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抗辯條款的搜尋結果,共05

  • 因應內線抗辯條款 金管會出招

     立委提案要增訂的證交法內線交易「抗辯條款」,金管會已將對案提交行政院,據了解,金管會建議未來公司內部人或知悉公司重大消息者,若在消息未公開前或公開後18個小時內要買賣股票,必須有事先訂定的「買賣契約」,才具有抗辯免責的機會。 \n 立法院5月三讀通過證交法修正案,將涉內線交易條件之一的「獲悉」,改為「實際知悉」,且檢方要「舉證」被告知悉內線消息。此外,由於無盟與民進黨團希望修正案新增「抗辯條款」,上次並未納入法條之中,僅通過決議,要求金管會及法務部於9月的新會期開議前,送抗辯條款至立院審議。金管會目前已經送至行政院,等待核定中。 \n 立委方面提出的「抗辯條款」指的是疑涉內線交易者可因舉證無涉內線交易,或持有股票6個月而免責。但金管會擔心「抗辯條款」若條件過於寬鬆,會造成執法上有更多漏洞,讓知悉內情者有內線交易的空間。 \n 因此金管會委員會已在7月底通過證交法155、157之1及177條修正案,提出金管會版本的內線交易抗辯條款,同時對炒作、非常規交易等,也有金管會的版本,送行政院審議後,再送立法院。 \n 據悉,金管會提內部人或實際知悉重大訊息者,若在消息公布前或公布後18小時內,必須買賣該檔股票,唯一條件是訂定一定標準的股票買賣契約,事先約定交易時間、交易數量等,要先報交證交所或櫃買中心,才能成為特殊例外的抗辯條款。 \n 如此一來,即公司內部人、可能實際知悉公司重大決策者,若要在特殊時刻交易公司股票,得事先與買賣對象訂好契約,證明是在消息公布前18小時之前,就已決定要買賣,且約定好價格及數量,並報到證交所及櫃買中心,才有機會可免除內線交易的刑責。

  • 《新聞辭典》先訴抗辯權

     「先訴抗辯權」是指保證人在債權人還沒向主債務人的財產提起強制執行,或提起後還未有結果前,保證人對於債權人清償債務的要求可以予以拒絕。 \n 這對保證人而言,「先訴抗辯權」是一道保護網,通常保證人可分為一般保證人及連帶保證人,在法律上,一般保證人是擁有先訴抗辯權,也就是可以主張債權人應該先向主債務人的財產提起強制執行,如果有不足清償債務的情形,例如拍賣主債務人的財產流標,或是拍賣結果只能清償一部分債務時,才能再向保證人要求清償債務。 \n 但由於這一部分流程對銀行業者而言耗時耗力,在要求清償債務時,多半會希望可以直接找一個有信用且有能力償債的對象,因此會在合約書上多增加一項願意放棄先訴抗辯權等條款,也就是保證人日後就無法再行使自己的先訴抗辯權了。

  • 銀行公會決議 保證人將可保留先訴抗辯權

     未來銀行房貸放款將更趨嚴格,在央行祭出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之後,銀行公會日前開會決議,針對一般保證人的先訴抗辯權規定,債權人不得要求一般保證人先拋棄先訴抗辯權。銀行主管坦言,在央行出手、針對大台北地區祭出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之後,若此一條款上路,對於銀行、尤其是房貸業務占放款比重大的銀行業界,無一又是一大衝擊,未來銀行房貸業務放款只能更趨謹慎。 \n 銀行跳過主債人直接向保證人求償的陰影將結束!銀行公會開會決議,於個人購車及購屋貸款定型化契約中增訂一規定,針對自用住宅放款或消費性放款,若已取得足額擔保,債權人不得約定提連帶保證人,如果基於授信條件補強而必須多一位一般保證人,也不得要求一般保證人拋棄先訴抗辯權。 \n 過去貸款人在向銀行貸款時,銀行多會在契約中載明,要求一般保證人放棄先訴抗辯權。因為對於一般保證的保證人而言,他的責任是代替主債人履行還清債務的義務,因此,若主債人有能力償還債務,債權人只能向主債人請求履行,而不能直接向一般保證人要求償還債務。但銀行因確保償債風險,往往會在契約上載名,要求一般保證人拋棄先訴抗辯權,也就是說,將來債務若到期,債權人是有權利直接向保證人請求清償債務。 \n 日前多位立委聯手推動修法,針對民法保證制度作部分條文修正。其中,根據民法規定,保證人於債權人未就主債務人財產強制執行而無效果前,對於該債權而可以拒絕清償。這就是保證人的先訴抗辯權,但如果保證人事先拋棄先訴抗辯權力就不在此限。因此,實務上,有很多人之所以因當保人背上債務,原因就是主債人不還債消失,保證人又因已放棄先訴抗辯權,而必須承擔償債責任。

  • 新聞分析-抗辯條款攻防 下次會期再戰

     證交法關於內線交易行為的規範,在兩年多的修法過程中,攻防的真正關鍵在於立委自行提案的「抗辯條款」,或稱為「豁免條款」的免責規定。法務部與金管會聯手順利阻擋立委的提案,但附帶決議要求兩單位在下會期再審議,這表示事情還未了結。 \n 特定立委原先提出的豁免條款,內容是「履行或執行獲悉消息前已訂立之契約、已決定的業務範圍內之計畫、指示或決策,且該契約、計畫、指示或決策對該有價證券的買賣數量、價格區間及執行期間可得確定者」。 \n 條款的內容是從美國引進的,看似不錯,但有心人蓄意造假,有計畫性的事先規劃,再搞內線交易,防範的機制等於「敞開大門」;美國人現在就為此類問題大傷腦筋。 \n 由於法務部與金管會全力阻擋。特定立委後來又將文字改為「行為人如能證明所從事之交易非基於實際知悉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影響其價格或支付本息能力之消息者,事先已向主管機關申報並公告週知,不受第1項或第2項規定的限制」,增訂在第157條之1第8項。 \n 此條文若是過關,檢察官以後對於內線交易行為恐怕就不必偵辦了;因為第8項的內容規範更寬、更無法約束其間的不法行為;兩單位全力阻擋才暫免過關。 \n 其實,要開放豁免條款也不是不行,但資訊一定要公開。如果金管會能對上市櫃公司有關的「契約、計畫、指示或決策」,規定事先都要「揭露」,相信社會大眾比較不會有反對聲音;反正資訊公開,大家在股市憑本事見真章嘛! \n 倘若遊說立委的企業財團認為,如此怕會洩漏「商業機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在免責與商機中過於傾斜於任何一方,都會形成市場交易的不公平,屆時不法交易將氾濫成災。 \n 此外,政府如要開放豁免條款,不僅要有配套措施,讓資訊充分揭露,以規範內部人「計畫性的交易行為」可以免責;同時也要對外部人,因商業行為過程中獲悉重大消息,而影響其原計畫要買賣股票的行為是否要同樣列入考慮,一併免責,俾避免內部人因揭露計畫進行交易免責,外部人反而要吃上內線交易罪的畸型現象發生。

  • 社論-修改保證人制度落實法治與人權保障

     為人作保借錢,一旦借錢的債務人落跑,保證人「公親變事主」遭債權人聲請責付的事例屢見不鮮。雖然借錢還錢天經地義,但是保證人制度是否合情合理,自然也是一個值得正視的課題。立法委員賴士葆有鑑於目前的相關法律,對於保證人課以過多的償付責任,並不符合比例原則,經主動提案,並於本周一的立法院法制委員會完成「民法」相關法條的修法初審。我們認為這是協助缺乏法律專業知識的「庶民」保證人可以獲得相對合理法律待遇的進步立法,期待此一修正案能夠早日在立法院三讀通過,讓無辜的保證人可以有更為合理的法律境遇。 \n 姑且不論媒體經常報導保證人因為債務人落跑,被迫承擔所遺下的債務而致弄得家破人亡的個別案例。值得正視的是從這些案例中歸納出來所以導致保證人經常要陷入困境的,原來是源自於現行法律制度規範的不合理,從而使得不合理的保證人制度產生了「制度殺人」的效應。為了深化民主法治,為了落實人權保障,既然有「制度殺人」的事實存在,透過修法予以合理調整,自然也就是立法委員的職責。 \n 檢析現行的保證人制度,到底有那些不合理之處呢?具體而言,至少包括以下幾端: \n 首先是現行法律為了確保債權人的權益,實務上經常要求保證人於作保之際就同時簽署同意拋棄「先訴抗辯權」。於是在出現債務人落跑賴債情事時,債權人即可據以要求保證人負擔所有的債務責任。分析這樣的規定,固然有利於債權人對於債權的追討和確保,但不優先追事主卻直接找上公親,結果就造成不知情的第三者(保證人)在實務上成為最主要的替罪羔羊。而債權人之所以在借據契約中可以要求保證人必須承擔所有債責,即是援引民法有關保證人可以事先拋棄「先訴抗辯權」的規定,但在實務上卻一再被濫用,特別是銀行,幾乎在所有的借貸合約中,都要求保證人同意預先拋棄此項權利。結果在債務人需錢孔急,保證人法律專業知識不足的情況下,通常都會如債權人所願,簽下此一不平等合約,最後並因而陷入困境。 \n 要化解這種不合理的現象,最佳的方案應是修法禁止保證人事先放棄「先訴抗辯權」,從而除非債權人對債務人聲請債務追討強制執行無效,否則保證人可以拒絕代償。不過,此一修法動議卻遭到法務部、金管會等主管部會的反對,擔心一旦修法通過,將衝擊社會經濟活動,導致民間借款更為困難。最後執兩用中,立院審查會通過的修正版本是雖未全面禁止保證人預先放棄「先訴抗辯權」,但是一旦出現主債務人落跑情事,保證人還是可以主張「先訴抗辯權」,直到強制執行無效,才履行清償責任。而與此同時,審查會另又通過附帶決議,要求金管會在修法公佈後半年內,應修訂與借錢相關的定型化契約,刪除要求當事人約定拋棄「先訴抗辯權」的條款,以保障弱勢保證人的權益。 \n 其次,現行法規對於擔任公司董監事因職務關係而替法人作保者,於離職後卻無法免除保證責任。同時一般民眾替人作保如果未注意保證期限問題,實務上就會界定為是終身保人。此外,保證人又區分為普通保證人與連帶保證人,普通保證人可依法聲請「先訴抗辯權」,而連帶保證人則必須與主債務人負同一債務的清償責任,並不能主張「先訴抗辯權」拒絕清償。歸納現行法規的這些內涵,同樣是著眼於保障債權人的權益,但相對地卻使保證人的風險居高難下。而在立院的審查會中,經過一番折衝,有關董監事替法人作保部份,修正為董監事、總經理擔任公司保證人,只對任職期間法人所生之債務負保證責任,一旦離職自然也就解除擔保之責。不過對於自然人借貸的保證期限,賴士葆委員原主張一般民眾借貸卻未明定保證期間,則保證期限應以十年為限,惟主管部會以借貸關係往往超過十年,而反對設定保證期限。至於擔任連帶保證人未能比照一般保證人,同享「先訴抗辯權」的法益,使得連帶保證人的風險高居不下,修法未能注意及此,只能說是為德不卒了。 \n 法律制訂的重要原則,就是要設定一套公平合理的遊戲規則。以金錢的借貸而言,債權人、債務人及保證人三者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自然要明確釐清,但同時更要注意公平合理,債權人的權益保障與保證人的責任範圍兩者之間如果失輕失重,都會對相關當事人的權益以及法律的威信帶來傷害。我們樂見立委主動提案,檢討修正民法有關保證人制度的不合理規定,也期待這是帶動系列進步立法的新契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