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戰勝國的搜尋結果,共05

  • 戰敗國取得戰勝國領土?

    戰敗國取得戰勝國領土?

     釣魚台列嶼與琉球問題顯示,二戰後的領土政治安排並沒有被充分的尊重及履行。依照《波茨坦議定書》,戰勝國之一的美國無權單獨決定琉球與釣魚台列嶼的歸屬。 \n 日本迄今宣稱擁有釣魚台列嶼的主權,這是戰敗國取得了戰勝國的領土,等於是二戰勝利的成果被戰敗國攫取,完全不符合正義。 \n 先看看一個歐洲的例子。二戰結束,1945年蘇聯取得了波蘭的東邊地區,波蘭因而分到了德國原有的東部地區,德、波新疆界形成。東德與西德分別在1950年與1970年與波蘭簽署條約,確定該新疆界,但因東西德政府只是代表其自己,而不能代表「整個德國」。1990年9月12日東西德與四強共同簽署《二加四條約》,其中一條就是再次確定波蘭與德國在1945年的新疆界,這時才為德國的東域問題畫下一具國際法性質的休止符。這個《二加四條約》等於就是由德國所參與的戰後《和平條約》。 \n 由於兩岸分治,戰後的《舊金山對日和平條約》,台北與北京政府均沒有參加,而是分別在1952年及1972年與日本簽署和平條約與聯合聲明,但是就國際法而言,這並不等於戰後中國與日本的最終政治安排已經結束。 \n 從德國與波蘭新疆界的例子中可以很清楚地理解,從1949年兩岸分治起,兩岸政府均僅能代表自己所管轄的人民及地區,與日本簽署和平條約(就像東德與西德分別與波蘭簽署條約的道理一樣)。要徹底解決中日之間的戰後政治安排,必須由統一後的中國或兩岸一起與日本共同討論或簽署和平條約。 \n 日本戰敗國竟取得戰勝國的領土,反映出二戰後中日之間領土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從德國新疆界的法理程序來看,一個真正的對日和約必須在中國統一後或統一前由兩岸合起來與日本共同簽署一個最終和平條約才算完成法理程序,即(1+1)+1,(台灣+大陸)+日本的共同解決。 \n 所以用(1+1)來表示,是表示兩岸在主權宣示上是重疊的,所以用括號()來呈現,()內的1+1表示兩岸的治權分立。(1+1)亦可以表示由兩岸共同組成的共同體代表團,代表共同行使整個中國的主權,以與日本進行磋商。 \n 實力當然是解決政治難題的關鍵所在,但必須也要有合理的政治思路與智慧。「一中三憲、兩岸統合」是兩岸完全統一前應有的合情合理的政治安排。在這樣的政治定位下,兩岸可以共同組成共同體代表團,代表整個中國主權與日本簽署最終和平條約,要求日本在道歉、賠款、領土3件大事上做出回應。另外,兩岸也可在海域事務上成立「兩岸海域共同體」,共同研究、開發、維護、治理兩岸在東海與南海的相關事務。 \n 中日之間並沒有最終和平條約,因此在法理上,中日戰爭並沒有真正的結束。天下也沒有戰敗國取得戰勝國領土的道理。釣魚台列嶼問題必須放在這兩個思路下,才能理直氣壯地與日本爭議。這是紀念七七抗戰應有的啟示。 \n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 釣魚台怎是日本的?張亞中: 二戰戰敗國取得戰勝國領土不符正義

    釣魚台怎是日本的?張亞中: 二戰戰敗國取得戰勝國領土不符正義

    日本政府將釣魚台改名,侵犯中華民對釣魚台的主權,對此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撰文指出,依照《波茨坦議定書》,戰勝國之一的美國,無權單獨決定琉球與釣魚台列嶼的歸屬。日本迄今宣稱擁有釣魚台列嶼的主權,顯示二次世界大戰後的領土政治安排並沒有被充分的尊重及履行,戰敗國取得了戰勝國的領土,等於是二戰勝利的成果被戰敗國攫取,完全不符合正義。 \n \n張亞中舉歐洲的例子。二戰結束後,1945年蘇聯取得了波蘭的東邊地區,波蘭因而分到了德國原有的東部地區,德波新疆界形成。東德與西德分別在1950年與1970年與波蘭簽署條約,確定該新疆界,但東西德政府只能代表各自政府,不能代表「整個德國」,因此1990年9月12日東西德與四強共同簽署的《二加四條約》,其中一條就是再次確定波蘭與德國在1945年的新疆界,這時才為德國的東域問題畫下了具國際法性質的休止符。這個《二加四條約》就等於是由德國所參與的戰後《和平條約》。 \n \n張亞中表示,由於兩岸分治,戰後簽訂的舊金山對日和平條約,台北與北京政府均沒有參加,而是分別在1952年及1972年與日本簽署和平條約與聯合聲明,但是就國際法而言,這並不等於戰後中國與日本的最終政治安排已經結束。 \n \n張亞中說,從德國與波蘭新疆界的例子中可以很清楚地理解,從1949年兩岸分治起,兩岸政府均僅能代表自己所管轄的人民及地區,來與日本簽署和平條約(就像東德與西德分別與波蘭簽署條約的道理一樣)。要徹底解決中日之間的戰後政治安排,必須由統一後的中國,或由兩岸一起與日本共同討論或簽署和平條約。 \n \n張亞中直言,一般而言,戰爭後的和平條約涉及處理三大問題,一是道歉、二是賠款、三是領土。雖然兩岸政府分別向日本政府聲明放棄賠款,但這也只是兩岸政府各自的立場,必須在未來的中日和約中再次確認才能定案。另外,在領土與道歉問題上,日本與兩岸目前都沒有得到共識,必須在未來的中日最終和約中處理。 \n \n張亞中質疑,日本戰敗國竟然取得戰勝國的領土,反映出二戰後中日之間的領土問題仍然沒有解決。從德國新疆界的法理程序來看,一個真正的對日和約必須在中國統一後,或在統一前由兩岸合起來與日本共同簽署一個最終和平條約,才算完成法理程序,即「(1+1)+1」,(台灣+大陸)+日本,的共同解決。 \n \n張亞中解釋,之所以用(1+1)來表示,是表示兩岸在主權宣示上是重疊的,所以用括號()來呈現,()內的1+1表示兩岸的治權分立。(1+1)亦可以表示由兩岸共同組成的共同體代表團,代表共同行使整個中國的主權以與日本進行磋商。 \n \n張亞中坦言,實力當然是解決政治難題的關鍵,但必須也要有合理的政治思路與智慧。「一中三憲、兩岸統合」是兩岸完全統一前,應有的合情合理政治安排。在這樣的政治定位下,兩岸可以共同組成共同體代表團,代表整個中國主權與日本簽署最終和平條約,要求日本在道歉、賠款、領土三件大事上做出回應。另外,兩岸也可在海域事務上成立「兩岸海域共同體」,共同研究、開發、維護、治理兩岸在東海與南海的相關事務。 \n \n張亞中總結,中日之間並沒有最終和平條約,因此在法理上,中日戰爭並沒有真正的結束。天下也沒有戰敗國取得戰勝國領土的道理。釣魚台列嶼問題必須放在這兩個思路下,才能理直氣壯地與日本爭議。這是紀念七七抗戰應有的啟示。

  • 張亞中》戰敗國取得戰勝國領土?

    張亞中》戰敗國取得戰勝國領土?

    依照《波茨坦議定書》,戰勝國之一的美國,無權單獨決定琉球與釣魚台列嶼的歸屬。日本迄今宣稱擁有釣魚台列嶼的主權,顯示二次世界大戰後的領土政治安排並沒有被充分的尊重及履行,戰敗國取得了戰勝國的領土,等於是二戰勝利的成果被戰敗國攫取,完全不符合正義。 \n \n先看一個歐洲的例子。二戰結束後,1945年蘇聯取得了波蘭的東邊地區,波蘭因而分到了德國原有的東部地區,德波新疆界形成。東德與西德分別在1950年與1970年與波蘭簽署條約,確定該新疆界,但東西德政府只能代表各自政府,不能代表「整個德國」,因此1990年9月12日東西德與四強共同簽署的《二加四條約》,其中一條就是再次確定波蘭與德國在1945年的新疆界,這時才為德國的東域問題畫下了具國際法性質的休止符。這個《二加四條約》就等於是由德國所參與的戰後《和平條約》。 \n \n由於兩岸分治,戰後簽訂的舊金山對日和平條約,台北與北京政府均沒有參加,而是分別在1952年及1972年與日本簽署和平條約與聯合聲明,但是就國際法而言,這並不等於戰後中國與日本的最終政治安排已經結束。 \n \n從德國與波蘭新疆界的例子中可以很清楚地理解,從1949年兩岸分治起,兩岸政府均僅能代表自己所管轄的人民及地區,來與日本簽署和平條約(就像東德與西德分別與波蘭簽署條約的道理一樣)。要徹底解決中日之間的戰後政治安排,必須由統一後的中國,或由兩岸一起與日本共同討論或簽署和平條約。 \n \n一般而言,戰爭後的和平條約涉及處理三大問題,一是道歉、二是賠款、三是領土。雖然兩岸政府分別向日本政府聲明放棄賠款,但這也只是兩岸政府各自的立場,必須在未來的中日和約中再次確認才能定案。另外,在領土與道歉問題上,日本與兩岸目前都沒有得到共識,必須在未來的中日最終和約中處理。   \n \n日本戰敗國竟然取得戰勝國的領土,反映出二戰後中日之間的領土問題仍然沒有解決。從德國新疆界的法理程序來看,一個真正的對日和約必須在中國統一後,或在統一前由兩岸合起來與日本共同簽署一個最終和平條約,才算完成法理程序,即「(1+1)+1」,(台灣+大陸)+日本,的共同解決。 \n \n之所以用(1+1)來表示,是表示兩岸在主權宣示上是重疊的,所以用括號()來呈現,()內的1+1表示兩岸的治權分立。(1+1)亦可以表示由兩岸共同組成的共同體代表團,代表共同行使整個中國的主權以與日本進行磋商。  \n \n實力當然是解決政治難題的關鍵,但必須也要有合理的政治思路與智慧。「一中三憲、兩岸統合」是兩岸完全統一前,應有的合情合理政治安排。在這樣的政治定位下,兩岸可以共同組成共同體代表團,代表整個中國主權與日本簽署最終和平條約,要求日本在道歉、賠款、領土三件大事上做出回應。另外,兩岸也可在海域事務上成立「兩岸海域共同體」,共同研究、開發、維護、治理兩岸在東海與南海的相關事務。 \n \n中日之間並沒有最終和平條約,因此在法理上,中日戰爭並沒有真正的結束。天下也沒有戰敗國取得戰勝國領土的道理。釣魚台列嶼問題必須放在這兩個思路下,才能理直氣壯地與日本爭議。這是紀念七七抗戰應有的啟示。 \n(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n \n \n \n \n

  • 陸辦閱兵 日媒:意在制約日本

    陸辦閱兵 日媒:意在制約日本

     大陸官方正式公布,將在9月3日舉行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日本輿論反應格外「敏感」。不少日媒認為,北京此舉雖有對外展現整體國力提升、戰勝國姿態目的,但更重要是想「震懾」、「制約」日本。就此,大陸軍事專家直言,「只有心裡有鬼才會覺得是針對自己」。 \n 在23日大陸國新辦記者會上,日本媒體出席踴躍。日本朝日電視台記者問:「抗日戰爭勝利50周年、60周年的時候沒有閱兵式,70周年的今年為什麼特別舉辦閱兵式?」 \n 大陸總參作戰部副部長曲睿回覆強調,閱兵是國家禮儀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結合重大紀念活動舉行閱兵,是世界上許多國家的通行做法。 \n 曲睿以「通行做法」表明閱兵並無針對性。但《東京新聞》在題為〈中國9月3日抗日戰爭慶祝儀式誇耀其為戰勝國〉的報導中認為,北京領導層以戰後70周年為契機,向內外宣傳中國作為戰勝國,承擔了國際秩序的制定,並謀求中國國際地位上升,以歷史問題「制約」日本。日本富士電視台則稱,中國還會相繼舉行更多紀念活動,「這是中國圍繞歷史認識問題,持續向日本施壓」。 \n 不過,中國國家安全論壇副祕書長彭光謙告訴《環球時報》,中國舉辦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不是針對某個人、某件事,只有心裡有鬼才會覺得是針對自己,只有那些對歷史不認帳的軍國主義分子,對淡化、模糊、歪曲歷史的人才有震懾性。

  • 中轟日:戰敗國霸占戰勝國領土

     日相野田佳彥在美國紐約表示,釣魚台(日稱尖閣諸島)是日本固有領土,日本政府不可能在釣島國有化問題上,向中國作出退讓和妥協。對此,大陸外交部一天三次批駁,發言人秦剛昨強硬回應說,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國,卻要霸占戰勝國領土「豈有此理」;他同時要日方停止一切損害中國領土主權的行動,不要一錯再錯。 \n 野田籲和平解決紛爭 \n 野田於紐約時間26日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在近25分鐘的演講中,他並未特別提及近來與鄰邦發生的主權爭議。不過,野田卻花費相當大的篇幅暢談法治的重要性,並多次提到國際法與國際法院解決爭端的必要,且強調日本是個遵守國際法規的國家,呼籲透過和平方式,解決領土爭議。 \n 儘管在聯大上,野田沒有論及與台、中之間的釣魚台主權爭議,但在稍晚的一場記者會上,他對現場媒體強調,無論從歷史還是從國際法來說,釣魚台都是日本固有領土,因此不存在領土主權問題,日本政府不可能退讓和妥協。野田並同時譴責,日人與日企在大陸境內遭攻擊事件,他說,「暴力是無法容忍的」。 \n 針對野田這番講話,大陸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昨批評,領土歸屬問題應根據歷史和法理依據解決,但個別國家罔顧歷史事實及國際法,公然侵犯他國領土主權,又試圖搬出國際法則做掩飾,是自欺欺人,認為有關國家必須正視歷史,切實遵守國際法,停止一切損害別國領土主權的行為。 \n 中批日踐踏聯國憲章 \n 秦剛更態度強硬表示,「一個戰敗國卻要霸占一個戰勝國的領土,豈有此理」,日本在釣魚台問題上的立場和做法,踐踏了《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是不能反省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歷史,挑戰戰後國際秩序,值得國際社會高度警惕。 \n 他還強調,日本政府「購島」完全是非法、無效的,改變不了日本侵占中國領土的歷史事實,也改變不了中國對釣魚台的領土主權。 \n 賈慶林促日糾正錯誤 \n 另外,大陸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27日在北京會見日本前眾議長、日本國際貿易促進協會會長河野洋平等日本友好人士代表。賈慶林表示,日方應充分認識當前事態的嚴重性,正視釣魚台爭議問題,盡快糾正錯誤,避免對中日關係造成更大損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