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我的真朋友的搜尋結果,共04

  • 明年516確定舉辦婚禮 黃子佼:我的念力很強

    明年516確定舉辦婚禮 黃子佼:我的念力很強

    新冠肺炎疫情拉警報,黃子佼與孟耿如本來預計4月19日辦婚禮,但遇到嚴峻疫情只得延期,經過數日的等待與安排,黃子佼7日對外宣布,「飯店一直沒有回報,就在我發訊給朋友後,回了,心中無奈忐忑放下,一切就明年再見囉!」他還曬出婚顧搞定5月16日婚禮場地的照片。

  • 台北》丁守中指小野吳念真「綠營影視天王」小野臉書反擊

    台北市長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小野拍影片支持綠營陳其邁,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今批評,小野和吳念真是綠營兩位影視天王,民進黨執政時做「呼風喚雨,一個包廣告,一個包電影,不亦樂乎?⋯因為小野巴著民進黨,小野是綠營的文化門神,真正基進側翼。」 \n \n對此,小野晚間在臉書發了長文反擊,強調自己看到丁守中的人身攻擊,感到極為悲傷。他細數自己,尤其吳念真一路以來的經歷,強調不是每個人都像丁的舊思維想的一樣,都是靠政黨奧援生存下來,也不是每個人都像丁想的那樣攀權附勢。 \n \n以下為小野臉書全文: \n \n親愛的丁守中先生: \n \n朋友傳來你的臉書,上面指名道姓的駡了我的朋友吳念真和我,說在民進黨執政時我們呼風喚雨,說吳念真包廣告,我包電影。從你帶著情緒的字眼中,我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那就是人身攻擊,尤其是針對非常無辜的吳念真,我內心極為悲傷。猶豫再三,我決定心平氣和的回應你的人身攻擊。 \n \n先説我的部分。我在1989年離開了工作8年的中央電影公司之後便過著陪伴孩子長大的隱居的生活,那一年我才37歲。之後便靠著自己一個字一個字的寫作,至今已經100本。承蒙老天眷顧,不靠任何勢力,大量的讀者成為我的衣食父母,三十年間我早就離開了電影界,何來包電影的理由?更何況三十年過去,台灣的電影界新人輩出,長江後浪推前浪,我最多只能扮演啦啦隊鼓勵後進的角色。如果還能獲得年輕後輩的一點點尊敬,可能是因為我在國民黨的黨營事業中央電影公司和夥伴們一起推動的台灣新電影浪潮,讓台灣電影走上國際成為台灣之光,那個浪潮一直影響至今。順便告訴你,我陪伴我的學生柯文哲在市政府的這三年我是無酬志工,當初你嚷著要我辭職時,我就立刻做了。不是每個人都像你想的那樣攀權附勢。對了,像這樣無私的故事還有很多,選舉之後再告訴你。 \n \n關於吳念真,你可能也不太真的認識他,我大概簡單的介紹他給你知道。 \n我尊敬他,不只是因為他寫過許多傑出的小説,因為他的小説已經得到很多的文學獎。也不只是因為他寫過太多傑出的電影劇本,帶動了當時一整個台灣新電影的風潮,因為他的劇本已經得到太多的金馬獎和國際的獎項。也不只是因為他拍了許多傑出的商品廣告,因為這些廣告已經使他個人的知名度大增,擴大了他的影響力,至少可以虛榮一下。更不只是因為他創作了一系列的舞台劇「人間條件」、「文學劇場」和首創「再見吧北投」台灣歌劇,因為他的舞台劇已經創造了台灣舞台劇歷史上的奇蹟和觀眾人數的紀錄。尤其是最近在台中、台南、高雄的戶外免費演出,每場都有一、兩萬人的紀錄。而這些熱情的民眾已經是最好的回饋了。 \n \n我尊敬他,是因為他的所有創作一本初衷、始終如一,不管是文學、電影、廣告和舞台劇,他永遠能夠站在平凡的小人物的立場,了解他們、關心他們,使大部分的人都能在他的作品中找到自己的尊嚴和價值,甚至存在和活下去的意義。 \n \n我尊敬他是因為他善用了自己的影響力,為小人物發聲、讓更多人可以接近藝文展演,讓偏遠地區的孩童有更公平的機會。或許許有些人會說他拍了廣告做了很多代言一定賺了不少錢,其實我在二十多歲就認識了他,追求財富從來不是他的人生目標,他一直是個不重視金錢的慷慨之人。他曾經說如果要讓自己能夠做更多事情,唯有讓自己有更大的影響力,我覺得,他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為什麼而做。他要的就是用自己的影響力為這個社會做更多的事情。例如2006年他和李永豐、柯一正等朋友啓動的319鄕村藝術工程,沒有政府的支援,透過民間的募款走遍包括離島在內的每個鄕鎮,五年內完成夢想,一年之後又重新開始了368市鎮的巡迴演出。五年前他和簡志忠等人啓動了「快樂學習」計劃,目前在台灣已經有100個孩子的秘密基地,照顧了近3000個偏鄕的孩子,每年需要的經費是一億元。 \n \n成長於資源匱乏極度貧窮的環境,他形容自己的人生就像是摸著石頭過河,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摸到石頭沉入河中,而他只是比較幸運的摸到了石頭過了河。如今他終於有能力可以在河上搭建了一些石頭,可以讓更多人可以安全的渡河。 \n \n我尊敬他,也尊敬在那個貧困時代力爭上游並且不忘也扶持其他人的人。他完全不必依靠任何政黨的奧援生存,這樣你應該明白了我內心的悲傷了吧。 \n \n親愛的丁守中先生,這就是我想回應你的人身攻擊,希望因為這樣,使你相信,你用的許多思考方式都是比較舊的思維方式,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 讀者大聲說-波波動人,害人不淺

     自從進入傳播業後,每當業界釋出什麼新產品,不論傳產、3C類,總會有親朋好友來問問,有什麼門路拿到便宜一點的,或是想知道什麼最新發展,我總說我們傳達新訊息,但不代表我們「肯定」享有什麼優惠。有些人帶著微笑說不好意思,只是仍會有人帶著怒意離去,近日的「波卡」事件,更是讓我這份無奈到達了頂點。 \n 撇開封面人物話題性十足,限量更是殘酷的、沒有道理,還有暗黑的。 \n 發售的前一日,還在邊跟同事說,只要打出限量,對黃牛、詐騙集團肯定有門路可以賺,我就收到了不少朋友來問能不能幫忙卡個位?或是穩拿「波卡」的方法,天啊,我只是個小職員,不是什麼公關,更不是什麼大咖,找我問「波卡」真的錯大了,不如去換電腦,更新F5重刷畫面的速度來得實在,我也頻頻跟家人解釋,如果有人還來問,請回說小犬不才,此事辦不到! \n 隔日,除了收到凌晨銷售一空的消息,朋友圈更傳來有人被詐騙的事情,這種火山孝子的悲劇,果然還是發生了;因為看到網路賣家有拿到實品的照片,擔心不趕緊匯款會被別人搶走,所以立馬用網路銀行將錢匯給對方,沒多久朋友就收到平台寄來通知,表示那位賣家已經遭到停權…。 \n 之後的事情也可以猜到,朋友除了被笑傻,還有牽拖為什麼我不肯幫忙的種種胡言亂語,但此種誤會我的工作能帶來福利的「朋友」講的話,也不太放在心上,要真說對「波卡」有什麼心得,就是美雖美矣,害人不淺啊。

  • 大陸人看台灣-兩岸白衣天使互訪情

     中華護理學會在北京舉行「首屆海峽兩岸護理學術研討會」,我有幸作為特邀代表與天津護理學會理事長關小瑛一同出席。去北京之前就計畫和台灣同行建立聯繫,所以特別購買楊柳青年畫,泥人張塑雕等藝術品當作見面禮。開會那天,貴賓席上坐著台灣護理學會理事長尹祚芊博士以及祕書長張淑容等6位專家。 \n 台灣朋友開眼界 \n 中午,我和關理事長來到台灣朋友的客房,敲門說明來意,她們先是驚訝,然後喜出望外,繼而歡呼雀躍,接著交換名片,互贈禮品,照相留念。她們說沒想到有人拜訪,我問:「朋友們來過天津嗎?」搖頭,「知道天津嗎?」一臉茫然。忽然其中一位說:「海邊吧?漁村?」噢,我的天,這回答真讓天津人啞然失笑,於是我們當即邀請台灣朋友:明年訪問這個「大漁村」。 \n 回到天津不久,我們向對岸發出邀請信。正值世乒賽期間,天津迎來了首批台灣護理參訪團。從機場到她們下榻的醫科大學,一路鮮花,一路彩旗,優美的環境,潔淨的市容讓台灣朋友大開眼界。幾天裡,她們得到市有關領導的接見,參觀了學校、醫院,和護士同行進行學術交流,所到之處都給他們帶來驚喜和友誼。天津悠久的歷史,護士們的團隊精神,專科醫院的先進技術,還有特別的風土人情和美食,尤其天津人的熱情豪爽,都給她們留下愉快而難忘的印象。張祕書長不止一次說,大陸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天津太好了,我們需要互相瞭解,建立友誼和合作。 \n 短短幾天,依依不捨。分別時拉著我們的手不停的說:「台灣見,台北見。」這次訪問開始了天津和台灣之間護理交流的新篇章。 \n 我們收到訪問台灣的邀請信。由於台灣當時的政策限制,赴台手續極其複雜,竟然辦了10個月。最終在兩岸共同努力下成行。天津護理參訪團帶著精心製作的「發展中的天津衛生事業」錄像帶和畫冊,更帶著天津護士的友誼第一次踏上寶島。研討會那天,100多位台灣朋友紛紛翻看畫冊,粉紅色的封面映著一張張好奇的笑臉,舉目望去會場沉浸在一片粉紅色的海洋之中。 \n 受到貴賓級禮遇 \n 播放錄像時,與會的台灣護士們睜大眼睛,聚精會神,後邊的人甚至站起來觀看。那雄偉的長城,美麗的盤山,先進的大醫院,俊美的護士們因在汶川災區搶救傷員接受市長嘉獎,還有古文化街上林林總總充滿地方風情藝術商品,令台灣同行大飽眼福,讚不絕口。放映結束後,博得長時間掌聲。共同的語言,共同的話題,彼此無陌生感,倒像是久違的老朋友,開懷暢敘。在台期間,我們參觀了榮民總醫院、台大附設醫院、台北護理學院、陽明護理學院。所到之處都張貼著「歡迎天津傑出護理專家」的標語,受到貴賓級的禮遇。每次介紹到我們的職務時,都引起羨慕和讚歎聲:哇!護士當院長,天津好棒啊,台灣可沒有,要向天津學習。 \n 在我們考察的幾所大醫院,那時候就已經實現病歷的電子化管理,護士長學歷基本都達到大學程度,督導和護理部主任大部分是碩士和博士,病房內舒適的環境和現代化規模的確也讓我們羨慕不已,留下深刻印象。 \n 最讓人感動的還有民間親情,永生難忘。剛到台北那天,接待我們的張祕書長首先領大家到她辦公室,囑咐我們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家裡打長途電話報平安,她說你們出遠門,要讓家人放心(那時沒有現在這樣發達的通訊)。她想的多周到。第二天早上,一位護士特意在自己家裡煮了兩大鍋稀飯端來,說北方人愛喝粥。我們雖不知她的姓名,但濃濃之情油然而生。在榮總醫院,攝影師極其認真,一會兒彎腰,一會兒蹲下,盡職盡責,記錄了兩岸學術訪問的美好時光。他說我為你們照相好高興啊。 \n 張祕書長自始至終陪同,因為操勞過度,最後那天竟累的嗓子說不出話,在機場送別時她只能靠到我耳邊啞著聲音輕輕說:咱們常來常往啊。我的眼淚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緊緊擁抱她。那惜別之情至今想起仍感慨萬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