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憲法第五修正案的搜尋結果,共04

  • 聯邦法院法官恢復CNN記者的白宮通行證

    聯邦法院法官恢復CNN記者的白宮通行證

    11:00更新 \n \n依照華盛頓聯邦地區法官凱利的諭令,白宮16日已恢復CNN白宮記者艾科斯塔(Acosta)的記者通行證,不過美國總統川普在接受福斯新聞專訪時,仍向艾科斯塔嗆聲,如果他的行為舉止再繼續不當的話,一定會將他「轟出記者會」。 \n \n川普16日稍晚接受「週日福斯新聞」(Fox News Sunday)節目專訪,針對主持人華勒斯(Chris Wallace)提問聯邦法院要求白宮恢復艾科斯塔採訪權一事,川普輕鬆表示「那不是什麼大事」,還表示白宮正在制定相關規則,規範記者的行為準則,並指如果艾科斯塔再繼續行為不當,一定會將他趕出去,或是中斷記者會進行。 \n \n當被問及具體的行為準則包括哪些時,川普表示白宮會制定一些「禮貌守則」(rules of decorum),他說「你不能一直問問題,記者會上有那麼多記者,就因為你一直霸佔發言權,其他人都不能問了。」 \n \n川普更自稱沒有人比他更堅信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新聞自由,今後記者會上如果有人的行為舉止令他感冒,他會馬上離開,「想必其他記者也不會對那個人太友善。」 \n \n聯邦法院於16日上午宣布這項裁定,據CNN報導,凱利花了20分鐘闡述他的想法,他認為白宮並未依循正當程序撤銷艾科斯塔採訪證,抨擊將艾科斯塔列入採訪黑名單一案是個謎團,有關單位現在仍查不出是誰下令撤銷。 \n \n針對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稱艾科斯塔對女實習生動手一事,凱利認為桑德斯的發言「應該不是事實」,並質疑桑德斯所提證據的正確性。 \n \n桑德斯當天稍晚發布書面聲明,堅稱凱利已明確指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沒有保障記者絕對權利進出白宮,不過事實上凱利並未作出此等陳述,他僅說他個人或許並不那麼認同憲法修正案的內涵,不過並不影響他的決定。 \n \n聯邦法院作出裁定後,當事人艾科斯塔踏出法院時僅簡單表示:「回去工作吧!」 \n \n \n \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針對自家記者通行證遭白宮撤銷一事告上法院,尋求以最快速度讓同仁重回崗位。華盛頓聯邦地區法官凱利(Timothy J. Kelly)今天諭令白宮恢復CNN白宮記者艾科斯塔(Acosta)的記者通行證。CNN認為這是一大勝利。 \n \nCNN指控川普和多名白宮幕僚違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新聞自由,以及第五修正案保障的正當法律程序。CNN遂提告要求暫時禁制令。凱利並未對違反第一修正案與第五修正案的相關事宜作出裁決,但他批准CNN所要求的暫時禁制令。因此艾科斯塔至少在短時間內可恢復進入白宮採訪,不會被拒於門外。

  • CNN狀告川普迫害新聞自由 要求恢復白宮採訪權

    CNN狀告川普迫害新聞自由 要求恢復白宮採訪權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週二,已向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地方法院提起訴訟,控告美國川普總統與幾名助理,限制CNN記者阿科斯塔(Jim Acosta)的採訪權,已明顯違反美國憲法第一和第五修正案。 \n \nCNN報導,上週三,阿科斯塔針對移民與通俄門等問題詢問川普的說法,結果川普惱羞成怒,當眾羞辱記者「粗魯、糟糕」,甚至要趕他出去。之後的發展是,乾脆不發阿科斯塔的白宮採訪證。因此CNN在上週五時,呼籲白宮必須尊重媒體採訪自由,應該恢復阿科斯塔的採訪證,否則將走法律程序,結果白宮不但不理會,還反控阿科斯塔與白宮女實習生爭搶麥克風時,「粗魯的對待女性」。 \n \nCNN決定狀告總統與白宮人員,包括總統川普、幕僚長約翰凱利(John Kerry),新聞發言人莎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幕僚長比爾希恩(Bill Shine),以及特勤局官員,上週三出手沒收阿科斯塔通行證的約翰多伊(John Doe)。 \n \nCNN的公開聲明中寫道:「希望白宮方面立即歸還本台的首席白宮記者吉姆‧阿科斯塔的白宮通行證。白筥的做法已違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當中,對新聞自由權利的保障;同時,憲法第五修正案也表明,政府權力不得濫用….我們要求地方法院立即對白宮採取限制令,包括將通行證退還給吉姆,與他應有的自由和權利。」 \n \nCNN也對媒體界提出警告,表示其他新聞機構也可能成為川普政府迫害的目標,「雖然這次訴訟,是捍衛本台記者阿科斯塔的權利,但這件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假如不出面挑戰,寒蟬效應很快就會來。」 \n \n白宮記者協會立即表示支持,「強烈支持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做法,美國特勤局當然無權取走記者的通行證。」 \n \n \n

  • 不鳥國會傳喚 佛林將援引憲法這一條

    不鳥國會傳喚 佛林將援引憲法這一條

    深陷涉俄案調查的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佛林(Michael Flynn),決定援引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有關拒絕自證罪行的條文,拒絕向國會情報委員會提供文件。 \n美國國會正在調查有關2016年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事件,該委員會在大約2周前就向佛林發出傳票,要求佛林提供有關文件。美國各大媒體今天報導,根據可靠消息證實,佛林周一會致函國會,行使他的憲法權利,援引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向國會提交文件。 \n憲法第五修正案是用來防止政府濫權的條文,任何人非經大陪審團的起訴或指控,不受判處死刑或其他不名譽之罪的審判,但軍事案件除外。條文又規定任何人不得因同一罪而兩次受審、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強迫自證其罪;不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被剝奪生命、自由和財產等。 \n佛林之所以援引這項條文,主要是行使其不得被強迫自證其罪的規定。法律專家指出,由於國會多個成員這段期間不斷要求要調查或起訴佛林,佛林如果這時候回應國會要求其交出文件的傳喚,將對他未來一旦遭到刑事檢控極為不利,佛林不會輕率的提交對他未來可能不利的文件給國會。 \n法界分析指,佛林這麼作是行使憲法權力來要保護自己,並不代表他承認犯罪。 \n佛林在今年2月因為誤導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其他白宮資深官員有關他與俄羅斯駐美大使的電話通話內容而遭川普點名要他走人。而佛林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也成為美國國會、司法部以及聯邦調查局FBI分頭調查俄國干預美國大選案的關鍵。 \n佛林先前在接獲國會要求傳喚文件時,曾經設法要以「不公平的指控」取得豁免,以期與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合作。 \n

  • 凱撒的面具-同意權不是毫無意義的憲法程序

     美國大牌學者中,很少有人像德沃金(Ronald Dworkin)一樣寫過那麼多篇文章,專門討論大法官被提名人在接受國會聽證審查時的表現。 \n 德沃金如此關心國會同意權行使,理由很簡單:最高法院擁有難以制衡的權力,每項判決又與人民基本權利息息相關,但大法官卻並非民選產生,唯有透過國會行使同意權的憲法程序,才能讓選民藉代議政治而參與大法官的選任,因此參議員代替選民,逼迫大法官提名人坦白公開他們的憲法哲學,這是他們應負的民主義務。 \n 但讓德沃金遺憾的是,在這個無可取代的憲法程序中,參議員與大法官被提名人都未盡到他們應盡的憲法義務,被提名人祇會一再重覆空洞模糊的陳詞濫調,參議員也難以突破被提名人防守性的迴避策略,以至於即使到聽證結束投票後,身負代議責任的參議員對被提名人的憲法哲學,仍然像公眾一樣的無知。 \n 大法官被提名人採取的迴避策略,被美國法界戲稱為「司法第五修正案」,亦即被提名人在接受聽證審查時,可像犯罪嫌疑人援引憲法第五修正案一樣,不必被迫自證己罪,避免因言詞陳述不當而賈禍,影響到同意權的結果。 \n 在這種迴避策略下,任何大法官被提名人與參議員的互動模式幾乎都是一樣:當被問到個人政治傾向是否會影響日後判決時,答案一律是:所有判決都受法律指引,除法律外,絕不受個人政治觀點或偏好影響;被問到對墮胎、同性戀或總統權力等特定問題的看法時,答案也不外是:現在公開他們將來可能會審理案件的觀點,不但有違司法倫理,對未來的訴訟者也不公平;被問到是否尊重過去判決時,標準答案是:會遵循先例原則,除非先例已被證明「不具實踐性」。 \n 但德沃金的疑問是:憲法是用抽象的道德語言所寫成,大法官被提名人如果不能對過去的判決或假設性的案件具體表態,凡事都以依法判決來迴避,民眾要如何得知被提名人的憲法哲學與民主理念?更無從判斷他們進入最高法院後,可能會如何改變這個攸關人民基本權利甚巨的權力機關。 \n 德沃金雖是個自由派學者,但他對近三十年不同政黨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人選,在聽證審查程序中的表現,卻不分黨派都給予負面評價,對國會的表現,他的批評更為嚴厲:「參議院沒有權力拿國家的憲法及其未來進行賭博」,「假如參議院的職責僅僅是確定被提名人會忠於法治判決,同意權這個憲法程序將不具有任何意義」。 \n 美國參議院對大法官的同意權審查,採取個案聽證制度,司法委員會的委員也多數都是專業的資深委員,而且聽證程序短則一周長達半月,絕非一、二次會議即告結束,再加上被提名人任何陳年舊事,即使是大學畢業後寫的求職信,參議院也都有資料掌握,按理說,同意權行使的制度與程序應已十分嚴謹完備,但德沃金的評價卻仍然是「無意義的憲法程序」。 \n 為了讓同意權的憲法程序有意義,德沃金的建議是:參院多數黨與少數黨,應該分別選任嫻熟憲法的學者擔任特別法律顧問,負責聽證的深度詰問責任,促使大法官被提名人必須對憲法哲學作專業表態;他認為唯有如此改變,才能讓國會同意權程序成為公眾關心並參與憲政法治的管道。 \n 台灣立法院行使大法官同意權的歷史甚短,程序與制度也不夠完備,且全院委員會的審查方式,通常也都以黨派政治傾向審查為主,對個人品德審查則是極盡嘲諷羞辱之能事,更很少針對被提名人的憲法哲學(如果他們有的話)進行詰問審查,這樣的審查程序結果當然就是:被提名人不論獲得同意與否,立委在投票時對他們的憲法哲學仍然一無所知。 \n 馬英九提名的四位大法官人選,在進入立法院同意權行使程序後,可以預見將備受政治煎熬,但在政治煎熬被提名人之外,立法委員還能做些什麼?如果不能,這樣的代議程序又有何意義?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