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我的第一次的搜尋結果,共21

  • 偷吃14歲女友後傳訊:「我的第一次也很珍貴」 惹火她家長GG了

    偷吃14歲女友後傳訊:「我的第一次也很珍貴」 惹火她家長GG了

    新北市一名20歲宋姓男子,在網路交友軟體結識年僅14歲少女,兩人認識不到一週就發生親密行為,偷吃後還傳訊少女:「我的第一次也很珍貴」,少女家長看到內容火大提告,新北地院今(13日)依妨害性自主罪將宋男起訴。 宋男今年三月在利交友軟體認識國中少女,兩人傳訊互動一個多月後交往,四月中旬在他的住處發生愛撫、舔胸等親密行為,少女事後覺得進展太快,宋男傳簡訊安撫,內容包含「這種事通常會吃虧的是女生,可是,我的第一次給你也是很珍貴的」。還強調「這個第一次我留了20年」、「雖然我是男生,但並不代表我隨便」等字句。 少女的家長無意間發現簡訊內容,憤而對宋男提告。宋男到案坦承與少女發生親密行為,但否認性侵,辯稱當天兩人本來在客廳寫功課,之後才進到房間聊天,發生關係前有詢問少女意願,對方非但沒有拒絕,還主動將衣服拉到胸口。 檢方查出,事後兩人仍頻繁互動,少女曾回傳「我也愛你」、「抓的力道剛好」,認定宋男雖未構成強制猥褻情事,仍構成對14歲以上、未滿16歲少女猥褻罪,將他依妨害性自主罪嫌偵結起訴。 ★請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 林子閎湊對楊宇騰大談男男戀‭!‬張睿家攜手石知田師生戀虐心

    林子閎湊對楊宇騰大談男男戀‭!‬張睿家攜手石知田師生戀虐心

    林子閎與混血花美男楊宇騰在「WBL亞洲耽美影集系列」大談男男戀,第一次演出男男相戀的題材的林子閎表示:「我不會去想這個角色喜歡的是男是女,因為對我來說,就是一個人喜歡上一個人,很純粹的他愛他,無關性別。」並透露之前在男團時,粉絲也會幫團員們湊對甚至寫BL小說,也明白這樣市場其實很廣闊,看了劇本大綱覺得很有趣,就決定演出了。 結果娛樂成立五年之原創影視作品–WBL(We Best Love)亞洲耽美影集系列,推出《永遠的第一名》及《第二名的逆襲》二季作品,5日舉辦卡司公布會,由「終極」系列擄獲少女心的林子閎、混血花美男楊宇騰擔任雙男主,被封「小彭于晏」的李齊、男模出道的羅德弘、新生代高顏值的范姜彥豐,也為劇增添養眼畫面,曾以男男相戀題材《盛夏光年》獲金馬獎肯定的張睿家也來助陣,與石知田大談揪心師生戀。   與子閎配對的台日混血楊宇騰坦言,雖然日本有很多BL、耽美的漫畫和小說受到廣大女生的喜歡,但他沒想到自己的第一部影集就是耽美劇,他說:「身為一位演員,什麼角色都可以嘗試,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他反而比較擔心自己台日混血的背景,會因為中文程度不夠好,而無法詮釋好角色,但開拍後,林子閎都會耐心地教導他台詞的咬字協助他,因此心中的大石也漸漸放下,加上導演還因為他的背景特定調整了一些語言的表現方式,反而成為另一種人物特色。 問及是否有男男激情戲碼,林子閎語帶保留說:「目前比較甜,後面會比較火熱,我們比較重視情感的部分。」張睿家補腔:「光看劇本,子閎和宇騰兩人的互動,我就已經起雞皮疙瘩了,想像空間很大。」談及彼此的第一印象,林子閎直說:「第一次試鏡時,我就嚇到他了,因為我的臉看起來很嚴肅,但確定我的搭檔是宇騰之後,有偷偷去觀察他喜歡什麼,去突破他的心房。」   楊宇騰則表示,因為我本身講話是比較小聲,那時子閎就直接大聲問我:「欸!你等一下試戲也是這個音量嗎?」楊宇騰面帶驚恐說:「當時我嚇死了。」原因是第一次試鏡,林子閎便情緒大爆發,把一張桌子給摔壞了,難怪讓他心生畏懼,不過在經過多次對戲後,楊宇騰改觀直說:「真的有被愛的感覺!」飾演學姊的辛樂兒也直讚:「我發現有差,兩人看對方的眼神不一樣了。」 張睿家21歲時在《盛夏光年》中與張孝全的男男情感糾纏,讓他獲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肯定,相隔16年,再次接演男男戀劇情,與石知田大談師生戀,張睿家表示:「耽美劇近年來很夯,當初這部劇來找我時,看了劇本覺得很新鮮有趣,新鮮的點是第一次接演師生戀的劇情,而有趣的點是有那麼多『小鮮肉』!」他說耽美劇是第一次嘗試,所以也很期待這次的演出。 為了搭配與張睿家的對手演員,劇組特別找上石知田,不曾合作過的兩人在試戲時火力全開,看得現場工作人員情緒激昂,肢體動作和情感張力讓大家覺得這對虐戀非屬兩人不可。石知田表示:「雖從來沒有演過男男相戀的戲劇,但對這類題材很好奇,也很期待自己能透過不同種類的劇,累積自己成為演員的能力,讓自己的可能性和表演的彈性變得更大。」   為戲培養默契,被封為「小彭于晏」的李齊和男模出道的羅德弘這組CP,已經相約到家裡培養感情了,李齊直說:「我們會一起去美術館,玩密室逃脫,主要是因為我們家住很近,我平時還要排練拉小提琴比較忙,就會約他來我家排戲,他也很貼心來我家。」羅德弘則說:「我們的生長背景很相近,都有出國念書過,喜歡的電影也很類似,聊的東西也很合,他對我來說是會很想親近的人,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范姜彥豐在WBL劇集擔任BG(Boy and girl)角色,被問及是否想嘗試男男相戀的角色,范姜彥豐表示,其實不排斥,但主要還是看要劇本內容。對於男男相戀的看法,他認真地說:「喜歡一個人不分性別這件事,我舉雙手認同,愛就是愛,本來就不應該被限制在任何框架內,才叫做愛。」劇中演對手戲的學姐辛樂兒,過往也演出過關於女同志議題《花吃了那女孩》的電影,因此對於「愛不分性別」的觀點也表示認同:「愛本來就不應該分性別,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因為我高中是念女校,所以身邊有很多很多跨性別的愛。」

  • 黃明志合作〈小幸運〉創作人!勉勵做音樂「好玩就好」

    黃明志合作〈小幸運〉創作人!勉勵做音樂「好玩就好」

    黃明志從YouTube起家,近日推出新歌〈你是我的青春〉,黃明志說:「這次和億萬金曲〈小幸運〉的創作人JerryC共同合作,與Jerry第一次碰面是在會議上,雙方自我介紹才知道JerryC是SONY音樂總監。」黃明志希望透過勵志歌曲〈你是我的青春〉,跟歌迷分享做音樂就不要想太多,好玩就玩 ,「而且現在做音樂的門檻不會很高,以前還需要花很多錢去買樂器、器材内件等等,現在的器材和内件很容易就買到或者找到,所以現在的年輕人想玩音樂,想把自己的想法表達,都可以以音樂作品完整呈現出來後再上傳給大家聽,這是現在網絡時代很容易完成的一件事情,不要怕大膽的玩,好的作品肯定會被大家看到」。 憶起當年在台灣念書,暑假回了馬來西亞,「拿著一部很爛很爛的DV CAM,那時候叫V8,當時請了在台灣念烘焙課程的朋友協助拍攝MV,對方完全沒有拍攝經驗,就在馬來西亞亂拍,拍攝玩之後就上傳去Youtube,完成了人生第一部作品,這也是當時候我認為一首最不可能在主流上發表的歌曲,因爲歌詞裏摻雜很多粗口,一些亂七八糟的歌詞做成一首歌曲之後拍成MV上載去Youtube。但這個影片也因此爆紅,讓自己當時候有了一些自信繼續做影片的動力。」這部影片就是讓他一炮而紅的《麻坡的華語》。 黃明志感嘆,以前還需要花很多錢去買樂器、器材等,現在這些東西很容易就買到或找到,「自己的青春存在著狂妄自大、不怕死、總往直前、玩世不恭」。雖然這些都是感覺不太好的元素,但就因為這些元素讓黃明志更勇敢去闖,才會製造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反而太循規蹈矩的東西沒什麼特色」。

  • 茄子蛋代言吸金百萬喊受寵若驚 在家防疫玩貓

    茄子蛋代言吸金百萬喊受寵若驚 在家防疫玩貓

    金曲樂團茄子蛋近來接下黑松沙士代言棒,據悉,代言價碼百萬。不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 23日用直播方式舉辦線上發表會,他們演唱改編張雨生1988年推出〈我的未來不是夢〉,談到首度代言,吉他手阿任直呼:「受寵若驚,好緊張,第一次。」 主唱阿斌表示:「這首歌堪稱是神曲,聽到要改編真的是壓力大到失眠,但我們找到一個具備茄子蛋特色,又能傳遞歌曲與黑松沙士品牌精神的版本,讓我們覺得很開心,希望可以為所有懷抱夢想的人帶來鼓勵」。 此外,受到疫情影響,他們近期幾乎都待在家創作,阿德分享現在家寫歌之外,幾乎都在玩貓,樂當貓奴,阿斌表示剛好家中廚房整修好,他都在家練廚藝,「煮很多特別的料理。」 阿任則在家寫歌期間,不禁回想到他們5年前,在家寫歌追夢的時候。

  • 韓國瑜新竹行程遭抗議 小英爽開酸

    韓國瑜新竹行程遭抗議 小英爽開酸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今前往新竹縣展開傾聽之旅,卻有某農莊莊主抗議韓辦在未獲同意下,將他經營的生活田莊列入行程宣傳,造成他的困擾;對此蔡英文總統今指出,「就我的理解,這樣類似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或許韓國瑜想去不同地方參訪、了解,但對於在地主人應給予必要尊重。」

  • 陳其邁臉書溫馨曝:8月照顧幼兒新制上路

    陳其邁臉書溫馨曝:8月照顧幼兒新制上路

    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今天在臉書表示,8月起照顧幼兒新制正式上路,依照幼兒成長的零至二歲、二歲至五歲,以及五歲以上三大階段,提供相關補助。 陳其邁臉書全文如下: 讓甜蜜多一些,負荷少一些 我是兩個孩子的爸爸,看著孩子一天天成長,是人生中最感動的事。 從一個晚上起來好幾次換尿布,睡不到三小時;看著女兒第一次翻身、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喊爸爸媽媽;到第一次去幼兒園,因不熟悉環境哭著不願離開我的身旁。 每一個畫面都歷歷在目,每每想到,嘴角都會心一笑。 然而,育兒的過程,絕對不輕鬆。說起爸爸經,我可以聊上好幾個小時。父母的辛苦,我完全感同身受。 所以,詩人吳晟寫道,孩子是父母「最甜蜜的負荷」。 今年8月,照顧幼兒新制正式上路,依照幼兒成長的零至二歲、二歲至五歲,以及五歲以上三大階段,提供相關補助。 讓政府成為父母最強的後盾,是蔡英文總統、蘇貞昌院長和行政團隊,不變的目標。我們會全力協助年輕的爸爸媽媽,讓甜蜜多一些、負荷少一些。

  • 宣布參選板橋東區立委 柯志恩細數過往精彩「第一次」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柯志恩今在臉書正式宣佈,將爭取代表國民黨在板橋東區(埔墘、後埔、浮洲、溪崑)參選下屆立委,「板橋東區,可以有更好的選擇!」盼了解、支持、肯定自己在立院問政表現的朋友們「為我加油、與我同行、助我勝利!」 「綠營執政、痛苦保證!」柯志恩指出,2020國民黨要贏得總統和立委勝選,除了推出最強的總統候選人,區域立委的戰力至為關鍵,「明年1月11日投票,藍營要推專業且具論述能力的候選人,才能打贏選戰、發揮戰力!」 柯志恩回顧,三年多前感謝國民黨提名、列於不分區女性第一位,十分珍惜為公眾做事的難得機遇;而在大學教書19年一下子踏入政壇,實有太多調適、適應與學習,所幸自我個性不管遇到何種難題或挑戰,都能全力以赴、克服解決,更會自我要求、全力做好。 她也回想過去許多精彩的「第一次」,包含第一次主持節目獲得電視「金鐘獎」、第一次寫書「柯志恩談母職心體驗」獲得新聞局「金鼎獎」,以及第一次擔任不分區立委,不論哪一單位的國會評鑑,皆獲得「優秀立委」的評價。 另外,還有第一次擔任國民黨婦女部主任,自己也克服困難,推出KMT潮T、帽T,帶動翻轉KMT形象的風潮;如今第一次投入區域立委選舉,「期許以我的認真與特質,能使板橋有更好的選擇。」

  • 影》嚴凱泰愛女一封信:我沒有再哭了 但我想你了

    影》嚴凱泰愛女一封信:我沒有再哭了 但我想你了

    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今日舉行追思紀念會,他最疼愛的女兒Michelle以錄影的方式,寫下對父親的思念,一字一句令人動容,令與會的好友們感動得流下眼淚。 以下為Michelle給父親嚴凱泰的信: 沒有人跟我說 你的病很嚴重 因為大家都認為你會好 沒人跟我說 你可能不會好 因為你一直相信你會好 沒有人跟我說 你不在的時候 我該怎麼辦 直到那個周末 我問 爸鼻怎麼了 他會好嗎? 才知道為什麼爸鼻這次還沒出院回家 你們大人都是這樣 拐彎抹角 不知道我心中早已經充滿了疑問 那個黃昏 在病床邊 我牽著你哭 因為我說不出話來了 說不出話了 所以我一直哭 一直哭 希望你聽得到 也就像你第一次聽到我的哭聲 我們的第一次互動 13年前的你和13年後慌張的我 你一定知道 也一定有聽到 而且偷偷的笑在心裡 那是我們最常在一起的地方 我已經不再哭了 很快就回學校上課 繼續跟弟弟混在一起 你還在 還在媽咪、弟弟和我的身旁 等一下就要一起去亞都吃飯 走吧 備車 只是這次你先出門了 你的愛穿過陽明山 繞過月球 遠到星塵無窮的邊際 那麼長 那麼安靜 那麼溫暖 而我對你的愛呢 就是從星塵無窮的邊際 再回飛到陽明山 文園的客廳和房間門口 你探頭問 小嚴 小小嚴 小嚴 小小嚴 你們在忙什麼呀 我們很少回應你因為你不就在門邊嗎 就讓時間停在那一刻好嗎 好希望時光永遠就停在那時刻 我和弟弟房門外探頭的你 好不好呢 爸鼻 好不好呢 好不好呢 最想念的話都已經寫下伴隨著你出門了 請不要擔心 我沒有再哭了 但我想你了 有一天我會拿到駕照 開你的車 去看你

  • 刁蠻王樂妍狂「比中指」!抽筋喊:很紓壓

    刁蠻王樂妍狂「比中指」!抽筋喊:很紓壓

    王樂妍笑稱自己專門蒐集男星螢幕初吻,第二部偶像劇就奪走尚未成年楊銘威的初吻,這次在緯來電影台自製電影《我的刁蠻女明星》與潘柏希對戲,第二天就拍吻戲,當時兩人甚至不認識彼此!潘柏希打趣說:「這是我的第一次螢幕初吻,有叫樂妍包紅包給我,但其實我沒拍過吻戲,甚至不知道怎麼親,導演還說我在啃她的牙,為了這場吻戲,我跟樂妍借漱口水,大概漱了十次」。 兩人熟稔後,變得無話不談、互相抬槓,一場潘柏希帶著王樂妍撐傘逃跑戲,兩人得含情脈脈深情的觸電搞曖昧,卻因潘柏希一個轉身意外肘擊到王樂妍的左臉,潘柏希大笑說:「巷子太窄了,我一個轉身就剛好給她一個拐子,她本來臉很痛,但是機器一到她臉上,她得馬上做出跟我觸電的表情跟感覺,當下覺得不好意思,又覺得她演技很好,但我心裡狂笑差點NG!」王樂妍則翻白眼說:「我痛到不行,這人是有多討厭我嗎?」王樂妍經紀人一旁幫腔:「女明星靠臉吃飯,這一拐我們要索賠1000萬」! 《我的刁蠻女明星》將於7/29(日)晚間9點緯來電影台全台首播,由簡學彬執導,王樂妍、潘柏希、陳幼芳、陳文山、范少勳、許仁杰、方語昕、張嘉方、壯壯(陳彥壯)等領銜主演。描述年輕女星張芸(王樂妍飾)遭人設局負評不斷,卻不改其嗆辣作風,終在媒體圍剿下成了全民公敵。王樂妍為了展現刁蠻模樣,得以鼻孔看人,並輔以「中指」,她笑說:「這是我人生比過最多一次中指,跟鏡頭走位、特寫、打燈,中指竟比到抽筋,最後竟比得習慣了,開心又紓壓!」 戲裡戲外都是明星的王樂妍,有不少忠實粉絲,她說,其實她最忠實的粉絲爸爸親,只要是她演出的海報,爸爸總會拿去認識的店家張貼,以行動支持寶貝女兒的作品,王樂妍感性說:「我拍的偶像劇爸爸看不懂,但時間到,他就把電視轉到那一台。我們曾一度吵架冷戰整整一年,直到爸爸生病才和好,那一年全家出遊的照片都沒有我,是我最大的遺憾。」為了彌補遺憾,王樂妍近期的舞台劇特地留了第一排位子給已經過世的爸爸,她淚眼婆娑地說:「這是他看我表演最近的一次,他一定有來看!」

  • 3年穿5次婚紗!宇宙26歲已婚頭

    3年穿5次婚紗!宇宙26歲已婚頭

    宇宙(林思宇)日前赴北海道拍攝觀光宣傳影片,與台灣知名婚攝陳向詠時隔五年再度合作。七天行程走遍北海道10個城市,這次為觀光影片再披婚紗,宇宙說:「這已經是我第五次了!我應該算是老江湖。」披上婚紗,讓她也有想婚念頭,宇宙不否認小時候就想25歲要結婚,如今26歲已過了預定的時間,「我怕生小孩會太吃力,所以我一定會選在適合生產的年齡結婚。」 宇宙自認自己的個性屬於按部就班類型,本來希望25歲就能結婚,但進了演藝圈,慢慢改變想法,決定先以事業為主。之所以希望能25歲結婚,她直言:「聽人家說30歲以前生小孩,會比較好生。」至於憧憬的婚禮形式,宇宙說:「希望可以在教會結婚,不一定要感性路線,但要搞笑,符合我的個性,最好是可以跟老公在婚禮上大跳雙人舞、嗨翻全場。」此次拍攝所穿的婚紗,是宇宙親自挑選,會不會擔心身材無法駕馭,她搞笑說:「沒在怕,因為新娘秘書和膠帶會拯救我。」 這次工作,宇宙帶妹妹一同參與,已經有6年沒跟妹妹一起工作,原本想姐妹倆趁機玩樂,沒想到,妹妹樂在其中,倒是宇宙在旁邊像老媽子一樣,不停叮嚀妹妹各種要注意的事情,直呼:「比工作還要累!」攝影師還經常要姐妹倆做出閨蜜的動作,兩人頻頻笑場,宇宙笑說:「這是考驗我身為演員的專業。看到這些照片,應該我媽會很感動,很少看到我們兩人這麼和睦相處。」宇宙剛結束八大新戲《我的男孩》的拍攝,除了《完全娛樂》的主持工作,接下來即將投入其他新戲劇組。 第一次到北海道,宇宙對當地自給自足的農牧業及有機新鮮的食物超印象深刻,她說:「在余市的山本觀光果園蘋果可以直接摘下來,不用擦拭就可現吃,而且又紅、又多、汁又脆。還有帶廣的川野農園玉米拔下來也可以直接啃,因為我是有潔癖的人,覺得東西都一定要洗過才能吃 但在北海道我這點是完全可以妥協的,表示食物真的很新鮮很乾淨。」

  • 烏克蘭美女6萬元拍賣初夜 聲稱「總比被撿屍好」

    女人的「第一次」對許多人來說是很珍貴的,但有人卻將它當商品販售!烏克蘭一名18歲美女尤莉亞(Yulia)日前在網站上刊登廣告,要以烏克蘭幣5萬元(約新台幣6萬元)拍賣自己的初夜,並強調自己是處女,還說「總比被撿屍好」。 根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來自烏克蘭的18歲女孩尤莉亞,日前在「Torbinka.com」刊登廣告,寫道「可愛女孩,18歲學生,我將把我的第一次獻給願意給我5萬烏克蘭幣的人,地點可能在梅利托波爾市(Melitopol)」;尤莉亞更強調,她急需這筆錢,也表示不會將錢揮霍在娛樂上。 尤莉亞還坦承自己有交過男朋友,但她仍保有「第一次」,還說願意配合得標者到醫院檢查身體,證明自己還沒被破處;她認為這樣販售自己的第一次,比到時候被撿屍失去第一次好。而少女拍賣初夜的狀況已不罕見,先前有一名羅馬尼亞18歲少女卡芙蘭(Aleexandra Kefren),就跟應召業者合作,把第一次賣給香港一名商人。 【小編★★★★★推薦】

  • 嚴爵在家「演」婦科醫生 找爸媽一起「演」

    嚴爵在家「演」婦科醫生 找爸媽一起「演」

    嚴爵在台視、東森新戲《我和我的四個男人》中挑大梁演出,劇中飾演婦產科醫生「唐在勤」,首映會他開玩笑說:「這可能是第一次演戲,也是最後一次,以前只是看戲,現在是看到戲怎麼被製造出來」,讓他終於體會到劇組運作的辛苦。 第一次演戲,嚴爵就詮釋婦產科醫生這個角色,而現實生活中嚴爵爸爸也是貨真價實的婦產科醫生,家人以前希望他學醫,製作人知道後,便把他的角色設定為婦產科醫生,算是幫他完成爸爸的心願。為了演好醫生這個角色,拍攝期間嚴爵最常對著鏡子練演技外,回到家若看到爸媽在家,也會用劇中角色的說話方式和爸媽對話,催眠自己就是「唐在勤」,坦言演了戲之後,每天都和爸爸在家演小劇場,有時候穿著醫生袍,還會開玩笑說:「今天早上接生了一對雙胞胎」。 嚴爵第一次演戲被製作人王珮華稱讚他很認真,認真程度就連劇本上的連三角型都背。坦言戲劇處女作當然很緊張,深怕拖累劇組進度,「尤其是自己很容易流汗,拍的時候只要一流汗就需要補妝,不希望大家因為我而影響拍攝進度。」

  • 吳敦義臉書義氣和他的第一次

    吳敦義臉書義氣和他的第一次

    吳敦義臉書粉絲團「義氣」8日要為第10萬名粉絲開一場盛大的派對,因為「義氣」,這位老牌的政治人物也付出他不肯輕試的「第一次」。除了第一次開專頁,第一次公開獻唱鄧麗君名曲「月亮代表我的心」,還在這個創全國政治人物集粉最速紀錄的專頁上,呈現他第一次玩指尖旋轉陀螺的畫面。 「義氣」可以一窺向來嚴謹的吳敦義不為人知的一面,開張以來,能在一個月內突破5萬大關,現在,五二0前,義氣小組更找到第10萬名臉書粉絲,在幾天前就發出號召,8日吳敦義和夫人蔡令怡,就要與這位幸運網友同台。 義氣小組說,下一個目標是50萬;綜觀國內政治人物,臉書粉絲以蔡英文最多,有200多萬,但她可是經營一年多才達到10萬粉絲數;吳敦義的對手之一郝龍斌,也算是在臉書著墨深的國民黨人,但經營7年才達到10萬,目前約在11萬人之譜,吳敦義曾是網路世界中吃過苦頭的人,現在他交出這份與網友交陪的成績,足以傲視群倫。 所以,「義氣」不但呈現了傳統國民黨處理選戰時的造勢動員場面,很重要的是,在這裡看得到許多吳敦義的「第一次」;例如,吳敦義面對一位小妹妹,在她的指導下,第一次試玩指尖陀螺,雖然生澀,但他樂於試,不吝鼓勵小妹妹,拿掉應對政敵時的精明,這時的吳敦義可愛又溫暖。第一次喝可樂,第一次自己上小七買冰,愛吃麥當勞等喜好全都露。 當然,有成績就有攻擊,就像吳敦義說的,「樹大招風」,義氣小組同步用吳敦義LINE帳號大力催票,卻引來一堆「好色秘書」、「好色主婦」們按讚。 吳敦義LINE帳號動態發文,以「義氣幫」為題,「支持6吳敦義是一種流行!支持6吳敦義是一種趨勢!支持6吳敦義是一種療癒!支持6吳敦義是一種發現!支持6吳敦義是一種相信!支持6吳敦義是藍色運動!」 這則貼文吸引到逾80人按讚,不過點開一看,不是「好色情人」就是「好色護士」、「好色小妺」,還有「好色主婦」、「好色秘書」,雖然沒有證據,但網路觀察者認為,這透露吳敦義的網路經營對向來擅長虛擬世界選戰的綠網軍構成威脅,這是一種反撲的跡象。 總體來說,吳敦義啟用了義氣小組,在55天時間內打下10萬粉絲戰功,首創24小時小編輪班發文,遍及全台購買版權美照以強調視覺,精準抓住吳敦義難以窺見的角度曝光,這都讓網民新鮮,打造了速度和人數奪冠的網路佳績,吳夫人蔡令怡不開臉書,夫妻兩人接下來合心經營,也讓桃子姊粉絲壯大義氣。 在慶功的同時,吳敦義欽點的義氣小組正大光明的陽光網軍路線似也為國民黨下一場新世代選戰,樹立了典範。走出傳統造勢和文宣之外,開啟以新興媒體為場域的「雲戰」新紀元。

  • 我的故事,我們的時代》第一次在台灣Live House表演

    天色越來越暗了,永和中正路上塞滿了下班的車流,便當店的炸排骨味道和尾氣混合在一起,這個台北周邊最擁擠居民區的夜晚即將降臨。 裝著THR音箱的背包,被汪冠宇用繩索緊緊扣在機車後座。我們開著兩輛不同年分產的光陽二手機車,一人背上一把吉他,朝新店溪福和橋方向開去。 通往另一蠻荒之地 Pipe是台北自來水公園旁一間老舊的Live house,它知名卻地處偏僻,常常無人問津。放下樂器,空空的房子裡只有調音師和助手兩個人在等我們。我們肚子太餓,決定先去吃點東西。 冠宇是上學期陳茻介紹我認識的台灣朋友,建中生,183的個子,棱角分明的臉廓,看起來削瘦。後來他成了我的電吉他老師。我們走去吃東西的時候,天上下起了毛毛細雨,演出前已經長久沒有說話的他開始懷疑我選錯了路:這條通往汀州路的小道兩旁蓋滿了違章建築,好像通往另一個蠻荒之地。 他繼續沒有說話,我們繼續走著,看來今晚不會有什麼人來,而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調完音,我們在Pipe門口吞雲吐霧,像兩個在海邊釣魚的男人。魚並沒有朝我們的方向遊過來,這裡只有些在河濱散步的人,大橋下賣烤肉和啤酒的桌子零零落落地擺放著,遠處是新北市高低不齊的民宅和明亮的燈火。老闆說今天草東在legacy(另一間較大的Livehouse)開唱。他看看錶,又說,所以你們要開始了嗎?我們說好的。 於是我們唱了《伯夷叔齊歌》,唱了《想和你鬼鬧》。調音師的手法相當高明,唱《我會悄悄離開北師大》的時候,我都覺得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好好唱過這首歌了:「香山的楓葉紅了嗎,秋天的雨總是一層一層地下……」自己都被自己感動起來。 歌唱本質就是純粹 舞台上的每一個部件都是靈活而鬆動的,要達到所有音效的最終均衡,必須能夠對不同樂器的個別音色有細膩的把握,又必須有能夠協調整體的全局觀。大陸的現場演出起步得晚,早期調音師供不應求,養成了這個行業「架子大、脾氣臭」的不良風氣,每每歌手樂團都得把他們當爺伺候。相比起來Pipe的調音師活好脾氣佳,令人十分感歎。 給冠宇彈野草的節奏吉他時,空調吹出來的冷氣讓我手有些發抖。在舞台上可以看到房子高處的窗戶,外面是深黑色的新店溪。紅的、紫的、藍色的光照在我們身上,下面是零散的聽眾偶爾傳來稀疏的掌聲,嗓音被話筒放大,形成巨大的混響飄散在空蕩蕩的房間裡。 我常認為音樂是感動和影響他人最有效的表達方式,但在這一刻,歌唱純粹的本質逐漸顯露,它與我們做的其他事一樣,並非為了別人,而是為了我們自己。 冠宇在舞台上的情緒表達流暢自然,他寫作的旋律,在簡單的起伏裡隱含一種緊密的結構。寫任何旋律都不是件容易事,不過我覺得,手中演奏過、腦袋裡積累下的經典之作,將在我們每個人的作品裡得到最終呈現。因此成長過程中聽到的音樂將發揮極大的影響力。 冠宇的聽覺系統幾乎已「全盤西化」,聽到音樂時就能將它們「自動歸檔」,分別納入不同的西洋曲風裡;相比起來,我仍受到紅色歌曲和中國民樂的影響。我們之間的區別造成了我們之間的碰撞,那種被對方啟發的瞬間獲得的快樂,往往難以言說。 而歌詞好像是另一種東西,它意味著告別你熟悉的文本,獨自創造一個全新的世界。 告別文本創造世界 所以相較起寫作時會具備明顯的文體風格,能從兩岸間的歌詞裡看到的區別或許並不明顯,或許具備旋律性的文字能超越使用日常使用習慣,在中文世界內形成一種共識。 結束後我們看了接下來一個香港樂隊的演出。因為我所能思考的一首歌曲的最終呈現形式仍是樂隊,這部分對我的啟發尤其大。為什麼這樣一個樂手具備高超技巧、風格、音色素養的團體,仍沒能順利讓觀眾收穫感動呢?冠宇說它們把全盤西化的節奏、旋律用在中文歌詞上,水土不服是小事,它們每個部分的獨自具備的能量互相干擾,最後縮減了表達效果,才是更壞的影響。 這也是我所感受到的地方。即便我們一直練團,達到很強的演奏水準,如果不能找到最適合自身的表達方式,把主唱的嗓音、詞曲的搭配、節奏的安置以及各樂器演奏風格統合起來,最終的效果一定是不盡理想的。 這對於我們樂團中常常秉持技術不足論的樂手、和思想上傾向全盤西化論的我來說都是一種重要檢討。樂隊的生長土壤是本地的聽眾,因此它的最終特徵也應該本土的。更本土化的表達意味著更創作前更充分消化,也是樂隊通往普世性價值的唯一道路。 聲音讓更多人聽見 成為一個好的樂團不是件容易事,試想吉他、貝斯和鼓這三件各自孤立、只能發出乒乒乓乓響的樂器,要怎麼結合到一起融成一首能打動人的歌呢?同樣,怎麼把別人早已用得滾瓜爛熟的七個音符、生活中那些平凡無奇的句子,轉變成自己內心想要訴說的東西呢?做音樂總是讓我體會到這樣一種近乎極限的艱難,藝術創作的魅力和艱辛,大抵如此。 儘管在這個時代,音樂能力已經可以幫那些沒紅起來的主唱和樂手們不至於忍受饑饉與寒冷,但趁著二十四歲的年紀,我還是想為能讓更多人聽到我們的聲音,再努力試一試。(Sasha/台灣大學陸生)

  • 林依晨鳳小岳 料理台上獻出第一次

    「零負評女神」林依晨今年度唯一電影代表作「我的蛋男情人」今天上映,片中有一場她和鳳小岳在料理台上的親密戲,兩人害羞地說,「這是我的第一次」。 林依晨、鳳小岳昨晚出席「我的蛋男情人」電影首映會,現場為了呼應「蛋」的主題,還讓鳳小岳餵林依晨吃蛋。談起片中有一場在料理台上的親密戲,兩人害羞地說,「這是我的第一次」。 演唱「我的蛋男情人」電影主題曲「寵兒」的林宥嘉,昨晚也暖心攜帶「衛生紙」要來「宥嘉報恩」。原來林宥嘉曾經與林依晨一同出席一個頒獎典時,典禮上哭的唏哩花啦,一個轉頭看見林依晨悄悄遞了一包衛生紙,暖心舉動讓林宥嘉特地撥空前來站台。 林宥嘉說,「聽說林依晨第一次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哭了兩次,這次換我遞上衛生紙幫女神擦眼淚,等一下會用的到」。 林依晨因為心情上感同身受,看電影的時候哭了兩次,她也以過來人身分,勉勵有一樣心情的女生,「生命很艱難,常常背負著創傷與難題,但是不要忘記前進」。1050923

  • 想學美術與爸鬧僵為例 蔡燦得:親子要溝通

    想學美術與爸鬧僵為例 蔡燦得:親子要溝通

     蔡燦得在公視《我的這一班》飾演老師邁入第5年,她有張不老童顏,笑說只要同學不穿制服,「混進學生群裡根本沒人會發現我。」畢業許久的演員回來探望她,也習慣稱她「老師」,讓她壓力很大,即便過馬路,也會時時警惕自己走斑馬線,不當壞榜樣。  她跟劇中學生打成一片,拍戲空檔會找學生聊聊天,並以過來人身分當人生導師,強調「跟父母的溝通太重要」。她國中想讀復興美工學美術,但爸媽覺得未來性不夠好,希望她升學,「那陣子,我們沒溝通,只覺得他們找我麻煩,家庭氣氛很差。」後來她媽才透露爸爸其實不反對她學美術,只是希望能更上層樓。  她近期和李玉璽等人合作新版《惡作劇之吻》,在劇中飾演貴婦媽媽,她並非首次演媽媽,但時尚媽媽倒是第一次,讓她每天都期待會穿怎樣花稍的戲服。《我的這一班》於12日起,每周日晚上6時於公視播出。

  • 《我的特工爺爺》洪金寶、劉德華暢談心得

    由洪金寶自導自演,劉德華、彭于晏、胡軍、馮紹峰等人主演,導演徐克客串的動作片《我的特工爺爺》,4月1日在兩岸三地同步上映。電影公司今天(3月23日)下午在廣州舉行「打動人心」發布會,洪金寶、劉德華大談「好爺爺」和「壞爸爸」的心得。 該片故事描述洪金寶飾演的老兵爺爺,陪外孫女到公園玩時竟讓外孫女走失,讓他大受打擊而記憶衰退開始健忘。其後,鄰居「李政久」劉德華因與妻子感情不睦,經常爭吵,女兒「小春花」陳沛妍常跑到洪金寶家避難,勾起他對走失外孫女的記憶,決定挺身而出,為劉德華解決與俄羅斯黑幫的糾紛,讓「小春花」的生活回歸正常,藉以彌補當年的過錯。 洪金寶表示,無論是當導演還是演員,嘗試拍攝和小孩的對手戲都是第一次,十分具有挑戰性。劉德華則透露,《我的特工爺爺》海報中,陳沛妍的身影很小,比起其他演員的尺寸有些不協調,但其實位置很重要,就在洪金寶的胸口部分,寓意「小春花」是老爺爺的心頭好、掌上明珠。

  • 修杰楷忙尬戲  30歲後領悟「該為家庭而活」

    修杰楷忙尬戲 30歲後領悟「該為家庭而活」

    修杰楷跟劉品言在台視、東森《我的30定律》中合作演夫妻,但第二集就離婚,讓劉品言笑說第一次演這麼快離婚的人妻,「修杰楷這麼帥真可惜!」劇中談論到意外保險,讓演員們也感慨萬千,修杰楷感嘆的說30歲之前,都為自己而活,之前有次為了尬戲,拍到發高燒、淋巴腫大,緊急去醫院吊點滴,「有了家庭後,只希望身體健康。」看似工作女強人的劉品言也說,之前忙到身體出了問題,容易水腫,去歐洲讀書回來 ,才知道人生要放慢腳步。 古斌則演她的暖男前男友,「並非像『中央空調』,對每個人都這麼好的。」他說自己對把妹相當有一套,認為追女生不能急,要先觀察、瞭解對方喜歡什麼,再從女生有興趣的事物找話題攀談,「這招屢試不爽,每出必中。」

  • Hero祖雄第一次獻給楊晴  誤喝紅酒滾床單超展開

    Hero祖雄第一次獻給楊晴 誤喝紅酒滾床單超展開

    祖雄、楊晴日前為台視、TVBS《唯一繼承者》拍攝一場酒後亂性的床戲,祖雄之前因沒拍過床戲,事前超級緊張,沒想到真正開拍時,祖雄卻把真正的紅酒誤當成道具葡萄汁,導演喊action,兩人豪邁地一飲而盡,楊晴脖子立刻紅成一片,兩人在酒精的作祟下尺度超展開,不僅激吻還大滾床單,看得一旁的工作人員都害羞,楊晴笑說:「我們是完全放開來演。」祖雄則說:「我的第一次吻戲及床戲都獻給楊晴了。」 楊晴和Hero祖雄平時滴酒不沾,所以喝下第一口,兩人馬上交換「不對勁」的眼神,但敬業的他們還是把酒喝光,現場喊了卡,才承認剛剛不小心喝下真的酒,祖雄尷尬地笑說:「我是滴酒不沾的人,喝下第一口就知道拿錯了。」楊晴則說:「自己酒量很差,只喝兩口頭就開始暈了,當場大起酒疹,滿臉通紅。」

  • 《我的少女時代》回母校 李玉璽想念馬桶

    《我的少女時代》回母校 李玉璽想念馬桶

    國片《我的少女時代》將近4個月拍攝時間,有5成都在新竹高商拍攝,導演陳玉珊今(17日)攜演員宋芸樺、李玉璽、簡廷芮、陳彥允等「回母校」和現場逾千名學生ㄧ同共襄盛舉。 她表示,「我把我的第一次獻給新竹高商,謝謝大家幫忙完成這部電影!」,還要大家叫自己姐姐,不准叫阿姨,現場一陣歡鬧。 李玉璽搞笑說,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到學校第一件事就是上廁所,所以剛剛回到學校有先到廁所回味,「非常想念新竹高商的馬桶,覺得很懷念」。 擁有60萬粉絲大軍的簡廷芮分享高中糗事,曾經太趕著上學,忘記穿內衣就到學校上課,且當天還要上體育課很緊張,導演馬上請大家不要自行想像。 宋芸樺說自己拍完《等一個人咖啡》後,有天走在路上有人拿ㄧ張A4紙給她,她想說終於有人找她簽名了,後來沒想到是推銷信用卡的人。 王大陸因有其他工作不克出席,想念新竹美食!陳彥允也趁勢和他喊話,因為我是演王大陸的小弟,今天他沒來「其實我想篡位很久了」。該片8月14日上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