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戴豐秋的搜尋結果,共04

  • 曾是受助童 他回鄉行醫、墾荒田

     出身花蓮縣秀林鄉的太魯閣族醫生戴豐秋,族名為abone aki,aki是他父親的名字,abone則是指有骨氣的男人;該族的傳統命名文化,是在子女名字的後面連上其父親之名。 \n 戴豐秋說,母親務農,父親是牧師,小時候父親每月收入不過50元,微薄薪水還得養4個孩子,家境相當貧困,還好有台灣世界展望會的資助,日子勉強過得下去。 \n 他回憶,童年時光很喜歡上學,因為如果不去學校,他就得跟著家人上山養牛、種菜,實在太辛苦,而且書念得好,老師就對學生特別好,讓他更努力向學。他從小就想當老師掙鐵飯碗,可惜考不上師專,重考上高雄醫學院,當起公費生。 \n 現年45歲的戴豐秋,很能體會偏鄉醫療資源的貧乏,自高醫畢業後,曾到蘭嶼等地當醫生,7年前回到故鄉花蓮,在瑞穗鄉富源開診所。他說,當地原本有位老醫生,幾年前過世後,長達1年沒醫生進駐,他決定落腳於此,但經營初期很艱辛。 \n 戴豐秋解釋,對當地人來說,他畢竟是外人,每天早上8點開業到晚上10點,拉長營業時間增加客源,撐了3年,診所生意慢慢上軌道。他說,「我出身外科,當然也想開大刀,但一輩子能開幾次大刀?能把阿公、阿嬤身體hold住,不要讓小病變大病,也很重要。」 \n 儘管平時看診忙碌,戴豐秋不敢耽誤本業,但也想實踐夢想,目前利用周末休診時間回部落耕耘咖啡園地,也應台灣世界展望會、公部門邀約,到小學、咖啡館分享他的生命故事,「長這麼大,有那麼多的天使在幫助我們,我一定要以行動回饋社會。」

  • 讀書翻轉人生 父母盼孩子掙鐵飯碗

     花蓮縣秀林鄉重光部落,地處偏遠,從山上走到山下就要半小時,距離花蓮市區1個多小時車程,唯一的學校是文蘭國小重光分校,1997年因學生人數越來越少,改由交通車將學生接送到本校合班上課,分校就此閒置,難逃廢校命運。 \n 重光部落人口不過400多人,卻孕育出戴豐秋等10多位醫生,主持人劉克襄忍不住讚嘆,這樣的人才養成,簡直是奇蹟。 \n 戴豐秋解釋,重光部落的地形、交通形成一個半封閉的環境,念國中以前很少跟平地人接觸,在部落教書的老師,就像被丟到偏鄉一樣,對學生們格外嚴格。 \n 他說,重光分校不是每年招生,2年才招一次,例如,他念1年級,雖然2年級還在這邊念書,但其他要念1年級的學生就得到本校就讀,很不方便。 \n 劉克襄提到,重光部落當醫生、老師的比例很高,簡直嚇死人,但其他部落並非如此,他很好奇,到底為什麼重光部落那麼重視教育、升學? \n 戴豐秋認為,部落的教會很重視教育,家長們也鼓勵孩子競爭,希望培養自己的孩子有好的出路,不要再跟他們老一輩一樣那麼辛苦。 \n 戴豐秋現在到小學演講,常鼓勵孩子們,讀書可以翻轉人生,不過即使書念不好也沒關係,還有其他擅長的地方可以努力追求。

  • 新故鄉願景-秀林醫生築夢 把部落變咖啡村

    新故鄉願景-秀林醫生築夢 把部落變咖啡村

     提起花蓮,太魯閣國家公園、慕谷慕魚都是你我耳熟能詳的知名景點,但很少人留意,這些美麗的風景都坐落在秀林鄉;在這裡,有個太魯閣族醫生戴豐秋,努力實踐他的咖啡夢,希望帶給部落一點改變。即使很多人不看好他,笑他癡、傻,但他堅持努力守護著尚未發光發熱的夢想。 \n 在《中國時報》與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節目中,戴豐秋與主持人劉克襄聊起秀林,也分享他的築夢過程。 \n 全台最大鄉鎮 人口嚴重外移 \n 秀林鄉位於花蓮縣北半部,面積約1642平方公里,是花蓮縣總面積的三分之一,相當於整個彰化縣,也是台灣面積最大的鄉鎮。 \n 秀林鄉原名「士林鄉」,因和台北「士林」同名,取其當地山明水秀、林木蒼薈的優雅環境之意,改名為「秀林鄉」,其中太魯閣族人占9成以上。 \n 戴豐秋出身秀林鄉重光部落,從小家境貧困,是台灣世界展望會資助對象,但讓人驚奇的是,部落雖小,僅有400多人,卻孕育出10多位醫生;不過他很感慨,「部落出了好多人才,為何依舊發展停滯?」 \n 他解釋,原本很少回部落,只有清明節等節日才回去,但每趟皆發現認識的人都凋零了,尤其看到慈濟的人進到部落裡協助,讓他驚覺,這麼多年過去了,為什麼族人們還是那麼窮? \n 青年不務農 任由沃土荒廢 \n 戴豐秋感嘆,重光部落位在鯉魚潭南方3公里處,緊鄰白鮑溪,原名「巴拉瑙」(Branaw),意指肥沃且適於種植作物之地;他印象深刻,童年時期族人們種的生薑很出名,在市場上打出重光生薑品牌,但隨著人口外移嚴重,年輕人嫌務農辛苦,很多土地不是荒廢、變賣,就是改種檳榔樹,實在很可惜。 \n 戴豐秋當時在蘭嶼當醫生,周末到西部進修,看見高鐵站人手一杯咖啡讓他印象深刻,開始認真研究種咖啡,6年前在母親留給他的土地上,種下重光部落第一棵咖啡樹,希望族人不要再喝酒,而是喝咖啡。 \n 為了讓部落有就業機會,他雇請族人一起整地、砍草,也一起管理咖啡園,但原住民太樂天的觀念,讓種植初期吃足苦頭,原先種1800棵的咖啡樹,因疏於管理,只活了20棵,他只能不斷找人、花錢重新整地、買苗種植,冤枉路長達4年。 \n 沒勤於管理 白走4年冤路 \n 「老實說,我當時真的很想放棄,但不做部落就沒有改變。」戴豐秋坦言,當時只能硬著頭皮撐下去,但他堅信咖啡絕對有市場,只要解決疏於管理的問題,一切就可以克服。 \n 還好戴豐秋後來找到一位勤奮的花蓮玉里人,加上另一位族人,咖啡樹慢慢種了起來,而且為了讓咖啡園做出規模,除了母親留給他的土地,他還買地、向親戚租地,近10甲的土地種了1萬5000棵咖啡樹。 \n 但主持人劉克襄好奇,1萬5000棵的咖啡樹光採收,2個人手夠嗎?這樣能增加部落工作機會?對此戴豐秋坦言,人力是個很大問題,沒有人想要做這麼辛苦的工作。 \n 他也提到,因為走了4年冤枉路,很多咖啡樹得補種,果實還沒長大,收成僅種植面積的十分之一;但自家咖啡豆之前試賣給朋友,1磅500元,口感頗獲好評,讓他很有信心。 \n 被族人笑傻 甘願做不喪志 \n 族人平時習慣喝酒,能夠改喝咖啡嗎?戴豐秋不諱言,很多族人笑他傻,也觀望他做不做得起來,都想等他做出成績再跟進,但他不改其志,「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會努力朝著目標往前奮進。」 \n 戴豐秋也提到,在種咖啡之前,他頂多只喝罐裝咖啡提神,但現在的夢想盼打造重光部落為咖啡村,讓族人們有工作機會,尤其部落緊鄰白鮑溪,遊客們享受美景的同時也能啜飲咖啡,再造部落生機。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一窩蜂種咖啡 最怕收成時風潮已過

    一窩蜂種咖啡 最怕收成時風潮已過

     花蓮秀林太魯閣族醫生戴豐秋築夢的過程,讓主持人劉克襄不免替他捏了把冷汗,直呼這樣的作法太浪漫。 \n 劉克襄的擔憂不是沒有原因,他觀察發現,愈來愈多部落種植咖啡,但很多時候,部落的栽種思維是跟著平地走,看到平地栽種的某種作物產值不錯,部落就跟著種,但好像就晚了一步,當種植成功的時候,可能風潮已經過了。 \n 劉克襄疑惑,難道部落除了種咖啡,沒有栽種其他農作物的可能性嗎?例如小米、樹豆、紅藜,更擔心部落土地無法保留種植小米、山芋等,恐導致傳統作物的消失。 \n 對此,戴豐秋坦言,他有想過這個問題,「不要忘記自己的文化」,但部落農業也曾翻轉過多次,小米、小麥、紅藜都種植過,由於收成不佳,最後都不了了之,他認為,種咖啡比較有機會,可以改善部落生活。 \n 劉克襄也提到,他曾到重光部落進行夜間觀察,檳榔園中很多百步蛇,建議戴豐秋的咖啡可考慮取名百步蛇咖啡,百步蛇守護的咖啡園,聽起來很棒。戴豐秋聽了興致勃勃,因為前陣子他才抓到生平第一隻百步蛇,有機會希望能發展出特色品牌咖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