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戎馬的搜尋結果,共34

  • 戎馬終生軍人式範

    戎馬終生軍人式範

     在媒體的印象中,鎮守大西北的胡宗南將軍,以其沉靜木訥恃才傲物,不喜與人交接為孤僻冷酷,故炫神奇。從不公開露面,接受記者訪問,不搞公共關係自我宣傳,除了一九四六年光復延安後接見京滬記者團外,戎馬一生,未曾見過任何報社的記者。

  • 戎馬終生軍人式範──胡宗南將軍風範(五)

    戎馬終生軍人式範──胡宗南將軍風範(五)

    胡宗南將軍一生廉介,立志做事,無私無我,見危授命,對領袖、長官絕對服從,不顧個人的榮辱,是一個接受命令的標準軍人;參與北伐、抗戰、戡亂無數戰役;尤其鎮守西北,光復延安,掩護中樞撤退,乃至大陳海上游擊,駐節澎湖,每每遭遇困境,卻無不達成任務,其不惜犧牲而配合全功的堅苦卓絕精神,尤足為軍人式範。

  • 甩開權詐 要做就做真皇帝──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四)

    甩開權詐 要做就做真皇帝──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四)

    在這危急存亡之秋,我決不是還斤斤於名位,只是我深知蔣先生的個性,他在文告中預留伏筆,好把我作為他的擋箭牌,而他在幕後事事操縱,必要時又東山再起。我頂起這局面,如名不正,言不順,則無法執行總統職權,不論為和為戰,皆無法貫徹主張。與其頂一塊空招牌,倒不如蔣先生自己幹的好。為此,我們又把吳忠信、張治中和王寵惠找來。王是我國法界老前輩,時任司法院院長。他對憲法程序的解釋,應該是具有權威性的。王寵惠看過文告後也說:「蔣總統此一下野文告應該有『身先引退』等字樣,否則與憲法程序不合。」後來CC系分子為使「代總統」的「代」字合法化,曾故意在外捏造王寵惠的談話,說,代總統是因為總統辭職,尚未經國民大會批准;副總統的繼任,也未得國民大會追認,所以只好「代」云云。其實,憲法上根本未規定總統辭職要國民大會批准,副總統繼任要國民大會追認。王寵惠也根本未說過這話。所以根據王院長對憲法程序的解釋,我認為總統退職文告,如不經修正,不可發表。

  • 蔣引退感言 五年內不干預政治──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三)

    蔣引退感言 五年內不干預政治──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三)

    蔣先生首先發言,將目前的局面作詳細的分析。最後結論說:「軍事、政治、財政、外交皆瀕於絕境,人民所受痛苦亦已達頂點。我有意息兵言和,無奈中共一意孤行到底。在目前情況下,我個人非引退不可,讓德鄰兄依法執行總統職權,與中共進行和談。我於五年之內決不干預政治,但願從旁協助。希望各同志以後同心合力支持德鄰兄,挽救黨國危機。」

  • 蔣曾派蔣夫人赴美乞援──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二)

    蔣曾派蔣夫人赴美乞援──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二)

    蔣說:「過去的事不必再提了。徐蚌失敗後,匪軍立刻就要到江北,你看怎麼辦?」

  • 白崇禧坐鎮武漢 華中擎天一柱──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一)

    白崇禧坐鎮武漢 華中擎天一柱──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一)

    民國三十七年十二月中旬,徐蚌會戰已接近尾聲,中共全盤勝利勢成定局,京、滬震動,人心惶惶,陰沉氣氛瀰漫全國。至此,蔣先生固然感到大勢已去,國內外許多民意機關,甚或統兵作戰的高級將領,也都認為內戰前途無望,希望政府在猶有可為之時,與中共恢復和平談判。首作此項呼籲的為河南、湖北和湖南的省參議會。他們都有通電呈蔣總統,希望能作此項考慮。蔣先生為此也曾兩度找我到官邸商談。他說明想即時引退,希望我能頂起這局面來同共產黨講和。我聞言大驚,說:「這局面你都幹不了,我如何頂得起!」蔣先生一再做出懇切的姿態勸我接受,我卻竭力推辭。嗣後蔣先生又迭派吳忠信、張群、張治中等來我處,數度相勸,我均表示無論如何不願承當。我推辭的原因,第一便是我確實也幹不了;第二,我與蔣先生相處二十餘年,深知其詭計多端,說話不算話,在此危急之時,他可能要我作替死鬼。但是蔣先生既有此動機,消息很快就傳遍海內外,對軍心民心影響極大。十二月下旬徐蚌會戰結束,華中剿匪總司令白崇禧曾有密電給蔣先生和我,希望能與中共恢復談判,這便是外界所傳的「亥敬電」。其實他的電報只是向蔣先生作極溫和的建議,採納與否,自須蔣先生自己決定。京、滬、港有政治背景的新聞界不明底蘊,故意以猜測之辭,寫出許多聳人聽聞的新聞,而白崇禧尤為謠言的重心。因在徐蚌會戰後,國軍在東南地區的精銳喪失殆盡,而白崇禧坐鎮武漢,還掌握了三四十萬能戰之兵,為華中擎天一柱。

  • 彈盡援絕 黃伯韜拒俘拔槍自戕──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

    彈盡援絕 黃伯韜拒俘拔槍自戕──戎馬一生李宗仁(二十)

    我聞此訊息後,即向蔣先生建議將黃淮平原劃成一個戰區,由白氏統一指揮。因為在戰略上說,黃淮平原西至潼關、宜昌,東達濱海岸,本是一個地理單位;更有隴海、平漢、津浦三鐵路縱橫構成一交通網,調遣部隊和指揮作戰均極方便。無奈蔣先生不接受這一建議。他硬要把這個戰略單位分裂為「華中」、「華東」兩個剿匪總指揮部。此種分割已鑄大錯,而以劉峙擔任更重要的華東剿匪總司令長官,尤非其選。

  • 七萬大軍瞬息間被共軍消滅──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九)

    七萬大軍瞬息間被共軍消滅──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九)

    東北戰爭中還有一荒唐而有助於共軍的事件,便是中央當局對滇軍的分割。抗戰勝利之後,隨中央嫡系部隊自越南海防海運東北的尚有盧漢部一個集團軍,由集團軍總司令孫渡率領,共計兩個軍──第二軍軍長張冲,第六十軍軍長安恩溥。

  • 陳誠下令遣散偽軍 林彪乘機延攬──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八)

    陳誠下令遣散偽軍 林彪乘機延攬──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八)

    東北原為戰後共產黨最難滲透的區域。因其土地肥沃,人口稀少,謀生容易;加以地接蘇聯,近百年來所受帝俄與赤俄之禍,僅次於日本的侵略,所以居民在情感上及利害上仇俄反共之心特別堅強。東北受日本人鐵腕統治達十五年之久,土共難以立足,戰後共產黨自不易滲透。而國民黨則不然,國民黨在中國當政二十年,其貪污無能甚於北洋政府,並不為全國人民所擁戴,但國民政府究屬正統,淪陷區人民,尤其是東北人民,處於敵偽治下,身受水火,久望王師。政府此時如處置得宜,實是收拾人心,安定邊圉的最好機會。而東北情勢終至不可收拾,實下述數種最大因素有以致之:

  • 內戰急轉直下 終至不可收拾──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七)

    內戰急轉直下 終至不可收拾──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七)

    按政府公布,總統與副總統就職日期是五月二十日。我照例遣隨員請侍從室轉向蔣先生請示關於就職典禮時的服裝問題。蔣先生說應穿西裝大禮服。我聽了頗為懷疑,因為西式大禮服在我國民政府慶典中並不常用,蔣先生尤其是喜歡提倡民族精神的人,何以這次決定用西服呢?但他既已決定了,我也只有照辦。乃夤夜找上海有名的西服店趕製一套高冠硬領的燕尾服。孰知就職前夕,侍從室又傳出蔣先生的手諭說,用軍常服。我當然只有遵照。

  • 選情緊繃 搗毀「救國日報社」──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六)

    選情緊繃 搗毀「救國日報社」──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六)

    蔣夫人一次無結果,乃銜蔣先生之命再訪孫科。說,當選副總統之後仍可兼任立法院院長,孫科如沒有錢競選,則全部費用由蔣先生撥付。但是孫科仍舊吞吞吐吐,不願立刻允諾,並推託說,有人說按憲法副總統不能兼立法院院長呀!

  • 蔣發動CC系和黃埔系支持孫科──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五)

    蔣發動CC系和黃埔系支持孫科──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五)

    時談話會中同人早已不耐煩聽他胡說八道,張群乃起立將他的話頭打斷,而以非常親切的口吻解釋蔣先生的苦衷說,總裁深恐由於副總統競選引起黨內的摩擦,為防患於未然,總裁有意使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由黨提名。如果大家同意,我即去另一間休息室報告總裁。於是,吳忠信即徵詢孫科的意見。

  • 民主的高潮與逆流─當選副總統始末──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四)

    民主的高潮與逆流─當選副總統始末──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四)

    民國三十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時我們乘飛機到達上海龍華機場,下榻勵志社。親朋故舊來訪的絡繹不絕。翌日招待中外新聞記者,報告我決定競選副總統的經過,以及將來輔翊中樞,促進民主政治的誠摯願望。

  • 孫軍傾巢南犯 血戰七晝夜──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三)

    孫軍傾巢南犯 血戰七晝夜──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三)

    抵達軍委會後,何仍然說他的第一軍打不得了。我請他把第一軍暫時調離戰場,讓我第七軍與第十九軍,除留少數部隊監視河面外,一齊向東出擊。適此時白崇禧自鎮江拍無線電報來,約我軍迅速出擊,夾攻孫軍於龍潭。我便向何應欽說:「現在我七軍、十九軍子彈缺乏。出擊之前,能否請你補充一點子彈呢?」因此時軍委會在南京尚存有七九子彈七八百萬發,由何氏負責保管,須他下條子,才可領用。

  • 南京危在旦夕 決向龍潭進兵──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二)

    南京危在旦夕 決向龍潭進兵──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二)

    敵軍南渡的主渡點在龍潭。開始渡河之前,先由上下游佯渡,以牽制我軍。實施渡河時,卻先由江北的通江集、望江亭等地向烏龍山東側登陸,以牽制我左翼部隊。然後突向棲霞山、龍潭等地強渡,佔領各險要高地,以掩護後續部隊登岸。

  • 棲霞山麓反覆衝殺一晝夜──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一)

    棲霞山麓反覆衝殺一晝夜──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一)

    此時我們艙內有一副官也在憑窗射擊,但是他槍法欠準,又無戰場經驗,心慌意亂,竟屢射不中。譚延闓說:「你把駁殼槍給我!」說著,便把槍拿過來,瞄準射擊。譚氏少年時喜騎射,今雖年老,工夫仍在。敵人方靠近我船,未及攀登便中彈落水。迎面蜂擁而來之敵,竟被譚氏打得人仰船翻。

  • 唐生智狼子野心 反蔣擁汪──戎馬一生李宗仁(十)

    唐生智狼子野心 反蔣擁汪──戎馬一生李宗仁(十)

    我既然與唐說不下去了,便問汪道:「汪先生能否派一二中央委員和我一道回南京,庶幾我們昭告國人,寧漢之間誤會已冰釋了呢?」

  • 防守長江 三路大軍一齊南撤──戎馬一生李宗仁(九)

    防守長江 三路大軍一齊南撤──戎馬一生李宗仁(九)

    蔣總司令於八月十二日下野後,京、滬一帶軍民不知底蘊,竟為之人心惶惶。孫傳芳知我軍有內變,乃拚全力反攻,自蘇北循津浦路及運河兩路齊頭並進,自江北炮轟江南。長江上游的武漢「東征軍」也正向下游移動。我軍兩面受敵,形勢頗為不利。八月十九日軍委會開會時(蔣下野後我們復用軍委會名義),何應欽、白崇禧和我決定以軍委會名義,將軍隊重行部署;把三路大軍一齊南撤,防守長江,以阻敵人南渡。

  • 白氏戰績日著 蔣氏對他疑忌日增──戎馬一生李宗仁(八)

    白氏戰績日著 蔣氏對他疑忌日增──戎馬一生李宗仁(八)

    然值此軍情緊急之時,將才難得,故蔣氏心雖不悅,但又無可如何。東征軍事發動時,白崇禧奉調為東路軍前敵總指揮,指揮第一、二、三及附義各軍入浙作戰。命令發表時,第二軍代軍長魯滌平極感不服。因論年齡、資望,魯氏均遠在白氏之上。然蔣總司令與第二軍軍長譚延闓均知此事非白氏擔任不可,魯滌平實才有不逮。後經譚延闓一再解說,魯滌平始無言。到入浙戰事發生,第二軍曾一度失利,魯滌平幾有潰不成軍之勢。值此緊要關頭,白氏曾親率總預備隊兩團,星夜冒險蛇行前進,深入敵後,直搗敵將孟昭月的總指揮部,方使全局轉危為安,卒獲全勝,佔領杭州,肅清浙江。此一乘危用險的進兵方式,才使魯滌平佩服得五體投地。

  • 總司令下野 寧漢息兵──戎馬一生李宗仁(七)

    總司令下野 寧漢息兵──戎馬一生李宗仁(七)

    蔣總司令於八月六日自津浦路前線返抵南京,忽然有電給我,該電僅寥寥數語,要我立刻從蕪湖防地往南京一晤。那時我已得到前方受挫的消息,詳情卻未悉,市面人心已見浮動。我便即日應召前往。到總司令部時,才知蔣總司令已於當日去湯山溫泉休息。我就掉轉車頭,向湯山疾駛而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