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才能做你自己的搜尋結果,共03

  • 魯賓斯坦大賽銀牌得主林易 失敗中學教訓

    魯賓斯坦大賽銀牌得主林易 失敗中學教訓

    魯賓斯坦國際鋼琴大賽銀牌獎得主林易獲獎後演出風格日益沉穩深刻,技巧持續精進,深獲各地樂評肯定,睽違四年,他將返國舉行音樂會與大師班,持續分享樂念。 \n \n林易說,「鋼琴藝術如此複雜深沉,我永遠不會停止學習。」林易說,百餘年前鋼琴的黃金全盛時期,「那時大多數的鋼琴家很早就獨立,用自己的方式演奏並探索音樂,就像拉赫瑪尼諾夫。」但現在的音樂家所要面對的訓練是如此複雜,「最重要的是花時間與音樂獨處。」 \n \n林易2012年曾獲美國CAG國際音樂大賽首獎,也在范克萊本國際鋼琴大賽拿到評審團主席特別獎得肯定,2014年攻頂魯賓斯坦國際鋼琴大賽拿回銀牌,正式朝職業演奏家邁進。但其實林易曾說,他最大的失敗就是沒有進入范克萊本國際鋼琴大賽決賽,只拿到安慰獎,「那曾是我最大的目標,但我失敗了,有兩個月我失望到幾乎沒有碰觸鋼琴。」 \n \n但也因為這樣的痛苦,讓林易重新思考鋼琴對他的意義,「過去我每天練六到八小時,但這是我第一次有滿滿的時間在手上,我開始思考很多事情,後來我聽到魯賓斯坦鋼琴大賽要舉行,我知道我必須改變我的態度,才能繼續參加比賽,事實上我知道我最想做的,是彈琴。」林易說,他終於真正知道比賽的真義,「我明白鋼琴的藝術無窮無盡,最重要的是繼續學習和成長,對我而言,我終於理解我如果要得名不是為了取悅老師或父母,就只是喜歡音樂。」 \n \n林易說,「我必須找到自己的聲音,知道我是誰,這終究是做音樂最重要的事情。」林易認為,只有在認真面對自己演奏的時刻,才能成熟,「你必須能夠批判性地傾聽自己,但也要對自己的演奏熱情,因為我們的音樂必須先激勵自己,否則就無法激勵他人。」 \n \n睽違4年再度訪台,林易除了台北場,也將南下屏東演藝廳演出,帶來橫跨古典至浪漫的曲目,上半場以林易自己最喜歡的作品之一舒曼早期代表性的鋼琴創作並題獻給蕭邦的《克萊斯勒魂(Kreisleriana)》為始,緊接著為貝多芬以愛國情操為基礎描述感人至深友誼的《降E大調第26號鋼琴奏鳴曲》。下半場為李斯特以複雜對位手法、精緻多變的和聲色彩書寫的《G小調鋼琴奏鳴曲》以及知名的《魔鬼圓舞曲》。 \n \n林易鋼琴獨奏會將於3月10日在屏東演藝廳舉行,13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 政經觀點:杜英宗》成就一位人才 是三方的功課

    大陸國台辦與地方政府陸續祭出惠台措施,很多人把重心放在對岸以高薪搶人。這讓我想起常有年輕一輩來請益人生道路的選擇時,我總是勸勉他們,薪水只是工作一開始的待遇。人生的抉擇與收穫,要看如何能累積長遠的實力。因為薪水、職位都可能被別人一夕取消,但是把事情做好了,自己也練就本事了,自然會賺到錢,而且會有更好的機會自己來敲門。 \n 這個道理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很多人沒有都想到。工作中很重要的一個層面,不只是為別人貢獻,也可以同時成就自己的本事,這是別人拿不走的。在近期的員工大會中,我也跟同事分享了這個觀點,以及如何成就自己。我提醒同事,每天都要思考,久了就會養成習慣與紀律: \n 第一,就是從客戶的角度出發。我們每個人都是為了服務客戶而存在,所以在做每一件事時,心中要有客戶意識,想到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對客戶有沒有幫助?能為客戶解決什麼問題?以及應該怎麼做,才能達到目標? \n 第二,你做的事能不能成就你自己的本事、造就自己?例如,我做這件事,有沒有增加我自己的能力?如果沒有,自己先宣判死刑,就要再問,那我可以怎麼做,才能成就自己的能力? \n 天底下的人事時地物,時時刻刻都在變。在我的眼裡,沒有一件事的做法可以一成不變。因為面對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空客觀環境下,對我來說,不管做過多少次,我都把這一件事當成是新的挑戰,自然也就會有不同的做法,因而增加了我的經驗。因此,事情能否造就人,不只取決於事,更取決於自己用什麼心態來看待。 \n 很簡單的一個做法是,每做一件事情的時候,都要去想為何而戰?這個工作的使命是什麼? 這樣,每一件事情就可以盡情發揮,累積新的本事。有時,我也會遇到挫折、外界的挑戰,但是我已經養成習慣,先把過去的事和做法完全忘掉,重新規畫,這樣就充滿了創新的空間,即使是因應環境變遷的苦差事,也變成練就本事的好機會了。 \n 第三,是要去想,事情經過我的手後有沒有增加價值?我常遇到同事就像傳真機,一五一十地轉述別人告訴他、很明顯似是而非的事。當我希望再釐清時,對方就表示他也充滿疑問或是不滿意,但卻不先深究原委或提出建議,這就是沒有增加附加價值。或是每天都不假思索地重複行事,即使已經不合時宜或是明顯地浪費資源,也沒有想到要改變流程與做事的方法,讓事情可以做得更快、更好、更有價值。 \n 我跟同事說,其實你只要常常想到這3個問題,就可以改變你自己,換句話說,是要有紀律,常常這麼自省。如果這3個問題都是否定的話,大家大概可以猜到,這可能是不關痛癢的事,也應該沒有一個人甘心當一個不關痛癢的人。 \n 常有同事說,工作的時間很長,沒有時間學習與思考。剛過世的物理學家霍金說,世界很大,要抬頭看天空,不要低頭看腳下。這也考驗我們,有時要提醒自己,強迫自己暫時把所有的工作收起來,想一想自己在做什麼?本領有沒有增長?還可以怎麼做才好? \n 外界環境變動很大,一身的本事也會有用完的時候。但持續自問這3個問題的紀律,可以啟動好的循環,從工作裡面再鍛鍊,再成長,再成就自己;愈做愈好,愈做愈多,愈做愈有本事。 \n 當然,作為一個企業或是政府,也要營造好的環境,才能滋養有這些遠見與紀律的人才,並進一步鞏固、傳承這樣好的文化。近期看到一個國際媒體在進行最佳雇主評選,其中對於最棒的工作環境的描述,值得所有企業與領導人省思:「一個組織之所以成功,是因為能讓員工樂在他們的工作,認同並擁抱它的使命與價值觀,珍惜與重視他們的同仁。薪酬與福利是要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成長的機會以及彼此互相尊重的氛圍。」 \n 換句話說,成就每一位人才,是當事人、組織、國家三方要一起努力的功課。惠台措施的薪水固然誘人,或為台灣的企業、政府帶來挑戰,但我們整個系統都更要審視這些看不見的機會與價值,以及不斷成就自我、造就人才的基本功。 \n(作者為資深企業經理人) \n

  • 攻心為上-談判高手 拿上級單位當擋箭牌

     談判過程中最令人沮喪的情況之一,是和自稱沒有權力做最後決定的人談判。除非你了解對方是將它做為一種談判戰術,否則一定會悲觀地覺得自己一輩子都甭想見到實際的決策者。 \n 以退為進之道 \n 在擔任加州房地產公司總裁時,曾以董事會做為我的「上級單位」當擋箭牌。當時有很多業務員想向我推銷東西,包括廣告、影印機、電腦設備等。我總是盡己所能地利用各種以退為進的策略將價格談到最低,最後對他們說:「這個條件不錯。只是,我還是必須徵求董事會同意,但我相信明天就能給你最後的答案。」 \n 隔天,我會回覆他們:「天啊,我們的董事變得超難搞。原本以為有辦法讓他們接受這個條件,但他們卻要求你再降價幾百美元,否則就不願意接受。」我每次這樣說都能達到目的。其實我根本無須取得董事會許可,我也不覺得這種小謊話不正當,因為談判賽局裡的對手一定也認同這並不違反遊戲規則。 \n 你一定會想,如果你要代表公司去談判,公司就得先給你做決定的權力。乍看下,如果能向對方說:「我有權和你達成協議」,會顯得位高權重,很有面子。 \n 所以,你一定會傾向於對自己的經理說:「讓我處理這件事。請授權我為公司爭取最有利的交易條件。」完全談判高手知道,一旦這樣做,就等於削弱自己的談判立場。所以,你一定要表現出自己得和某個「上級單位」討論過後,才能調整提案或做任何決定的樣子。任何一付「我就是決策者」的談判人員,會陷自己於極端不利的議價地位。雖然要做到這點,得暫時把自尊擺在一旁,不過它的成效卻是非常好。 \n 這個方法有效的原因很簡單。當對方一知道你擁有最後權限,就知道你將是他們唯一需要說服的對象,就不需那麼努力給甜頭。但如果你還得向較上級單位報告,徵求地區或總部辦公室、經營階層、合夥人或董事會的同意,對方就必須更賣力說服你。他必須提出一個有助於你取得上級單位許可的條件或價格。他知道必須先設法爭取你和他站在同一陣線,你才會賣力說服頂頭上司同意他的提案。 \n 所以如果你使用「拿上級單位當擋箭牌」這個以退為進的策略,那個上級單位一定得是個模糊的主體,像是訂價委員會、公司後勤辦公室人員或行銷委員會等。 \n 如果你明確告知對方,需要經理的許可,對方的第一個念頭一定是:「那我幹嘛浪費時間跟你談?那就把經理找來啊!」但當你的頂頭上司是模糊的主體,對方就會覺得它遙不可及。多年來,我跟無數業務員說過我必須請示董事會,其中只有一個業務員對我說:「你們董事會什麼時候召開?我何時可向他們做簡報?」所以,「拿上級單位當擋箭牌」等於是在不製造對峙氣氛的情況下,對另一方施壓。 \n 談判後期-『以退為進』的策略,就是扮演「白臉/黑臉」。 \n 白臉/黑臉策略 \n 在一些老警匪片裡,常看到片中人使用這個策略。警官帶著一名嫌犯到警局訊問,第一個前來訊問的通常是個看起來粗暴、難搞又奇兇無比的警官。他會恐嚇嫌犯若不好好合作,將遭受各式各樣的嚴刑拷打。接著,他會莫名其妙地被叫去接電話,進來接手的第二個警官簡直就是世界上最溫和善良的大好人,一坐下來就和犯人攀交情,遞給他一根香菸,說:「聽著,朋友,事情並沒那麼糟。我懂這裡的規則,要不要讓我看看能怎麼幫你?」這時,任何人都會不由自主地以為這個扮白臉的好人是站在他那一邊。 \n 扮白臉的警官會進一步用業務員都懂得的一種旁敲側擊法達到目的。他告訴犯人:「我認為警官們想知道的,不過就是你在哪裡買到這把槍?」其實他想知道的是;「你把屍體藏在哪裡?」 \n 白臉/黑臉策略是非常有效,而且不會製造對峙氛圍的施壓方法。 \n 我擔任加州大型房地產公司的總裁時,有間分公司老是虧本,不管我多賣力,就是找不出幫那間分公司提高營收或降低費用的方法,因為最大的問題在於租約,一個月要付1,700美元租金,吸光了利潤。 \n 於是我打電話給房東,試圖說服他把房租降到每個月1,400美元,才能勉強保有一點利潤。但他強硬地說:「你的租約還有2年到期,得遵守這份合約。」我對他用了我知道的各種以退為進策略,不過全都無法讓他改變心意。 \n 最後我嘗試用「白臉/黑臉」策略和沉重的時間壓力對付他。幾個星期後,我在某天的下午5點50分打電話給他:「現在那份租約面臨一個問題。我半個小時後要參加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們一定會要求我把租金降到1,400美元。如果我跟他們說你不願意,他們一定會要我結束這家分公司的營運。」 \n 房東馬上抗議說:「如果是這樣,我會去告你們。」 \n 我說:「我其實是站在你這邊,但問題是,我有個董事會得說服。如果你威脅告我們,他們一定會說:『好啊,隨他告。這裡可是洛杉磯,他得等2年才上得了法庭。』」 \n 第一個反制之道是直接戳破對方的詭計。雖然還有其他方式可處理這個問題,但你可能只需要知道這個方法,因為它最有效。由於實在有太多人懂得「白臉/黑臉」策略,所以通常使用這個策略的人被識破後都會覺得很糗。所以,一旦你注意到對方正在對你使這個招數,只要微笑告訴他:「得了吧,你該不是在跟我玩『白臉/黑臉』把戲吧?別這樣,我們坐下來,開誠布公地談談吧。」這時對方將會尷尬地停止使用這個策略。 \n (本文摘自麥格羅希爾出版6月新書《新絕對成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