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我愛北京天安門的搜尋結果,共02

  •  高喊:我是中國人 伊能靜教3歲愛女唱《我愛北京天安門》

    高喊:我是中國人 伊能靜教3歲愛女唱《我愛北京天安門》

    伊能靜跟大陸演員秦昊結婚後,育有寶貝女兒「小米粒」,常在社群網站分享育兒點滴的她,在微博PO出女兒唱著《我愛北京天安門》的影片,甚至直接表態:「我是中國人」。 伊能靜在微博PO出女兒唱歌的影片,只見她用濃濃的大陸口音唱著《我愛北京天安門》,接著她表示 直播的時後被問是哪裡人,當下她直接回應:「我是中國人」,接著強調:「祖籍山東濟南,父輩的血,山東人的個性,真的埋在骨肉裡」,最後更不忘讚揚女兒:「一家人不說兩家话,聽聽米粒的聲音多可愛」,接著老公秦昊也在底下留言:「下首歌教米粒唱《東北一家人》」,引起網友熱烈討論。 對此網友也紛紛留言:「廳米粒兒說我有看過國旗,感覺她是真的發自内心的驕傲和自豪」、「教育的真好,樹立正確的三觀太重要了」、「真奇怪你是哪的人,當然是中國人啊」。

  • 互聯網 又惹起中國與西方嫌隙

    網際網路(中國叫互聯網)這回事,這周讓中國政府有點惱火! 首先,是挪威諾貝爾委員會3月10日證實,網際網路(Internet)已獲得提名角逐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因為它在促進人類「對話、辯論和獲取共識」上扮演了積極角色。這條外電在中國大陸的重要媒體上沒有披露。 同一天,網路搜尋龍頭谷歌(Google)的副總裁黃安娜在美國國會作證時說:如果與北京談判結果是中國繼續要求谷歌必須審查網路搜尋內容,谷歌將選擇退出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國市場。 12國「網路公敵」 3月11日,美國國務院公布了年度人權報告,報告中批評中國是世界上對網際網路通訊限制最多的國家之一。中國政府「致力監管網路、控制內容、限制信息、封鎖國內外網站、並且鼓勵自我審查及懲罰違規者」。 緊接著,3月12日是「世界反對網路審查日」(World day against Cyber Censorship),人權團體「無國界記者組織」也發布報告,指責包括中國在內的12個國家是所謂的「網路公敵」,說這些國家加強審查網際網路內容,阻撓國內異議人士運用網際網路工具進行聯絡和傳播理念,這是對人權的嚴重侵犯。 被列出的12個國家,除中國外,還有古巴、埃及、伊朗、緬甸、北韓、沙烏地阿拉伯、突尼斯、土庫曼、烏茲別克、以及越南(與這些國家排在一起,中國怎麼能接受?) 以上連續幾天有關中國與網際網路的新聞,除了美國國務院人權報告被大陸媒體提起,其餘訊息在中國正規媒體上是看不到的。 而美國國務院報告之所以被提到,是因為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3月12日也發表了自己調查的「2009年美國的人權紀錄」,作為對美國的回敬。一萬三千字的調查報告是要「讓世界人民瞭解真實的美國人權狀況」。報告中說:美國利用其對網際網路資源的壟斷地位,打著「網路自由」的旗號,干涉別國內政,推行其霸權主義。 每年到了美國政府公布年度世界各國人權報告時,就是中美間高聲「互嗆」的時刻,為了對抗美國,中國國務院也從11年前開始,同步發表該年度美國十分不堪的『人權紀錄』。 中美高聲「互嗆」時刻 今年,因為發生了谷歌高姿態揚言要退出中國市場的事件,讓「網路自由化」更加成為中美間的敏感話題! 廣大中國民眾已經離不開網際網路的使用,是不爭的事實了。據2010年1月最新估計,大陸上網人數已達到3億8500萬人之多。最近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中文網的記者經過訪問,寫了一篇「築牆與翻牆的官民較量」文章,具體而微地敘述了網際網路在大陸發展的各個面向。 文章中說:中國上網人數達雖到3億8千萬,但網際網路的實際影響已經擴散到全國13億人口。但是中國領導當局卻開始憂慮網際網路的「負面影響」。2008年12月,中國著名的異議人士劉曉波就是利用網際網路發起「零八憲章」運動,呼籲實行民主,結束共黨的一黨專政。BBC的這篇特稿藉由對不同網民的訪問,敘述了中國當局如何動用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審查過濾機器來控制互聯網。 運作分為三個層次:第一個是技術層面。當局花費鉅資建造路由器和基礎設施,以過濾、監督和屏蔽網站,並且窺探人們相互溝通的內容。第二個是社會層面。當局雇用了大批人手,來監督和追蹤人們在網路上的活動。第三個是最重要層面,就是心理層面。網民們越來越自我審查,因為害怕被追蹤。 一位在北京的獨立時事評論員說:「當我在網上搜尋被當局認為是敏感的內容時,總是遇到麻煩,搜尋引擎會告訴我,根據地方相關法律和規定,你搜索的內容不能顯示。」 「黑名單」時常變化 這位時事評論員舉例:不同時段有不同的敏感內容,當時被認為敏感內容包括有關馮正虎的新聞。馮是零八憲章的簽署人之一。其它敏感內容還包括政治領袖的名字、法輪功、新疆、維吾爾等等,不能搜尋的「黑名單」時常變化。 一位文章中受訪的大陸部落客說:當局對互聯網的審查和過濾,有時幾乎到了無厘頭地步。譬如「我愛北京天安門」這首家喻戶曉的兒童歌曲,也因此受到牽連。「一開始,他們過濾了天安門這幾個字,因為天安門跟20年前發生的六四事件有關。然後他們又屏蔽了北京,因為北京曾發生許多敏感事件。而去年當局再次發動互聯網掃黃運動,因此「我愛」也成了敏感詞彙。」因此整首歌都搜尋不到,全是敏感詞彙。 對中國國內情勢有研究的香港學者林和立認為,中國當局嚴控網際網路是有其理由和必要的。因為中國每年發生10萬起群體抗爭事件,貧富差距越來越大,造成「新富階層,包括企業家和高級黨政官員與弱勢群體,像農民或農民工之間的對抗。」中共要採取主動,防止情勢惡化。 嚴密的網路防火牆就是防止西方世界的反華勢力利用這些內部不穩定因素,給北京當局找麻煩。 北京可不會忽視一個已經發生的事實:去年伊朗大選結果引發暴亂時,反對派就是利用社交網站等網路手段組織大規模示威行動。美國財政部也宣布,放鬆對伊朗、古巴和蘇丹的經濟制裁,以促進這些國家網際網路業務的發展,幫助那裡的反對派改革團體。 達賴也加入「推特」 另外,最近也有報導透露: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也加入了「推特」(Twitter)這個社交網站,北京要密切注意達賴是否會利用Twitter擴大爭取西藏自治。 中國政府必須防著美國和西方世界的資訊自由計謀。 但BBC的上述報導中說:中國政府築起的防火牆,並不是不可破的,一部份中國網民早已經知道如何「翻牆」了。 一位受訪者說:有1%到2%網民懂得用技術手段繞過審查,而其他18%網民又向這些人取經,所以今天有將近20%的中國網民知道「翻牆」是什麼意思,而且有強烈的翻牆慾望。 即使兩岸來往如此密切的今天,台灣幾家大報的網站,多數時候都是被屏蔽的,政黨輪替兩年,台灣對大陸廣播的中央廣播電台播音內容早已是促進兩岸瞭解的文化和生活性質的友好節目,央廣網站在大陸也一樣上不去。 西方有西方的普世價值,中國有中國的國家利益堅持,網際網路的開放或審查,會繼續成為中國和外界爭執的焦點,特別是谷歌一旦真的撤出中國以後!(作者為前央廣董事長、資深媒體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