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戰鬥團的搜尋結果,共27

  • 2觀察團在烏克蘭失聯

    2觀察團在烏克蘭失聯

    俄羅斯28日表示,烏克蘭軍隊發動攻勢,攻擊東部親俄分離派人士,全無正當理由,同時呼籲採取「緊急步驟」,期結束長達7周的戰鬥行為。 \n另「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同日表示,繼第一支觀察團在烏克蘭東部頓湼茨克市附近遭羈押後,第二支觀察團目前也失去連絡。 \n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與德國外長史坦邁爾以電話交談後表示,「如此懲罰式攻擊行動,全無正當理由」,同時呼籲採取緊急步驟,結束流血衝突,展開烏克蘭人民對話,包括全面的憲法改革。 \nOSCE發表聲明說,「大約今天正午時間,數名OSCE烏克蘭特別觀察團團員,與其設在頓湼茨克的團隊失去連絡。失聯當時,團隊當時在頓市以西,正首途往烏國第三大城聶伯城。」

  • 異人的足跡 白團也有份

     國史館近年以曾經與台灣相關的重要外國人士為主角,籌拍一系列「異人的足跡」,不僅有最新完成飛虎隊與陳納德,還有神秘的白團團長富田直亮,也納入這部國史。根據國史館紀錄,富田直亮具有日本陸軍退役少將頭銜,卻願意來台協助蔣介石組訓國軍,包括參與八二三炮戰,也算是頗有傳奇色彩。 \n 日本在一九四九年戰敗後,在前侵華日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號召下,包括前日本華北軍區司令官根本博中將等軍官來台協助蔣介石,根本博還協助打贏金門古寧頭戰役,成為保衛台灣的另一支秘密部隊。 \n 根據國史館紀錄,一九四九年九月,富田直亮在內的多位舊日軍軍官接受中華民國政府聘用,組成一軍事顧問團,成員均有中文化名掩護,例如團長富田直亮就取名「白鴻亮」,這個顧問團被稱為「白團」,也平添神祕色彩。 \n 國史館紀錄顯示,白團深受蔣中正的信任與重用,在台二十年間協助國軍將領與部隊的訓練工作,並建立常備兵役動員業務與制度,有助於台灣軍事現代化。 \n 據了解,在台實施的徵兵制、義務役制度、預官制度即為白團提議;各種軍事教範、準則,也多出於白團之手,如新兵訓練實施的「刺槍術」、「單兵戰鬥教練」準則皆為白團所創。曾受過白團軍訓者中,以前參謀總長郝柏村最為有名。

  • 中國遠征軍系列一-42天焦土作戰 全殲日軍

    中國遠征軍系列一-42天焦土作戰 全殲日軍

     1944年夏天,中國遠征軍第20集團軍為完成政府打通中印緬公路的戰略計畫,並策應中國駐印軍在密支那的作戰,向占據騰衝達兩年之久的日軍發起反攻。 \n 滇緬抗戰史學者李正表示,由於騰衝城內街巷稠密,房屋相連,日軍利用民房戶戶設防、巷巷築堡,戰鬥異常激烈,每前進一尺,都要付出慘重代價。 \n 騰衝戰役正如20集團軍會戰概要所言「攻城戰役,尺寸必爭,處處激戰,我敵肉搏,山川震眩,聲動江河,勢如雷電,屍填街巷,血滿城垣」,由於犧牲慘重,又將防敵增援的130師投入攻城戰役,經過42天「焦土」作戰,全殲日軍,於1944年9月14日光復騰城,淪陷了2年多的騰衝終於光復。 \n 據統計,騰衝之戰,歷經大小戰鬥80餘次,遠征軍陣亡了兩位少將李頤及覃子斌在內的8千餘名將士,地方武裝陣亡官兵1千餘名,國軍陣亡人數幾乎是日軍的3倍,犧牲重大。 \n 此役除了中國軍隊外,還有盟軍從地面及空中加入戰鬥。遠征軍中有一個美軍參謀團,參與戰役策畫;在空中,有以陳納德為首的美國志願航空隊飛虎隊(後為美國空軍第14航空隊),從空中攻擊日軍。 \n 專研抗戰史的台南崑山科技大學講師楊晨光表示,騰衝的收復是遠征軍在滇西作戰的轉捩點,標誌著日軍對緬北整個會戰的計畫全盤失敗,加上遠征軍攻下密支那,獲得騰密兩處的空軍基地,取得壓制日本空軍的空優,美國空軍對華空運不必再經過駝峰航線(Hump),可以往南偏移,不僅航程減少,空運危險性也大幅降低,運輸量亦顯著提升。 \n 騰衝之戰,可算是抗戰後期在中國國土上,罕見的由國軍主動攻擊日軍陣地,而獲得重大勝利的戰略及戰術上的關鍵作戰。

  • 舟山登步島大捷 轉危為安

    舟山登步島大捷 轉危為安

     上海淪陷後,國軍陸續撤到東南沿海各主要島嶼,從浙東舟山到福建金門,形成一條弧形防禦鏈。一九四九年十月底,共軍進攻金門慘敗(我稱古寧頭大捷),一周後轉攻舟山群島,眼看共軍就要打下整個舟山,卻在登步島踢到鐵板。 \n 此役雖非大戰,卻對搖搖欲墜的國民政府注入一針強心劑。蔣介石大為振奮,他函示前線,「登步島勝利,鞏固定海(舟山)全般戰局,使中華民國之國基轉危為安。」 \n 這一仗打得緊急而驚險。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三日晚,共軍萬餘人從桃花島以帆船強渡上岸,守軍不敵隔日被逼到登步島西北方的雞冠礁,危在旦夕;位於北方與登步島僅隔十公里的舟山本島,情勢危急。 \n 舟山防衛司令石覺令六十七軍軍長劉廉一緊急增援,務必奪回失土。四日國軍戰機先行轟炸,待晚間退潮六十七軍三個團涉水上岸,分別搶攻登步島三個主要據點。 \n 六十七軍六十七師二○○團排長劉修連,隨部主攻大山據點。夜晚為避免誤擊,全連一百多人左臂綁著白毛巾,一路仰攻,來回衝鋒多次,連長負傷,副連長陣亡,四名排長除他全部中彈,所剩卅多人,「打得好慘」,劉想起犧牲的戰友,黯然神傷。團長顏珍珠命大,手表被子彈擊中,要不然就打殘了。 \n 最慘烈的是在制高點流水岩,由六十七師二○一團一路強攻。當地村民轉述老人家的回憶,當年國共兩軍在山體下方拚刺刀,殺聲震天,死傷千餘人,營長藍文光陣亡,至今沿著山體尚存上百處戰壕。晚間風吹樹響,令人毛骨悚然。 \n 炮台山是另一處據點,由六十七軍七十五師二二四團擔任主攻。該師二二三團與二二五團在舟山沈家門碼頭待命增援,二二五團上士班長孟茂三清楚聽到登步島的隆隆炮聲,如流星雨般曳光彈道,布滿空際,可見戰況之激烈。 \n 當夜,寒風刺骨,部隊來不及換季,官兵仍穿短袖夏服。舟山司令石覺來巡,即刻送來冬服,待命部隊始得保暖。問及劉修連當夜著何服裝上陣?他想了半天,想不起來,「打了太多仗,穿什麼衣服都忘了。」 \n 國軍三個團登島後,作為預備隊的六十七師一九九團跟著上岸,投入戰鬥並負責掃蕩戰場。連長朱有華說,團長汪敬煦帶隊突破沿岸各據點後,他發現共軍在戰場不留傷亡,由擔架隊(救護隊)運走,怕影響軍心。該部追到岸邊,看到來不及撤走的共軍帆船,船上推滿了死屍。 \n 經過晝夜苦戰,共軍殘餘部隊不敵國軍反攻,緊急竄回金庸筆下的桃花島,戰鬥於六日凌晨三時結束。迄今雙方宣稱的死傷人數懸殊,保守估計,這場戰役兩軍各戰死二千多人。 \n 五十年後,中共在登步島興建一處「登步戰鬥紀念館」,在雞冠礁附近的山坡上,豎立「登步島戰鬥革命烈士紀念碑」;桃花島成了當地愛國教育基地,老師帶著小學生坐船上島參觀,聽著導遊介紹共軍當年的英勇事蹟。 \n 走在登步島的鄉間小路,只有記者緬懷戰死的國軍,對走樣的歷史感到無奈。聽說當年這裡有國軍墓地,文革期間全遭破壞。 \n 朱有華有感而發,國人大多記得古寧頭大捷,歷年都有紀念活動,對登步島大捷卻很陌生,年輕一代甚至未曾聽過。 \n 六十七師因功被賦予「登步部隊」的榮譽代號,昔日戰友每年在台都有聚會,最近幾年則冷清許多,因老兵年歲增長,又逐漸凋零。他們的事蹟逐漸被人淡忘,而對岸的紀念活動正要大張旗鼓。 \n 電視首播 \n 中天電視52新聞頻道,今晚(9/22)9:00本周一至周五連續五天,同時段首播。

  • 兩岸史話-金門之戰

     半天之內,有數百名蔣軍官兵出來,被集合於廈門碼頭。天黑後,被我軍(解放軍)全部用機關槍射殺。 \n 古人作戰,很講究「圍師必闕」,即給敵人留一條生路,不使其殊死搏鬥。置之死地而後生。海島作戰,守方處孤島,臨絕地,唯有死戰求生,別無他途。 \n 金門之戰正是這樣。國民黨守金門的二十二兵團既非嫡系,又是累敗之師,其中二十五軍於淮海戰役第一階段被全殲於碾莊,軍長黃伯韜自殺。五軍則全部覆滅於淮海戰場陳官莊。裝備也不如我軍好。這一點從敵人截獲的我軍電報中可獲證實。 \n 10月26日,金門島上戰況慘烈,我軍向後方呼援,一主官道:「再不增援我們就垮了。唯一希望,我能活著回來。」我軍大陸指揮所首長訓斥他:「你部槍械全是美式裝備,兵不但多,而且是全軍最精銳的,怎麼還打敗仗?你還有臉退回來嗎?」除了武器,國民黨軍員額也不齊。 \n 為著軍餉,號稱一個兵團,實則僅弱旅8000。就是這樣一支老師,在金門之戰中竟煥發出了百倍的青春。道理很簡單:絕地使然。 \n 日後我軍攻台,台軍面臨與金門守軍相同的境地。莫道台軍不堪戰,屆時必做困獸鬥。某軍委首長問我對我軍攻台的看法,我講了一個寓言:一隻獅子發現了一隻兔子,追了半天沒追上。別的動物笑話獅子,獅子說:「我追兔子不過是為了一頓早飯,而兔子跑卻是為了全部生命。它當然跑得快了。」台海之戰,小心我軍成獅子,台軍必然是兔子。 \n 斗笠奇軍低姿態 \n 李良榮在國民黨中號稱「小老弟」。當年孫中山以大元帥身分在黃埔軍校閱兵,檢閱到末排最後一人時,孫中山見其人個小,面容謙和,遂撫著他的頭說:「好個小老弟。」 \n 名如其人。李良榮一直在派系傾軋的國民黨軍中採取低姿態,用他自己的話講就是「取弱勢」。他的部隊裝備奇差,舉一典型事例說明:二十二兵團乘船登陸金門,湯恩伯在李良榮的陪同下觀看,只見船甫靠岸,一堆一堆的老百姓蜂湧下船。 \n 湯恩伯詫異:「軍情如火,應該下令戰鬥兵先下船,為什麼讓民夫搶先?」李良榮答:「這正是二十二兵團的戰鬥兵,因為尚未領到軍衣,所以仍穿民服。」湯恩伯大驚,道:「形同乞丐,怎麼可以臨陣作戰?」因二十二兵團官兵每人背一斗笠,金門老百姓呼曰「斗笠軍」。 \n 我軍攻克廈門後,蔣介石給李良榮打電話,問他能否守住金門,李良榮答:「成功雖無把握,成仁確有決心。」就在這一日,他召集全兵團團以上幹部訓話:「金門島在軍事上是一死地,如不死裡求生,就會死無葬身之地。」他命令把海邊僅存的幾條輪船全部炸毀,頗有點項羽的味道,說:「現在好了,從這一刻起,我們誰也無法到海上逃生。大家只有在金門島上與共匪拚啦!今日之戰,勝則生,敗則死。」 \n 李良榮顯然懂得點老子。人類崇尚強盛,自然崇尚柔弱。老子認為,自然界那些氣勢洶洶的東西都不行。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最厲害的反而是柔弱的,低姿態的。大海姿態最低,最後萬川歸之,水全流進去了。 \n 隔膜已久仇似海 \n 在絕處相逢,你死我活。二十二兵團一退役軍官對我講:金門戰役前夕,一則謠言在戰地廣為傳播:我軍攻克廈門後,許多蔣軍官兵藏匿於民家及空屋中不肯投降,我軍張貼告示,並用廣播車沿大街小巷喊話,勸蔣軍出來投降,並告之已備妥輪船,馬上送他們回台灣。 \n 結果半天之內,有數百名蔣軍官兵出來,被集合於廈門碼頭。天黑後,被我軍全部用機關槍射殺。 \n 這種拙劣的欺騙伎倆,在當時的氛圍中,著實令蔣軍官兵大起恐怖。他們的意志因恐怖而堅強。後來的戰鬥因恐怖而殘酷。 \n 10月26日,二十八軍主攻團仰攻金門縣城附近的一二三高地時,蔣軍坦克突然出現在我軍背後。我軍戰壕向前,後背完全暴露於坦克的火力之下,無任何遮攔。敵坦克使用國際法禁用的鋼珠彈向我軍瘋狂射擊,鋼珠彈射出後呈V形扇開,一平方米內竟有上千顆鋼珠,霎間血流成河。這不是戰鬥,而是屠殺。 \n 在這種情況下,我軍部份官兵放下武器。但敵坦克手高喊:「廈門守軍下場如此!」並不停火。敵坦克手沐巨梁稱:「這是我數十次戰役中從未見過的最慘的畫面。」後來僅在一二三高地下埋葬的我軍忠勇官兵遺體就達一千多具,今稱「萬人塚」。 \n 金門戰鬥結束後,蔣軍除把大部分戰俘送往台灣,還將一些俘虜集結到海灘,用機關槍射殺。(古寧頭村史)今日台灣與大陸的情景與金門戰役時相似。和平時,只有隔膜;戰爭時,全是仇恨。 \n (待續)

  • 中國外交短波-美韓黃海軍演 華盛頓航母不參加

     美韓兩國部隊昨(27)日起在朝鮮半島西部海域(即黃海)舉行5天聯合反潛軍演,美國華盛頓號航空母艦則不參與。北韓譴責美韓軍演,並揚言絕不會原諒挑釁者。 \n 據韓國媒體報導,此次聯合軍演是繼7月在日本海舉行「不屈的意志」演習後,兩國第2次聯合演習,韓國媒體引述相關人士透露,參演部隊將展開高難度的自由攻防戰及潛艦追蹤等課目。演習人數,美韓兩軍投入1700餘名。 \n 此次聯合軍演地點是在韓國格列飛列島附近海域進行,目的是增強反潛戰鬥能力及加強美韓戰鬥合作能力。韓國將派遣韓國型驅逐(KDX-II)、護衛艦、巡邏艦,以及第6航空戰團的P-3C巡邏機及潛艦等。 \n 美國方面則出動約翰·邁凱恩號(DDG-56)及皮茨哲萊德號(DDG-62)驅逐艦、維多利亞號(T-AGOS19)軍艦、洛杉磯級(7900噸級)潛艦及第9巡邏飛行隊(VP-9)的P-3巡邏機。 \n 華盛頓號航空母艦此次缺席,但會參加預定於10月底在黃海舉行的另一次軍演。 \n 據北韓中央通訊社報導,北韓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26日發表新聞公報,譴責美國和韓國即將舉行的反潛聯合軍演,並表示美韓近期持續不斷地進行各種戰爭演習,激化對峙狀態,對緩和朝鮮半島的緊張狀態與改善南北韓關係沒有任何幫助。

  • 枋山防砲營區首開放 湧入8千人

    枋山防砲營區首開放 湧入8千人

     位於屏東縣枋山鄉加祿堂的三軍防空砲兵訓練中心,四日首度開放民眾參觀,吸引八千人進入營區。現場除展示各式現役防空武器外,還有M110自走砲戰鬥教練、海陸莒拳隊等表演,另也安排一對部隊夫妻檔幫民眾講解。 \n 三軍防空砲兵訓練中心在民國九十二年,從東港大鵬灣遷至此地後,一直未開放民眾參觀,只有去年八八風災曾安置佳冬災民。昨日首度對外開放,結果湧進大批民眾,把營區擠得水洩不通。 \n 現場展示現役各種防空武器,包括反裝甲托式飛彈、車載劍一防空飛彈、麻雀飛彈、天兵雷達、三五快砲等。動態表演包括M110自走砲戰鬥教練操演、空軍儀隊表演、海陸莒拳隊表演,另請到地方民俗團體及舞蹈團演出。 \n 其中,海陸莒拳隊有許多女性隊員,打拳、擊破時殺聲震天、虎虎生風,讓民眾掌聲不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