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抗戰前國民黨的分合的搜尋結果,共09

  • 《抗戰前國民黨的分合》──兩廣合作反蔣導致「寧粵分裂」(九)

    介石向來擅長發誓,我笑笑不出聲。最後我告訴他:你不對,祇有我教訓你,除我之外,怕沒有人再教訓你了。你不當以為我不敢教訓你,如果我畏死,也不至今日才畏死,早就不出來革命了。──介石默然,過一會,道了休息,便鞠躬如也的出門去了。按槍旁坐的王世和也跟了出去。這時大概是深夜兩點多鐘,高凌百和吳思豫兩人,坐一會,走一會。介石走後,便又傳飯,高、吳兩人吃飯,我祇喝了些湯。

  • 《抗戰前國民黨的分合》──若冤枉胡先生 我就不姓蔣(八)

    我看完這信,又氣又笑。高凌百收這信時,我吩咐他說:「找介石來,我有話說。」高、吳兩人很忸怩,吶吶不能出口的說:「總司令開會,怕沒有時間吧,胡先生先吃飯吧,有什麼話,吃完飯再商量。」一面說,一面便傳飯。「我不想吃飯。」我正色說。這兩個人無法,一個假裝打電話,一個在室內走幾圈。挨了約莫半個鐘頭,邵元來了。元誠惶誠恐的問我:「胡先生有什麼意思?」「什麼意思?」我問。「你去找介石來,我要問他什麼意思?」元似乎不敢盡其辭,悄悄走了。一會,元又來,吞吞吐吐說:「蔣先生沒有什麼意思。」他似乎沒有敢把我和介石的話,完全傳遞出來。「沒有什麼意思,幹甚麼這般做作?」我憤然說。「蔣先生想胡先生辭立法院長。」元明知挨延不了,便找我入另一屋子,講了這麼一句。「何止辭立法院長,我甚麼都可以不幹,組庵(譚延闓)未死時,我已經說過辭職了,但我必須找介石來,這樣便可以了事了嗎?」

  • 《抗戰前國民黨的分合》──湯山事件 槍桿子出政權(七)

    1930年10月中原大戰之後,蔣介石提議召開國民會議,制定訓政時期約法,立法院長胡漢民反對之,兩人意見衝突,蔣於1931年2月28日囚胡於湯山,史稱「湯山事件」。在此之前,胡助蔣穩定政權,湯山事件,蔣頗有「過河拆橋」之嫌。

  • 《抗戰前國民黨的分合》──張學良供詞 認罪不認錯(六)

    周恩來致電中共中央,關於釋蔣的條件及紅軍組織人數問題;在宋子文、宋美齡擔保下,蔣如下令停戰撤兵,允許回南京後實行我們提出的六項條件,是否可放蔣回京,我(周)認為是可以的。張、楊都急望此事速成。

  • 《抗戰前國民黨的分合》──蔣留遺囑 交宋子文轉宋美齡(五)

    15日夜,張學良入見云:「此次之事,楊虎城實早欲發動,催促再四,吾(張)始終未允;唯自十日來臨潼,親受訓斥,刺激太深,故遂同意發難,然實後悔莫及。如因此亡國,則唯有二途:(一)自殺。(二)入山為匪。」張去後,蔣自言曰:張在西安收容人民陣線,招納反動政客。對學校及軍隊煽惑反動。余對張嘗念其十七年(1928)自動歸附中央,完成統一之功,故不拘他人對張如何詆毀,余終不惜出全力為之庇護。西北國防重地,全權交彼。而今彼之所為,實與我所預期者,完全相反。痛悔知人之不明,用人之不當。

  • 《抗戰前國民黨的分合》──宋美齡一封信 扭轉蔣態度(四)

    離巖穴二十步許,有人被執,乃蔣孝鎮也。叛兵知其為蔣之最忠實侍從,故在此盡力搜索。有一叛兵云:此穴中有一便衣者。又一叛兵說:此必委員長。前一叛兵說:先擊一槍再說。另一叛兵云:不要胡說。少頃,叛兵問蔣:你是誰?蔣曰余即蔣委員長。叛兵以槍向空三發,並聲言曰:委員長在此。未幾,一營長前跪,問其姓名,乃孫銘九,張學良衛隊第二營營長也。孫遂強以車送蔣到西安,入新城綏靖公署居之。

  • 《抗戰前國民黨的分合》──西安事變 共產黨起死回生(三)

    張學良一度為蔣之「接班人」,兩人之關係曾「情同父子」,但恩怨難分。西安事變,劫蔣兵諫,犯上作亂,終無悔意。事變起因,是張配合中共之統戰,由「抗日反蔣」而「聯蔣抗日」。而張在中共「抗日反蔣」時期,行其「聯共抗日」,實即協同中共「反蔣」也,中共在「聯蔣抗日」時期,張則幫助中共「逼蔣抗日」,發動事變劫蔣兵諫。在事變前兩個多月(1936年9月20日),蔣日記記載東北軍有「聯共抗日」之企圖。而張在此時,已隨中共策略之轉變,幫助中共「逼蔣抗日」,可見蔣對張與中共之關係,知之模糊,或對張之意圖與膽量,不免低估,不信其能「犯上作亂」也,本文主要內容就蔣之日記節錄之。

  • 《抗戰前國民黨的分合》──中山艦事件起因西山會議派挑撥(二)

    (七)採取行動,蔣曰:3月19日上午,準備回汕休養,而乃對方(按指汪)設法陷害,必欲使我無地容身,思之怒髮衝冠。下午五時,行至半途,自忖為何必欲微行?予人以口實,骨氣安在!故決回東山(寓所),犧牲一切,以救黨國也,否則國魂銷盡矣。終夜議事,四時(20日)詣經理處,下令鎮壓中山艦陰謀,以其欲擺佈陷我也。二十日昧爽,宣布省城戒嚴,捕獲李之龍及各軍黨代表(共黨)多人,並圍繳罷工委員會械。──六時,聞黨軍已奪回中山艦,乃即往造幣廠、北校場,訓誡第二師將士。晚,俄顧問及其軍事委員會伊萬洛夫司堪來告,士兵監視其寓所,且繳衛隊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