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手繪稿的搜尋結果,共06

  • 霹靂手繪稿曝光 解密「先天人」

    霹靂手繪稿曝光 解密「先天人」

     霹靂布袋戲歷年來出過的角色多不可數,正邪兩派、儒、佛、道門等,都有許多代表人物,如何做出角色區隔,實在考驗造型師功力,霹靂造型組組長樊仕清入行多年,難得曝光手繪稿,並分享霹靂人物中所謂的「先天人」,凡是先天人,多數具有文身、帥氣、仙風道骨的修道者等形象,也多是霹靂長紅的角色。 \n 像是霹靂一哥素還真就是標準的先天人,另外像是劍子仙跡、談無欲也是,樊仕清說:「像他們的造型反而比較好做,通常有跡可循、有固定模式,最重要的是跟編劇溝通,把他們的要求加在角色身上。」往往造型特殊的反而是配角。 \n 「嘲風」走歌德風Fu \n 在霹靂武林中,俠士的古裝大概就幾項元素變來變去,中國風結合西洋Look、西洋再結合東洋,始終能做出讓人耳目一新的造型,樊仕清表示:「現在古裝劇的古裝也結合現代,華麗度比較好。」以電影版《西幽玹歌》的西幽皇女「嘲風」為例,就是一位大眼娃娃臉,衣著走哥德風的異域女子。 \n 聊到《西幽玹歌》,樊仕清也分享話題十足的年輕版浪巫謠造型,「電影是前傳,講浪巫謠小時候,那時的造型比較樸素,在製作上面風格比較傳統。」他坦承成年版的造型比較難做,雖然是短髮,但層次要一直抓,頭髮一搓一搓黏上去,外型比較動漫風。

  • 看漫畫家玩時事梗

    看漫畫家玩時事梗

     解嚴後報禁開放,報紙、雜誌對新聞漫畫的需求曾經捧紅一群漫畫家,中華漫畫家協會於國父紀念館舉辦「台灣新聞漫畫特展」,昨(18)日舉辦開幕典禮,包括凌群、獵人等漫畫家到場參與。現場川普、蔡英文、習近平等政治人物的漫畫立牌特別醒目吸睛。 \n 筆名「凌群」的中華漫畫家協會會長楊心怡表示,漫畫的基礎是故事,有故事有框架才能畫出好的作品,新聞事件正是最好的故事,「漫畫就是這樣好玩,雖然這些都是政治人物,但就是要在他們身上發揮創意。我們不像名嘴,在電視節目上互相打口水戰,而是能夠在後面好好的將這些故事畫出來。」 \n 目前仍固定每周為媒體供稿的獵人,本名陳至隆,他表示從2000年起為報紙供稿,「那時正好是宋楚瑜出來參選,我常常畫他,每天都是腦力激盪。」 \n 「我從美麗島事件之後,開始在黨外雜誌畫漫畫,還曾經被警備總部警告過。到現在已經幾十年。畫新聞漫畫不容易,要對政治有一定的敏感度,要培養新聞漫畫的人才,特別需要時間。」獵人也說從作畫的材料也看得出時代的變遷,「以前是手繪線稿,然後甚至用水彩上色,現在都是直接掃描之後進電腦處理。」有時候畫的稿子跟媒體的立場相左,交的稿也不一定會刊出。 \n 曾經在90年代在中國時報和工商時報任全職畫漫畫的漫畫家姚遠,本名姚炳煊,如今雖然多創作油畫,當年也十分喜歡畫漫畫。他回憶當時每天供稿的緊繃節奏,有如每天跑新聞的記者,「我們會根據記者寫的稿畫漫畫,所以一般都是晚上畫畫,但白天還是得預作準備,不停地看新聞、聽廣播,除了要配合記者的稿子,自己也要準備一幅漫畫。有時候有突發事件,甚至緊急到半小時內要畫完。」

  • 二戰手繪稿曝光!美軍士兵目睹空襲德國瞬間

    二戰手繪稿曝光!美軍士兵目睹空襲德國瞬間

    台灣大部分的人都沒有經歷過戰爭,很難體會到士兵們在砲火下苟且餘生的日子。隆迪(Victor Lundy)當時參加二戰的時候,只有24歲,他用成熟的畫筆記錄了軍中的愉快生活,當然也有戰爭的無情、敵方死亡和軍隊空襲的當下,他早前把繪本捐贈給美國國會圖書館,當局近日把繪本上載到網上供民眾查閱。 \n隆迪原來是一名建築設計師,曾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加入美軍第三軍團,他回憶當時的情形:「當時我隨身攜帶著一個3 X 5英寸的畫板,我可以在移動的時候畫圖,而且還畫得很好,總共畫了大概20本的速寫,不幸的是,我後來受傷了,之後我們那團只有8個人活下來。」 \n隆迪退役後,繼續從事建築設計相關工作,他的藝術作品不侷限在紙上,從木材、強化玻璃到建築,都能看到他的作品。他說自己不僅是個建築師,也是一位藝術家,「我認為藝術和建築是無法分離的,只是用了不同形式來表達,但它們的本質都是一樣的」。 \n

  • 陳永森手繪稿 上古藝術萬元起搶拍

    「陳永森手繪稿之摸彩與1萬元搶標活動」即將於「上古藝術館」登場,欲參與的民眾,可先至「上古藝術」網站,填寫有獎徵答問題,全數答對者,就有機會在11月7日與11月14日至「上古藝術館」參加摸彩活動,將難得一見的「陳永森手繪稿」與1萬元起搶拍陳永森手繪稿。 \n日前,由財團法人「吳三連獎基金會」主辦的「從陳永森看臺、日膠彩畫百年來的發展與蛻變」學術座談會,已在熱烈的迴響聲中結束,讓各界對於台灣一代膠彩大師的傳奇故事和歷史定位有所瞭解。特舉辦有獎徵答摸彩的網路活動,以延續座談會上的議題發展,吸引更多民眾對陳永森這位前輩大師的瞭解。 \n「上古藝術」所提供有獎徵答的摸彩獎品,為陳永森大師親筆的精美手繪稿一件「原作保證書」及10件1萬元起搶拍。詳情請洽活動網頁:www.sogoart.com.tw。

  • 陳永森手繪稿 萬元起搶拍

    「陳永森手繪稿之摸彩與壹萬元搶標活動」即將於「上古藝術館」登場,欲參與的民眾,可先至「上古藝術」網站,填寫有獎徵答問題,全數答對者,就有機會在11月7日與11月14日至「上古藝術館」參加摸彩活動,將難得一見的「陳永森手繪稿」與壹萬元起搶拍陳永森手繪稿。 \n日前,由財團法人「吳三連獎基金會」主辦的「從陳永森看臺、日膠彩畫百年來的發展與蛻變」學術座談會,已在熱烈的迴響聲中結束,讓各界對於台灣一代膠彩大師的傳奇故事和歷史定位有所瞭解。特舉辦有獎徵答摸彩的網路活動,以延續座談會上的議題發展,吸引更多民眾對陳永森這位前輩大師的瞭解。 \n「上古藝術」所提供有獎徵答的摸彩獎品,為陳永森大師親筆的精美手繪稿1件「原作保證書」及10件1萬元起搶拍。百年來僅一次,機會難得,參與的民眾除了有機會認識陳永森精彩的藝術生命之外,更有機會收藏到這位大師的珍藏手繪稿,一窺大師創作的奧秘。詳情請洽活動網頁:www.sogoart.com.tw。

  • 成大生探祕 發現菁寮教堂手稿

    「一個西元一九八六年生的孩子,找到一九八六年普立茲克得獎的建築師手稿!」成大建築系學生林均翰探險,意外找到菁寮教堂原始設計的手稿。事隔將近兩年,銘傳大學建築系老師徐明松到成大演講,提及他正在做菁寮天主教堂的調查,林均翰將翻拍手繪圖燒成光碟給他,讓菁寮聖十字教堂手繪稿重現。 \n「記不起是冬天還是夏天,也記不得是豔陽高照還是微風徐徐,更別說我穿了什麼衣服,但我卻記得在那灰塵滿布,凌亂不堪的昏暗房間裡,懸臂書桌的上方,一排釘在牆上的木櫃,我跪上那有著一層灰的桌子,打開老舊而發出聲響的木櫃門,伸手摸到一個積滿灰塵的厚厚牛皮紙袋」,林均翰回憶那次發現台南後壁鄉菁寮教堂手繪圖的經過,雖然事隔三年,他仍難以忘懷。 \n1986年出生者尋獲同年普立茲克得主作品 \n三年前,就讀成大建築系的林均翰,在課堂上聽到系主任傅朝卿提到菁寮教堂,並強調陳其寬和貝聿銘共同署名的東海大學路斯易教堂,並非台灣第一座普立茲克獎得主作品;由德國建築師哥特佛萊德‧波姆設計的台南後壁菁寮教堂,才是台灣第一座普立茲克得主作品。 \n為此林均翰與友人帶著崇仰的心一同前往菁寮教堂,原本以為能感受到教堂空間因聖歌而充滿靈性,沒想到教堂大門深鎖,兩人於是攀爬欄杆,入內一探究竟。 \n林均翰說,主堂的氛圍,是一種讓人想泡茶看書、睡個午覺的地方,陽光從東方朱紅色的窗櫺灑進,聖壇前除了樸實的木椅,還放了一座及腰的香爐,但隱約帶著一絲神祕,像是有人在角落喃喃著,至今仍無法忘懷。 \n不過,主堂右方、傳教士的起居房間,卻吸引林均翰的注意。他說,房內昏暗,空氣中充滿塵埃和霉味,凌亂的東西散落在布滿灰塵的地上。他享受著尋寶的過程,雖然沒想到會找到什麼寶貝,直到在懸臂的書桌上方,發現一排釘在牆上的木櫃,他跪在有著一層灰的桌子上,打開老舊而發出聲響的木櫃門,伸手進入那漆黑櫃子觸摸,找到一個積滿灰塵的厚厚牛皮紙袋,袋內竟是建築師的鋼筆手繪稿。 \n三年前探險尋寶 不料竟換回連串怪事 \n林均翰心想,「這是他要給我的吧?一個一九八六年生的孩子,找到一九八六年獲普立茲克獎的建築師手稿!」原以為是上天安排的巧合,抱著滿心的喜悅及滿腦子的幻想回到租屋處,小心翼翼翻開一張張手繪圖,同時將教堂帶回來的實木基座檯燈插上電,暈出橘色黃光,他拿起相機按下快門。 \n「『喀!』特別大的一聲,相機竟壞了,完全沒反應!」林均翰當下頭皮發麻,背脊涼了,立即將檯燈收起,扔在客廳不顯眼的角落,再關上房門,將牛皮紙袋放在衣櫃頂端。那天,他睡的特別不安穩,過了幾天,發生了一些小怪事,還出車禍受傷。 \n兩個月過後,林均翰用修好的相機將手繪圖翻拍,再將檯燈、手繪圖送回教堂。他用透明袋裝著手繪圖,放在上鎖的準備室桌子正中央,還特地留下一張電腦打字,寫著「這是非常珍貴的普立茲克得獎主的手繪圖,普立茲克獎可媲美諾貝爾獎,請一定要好好保存。」 \n事隔將近兩年,銘傳大學建築系老師徐明松到成大演講,提及他正在做菁寮天主教堂的調查,林均翰獲悉後,將翻拍的手繪圖燒成光碟給他。 \n在林均翰的協助下,讓菁寮聖十字教堂的手繪稿重現,對於徐明松等熱中建築史料蒐集的學者而言,如獲至寶,尤其對於台灣戰後建築研究格外重要,因為曾是人口密集的後壁鄉菁寮地區,與其他農村一樣,面臨人口外移問題,連教堂也外移至其他地方,但透過教堂手稿重現,讓台灣學界、中央與地方重新聚焦菁寮,重新為地方注入活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