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手臂上的耳朵的搜尋結果,共02

  • 手臂上的耳朵 陸醫生妙手自體造耳

    一名中國大陸民眾去年因車禍右耳毀損,醫生利用他的肋軟骨雕刻成耳支架,埋進患者手臂,待生長完成後再移植。這個聽起來像科幻小說的情節,有望讓患者重拾自信。 綜合央視網及北京青年報報導,西安交大第一附屬醫院郭樹忠9日進行這場不太尋常的手術。 這名患者因車禍耳廓脫離,右耳廓及右臉頰都有組織缺失。郭樹忠了解臉上的器官毀損會造成當事人自卑及焦慮,影響工作和生活,因此在瞭解病情後,決定首次採取耳朵再造手術。 郭樹忠取患者的肋軟骨雕刻成耳支架,並埋進患者的右前臂擴張好的皮瓣下,待右臂上的的耳朵生長完備後,再通過顯微外科的血管吻合技術,移植於頭部。 報導指出,這不是大陸首次取肋骨再造耳朵的病例。兩年前,就有一名25歲男子因為雙耳都沒有耳廓而到醫院整形。因為他的肋骨還未完全鈣化,醫生決定通過自體取骨方式重塑耳朵。 這名醫生首先注入矽膠球囊,使耳朵周圍皮膚擴張,1個月後產生出多餘的皮膚,為後期耳廓再造做準備;約3個月後,再從肋骨取骨,塑造耳廓;半年後,將耳蝸、耳垂、耳屏細緻化處理,最後有了一雙正常的耳朵。1051110

  • 左耳長在左手? 科技與藝術發生關係

    左耳長在左手? 科技與藝術發生關係

     科技如何與藝術發展出「超級關係」(Super-connect)?澳洲行為藝術家史泰拉克(Stelarc)1996年起,藉由現代科技與醫療手術,在自體胸腔內取出軟骨組織,培植一隻左耳在左手臂上,突破皮膚與細胞的現有疆域,重新改變身體結構,藉此讓外界思考:「我們是否可能重新認識身體與功能間的關係?」  史泰拉克的作品《手臂上的耳朵》8月10日起在國立台灣美術館舉行的「TEA/超級關係-2013國際科技藝術展」展出,史泰拉克親臨現場展示左手的耳朵。這隻左耳在史泰拉克身上培植超過10年,2006年曾感染發炎,整整1年左手不能使用。  「我很幸運,從那之後,左手耳朵就健健康康到現在!」史泰拉克至今仍持續使用幹細胞強化手臂左耳的形狀與功能。  他的另一件作品《網路耳朵》也在「超級關係」展出。史泰拉克在國美館展場安置一隻他的左手臂模型,觀眾可對著手臂上的耳朵講悄悄話,聲音立即透過遠端傳輸到他在丹麥哥本哈根展場的另一隻手。  「TEA/超級關係」策展人林書民表示,當代科技藝術的趨勢是充分融合科技與藝術,但在台灣兩者仍是分隔的領域,這次展出16個國家、20件作品,探討物質與精神、現實與虛擬的「超級關係」。  如德國藝術家尤里巫斯‧封‧卑斯麥(Julius von Bismarck)曾獲奧地利電子藝術節的首獎作品《影像火焰投擲器》,透過紅外線感測器,感應周遭相機攝影,當相機按下快門瞬間,裝置便會被對焦的物品上嵌入其他圖案。這項作品曾被應用在天安門廣場毛澤東相與美國總統歐巴馬身上。  此外,法國藝術家瑪莉詠與班諾雙人組的作品《願馬兒與我同在》,將馬的血清與免疫蛋白注入自己體中,再裝上馬的雙足模型,透過第二外來生物血液在體內不斷循環,感受複數生命在內奔走的超然體驗。  另外,台灣藝術家李明維、林沛瑩、黃贊倫運用音樂引導刺激民眾的行為模式、探討人們運用語言傳遞的精神思維,及以仿生藝術使觀者反思等作品也在這次展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