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承認對方的搜尋結果,共20

  • 22歲清純女手段兇殘虐殺2男 一人遭先「姦」後殺

    22歲清純女手段兇殘虐殺2男 一人遭先「姦」後殺

    俄羅斯一名長相清秀的農家女伊琳娜普薇雅津娜(ElenaPovelyaikina),被指控殺害2名男子。根據當地警方調查,她先用鐵鍬柄性侵了一名男子後,再將其虐打致死;而殺害第2名男子時,則是趁對方醉酒後對他拳打腳踢,導致受害者傷重不治。

  • 男偶像遭前女友爆料劈腿吃軟飯 快累死還硬上發生關係!

    男偶像遭前女友爆料劈腿吃軟飯 快累死還硬上發生關係!

    出身韓國選秀節目《PRODUCE 101》第2季的歌手張文福,傳出遭到前女友爆料劈腿還會跟對方要錢,甚至性癖好都端上檯面,指出約會時就手來腳來,甚至強迫她發生性關係,即使很累還要硬上她等。 \n \n據韓國媒體指出,韓國論壇上有人自稱是張文福的前女友,該女附上兩人合照證明,表示去年10月和朋友喝酒時認識張文福,第一次見面時對方就頻頻示好,甚至約會期間還要求和她發生關係,「有時候已經很累睡着了,他也要強行與我發生關係。」 \n \n之後還發現對方在交往期間還劈腿,更厚臉皮跟她要零用錢,「在張文福的手機裡面發現他經常跟其他女性的視訊,以及給前女友發的簡訊,卻還向我要錢,我作為普通人,寫這篇文章需要很多勇氣,因不想再出現像我這樣的受害者,所以才寫下這篇文章,沒有造假,只是寫出真相。」雖然女方事後已將這篇貼文刪除。張文福則透過社群回應,承認和對方交往過但已分手。 \n \n

  • 婚姻觸礁 9成會有這4大問題

    婚姻觸礁 9成會有這4大問題

    跟另一半有摩擦時,你最常出現的反應是什麼? \n華盛頓大學教授與心理學家古德曼 (John Gottman)研究發現,當你與另一半爭執時出現批評、輕蔑、自我保護、石牆,你的婚姻將會出現危機。在每一段黯淡結束的婚姻關係中,有93%的機率會發現這四項致命的婚姻殺手。 \n當婚姻或是伴侶關係觸礁時,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暸解問題的癥結點,它可以預防下一次的爭執,也可以解決當前面對的困境,而大部分夫妻和伴侶關係終結的原因就出在,爭吵時出現四大殺手。 \n衝突本身其實不是問題,相反的,衝突在伴侶關係當中是一件正常,甚至是強化關係的良藥,因為它有助於兩個不同需求的個體試圖找尋共通點,關係的成功與否並非取決於衝突的次數,而是解決衝突的方式。如何有效避免。 \n1.無效的批評 \n千萬不要將無效的批評和給予回饋混為一談,沒有建設性的批評是最糟糕的表達形式,它容易導向另一半的個性、性格,且通常以「你怎麼樣」作為開頭,像是:「你從來沒有想到你的行為會影響別人,我不信你這麼健忘,你就是自私,你沒想過別人的感受,你根本不在意我。」 \n這樣的講法,無助於解決當前的問題,而是淪為個性上的無效批評。 \n解方:提出正面需求 \n如果你發現自己經常為了表達意見,卻無意間轉為無效的批評,你最好在對另一半表達建議之前先預先想好內容,以達到有建設性的敘述。此外,每一次的討論,最好專注某一事件,或是特定事情的行為,如果是概括地包含多樣事情,很容易轉為攻擊人格特質的。 \n古德曼認為,有效批評是給予對方改進的機會,以進行適當的溝通。一個明顯的例子如下: \n負面需求 \n春嬌:「你整個晚餐時間都在談論你自己。」 \n志明:「我才沒有!」 \n正面需求: \n春嬌:「我希望你能問問我今天過得怎樣,如果你這樣問我,我會滿開心的。」 \n志明:「喔!我不知道你這樣覺得,你今天過得怎樣?」 \n \n2.輕蔑 \n輕蔑是以任何形式來貶低對方。除了言語上直接的貶損之外,輕蔑也會以間接的方式透露,像是翻白眼和玩笑式的嘲諷,被貶損的一方通常會自我價值下降。典型的輕蔑表達會像是:「你說你很累!?笑死人,我下班接小孩回來,像個瘋子一樣整理家務,你一回家就攤在沙發上看電視,我沒有時間再照顧另一個老屁孩⋯⋯」 \n解方:回到當初對方吸引你的情景 \n對另一半喪失興趣是產生輕蔑感的主因。當你發現找不到對方過往吸引你的魅力, 相處上不再充滿樂趣時,輕蔑感就會無意竄出。古德曼認為,最簡單的解決方式就是伴侶互相討論過往快樂的時光和事件,找到過去對另一半的景仰和情感,在這樣的情況下,未來再出現衝突時,伴侶會像隊友一樣共同面對問題。 \n最簡單的討論話題像是,你們是怎麼認識對方,怎麼在一起的,為什麼你選擇你的另一半而非其他人,你對另一半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n3.自我保護 \n當你面對衝突時,開始推卸責任,捏造藉口,甚至為了反駁而提出相對的抱怨等,這些都是淪為自我保護,只會讓雙方更加劍拔弩張,無法專注在事件本身,且陷入無效批評。 \n解方: \n你必須靜下心來,聆聽對方的訴求(抱怨),承認自己部份的責任,並表達認同對方的感受,這並不表示你必須認同對方的說法,而是在尋找解決的辦法,當對方情緒平息時,雙方就可進行較有建設性的談話,再一次的,你們又會成為隊友,一起面對問題。 \n古德曼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專訪時分享了一個例子: \n女方:「你每天都在看電視。」 \n男方:「什麼叫做我每天都在看電視!?我在工作,看新聞總可以吧?你才每天都在看電視!」 \n接受部分責任,尋找解決的辦法 \n女方:「你每天都在看電視。」 \n男方:「好啦,我知道你很不高興,我只是剛下班回家很累,想放空一下,如果你不喜歡,那不然我們找一件可以一起做的事情,怎麼樣?」 \n女方:「好吧,對不起,我只是覺得我下班回來就接著照顧小孩,你只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有點受不了。」 \n男方:「那我來幫你,結束後,我們一起去散個步怎樣?」 \n女方:「好啊,謝謝你的體諒喔。」 \n \n4.冰冷的石牆 \n當接收者拒絕任何對話,不表達任何反應時就是石牆。典型的石牆反應是沈默,看似漠不關心甚至無視另一半的存在,通常不講話的一方,會自認這樣是自我冷靜,以及舒緩緊張情勢,但事實上,直接的石牆行為只會徹底激化正在表達的另一方,並且阻礙問題的解決。 \n解方:要溝通 \n解決爭執的根本之道在於溝通,儘管你當下是無語問蒼天,切記保持眼神上的交流,以及適時的反應,例如輕微的點頭,讓正在表達的一方知道,你仍然在對話中。 \n但如果你在衝突的當下已被情緒淹沒,可以先告訴另一半,並且暫停對話,或是雙方平時就約定一個中立的手勢暗號,來表達暫停,如果這個暗號很有趣,有時甚至可以直接將緊張情勢化解。 \n而提出短暫停的一方,此時可以找個個人的空間,不管是房間,朋友家甚至是戶外,調整自己的呼吸,自我冷靜。古德曼認為,雙方在自我舒緩情緒過後,才能進行有效的溝通,再一次的成為隊友共同解決問題。 \n出處: \nHuffpost、GottmanInstitute、GottmanInstitute Critism、GottmanInstitute Stonewalling、GottmanInstitute Contempt、GottmanInstitute Defensiveness \n

  • 發生車禍怎麼辦?下車第一句話影響錢包厚度

    一不小心發生車禍該怎麼辦,不少人在當下都會腦筋一片空白,有時為了避麻煩,認為情況輕微時就道個歉,盡量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最好。不過有網友提到自己的大學教授曾表示,發生車禍的當下「馬上承認是自己的錯,甚至開口第一句話就向對方道歉」是大忌。 \n \n有網友在批踢踢上發問:「車禍下車第一句,要說什麼?」發文表示自己出車禍被撞,雖然只是輕微擦傷,她說自己「一時心軟變私下解決,對方要賠我錢」但我離開現場後卻後悔了,因此上來詢問其他網友意見「車禍時的下車第一句,都說什麼?」 \n \n問題一出,引起續多網友熱議,許多人幽默發言「你好,我爸是…」、「X車是怎樣開的」、「聽到要叫警察,9成人會想裝死,想裝兇的廢物也都會弱化」、「下車一定要帶球棒」、「只要大聲就對了」。 \n \n其中,許多人都表示認同,「下車第一句話很重要!大學教授說:不能先承認自己有錯或是道歉」、「車禍下車不能先說對不起之類的認錯」、「千萬別講對不起,不然你就會『賠慘』,千萬別跟錢包過不去」、「當然先報警,然後聯絡保險公司啊」,還有人指出,「不是被撞就沒有肇責」。 \n \n金管會表示,汽車事故發生,應立即報警處理,交由第三者處理,會比較單純。於事故現場向警察機關申請道路交通事故當事人登記聯單,於事故7日後申請提供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現場照片,並於事故30日後,申請道路交通事故初步分析研判表,是申請本保險的保險給付或補償金的重要文件。 \n \n另外,受害人或其遺屬應檢具身分證明文件、警憲機關處理證明文件、合格醫師診斷書、醫療費用收據或死亡證明書及全戶戶籍謄本等相關文件,向保險公司或特別補償基金提出申請。

  • 中華民國、加拿大安大略省 即日起相互承認對方駕照

    外交部今天表示,我國與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達成協議,自即日起,基於平等互惠原則及各自交通法規,免試相互承認駕駛執照。 \n \n外交部說明,安省是加國人口最多之省份,為加國政治、經濟中心,也是我國僑民旅居加國之集中地區;凡持有中華民國交通部核發正式有效的B類小型車、C類大貨車、D類大客車或E類聯結車的其中一種駕駛執照達2年(含)以上,並已取得加國安省的居留證者,得向該省申請免試換發「G級」的普通駕駛執照。 \n \n外交部說,同樣地,凡持有安省核發正式有效的G級、A類(聯結車)、B類(超過24人校車)、C類(大客車)、D類(大貨車)、E類(24人以下校車)及F類(24人以下客車)駕駛執照達2年(含)以上,並已取得中華民國居留證1年以上者,得於入境翌日起1年內免試換發我國B類小型車普通駕駛執照。 \n \n外交部表示,符合上述條件者,可分別向通部公路總局或各地監理單位及加拿大「安大略省服務中心」或安省各地「駕照測驗中心」提出申請,由上述機構相互合作,負責審核及鑑定駕駛執照的效力與真偽。至於申請換發駕駛執照應遵守的程序及時間等相關規定,請申請人直接向該等機關洽詢。 \n \n外交部強調,目前在加國10省中給予我國國人免試換照待遇者已達7省,包括:魁北克省、緬尼托巴省、紐布朗斯維克省、愛德華王子島省、亞伯達省、卑詩省及安大略省。

  • 時論─台日漁業協議的代價

    時論─台日漁業協議的代價

     今天是割讓台澎及其附屬島嶼(包括釣魚台列嶼)的《馬關條約》兩甲子紀念日。雖然台澎已於1945年日本投降時光復,但在《馬關條約》簽字前3個月先被日本竊占的釣魚台則至今仍未歸還,使《馬關條約》的恥辱陰魂不散。在這樣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日子,中研院近史所舉辦關於釣魚台問題的學術研討會,並邀請本身即是此方面專家的馬總統做主題演講,著實令人矚目。 馬的民意支持度長期低靡,最近又因反服貿風暴再度受挫,我們可預期他必藉此機會再度宣揚他的主要「政績」《台日漁業協議》,我們也希望馬總統同時就此協議的疑點加以說明,使此一政績不再有爭議。 馬最近在其臉書貼出懶人包,說明漁業協議簽署周年的成效,包括:漁民捕魚海域增加4530平方公里;日方干擾台灣漁船作業由2012年的17艘降為(協議簽署後)1艘;黑鮪魚捕獲量增加3.6倍、產值增加3倍;結論是「落實了『主權未讓步、漁權大進步』的主張」。 日前馬與美國智庫CSIS視訊會議時,也再度強調其「東海和平倡議」的主張「以和平協商取代對抗,擱置領土爭議,強調資源共享與合作」,並認為台日漁業協議納入「維權條款」,使雙方均能維持各自之主權主張,就是該和平倡議精神之具體實踐。 \n 擱置釣島爭議 日未理睬 \n 但是,資源共享的前提是「雙方同意擱置(領土)爭議」,而後者的前提則是「雙方承認爭議存在」。否則,若有一方不承認「存在爭議」,則另一方先片面承認爭議存在、又片面擱置此一爭議,實際上等於自動放棄爭議,也就是放棄了向對方主張領土主權的權利。 \n 從外顯事實看來,日方從未承認他們的「尖閣群島」存在爭議,只因擔心兩岸聯手保釣,因此願將由其「主權」(所有權)延生的「漁權」(使用權)授予台灣。海洋大學高聖惕教授曾對馬總統所稱的「維權條款」提出質疑,指出該協議第三條用詞是「海洋法」(規範海域使用權),而不是帶有「領土主權」意義的「國際法」(規範領土所有權)或「領土」,目的就在避免挑戰日方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該協議簽署後不久即再度重申的一貫立場:在該群島不存在需要「解決所有權」的問題,日方「不接受台灣單方面的主張」;該群島是「日本國有領土」,「在歷史、國際法上毫無爭議」。 \n 換言之,所謂「擱置爭議」,只是我方片面承認、又片面擱置,日方根本未予理睬!《台日漁業協議》未提及釣魚台列嶼周圍12海浬的領海海域,不是「雙方同意擱置爭議」的結果,而是「日方否認存在爭議、我方放棄提出爭議」的結果。 \n 我們非常贊同馬總統在《台日漁業協議》周年祈福活動時所說的「釣魚台列嶼是我國領土,我們一寸都不讓」,可否請馬總統在《馬關條約》簽字兩甲子時告訴我們:日方究竟在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表示過承認釣魚台存在主權爭議?如果日方不停止去釣魚台「宣示主權」,那中華民國政府以後到底准不准國人同樣去保釣? \n 120年前,李鴻章被迫放棄台澎(包括釣魚台),外加鉅額賠款,換到屈辱的《馬關條約》。我們當然關心漁民的收益,但是我們更關心馬政府到底出讓了什麼,而換到了李扁兩任總統15次漁業談判都得不到的《台日漁業協定》?(作者為大學教師)

  • 台美TIFA 3月底前復談

     台美昨(1)日同步宣布,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會議將在3月底前在台北舉行,由美國副貿易代表馬倫提斯(Demetrios Marantis)、我經濟部次長卓士昭共同主持。 \n 卓士昭表示,我方期盼可以將投資協定(BIA)以及技術性貿易障礙(TBT)納入議程中,同時,也向美方表明我國加入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TPP)的意願。 \n 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薄瑞光本周來台訪問,拜會總統馬英九等高層。台、美雙方昨日同步宣布中斷5年多的TIFA復談後,AIT昨天也舉行茶敘記者會,薄瑞光開宗明義地說,TIFA復談,可為雙方貿易注入強心針。 \n 卓士昭表示,這次我方爭取將TBT與BIA放入共同議程中,希望透過一個個協定的洽簽,最終推出自由貿易協定(FTA)。 \n 所謂的TBT,最關鍵內容在於,相互承認檢驗標準,一旦有了TBT,可以讓貿易便利,也可要求雙方的檢驗法規必須透明化。 \n 相關官員表示,若順利簽署TBT後,就可以在此基礎,與對方洽談產品標準相互承認,目前與美方已經簽署台美資訊品電磁相容性檢驗相互承認協定,下一步則是擴大產品領域範圍。 \n 在投資協定方面,我方希望範圍包含保障、投資促進以及投資自由化等三大概念。官員表示,尚待與美方洽談協定內容以及簽署時的法律問題, \n 至於美方的議題,薄瑞光僅舉例表示,台灣有哪些市場尚未完全開放,以及美國想要開拓的台灣市場,都是思考的方向,而台灣也會擬出優先議題名單。 \n 繼美牛之後,開放美豬進口是否將列入TIFA討論議程?薄瑞光說,美國從未說豬肉不是一個討論議題,不過,目前含萊克多巴胺的美豬,仍在台灣禁止進口之列,美國製造商不會明知故犯,但如果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對萊克多巴胺的相關標準,不是特定針對牛肉,希望台灣和其他地方,允許相關產品進入,不要有差別待遇。

  • 再論中華共識(一)-兩岸都是中國合法代表

     中華共識包容了共產黨「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大陸共識、國民黨「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和民進黨「兩國論」的台灣共識,是一個紅藍綠三方都能接受的兩岸政治和解的共贏方案,自然能夠對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 \n 政治定位內外有別 \n 中華民族主權只有一個,只要兩岸人民都承認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中華民族主權就沒有分裂,中國就是統一的。兩岸應在外交休兵的基礎上,繼續奉行一個中國原則,不能搞雙重承認。在現有的23個中華民國邦交國中,可由中華民國代表中華民族主權,大陸地區與中華民國邦交國交往時,涉及主權的事務應在中華民國的框架下解決;在聯合國和現有的171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中,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華民族主權,台灣地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交往時,涉及主權的事務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框架下解決。 \n 換成直白的話,在聯合國和現有的171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中,台灣要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域。在現有的23個中華民國邦交國中,大陸要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大陸只是中華民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域。 \n 由於兩岸不搞雙重承認,在國際上雖然出現兩個合法的中國,實際上對外仍是一個中國,符合「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是兩岸統一前特殊歷史時期的政治定位,也是一種尊重兩岸政治現狀的務實的解決方案。這樣,兩岸彼此都能擁有對岸的外交空間,從而解決台灣同胞關心的國際生存空間問題,同時也擴大了大陸的外交空間。 \n 相互承認對岸治權 \n 兩岸把主權還給兩岸人民了,都不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均是中華民族主權框架下兩個對等的政治實體,因此沒有必要相互承認主權,而應當相互承認對方治權,仍以兩岸兩會模式商談兩岸和平協定、軍事互信等後續議題。由於兩岸不搞主權相互承認,兩岸政府軍隊官員未來的接觸都只能繼續以兩岸兩會顧問的名義。兩岸最高領導人,即中華民國總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也都是政府公務員,可用兩岸兩會最高顧問的名義進行接觸。 \n 在中國境內各自的正式文書中,仍按照現在的「一中各表」模糊處理,大陸繼續稱呼「中華民國」總統為台灣地區領導人,台灣繼續稱呼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為大陸地區領導人;兩岸最高領導人見面,無論是在台灣,還是在大陸,邀請函和公開場合都相互稱呼對方「先生」或「您」,只要體現對等即可。這就解決了兩岸最高領導人實現互訪時的稱謂問題。 \n 在國際上,兩岸是特殊國家與國家的關係,而且可以相互代表;在中國境內,兩岸是地區與地區的關係,這就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殊關係。 \n (作者為大陸自由撰稿人)

  • 凝聚中華共識系列(三)-主權還給人民 承認對方治權

     如何讓兩岸人民和平、對等地共用中華民族主權呢?這就涉及兩岸官方和學術界都非常關心的兩岸關係的政治定位問題。中華民族主權能夠將兩岸主權和治權暫時分離,兩岸主權交還給兩岸人民,治權分屬兩岸,同時對兩岸關係的政治定位採取內外有別的策略,這樣就能對兩岸政治關係做出合情合理的安排。 \n 外交休兵互相包容 \n 在國際上,中華民族主權只有一個,只要兩岸人民都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或者只要都承認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中華民族主權就沒有分裂,中國就是統一的。兩岸應在外交休兵的基礎上,繼續奉行一個中國原則,不能搞雙重承認。換成直白的話,在聯合國和現有的171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中,台灣要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域。在現有的23個中華民國邦交國中,大陸要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大陸只是中華民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域。中華民國總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都可行走於任何國際場合。 \n 由於兩岸不能搞雙重承認,中華民族主權框架下表面上出現兩個合法的中國,實際上對外仍是一個中國,符合「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就是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際關係的特殊之處。這是兩岸和解的特殊歷史時期臨時的政治定位,也是一種尊重兩岸政治現狀務實的解決方案。這樣,兩岸彼此都能擁有對岸的外交空間,從而解決台灣同胞關心的國際生存空間問題,同時也擴大了大陸的外交空間。在此基礎上,兩岸可以繼續維持不統不獨的現狀,通過理性溝通和不斷交流,逐步實現兩岸主流民意的融合。 \n 兩岸主權都還給兩岸人民後,沒有必要相互承認主權,而應當相互承認對方治權(兩岸兩會模式已經間接地相互承認了對方的治權),仍以兩岸兩會模式商談兩岸和平協定、軍事合作等後續議題。由於兩岸不搞主權相互承認,兩岸政府軍隊官員未來的接觸都只能繼續以兩岸兩會顧問的名義。兩岸最高領導人,即中華民國總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也都是政府公務員,可用兩岸兩會最高顧問的名義進行接觸。 \n 組成文化復興聯盟 \n 在中國境內各自的正式文書中,仍按照現在的「一中各表」模糊處理,大陸繼續稱呼中華民國總統為台灣地區領導人,台灣繼續稱呼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為大陸地區領導人;兩岸最高領導人見面,無論是在台灣還是在大陸,邀請函和公開場合都相互稱呼對方「先生」或「您」,只要體現對等即可。兩岸關係融洽到一定程度,兩岸最高領導人見面相互口頭稱呼對方「總統」、「主席」也無傷大雅。 \n 時機成熟,執政兩岸的國共兩黨可以聯合倡議,成立由兩岸四地各黨各派和社會各界代表人士組成的隱形的政治聯盟——中華文化復興聯盟,以應對兩岸融合過程中的新問題和新挑戰。中華文化復興聯盟就是兩岸共同成立的中國和平統一委員會的別稱,台灣當前的主流民意是不統不獨,維持現狀,直接使用「統一」的名稱會引起台灣民意的反彈,造成不必要的困擾,從復興中華文化入手,兩岸都無可挑剔。 \n 中華共識達成的重點和難點在於兩岸都要做出讓步,尊重和有限承認對岸政權,這牽及雙方兩岸政策的重大調整和憲法修改,對於兩岸來說都是浩大繁雜的社會系統工程,難度之大是可以預見的。政治議題再難,兩岸終歸還是要面對。(作者為大陸自由撰稿人)~系列完

  • 未相互承認刑事判決 難回台服刑

     對於台灣立院通過的《跨國移交受刑人法》,北京律師范文彥一聽到「跨國」兩個字就回應說,「這個法律解決不了問題,兩岸刑事判決的相互承認,還是要回到兩岸的框架下進行。」 \n 他建議,兩岸兩會可以先就這個問題達成協議,再交由司法機關執行。雖然,兩岸目前有共同打擊犯罪的協議,同時也已經相互承認對方的民事判決(只要經過兩岸公證機關公證,就可以在對岸執行),但據范文彥表示,這是因為打擊犯罪的嫌疑人還沒有移交給法院,相形之下,刑事偵查權較不涉及主權問題,民事判決也是同樣的道理。 \n 他強調,兩岸刑事判決的相互承認,絕對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靠台灣單方面立法是沒用的。 \n 多年來從事兩岸法律交流的「兩岸法律扶助協會」祕書長林則奘也表示,他看過跨國移交受刑人法的草案,但這項法律只適用於國際,至於大陸的態度很簡單:只要台灣不承認大陸的刑事判決,移交受刑人就免談,因為刑事判決涉及主權,大陸方面絕對不可能讓步。 \n 根據以往與大陸法界交流的經驗,大陸法院代表也表示過,願意執行台灣的刑事判決,只要台灣也承認大陸的刑事判決。林則奘處理過多起台灣人在大陸受刑的案件,他指出,在移交受刑人這件事上,是台灣有求於大陸,台灣受刑人都想回台灣受刑,而大陸受刑人卻不一定想回大陸受刑。要化解兩岸目前的僵局,其實也不難,林則奘舉例,像台灣跟沒有邦交的美國要移交受刑人,只要雙方簽定一個協議,馬上就進行移交,他不了解兩岸為什麼就不能這麼做?

  • 兩岸海關協議 優質企業免審免驗

     兩岸海關合作協議在上周江陳會完成簽署,財政部長張盛和表示,未來兩岸關務程序將遵循「國際規範」,兩岸將成立工作分組、聯絡窗口及熱線,協助處理通關問題,預計經立法院審查或備查後,明年元月正式上路。近年來我國致力推動優質企業(AEO)認證制度,讓優質企業輸出大陸可享免審免驗、快速通關的優惠。 \n 張盛和表示,大陸是我國最大貿易夥伴,為第一大出口市場與第二大進口來源地,兩岸海關合作對台灣的進出口業者與大陸台商,都影響重大。 \n 張盛和說,「AEO就像模範生,不用點名」,預料近期將可與美國海關建立AEO相互承認制度,互相承認對方認定的「模範生」。張盛和表示,兩岸海關合作協議簽訂後,也將與大陸海關建立AEO相互承認制度,不但讓模範生業者可快速通關、降低成本,對於我國未來與其他國家洽談建立AEO相互承認制度,也有「示範作用」。 \n 關政司司長王亮表示,兩岸間最常發生的通關爭議,就是估價與稅則分類,過去只能靠非官方的海基會與海協會來協助解決糾紛。海關合作協議簽訂後,未來兩岸海關將建立制度化合作關係,成立聯繫窗口與熱線,可馬上溝通處理業者及台商所遭遇的通關問題。 \n 王亮表示,兩岸海關合作協議簽訂後,雙方海關關務程序都要遵循國際規範,包括需採一致性與透明性,將可大大減少業者「不可預測的風險」,非常正面。

  • 丘宏達主張兩岸定位 馬表肯定

     總統馬英九昨(23)日自謙是已故愛國學人丘宏達教授的「私塾弟子」,細述丘宏達最先提出「兩岸要互不否認對方為政治實體」的說法。馬總統表示,這正是他就職演說「兩岸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觀念由來,這也被美國主導國際法教科書引用,證明這是描述當前兩岸關係最務實,也最能夠解決問題的方案。 \n 昨天在台北舉行的「紀念丘宏達教授學術研討會」,由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與國立政治大學國際法學研究中心俱名主辦,紀念丘宏達教授逝世周年,他的門生故舊多到場追思,丘教授夫人謝元元女士亦蒞臨現場,並捐贈10萬美元予政治大學丘宏達國際法學圖書館,進行數位典藏作業。 \n 丘宏達教授赴美40年不持美國護照,至今仍以中華民國著名國際法學者聞名世界,主辦單位表示,他一生致力於教學、寫文章、參與國際組織,都是為了實現「提升中華民國國際地位」的信念與目標而奮鬥,因此研討會以「書生報國的典範」為主題,向丘宏達教授致敬。 \n 馬總統昨天不僅親臨演講,還提筆寫了一篇紀念文,內容從初識丘師、保衛釣魚台事件、中美斷交等等,還有丘宏達教授擔任馬總統和總統夫人周美青結婚時的介紹人,丘宏達教授愛狗如痴的小故事,透露出兩人40年的深厚交情。馬總統在演講過程中憶及過往,數度哽咽,對丘宏達教授的思念不捨溢於言表。 \n 丘宏達教授生於民國25年,一生作育英才無數,曾任教於台灣大學、政治大學及美國馬里蘭大學,門生如今多是法界聞人,他並曾擔任世界國際法學會(International Law Association)會長、長期參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會議,是位享有國際聲譽的法律學者。 \n 中美斷交之際,丘宏達運用其影響力參與草擬美國「台灣關係法」,使美國國會制定「雙橡園條款」,進而保障中華民國大使館及大使官邸的財產,至今仍為國人津津樂道。

  • 短評-應互相承認對方憲法

     第五度「吳胡會」,吳伯雄拋出「一國兩區」的論述,各界的解讀方向歧異,有人認為符合台灣主流民意,有人認為把台灣矮化為「特區」,莫衷一是。 \n 「一國兩區」其實是李登輝時代提出來的觀念,當時為了制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而商議出來的架構,也就是在中華民國憲法下,將兩個政治實體畫分為兩個不同的區域。 \n 總統大選過後,大陸方面希望兩岸交流的進程能夠加快,最好能在短期間內進行兩岸政治和軍事協商。同時,也希望把九二共識的歧異點「化異為同」,趨向於「一中框架」。 \n 儘管多數台灣民眾認為維持現狀是最佳狀態,但馬總統不能不對大陸的讓利有所回應,同時也要為第二任的任期留下一點成績。因此,在520必須提出比九二共識更進一步的兩岸架構主張。 \n 「一國兩區」的概念是本於《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架構,把兩岸區分為台灣地區和大陸地區,也就是承認兩岸目前分治的現實,讓兩岸在這個架構下,從互不否認到互相承認。 \n 準此,「一國兩區」是以承認對方的憲法為前提,第一階段先確定「一中兩區」的憲政架構,第二階段再協商「一中框架」的內涵。如此,漸進式的化異求同,兩岸才有可能達成永久和平。

  • 2012大選-馬若連任兩岸應制度化

     在馬政府執政這段期間,尤以兩岸政策的表現最為人所稱道,儘管尚有許多難解複雜之各項問題,但瑕不掩瑜,倘若這些成果是十分可貴,就要讓這些政策延續下去;倘若這對台灣來說並無好處,那麼當然有全盤檢討的必要。 \n 馬政府的兩岸政策,基本上可以歸納為:一、中華民國憲法定位:中華民國「台灣地區」與中華民國「大陸地區」之間的關係,即「一國兩區」(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二、「主權」與「治權」:法理上「互不承認」對方是一個國家或政府,即互不承認對方的主權;但事實上「互不否認」對方是一個統治當局,即互不否認對方的治權。三、兩岸現狀:「不統、不獨、不武」。目前沒有統一的條件,沒有獨立的法理,沒有用武的必要。四、兩岸外交休兵。五、十項保證。六、九二共識。七、國民黨大陸政策的延續等。 \n 馬政府除簽署ECFA等實質成果展現,實現兩岸共創和平,共同發展的階段性目標,更非易事,特別是在台港及台澳關係的全面開展,以及連帶影響到給予台灣免簽國家和舉辦各項活動等,都是難得政績,絕非三言兩語所能抹滅,歷史自有公斷,史冊自當記載。 \n 倘若馬總統能順利連任,期待兩岸關係能夠朝向制度化、正常化及良性善意的方向發展,奠下台灣發展的深厚基礎。

  • 馬:兩岸互不承認 互不否認

    馬:兩岸互不承認 互不否認

     總統馬英九昨日表示,兩岸應「互不承認」、「互不否認」,即互不承認對方的主權,但互不否認對方的治權。他認為這是對兩岸現狀最好的解釋,也是正視現實、擱置爭議、促進和平的好方法。 \n 馬總統指出,兩岸雙方因為主權主張相互重疊,涵蓋彼此全部的領域,因此無法相互承認主權,但互不否認對方的治權,則是務實的承認現狀,「否則,兩岸如何談判,並且如何簽訂15項具有約束力的協議?」 \n 兩岸是特殊關係 \n 馬總統昨日上午出席「世界國際法學會2011年亞太區域會議」開幕典禮,他在致詞時指出,中華民國政府在1992年即宣告對於大陸地區主張《憲法》上的主權,但是已經沒有實際上的治權。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之下,兩岸關係並不是國與國的關係,而是一種特殊的關係,傳統國際公法的承認制度,不適用於兩岸關係,所以「我們無法也不會承認中國大陸的主權,但是我們不應也不會否認大陸當局在大陸有效實行統治權的事實。」 \n 須有新理論基礎 \n 馬總統指出,「互不否認」是他在2007年競選總統時對於兩岸關係提出的主張,因為體會到1949年以後的兩岸關係和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兩德、兩韓關係不同,無法比照1970年代開始兩德或兩韓的「相互承認」。因此,兩岸關係過去20年快速密切的發展,必須尋找新的理論基礎,這個基礎涵蓋在1991年《憲法》增修條文中。 \n 他表示,兩岸關係及兩岸關係與國際法、國際關係的關連性議題,甚至被納入現在的西方國家國際法教科書中,例如美國著名教授Louis Henkin於2008年出版的《International Law:Cases and Materials》一書中,就提到「互不否認」政策。

  • 愛聽韓國歌 遭學長勒索20萬

     一名愛聽韓國歌的國中生因為家境富有,遭從小過動的學長覬覦,以楊淑君事件誆稱「幫派大姊頭最討厭韓國人」想要扁他,前後勒索近廿萬元。警方排除幫派集體勒索,認定為學生單一犯行,已依恐嚇、詐騙案處理。 \n 有讀者向本報投訴,中和區一名就讀國中的學生,因為家境不錯,遭到一名學長覬覦,學長見學弟愛聽韓國流行曲,謊稱他是某幫派成員;當時正值楊淑君事件,全台仇韓情緒沸騰,這名學長又騙稱,幫派裡的大姊頭最討厭韓國人,獲知學弟愛聽韓國歌,想找人打這名學弟,如果不想被打,就要拿錢擺平。 \n 這名學弟聽聞要被大姊頭痛扁,果真聽話繳錢,前前後後給了十四次保護費加起來近廿萬元,被害學生家長本來不知道小孩遭勒索,後因清點財物,才發現少了「幾捆大鈔」,小孩才告知此事。 \n 家長原想透過校方協調對方還款,但因涉及恐嚇刑案,校方建議交由警方處理。警方說,被害學生起初並不承認遭到學長勒索,僅說自己欠學長錢,後來才承認自己因為愛聽韓國歌,遭學長「點名」,只好用錢打發。被害家屬說,小孩本來只給幾百元,對方食髓知味,越要越多,家中財物瞬間短缺,才發現此事。 \n 校方指出,被害人高大,加害人斯文,校方獲知此事,一度難以相信,且兩名學生說詞反覆,一下承認勒索,一下又說是債務糾紛,校方只好請警方處理。 \n 警方深入調查,發現這名學長根本沒有加入幫派,他口中的大姊頭,則是校外兩名女學生,這名學長以「乾爸、乾媽」稱呼這兩女,但兩女否認勒索,指稱是遭人冒名頂替。警方偵辦後依恐嚇、詐騙罪嫌將該名學長函送法辦。

  • 性侵、殺人未遂無悔意 囚23年

     原在新竹縣某工地擔任工地保全主任的男子詹良彬,以有狗要送人為由,騙一名愛狗女子到住處持刀性侵,之後還把女子綑綁裝入垃圾袋,欲活生生的將人丟入大排水溝殺害遺棄。幸好一名駕駛目睹猛按喇叭制止,才保住被害人一命。新竹地院六日審理終結,將其依強制性交、殺人未遂等多項罪名,判處廿三年有期徒刑。 \n 法官在審理期間,被告卻只承認妨害性自主部分,其餘供詞避重就輕,甚至還編造是遭對方仙人跳謀財的謊言,同時不斷地書寫不實書狀,損害被害人名譽,對被害女子造成二度傷害。 \n 法官調閱今年四月間,被告妻子到看守所會客時的錄音記錄,還發現被告毫無悔意,並向妻子「分析」,他只是先承認一部份犯罪事實,讓法官覺得有悔意,就不會照起訴書判得那麼重,先獲輕判再上訴到高院去。 \n 承審法官對被告企圖假意認罪,預謀至上級審再行翻案的心思,更直指其城府之深,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合議庭因此依強制性交、殺人未遂和妨害自由等多項罪名,共判處被告廿三年有期徒刑。

  • 兩岸教育每周日見報-成大、北京清華 聯手雙聯學位

     陸生三法》9月起生效,各個頂尖大學忙著洽談「兩岸雙聯學位」;其中,身為南台灣高教龍頭的成功大學信心滿滿地表示,該校一直努力媒合兩岸雙聯學位,目前成大建築系和北京清華大學建築系最可能早日傳出捷報。 \n 「雙聯學位」意指在大學或研究所階段,跨國修習兩所不同大學的課程、完成雙方修業規定者,可獲得雙方共同授予的畢業學位。成大國際事務處國際長蘇慧貞接受《旺報》專訪表示,成大目前洽談雙聯學位的進度,主要是依照「系所優先於學院、學院優先於學校」的布局,「因為要跟哪所大學的哪個系所談雙聯學位,要有哪些師資、教學及修業規定,理當是系所本身最清楚,因此我們尊重各系所意願;」且雙聯學位的操作難易度,也是以「系對系」最為單純。 \n 與國外有合作經驗 \n 目前成功大學無論是「校、院、系」層級,都有海外雙聯學位合作學校。校對校部分,例如美國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與成大是全校性開放雙聯學位,雙方完全承認對方學分、學生可以自由互選課程。院對院部分,例如紐約理工大學與成大電機資訊學院成立雙聯學位,全院承認對方學院學分;系對系部分,有法國IPSA與成大航空太空工程學系成立雙聯學位。 \n 校方層級主要提供雙語校園環境、學生住宿條件、課程轉型協助、設定行政規章等支援性配套措施。 \n 追溯承認交換生學分 \n 針對兩岸雙聯學位,蘇慧貞表示,目前和成大有交換學生的大陸大學當然可以優先談,但大原則還是「讓系所自己去談,尊重系所意願」。她並證實成大最近馬上就要開會確認「兩岸雙聯學位」實際流程,其中又以素有令名的成大建築系和北京清華大學建築系,最可能成為「交流先鋒」。 \n 此外,過去兩岸雖然准許交換學生,但由於台灣單方面不承認大陸學歷,台灣學生去對岸修的學分不被承認,因此通常不願赴陸當交換生。蘇慧貞表示,9月1日總統府公布施行《陸生三法》之後,99學年度上學期起的兩岸交換生未來若申請雙聯學位,這學期修的學分也可追溯承認。 \n 另今年成功大學與金門大學、福建廈門大學,簽訂了「金廈成功策略聯盟」,共同發展閩南、朱熹理學、戰地文化及金酒公司酒糟開發利用等研究領域,金門大學並表示正在申請與廈門大學雙聯學位合作案。成大是否有意願加入、成為「兩岸三聯學位」?對此蘇慧貞表示,「目前我們還是以服務現有的聯盟學校為主。」 \n 成大在2008年與中興大學、中山大學共同成立「T3聯盟」,2010再加入中正大學。

  • 豫航空難 陸民航副局長取消訪台

     兩岸直航後涉及飛安的首次適航驗證交流會議,預定31日在台灣舉行。大陸民航局副局長李健原本要率團來台;但日前河南航空(已改名為鯤鵬航空)飛機在黑龍江發生意外,主管飛安業務的李健取消行程。 \n 據中央社報導,交通部民航局透過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邀請大陸民航局相關人員來台參加兩岸適航驗證交流研討會。航空公會今天證實,李健手續都已辦妥,但因河南航空出事,已取消來台行程。 \n 兩岸直航後,外界較關注的都是增班問題,民航界卻憂心適航驗證問題無法相互承認,隨著兩岸航班數增加,飛安風險也跟著提高。 \n 民航局說,適航驗證主要是希望透過雙方彼此承認方式,讓彼此的飛機檢查、維修及零組件更換,都能由對方人員及維修廠取得雙方民航局核發的證件,代為執行任務,這是國際上的做法;但涉及兩岸政治問題,一直懸而未決。

  • 再問《聯合報》之二-一中各表無法處理主權爭議

    編者按:在2009年年終,《聯合報》以「中華民國九十九年感恩」為總標題,連續發表六篇社論,引起各界討論。之後,張亞中等學者以「找尋兩岸和平發展的戰略基石」為共同主題,在《旺報》開啟雙方對問題的後續思辨,本報自昨日起刊發張亞中等學者的「再問聯合報」系列文章,本文為系列之二。 \n《聯合報》在社論中提出一個觀點:「主權不是洪荒即有的概念,而是漸漸演變而來,也仍在漸漸演變之中。不說別的,以分裂國家而言,南北韓、東西德、南北越,皆各自不否認或相互承認對方的「主權」(非外國的國家),但為何只有兩岸的「主權」詮釋出現僵局?」,《聯合報》又提出了「邦聯」或「共同體」做為突破主權限制的思考。本文針對這幾點回應《聯合報》。 \n並非相互承認是非外國的國家 \n首先,認為分裂國家相互承認對方是「非外國的國家」是錯誤認識。 \n第一、南北越在冷戰時期即完成統一,它是冷戰意識形態對抗下的國際權力競逐,是內戰的結束,談不上是否承認對方的主權問題。因此,我們不認為南北越的例子有說服力。 \n第二、冷戰結束之後,南北韓於1991年共同加入聯合國,從國際法的意義上來說,兩韓已經是國與國的關係,只是兩韓均不放棄統一,做法是「先獨後統」。這與如何詮釋「主權」無關,而是統一路徑的選擇,兩韓同意先共同進入聯合國,再共同追求統一。在兩岸關係上,如果北京同意,我們也樂觀其成,但是問題是,北京會同意嗎? \n第三、《聯合報》認為東西德均不否認或相互承認對方的主權,接受對方為非外國的國家。我們不知道這項說法的依據在哪裡? \n依照我們對德國問題的了解,為了不妨礙兩德人民之間的交流,西德僅接受東德為「非外國的國家」(在《六問聯合報》中已有解釋),但是東德卻是認定西德是「外國的國家」,也因此才有「同意歧見」(agree to disagree)之說。《聯合報》這項認知的錯誤,也造成對「屋頂理論」適用性的誤解。 \n其次,《聯合報》忽略了主權與權力的關係。 \n忽略了主權與權力的關係 \n第一、主權與國家有其法律上的定義,也有政治上的界定。在國際法上,無論對國家、政府、甚至主權的承認都有「客觀」與「主觀」兩項要件,「客觀」是組成主權國家應有的要件,「主觀」是指自己有沒有實力讓別人承認。無論是南北越、南北韓、東西德均是國際勢力介入下的分裂,南北韓與東西德能夠接受對方主權也是拜國際勢力妥協以及雙方實力接近所賜。兩岸目前缺少這樣的條件,而不是因為被傳統的主權思路所綁住,這是我們與《聯合報》不同的認識。 \n第二、從「客觀」的組成要件來看,中華民國完全符合主權國家的條件,我們完全同意《聯合報》所說「兩岸其實不是被『主權』綁住,而是被自己的眼界及思路困住」。但是我們要問的是,為何會被自己的「眼界與思路困住」?答案就是「權力」。1971年以前,由於有美國的支持,台北擁有聯合國的席位,但是由於北京的逐漸強大,台北不只在1971年失去了主權國家的正當性,在1979年也失去了與華府的邦交。全世界目前有171個國家與北京有邦交,承認台北主權地位的只有23個小國。兩岸的物質權力目前又處於高度不對稱的狀態,這使得台北要支撐自己的「主權」出現了困難。 \n第三、「主權」的僵局不是不能解釋。但是台北不可能依靠國際勢力,而必須經由與北京的協商,這是兩岸與南北韓、東西德在如何處理主權爭議上最大的不同,這也就是我們為何提出「一中同表」而非「一中各表」的原因。「一中各表」很容易陷入「一個中國的主權,各自表述」的陷阱。 \n如果我們接受《聯合報》「新新三句」的第三句,即「中國的主權和領土不容分割」,那麼台北朝野所稱:「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是否已經違憲?馬英九經常掛在嘴邊的「台灣前途由台灣地區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是否也等於限縮了「一中憲法」的主權,也同樣違憲,我們誠摯地請《聯合報》回答我們! \n《聯合報》也忽略了「邦聯」與「共同體」的法理與政治意涵差異。 \n第一、「邦聯」不處理「主權」問題。《聯合報》以美國早期的「邦聯制」為例,認為「邦聯」可以用來是解決各「邦」的「主權」問題。依照國際法,邦聯本身是個極不完整的國際法人,各成員才是完整的國際法人,因此,「邦聯」基本上並不去處理,更不會挑戰成員國的主權地位。如果這是《聯合報》「一中各表」未來追求統一的可能選項或過程,那麼《聯合報》的「一中各表」就是一種「先獨後統」的設計。「先獨後統」能否為兩岸建立共識,我們高度懷疑。 \n共同體與邦聯是兩個概念 \n第二、《聯合報》提出了「今日的歐盟27國,亦被視為晉階的邦聯」。我們要指出「共同體」與「邦聯」是兩個在國際法上完全不同的概念,歐洲共同體在某些方面已經是一個完整的國際法人,也是某些國際組織的正式會員。將「共同體」視為是「邦聯」的晉階,在法律意涵上是不對的。將「邦聯」與「共同體」混淆,正是《聯合報》的「一中各表」與「一中同表」(一中三憲、兩岸統合)的最大差異。 \n第三、《聯合報》說「歐盟27國用眼界與思路解決了「主權」的問題,甚至提升了「主權」的境界與出路」,我們完全同意這樣的見解。但是我們也必須指出歐盟統合與兩岸未來統合的最大差異在於,歐盟統合是一個「主權共儲與共享」的過程,即主權原本屬於每一個成員,大家均將一部分主權拿出來儲存在共同體中,然後彼此共享共儲的主權,也是「由分到合」;兩岸統合則是「主權共有與共享」,即兩岸共同擁有整個中國的主權,在整個中國的框架內成立共同體,共享共有的主權,屬於一種「合中有分,分中求合」的路徑。 \n在上一文中,我們向《聯合報》誠摯地貢獻了我們從「一中兩國」到「一中三憲」的經驗,還盼《聯合報》能再仔細考慮,能否與我們一起與時俱進,來進一步考慮「一中三憲、兩岸統合」所代表的「一中同表」這樣的主張! \n(張亞中,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兩岸統合學會理事長;謝大寧,佛光大學文學系主任,兩岸統合學會秘書長;黃光國、台灣大學心理學系教授,國策顧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