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投機級的搜尋結果,共18

  • 標普示警 全球債務佔GDP比 攀新高峰

     疫情期間各國大幅動用公共財政與銀行流動性,標準普爾全球評級最新估計,包括政府、企業和家庭的債務總額,在2020年底將達到全球GDP的265%,為歷史上的新高峰,單是2020年就增加10%,出現200兆美元的新債務。標普主權評等分析師團隊指出,目前估測2021年中全球經濟走向復甦,要防止如此龐大的債務在此之前發生違約倒帳,唯有各政府、中央銀行透過貨幣政策持續支持寬鬆融資條件。 \n 標普以中國大陸為例,新冠疫情大流行對中國經濟造成沉重打擊,估計中資銀行的不良資產比率會從過往的5%左右,在2020年上升到8.5%,需要人民幣3.6兆的信貸損失準備金,2021年仍會需人民幣3.1兆元,所幸中國率先各國走出疫情,標普上調中國2020年GDP增長預測從1.2%到2.1%,經濟復甦可減緩銀行業不良資產率及相關風險。 \n 另一方面,穆迪投資人服務公司亦提醒,弱美元的負面效應在債市裡浮現,原本收入較高的企業獲利能力因此受到壓力,影響到償債能力;標普全球評級以近兩年的亞太區發行人違約資料分析,發現發行人總數出現下降,但發行量急劇上升,主因是許多公司利用現在相對較低的利率,從而在此過程中增加了資產負債表的槓桿作用。 \n 標普全球信貸主管Sudeep Kesh表示,雖然相較全球市場,亞洲地區的全年平均違約率為3.6,較全球平均水平低了很多,亞洲的投機級違約率近三年(2018~2020)自0.5%上升至2.5%,2020年疫情大流行及其連鎖反應已經導致全球違約明顯增加,發行人的財務槓桿率高升、加上充滿挑戰的運營環境,標普今年來調降了全球22%的企業和主權發行人的債務評級,疫損最嚴重的行業,企業信用指標的恢復需延長到2022年以後。 \n 標普全球評級全球研究主管Alexandra Dimitrijevic指出,現在情勢緊繃,連投資級發行人都增加發行債務,以建立預防性準備金或低利率再融資,經濟快點復甦是避免出現債務危機的前提,且需符合標普假設:2021年中期新冠疫苗將能廣泛供應。

  • 美企債務違約數比預期少

     最新數據顯示,美國企業債務違約案件比投資者數月前預期的更少,顯示美國聯準會(Fed)與政府政策支撐下,企業度過疫情衝擊最糟的時刻,此現象不但帶動企業債價格並且提振債市,也為美國經濟帶來令人鼓舞訊息。 \n 根據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資料,截至9月底的12個月期間,發行投機級債券與貸款的美國企業發行商違約率為8.5%,這比穆迪4月初估的11.2%還低,也低於前一個月8.7%的水準。 \n 為了防疫而採取的封鎖措施,導致企業與經濟活動急凍。不只穆迪擔憂這會導致企業違約情況大增,華爾街原也預料將有一波規模相當於2008-09金融海嘯的企業違約潮,當時投機級企業債違約率躍升至14.7%。 \n 在疫情初爆發的前幾個月,美企違約情況確實大增。根據穆迪資料,自4月到7月平均每月違約案大約20件,一些原本營運就陷入困境的企業如曼馬庫斯(Neiman Marcus)、Frontier Communications也紛紛聲請破產,當時違約率升至接近最初預測水準。自此之後,違約率即逐漸趨緩。穆迪數據顯示,8月、9月的違約案僅11件,此趨勢持續到10月,一些分析師因此認為,違約率高峰已經觸頂。 \n 分析師指出,違約情況獲得控制,部分歸因於聯準會與國會的積極救市行動,包括向美國家庭發放現金、企業取得融資維持營運更容易。美國人民也已學會與病毒共處的生活方法,讓經濟復甦比多數人3月或4月預期的更強勁。根據穆迪最悲觀的預測,美國投機級債券違約率明年9月可能升抵18.8%。但就目前趨勢來看,情況可能比較接近樂觀預期。

  • 《國際金融》信用染疫 歐洲垃圾級企業債違約率將倍增

    信評機構標普全球(SP Global)出具報告指出,到2021年6月,歐洲垃圾級企業債的違約率將升高逾一倍,因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將導致「信用品質有史以來最顯著的惡化」。 \n 為了防止疫情擴散所實施的封鎖措施導致經濟活動大幅衰退,企業因此掀起了籌資的借貸狂潮,以度過眼前難關。 \n 標普的基本預測到2021年6月,投機級企業債最近12個月(Trailing Twelve Months,TTM)違約率為8.5%,相當於62家企業將倒債,遠高於2020年6月時的違約率3.35%。在最佳情況下,違約率可能小升至3.5%,而在最壞的情況下,違約率將飆升到11.5%。 \n \n 報告中指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與隨之而來的保持社交距離措施影響,該年上半年投機級歐洲企業債的信用品質,將創下史上最顯著的惡化。 \n \n

  • 標普:亞洲美元流動性 趨緩解

     3月美國聯準會意外大降息,導致美元全球流動性緊縮,標準普爾全球評級22日指出,對美元流動性需求最大的亞洲市場,近期出現緩解,但不同於疫情爆發前,現在只有大規模、財務實力超強的企業,或所有權由政府掌控的公司,這兩類發行機構才能順利拿到美元部位。 \n 標普全球評級指出,企業在美元債券市場取得的資金成本,等同於國際投資人對該公司的信用評價,此波疫情給全球投資人新的「挑貨」模式,低評等、高風險的發行商品都被排到最後面。 \n 據標普的說法,現在能拿得到美元部位的機構,很明顯都是信評等級達到投資等級,或是有政府主權評等護身的國營事業。至於在這波美元爭奪戰中敗下陣的機構,標普指出,包括信評等級落在投機級的大陸地產開發商,及新進入市場發行美元計價金融商品的發行人。 \n 標普分析師Christopher Yip指出,美元市場現在呈「大富翁」和「窮人家」的涇渭分明,由國家支持的投資級企業輕輕鬆鬆滿手美元,而拿不到美元的企業,恐怕要等到疫情完全明朗,國際市場恢復運作,才有機會獲得部位,但投機級公司非常需要緊抓住美元的資金來源,才能進行資本投資和再融資, \n 疫情導致風險胃納量偏低,資金選擇十分有限,標普指出,政府支持不多、業務前景不明,需要花更多成本才能進入市場的企業,現在很難在市場上融錢、募資,這場危機和昔日情勢極為不同之處,發行人需要更長時間才能恢復原本的業務,企業的利潤和銷售不會快速爆發,就算美元流動性能迅速恢復,全球投資人也不願意把籌碼放進這些公司,就產業類別看,房地產和零售領域的發行人會最慘,在今年底前難以從市場拿錢,還可能會面臨信用違約。 \n 標普今年第一季已對亞太地區167家公司採負向評級,其中45家列入信用觀察名單,許多市場的封鎖措施一直持續到第二季,標普會在7月前再進一步採取評級行動,「只要經濟衰退的狀況持續下去,兩極化的市場就會繼續存在!」

  • 惠譽、中華信評 大量下調發行人評等

     惠譽國際信評15日表示,累計3月10日至4月14日間,已將亞太地區(APAC)16家發行人評級下調,評級展望也下調為負向,且有另外16家發行人的評級轉為負向。 \n 國際油價重挫,也讓亞太地區油業相關產業面臨降評挑戰,如印度石油、陸企中海油等,這些大型國營事業依賴各國國庫的資本支持,才免於被課之發行違約風險高升。 \n 隨著疫情擴散,企業信用評等轉差、或評等展望轉為負向急增,如日月光集團及其子公司日月光半導體,在這段期間,惠譽也將其評等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向。 \n 標普全球評級台灣公司中華信評,4月連續調降裕隆汽車及其子公司裕融、格上租車的信用評等,以及海運業萬海航運、陽明海運的評等展望轉為負向。其中,萬海航運和陽明海運,評等展望均由「穩定」被調整為「負向」,原因都來自疫情全球大流行,國際貿易量持續萎縮,兩家業者的現金流量大幅被削弱,且2021年面臨高度不確定性,航運業者持續偏弱的營運績效與高資本支出需求,要維持目前的資本結構與評等等級,承受壓力日益加劇。 \n 今年3、4月被調降發行人評等、評等展望轉為負向的家數及增加速度,都創下全球評等機構的歷史記錄。惠譽分析,從產業面來看,多數發生在房屋建築,房地產,遊戲,自然資源(包括石油和天然氣),汽車及相關及科技領域。 \n 就評級等級來看,此波有近七成的評級被調降發生在投機級發行人,30%發生在投資級發行人,實際反映發行人違約評等的意義,愈是經濟震盪或景氣蕭條時期,非投資級或垃圾級(CCC以下)會最先發生違約,投資人因此很快就面臨虧損。 \n 對於有償債違約升高危機的發行人,國際信評機構不手軟,惠譽在疫情期間就對維珍航空澳洲控股公司連降兩級評等,印尼天然媒礦公司更被調降四個等級,直接降至CC級。

  • 百勝集團與郵輪集團嘉年華相繼在3月底發公司債 投資人重拾垃圾債興趣

     百勝餐飲集團(Yum Brands)與郵輪集團嘉年華(Carnival)相繼在3月底發行公司債,反映垃圾債市場沉寂將近一個月後,投資人對投機級債券的胃納增加。 \n 市場樂觀預期美國能度過新冠肺炎危機,投資人開始在次級市場購買垃圾債券,而部分風險較高的企業也開始發行公司債。 \n 擁有肯德基、必勝客的百勝餐飲集團,30日發行6億美元債券,成為3月4日以來美國首家發行高收益債的公司。 \n 全球最大郵輪集團嘉年華( )31日標售3億美元、3年期的擔保債券。就技術而言,嘉年華屬於投資級公司,但肺炎導致嘉年華的業務停擺後,該公司遭信評公司列入降評觀察名單。 \n 根據彭博巴克萊數據,截至30日,美國投機級公司券殖利率平均為9.67%,低於一周前的11.57%,不過仍比3月4日的5.64%高上許多。債券價格與殖利率呈反向變化。 \n 此外,據標普全球市場情報/LCD(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LCD)數據,30日SP/LSTA槓桿貸款指數的投機級企業貸款平均價格為81.22美分,高於上周的76.23美分,不過仍低於3月初的95美分。 \n 自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迅速蔓延,社交距離限制造成經濟活動停滯後,投機級債券與其他風險性資產慘遭投資人拋售。美國聯準會(Fed)擴大貨幣寬鬆措施,且國會通過2兆美元經濟援助方案後,債券和貸款價格才開始回升。 \n 聯準會日前宣布將開始購買投資級公司債,這項史無前例之舉為市場注入信心。Three Peaks資本管理公司投資組合經理人巴提烈加(Dave Battilega)表示,聯準會的行動支撐投資級債券市場,連帶帶動高收益債上漲。

  • 投資人對垃圾債興趣回升

    百勝餐飲集團(Yum Brands)與郵輪集團嘉年華(Carnival)相繼在3月底發行公司債,反映垃圾債市場沈寂將近一個月後,投資人對投機級債券的胃納增加。 \n市場樂觀預期美國能度過新冠肺炎危機,投資人開始在次級市場購買垃圾債券,而部分風險較高的企業也開始發行公司債。 \n擁有肯德基、必勝客的百勝餐飲集團,30日發行6億美元債券,成為3月4日以來美國首家發行高收益債的公司。 \n全球最大郵輪集團嘉年華(Carnival)31日標售3億美元、3年期的擔保債券。就技術而言,嘉年華屬於投資級公司,但新冠肺炎導致嘉年華的業務停擺後,該公司遭信評公司列入降評觀察名單。 \n根據彭博巴克萊數據,截至30日,美國投機級公司券殖利率平均為9.67%,低於一周前的11.57%,不過仍比3月4日的5.64%高上許多。債券價格與殖利率呈反向變化。 \n此外,據標普全球市場情報/LCD(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LCD)數據,30日SP/LSTA槓桿貸款指數的投機級企業貸款平均價格為81.22美分,高於上周的76.23美分,不過仍低於3月初的95美分。 \n自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迅速蔓延,社交距離限制造成經濟活動停滯後,投機級債券與其他風險性資產慘遭投資人拋售。美國聯準會(Fed)擴大貨幣寬鬆措施,且國會通過2兆美元經濟援助方案後,債券和貸款價格才開始回升。 \n聯準會日前宣布將開始購買投資級公司債,這項史無前例之舉為市場注入信心。Three Peaks資本管理公司投資組合經理人巴提烈加(Dave Battilega)表示,聯準會的行動支撐投資級債券市場,連帶帶動高收益債上漲。

  • 穆迪背書 陸4大行違約風險極低

     隨著中國市場陷入動盪,部分投資者擔心大陸金融系統可能出現違約風險,從而造成類似雷曼兄弟破產的全球性衝擊。不過,國際信評機構穆迪投資者服務(Moody’s Investors Service)最新報告指出,中國4大國有銀行違約風險非常低,金融危機不會重演。 \n 新浪網報導,根據穆迪的違約風險指標,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和農業銀行未來1年違約的風險不超過1.5%,有些甚至只有0.5%。 \n 過去1年,大陸銀行業狀況惡化。截至2015年9月30日,貸款違約率從2012年底的0.95%升至1.59%。 \n 2015年12月11日,穆迪將大陸銀行板塊的評級前景從穩定下調至負面,理由之一是壞帳問題,以及貸款總規模從1年前占GDP的193%升至209%,導致系統性風險上升。 \n 儘管如此,穆迪對大陸4大商業銀行的評級仍為「A1/穩定」級別,比投機級別高6個檔次,也高於所有美國6大銀行。美國6大銀行的評級均為A2或A3。 \n 全球經濟和金融分析機構IHS Global Insight中國經濟學家Todd Lee表示,中國現在的情況與美國金融危機時沒有可比性,他不認為危機將會重演。就美國而言,當時是風險規避造成了信貸危機,「中國不同之處在於,國家完全可以強制銀行放貸。」 \n 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駐香港分析師Grace Wu指出,中國的銀行主要融資來源是儲蓄而非資本市場,短期市場情緒對它們影響更小。此外,它們的壞帳準備金整體接近逾期90天以上未償還貸款的2倍。

  • 滬指恐重演2008年跌勢 下探2500

    滬指恐重演2008年跌勢 下探2500

     在全球宏觀經濟持續看弱的情況下,各國股市近期同步走跌,尤其是上證指數,自2015年6月以來,累計跌幅已達43%,外資投行表示,A股下跌之際,大陸的經濟也正在失去動能,這一點與2008年前後的金融危機時期極為類似。由於金融大鱷索羅斯日前已經放話做空亞股,A股會不會重演2007年、2008年無量下跌的走勢,值得關注。 \n 根據資料顯示,上證指數從2007年10月16日的波段高點(6092.06點)開啟下跌行情,至2008年12月31日收盤(1820.81點),跌幅超過70%,即使單以2008年計算,上證指數在該年也一口氣下跌超過三分之二。 \n 與當前的市況相比,由於2008年金融危機不僅同樣出現全球經濟疲軟、金融風險高漲的客觀環境,更同樣充斥國際炒家、投機客肆虐各國股、匯市的痕跡,因此,不少外資投行擔心,現階段大陸股、匯市同樣有索羅斯這類國際級炒家環伺,A股能否在投機客惡意做空的挑戰下度過難關,已成為市場熱議的焦點。 \n 荷蘭合作銀行駐香港的金融市場研究部門負責人Michael Every表示,A股市場似乎在重演2007至2008年的走勢,這意味著上證指數可能將繼續向2500點探底,換句話說,與現階段的指數相較,上證指數恐怕還將再跌15%左右,他預計上證指數在跌至該水平後,隨後幾年將呈現區間震盪,直到大陸政府實施真正的改革措施。

  • 三大信評齊示警 企業債違約 地雷遍地

    三大信評齊示警 企業債違約 地雷遍地

     全球股匯市場熊市起,惠譽、穆迪、標普三大全球信評機構近兩周密集發布示警報告,如穆迪最新統計至2015年底,共有108筆全球投機級債券違約,與2014年的55筆相比,翻了一倍,違約率上升至3.4%,預估2016年底全球投機級債券違約率將進一步升高至3.9%。 \n 標準普爾台灣子公司中華信評則針對台灣情況發出警告,認為在台灣經濟成長持續陷入停滯的情況下,與中小型企業應收帳款證券化交易案的資產表現,預估未來一季波動性將增加。 \n 台灣原本就容易受到全球景氣影響,經濟成長率自去年第3季跌到谷底,標準普爾指出,台灣屬於貿易導向型經濟體,GDP成長率在2015年及2016年分別為0.9%及2.1%,確定跟著全球GDP下修,同時,未來24個月期間,台灣的經濟成長表現造成壓力,更會對企業及金融業的持續獲利埋下不利因素。 \n 中華信評指出,開年以來大陸股匯重挫,恐將進一步拖累台灣的各方表現,所幸人民幣匯價近期出現的波動態勢,並不會立即對台灣銀行業者的評等造成影響。 \n 穆迪信用分析部門指出,依2015年底的統計,共有108筆全球投機級債券違約,與2014年的55筆相比翻了一倍,違約率上升至3.4%,全球油氣行業、金屬與採礦業低迷,且大陸經濟增長放緩,信用指標偏低的債券發行機構承受許多壓力,特別是投機級債券,預計今年相關違約率將繼續升高。 \n 2015年第4季石油、天然氣相關的企業的違約占比超過三成,共計有35家發行人出現債務違約,高於前一季的24家,穆迪指出,2016年底全球投機級債券違約率將進一步升高至3.9%,其中,美國方面,預計違約率將上升至4.4%,歐洲的違約率預計在3%左右。 \n 惠譽表示,受評企業的信評展望85%是穩定的,問題是在其餘的15%,幾乎有四成的企業信評展望,現在已從正面被列為負向,較去年的一成八急劇上升,亞太地區整體公司債也陷入兩極化,信評機構有必要提醒市場信評條件劣質化的最新現象。

  • 穆迪:高收益部位違約率翻倍 估今年再翻

    穆迪今天指出,2016年底全球投機級債券違約率將進一步升高至3.9%,其中,美國方面,預計違約率將上升至4.4%,歐洲的違約率預計在3.0%左右。 \n \n此項數據,在最新出版的穆迪2015年12月全球發行人違約報告。在全球機構報告使用的「投機級」用字,在台灣市場向來使用「高收益」。 \n \n截至2015年底的統計,共有108筆全球投機級債券違約與2014年的55筆相比翻了一倍,違約率上升至3.4%。穆迪指出,全球油氣行業、金屬與採礦業低迷,且中國經濟增長放緩,投機級發行人信用指標承受許多壓力,預計今年相關的違約率將繼續升高。

  • 學者觀點-全球經濟怎麼了?

     2016開年全球金融市場瘋狂大暴走!陸股二度啟動熔斷暫停交易,接著嚇趴歐美,美股單週慘摔逾千點,油價殺到12年新低。可謂一連串的國際利空,到底國際間經濟發生了那些事? \n 環顧全球,各國央行將基準利率維持在歷史低點,貨幣環境處於史上未有的寬鬆時代。投資者有機會透過高度槓桿的投資,將資產價格拉抬到具有泡沫成份的高點。最近,美國聯準會開始回頭升息,但歐盟、日本仍在印鈔票進行貨幣寬鬆政策,全球資金被美元磁吸,美元匯價直直漲,油價與大宗商品價格暴跌。 \n 這種以全球各國央行作莊的寬鬆貨幣政策,各國股市、房市的投機性不減,似未從美國次級房貸得到教訓,也扭曲了各國經濟的發展。各國央行極力提升消費,降低通縮的可能性。可是,美國的通貨膨脹率目前公司的數據只維持在0.4%;歐洲、日本的通膨率在2015年度間,也在0.1%或0水準左右。全球的低通膨率無法有效帶動以出口為主的亞洲經濟,致亞洲貨幣數度恐慌性競貶,嘗試藉此提振出口,其效果相當可疑。 \n 美國在房、股市的興旺投機下,經濟情況至少維持正向發展。終究,美國經濟要賴具主流產業意義的消費提振,然迄今仍跌跌撞撞;石油價格破底有助美國消費一臂之力,但相當有限。屋漏偏逢連夜雨,油價下跌,拉下原來經濟欣欣向榮的俄羅斯、烏克蘭與東歐、巴西、澳洲,讓歐洲經濟少一個依賴,再度陷入動搖式恐慌。中國上次六、七月份的股災,已讓全球經濟驚嚇不已。最近,因股市觸動初實施之熔斷措施,連續二次股市提前收盤。 \n 中國股市二度觸動熔斷機制,暫停股市交易,代表中國經濟未來至少不是正向發展,可能有往下的趨勢。股市是經濟櫥窗,當股市脆弱地向熔斷機制投降,代表投資者並不看好中國未來的經濟與股市的發展。 \n 中國股市以散戶投資者居多,因衍生性金融商品不完整,亦即供投機、避險用的金融商品無法滿足投資者需求。投資者使用股票工具進行所有投資、避險與投機。因中國所有投資者分不清楚買賣股票係屬投資、避險或投機時,最終股市會在劣幣趨逐良幣下導向投機。 \n 此外,以散戶、現股現券交易為主的中國股市交易。任何股票交易的避險,僅有售股一途。當中國股市的投資者,普遍不看好中國經濟與股市之遠景時,新股市熔斷制度實施,就會引起比較敏感、賴流動性生存之股市中實戶投資者,開始以售股避險,因擔心股市觸動熔斷時,連避險的售股都不可為。散戶在股市本屬追漲殺跌一族,有人售股自然會有散戶追隨殺跌,最終產生與中國股災相當類似的散戶多殺多踐踏售股行為,反而觸動股市熔斷條件。 \n 所以,中國的證券主管機關未審慎評估,在不當時刻,實施了不適當的熔斷措施,導致讓全球投資者、經濟學家看清楚:中國股市、中國經濟未來具有非正向的疑慮。固然,中國股災的疑慮,最終只有讓中國政府買單止血,但未來仍有許多待關注的負面經濟發展之訊息與結果將會發生。 \n 全球經濟正處於一個美國聯準會升息趨勢,歐洲與日本還在實施QE,亞洲貨幣有競貶傾向。其實,全球經濟不能再仰賴寬鬆貨幣、貨幣戰爭的投機與混亂。全球需要正確的產業方向來引導投資、產業、經濟的良性發展,以及全球一致的完善金融制度,俾消除制度不一致之誤解與恐慌。

  • 巴西債信淪垃圾級 新興市場不妙

    根據一財網報導,上周,標普在時隔七年之後將巴西的主權債務評級從「投資級」打回「投機級」(又稱「垃圾級」)。在投資者普遍對全球經濟增長持悲觀態度的狀態下,此次評級下調不僅對巴西政府來說是巨大打擊,也引發了整個新興市場「降級潮」的預警。 \n \n標普是三大評級機構中第一個將巴西踢入「垃圾級」的。此前,穆迪在上月11日下調巴西評級至Baa3,距離「垃圾級」僅有一步之遙。惠譽則於本月11日表示,巴西財政惡化速度比想像的更快,「有50%的可能性下調評級」。 \n \n瑞銀集團新興市場分析師Bhanu Baweja評論稱,過去我們以爲新興市場儘管增速緩慢,但他們仍能平衡財務狀況,並有能力償還債務,但現在情況變得更嚴重了。巴西雖然外債相對較少,但其在國內卻有大量政府債,以及由大公司(如近日醜聞纏身、股價大跌的巴西石油公司)發行的外幣債券。對於評級機構來說,償還債務的能力比一個國家的外匯儲備和政府財務狀況更被看重,當然後兩者也很重要。 \n \n與此同時,世界三大評級機構與過去相比,更加關注一個國家應對各項宏觀經濟指標的各項決策,比如該國的商業環境、腐敗程度,以及結構改革的方向等。對巴西這樣以大宗商品出口的爲主的新興市場國家而言,能否在推動經濟多元化方面取得進展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Baweja表示,這些國家的政策制定者必須立刻進行卓有成效的改革。

  • 俄羅斯正組建國家信用評級機構

    俄羅斯正組建國家信用評級機構

    俄羅斯央行24日表示,俄羅斯正在組建一個國家信用評級機構,預訂今年第4季開始運作。 \n \n去年至今,穆迪、標普、惠譽等西方信用評級機構多次降低俄羅斯及俄羅斯公司的信用評級,導致外國投資進一步撤離俄羅斯。莫斯科認為,西方信用評級機構降低俄羅斯信用評級並不客觀,是一種「投機和要挾」,俄羅斯組建自己的國家信用評級機構非常必要。 \n \n新華社引述塔斯社報導,正在組建的國家信用評級機構註冊資金將達30億盧布(約5260萬美元),國有銀行、保險和投資公司、養老基金等機構可參與組建。 \n \n為了盡可能避免利益衝突,每投資者在該評級機構註冊資本中所佔比例將被限制在5%以內。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第一副總裁特拉菲莫娃將擔任該評級機構負責人。 \n \n特拉菲莫娃表示,組建國家信用評級機構的目的,是為了保證在俄羅斯開展國家信用評級工作的透明性和獨立性,組建該機構得到投資方的大力支持。初始階段,國家信用評級機構將面向俄國市場工作,並計畫於2018至2019年進入國際市場。 \n \n俄羅斯財政部副部長莫伊謝耶夫說,由於西方對俄制裁,很多俄羅斯公司不能從西方評級機構獲得正常的信用評級。國家信用評級機構將為所有俄羅斯公司提供得到合理信用評級的機會。

  • 亞洲流動性壓力指數 5月升至24.4%

    在陸企資金吃緊下,5月份亞洲流動性壓力指數再度上揚,調查單位穆迪投資者服務最新公布,亞洲流動性壓力指數攀升至24.4%,高於過去2個月的水平。 \n亞洲流動性壓力指數含蓋資金最投機級(lowest /weakest speculative-grade liquidity score, SGL-4)公司,5月份在亞洲已增加到30家,投機級評等(speculative-grade rating)則多達到123檔次的債券發行,資金規模總計有675億美元。 \n穆迪資深分析師Annalisa Di Chiara指出,此項指數項下的中國投機級企業子指標,5月飆升至26.9%,較3、4月間的23.1%水平,增加3個百分點以上。

  • 經濟野火-通膨元凶 竟是市場錢太多

     如果貨幣是水,那麼,海綿就好比是貨幣的歸屬地。超發貨幣必須有合適的歸屬地吸納,以尋求某種平衡,否則,就可能在某些方面氾濫成災。最直觀的一個現象是:當海綿無法吸納多餘的水流時,就會溢出來,貨幣也就進入貶值的軌道。這一點,不因地域或國家的不同而有區別。 \n 1997年以來,全球基礎貨幣(全球流動性)的增長速度遠遠超過全球的生產增長速度。2002年以後,全球貨幣成長率持續上漲,持續高於10%,甚至達到近25%,但世界GDP成長率一直在2%~5%之間,兩者間的差距愈來愈大,巨額的貨幣資金必然要在全世界各個角落獵取利潤對象。從已破滅的美國新經濟泡沫、網路泡沫、股市泡沫到房地產泡沫,從投機世界石油到投機世界黃金、貴金屬甚至森林資源,全球過剩資金一刻不停地在世界各地尋找機會,導致各個投機商品出現歷史上從未出現的價格走勢怪現象。而且,狀況無法從根本加以解決。 \n 英國學人希勒爾.蒂克延認為:今天有大量的過剩資本找不到有利可圖的投資場所,這導致資產價格膨脹和各種金融泡沫。資本主義制度已經危機重重,因此,它需要一種新的策略克服危機,但仍未找到。 \n 全世界凡是貨幣超發的國家,都在拚命為貨幣找出路-只有吸納掉這些貨幣,才能避免通膨之火熊熊燃燒,點燃民眾難以遏制的憤怒。美國對強勢美元地位的確立,貨幣化、證券化、債券化道路,以及金融衍生性商品市場的擴張,為美元找到充足的海綿。否則,美國多年低通膨的狀況早就被惡性通膨所取代。 \n 貨幣超發之後,就是如何吸納的問題-這種思路貫穿了貨幣趨勢的完整過程。等貨幣超發到一定程度,市場無力吸納時,就會引爆危機,使得大量貨幣在危機中伴隨財富的縮水而蒸發。如果知道這一點,就不難理解次貸危機的爆發,也不難理解2005年到2007年10月中國股市大漲和此後從6,100多點跌到1,600多點的根源。 \n 說得詳細點,如果沒有次貸危機對金融衍生性商品放大的泡沫蒸發,美國如何化解危機?虛擬經濟中盤踞的這些巨大資金一旦湧入,任何實體經濟都會被通膨給燒毀!因此,次貸危機對美國並非沒有益處,何況還幫助美國累積大量住房。這些住房同樣是巨大的財富,它們是用全世界的錢建造的,但與購買次級債券的出資人沒有任何關係,因為次級債券對應的不是房產。理解這些,就不難理解,次貸危機的始作俑者-華爾街的投機家們何以鮮少有人鋃鐺入獄的原因了。 \n (摘自本書第六章)

  • 中國評級報告:美國低於中國

     要評等一個國家的信用風險,除了國際信用評等公司所做的信評報告外,如今還多了中國信評公司的報告可供參考。中國獨立的信用評等機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公),日前在北京公布首批50個國家信用等級報告,這也是世界第一個非西方國家信評機構首次公布國家信用風險資訊。 \n 大公同時還公布《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報告認為,2010年將是國際經濟及金融秩序出現深刻調整的開端,主要已開發國家信用風險呈現加速惡化的趨勢,部分國家已經出現償債危機,歐元區國家信用危機的走向值得關切,其他地區的國家信用風險則是略有上升或趨於穩定。 \n 大公國家風險部總經理林文傑說:「大公首批推出的50個國家信用等級,基本反映了世界主要區域信用風險的典型特徵,以及國家信用風險在世界範圍的布局及變化情況。」這50個國家分布於全球5大洲:歐洲20國、亞洲17國、北美2國、南美6國、非洲3國及大洋洲2國。50個國家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合計占世界經濟總量90%。 \n 美國:展望為負面 \n 報告對印尼、巴西等新興經濟體的信評,高於西方評等機構的等級;而對美英法等已開發國家的評等,卻低於西方評級機構的等級。 \n 在整體信用水準方面,挪威、丹麥、盧森堡、瑞士、新加坡等國,獲得本外幣均AAA的評級。而委內瑞拉、希臘、冰島、越南、厄瓜多爾等國,在本外幣投資級別中,均獲得投機級評估。 \n 分析人士說,大公對新興經濟體的信評較高,反映出國際信評機構對發展中國家,抱有成見。 \n 大公對中國的評等是本幣AA+、外幣AAA;美國是本幣AA、外幣AA;英國與法國的本幣及外幣均為AA-;德國本幣與外幣均為AA+。 \n 而國際三大信評機構:穆迪、標準普爾與惠譽等對中國的評等分別是A1、A+和AA-;對美英法德的評級均為AAA;對日本的評等分別為AA2、AA與AA-。 \n 其中,大公對美國的展望一項評為「負面」,對中國則評為「穩定」,總體評等,中國高於美國。 \n 為何大公所做的評等與國際三大信評機構的等級有如此大的差距,其標準為何?大公董事長兼總裁關建中對此說明,大公是依據其探索創立的「新型國家信用評級標準」,此一標準可歸結為5點:「國家管理能力、經濟實力、金融實力、財政實力與外匯實力。」 \n 各國建信評制度 \n 關建中說,「支撐國家舉債能力與償還債務來源,是該國創造財富的能力。大公依據債權債務關係形成的一般原理,考察相關要素的內在聯繫,結合各國具體情況,經過複雜的分析過程,最終評估出每個國家的信用等級。」 \n 關建中進一步解釋說,「制定客觀、公正、合理的國家主權信用評級方法與標準,向世界提供公正、客觀的信用評級資訊,是大公長期以來認真思考及積極探索的目標與方向。自2006年開始,從研究全球信用經濟的本質規律出發,在反覆探索影響國家信用風險的諸多基本要素及其內在聯繫的基礎上,大公於2009年5月,公布中國第一部擁有自主智慧財產權的國家信用評級方法,進而完善形成一套『新型國家信用評級標準』。」 \n 事實上,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歐盟、俄羅斯、日本等國,便開始加強對信用評等機構的監管或著手建立本國的信評機構。 \n 去年4月,歐盟要求信評機構在歐盟市場上開展業務須統一登記註冊,並提高評估透明度。今年4月底,歐盟宣布建立自己的信評機構。俄羅斯、韓國、日本及馬來西亞等國,已經或正在制定更為嚴厲的評等監管法規,以保護本國評等機構的發展。

  • 財經漫遊-愛恨電影期貨

    財經漫遊-愛恨電影期貨

    再過不久,這世界又將增加一種新的金融工具:電影期貨。看好一部電影的票房,你可以買進;看壞,可以放空。 \n最快在下個月,紐約Cantor Fitzgerald集團,將會推出史上第一檔「電影衍生性金融商品」。最低只要五十美元,你就可以進場押注。另一檔由Veriana公司推出的「趨勢交易」期貨,預計也將在今年上路。 \n這種期貨的玩法不難懂。比方說,假設即將上演的《鐵面人二》票房目標是一億元,而你用一百元買進,那麼,到時候的實際票房收入是兩億,你就可賺進一百元;相反的,假如票房奇慘,只有五千萬元,那麼你將會賠掉五十元。以此類推。而按照目前兩家業者的規劃,你能押注的還不只是票房。包括製作風險(最後是否真的能成功拍完)、預算風險(實際上是否會超出預算)、檔期風險(能否如期上檔)等,你都可以賭賭看。 \n業者很得意,都說電影期貨是種很棒的發明。一來,以後所有投資電影的人,都能夠有避險的工具,不至於因為誤判而血本無歸。誰都知道,電影的投資風險越來越高,難以掌握的消費者口味,無法估計的盜版與下載,都可能讓一部花好幾千萬美元拍出來的片子,上映沒幾天就草草下片。假如可以透過這種期貨來降低可能的損失,當然再好不過。 \n二來,也是更重要的,比起石油、大麥、柳橙等期貨,電影在一般投資者眼中,有趣且容易理解。大麥收成好不好,多數人不懂,但一部電影好不好看,多數人都願意猜,也會更勇於下注,電影期貨的交易量,自然不在話下。 \n這也就是為什麼,當這兩家業者從去年底開始舉行說明會以來,電影期貨就引起好萊塢熱烈討論,電影公司財務長們,都在研究各種對自己有利玩法;知道這消息的電影迷,也在好奇著如何把興趣變現金,在電影期貨賺一票。 \n且慢這麼想。因就像近年來各種衍生性金融商品,推出時候,大家都只看到好處與機會,對風險與問題視若無睹。電影期貨聽起來很好玩,實際上的問題,卻遠超出散戶的想像。 \n首先,對一般散戶來說,要事先判斷票房好不好,當然沒那麼容易。從《海角七號》到《艋舺》,誰能預見票房?周董的《刺陵》,全至賢的《血戰》,誰又料到票房不如預期呢?平常猜著好玩可以,但要拿血汗錢去賭,就不是件可以鼓勵的事了。 \n其次,電影業畢竟與農業不同。農產品的價格受天候影響,而沒有人能操縱天候。從預算到檔期,電影業處處都有人為操作的空間。即便是票房,要硬炒高也許不容易,但要讓票房差,卻不是太難的事。尤其,這年頭要搞假消息也很容易,比方說,有意在電影期貨上撈一票的業者,可以透過大量的宣傳與報導,營造大熱門片的假象,誘騙不知情的散戶上鉤。一般散戶,要如何知道自己是否掉進業者的圈套之中? \n更重要的是,這種電影衍生性金融工具假如被不當操作,最後真能幫助電影業,而是回過頭來害了電影,就很難說了。就像剛剛害慘全世界的所謂「信用違約交換」(credit default swaps,簡稱CDS),照理說,這種工具很好,能讓「違約」的風險,「交換」給願意承擔的人──例如,承擔房貸的銀行,能把風險轉移出去;買了希臘公債的人,也能用這種方式,降低自己的可能損失。 \n但是現在大家都看到了,這些原本立意很好的衍生性工具,最後反而害人。房貸的CDS──也就是次級房貸──倒過來害了很多人丟了房子;希臘公債CDS,現在正害得希臘人必須付出更高的代價才能借到錢。 \n同樣的道理,電影衍生性金融商品假如沒有較好的規範,杜絕各種人為操作,電影業必將反過來身受其害──有錢人不再單純投資電影,而是同時想著在期貨市場上獲利;散戶們再也不單純地看電影,而是懷著賭的心態。 \n有人比照次級房貸,將電影期貨稱為「次級電影」(subprime movie)。真怕有一天,看電影會成一門染著投機氣息的「次級」娛樂。(作者為早安財經出版社發行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