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我是兩個孩子媽的搜尋結果,共02

  • 夢想的開始 搭一座愛的橋樑

    夢想的開始 搭一座愛的橋樑

    一連串最真摯、最激勵人心的故事 ── 歷時八年時間 在張秀菊基金會任職的葉美華 站在守護孩子的第一現場 不斷克服萬難 在失家、受傷的孩子與捐款人之間 搭建一座生命連結的橋樑 讓他們彼此理解 共譜「在愛裡相遇」的動人篇章 讓生命中一切美好的事情持續發生 曾經失去愛與溫暖的孩子,只要給他們一個機會,培養良好的生存能力,孩子們就能找回勇氣與人生的方向,勇敢面對未來的挑戰。 隨著社會環境變遷,有些父母無法承擔教養責任,讓失去家庭庇護的不幸兒童少年不斷增加,其中許多需要被安置保護的特殊個案,經常被一般安置機構拒收,但「張秀菊基金會」許下承諾,不僅照顧這群孩子的生理需要,更要將愛與關懷的全人特質帶入孩子的教養之中,成為支持他們一生的力量。 這本書《在愛裡相遇》,講述在基金會擔任連結社會資源與公共關係角色的葉美華(小美)主任,八年來一肩扛起募款建院重任,原本不懂募款的她,卻突破許多社福機構第一線人員的心錨,克服萬難以「愛」吸金,三年創造超過一億元捐款收入的「愛心業績」。書中分享「張秀菊基金會」多年來募款的心路歷程,從「向陽兒少之家」與「奇歷兒少之家」的創辦經營到募款成功建立永久家園,記錄許多捐款人滴水穿石的愛心積累和生命交流,看這群憨人如何用「一塊錢的力量」,逐步改變孩子的生命,也溫暖了整個社區和社會。 【精彩書摘】 ──我的任務就是去搭一座愛的橋梁,讓願意給予的人跟需要幫助的人,在愛裡相遇。 我在張秀菊基金會服務迄今已進入第九個年頭,這份工作其實是禱告來的。我從事過兒童教育,也曾在出版界服務,擔任志工十多年,但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在社福機構工作。 因為這份工作,過去八年多,我見證了許多愛與感動的故事,原來社會上有不少人願意付出和給予,而我的任務就是去搭一座愛的橋梁,讓他們跟需要幫助的人,在愛裡相遇。 持續的愛心好難 八年前,我和同學因緣際會來到張秀菊基金會參加志工活動,這個基金會是個特別的機構,兒少之家裡面的孩子大多是受虐的失家兒少,必須受到政府保護,他們的行蹤都不能對外曝光。 記得當時基金會執行長郭碧雲輕輕拉著我的手,對孩子們說:「以後美華姐姐來陪你們讀書好嗎?」 「好!」孩子們異口同聲說。 突然,有個孩子站起來,冒出一句台語:「你會來多久?」 我當場被戳了一下,剛開始心裡有點不舒服,但這也讓我感觸很深。我發現,這些孩子跟別人不同,他們生命中的大人總是來來去去,面對這些帶著善意而來的志工,有時好不容易培養出感情,沒多久又消失不見,「我才剛喜歡你,你怎麼就不來了?是不是我哪裡不夠好?」,就像再度被大人拋棄,感覺很受傷,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原本沒打算長期來陪讀,但衝著這句話,我用台語賭氣似的對那個孩子說: 「我會一直來,到你娶某生子!」 一次的愛心很簡單,但要持續真的很難。 許下承諾後,我發現要實現這個承諾很不簡單。我家住台中市北屯區,每次要到距離約二十公里遠的石岡區陪孩子讀書,下班時間開車過去,單趟車程就要四十五分鐘。覺得好遠、好累、想放棄的時候,我的腦海就會浮現那個當面吐槽的孩子,讓我更堅定要遵守自己的諾言。 能為孩子做什麼 我擔任陪讀媽媽有一、兩年的時間,這段時間,我的心深深地被這些孩子觸動了。看到兒少之家的孩子受到家境的影響,難免耽誤到課業學習,有的到了國中還不會數學的除法,那時我兒子已經是高中生,課業成績表現不錯(後來考上台大),我說服兒子跟我一起去擔任課輔志工,搶救弟弟們最弱的數學。 機構裡的孩子每個人都有一段充滿無奈的故事,他們別無選擇的被迫提早面對生命中不完美的一面。當初那個質疑我能否持續來陪讀的孩子,很小就被送到兒少之家安置。他曾經對我說:「你知道我是怎麼來的嗎?因為我媽有外遇,我爸就殺了我媽……」說話的語氣輕描淡寫,不帶任何情緒,像是在講別人家的故事,早熟到讓人心疼。 我主要負責陪讀的孩子,其中一個叫小楷(化名),就讀國中,他沒有爸爸,媽媽精神異常,只要喝酒就會傷害小孩,甚至會拿酒瓶砸孩子的頭,這讓小楷對母親的角色充滿敵意。只要我關心他功課寫完沒,立刻就像全身長滿尖刺,變得非常不友善,甚至口出穢言,但他又喜歡盯著我看,常找機會在我身邊出沒,渴望得到關注。 另一個陪讀的孩子小華(化名),就讀國小五年級,個子瘦小的他像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無論問他什麼,答案都是千篇一律的「不知道」,連聯絡簿、作業本在哪裡也都不知道。我鼓勵孩子拿書來看,發現這個孩子看書的速度很快,沒兩三下就翻完了,原來他不認識字,連注音也不會,只好挑有圖畫的地方看。我特地挑選繪本童書,帶著他一個字、一個字學習。 有次,小華把書翻到一半就停下不念了,繪本正好停留在「一隻小白兔跑到山上看到皎潔月光」的畫面。我問小華發生了什麼事? 「那天,爸爸把我載到山上,就丟下我跑掉了,我很害怕,就一直跑、一直跑……」孩子想到小時候,在一個月圓的夜晚被父親遺棄在山林裡的恐怖回憶,終於把梗在心底的話說出來,那次是我第一次聽到小華說這麼多話。 需要的是同理,而不是同情 來到機構的孩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故事。有些孩子受到的苦難特別多,從小他眼中的爸爸媽媽都是這樣對待孩子,他以為這樣的對待是正確的,這些苦難也是正常的,等他警覺到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時,他已經遍體鱗傷。 我常跟我的兒女開玩笑說:「媽媽的手臂好粗喔,因為我都沒有打小孩鍛鍊身體!」我的孩子從來沒有被父母打過,無法體會被大人揍的痛苦。 有些人生命中帶的苦比較多,有些人生命中帶的甜比較多,吃甜的人很難去想像吃苦的人口中的那種滋味,很難去體會他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外人只能聽、只能看,無法感覺。我真的很希望這個社會不要對弱勢者視而不見,但是他們需要的不是我們的同情,而是我們能不能同理他,同情和同理是不一樣的。同理是要站在對方的立場,去體會他的感受,傾聽他說的話,更重要的是理解與接納。 張秀菊基金會是孩子愛的庇護所,能讓這些命中帶苦的孩子,過著三餐溫飽、正常學習的生活,同時養成正確的品格和價值觀,在十八歲獨立之前,鍛鍊好強健的體能和一技之長,不因原生家庭的不幸導致想不開或混幫派。 我是兩個孩子的媽,現在我要當一群孩子的媽。我們要成為孩子們生命中的逗點,而不是句點,等孩子長大,就能不斷去創造他們生命中的驚歎號! (本文摘自《在愛裡相遇:用一塊錢的力量,累積千萬祝福》/發光體文化) 【作者簡介】 財團法人台中市私立張秀菊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 2004年創辦人張良卿為了紀念母親而設立的財團法人,承諾要照顧失去家庭溫暖的孩子,讓他們在這裡找回自信與人生方向,同時具備良好的生存能力,未來能順利適應社會,並擁有經營自己家庭的能力和責任,有朝一日也能對社會付出。目前共經營兩個兒少之家,包括台中市政府委託經營的向陽兒少之家,以及自辦的奇歷兒少之家,十六年來已經照顧過上千個孩子。 葉美華/口述 高雄人,後搬到台中已二十年之久,現任張秀菊基金會社會資源發展部主任。喜歡與人分享生命中點點滴滴感人的故事,過去曾在圖書界工作十年之久,說故事與分享是生活的日常,認為每天就像打開「驚喜包」一樣,充滿樂趣,好玩。 林宜諄/採訪整理 政大新聞系畢業,英國史特靈大學出版研究碩士。曾先後擔任多家財經媒體記者及出版社主編多年,現為專職文字工作者。 著有《企業社會責任入門手冊》、《走進稻香的世界》,合著有《閱讀的力量》、《我們都是大同寶寶II》、《有種生活風格,叫小鎮》等。喜愛文字工作,學習友善農耕,期待進入「半農半X」的耕讀生活。

  • 館長怒吼唸不起私立幼稚園 她嗆:當初怎不買保險套

    網路紅人「館長」陳之漢日前為總統蔡英文捐助宣布捐100萬美金給WHO世界衛生組織一事槓上立委段宜康,早前更在直播中開譙:「台灣小孩都快上不起幼稚園了,國家還一直把錢往外送」獲不少家中大讚說出心聲,只是以揶揄時事聞名的「我是兩個孩子的媽」就反嗆館長:「生了就要負責養,如果每個月花不起錢讓孩子上私幼,當初怎麼不花個小錢買保險套。」 館長日前在直播中吼出不少台灣家長心聲,痛批政府到底有沒有在做事,公立幼稚園都抽不到,都是私立的,一個前瞻計畫幾兆幾兆的花,「不用幾兆,一千億就好,一千億可以讓多少小孩唸幼稚園,讓多少台灣父母輕鬆?」 只是「我是兩個孩子的媽」臉書頁就認為公幼不足是事實,但只為貪圖公幼便宜的人,有想過要付出什麼「代價」嗎?公幼沒娃娃車要自己接送,也一律不教注音與英文,還要花錢讓小孩上補美語與正音班,公幼寒暑假不上課,可能還要幫小孩花錢上夏令營,「請問這樣加起來,會不會一個月超過一萬五? 至於館長指出員工抽公共托嬰抽不到,只能唸私立,但2個小孩一個月就要花3萬元,「我 X 他媽的 我們國家一直把錢往外面送,台灣的幼稚園私立有多貴你知不知道?不食人間煙火就是現在這個政府。」 「我是兩個孩子的媽」則稱:「什麼?大聲一點!私幼好貴喔。孩子不是你自己生的?生了就要負責養,如果每個月花不起錢讓孩子上私幼,當初怎麼不花個小錢買保險套。」一席話引發網友熱烈討論,不少人就諷刺表示「有道理,養不起還生應該列入刑罰」、「直接說窮人該絕育不就好了」、「說得很有理,貧窮線以下全部槍斃…因為他們沒錢養小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