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手機sim卡的搜尋結果,共350

  • Internet? WAP? 網卡誤插 超收5倍

     國內無限網卡盛行,大幅取代原本的ADSL定點寬頻上網系統,民眾只要持有3.5G網卡,幾乎走到哪都可上網,但目前各家業者「無線網卡吃到飽方案」,傳輸優惠並不包含以手機上網傳輸費。 \n 北市郭先生九十八年三月間,申請使用威寶電信「四四九無限上網」,號稱繳納月租費四百四十九元,即可不限時數上網。去年十月因美國友人來台,為方便隨時上網需求,遂將網卡中SIM卡改插入一般可上網手機中使用,但收到帳單發現,二個月通訊費竟要五千元,爆增五點五倍。 \n 郭先生說,威寶SIM卡改插至手機,瀏覽器自動設定成「威寶行動網」,讓他誤認仍屬「吃到飽」範圍。直到向忠孝東路直營店申訴,才知手機預設上網模式是須另付費的WAP模式,而非「吃到飽」方案中的網際網路(Internet)模式,因而向市議員梁文傑陳情。 \n 威寶電信經理林維娟說明,用戶申辦過程,與客戶簽訂的定型化契約中,已充分告知無線網卡只能用於網際網路上網,若用手機上網,須另外更改設定。至於瀏覽器預設成「威寶行動網」,純粹因為「體貼用戶」。 \n 林維娟說,考量民眾使用時未必清楚各項權利義務,若證實郭先生確實誤觸上網,會協商減收傳輸費用。 \n 經記者查詢,國內無線上網客戶最多的中華電信,目前3.5G網卡八五○吃到飽方案雖也僅針對網際網路使用,但為避免民眾以手機上網時誤以WAP系統(emome)上網,WAP功能為預設上鎖狀態,確實不會有誤用上網問題。

  • 載「妮可」的林姓馬伕 拍到了

     立委邱毅控告陳致中妨害名譽案,要求檢方保全證據。檢警果然根據警方在明誠四路、美術東六街的監視錄影帶,循線找到載應召女「妮可」的林姓馬伕,也成為全案突破的重要關鍵人證。 \n 林姓馬伕坦承七月三日凌晨,他確實搭載「妮可」到達上址,也指認了陳致中的休旅車。但他表示,嫖客因為從頭到尾沒下車,所以他無法確定是否為陳致中。檢方目前已將林依妨害風化罪嫌函送,並將深入追查幕後應召站。 \n 據了解,在警方提供的錄影帶中,清楚錄下搭載「妮可」的應召站車號為「E4-XX26」,經查該車登記人為林姓男子。林到案後坦承擔任馬伕接送「小姐」。 \n 據林供稱,他因與友人投資失利,積欠多家銀行款項而遭銀行強制停卡。在經濟窘困下,根據報紙廣告應徵至「高大哥」處工作。「高大哥」交付門號不詳手機去指定處接送小姐,再依上班時數或接送趟數計算報酬。 \n 他指出,一開始並不曉得工作內容,但後來知道他們從事性交易,八月離職並歸還手機。在看見《壹週刊》報導後,因自己手機曾與應召業者及召妓男「○九五三」手機聯繫過,擔心被檢警找到,已將自己手機SIM卡丟棄。

  • 邱毅:法官已要求聲紋鑑定

     《壹週刊》再爆召妓疑雲「鐵證」手機序號與聲紋鑑定。國民黨立委邱毅昨天說,聲紋鑑定可信度高,且手機序號是「想賴也賴不掉」的證據。邱毅並表示,前天開庭時,法官已經當庭要求陳致中一定要作聲紋鑑定,並在下次開庭時親自到場。 \n 邱毅說,前天開庭時,法官要求做聲紋比對、勘驗相關監視器影像,強烈要求陳致中下個月五日開庭時,一定要親自出席。 \n 但陳的律師認為「與本案無關,無須勘驗」,但法官仍堅持希望陳致中到場聲紋比對、勘驗相關監視器影像。 \n 邱毅並表示,法官手上已有相關資料顯示,陳致中與召妓男的手機號碼雖然不同,但是序號相同。邱毅說,聲紋鑑定的可信度很高,且手機序號是不管怎麼樣都賴不掉的證據,「如果你用同一支手機撥打,只要知道手機序號,你SIM卡要丟幾張、換幾張,都找得到。」 \n 邱毅並說,法官目前已經透過四季旅館附近的監視影像,鎖定在關鍵時間點進出旅館的兩個車牌號碼,其中一個車牌尾數是「九六」;目前法官也要求陳致中說明是否曾經跟換車牌號碼。

  • 法界:單方舉證 採用可能性不高

     《壹週刊》提出手機序號及比對聲紋兩大召妓鐵證,企圖咬死陳致中。但法界人士潑冷水認為,只有單方舉證鑑定,無法證明真實性與可信度,因此法院採用作為證據的可能性不高。除非兩造達成共識,送交雙方均認同的機關鑑定才能算數。 \n 警方說,序號就是手機的身分證,就算換了SIM卡或門號,通聯紀錄裡還是會顯示同樣的序號,如報導屬實,陳致中確實很難自清。 \n 法界人士表示,手機序號非常隱私,取得一定要透過司法機關出具公文調閱,否則就是手機公司或電信公司洩漏資料。 \n 律師陳三兒表示,壹週刊就算真的神通廣大,能夠取得陳致中的手機序號,也必須說服法官取得過程的合法性,否則依照「毒樹毒果」理論,違法取得的證物不但不能做為證據,陳致中還可以刺探隱私,告週刊妨害秘密。 \n 至於聲紋比對,以陳春生過去提出的吳敦義錄音帶為例,只要證明錄音帶有經過剪接變造,即使聲音是吳本人沒錯,也沒有意義。同理可證,即使聲紋比對是陳致中本人,但也可能經過變造剪接,因此週刊證據相對薄弱。 \n 但警方也提醒說,依週刊爆料的「鐵證」,目前頂多只能證明召妓男與陳致中兩人使用的是同一支手機。如果報導屬實,陳致中也可再以「手機」借給朋友使用的說詞卸責,因此,未來官司的輸贏還有得打。 \n 依照週刊提出的說法,應是指陳致中在召妓案中用他原來的手機,換上「○九五三」的門號與應召站聯繫。如果週刊真能證明此點,陳致中就無法再以並非「○九五三」門號登記者,也未使用過該門號做為辯詞,而必須再另想脫身之計。

  • 報攤買預付卡撥通 行不通了

     以往台灣民眾到大陸短期差旅,到各書報攤買張預付卡,報攤老闆按幾個號碼就開通打台港澳國際電話功能的做法,從今天起行不通了。書報攤販賣預付卡服務今起暫時取消,消費者一律要帶身分或旅行證件到電信營業處所辦理,報亭攤商抱怨生意會少一大半,手機用戶則擔心個資外洩怎麼辦。 \n 大陸工信部發文通知,九月一日起手機新戶必須如實填寫姓名、證件號碼、地址電話,還要提供證件原本跟影本供查核才能辦理,已有號碼的近四億老客戶則須在三年內補登資料。 \n 一名上海台商表示,在大陸要辦月付帳單的手機,需在所在地有戶口,台港澳人士則須在大陸有工作及固定住所才行,所以預付卡向來是境外人士首選。 \n 大陸主要城市購買預付卡後,原本都要至中國移動或聯通營業廳,帶著附著SIM卡的原始卡片登記身分,繳付押金(二百多元人民幣至一千元不等,可抵通話費)方能開通的規定。但上海、北京一些神通廣大的書報攤老闆,都可在消費者將手機裝上SIM卡後,當場幫你開通。 \n 該名台商說,改成實名制後,一律要營業廳買,大陸中移動服務效率差,「而且實名制,就是要方便查你的通話紀錄」。 \n 業界人士指出,多數民眾因為怕麻煩,或是擔心個資外洩被利用,如果相關法律配套沒做好,實行起來很困難。以上海為例,早在二○○五年九月上海就施行手機實名制,由於法律不明確,執行出現漏洞,一戶多號或是假戶名、假證件情況時有所聞。 \n 此外,九月一日起同步施行的還有海關郵寄新規,個人寄自或寄往大陸與港澳台間的郵遞物品,每次限值八○○元人民幣,寄自或寄往大陸與其他國家間物品,每次限值一千元人民幣,如果超過就得辦理退運或通關。

  • 母教子裝精神病 詐領補助8年

     四十六歲婦人李朱月櫻,自九十一年起要兒子葉雍慶佯裝精神病患,以「反應遲純」、「答非所問」方式,六度騙過和平、馬偕醫院精神科醫師,取得不實證明。八年來,母子倆共向台北市社會局及區公所,詐領身心障礙生活補助五十幾萬元花用。 \n 今年初,葉雍慶為了母親的偽證案出庭作證,才說出母親長年要他裝病詐領過程,案情終於曝光。台北地檢署依詐欺、偽證等罪起訴李朱月櫻、葉雍慶,並請求法院加重其刑。 \n 問診故意答非所問 六度騙倒醫師 \n 李朱月櫻,三年前與丈夫李慶豐去游泳時,夫妻倆竟然聯手猥褻、性侵一名八歲女童;由朱女先猥褻女童,再交由丈夫接續,然後共同和各自猥褻、性侵女童。 \n 這對夫妻荒誕行徑,後來遭法院重判,李朱月櫻被判刑九年確定,目前在桃園女監服刑。李慶豐則已死亡。 \n 九十五年九月間,李朱月櫻將丈夫李慶豐所申辦的手機門號,交給她與前夫葉建登所生女兒葉詠珍使用,兩年後,李慶豐疑與繼女葉詠珍發生糾紛,指控繼女偷竊他的手機SIM卡,檢方起訴葉女。 \n 法院審理期間,李明知丈夫手機門號,是她交給女兒使用,母女還經常聯絡,但她卻為了配合丈夫說詞,謊稱沒將手機門號給女兒,涉嫌作偽證。 \n 檢察官傳喚葉雍慶作證時,沒想到葉脫口說出:「媽媽曾要我裝病領取補助」,令檢方起疑,進而查出母子兩人長期裝精神病詐領社會補助的案情。 \n 檢方查出,母子倆為詐領社會補助,八年前由當時十八歲的葉雍慶佯稱患有精神疾病,六度赴台北市立和平醫院、馬偕醫院,進行精神鑑定。 \n 葉雍慶對精神科醫師的問話,故意裝作沒有反應或答非所問,讓醫師誤認他患有輕度精神分裂,或中度慢性精神病,出具身心障礙鑑定表。 \n 不滿分文未得 子出庭作證曝案情 \n 李朱月櫻再持鑑定表,向北市社會局按月申請低收入身心障礙者生活補助,自九十一年十一月至九十八年六月底止,共詐領補助金四十九萬三千元。 \n 去年六月間,葉雍慶因不滿他長期裝病所詐領的補助金,母親全部拿走,故意將戶籍遷走,讓母親無法再領錢。去年十月,他再拜託親生父親葉建登另向士林區公所申請,另外詐領四萬二千元補助金。

  • 大陸手機支付市場 戰雲密布

    大陸工信部科技司副司長代曉慧在「2010第二屆中國移動支付產業論壇」上表示,目前大陸主管機關正在積極協調,準備針對「小額手機支付」的標準進行規畫、研究工作。 \n由於目前大陸的手機用戶高達7.5億戶,一旦相關規畫落實推動,龐大商機勢將掀起大陸通訊、金融、移動支付業者間的商業大戰。 \n標準制定 迫在眉睫 \n「小額手機支付」在日本早已行之有年,「刷手機」十分普遍,無論是乘地鐵、公車,或是去商場購物、吃飯等等日常消費,幾乎都可以通過手機來解決付費問題。 \n目前,日本手機支付交易額已經占信用卡市場的3成左右,而從中國手機市場規模來看,這塊未開發的市場顯然還「大有可為」。 \n根據統計,大陸手機移動支付用戶總量已經突破1920萬戶,每年交易金額達到170多億元人民幣。另根據易觀國際預測,大陸的手機用戶將突破7.5億戶,而移動互聯網用戶到今年底會突破3億戶,這為移動支付奠定相當厚實的用戶基礎。 \n可惜的是,目前大陸的「手機小額支付」標準仍未統一。其中,中國移動選擇了RFID的SIM卡技術;中國電信、中國聯通選擇了SIMPass技術;而中國銀聯選擇了智能卡,造成大陸目前移動支付市場停滯不前,迫使大陸主管機關不得不出面解決。 \n事實上,「手機小額支付」在中國是一個已經喊了數年的口號,覬覦其中利益的各方機構和企業,在缺乏統一標準的狀況下,各家業者這些年來一直是各做各的,而且誰也不讓誰。不過,在大陸當局宣布將研擬標準後,今年移動支付市場有望走向成熟。 \n四大陣營 互不相讓 \n由於移動支付是一個產業鏈複雜的新生事物,同時牽涉到通訊和金融業務。因此引起四方人馬(各大銀行、中國銀聯、通訊業者、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覬覦。 \n這四股涇渭分明的力量,私底下暗潮洶湧,在市場尚未成熟時,未來誰能擁有主導權,還難以判斷。 \n尤其是以通訊業者和銀聯為主導的兩大陣營,在移動支付領域中都力圖要擺脫對手以控制整條產業鏈,兩大陣營者互不相讓的競爭關係,更導致了手機小額支付市場渾沌不明的格局。

  • 那天,我掉了一支手機

    那天在捷運新店市公所站匆匆下車時,將手機遺留在座位上,人還沒走出站就發現了。假日午後的捷運車廂難得空曠,心想,應該有可能追得回來。結果事與願違,才短短三分鐘的時間,當我衝向車站大廳撥電話時,手機已經被關機! \n這個結果告訴我一個事實,「那個傢伙」從第一眼看到躺在座椅上手機時,就已經決定占為己有!這樣他才能在短短三分鐘時間,將手機從我自己設計的小布套裡取出來、找到關機鍵(PDA手機關機有點小複雜)、關機或取出SIM卡、將它藏好;然後若無其事的下車,留下正在死命撥電話、留言的失主,在捷運服務台前填寫失物單,絕望中作唯一能作但毫無意義的事。 \n這個戲碼,在這個城市裡稀鬆平常每天都在上演,但整個假日我都陷入一種沮喪、失落當中。網路上非正式的統計十支手機遺失,就有五支來自台北、八支是女性遺失的。我安慰自己身為台北的女性,掉手機好像也不是怎樣的大事,應該很快能調適過來,在這個城市裡生存,已經有「只要錢能解決的事,就不是大事」的心理準備。 \n直到過了兩天,這種沮喪的感受沒有因為「恢復正常」而散去,我才意識到不是來自物品的遺失的損失,而是來自:我百思不解,是怎樣的思維、怎樣的教育、怎樣的價值態度、怎樣的城市、怎樣的社會?讓一個人在如此動態的情境裡,毫不猶豫的侵占不屬於他的物品,那麼快速、不經思索,那麼流暢自然。 \n「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能占為己有」這件事不是「還像個人」該做到的基本條件嗎?於是我開始對自己身旁的同事、朋友進行調查:在公共場所遺失過稍有價值的物品嗎?有沒有找回來?有人主動送回來嗎?答案不意外,皮夾、錢包、捷運儲值票、手機無一倖免,找得回來的微乎其微。令人意外的是「慘案」發生後,失主們幾乎沒有任何的尋找動機,我們已經成功自我催眠到「找也沒用」的境界,向這個城市所創造的「看到的就是我的」新價值觀投降。唯一的一個被主動通知領回手機的朋友說:這是他十年來對台灣唯一感到希望的一件事,驚喜到無法入睡! \n我想起曾搭過一台有趣的計程車,司機先生開車之餘偶會將一百元故意放在車後座,對上車的客人進行「人性大測驗」,他告訴我一個悲慘的結論:八○%的客人會將一百元占為己有,他用一百元換來從後視鏡裡觀賞一幕幕的「人性」。 \n我也想到去年一則小轟動「掉一隻手機、毀一樁姻緣」的新聞,張性男子將婚禮籌備大事記在手機,撿到手機的人當下丟棄SIM卡占為己有,沒看到失主苦苦哀求留言,以致毀了一段姻緣…的故事,結果憑著手機裡永遠無法移除的序號,找到「不覺得這樣犯下大錯」的侵占者,不但吃上刑事侵占罪,還被訴求民事損害賠償。 \n我突然燃起一線的希望,打消那種「找也沒用」的消極態度,為了一支小小的手機,請假去報警、登陸IMEI碼、通知系統業者。與毀掉婚約的張先生相比,我的損失少多了,大費周章的原因,是我想在這個越來越消極、失去希望的城市裡,找出一點點善意與驚喜。我不想告死那個侵占手機的人,只想告訴他我六歲時就被教過:「拾金不昧,撿到失物要歸還」的道理。 \n我不要強求這個社會要有公義、道德,我不迷信大人物所說的要「品德教育」,我只要求這個我熱愛的社會,不要將侵占別人的失物,視為理所當然。就那麼簡單,對台灣人來說,這很難嗎? \n(作者從事公益服務)

  • 謊報耍警消 5國中生狂叩60通

    「我們就是喜歡捉弄警察!」台中縣某國中五名學生放學後,泡網咖、公園等地閒逛,深夜還打電話謊報火警、打群架請求緊急救護,連日來共打近六十通電話,造成警消疲於奔命,還持木棒攻擊救護車;警方十六日深夜循線逮捕,依違反少年事件處理法、誣告及毀損罪送辦並罰款。 \n潭秀國中鄭姓、陳姓、曾姓、賴姓及林姓五名學生,放學後常泡網咖、公園等地閒逛;上周六晚上八時許,鄭姓學生就提議「我們來捉弄警察!」持陳姓學生手機拿下SIM卡,打一一九謊報火警,及打一一○謊報有人打群架,請求救火及救援。 \n木棍丟救護車 捉弄、挑釁全送辦 \n警消火速趕到時,卻發現空無一人,才知道是謊報;鄭姓等學生見救護車撲空折回時,竟高興得呼叫,還到潭子鄉中山路與潭興路口,潭子國小前陸橋上持木棍丟救護車,並向消防人員作出挑釁動作,公然挑戰公權力。 \n潭子分駐所長曾志勇說,鄭嫌等五人前天晚上七時起,又陸續打電話謊報火警,或佯稱有人持凶器打群架,警方及消防隊不敢大意,調派大批人馬趕到,發現又是謊報;隨即透過基地台查出是從潭子鄉勝利二街的小公園撥出,動員到該處展開搜尋。 \n手機未插卡露餡 罰三千到一萬五 \n前天深夜廿一時卅分,警方於小公園內發現有五名國中生嬉鬧,有位與線報穿著相似,將五人帶回偵訊,五人原都矢口否認;警方發現陳姓男學生持有手機,卻未插SIM卡事有蹊蹺,繼續盤查五人才坦承電話謊報。 \n五名國中生落網後,竟稱他們只是「想捉弄警方、看警察跑來跑去很好玩」;為防止後續模仿行為發生,昨日上午依少年事件處理法、誣告及毀損罪函送法辦。 \n消防局另依違反消防法第卅六條第二項,無故撥打火警電話者,每人處三千到一萬五千元罰款。

  • 搭地鐵、買世博票 刷手機就搞定

    掏出手機,在入口感應器上輕輕一揮,就能瀟灑進出地鐵站。近日,上海移動和申通地鐵合作,正式推出「世博通」業務,不用公交卡,刷手機就能搭地鐵。 \n有意嘗鮮刷手機搭地鐵的移動手機用戶,不用更換手機,但需將現有的SIM卡換成RFIDSIM卡,原手機門號不變。上海移動方面透露,更換RFIDSIM卡後,還可把世博手機票「裝」進去,屆時前往世博會觀展,直接刷手機就可以進園了。 \n目前上海地鐵全部車站共有1500個專用閘機通道可供通行,每座車站至少有2組進、出站閘機,並標識「手機錢包專用通道」字樣。據悉,世博會開幕前,上海地鐵所有新開通的線路和車站也將支援刷手機搭地鐵的應用。不過,移動刷卡手機目前暫時不支援在公車上使用,也不能享受公交地鐵聯乘優惠。 \n除用於乘坐地鐵外,「刷卡手機」還能乘坐世博專線公車,甚至能購買「世博手機票」,直接持「刷卡手機」進入世博園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