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憶綠島的文青們的搜尋結果,共02

  • 憶綠島的文青們 下

     涂子麟,只知道他原是位教書先生,被派來助教室,等於是處長的私人祕書,處理的都是處長室交辦的事情。我和他經常合作,因為處長的每周訓話,大半出自涂手,按照題旨代為擬稿,再由我用毛筆繕寫較大字體,好讓處長在司令台上讀稿使用。這件事助教室裡人人知曉,但都默契保密,沒被探詢或作談話資料。在綠島,政治犯除了忍耐,還要不問不知道的事,不轉告自己知道的事。1960年我來到台北,知道涂在文化學院教書,更是三民主義的權威學者。有次我代表出版協會去新聞局開會,涂兄和我鄰座,名片上諸多頭銜之一是:「國民黨文工會總幹事」,讓我驚駭。散會後,我順路送他回金山街寓所,他再三關照,千萬別提「綠島」二字,那時尚在戒嚴期間,難怪他有此顧慮。若干年後,我在《傳記文學》上看到陳薇女士寫的一篇文章,說涂子麟涂教授往生了。

  • 憶綠島的文青們 上

    憶綠島的文青們 上

     回憶,是生命中的重要部分。我常回憶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在綠島被稱為政治犯當中的十多位文青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