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打破課綱的搜尋結果,共07

  • 小學新課綱上路 桃園市前導示範

    小學新課綱上路 桃園市前導示範

    校長也要上台教學?小學新課綱今年將實施,教育局為了協助各校建構校本課程地圖,透過培訓校長擔任各校「首席教師」,帶領教師們因應新課綱的轉變。新課綱將以學生為學習本位,未來教師們只擔任協助角色,學生須自行建構學習、探索學習。此外,教育局也會透過校園開辦說明會,降低家長對新課綱不熟悉的焦慮。

  • 去中割裂歷史 老師難茍同

     教育部調整國教課綱,作為第一線接觸學子的教學者都感到憂心忡忡,表示強化東亞史的目的,其實是就是為了「去中國化」,切割歷史脈絡的作法,等於自絕千年文化。 \n 補教名師呂捷直言:「既然要以空間建構歷史,要玩就要玩大一點,為什麼不直接分為陸權時代、海權時代來談?」他認為現在審議的課綱看似打破國別史,但仍是「新司機在走老路」,不斷刪減而破碎、片斷化的「史實」教學,無法讓學子建立史觀。 \n 暨南大學歷史系榮譽教授徐泓則指出,強化「東亞史」而把中國史歸於其中,其實是用西方研究中國的史觀,同樣是一種矮化;如今大學裡教日、韓史都廖廖無幾,又有多少高中教師能夠清楚東亞史脈絡,說起來這樣的課綱仍是行「去中國化」之實。 \n 私立建臺中學歷史老師王富麗表示,若把中國史納為東亞歷史,今古文經之爭、中國本土宗教、王安石變法、張居正變法等政治史和文化史都沒了,加上歷史課程時數減少,課綱就徒留一個「虛」字,而中國史中變法等例子,也可做為現代的借鏡,去中國史是非常錯誤的做法。 \n 北市中正高中歷史老師許孝誠認為,過去可以依時間軸講述,若調整後可能會局部提到,並從一個區域深度去探討問題,雖然可讓學生從中培養自己的觀點,但也可能形成意識形態,看待歷史恐變得不夠客觀。 \n 桃園區福豐國中歷史老師王靜新表示,國中歷史課程中,中國史基本上仍按時序,高中改採主題式架構後,因中國的文明與歷史本身複雜,和東亞周邊互動也非常複雜,難以單用「東亞史」就能釐清複雜的歷史脈絡。

  • 因應107年新課綱 中市教局辦研習提升教學質量

    因應107年新課綱 中市教局辦研習提升教學質量

    台中市政府教育局昨、今兩日舉辦「台中市新課綱團體共創暨課程地圖撰寫實務研習」,各公私立高中校長、主任及教師共約120人參加,從盤點學校資源開始,引導參與者透過SWOT分析,定位學校特色課程的發展走向,也透過課程地圖實作及發表,讓各校交流討論,盼提升因應新課綱的教學質量。 \n \n 教育局表示,研習活動協助各校找到學校本位課程發展的共識,共創學校未來發展藍圖;課程從盤點學校各項資源開始,引導各校透過SWOT分析,找出優劣勢及發展走向,並配合課程地圖實作,讓各校結合學校願景及學生特質規劃出課程地圖後,透過發表互相觀摩交流,提供107課綱上路的教學參考。 \n \n 教育局長彭富源說,高中教育肩負「陶冶」、「試探」、「分化」及「準備」等四大功能,新課綱下的高中學校,將有著全新風貌,支持也期待各校發展特色課程,打破教室界線及課表框架,讓學生學習更有效益。 \n \n 為落實107課綱,市府從104年起推動「青年希望工程旗艦計畫」─市立高中精進發展計畫,強化市立高中教育品質及競爭力。今年度全國推動新課綱的45所優質高中前導學校中,中市名列8所,市府將持續協助學校因應新課綱,推動課程研發規畫。

  • 短評-課綱洗不了腦

     課綱微調炒得沸沸揚揚,最近經常聽到反課綱人士的論點是「推行新課綱,就是洗腦、霸凌」,這論點令人啼笑皆非。到底課綱真有如此強大控制力,還是「洗腦」只是一個代名詞,就像不公不義一樣,只是抗爭動員的口號? \n 要打破洗腦之說,其實並不難。倘若靠著課綱、歷史教材就能洗腦、控制年輕人,國民黨當年的黨國體制就不會崩解,更不會有後來的民進黨成立。 \n 例如,許信良當年拿國民黨中山獎學金出國留學,應該是根正苗紅、黨國栽培重點,思想受到嚴格控制,後來卻成為民進黨主席;陳水扁就讀台大加入國民黨,入黨考核寫著「思想純正,品德優良」。 \n 從許信良、陳水扁的案例,到底是證明國民黨「洗腦」技術落伍?還是洗腦只是虛構出來的辭彙? \n 就以課綱微調爭議,教育部採取新舊併行、各校可自行選書,已賦予各校相當的彈性空間。更何況,不論教科書怎麼編、怎麼寫,授課的老師仍有自己教法,這是尊重其學術多元的價值。 \n 當反課綱團體批判課綱微調是「洗腦」,這是過度放大課綱的影響力。從媒體報導,一名不具名審委表示,「課綱沒有那麼偉大,台灣的未來也不是靠課綱決定」,這句話講得頗貼切。 \n 多元包容、尊重不同聲音,這是民主的基本原則,課綱微調也要從此一觀點來檢視,而非動輒扣上「洗腦」的大帽子。 \n 在如今開放多元的民主社會,洗腦真的很難,洗頭還簡單一些。

  • 街頭公民課 「打破」課綱表決心

    街頭公民課 「打破」課綱表決心

    「公民教師行動聯盟」與「公民覺醒聯盟」為課綱微調違反程序正義問題,第2天在教育部外進行街頭公民課活動,結束前以象徵性的「打破課綱」行動,表達持續關注此議題的決心。

  • 王曉波二二八言論 蘇:應制裁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今天說,任何人在二二八事件的傷口上灑鹽,人民應以當家作主精神,制裁這樣的言論,才不會模糊、扭曲人權。 \n 自由時報報導,這次擔任教育部課綱微調的檢核小組召集人、世新大學中文系教授王曉波表示,故總統蔣介石殺反對者不是從台灣開始的,蔣在大陸「清黨」殺反對者40多萬人;國民黨在台灣二二八事件只殺2萬人,相較之下二二八事件受難人數是「小case」。 \n 蘇貞昌中午參加台灣教授協會的春酒活動前受訪時說,如果對人不尊重,人命用數字來看,對於這樣的人不知道要如何來談。 \n 他說,二二八事件這麼淒慘,台灣人用自己的力量才能夠打破威權、當家作主,相信台灣人不會忘記。 \n 蘇貞昌致詞時談到課綱調整的問題,他認為這不只是微調,還是對年輕一輩的學生「洗腦」,因此,民進黨堅決反對課綱調整。1030301 \n

  • 歷史教育 在傳承生命經驗

    教育部將在後天召開第一次的歷史科課綱修訂會議,依照教育部所訂進度,專案小組須在一個半月內修訂完畢,四月中旬提出修訂草案。媒體報導台大歷史系教授與教育部高中歷史課綱修訂委員周婉窈指教育部目前正重新修訂歷史科九八課綱,中國史倍增,世界史減半,這將嚴重扭曲台灣高中生的史觀。此事與我們長年看待歷史教育該背負著什麼樣的意識形態有關,筆者在這裡有不同的角度,想提供給大家思考。 \n因為受國內政局的牽制,高中歷史課本的編撰即使希望面面俱到,符合社會的期待,卻長期受困於各種意識形態的綑綁。或是強調「鄉土的認同」而著重認識台灣史;或是強調「民族的精神」而著重認識中國史;或是強調「國際的視野」而著重認識世界史。且不說認識這些不同空間範圍的歷史是否真能完成這些自具社會正當性的意識形態,當學者開會的時候,想要調和各種不同的意見,訂出最能讓多數人接受的課綱,則往往只能在這三個環節做「最公平」的比例調整,卻其實很難就史觀本身的問題,做出更仔細的反省與思考。 \n不論是國際的視野、民族的精神或鄉土的認同,這都是種知識的建構,背後都來自學者預設某個史觀,對歷史事件做出符合其脈絡的詮釋,儘可能呈現出符合該史觀能看見的真相。然而,人可能沒有意識形態,卻不可能沒有意識,或許我們應該回到問題的實質面來思考:人為何需要學習歷史?如果不是首先作為一個真真實實活著的人,藉由觀看他人曾經活過的生命經驗,得知興衰成敗與智愚賢頑,由其間領會出自己生命的輪廓,得知寓居於世(Being in the world)的意義,那學習歷史很難不覺得索然無趣。 \n筆者在學校教書的時候,發現學生最常對學習歷史有的感覺,莫過於「要背一大堆歷史知識」,顯然,這些歷史知識跟學生的生命經驗很不相應,他們只能藉由強制記憶,來讓自己記得這些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當歷史教育竟變成「歷史背誦教育」,那歷史教育很難不視為失敗,這時候任何史觀的詮釋都沒有意義,都只能讓學生對歷史產生蒼白的印象。 \n其實如果我們希望學生能「理解歷史」,我們就應該讓學生在學習歷史的過程裡認識他自己,將生命經驗與歷史經驗結合,這並不是任何意識形態的架構,而是來自對「生而為人」的共通體會。 \n當我們歷史學者在設計課綱與編撰課本的時候,究竟只是想滿足自己對某個史觀的信念,由該角度來完成對歷史的想像與鋪陳,藉由學術權柄的落實與伸張,來讓歷史老師灌輸給學生相關內容;還是真想讓學生藉由學習歷史,來完成他們自己對人生的想像與鋪陳? \n如果是後者,那台灣史、中國史與世界史的比例問題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甚至打破這種空間概念的壁壘都無不可。我認為,設計課綱與編撰課本的時候,由人類整體的角度出發,讓歷史知識緊扣住人的生命經驗,增益學生對人性本身的認識,或許是歷史教育引發學生的學習動機較根本的作法。(作者為清華大學歷史學博士,目前任教於交通大學與台灣科技大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