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戰場運輸的搜尋結果,共12

  • C-17超強戰力 可改裝疫苗接種站

    C-17超強戰力 可改裝疫苗接種站

     美國3位參議員昨搭美國空軍C-17 GlobemasterⅢ戰略運輸機,被稱為「全球霸王Ⅲ」,首度在松山機場起降,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認為,除了政治與防疫目的,也有美軍軍機落在我軍用機場的軍事意涵。  C-17為美國波音生產的軍用運輸機,自1995年起在美國空軍服役,最大有效載重為7.2公噸,最大航程可達4482公里。美參議員此行抵台,軍方人員並未登機,也不提供地勤支援,刻意由民間公司接手,就為淡化政治敏感性。  張延廷說,C-17運輸機是短場起降的軍機,跑道只要1100呎就可,不僅如此,C-17的「地面效應」也非常好,可以在野戰跑道或簡易跑道起降,只要地面夠硬,此外,C-17的機翼設計也極佳,可以避免發動機吸進地面上東西。  另位軍方人士說,松山跑道很短,C-17起飛離台,因載重輕、發動機夠力,很快就抬頭,展現這架軍機的實力。  張延廷說,C-17運輸機載重量很大,一趟可以載運兩輛M1A2重型戰車,如果只是運載輕武裝兵力,可以將好幾百兵力投放到全球任何戰場。  張延廷說,C-17運輸機是美空軍軍機,與去年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搭美軍C-40行政專機抵台不一樣,C-17編號與行政專機也不同;他認為,美軍機落在松山軍用機場,只在空軍松山基地活動,所傳達軍事意涵,不言可喻。  此外,美軍今年也將1架C-17運輸機改裝為移動疫苗接種站,將醫療、後勤及行動單位結合,至夏威夷、茂宜島等地為官兵接種疫苗。  大陸解放軍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像C-17如此巨大運量的長程運輸機,比較接近的是新開發並服役的運-20運輸機,但也趕不上C-17的運載能量,運-20已經開始服役,但與C-17相較,性能還有段差距。

  • 10年最大部署!美急派第82空降師赴中東

    10年最大部署!美急派第82空降師赴中東

    伊朗今(8)日發射數枚飛彈轟炸美軍駐伊拉克軍事基地,美伊戰爭一觸即發,不過在今日衝突發生之前,美軍就已調派第82空降師600名士兵緊急開赴中東,值得注意的是,當中有許多是年輕士兵,他們聽到調派消息,竟興奮比出大拇指,高喊要「上戰場了」。 路透社7日報導,駐守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布拉格堡(Fort Bragg)的600名士兵已經啟程前往中東,他們是美國近期因應波灣局勢升溫,調派3,500名第82空降師(82nd Airborne Division)傘兵中的一部分。當中許多人的第一站是科威特,不過最終目的地屬於機密不得而知。 美國總統川普3日下令美軍無人機狙殺伊朗二把手、伊斯蘭革命衛隊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伊朗人群情激憤,中東戰火恐再燃起,報導說,美軍第82空降師正前往中東地區,這是自2010年海地大地震以來,美軍最大規模的「快速部署」行動。 這批士兵中有許多年輕面孔,其中一名留著紅色短髮的士兵雙手比出大拇指,興奮高喊,「兄弟們,我們要開戰了。」不過另一名來自維吉尼亞州的27歲士兵表示,並不意外要調派中東,他說自己當時正在看新聞,了解局勢如何變化,之後就接獲上級訊息,叫他「哪裡也不能去」,接著就收到調派指令。 對於許多年輕士兵而言,這是他們職業生涯中首次出任務,不過他們似乎將戰爭風險拋諸腦後,在吃過歐姆蛋、鬆餅早餐後開始打包行李。 相較之下,年紀稍長、介於30至40歲的士兵心情明顯較為嚴肅,因為他們曾目睹同袍在戰場上失去一條腿、甚至是死亡。 士兵將重達75磅的後背包一個個放上運輸卡車,後背包裝了各式必須品,包括裝甲背心、襪子、內衣褲,另外還有210發M4卡賓槍(M4 carbine)彈藥,他們在出發前被要求交出手機、移動式遊戲機、或是任何能和家人朋友聯絡的裝置,以避免任務細節外洩。 第82空降師被視為美國陸軍中機動性最高的部隊,通常用來「快速部署」,不過美國陸軍發言人伯恩斯中校(Mike Burns)表示這次情形不同,「這些士兵很興奮要出任務,但是我們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們將去多久。」伯恩斯說,「我們是步兵團,我們的主要任務是地面戰鬥。」 一名34歲士官長表示,「美國陸軍是一支全志願部隊,我們想要這麼做。」

  • 陸運20生產線首曝光 全數位化技術直追空巴波音

    陸運20生產線首曝光 全數位化技術直追空巴波音

    中共自行研發製造的大型運輸機運-20一直被視為其軍事航空工業的里程碑,在進入量產後一直受到外界的注意。近期生產運-20的西安飛機集團首度公開其量產技術大躍進,已經採用與美國波音與歐洲空中巴士同等級的全數位化量產技術,摒棄了圖紙與人工干預後的生產速可以提高到10倍之多,能加快滿足其大型運輸機的迫切需求。 《新浪軍事》報導指出,衡量一支空軍的能力不但要看其配備的戰機性能與數量,更要從其先進的戰略轟炸機和大型運輸機來衡量。運-20之所以被稱為中共空軍「跨時代爭氣機」,就在於它是至今唯一自行研發的大型戰略運輸機,讓中共空軍的戰略投射能力有極大的進步。 由於大型戰略運輸機對於物質、人員、武器投放、空中加油與戰場早期預警等任務極為關鍵,因此美國對中共運-20的注意還更重於對殲-20的重視。過去只有美國會大量投資這類裝備,現在中共的運-20已經是美國C-17全球霸王(Globemaster)生產以來最大型的運輸機,美國自然非常了解其戰略意義。 日前大陸中央電視國防軍事頻道訪問西安飛機集團的運20生產線時透露,運-20已開始採用全數位驅動的量產技術,這種技術不但在大陸開創先河,縱觀世界也罕逢對手。這套花了3年多時間建立的全套數位化體系流程,首創基於數位化模型定義設計的飛機,目前此種技術僅歐洲空巴的A380和美國波音787進行實踐。它系統化地將製造和設計資訊共同定義在三維資料模型基礎上,使設計到加工製造和最終檢驗形成了集成化流水線,擺脫了傳統上對圖紙的依賴,這樣不但有助於量產的速度驟增,而且極大減少了人工裝配帶來的零部件間距差。 報導說,目前最先進的頭盔顯示器的虛擬實境技術,其衍生版也被運-20的研發者和試飛員應用於該機的開發。這種被稱為聯想設計的技術讓運20在設計階段可在全平台內融合所有環節,任何資料的細微改變能通過並聯線路同時變更相關節點資料,使得運20的氣動佈局、機電構造和內部規劃全面優化,也讓整體開發速度比預先早半年多,測試時間也大幅縮短,運20也由此成為繼美國波音787之後第二種將聯想設計技術應用於設計和檢測的大型飛機。 報導說,中共第15空降軍一度只配備10架由俄羅斯引進的二手伊爾-76運輸機,反觀美國一個空降軍就有100架以上大型運輸機,因此不難想像中共對運-20的需求。運-20還將發展出空中加油和遠端預警型號,因此分析人士認為中共空軍這方面的戰略需求需要200架左右的運-20,同時空降部隊還另需要約300架的基本運輸型。 報導最後說,運-20的量產運用了大陸近年來快速發展的數位技術,同時培育了一批設計與技人才,未來這些技術與人才將持續開發300噸甚至400噸級軍用大飛機。

  • 捍衛臺海屏障 地表最強陸航空602旅火力全開

    捍衛臺海屏障 地表最強陸航空602旅火力全開

    現代戰爭,無論是遼闊沙場,還是都市作戰,求勝關鍵講求機動、靈活始能掌握戰場先機,陸軍航空602旅,就是一支「數位化、立體化、機械化」的精銳勁旅,不僅擁有指管靈活、火力強大、機動快速的作戰應變能力;更在防衛作戰中,扮演主導戰場決勝的關鍵角色。該旅在國軍年度「漢光演習」、「神鷹操演」、「三軍聯合作戰訓練測考」等重要戰演訓中,都不可或缺的,官兵充分發揮全天候、立體化的優異戰力,成為捍衛臺海的堅實屏障。  捍衛臺海安全最有力屏障  突擊直升機作戰隊民國106年12月成軍後,戰時可全程執行空中偵察、指管、運補及戰場搜救等任務,開創地面防衛作戰有利機勢,確保我國土安全。其所屬UH-60M黑鷹直升機,可因應戰場環境不同,實施空中突擊、傷患後送、物資運載、軍品吊掛、戰場救援及空中指管等任務,且裝設先進航空電子系統,增強其戰地生存能力和性能,是捍衛臺海安全最有力的屏障之一。  另AH-1W攻擊直升機,是空地整體作戰時的攻擊利器。配備地獄火飛彈等武器,並可視任務掛載拖式反戰車飛彈、AIM-9響尾蛇空對空飛彈。主要擔負摧毀敵戰甲車、人員運輸車,以及執行部分空對空作戰任務。OH-58D戰搜直升機,主要在戰場上擔任「斥侯」角色,執行監控、目標觀測與定位、野戰砲兵觀測與修正等任務,在飛行時可自動追蹤與瞄準目標,具備紅外線熱影像及雷射測距定位功能,可先期掌握戰場優勢。  發揮機動力 掌握戰場主動   至於配屬該旅的CH-47SD運輸直升機,則主要肩負空中運輸、戰場搜救、醫療後送、空中指揮與管制、空中勤務支援、空中觀測等作戰任務,並可結合機械化步兵、傘兵特戰部隊等,遂行機動突擊作戰。  值得一提的是,不論在高山、外離島等偏遠地區;或是發生重大天災,民眾生命財產遭受威脅時,常常可以看到C型機的身影,深入災區,執行空中救援、物資運補等任務,救民於水火的情景,令人動容。基於保國衛民神聖職責,達成防衛作戰任務,602旅將持續專注戰訓任務,掌握戰場主動優勢與迅捷強大火力支援,並發揮機動力克敵制勝,以有效嚇阻敵人蠢動,為確保國家安全與全民福祉,奉獻最大心力。 隊徽意涵   陸軍航空602旅名為龍翔部隊,隊徽以單位特性、任務為主題設計,外框鑽石型,象徵堅強、鞏固之意;Ⅱ代表航空部隊第2旅;另H為直升機之代號,展翅圖形則說明,先進機種加入後,大幅提升航空旅戰力

  • 未來戰場!無人坦克、地面機器人即將面世 

    未來戰場!無人坦克、地面機器人即將面世 

    最近4家美國軍事設備公司即將開始研製地面運輸機器人,其中1家更宣布打算推出一款無人坦克,讓美軍軍用設備可望大升級,未來戰場也將更加高端、先進,戰爭型態勢必大轉變。 根據《防衛新聞》(Defense News)報導,現今高科技不斷快速發展的結果下,無人機械的應用也即將進入軍事設備的領域。 美國應用研究聯合公司(Applied Research Associates, ARA)和北極星集團(Polaris)旗下的軍用市場開發Defense部門,以及其他2家美國公司正在致力打造20個機器人研究訓練平台。預計這4家公司的每個平台都會對目前的美國陸軍步兵師進行測試和分析,其研究結果將會被用來訓練陸軍機器人的後勤能力,以及提供未來士兵在進行操練時有更多參考依據。 美國正致力於地面運輸機器人、無人運輸機的研發工作,預測未來美國陸軍將投入「有人與無人系統聯合作戰」的發展目標,上述其中1家公司更打算將無人駕駛應用到陸軍運輸坦克的領域,研發以無人坦克在戰場上的運輸後勤補給能力,可望打破我們對未來戰場的舊有想像。

  • 泰慶祝大象節 水果大餐任象吃到飽

    泰國古都阿育他耶今天慶祝大象節,一藍藍香蕉、甜瓜和鳳梨等一字排開,豐盛的水果自助餐盛宴,60頭大象同時以長長的象鼻捲起水果,盡情享受屬於牠們的節日。 路透社和「曼谷郵報」(Bangkok Post)報導,在大象和訓練員接受當地1位知名佛教僧侶灑聖水和祝禱後,大象把長長的象鼻伸向水果大餐一飽口福。同時現場還可以觀賞到兩頭大象以長長的象牙互鬥,重演古代歷史戰役的場面。 幾世紀來,大象載運戰士前往戰場,在泰國王室典禮中扮演重要角色,在機械化運輸工具還沒問市前,還擔任伐木和其他產業的運輸角色。 大象現在大多被安排在觀光景點,吸引觀光客,不過,動物保育人士表示,牠們往往被不當對待。 阿育他耶大象村經理萊松里安(Laithongrien Meepan)說:「我們希望盡可能減少剝削大象的情況。」 萊松里安表示,園內約1/3的大象不再提供載觀光客的服務,但遊客還是可以碰觸大象,幫大象洗澡和餵食大象。 根據英國保育團體EleAid,泰國目前生活在野外的大象約有3700頭,人類飼養則有4000頭。1060313

  • 美陸軍推出飛行機車原型 可承載360公斤

    美陸軍推出飛行機車原型 可承載360公斤

    美國陸軍在馬里蘭州的奧伯丁試驗場,正在實測一種新式運輸工具,稱為「聯合戰術空中運輸機」,俗稱「空浮機車」(hoverbike),如果成功可靠,可能會改變未來戰場的運輸形態。 美國陸軍報((army.mil)報導,「空浮機車」最早是由馬洛伊航空(Malloy Aeronautics)設計,是以現在常見的四軸飛行器為基礎,將它提升功率而完成,研發是在2014年展開,後來得到美國陸軍的支持,開啟了「聯合戰術空中運輸機」計畫(Joint Tactical Aerial Resupply Vehicle)簡稱JTARV,不過它實在很容易被聯想到科幻電影星際大戰當中的空浮機車,因此也常被如此稱呼。 負責空浮機車開發的威廉·羅伯博士說,他希望他造出的飛行器不是只存在於概念的實驗機,而是一種即將到來,可以確定應用的載具,因此他會努力使飛行機車表現的更好、更成熟。 項目主任提姆.方(Tim Vong)說:「我們希望戰場士兵能在30分鐘內得到迅速必要的補給品,所以我們主是把它當成運輸工具,由遠程遙控。它可以提供130公斤的物資,飛行範圍可達150公里,時速平均有60公里,可以飛行在地面略高處,或者幾百公尺的空中。」 目前「空浮機車的原型是電動型,但研究人員正在研究一種可以大幅增加航程的混合動力推進系統。

  • 美國空軍空降救援隊與國軍的歷史淵源

    美國空軍空降救援隊與國軍的歷史淵源

    \t隸屬於美國空軍的空降救援隊(USAF Pararescue),是眾多美軍特種作戰部隊中擁有最高知名度的一支。其轄下俗稱為「PJ」的空降救難員(Pararescue Jumpers)更被許多在阿富汗與伊拉克戰場上,因遭遇意外或者遭到擊落而陷入敵境的美軍飛行員視為救星。 \t在2014年上映的電影《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中,跳傘救難員又因為「獵鷹」(Falcon)這個超級英雄角色而聲名大噪。原來,由安東尼.麥基(Anthony Mackie)所飾演的「獵鷹」本尊山姆.威爾森(Sam Wilson)就是來自美國空軍第58空降救援中隊的退伍軍人。 中國戰場:空降救援隊的誕生之地 \t然而直到今天,人們都不知道空降救援隊的真正誕生之地其實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中印緬戰區。為什麼會如此呢?因為涵蓋中國、印度與緬甸的中印緬戰區,是當時美軍大規模參與的幾個戰場中,領土最為遼闊,地形最為複雜而且又最大規模投入空中武力的戰場。光是在為中國戰場輸血的駝峰航線上,美軍的C-46與C-47運輸機就有非常高的失事率。 \t1944年春季,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將裝備B-29超級空中堡壘轟炸機的第20航空軍第58重轟炸機聯隊派往印度,並且以成都的新津、邛崍、廣漢與彭山四座機場為前進基地,開始對日本本土實施戰略轟炸。而在往返於日本本土的過程中,同樣也會有不少的B-29轟炸機因遭遇日軍戰機與高射炮反擊,或者是飛行意外而墜毀於中華民國的土地上。 \t因此,除了與國民政府就相關的救援工作進行協調外,如何救援墜毀於華北與華中淪陷區的B-29轟炸機組員,也給予了美軍派遣觀察組前往延安與中國共產黨建立聯繫管道的正當理由。畢竟,受困於日軍控制區的B-29機組人員,極度仰賴任何在當地活動的中國游擊武裝協助,其中當然也包括了中共的8路軍與新4軍。 \t不過,拯救B-29機組人員的工作,絕對不像大陸「抗日神劇」演的那般輕鬆容易。因為事實上,即便是在沒有日軍存在,牢牢控制於國民政府手中的西南與西北大後方,也有可能發生B-29墜毀的事件。在那裡,遇難的美軍飛行員固然不用擔心遭到日軍俘虜,也必須要在毫無人煙的偏遠地區待上好幾天,甚至於好幾個星期的時間才會為中國老百姓發現。 \t考量到急需醫療救助,或者是缺乏糧食與飲水的B-29機組人員可能還沒等到救援就死亡,第58重轟炸機聯隊在其轄下的四個大隊下設置了一個五人編制的搜救隊(Search and Rescue Party),專門對在四川、西康、青海與陝西等省份墜毀的B-29機組人員提供協助。他們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駕駛L-5聯絡機或者B-25轟炸機,在這些地方的上空盤旋,搜索有沒有墜毀的B-29轟炸機殘骸。 \t一旦在地形複雜且交通不便的區域發現到B-29的殘骸,搜救隊的人員就必須要帶著簡單的醫療用品、糧食與飲水跳傘下去,以對傷員進行救助。所以,參加過這些救援任務者,都可以稱得上是美軍第一代的空降救難員。有趣的是,在中國戰場上行動的搜救隊成員,也需要能夠講中英雙語的中國人陪同行動,因此確實曾經有中華民國國軍的軍人,為當時尚未正式成立的空降救援隊服務過。 空降救援隊裡的中國人 \t出生於1917年,目前定居於台北市大安區的陳柳廷先生為浙江省杭州人。他的父親陳榮恩,因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前往率領七名醫生與志工前往歐洲戰場,為在協約國軍隊中服務的中國勞工看病的原因而成為了在浙江地區具有高度知名度的醫師。所以,陳柳廷自幼年時代開始也是在一個高度國際化的環境中長大,英文能力理所當然也是頂呱呱。 \t從杭州農業養成所畢業後,陳柳廷前往靈隱寺對面的西湖農場擔任技佐,靠種植水果維生。不料,和平的日子很快就因為日本發動侵華戰爭而被打斷。多次目睹到日軍轟炸機空襲杭州給當地民眾帶來的慘況的他,因理解自己無法置身於戰爭之外而主動前往金華報考陸軍軍官學校。由於精通英文的原因,陳柳廷所報考的,是成立於陸軍軍官學校西安第7分校的留俄機械化兵團。 \t當時,蘇聯出於避免同時遭到德國與日本兩大軸心國雙面夾擊的考量,決定支援中國抵抗日軍的侵略。除了支援飛機外,蘇聯也向中華民國陸軍提供了以T-26為主的裝甲車輛,以提高國軍的機械化作戰能力。因此,陳柳廷本來是滿懷著成為裝甲兵的心願考取陸軍官校的。沒有想到的是,當他費盡了千辛萬苦抵達西安時,卻發現所謂的留俄機械化兵團根本不存在。 \t失望的陳柳廷,只能無奈的進入7分校的第16期第14總隊砲兵科第2隊待到他於1940年畢業為止。恰巧這個時候,空軍官校到西安招募第14期飛行員。陳柳廷為了擺脫陸軍的苦悶生活,又主動的去報名參加空軍官校的考試。聰明的他在通過招考後,便在空軍的安排下前往雲南驛與昆明完成初級與中級的飛行訓練。 \t隨著太平洋戰爭的爆發乃至於中美兩國合作的深化,陳柳廷在完成中級飛行訓練後,被選中成為了第3批派往美國接受飛行訓練的空軍官校生。在美軍的安排下,陳柳廷在美軍的安排下,於亞利桑那州的雷鳥飛行基地(Thunderbird Field)重新接受初級飛行訓練。他表示在第3批留學美國的中國學員當中,自己是第二個放單飛的。 \t不過,也因為粗心大意的原因,陳柳廷在接受初級飛行訓練結業考試的時候沒有把動作做好,成為了在美國第一個遭到淘汰的空軍官校第14期學生。出於珍惜人才的考量,美軍決定安排陳柳廷與另外六位表現優異,但是卻遭到淘汰的國軍飛行員進入丹佛大學(The University of Denver)與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學習照相與沖洗照片的技術,好訓練他們成為偵察機飛行員。 \t然後,他們一行人便被安排到位於德州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布魯克斯機場(Brooks Field)的高級偵察飛行學校(Advanced Flying School),學習駕駛寇帝斯公司(Curtiss)生產的O-52貓頭鷹式(Owl)偵察機。結訓以後,陳柳廷他們反而早於其他接受戰鬥機與轟炸機訓練的學長與同學們返回中國。只不過當時的中國空軍,還沒有裝備可供陳柳廷他們執行任務的偵察機。 \t百般無奈下,陳柳廷只能夠擅用自己的語言才能,在國府空軍第8大隊與陳納德將軍指揮的美國陸軍第14航空軍中擔任翻譯官。等到B-29轟炸機開始出現於中國戰場之後,由於隸屬於第58重轟炸機聯隊的第40大隊急需精通中文與英文的國軍翻譯官,陳柳廷便與空軍官校6期畢業的周伯通少校與13期畢業的班潤寶中尉一起調到了新津機場,開始接受第20航空軍的指揮。 辛苦的空降救難任務 \t與由陳納德親自指揮,任務是支援中國戰場上的國軍與日軍作戰的第14航空軍不同,第20航空軍直接隸屬華府的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指揮,唯一的任務是對日本本土實施戰略轟炸。也因此,做為美軍嫡系部隊的第20航空軍,在一開始對於三位剛被調到新津的國軍翻譯官確實也是缺乏信任。不久以後,周伯通少校與班潤寶中尉就因為受不了來自於美軍的差別待遇而離開。 \t唯有從小就在西式環境下長大的陳柳廷,在逐漸與第40轟炸機大隊的長官與同僚們達成互信以後,被允許進入搜救隊服務,成為了目前已知的中華民國軍人當中,唯一一個當過「PJ」的軍官。至於當時自己究竟是如何獲得第20航空軍高層信任的,陳柳廷指出最重要的原因,在於他比其他國軍軍官更加重視保密防諜的概念。 \t他表示,當時在中國戰場上,不只日軍、汪精衛政權與共產黨都意圖派出間諜竊取第20航空軍的情報,就連做為盟國的國民政府,也出於希望超級空中堡壘式轟炸機能被投入於支援中國戰場的軍事行動,而想多瞭解B-29的動態。時任軍政部長的何應欽將軍,就多次透過王叔銘向陳柳廷詢問B-29的情報。然而陳柳廷卻出於自己身為軍人的職業道德,始終沒有向國軍長官們洩漏半點訊息。 \t於是,被美軍視為自己人的陳柳廷,就被允許加入了第40轟炸機大隊的搜救隊擔任國軍聯絡官。他表示,搜救遇難飛行員的概念在美軍裡面也才剛剛起步而已,因為在新津的第40轟炸機大隊裡,撇開後勤支援人員不算,就只有5個人負責從事這樣的工作。除了擁有四輛吉普車與兩輛中型卡車外,第40轟炸機大隊的搜救隊伍也還有一架L-5聯絡機。 \t通常當得知有B-29墜落的消息時,搜救隊的飛行員會先駕駛L-5聯絡機到出事地點上空盤旋,搜索墜機殘骸。等找到了B-29的殘骸,並且確定還有人員活著以後,搜救隊就會依據不同的情況做出反應。在地形比較簡單,交通比較容易的地方,就會派遣車輛前去迎接飛行員。假若是在地形比較複雜,地面交通工具根本無法抵達的地方,就要派遣救難隊員跳傘下去協助飛行人員脫困。 \t接受過飛行訓練的陳柳廷,有些時候任務比較單純,就是駕駛著L-5聯絡機在空中搜索B-29的殘骸。但是印象讓他最深刻的任務,卻還是跟著美軍的同僚們一起跳傘到地面救助傷患的經驗。除了會講中文外,美軍之所以喜歡讓陳柳廷跟著一起跳傘的原因,還是在於他曾經跟著父親學會了一些醫療技術。他表示自己救助過的其中一位B-29機組人員,就因為等待搜救隊等太久的原因,腳上穿的鞋子因雙腳水腫而炸開,那樣的畫面讓老先生一輩子都忘不了。 \t不過,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救援任務,還是一次奉命與兩位隊員一起在四川省與青海省的交界處跳傘,去搜救一架墜落於半山腰上的B-29機組人員。那一次的畫面,據陳柳廷形容可真的是慘不忍睹,因為十一名機組人員中,雖然有三人毫髮無傷,五人輕傷,但是卻仍然有三人摔的粉身碎骨,有些死者的屍塊還被高高的掛在樹上,讓他想起來還是會時常做惡夢。 \t儘管如此,出過116次救難任務的陳柳廷,仍認為從事這種救死扶傷的工作是非常有意義的。這不僅意味著他能間接對B-29的戰略轟炸任務提供幫助,加快日本投降的速度,而且對於自己能夠幫助那麼多在中國的土地上受困或者受傷的美國大男孩們脫離險境,他還是感到非常的有成就感。畢竟唯有像他們這樣的人存在,盟軍健兒們才能夠有足夠的士氣將打擊法西斯的戰爭進行到最後。 \t為了感謝陳柳廷救助受難B-29機組人員的功績,美國政府於1946年在第20航空軍司令李梅(Curtis E. Lemay)的建議下,向他頒發了一枚懋績勳章(Legion of Merit)。儘管曾經出於軍人的保密守則,而拒絕在服務第20航空軍的時候向國民政府透露任何關於B-29的情報,陳柳廷在戰後仍舊得到中華民國方面的充分信任。 \t令陳柳廷所津津樂道的,是他曾經以上校空軍代表的身份,在台北縣三峽區的「國光作業室」工作。當時他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每星期要就「國光計劃」的進展向蔣中正總統做簡報。雖然經歷過那麼多傳奇的故事,但是陳柳廷仍認為自己當上了第一代「PJ」的事蹟最值得回味,並希望世人不要忘記二戰期間中華民國與美國那段並肩作戰的歷史。

  • 中日競相試飛新軍用運輸機

    日本自行研發的C2大型軍用運輸機,15日在航空自衛隊岐阜基地成功試飛,若進展順利,將在今年內投入服役,交付航空自衛隊強化離島防衛。 與此同時,解放軍的新型運輸機試飛也沒閒著,也就是在東海上空甚至南海,未來可能出現日本C2和中國運-20較勁。 C2運輸機配備雙引擎,全長44米,高14米。最大運載能力為30噸,比日本現役的C1運輸機增加4倍,續航能力亦提高4倍,達到6500公里,可搭載愛國者三型防空導彈系統及UH60大型直升機。 運-20機長47米,機高15米,最大起飛重量220噸,最大載重66噸,航程大於7800公里,動力裝置為4台D-30KU或WS-18渦扇發動機或WS-20渦扇發動機。 據大陸軍網報導,近日,運-20重型運輸機又開始試飛,據目擊者稱其編號為789號。據悉,該機為繼781、783、785和788之後第5架運-20原型機。而中航工業也透露,2015年完成了「大運」研製的各項工作。軍事專家表示,這意味著運-20將開始定型審核,有可能於2016年服役。 大陸軍事專家雷澤表示,現代戰爭到最後還是進行地面力量投入,沒有大型運輸機,中國空軍的地面作戰部隊如何快速到達海外戰場?所以中國可以不造核航母,但現在發展的運-20比核動力航母要重要百倍。

  • 無人機載人上戰場 軍隊動員新趨勢

    無人機載人上戰場 軍隊動員新趨勢

    中國製造商億航這次在拉斯維加斯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中,展示了所謂的第一架載客無人機。億航184電動無人機高1.5公尺,淨重200公斤,有8支螺旋槳與4支機臂。它的平均時速為100公里,額定載重100公斤,電池2小時即可充滿,在海平面高度續航23分鐘。 億航聯合創始人兼首席行銷官熊逸放表示,希望這款無人機將來能成為人類中、短程日常交通運輸工具。 然而,億航在展場造成轟動後,並沒有提到它會不會用於戰場。《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網站指出,這幾乎是必然會發生的事。五角大廈已在阿富汗試驗貨運無人機,而美軍也在積極測試「有人-無人機聯合作戰」。例如,阿帕契直升機或F-35戰機的駕駛在執行任務時,將控制好幾架無人機。 事實上,最近美軍科學家指出,由於陸軍航空兵執行自動化任務的程度不斷提高,駕駛員的角色將由航空器的操縱者,轉為管理高智慧化自動裝置的任務指揮官。 這些趨勢自然匯集的結果,就是軍事人員交通無人機的誕生。而其中的優勢顯而易見:由於你既不需要複雜的駕駛艙,也不需要訓練有素的駕駛,因此可以降低飛機的價格,並縮小飛機的體積。 然而,猶如許多紙上談兵看來美好,但實行起來卻困難重重的構想般;其中的問題在於,誰願意當第一隻白老鼠? 而美國軍方的反應也很耐人尋味,軍事航空人員原本就擔心,有朝一日無人機會取代戰鬥機,所以不太可能欣然接受自動直升機及交通無人機。此外,他們也怕軟體會產生故障,或是自動化設備太過死板,以致無法因應瞬息萬變的戰場情勢。當然,要是駭客發動攻擊,故意要無人機將軍人送往最近的戰俘營,那就更令人憂心了。 不過擔心歸擔心,但五角大廈卻仍面臨無人機供不應求的狀況。像特種作戰部隊就利用交通無人機,迅雷不及掩耳地發動突襲。更好的是,搜救部隊不必深入險境,便能靠無人機營救戰機遭擊落的駕駛。而話說回來,這是多麼諷刺啊--對無人機嗤之以鼻的駕駛,竟然得靠無人機來營救。

  • 千奇百怪! 動物軍團出任務 戰場中出奇致勝

    千奇百怪! 動物軍團出任務 戰場中出奇致勝

    在武器裝備不甚發達時代,動物常被軍方作為服役武器或士兵之用,他們有獨特的裝備與功能,出任不可能的任務,也因此常為軍隊立在汗馬功勞。現在來看看,《環球網》所搜集的千奇百怪的動物軍團,如何在陸、海空作戰中身先士卒、出奇致勝。 不起眼的小動物甚至小昆蟲也有用武之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夜視螢火蟲為士兵提供光亮,使他們在讀取命令,地圖和通信的時候可以不被敵人發現。而炸彈探測蜜蜂則是最小也最專業的爆炸物探測器。普通蜜蜂的嗅覺與軍犬的嗅覺相當,進行訓練之後的蜜蜂,用以檢測爆炸物和化學武器。另外,地雷嗅探鼠雖然不如軍犬或海豚光鮮,但它卻能輕易探測到地雷,並且能夠進入狹窄,大型動物難以到達的區域。 如果是在海底作戰,容易被人類訓練的海豚、海獅就可發揮不少戰力。譬如海豚可進行反水雷訓練,海獅則是很好的潛水夫。2003年,一頭海獅參與空間和海戰系統中心的淺水入侵偵測系統(SWIDS)計畫,進行受訓。海獅的任務是尋找出敵人的地雷和攔截敵方的潛水夫。 能在天空飛翔的信鴿、蝙蝠則是出使空戰任務的高手。信鴿早在20世紀初,就被裝上相機以拍攝地形鳥瞰圖。鴿子被放進盒子準備登上轟炸機,在飛機出現事故或者聯絡失靈的情況下,這些鴿子將用於通信。1918年8月,一隻執行任務的信鴿從一輛英國坦克的口洞釋放出來。即使到了近代,在電子瞄準系統出現之前,鴿子還被用於導彈制導。在導彈上配備鼻錐體,放入鴿子,訓練它們在目標進去視線時,去啄鼻錐體上的小窗口,以引導導彈。 除了信鴿,另一會飛行的蝙蝠也會被派上戰場。二戰時期,美軍將蝙蝠打包在一個箱子裡,並在它們身上安裝小型的引爆裝置,投落在日本上空。當箱子打開時,蝙蝠會尋到樹木和穀倉作為棲息地,從而引起爆炸。 龐然大物的大象前即是戰場上的常見「運輸兵」。大象被作為戰場上的「士兵」一直沿用到19世紀末。他們既作為指揮中心的坐騎,又可作為火炮坐騎。1944年,日本軍隊就在緬甸戰役時用大象作為運輸工具。1944年,英軍在印度同樣用大象將一架水上飛機拉到海軍航空兵站。 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也是戰場中不可或缺的好幫手。在一戰時期,不止馬和騾子用於運輸槍支和武器裝備,軍犬也負責往前線運輸槍支。1918年1月,一隻來自曼徹斯特團第10營的軍犬在等待執行命令的通知。一戰時期,軍犬主要作為信使,並幫助尋找在戰場失蹤和受傷的戰士。二戰時期,狗是重要的「反坦克武器」。蘇聯曾訓練軍犬將炸彈置於坦克下,然後逃生。有一軍犬「Stubby」是一名戰場英雄,參與過17次戰鬥,曾提醒士兵炮彈的攻擊、尋找到在無人區受傷的士兵和成功抓住一名德國間諜。

  • Fortune Weekly-自製運輸機陸產業鏈起飛

    Fortune Weekly-自製運輸機陸產業鏈起飛

     元月中國首架自主研製的大型軍用運輸機運20首飛成功,估算未來中國大型運輸機的市場規模將達到1200億元人民幣。運20運輸機的研製成功和列裝部隊可望使產業鏈的相關企業受益,其中飛機總裝、發動機、航電系統、機電系統、電子元器件等領域的企業受益最大。  戰略投送能力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和軍事實力的基本標誌,是國家戰略威懾力的重要基礎。而運輸機就是戰略投送能力的具體實施者。  軍用運輸機在現代戰爭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受到各國越來越多的重視,產業具有巨大的發展前景。  自主研製中國空軍獲突破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中國解放軍共有17架伊留申-76運輸機,包括3架空警2000預警機和伊留申-78空中加油機。從俄羅斯進口的伊留申-76是中國現役唯一的大型軍用運輸機,無論從數量、運力,還是技術水準上都遠不能滿足需要。  根據新浪軍事報導,今年1月26日中國首架自主研製的大型軍用運輸機運20首飛成功。運20運輸機研製成功標誌著中國大型軍用運輸機取得突破,遠端投送能力得到提升,中國空軍向戰略空軍層次邁出了一步。  運20運輸機的研發成功,可將裝甲車、坦克,甚至武裝直升機等重型裝備迅速部署到一線戰場,可和運8、運7形成合理搭配,進一步完善國產軍用運輸機體系。同時中國急需的各類大型特種飛機也會得到良好的飛行平台,運20可作為預警機、空中加油機和大型電子偵察機等特種機的平台。  運20性能材料具中國特色  目前中國最先進的空警2000預警機是以伊留申-76為平台,運20的研發成功,意味著未來中國的大型預警機有望實現國產化。根據《中國青年報》的報導,運20最大起飛重量略高於200噸,最高載重量為66噸,機身長47米,翼展45米,機高15米,由3名機組人員操控。飛機採用傳統布局,三點式起落架,前起落架兩個輪可90度偏轉。該機對起降場地的適應能力較強,可在較為簡易的機場上起降。其寬敞的機身使貨艙容積較大,可以運載絕大部分大型作戰和支援車輛。  從運20的主要性能參數上看,已超過伊留申-76,和伊留申-476相當接近。與伊留申-76MD飛機相比,運20的體積更大,機身空間和布局更為合理,發動機的功率也更大。運20不僅總體性能超過伊留申-76,而且在超臨界翼、綜合航電、駕駛艙設備、複合材料及加工等方面都具有中國特色。  根據中國空軍現有的第三代戰機數量,估計應該配備至少30架空中加油機,才能適應一場中等強度現代戰爭的需要;從對預警機及電子戰飛機的需求上看,至少應該為每個軍區、每個海軍艦隊配屬4架以上預警機,配屬2~3架電子戰飛機,這樣算起來就會有50多架的需求量;此外,對於大型特種任務運輸機的需求大概有90多架。  大運輸機市場上千億人幣  因此,未來中國對大型運輸機及其衍生機種的需求數量約為170架。參考國外大型運輸機價格的資料,2012年10月俄羅斯國防部簽署了39架伊留申-76MD-90A型軍用運輸機採購合同,金額為45.2億美元,單架運輸機價格約為1.16億美元,假設中國大型運輸機單價為7億元(人民幣,下同),則未來中國大型運輸機的市場規模將達到1200億元。  運20運輸機的研製成功和列裝部隊將有望使產業鏈上的相關企業受益,其中飛機總裝、發動機、航電系統、機電系統、電子元器件等領域企業受益最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