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打假案的搜尋結果,共97

  • 組頭盼輕判 三球星仍喊無罪

    組頭盼輕判 三球星仍喊無罪

     中職假球案高院三日上午首度開庭。張誌家、陳致遠、蔡豐安等中職前球星和綁球集團首謀前台南市議長吳健保都當庭喊冤,而本已認罪的組頭「雨刷」蔡政宜等人,則希望二審再輕判。庭訊結束,陳致遠戴口罩快閃上車,張誌家強調已兩年多沒球打,最慘就是這樣,因中信鯨假球案判刑定讞已入監的吳健保則被送回南監。 \n 張誌家被質疑和蔡政宜不當接觸還借兩百卅萬買車,他說認識時不知蔡是組頭,自己只是愛玩關於車上的東西,他強調在日本就已沒球打,怎可能為了那些錢再打假球。 \n 九十八年中華職棒五度爆發簽賭案,組頭蔡政宜涉透過前兄弟象球員莊侑霖(原名莊宏亮)、前La New熊球員黃俊中當白手套,用金錢、酒色利誘現役球員,以操控比賽、從地下賭盤中賺取暴利,前南市議長吳健保涉以暴力威脅、金錢利誘球員打假球。 \n 一審板院判陳致遠二年六月、張誌家二年二月、蔡豐安一年、吳健保七年徒刑、蔡政宜三年十月(得易科)、莊侑霖三年二月(得易科),併科罰金六百萬元至一千萬元,得易科勞役。六人與另八名被告上訴,檢方則以判太輕上訴。 \n 昨天是農曆元月十二,十四人年還沒過完,就在春雨中首度到高院出庭。除了已認罪蔡政宜、莊侑霖請求輕判,陳致遠、張誌家、蔡豐安和吳健保等人都主張無罪;蔡豐安說「我沒有做出任何對不起社會大眾的事」,吳健保則大喊「我是冤枉的!」

  • 許文雄判賠百萬 猿不服要上訴

     前La new熊(桃猿前身)投手許文雄涉及打假球被球隊提告求償案,高雄高分院審理後大逆轉,認定許文雄應賠償違約金100萬元,且不得上訴,球隊公司則可上訴。先前在地院一審時猿隊敗訴,如今許文雄至少要賠100萬。 \n 對此,桃猿隊領隊蘇敬軒表示:「一定要上訴!既然刑事已有罰則,希望民事也能形成判例;讓這些球員知道打假球要付出慘痛代價,也讓心存歹念的球員不敢作非分之想。」 \n 猿隊原本求償2千萬,一審高雄地院判決球團敗訴。二審高雄高分院大逆轉,法官以王建民、彭政閔為例,認為簽約金是運動員表彰,有助球團及球員宣傳,許文雄確實打假球違約,判賠一百萬元定讞。桃猿隊領隊蘇敬軒說,會再與律師商量,無論如何金額一定要比100萬多。 \n 先前猿隊曾對涉及放水案的球員提告求償,但大都敗訴,這是第1件勝訴案,球團大為振奮!

  • 聯盟球團 向組頭、球員求償四億元

     板橋地方法院昨天一審宣判中華職棒二○○九年「黑象事件」假球案,涉案球員陳致遠、張誌家、蔡豐安等前大咖球員,被判之刑期與罰金,是歷次假球案最重的一次。中華職棒聯盟會長趙守博昨天重申,將對打假球的組頭與球員提出民事求償。據統計,加上聯盟與獅、牛、桃猿(前熊隊)求償金,總額約四億多元。 \n 據悉,聯盟、獅、牛、猿三隊已透過法律途徑向涉案人提出民事求償,其中聯盟對組頭與球員在內共五十六人求償二億多元;牛隊對謝佳賢等十多人,求償一億多元。四隊唯一未捲入「黑象事件」的獅隊以假球案「受害者」為由,對黃俊中等十五人求償二千三百餘萬元。 \n 率先對許文雄提出民事求償的桃猿隊,一審雖敗訴,但是對黃俊中等十多人的求償案還在訴訟中,金額近一億元。聯盟與三支球團的求償金額合計約四億,中職四隊僅象隊還沒有求償動作。 \n 象隊有十多位球員捲入「黑象事件」,領隊洪瑞河則說,「尊重司法判決」,希望重判讓大家引以為戒,日後不再發生類似案件。

  • 雨刷假球案 陳峰民無罪定讞

     前職棒La new熊隊捕手陳峰民被控收受「雨刷」蔡政宜七十萬元代價打假球案,高等法院合議庭法官昨日以查無陳峰民收錢打假球的證據,判他無罪定讞,還他清白。他是「雨刷」集團涉案球員中,第一位獲判無罪確定的球員。 \n 判決指出,「雨刷」蔡政宜並不清楚居間接洽球員放水的蔡森鴻是直接和陳峰民聯絡,或是由其他人為他聯絡陳峰民打假球,蔡政宜在一審時證稱陳峰民不是他這邊的人,同時也查無蔡政宜聯絡陳峰民打假球的證據。 \n 另外,前熊隊投手黃俊中也否認有轉打假球暗號給陳峰民,前隊友許文雄、許志華也證稱陳峰民沒有引導投手打假球或配合他人打假球,陳峰民甚至還拒絕隊友周森毅打假球的邀請,還將此事報告教練陳該發。 \n 陳峰民涉案部分在一審時即判決無罪,檢察官不服上訴,高等法院合議庭昨日以陳峰民打假球的證據相當薄弱,也查無他收錢的證據,及他與蔡政宜、蔡森鴻間的通聯紀錄,因此駁回檢方上訴,判陳峰民無罪確定。

  • 吳健保聲請解除限制出境 駁回

     因涉恐嚇球員打假球而遭起訴的前台南縣議長吳健保,當選市議員後以恐嚇罪並非重罪、議員需出國考察等由,向板橋地院聲請解除限制出境。板橋地院表示,犯下恐嚇罪卻遭限制出境,雖然在實務上確實相當罕見,但吳健保涉及恫嚇球員打假球,加上假球案又是社會矚目案件,限制吳健保出境所保護的公共法益,顯然高於他的個人法益,駁回聲請。 \n 吳健保具狀指出,他在假球案中未受羈押處分,且審理假球案八個多月來,都有按時到庭應訊;另外,他當選台南市議員後要依選民付託對市府監督,並前往友好國家、城市考察,希望法院能解除限制出境。 \n 吳健保更表示,他遭起訴的罪名為恐嚇取財罪嫌,在審理期間也可能變更法條為恐嚇罪,無論恐嚇取財或恐嚇罪,都非本刑五年以上重罪,不應繼續限制出境。 \n 板橋地院則指出,檢調偵查時,發現吳健保曾在賽後令屬下把職棒球員帶到服務處罰站、恫嚇,加上假球案又是全社會矚目案件,目前正由板院定期審理中,限制吳健保出境所保護之公共法益,顯高於被告個人法益。

  • 這帖藥 希望真能除病根

     對於政府修法想要遏阻職棒賭博再起,新球團lamigo猿隊的劉保佑十分樂觀,相信職棒有救;而元老球團兄弟象的洪瑞河卻苦笑以對。中職新、舊球團老闆反應不一,主要是中職總在「期待與失望」中擺盪,賭害一直沒有真正解決。 \n 從最有人氣的兄弟象歷年虧損數字來看,象隊在1990年開打即有數千萬的虧損,到了1996年賠錢數字加大為6200萬,直到2003年轉虧為盈,賺了2年;05年損益兩平,06年起又開始賠本,09年虧損減至200萬元,去年又擴大為4000萬。 \n 象隊的賺賠其實就是隨著台灣職棒賭案一波又一波爆發而起伏,1996年象隊球員被挾持、毆傷,季後馬上爆發第一次職棒涉賭,政府也宣示除惡務盡,可是司法檢調單位一籌莫展,讓中職票房直直落、2000年中職只剩4隊。 \n 2003年在體委會促成兩職棒聯盟合併下再創職棒榮景,果然力助各隊票房進補,象隊率先傳出盈餘,但不到3年光景,又因賭案再傳而票房滑落;09年曹錦輝回國,票房又有了起色,沒想到,前年底再爆象、熊大涉賭又一次打壞行情。 \n 多年來,政府查緝打假球,球團的期望最後都變成失望,球團因而指責政府不夠用心、檢調單位養案,但是經營階層沒有責任嗎?前年爆賭時,就有熊隊球員直指總教練洪一中與球團沒有積極處理許文雄打假球一事。 \n 因此昨天通過的修法不是一面的倒向球團只制裁球員,也有逼球團提早攤牌、不能私了的規範,「球團經營階層如果隱匿包庇旗下成員打假球,或不願配合檢調偵辦假球案,將科以罰款。」這就是希望球團以大局為重,不要只以維繫戰力做考量。 \n 台灣職棒經過「有望」、「無望」的反覆衝擊,球團與檢調也有「觀望」的拉鋸,根據當年查緝鷹隊賭案的調查局人員說法,當年球團拜會法務部只會恫嚇球員收斂,不是真正想與球員攤牌,結果弄得天下大亂,但是在新修法案中,已明確告知球團「這種想法落伍了」。

  • 暴龍打假球 3球員準備吃牢飯

    暴龍打假球 3球員準備吃牢飯

     九十七年間爆發的米迪亞暴龍隊假球案,檢警查出暴龍隊上至管理經營階層、下至球員全都涉賭。板橋地院昨日將涉案暴龍球員顏志中、陳建輔判八月徒刑;胡仁偉判十月徒刑。由於三人均未獲緩刑且不得易科罰金,一旦判決確定,將成史上首批因打假球入獄的職棒球 員。 \n 至於潘忠孝、賴俊男二名球員,均遭判七月徒刑,並宣告緩刑四年;唆使球員打假球的林秉文、陳嘉豪、包澄治、隋愛森等球員、簽賭集團成員,分判八月至四月不等徒刑,僅林秉文未獲緩刑亦面臨牢獄之災。 \n 自爆打假球的暴龍隊老闆施建新,以及施的特助郭德志,獲判無罪。本案仍可上訴。 \n 原本從事職棒簽賭的天道盟濟公會大哥林秉文,找上木柵地區從事電玩的隋愛森及施建新、四海幫分子「瓦斯豪」陳嘉豪等人,九十六年間合資一億三千萬元買下誠泰COBRAS隊,直接從球團經營階層下達打放水球指令,牟取不法利益。 \n 林秉文透過手下林慶昌找上米迪亞球隊管理階層,與球員洽談合作打假球,還開出配合打放水球,野手可得廿萬元、投手可得卅萬元的「獎勵」。 \n 板檢發現,米迪亞暴龍隊遭黑道操控打了至少七場假球,認罪並退還贓款的球員陳元甲等人均獲處分緩起訴;洋投貝力歸還五萬美元不法所得後,獲檢方職權不起訴。 \n 收錢打放水球的潘忠孝、賴俊男、顏志中、陳建輔、胡仁偉等球員,以及暴龍隊老闆施建新、林秉文、陳嘉豪等廿九人,均遭起訴。 \n 巧合的是,本案起訴後由板橋地院資深法官黎錦福中籤受命;過了一年,「黑象事件」起訴又是由黎錦福中籤,「連連中獎」成為承審假球案的紀錄保持人。 \n 由於先前涉打假球的前兄弟象總教練中込伸獲判緩刑,遭外界抨擊量刑過輕,昨日判決出爐,顏志中、陳建輔、胡仁偉等三名球員均不得易科罰金、未獲宣告緩刑,一旦判刑確定就得入監,成為首批關進大牢的職棒球員。 \n 承辦「黑米事件」檢察官王正皓表示,這三名球員犯罪所得都不多,其中以陳建輔曾收百萬元為最,胡仁偉、顏志中大約都只拿了廿、卅萬元。一審三名球員不得易科罰金、未獲宣告緩刑,加上「黑米」、「黑象」均由同一法官審理,未來恐將成為「黑象事件」涉案球員在判決上的指標。 \n 另針對施建新、郭德志獲判無罪,王正皓表示施建新擔任球團老闆卻「消極不作為」,放任黑道威脅操控球員打假球,此部分是否有罪的見解仍有爭議,檢方將對此提起上訴。

  • 院士落選 教授雇凶報復方舟子

     北京市公安局21日晚宣布偵破「打假鬥士」方舟子遇襲案,北京警方當日下午5時許,以犯罪嫌疑人蕭傳國因故意傷害罪,於上海浦東機場逮獲。蕭傳國現任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泌尿外科主任。 \n 打假 院士頭銜飛了 \n 中國新聞網報導,北京警方經縝密偵查,一舉逮捕包括蕭傳國在內4名嫌疑人,並繳獲羊角錘、鋼管等作案工具。 \n 警方透露,該案是因蕭傳國認為方舟子透過媒體、網路對其學術「打假」,導致他未能入選中國科學院院士。蕭傳國為報復乃指使戴建湘,由戴建湘找來龍光興等人毆打方舟子。據悉,戴是蕭傳國的遠房親戚,主嫌蕭國傳以10萬元人民幣雇用戴建湘作案。 \n 被譽為「打假鬥士」的科普作家方舟子於8月29日傍晚,在北京住所附近遇襲,一人向其面部噴不明液體,另一人持鐵錘砸傷他的腰部,導致其腰部破皮出血,受了輕傷。 \n 主嫌身分 方舟子不意外 \n 《揚子晚報》報導,針對蕭傳國雇凶報復,方舟子表示,不出所料,因蕭傳國正是他向警方列出的最大嫌疑人,「我對警方的破案速度還是很滿意的,看得出來他們很重視。」他說:「蕭傳國這種行為太惡劣了,他不僅害我一個人,還害了其他不少人。他的偽科學更是害了不少孩子,這種人我不可能放他一馬。」 \n 北京警方高度重視該案,在20多天裡清查1800多人,調出當天多處錄影記錄,由於方舟子被毆的地點沒有錄影機,警方改從周圍錄影逐一取證,找到目擊證人。方舟子的律師彭劍透露,蕭不僅涉及刑事犯罪,還涉嫌詐騙罪。 \n 警方微博直播記者會 \n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警方破案記者會運用網路科技,透過其微博「平安北京」直播,短短22分鐘時間,將整場記者會內容原汁原味地實錄完畢。 \n 在過去幾個月裏,方舟子因在新浪微博上打假而格外引人注目,他先揭發打工皇帝、原微軟中國區總裁唐駿文憑造假,又與唐駿校友禹晉永在微博上論戰,而後再批張悟本、李一等「養生大師」是偽科學。 \n 主嫌蕭傳國,身兼多職,不僅是教授、博士生導師、973首席科學家,也是《臨床泌尿外科雜誌》主編。

  • 中伸5場放水球 判刑1年8個月

     前兄弟象隊日籍總教練中伸承認在二○○八、二○○九年間,排定遭收買球員上陣,打了五場放水球。十七日板橋地院依詐欺罪,判處應合併執行一年八月徒刑,得以每日一千元、共六十餘萬元代價易科罰金;緩刑四年,並向公庫支付一百八十萬元。 \n 象隊負責人洪瑞河昨天表示,儘管中伸案尚未定讞,卻意味打假球的人,都會受到法律制裁,應可達到警惕效果,球團不會要求任何賠償。 \n 判決指出,二○○八年起中伸由莊侑霖牽線,接受蔡政宜「雨刷」集團提報的預定配合球員名單後,在賽前排出特定球員出賽,打了五場放水球。 \n 中伸坦承調度遭收買的放水球賽,分為二○○八年第五十四、一四五、一九三場,以及二○○九年第一二六、二○四場例行賽。其中第一四五場、第一二六場假球,運作未成功,兄弟球員沒到分錢。 \n 中伸坦承,成功運作三場假球,讓他收到一百五十萬元「謝款」,他希望能在認罪後,解除限制出境盡速返回日本。 \n 昨日的宣判,中伸涉三場成功運作的假球,各遭判五月徒刑,並得易科罰金;二場運作失敗,均遭判三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合併應執行一年八月徒刑,且得易科罰金六十餘萬元,或是選擇向公庫支付一百八十萬元,以換取四年緩刑。 \n 板院解釋,直接向國庫支付一百八十萬元換取緩刑,緩刑期滿後就沒有前科、不構成累犯;倘若選擇執行刑期,雖有可能以易科六十餘萬元罰金,免去牢獄之災;但中伸刑期長達一年八月,執行檢察官也可能不准他易科罰金,入監執行。 \n 板院表示,中伸尚未解除限制出境,須在判刑確定、執行後,才有機會返回日本。中職秘書長李文彬表示,站在聯盟立場,這些人已對中職形象或收入造成損失,所以包括中伸在內,一定會對認罪判刑者求償。

  • 聯盟、牛獅吼組頭 求償3億6千萬

     檢方偵辦職棒假球案,總予人「重懲球員、輕縱組頭」印象,為杜絕歪風,中華職棒聯盟及統一獅、興農牛兩球團聯合對台南縣議會議長吳健保、「雨刷」蔡政宜等組頭求償共三億六千餘萬元,並已聲請假扣押,另也對涉案球員求償,這是國內爆發多次假球案以來,聯盟首度以行動對組頭正式宣戰。 \n 針對台南縣議會議長吳健保、雨刷蔡政宜涉嫌長期操控球員打假球,中華職棒聯盟冷眼旁觀十多年後,終於首度在雨刷、吳健保假球案中祭出求償策略,希望透過求償遏阻組頭收買球員打假球歪風。 \n 中華職棒聯盟委任律師莊國明昨日表示,中職長期遭到假球案的拖累,不僅票房流失、商譽受損,更使得廣告收入銳減,為此職棒聯盟將不再對唆使球員打假球的組頭寬待,決定對雨刷案的相關涉案被告求償。 \n 莊國明說,職棒聯盟一共對吳健保、蔡政宜及涉打假球遭起訴的陳致遠、蔡豐安;獲檢方緩起訴的「阿鈣」廖于誠;承認打假球並繳回不法所得,獲得檢方職權不起訴的陳懷山、買嘉瑞等八十六人求償二億一千餘萬元。 \n 除了職棒聯盟,統一獅、興農牛以也遭到假球波及受到損害為由,分對十六名組頭提出二千五百萬元、一億三千萬元的附帶民事損害賠償。其中涉賭球員李義偉案發時為興農球員,也額外遭牛隊球團索賠。 \n 至於未遭檢方起訴的曹錦輝、謝佳賢,並不在中職這波求償名單中。 \n 莊國明表示,為了表達求償決心,聯盟也已向法院聲請假扣押包括吳健保等涉案組頭的財產,不讓外界繼續留存「重懲球員、輕縱組頭」的錯誤印象。 \n 昨至板橋地院審理的前兄弟象隊總教練中込伸,為求能夠早日返家,在法庭中承認檢方所指控的五場假球,希望能及早獲得緩刑宣告,返回日本。

  • 各地嚴打假幣、信用卡詐騙案

     5月15日是大陸「打擊和防範經濟犯罪宣傳日」。近日,大陸許多省市紛紛公布打擊經濟犯罪的成果。北京集中火力嚴打假幣、假發票,手機簡訊及信用卡詐騙也都是重點。上海、江西等省市也都破獲多起經濟犯罪案。 \n 北京公安部門打擊經濟犯最主要集中在假幣、假發票和銀行卡詐騙3個專案項目。去年以來共破獲假幣案件46起、假發票案件392起、各類信用卡犯罪案件183起。 \n 此外,手機簡訊犯罪也成為打擊的主要目標,北京西城公安分局於近期破獲了全大陸首例非法簡訊群發案件,抓獲犯罪嫌疑人3人,代為他人非法群發各類簡訊2.3億餘條,涉案金額700餘萬元(人民幣,下同)。 \n 上海方面,今年以來,上海公安經濟偵查部門嚴厲打擊各類經濟犯罪活動,取得顯著成效,共破案2200餘起,年增33.3%;逮捕犯罪嫌疑人1400餘名,追繳金額3.5億餘元。此外,南京警方先後破獲各類經濟案件500多起,挽回經濟損失1.4億餘元,抓獲網上在逃人員223名。 \n 江西第1季破獲經濟犯罪419起,涉案總金額5.5億餘元,抓獲犯罪嫌疑人432人,挽回經濟損失7771.613萬元。

  • 消極隱瞞 中職宿疾難斷根

     中職球團應該可以撤掉「恥」字的廣告看板了!因為這個字不全然指責球員、讓球員難堪,前中職米迪亞暴龍隊領隊曾建銘的爆料,點出中職之「恥」,連聯盟、球團也有份,同時反映出中職對賭案的消極態度,才是連年涉賭的根源。 \n 聯盟、球團到底有沒有掌握涉賭名單?在網路上引發熱烈討論,有人說:「聯盟主事者的構思,在於台灣人民都是健忘的。」、「球員與球團其實互相包庇很多隱情。」 \n 有網友說:「中職隱瞞假球早就不是新聞。」看到聯盟秘書長李文彬在法院枯坐等待出庭作證,可發現時空真的變了;以前地檢署曾傳媒體記者去詢間中職打假球的消息來源,當時記者告訴檢察官:「聯盟、球團的賭案內幕最多,不去問他們、問記者幹嘛?」中職歷年來對於賭案不是打壓、就是隱瞞的消極態度,才會導致燎原之火。 \n 網友點名象隊老闆洪瑞河批評檢調的「養案說」,依照暴龍球團的說法,其實最會養案的應是球團、聯盟,因為中職規模不足,球員人數有限,為了帶來票房的戰績著想,球團一直私了或是選擇「無罪推論」,熬到後來,紛紛出問題。 \n 經過這一連串的涉賭案件,中職才學會如何處理賭案,知道自重而後人重的道理,可是球團經營心態與方式不改,老問題依舊存在!

  • 棒球信心持續消散中

    去年十月廿四日,筆者如同現場的一萬多名觀眾,在台南棒球場共同見證職棒總冠軍史上最長的拉鋸戰。隔天,統一獅再下一城,贏得總冠軍,創造三連霸,輸掉冠軍的兄弟象,從上半季墊底,最終挺進冠軍賽,也早已擄獲球迷的心。這樣的結果,對雙十而立的中華職棒而言,沒有輸家,是美好的一年。 \n沒想到,總冠軍隔天,檢調大動作約談,爆發近年來最大規模的打假球事件。事件爆發迄今五個多月,原統一獅領隊林增祥突遭撤換,原因為被指控涉及綁洋將打假球,原在假球案風暴外的統一獅,又陷入一片假球疑雲。 \n五個月的偵辦期間,不僅揭露職棒簽賭問題,更重要的在於國人對棒球的信心危機持續擴散。此事件所揭露的棒球員同儕文化、對應者的處置方式與態度等,均存在許多難題。 \n就棒球員同儕文化而言,許多涉案者與操持賭盤者的中介者,均為離隊球員以及昔日同學,由於台灣棒球環境不健全,球員養成過程中的被淘汰者,往往難有一技之長,於是被假球集團吸收,假球集團往往運用球員間甘苦與共的革命情感,於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輕易的就變成了「我的朋友」,假球集團透過離隊球員接觸現役球員並不困難,由於人的網絡無孔不入,隨之帶來的財色誘惑也就無所不在,讓對未來沒有安全感(由於收入低、運動生命短暫等因素),或對打發生活閒暇不知如何自處的球員,輕易的被吸納進犯罪集團。 \n再者,就政府與球團而言,在這段期間稱不上有驚喜的處置行動。而林增祥的離隊事件,極似過去事件的翻版(例如去年的吳俊良事件),球團一紙公關宣示後,某人就突然離開棒球圈,事後的解釋,均為為讓涉嫌者有條生路,因此粉飾太平,事實真相卻沒人在乎。長久以來,此種溫情私了的家族企業遺風,已如同球員間部分具有負面意義的同儕文化,只讓社會大眾更加無端懷疑,造成信任的危機。 \n假球事件爆發後,最為可怕的不是揭露多少人犯罪,而是周遭跟棒球圈或沾上邊、或沾不上邊的朋友,都能繪聲繪影的說出類似「某某人早就有問題」、「還有人沒被揪出來」、「某某人的私生活很糟」的話,這種多屬事後諸葛、未經證實的流言,皆不能作為球員定罪的證據。但類似的話,在生活周遭、網路世界中卻相當普遍,未經證實的傳言可以如此的廣泛流傳,反映著社會對棒球的信任危機持續擴散。 \n假球案最令人不可置信的一則傳言,則是京奧兵敗中國,背後被指有放水的嫌疑。事實上,如果上述的犯罪邏輯以及事後處理態度均如此不透明,國際賽當然也有可能被質疑。果真如此,若連作為振奮棒球萬靈丹的國際賽都被人質疑,台灣的棒球可說已走到了末日。 \n(作者為棒球文化工作者)

  • 暴龍全靠打假球撐開銷

    黑道入主米迪亞暴龍隊打假球案,板橋地院廿四日開庭審理,米迪亞幕後老闆林秉文以「證人」身分在庭訊時語出驚人,指稱米迪亞當時財務狀況捉襟見肘,球隊存續的經濟來源,全都得依賴打假球所得的「公帳」維繫。 \n米迪亞暴龍隊涉打假球案前年底由板檢起訴,直到昨日才首度召開審理庭。合議庭傳訊球團執行長施建新、幕後老闆林秉文、隋愛森、陳家豪、管理林家慶及前暴龍隊球員顏志中、潘忠孝、賴俊男、胡仁偉、陳建輔等人。 \n以「證人」身分應訊的林秉文,在庭訊時指出,確實曾花錢收買前暴龍隊球員陳元甲和陳克帆放水打假球;另在他印象中,顏志中、胡仁偉也曾收錢放水打假球,但到球場聯絡球員放水,都是委由可以攜帶電話進入球場的球隊管理林家慶處理。 \n林秉文還針對檢方起訴的七場假球案解釋,一共只有六場假球,其中他主導四場放水球,二場賠錢、另二場扣除球員的分紅、手續費後,只賺四百多萬,這筆錢全都列為球隊「公帳」,「公帳」都是由隋愛森的秘書蔡惠鈞管理。 \n另二場由包澄治主導的球賽,則是在扣除分紅後賺了一千多萬,也都列為公帳。 \n林秉文說,米迪亞暴龍隊經營狀況不佳,最後根本入不敷出,幾乎僅能仰賴打假球獲得的「公帳」維持開銷。 \n昨日出庭的五名球員,起訴後全遭終身禁賽,因此到庭後全都強調沒有收錢打假球。

  • 防賭 薪資強制信託

    為防堵打假球及簽賭案再度爆發,中職聯盟昨日與國泰世華銀行簽署球員信託合約,今年起新進球員需將3分之1簽約金,二軍低薪球員則由聯盟依薪資6%,強制提存交付信託。資金將做為涉賭事件中,球員以外第3人的賠償金等使用。 \n國泰世華銀行表示,去年3月即有中職球員1百多人,由職棒球員工會發起簽署「職棒球員防賭基金信託」,條件是提撥薪資的10%作為防賭基金,該合約皆為球員自願提撥。昨日主要是以新進球員為對象,採強制信託方式,約20多人。 \n國泰世華銀行強調,球員加入中職期間若發生涉賭、打假球等重大違規或其他不法情事,將由國泰世華依中職聯盟的書面指示,將信託財產撥付予球員以外的第3人做為賠償金。 \n若球員從職棒退休3個月後,或加入職棒期間都沒打假球,國泰世華銀行也將依約加計利息,一併退還給球員;二軍低薪球員可領回的信託金包含聯盟提撥的6%。

  • 早知打假球? 林敏政嚴詞否認

    板橋地檢署偵辦假球案,案情越挖越深,根據檢方調查,部分球員供稱,中信鯨隊前總經理林敏政,早在九十五年間就已知悉不少球員涉打假球。對此林敏政昨天激動的表示,百分之百沒這回事,該隊當年很痛恨打假球,不可能有人檢舉球團置之不理。 \n板檢偵辦職棒假球案,發現各假球集團在多年競爭後,發展出一套互利模式,以減低同場球賽相互收買,各假球集團除可相互商借球員外,還可以代償債務。檢方表示,現今的假球集團「以球員為尊」,早就脫離持槍押人的草莽做法。 \n其中余則彬集團最明瞭球員需求,常帶球員去酒店「鬆一下」,再續攤去汽車旅館性招待。雨刷蔡政宜出手闊綽,也提供球員紙醉金迷的享受,加上和其他假球集團關係佳,不少其他集團所屬球員,也樂於受「徵召」借調打假球。至於黎紹君則會藉故少付贓款,風聲傳出,願意配合的球員遠不如其他集團。 \n檢調發現不同集團的球員,私下也會互扯後腿,向球團高層通風報信。例如陳峰民為證明清白,供稱曾向教練陳該發供出隊友周森毅拜託他打假球,周最後遭球團釋出。中信鯨球員高俊強,受組頭「賽桑」收買,委託轉交十萬元給隊友陳永哲打假球,卻不知陳是吳健保集團旗下球員,陳還把被「賽桑」收買之事告知球團,高俊強也因此遭降二軍。 \n檢調查出,當年中信鯨隊不少球員分遭吳健保、雨刷等大小假球集團聯合收買,隊長曾漢州一度向球隊總經理林敏政報告,但中信鯨高層卻未大刀闊斧地改革。但林敏政否認此事並表示,他接任鯨隊領隊時,就不時聽到球員打假球的傳聞,球團都會主動調查。

  • 熱門話題-快查明假球案 別凌遲球迷

    在La new熊投手吳偲佑因坦承打放水球遭到開除後,中職假球案再度成為媒體關注焦點。而令萬千球迷憂心的是,還有數名列名在道奇訪台賽的中職明星隊名單的球員被檢調點名可能涉案,這也讓這場近年來台灣棒壇的盛事,投下了許多未知的變數。 \n隨著這次友誼賽道奇隊參賽名單的逐漸浮現,其陣中王牌投手畢林斯利及明星打者曼尼‧拉米瑞茲都可望隨隊來台,看得出來道奇隊對此行的重視,反觀台灣,在這次假球案爆發後,中職已經「折損」了曹錦輝、張誌家及陳致遠等A咖球星,若「碩果僅存」的明星球員中,還有人是假球案的「未爆彈」的話,筆者惟有期待檢調單位能夠以「快刀斬亂麻」的態度盡快進行後續偵辦動作,不要再凌遲中華職棒及球迷。 \n筆者認為,既然中華職棒四支球團已決定今年球季要如期開打,那就應主動和檢調單位合作揪出還「潛伏」在球隊中的「老鼠屎」球員,拿出破釜沉舟及除惡務盡的行動重新贏得球迷信賴,這樣才有浴火重生的機會。

  • 吳偲佑坦承打假球 熊開除

    頂著旅日光環重新加入中華職棒La new熊隊的吳偲佑,遭板橋地檢署查出涉打假球,廿四日以被告身分到案。吳偲佑坦承,當初為替朋友還清三百萬元債務,曾在二○○六年赴日前打過兩場假球,吳訊後飭回;但將面臨熊隊開除求償命運,也成為繼張誌家後,第二位列為假球案被告的前旅日投手。 \nLa new熊隊投手吳偲佑,曾創下中職跨季十二連勝紀錄,打破原先由郭進興保持十連勝紀錄,成為本土投手連勝紀錄保持人,並獲得日本職棒千葉羅德海洋隊青睞,在二○○六年與羅德隊簽下四千萬日圓簽約金、三千萬年薪的合約,轉戰日本職棒。 \n板檢監聽發現,吳偲佑返台後曾表態願配合雨刷集團打假球,檢方還在上一波偵結的假球案起訴書中,將吳偲佑、潘忠韋、林智勝、黃龍義、黃欽智與陳峰民等六名熊隊球員部分涉案內容,「意外」披露在起訴書附錄裡。 \n為此熊隊曾在農曆年前找來六人了解狀況,並祭出停薪處分,但吳偲佑等人全都否認打放水球。 \n板橋地檢署昨將吳偲佑約談到案,據了解,吳偲佑坦承確曾打過兩場假球,但時間點卻是在二○○六年赴日加入羅德隊之前;至於原因,則是為友還債。 \n據了解,由於友人積欠三百萬元債務,吳偲佑當初為友還債,才為雨刷集團打了二場假球抵帳;吳偲佑並稱,他自日本返台後,就未曾與雨刷集團接觸、打假球。 \n另遭檢調點名涉打假球的旅日球星,還有曾投效阪神虎隊的前中信鯨投手郭李建夫。至於外界最關注的「大師兄」林智勝涉案狀況,檢調初步發現林智勝僅是「認識」蔡政宜,目前尚無傳喚計畫。 \n熊隊球團得知他認罪後立即發出聲明將他開除,也將對他提出民事求償。熊隊在這波假球案共有十一人捲入,熊隊對這些人的求償總金額已超過一億元。

  • 觀念平台-假球案偵辦手法 令人寒心

    中華職棒打假球的案子甚囂塵上,涉及的球員數目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多最廣的。球員的薪資低迷、法律對組頭的懲處太輕等等都有人在討論,在此我想對檢調單位的辦案手法提出個人看法。 \n這次檢調單位辦理打假球案,目的是在揪出打假球的球員,但卻不是以擒出控制球員的組頭為主要目標,因為只抓出組頭的績效不高,要抓出會打假球的球員,尤其是高知名度的球員,才會受到社會大眾的重視。檢調已經知道組頭在控制球員打假球,卻按兵不動,可能是為了收集明確的證據,放長線釣大魚。但是時間久了,與組頭會過面的球員越來越多,受賄賂而打假球的球員也逐漸增加,當然組頭的獲利也成級數增加,膽子也變大,控制球員的能力也增強;檢調單位見獵心喜,線越放越長,讓組頭肆無忌憚的去賄賂、利誘,各式的招待、花酒,甚至脅迫球員。 \n檢調單位看到「成果」越好,當然也就越不想收案,線越放越長。繼續發展下去的後果就是:不管你打不打假球,大多數的球員都與組頭會過面,被招待過,甚至拿過錢。檢調單位這時才收線,將所有的涉案球員一網打盡。這樣的辦案手法成效會很好,但實際上是拿職棒的前途與全國人民的期望,與檢調單位的績效對賭,表面上檢調單位的績效非常好,但台灣職棒卻死得非常慘。 \n這種辦案方式讓人聯想到警察辦理黑道買賣毒品的辦案手法。因為在市井中賣毒的人都只是小嘍嘍,檢調單位必須要計劃好釣大魚的方法,避免打草驚蛇,將主要提供或製造毒品的首腦抓到,才能有效的斷絕毒品來源,以免廣大的群眾受害。反過來,如果檢調單位是靠抓吸毒的人頭數目來當績效,縱然知道提供毒品的首腦,也故意不去抓,只暗中監視販毒與吸毒的人,放長線釣大魚;毒販因此可以賺更多的錢,控制更多的手下,也同時會讓更多人吸毒,危害社會大眾更深、更厲害,反過來檢調單位所能掌握吸毒的人就會越多,績效也就越好。 \n我認為檢調單位在這次的偵辦中搞錯目的與目標,如果以後再用這種反向辦理緝毒案件的手法來辦理職棒打假球案件,只會讓整個職棒完全瓦解。身家調查、道德教育再多都沒有用,因為每個人都有人性在,職棒薪水低落,打職棒的不是聖人,他們也要養家活口,不能要求他們完全不屈服於金錢誘惑甚至暴力的脅迫,否則他們就不用領薪水。保護球員免於這些誘惑與脅迫本來就是政府的責任,打假球案涉案的人如此之多,難道不是因為檢調單位放任組頭的惡行所造成的嗎?打假球是錯的,但政府就沒有責任嗎? \n公務人員瀆職,受刑完還可以回去工作,但這些職棒的涉案球員可能一輩子會因此找不到適合的工作,數十個家庭就被政府的錯誤政策給毀了。沒有見到政府出來誠心檢討之前錯誤政策,只見到落井下石的辦案手法,很令人寒心。這樣下去,台灣職棒還能打、還能看嗎? (作者為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 假球案 陳致遠 阿家求刑2年

    假球案 陳致遠 阿家求刑2年

    經過一○七天偵辦,中華職棒假球案十日偵結,每場假球賽均索求一百萬元賞金的兄弟象「黃金戰士」陳致遠,以及張誌家、蔡豐安、台南縣議長吳健保等廿四人遭訴;涉嫌接受性招待的謝佳賢、曹錦輝獲不起訴;起訴書中揭露的種種黑幕,再度重擊職棒形象。 \n另外,坦承犯案且繳還不法所得的廖于誠等廿六人獲處分緩起訴;劉耿欣、買嘉瑞等十七名球員、賭客獲職權不起訴。 \n其中吳健保遭訴合併求處九年徒刑、併科罰金五千萬元、強制工作三年;象隊前總教練中込伸求刑一年六月;陳致遠、蔡豐安、張誌家均求刑二年;曾漢州求刑四年、併科罰金一百萬元、強制工作三年;「雨刷」蔡政宜則因坦承犯案,獲從輕量刑。 \n吳健保求刑九年 罰金五千萬 \n這波假球案裡,檢調自九十五年起共查出象、熊、鯨、蛇卅二場打假球涉賭的比賽。 \n檢調表示,「綁」球集團有層次之分,有的只是「買牌」的賭客,單純以金錢、女色利誘球員合作打假球,再向簽注站下注簽賭;有的因經常贏錢成為簽注站的拒絕往來戶,才會更上一層樓「綁球兼賣牌」,幹起經營簽賭站生意。「雨刷」蔡政宜原本只是單純綁球員下注的賭客,但為擴大營利,最後也和其他組頭合作,開放下注簽牌。 \n檢調表示,北、中、南至少有十個集團以合縱連橫方式綁球員打假球。除了雨刷、吳健保集團外,雲嘉南地區尚有另二個職棒簽賭集團,與北部的余則彬「小董」、李權麟(「淡水阿泰」)、蔡文彬(「林口蔡董」)、林秉文及另個集團相抗衡。 \n廿四人遭起訴 雨刷從輕量刑 \n檢調指出,九十一年起雨刷蔡政宜就開始收買中信鯨球員打假球,簽注職棒,但由於贏多輸少,加上部分集團成員及中間人跑路,九十四年間雨刷透過陳東興(即「將勝」、「黑豬」)、黃俊中、宋肇基及高苑工商教練「大仔」關係,收買以La New熊隊及其他高苑畢業的中職球員打假球。 \n蔡政宜雖逐步染指La New熊隊,但吳健保也透過陳東興掌握部分球員,經過幾次衝突兩派合作操控La New熊隊;長期綁兄弟象隊的「小董」余則彬,則是在九十六年莊宏亮返台後,邀請王勁力當白手套,逐步染黑兄弟。 \n另在九十四年誠泰COBRAS隊轉售,多名組頭原本想以「九禾國際開發」買下,但遭聯盟發現阻止;之後包括雨刷在內等組頭又想集資購買,卻因主導的蔡文彬涉案無法出面,最後才由林秉文召集組頭買下。 \n北中南逾十集團 比賽綁球員 \n為籠絡球員,蔡政宜、吳健保、林秉文不定期給予球員三至五萬元的零用金,並提供球員到酒店性服務,打假球成功還可領取賞金。 \n為收買以往沒有染黑的兄弟象隊球員打假球,這幾個集團收買價碼也相對提高,除了先發投手外,陳致遠、蔡豐安及陳懷山等資深球員,也可獲得五十到一百萬元賞金。 \n檢調查出,到案後一再喊冤未打假球的兄弟「黃金戰士」陳致遠,涉嫌在九十五年第十一場、第九十二場、第一四五場打假球,這三場比賽共收進了三百萬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