責人3日透過新華社表示,願意「尊重並接受」本會日前所提兩會各自以口頭聲明方式表達「一個中國」原則的建議,但該會亦表示「口頭表述的具體內容,則將另行協商」。 \n 這是歷史上的事實,這個共識如果不能叫「九二共識」,那請民進黨另外賜個名號以便大家使用吧!作為執政黨,對自己國家的憲法相關規定、歷史事實,都要公開否認、禁止,選民真的該要求民進黨站出來講清楚。 \n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總統府成立大法官提名小組 將選出4名新任大法官

     陳碧玉等4位現任大法官任期將在今年9月屆滿,總統府今天宣布,蔡英文總統已核定成立司法院大法官提名審薦小組」,由副總統陳建仁擔任召集人,預計3月13日召開第1次會議後接受推薦以決定提名人選,送交立法院本會期通過提名人選。 \n \n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現任大法官15人,其中4位100年就任的大法官陳碧玉、黃璽君、羅昌發、湯德宗,任期均自100年10月1日起,至108年9月30日止。 \n \n 他說,大法官擔負「憲法守護者」角色,行使職權攸關人民基本權利保障及穩定民主憲政發展。為使大法官任期順利銜接,維繫國家憲法機關正常運作,總統將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規定,提名4位大法官人選,並預計於今年立法院第9屆第7會期,咨請立法院同意後任命。 \n \n 黃重諺表示,為進行相關提名作業,總統已核定《民國108年司法院大法官提名審薦小組設置要點》,並於3月6日核示敦聘副總統陳建仁、司法院前院長翁岳生、前院長賴英照、前大法官劉鐵錚、林子儀、輔仁大學法律學院劉榮譽講座教授初枝等6人為「民國108年司法院大法官提名審薦小組」委員,並指請陳建仁擔任召集人,翁岳生、賴英照擔任副召集人。 \n \n 黃重諺更指出,「民國108年司法院大法官提名審薦小組」負責各項審薦事宜,襄助總統以公開、公平、公正之方式提名人選,預計3月13日召開第1次會議,會議結束後將以發布新聞及函請機關團體推薦等相關方式,公開接受社會各界推薦或自薦大法官候選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