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技術人才荒的搜尋結果,共08

  • 中時社論》解決人才外流危機 只有拚經濟

    中時社論》解決人才外流危機 只有拚經濟

    大陸高薪爭取台灣人才到大陸工作,但台灣自己也面臨空前人才荒。美國人力資源公司萬寶華(ManpowerGroup)公布「2018人力短缺調查」,台灣人力短缺程度全球排第3、亞太地區排第2,僅次於日本,是2006年台灣列入調查以來最嚴重的狀況。近8成(78%)台灣雇主面臨僱才困難,最缺乏的5種職類是業務代表、工程師、資訊技術人員、白領專業人士和技術人員。主政者,特別是教育部門,當然應高度重視、積極謀求解決之道。人才荒固然是個危機,但從另一面看,未嘗不是改善台灣低薪困境的轉機。 \n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有能力的人才選擇待遇高、機會好的地方受聘。早期台灣大量留學生滯留美國工作,到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待遇和工作環境大幅改善,包括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等高科技人才,開始大量返台投入經濟發展。 \n 2000年後,台灣政黨數次輪替,政策多變加上大陸和東南亞、印度、東歐崛起,台灣經濟受到嚴重衝擊,成長緩慢,薪資多年難漲,人才開始紛紛外流,尤其大陸經濟崛起後,台灣受限於市場狹小,企業規模難以大幅擴大,支付幹部的待遇逐漸落後於大陸和香港、新加坡,導致人才嚴重流失,包括演藝界、娛樂界、運動界及醫界、大學都吸納了大量台灣專才,賺取數倍於台灣的薪資待遇。 \n 今年瓊斯盃籃球賽,中華隊輸日本創紀錄的40分,有人歸咎大量菁英球員投靠大陸所致,年金改革後,也可能出現大量學術菁英轉移大陸任教。 \n 主計總處估計,台灣目前有72.8萬人出國工作,其中以大陸最多,達到40.7萬人,東南亞以11.1萬人居次,美國9.9萬人排第三。中研院幾年前早透過研究發表了「人才宣言」報告,痛陳人才外流是國安問題,但政府與企業提出的解決方案都相當乏力,問題難以解決。 \n 事實上,解決人才外流問題最有效方法是加速經濟成長,擴大人才需求,無奈政府不僅在政治上和大陸對立,連經濟上也疏離大陸,不將大陸納為腹地,難以利用快速成長的大陸市場自我壯大。台灣奢望歐盟小國自主發展模式,殊不知歐盟小國在「經濟整合」大環境下,擁有整個歐盟腹地可以利用,台灣隔絕大陸市場,不會走向歐盟化,只會古巴化。 \n 過去20年,台灣資本市場發達,吸引全球資金投入,企業為了吸引更多資金,策略傾向降低薪資等經營成本,提高利潤和股利股息分配,漸漸陷入薪資凍漲困境。 \n 如果連台積電、華亞科等半導體龍頭企業的高級主管,都能被大陸以幾倍高薪挖走,就表示國內企業都是以低於國際待遇的薪資雇用人才,他們在適當時機當然要投靠重視人才、願意提出適當待遇和環境的境外企業棲息,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大量人才被挖角或自行離開後,經濟會因缺少菁英幹部人才,讓成長率跟著下降,這將造成惡性循環,也讓年輕人沒有未來。 \n 人才大量出走,造成嚴重人才荒,可能會有兩種後果:如果企業還有能力和足夠利潤,自然會以加薪方式留住和爭取人才;若企業無能力加薪,會推動企業外移到總成本更低、市場更大的地方,或直接關門退場。一般而言,當然會先用加薪的方式謀求解決,因為這是最簡便的方式,這就形成台灣加薪的契機,讓過去被低估的人才價格獲得適度調整,逐漸向下滴漏,讓全台勞工都有薪資改善的機會。政府更要以身作則,顯著提高軍公教人員待遇,否則在年金改革下,許多優秀公部門人才會陸續離開,不僅將產生行政效率低落的問題,類似「雄三飛彈誤射事件」的不良後果也可能大量增加。 \n 而在薪資待遇普遍提高後,透過一般消費的增加,可以讓台灣經濟產生良性循環、提高經濟成長,創造出一個改善人才待遇、吸引人才回流的大環境。 \n \n \n \n \n

  • 技術官人才荒 拚經濟難上難

    技術官人才荒 拚經濟難上難

     拚經濟是蔡政府未來施政的「重中之重」,但負責執行的經濟部局處長缺額一堆卻遲遲未能補齊,相較於國營事業和財團法人負責人被派系搶破頭,這類技術官僚吃力不討好,加上民進黨用人太過侷限,以致乏人問津。 \n 815大停電讓經濟部長李世光丟了烏紗帽,但在此之前,李世光就已一再被民進黨內部多次點名不適任。 \n 用人太侷限 乏人問津 \n 事實上,在當前缺水、缺電、缺土地的大環境下,包括鴻海、台積電等高度仰賴穩定水電的大廠都可能跑光光,政策綁手綁腳,任何人來經濟部長這個位置,都很難施展,更何況是輔導高科技廠商的工業局,不只局長懸缺,連組長都補不齊。 \n 能源局也是一樣,在不要核能、不要燃煤汙染、天然氣不能中斷、又不能缺電的情況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遑論「既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無論誰來做,都很難找出能夠解決問題的能源政策。也難怪許多技術官僚,在民進黨執政後就告老還鄉。 \n 吃力不討好 避之不及 \n 民進黨精於議題設定與文宣攻勢,不乏政治人才,但是靠選舉打下江山後,卻發現他們缺乏技術專業人才,以致在前朝官員退下後,難以即時遞補,即使在8年後重返執政,依舊有人才荒的問題。 \n 偏偏民進黨用人又過度重視政治色彩和派系,無法信賴前朝留下來的人,就算是行政院長林全找來的人也一樣,除了李世光外,包括財政部長許虞哲或國發會主委陳添枝,學經歷俱優,許虞哲一直在財政系統內工作,只因為曾在國民黨時任職,就被黨內歸為「老藍男」,每逢傳出內閣改組就被點名撤換。 \n 技術官僚「做到流汗,嫌到流涎」,而且職務愈高愈難做,過去人人想升官,現在部分高階主管職缺是避之唯恐不及,民進黨缺乏自己人,又不肯信任專業重用「非我族類」,如何拚經濟?真得令人擔憂。

  • 技術人才荒 川普擬擴大學徒計畫

     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預定周三於勞工部發表政策演說,而他的最新勞工政策是擴大實施學徒計畫(apprenticeship),目的解決技術人才短缺問題,並提升勞動參與率。 \n 據勞工部統計,美國平均每10位學徒當中就有9人在出師後找到工作,且平均起薪是年薪6萬美元。 \n 擔任白宮顧問的川普長女伊凡卡(Ivanka Trump)上周五表示:「政府承諾支持勞動家庭並提供職涯規畫,協助勞工建立成功事業。」她認為過去的政策提倡4年高等教育,但在現實生活中並非所有人都適合讀大學。 \n 學徒計畫一般是由企業與學校簽約舉辦的建教合作計畫,而參與計畫的學徒能在企業學習實務經驗,同時領有學徒薪水,讓許多未受大學教育的勞工獲得新技能。 \n 去年度美國共有超過50.5萬人參與學徒計畫,雖創2001年以來最高人數,但不及同一年度入學的1,330萬名大學生。 \n 川普當年在NBC電視台主持的實境秀《誰是接班人》,就是以企業學徒為主軸,但白宮官員強調川普最新勞工政策與實境秀無關,而是來自川普多年從事營造業的經驗。 \n 勞工部資料顯示,美國企業向政府登記的8,000多個學徒計畫中,有超過半數來自營造業,另有20%來自製造業,但川普希望將這項計畫拓展到零售及其他產業,讓更多人受惠。 \n 今年4月美國就業市場釋出的職缺超過600萬個,創下歷史新高,但勞動參與率卻跌至40年低點。勞工部長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表示:「政府必須解決技術人才短缺的問題,才能提升勞動參與率。」 \n 川普認為政府若能提供管道讓勞工學得新技能、找到更高薪的工作,就能吸引更多人投入就業市場。 \n 去年歐巴馬政府投入9,000萬美元資助學徒計畫,但川普不打算提高這項支出,而是鼓勵更多民間企業及工會參與資助來擴大學徒計畫實施範圍。另一方面,川普打算將勞工部就業輔導計畫的經費砍掉40%。

  • 微軟Azure人才荒 推線上免費認證課程

    微軟宣布推出「Microsoft Azure技能人才養成計畫」,包含首度推出全新線上雲端學習平台OPENedX免費系列認證課程,期望藉此加速普及雲端人才,有效縮短Azure人才荒。 \n 微軟表示,此次計畫不僅首度推出全新的線上雲端學習平台「OPENedX」並陸續推出13堂免費的線上Microsoft Azure系列課程,更針對5堂微軟專業認證推出2大優惠方案,透過虛實雙軌培訓途徑,加速Azure雲端技術人才普及,有效縮短Azure人才荒,進而協助企業客戶及夥伴,以Azure雲端平台創造營運優勢並拓展商機。 \n 根據國際研調組織IDC近期發布的報告,2019年企業在雲端數位轉型的投資將達到2.2兆美元(約新台幣70兆元),比2016年成長將近60%。經濟部工業局2015年到2017年重點產業專業人才調查報告顯示,有將近80%已經導入雲端技術的企業,預計新增資訊服務產業人員所需的專業技術與服務人才比例最高,占62%。 \n 此外,根據微軟2016財年第4季財報顯示,Microsoft Azure服務營收成長102%。微軟指出,隨著市場對於Microsoft Azure平台及服務需求遽增,造成Azure雲端人才的嚴重短缺,光靠既有的培訓管道已無法填補市場對於Azure人才荒的缺口。 \n 台灣微軟總經理邵光華表示,為了幫助合作夥伴引領新世代雲端服務市場,滿足客戶對於Microsoft Azure日漸迅速增長的技術與專業人才需求,並因應現下年輕族群廣泛運用網路資源的學習模式趨勢,微軟推出「Microsoft Azure人才養成計畫」,透過虛實整合的培訓及認證途徑,加速培育雲端及數位科技趨勢所需的專業技術人才,讓每家企業都能夠運用微軟Azure雲端平台及服務,做為企業轉型及拓展商機的基石。1051212 \n

  • 英逾半企業 憂技術人才荒

     金融時報周一報導,企業遊說團體英國工業總會(CBI)警告,超過一半的英國企業認為技術人才短缺的情況正步步逼近,擔憂無法獲得足夠的高技能員工。 \n CBI表示,儘管英政府擬向企業課稅,做為強化見習制度的資金,但只怕仍難以解決此問題。調查顯示,可能面臨技術人才短缺的產業包括工程、科學和高科技業。 \n 英國財政部數日前發布最新預算時指出,擬向大型企業課稅,做為提升職業訓練品質所用,目標在2020年以前提供300萬人接受見習訓練。 \n 然而,CBI認為,此舉雖有助於增加見習人數以達到政府目標,但仍無法提供足夠的高技能人才。 \n CBI和教育供應商培生(Pearson)共同調查310家企業意見,3分之2的受訪企業預期對高技能員工的需求將大幅增加,55%的企業擔憂他們無法招募到足夠合格員工。66%的企業已經展開見習方案,62%的企業表示他們有意在3年內展開訓練計畫或擴展現有見習方案。 \n 調查結果顯示,有意擴展見習方案的企業比例,寫下開始此份調查7年來最高,情況似乎與英國財長歐斯本(George Osborne)說法大相逕庭。歐斯本日前發布預算時批評,許多大企業將訓練的工作留給他人,只想利用此見習系統占便宜。 \n CBI副會長霍爾(Katja Hall)表示,雖然政府已設定創造高技能經濟的策略,但企業仍面臨「缺乏高技能人力的緊急情況」,可能對經濟成長形成威脅。 \n 霍爾說,「令人擔憂的是,面臨最大人力短缺壓力的,都是高成長、高價值的產業,包括建築、製造、科學、工程和科技業。」 \n 她指出,新的稅制可能提供更多見習機會,但不太可能等同培養出更高品質人力,或提供產業所需的技術人才。

  • 英美製造業 鬧技術人才荒

     根據CNBC報導,美英企業正積極提振當地產能以因應全球經濟復甦的契機,卻面臨技術員工短缺的困境,調查顯示,有三分之一的美國企業苦於找不到合適的技術工人。 \n 美國國家製造科學中心(NCMS)數位製造副總裁萊利(Jon Riley)表示,經濟復興的大好時機已經來臨,但要找到適合的人才卻是一大難題,「這挑戰相當大」。 \n 根據Accenture和Manufacturing Institute本月公布的報告,受訪的美國企業中,有一半企業計劃在未來5年提高美國的產能至少5%。 \n 但隨著製造業走向高技術性與數位化,不再像過去以手工為主,西方世界製造業發現技術人才不足的情況。一旦企業受限於技術員工短缺,其擴產計畫可能因此受阻。 \n 三分之一以上的受訪企業表示,「嚴重」缺乏符合資格的應徵者,此外,60%的企業表示難以聘僱到技術工人。 \n Accenture發現,因技術員工不足將導致生產成本增加,企業可能會承擔每年損失11%利潤的風險,換算平均約460萬美元。 \n Accenture Strategy北美總經理雷利(Matt Reilly)表示,由此報告中可顯見美國製造業者面臨技術工人短缺的問題有多嚴重。 \n 雷利表示,一部分原因在於,製造和工程產業須和新興產業爭才,例如電腦科學已吸引更多具工科頭腦的年輕人投入。 \n 雷利說:「製造業不是他們的首選。在美國,很多年輕人不想成為工業或產品工程師,如果他們喜歡電腦遊戲,就會想從事電腦相關行業。」他直言,工程人才在進入職場後,也可能發現自己所學不足,「許多學術機構都精於理論,但與應用面有隔閡,像是麻省理工學院、史丹佛、柏克萊等名校都非常理論派。」 \n 為了解決人才困境,一些企業已開始與學校合作,確保學生們被教導職場所須的技能。例如3D列印業者Stratasys即設立教育主管位置,負責與大學共同研商課程,使其教學內容符合業界需求。

  • 技術人才荒 高職畢也有28K

    技術人才荒 高職畢也有28K

     高職生畢業起薪28K不是夢!傳統機械、模具產業基礎技術人才鬧缺工荒,30位高職生利用暑假到台南職訓中心,展開為期2個月專業車床培訓,有7成學生確定畢業後將直接到企業上班,起薪2萬8,3年後,薪水可望達4萬以上。 \n 機械、模具產業缺工情形嚴峻,經濟部「產業人才扎根計畫」透過台南職訓中心與6所高職學校、3家業界公司合作,在暑假開辦CNC車床專業培訓課程。 \n 台南職訓中心主任施貞仰表示,業界急需基礎人才,但過去,高達8成5以上高職畢業生傾向升學,因認為高職學歷薪水不高,這項方案打破迷思,去年試辦,有30位高職生受訓,9人報考CNC乙級車床,8人取得證照,且有7成學生如今已投入企業上班,起薪就有28K,比很多大學生還好。 \n 今年唯一受訓的女生是來自中正高工機械製圖科的陳念佳,她以往不曾接觸車床機器,經由培訓,學會車床加工法,獲益良多。她說,儘管有些碳鋼材質工件較重,女生體力比較吃虧,但她希望能夠及早打穩基礎,努力克服不足,預計畢業後銜接雙軌計畫,在校進修並進入媒合的企業工作。 \n 目前就讀岡山農工機械科的楊斌金,也是從實務培訓,第1次接觸CNC車床,雖然一開始因操作不當而造成刀具碰撞工具導致裂開的插曲,但他越挫越勇,幾次下來,越來越熟能生巧。「學到機台操作很難得、很受用」,已有公司請他去上班。

  • 歐製造業 鬧技術人才荒

     歐洲正努力尋求掙脫衰退谷底,然而製造業卻因面臨技術人才日益短缺問題,競爭力亮起紅燈。 \n 此外,能源成本高於美國競爭對手及中小企業欠缺官方資金奧援,也是歐洲製造業陷入困境的主因。 \n 金融時報報導,歐洲幾家大型製造商的執行長異口同聲表示,青年失業、人口及教育體系等方面問題叢生下,未來工程師人才只會愈來愈難找,這恐迫使業者將研發部門移往技術人才供應充沛的國家,例如中國或印度。 \n 全球第2大卡車製造商富豪集團(Volvo Group)執行長佩爾森(Olof Persson)透露:「到了2025年,我們恐怕出現50萬名工程師缺口有待填補。」 \n 歐洲最大工程集團西門子(Siemens)執行長羅旭德(Peter Loscher)指出:「技術人力短缺的問題嚴重,特別是在德國。我們必須確保教育體系提供適切的工程技術,對移民歐洲的人力素質也要嚴加篩選...或許歐洲製造業得應付的最棘手問題,是我們年輕人的失業率逼近24%。」 \n 歐洲業者點出一連串歐洲製造業面臨的困境,除鬧人才荒之外,能源成本壓力高於美國同業對手,財源匱乏也是一大問題,尤其義大利和西班牙等國的小型企業苦無官方資助。 \n 義大利工具機製造商Pietro Carnaghi執行長拉迪斯(Flavio Radice)表示:「支撐我們這些中型企業的小型業者,受困於財務問題正一家家消失。」 \n 仍有一些業界主管正面看待歐洲產業前景,主張歐洲製造業的實力還是能與美國、日本等同為已開發國家的宿敵,以及中國、印度等新崛起的對手分庭抗禮。 \n 不過企業領袖依然憂心,歐洲技術人才供不應求,據德國工程師協會VDI指出,單單德國目前就短缺7萬名工程師。反觀中國與印度,據估計每年學成畢業的工程人才,分別至少有40萬與10萬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