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抵抗的搜尋結果,共262

  • 莫德納研究:追加第3劑疫苗可加強抵抗變種病毒

    莫德納研究:追加第3劑疫苗可加強抵抗變種病毒

    美國生技公司莫德納今天表示,初期人體試驗資料顯示,施打第3劑疫苗,無論是莫德納現有疫苗或實驗中的升級版,都可提升對巴西和南非變種新型冠狀病毒的免疫能力。

  • 3星座女對小鮮肉沒有抵抗力 專挑年輕肉體下手

    3星座女對小鮮肉沒有抵抗力 專挑年輕肉體下手

    有些女生喜歡年長的大叔,有些女生偏愛年輕小鮮肉,星座運勢網站「星座巫師」分享,天秤座、天蠍座、射手座的女人對小鮮肉沒有抵抗力,挑男人就是要挑年輕、健美的肉體,不但能陪伴自己玩樂,又不會管東管西,跟這樣的男人交往開心又輕鬆。

  • 無罪不意外 王炳忠籲當局別打壓

    無罪不意外 王炳忠籲當局別打壓

     新黨青年軍王炳忠等人被控與陸生周泓旭共謀,在台發展中共組織,一審獲判無罪。王炳忠表示,對無罪結果並不意外,但法官能抵抗無形壓力,讓他感到有點意外。他呼籲執政當局,別再利用公權力打壓異己。

  • 蘇揆稱昔被逼編列核四預算 藍委提行政抵抗權打臉

    蘇揆稱昔被逼編列核四預算 藍委提行政抵抗權打臉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臉書指控,2006 年間蘇貞昌擔任行政院長、蔡英文擔任副院長,主導行政院編列核四興建預算448億送交立法院。蘇貞昌今天反駁,當年朝小野大被國民黨逼著編列興建預算,反而被國民黨倒果為因。不過國民黨立委李德維反質疑蘇貞昌當年卻可以行使「行政抵抗權」,抵制立法院依法通過的319真相調查委員會,一度讓辯才無礙的蘇貞昌語塞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 又見雙標 魏揚無罪 庶民噴漆NCC被辦到底

    又見雙標 魏揚無罪 庶民噴漆NCC被辦到底

     難道是雙標?男子田山盛國去年不滿NCC,不予中天新聞台換照,到NCC噴漆遭檢方起訴,台北地方法院17日開庭,他引用最高法院攻占行政院案的判決,強調是為抗議NCC侵害言論自由,和魏揚等人一樣是在行使「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不構成犯罪。庭末,法官諭知候核辦。

  • 亞美尼亞疑似軍方政變 總理要求人民上街抵抗

    亞美尼亞疑似軍方政變 總理要求人民上街抵抗

    土耳其安納杜魯新聞社(Anadolu Agency)快訊報導,亞美尼亞軍方要求總理帕辛揚(Nikol Pashinyan)辭職,帕辛揚說軍方意圖政變,要求支持者走上街頭抵抗。 \n

  • 2變種新冠大合體 2大特徵恐讓全球疫情邁入新階段

    2變種新冠大合體 2大特徵恐讓全球疫情邁入新階段

    美國科學家發現,2種主要變種新冠病毒株已經進一步融合、重組,成為高度突變的混合種病毒,科學家指出,混合種病毒出現更具傳染力及抵抗力的變異,恐讓全球新冠疫情進入新階段。 \n \n英國《新科學家雜誌》(New Scientist)報導,美國新墨西哥州洛薩拉摩斯國家實驗所(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的研究人員柯柏(Bette Korber),2日在紐約科學院(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的會議上首度揭露變種新冠病毒株已經進一步合體、重組成為混合種病毒,她是在實驗室中分析一株加州病毒樣本時發現「基因重組」(recombination)的狀況,她當時在會議上表示,在病毒基因庫中看到了「非常明確」的證據。 \n \n報導指出,柯柏發現的混合種病毒涵蓋了現在主宰英國疫情的「B.1.1.7」肯特變種病毒株及發源於美國加州的「B.1.429」變種病毒株基因組。 \n \n目前尚不清楚這隻混合種病毒會對疫情造成什麼影響,不過柯柏指出,這隻病毒基因組出現了如同「B.1.1.7」身上的Δ69/70變異,以及加州變種病毒「B.1.429」的L452R位點突變,前者的變異導致病毒更容易傳播,後者則賦予病毒對抗抗體的特性,柯柏當時表示,「這種狀況讓病毒將更具傳染力的病毒及更具抵抗力的病毒結合在一起」,換句話說,新的混合種病毒可能同時具備更具傳染力及抵抗力等2種特性。 \n \n報導指出,病毒基因重組和一般病毒突變不同,後者每次只會有一個突變,重組則可以一次整合多個突變,儘管多數時候重組並不會讓病毒更具優勢,但有些時候確實可以,可能產出新的、更危險的變種病毒株,柯柏表示在檢視數千個基因序列後,只看到這個單一個重組的基因體,目前還不清楚這個重組會帶來多少威脅,她也無法確定病毒是否已經在人際間傳播。 \n \n病毒基因重組好發於冠狀病毒身上,因為當中複製病毒基因組的酶很容易從正在複製的RNA鏈上滑落,並且再度重新接合。報導指出,如果一個宿主細胞同時含有2種不同的冠狀病毒基因組,酶將能夠反覆從一個基因組跳至另一個基因組,結合基因組的不同元素,創造出混合種病毒,由於近期不同的新冠變種病毒相繼出現,一般人可能同時感染2種變種病毒,也為病毒基因重組提供機會。 \n \n先前2支研究團隊分別於2020年12月及今年1月指出尚未發現新冠病毒基因重組的狀況,如果柯柏的研究獲得證實,這將是全球新冠大流行以來病毒基因重組首例。 \n \n \n \n

  • 準美國駐聯大使:美方須支持台協助抵抗中

    美國駐聯大使提名人湯瑪斯-葛林斐德今天在參院聽證會上表示,台灣是區域最強健民主政體之一,美國需要支持台灣並提供抵抗中國所需安全協助,她也會致力在聯合國反制中國。 \n 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今天針對湯瑪斯-葛林斐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出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人事案舉辦聽證會。現年69歲的湯瑪斯-葛林斐德具有35年外交資歷,曾在前總統歐巴馬任內擔任國務院非洲事務助卿,是當時外交部門中職務最高的非裔女性。 \n 中國近年在聯合國體系內影響力劇增,聽證會上不少議員對此表達關切。兼任參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籍參議員強生(Ron Johnson)則詢問湯瑪斯-葛林斐德,她認為美國在保衛台灣上須採取何種立場。 \n 湯瑪斯-葛林斐德表示:「台灣是區域最強健民主政體之一,我們需要支持他們這個民主政體,站在他們這個民主政體身邊,並提供他們所需安全(協助),抵抗中國任何企圖危害他們安全的作為。」 \n 至於這些安全協助是否包含軍售,湯瑪斯-葛林斐德指出,這個問題要交由有權做相關決定的人士回答,但她猜答案是肯定的,是會包含提供台灣必要資源,支撐他們的安全。 \n 由於湯瑪斯-葛林斐德2019年10月曾受邀在美國薩凡納州立大學(Savannah State University)的孔子學院發表演說,引發部分議員質疑。對此,湯瑪斯-葛林斐德說,她後悔當初接受邀約,並強調她強烈支持國會打擊孔子學院的作為。 \n 湯瑪斯-葛林斐德表示,中國是美國「戰略競者者」(strategic competitor),對美國安全、繁榮與價值都構成挑戰;北京嚴重侵犯人權,並具備與美國民主價值相牴觸的威權野心。 \n 她指出,若提名獲准,她將致力與參院外委會合作,在聯合國反制北京,並抵抗中國政府任何企圖在聯合國決議案中增添「有害文字」、把聯合國重要職位塞滿中國人等作為。 \n 湯瑪斯-葛林斐德在書面證詞中表示,總統拜登(Joe Biden)相信必要時須考慮動用所有可行外交工具,包含更強烈措辭與更強硬策略,她未來也會遵循相同手法。有議員詢問,這手法會怎麼套用在中國身上。 \n 湯瑪斯-葛林斐德指出,更強烈措辭是指只要看到中國越過界線,就要公開批評他們,尤其是關乎其在美國與全球的侵略性作為,而非輕易饒過他們。這也意味美國必須動用其他工具,包括制裁與「秀肌肉」的可能性。 \n 她強調:「沒有人想要鼓勵或支持爭端,目的不是這個,而是要激勵中國改變他們的作為。」 \n 聽證會結束後,參院外委會將會對湯瑪斯-葛林斐德提名案進行投票,通過後才會交由參院全院表決。(編輯:楊昭彥)1100128 \n

  • 觀策站:吳威志》最高法院法官媚上違憲

    觀策站:吳威志》最高法院法官媚上違憲

    承審最高法院刑一庭不理會檢方訴求,將2014年3月魏揚等人衝進行政院,援引被告辯詞創造公民不服從的權利,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甚至逾越釐清犯罪事實的分際,要求高院更審適用抵抗權減免罪刑,嚴重侵害司法獨立,遭到法界批評。 \n \n許多人將憲法第80條「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認為是「法官獨立」審判的圭臬,並誤解地將「法官獨立」視為「司法獨立」,其實從此一爭議極大的審判,即可看出問題的端倪! \n \n其一,憲法規定法官獨立審判的前提是超出黨派以外,不受政黨、派系或任何政治實力的影響或干涉。若無上述顧慮時,則並不當然產生「法官獨立」,而是應以「法院獨立」為考量,所以才有司法院、所屬院長、院內大法庭的統一判決之要求,甚至更應受到民意代表機關的監督與複決。 \n \n其二,法官須依據法律審判,不可創造法律所無規定,否則即是枉法裁判,此係惡法亦法之原理。惟獨為了彌補缺憾,所以保留了法官聲請釋憲權;亦即若是適用法條有違憲疑慮,就應裁定停止審理,聲請司法院大法官解釋,補足法令規範不足之處。 \n \n其三,法官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主要是指非司法體系之外界政治力或經濟力的操作所致。相反地,如果政治案件因為法官自身顏色鮮明,又做出與下級法院有著極大迥異的判決時,甚至更創設憲法並無明文規定的抵抗權,這不僅侵犯大法官的釋憲權,也損及法院審判權,似已逾越法官分際,明顯受到干涉! \n \n以往終審法院最讓人詬病之處,是各庭裁判見解不一。近年來推動司法改革,打造大法庭制度,即在藉此統一見解再做個案裁判。此次最高法院刑一庭不依此制程序,創造爭議頗大的抵抗權,主張公民不服從攻占行政院可判無罪,此種見解令人匪夷所思! \n \n此一更審主要理由,是被告基於公共利益行使「公民不服從」。但從「無故侵入住宅罪」免罰而言,法官認為被告符合「公民不服從」要件。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要件中「和平、理性、非暴力」;以及「必要性原則」必須是「無其他合法、有效之替代手段可資使用」。依此觀察,是否對警察、對建築物已採之「暴力」只要被解釋為「非惡意暴力攻擊」都可以是合法?被告強行進入難道沒有惡意暴力攻擊嗎? \n \n其次,早在台北地院判決「衝進行政院」之罪名成立,是法官認為妨礙公務的行為不屬於人群推擠所造成,甚至有出言威脅、恐嚇警員行為。惡意衝撞警員,製造危險紛爭,經制止但仍持續。尤其該案經當時行政院院長堅持提告,縱然後任院長撤訴,但案情中有暴力部分,仍需按公訴原則處理;既有暴力且警察受傷援引「公民不服從」理論,是否符合憲法原理? \n \n另外,若以「行為人的主觀犯意」來做考量是危險的,會導致犯意轉嫁警方,形成執行強制驅離才是妨害公務的主因;依此推論,政府不該以「維護社會秩序」處理抗爭,因為原本行為人主觀上沒有犯意!如此一來,打著公益目的、抗議政策的群眾遍地開花,如進口萊豬抗議群眾衝進總統府也算合法,則誰來維護社會秩序? \n \n「抵抗權」的行使時機,乃是所有民主憲政制度全部失效,人民始得主張的自力救濟權,藉此做為回復的最後手段。故抵抗權之行使必須釐清「公民不服從」在憲法上的理念與界限;若照此一更審邏輯,反而不顧其他人民權益而無限擴張權力,將來不論總統府,甚至是法院都將淪陷,我們努力多年的民主憲政將會蕩然無存! \n \n(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硏究所教授、中華人權協會副理事長) \n

  • 新聞透視》終審法官創抵抗權 成司改笑話

    新聞透視》終審法官創抵抗權 成司改笑話

     太陽花攻占政院案,承審最高法院刑一庭不理會檢方訴求,把被告魏揚等人辯詞照單全收,創造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雖因此贏得綠營人士掌聲,但該判決非經「大法庭」裁定,對下級審沒拘束力,成為司法改革的笑話。 \n 法條有違憲疑慮 應提釋憲 \n 法官須依法審判,不可自己創造法律沒有的規定,否則就是枉法裁判。如果承審案件對適用法條有違憲疑慮,就應裁定停止審理,讓解釋憲法的大法官們,宣告法條違憲,或補充法令規範不足之處。 \n 先前通姦除罪化爭議,立院遲未能決定修法或廢止刑法相關規定,承審通姦罪案的法官們,縱然覺得婚外情被告「情可憫恕」,也不能創造超越法規見解,讓被告免除刑責,只能交大法官「憲法裁判」。 \n 同樣道理,如果顏色鮮明的法官們,認為把魏揚等人判決有罪定讞、判不下去,且對法律條文有違憲疑慮,就該選擇釋憲,站在憲法法庭辯個清楚。但這些法官卻把自己當大法官,創造抵抗權,侵犯大法官的釋憲權。 \n 刑一庭下指導棋 逾越分際 \n 再則,以往終審法院最讓人詬病之處,是各庭裁判見解不一,民眾的官司只能「看運氣」,為提升司法公信力,蔡總統推動司法改革,打造大法庭制度,各庭有不同見解,需提案大法庭,統一見解後再做個案裁判。 \n 此次最高法法院刑一庭未提案大法庭,也不理會其他8個庭40多位法官的見解,憑空想像後創造「超法規」的抵抗權,認為主張公民不服從攻占政院可獲判無罪,這樣的見解非但未經大法庭裁定,沒有統一見解效果,也讓司改成為笑話。 \n 更令人質疑的是,終審法院認為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只能要求調查並釐清犯罪事實,但刑一庭卻逾越分際亂下指導棋,要求高院更審檢視魏揚等人有無抵抗權適用,可減免罪刑,嚴重侵害司法獨立。 \n 迎合當權者理念 判決惹議 \n 刑一庭刻意迎合當權者政治理念,作出備受爭議的裁判結果,但這樣的法律見解只是個案裁判,且未經大法庭統一見解,不只對最高法院其他庭無任何影響力,下級審法院更可不理會,回歸憲法賦予的獨立審判權,不需受失控的終審法官見解拘束。

  • 法院大開暴力不服從之門

    法院大開暴力不服從之門

     2021年1月6日將是美國歷史上永不抹滅的日子。這一天,數千名激情的川普支持者,為抗議美國總統大選不公,衝進國會山莊,試圖阻止國會認證拜登勝選的程序。民眾占領國會的暴動事件,不僅震撼美國社會,更震驚國際,大家很難想像,向以全世界最自由民主自豪的美國,國會竟被攻陷,民主遭受襲擊。 \n 美國國會被占領的場景,台灣民眾應不陌生,因為7年前(2014年3月18日)反服貿協議的太陽花學運,不也是數百名學生包圍、攻進並占領立法院20多天。不僅如此,抗爭群眾愈戰愈勇,數日後(3月23日)更試圖攻占行政院,雖然占領行動次日就被排除,但民眾長達10小時占領行政院,攀牆砸窗、破壞辦公室、翻箱倒櫃的場境,至今仍歷歷在目。 \n 現代民主國家,不滿政府施政或法律的抗爭行動日益頻繁,而打著「公民不服從」旗幟、卻刻意挑戰「和平、非暴力」底線的抗議民眾所在多有。在法治國家中,所謂「公民不服從」必須具備幾項條件,包括基於特定政治或道德動機、具有促使法律、政府政策或社會興革為目的之公益性、已無其他法律救濟途徑、採和平、非暴力方式、公然違反法律之行為等。由於「公民不服從」本身即以不服從現行法律體制為前提,故該行為明顯即是違法行為。行為人既已評估過違法風險而仍執意為之,本應承擔法律制裁,且不得主張阻卻違法或將公民不服從作為獨立的阻卻違法事由,現今歐美日國家的司法實務通說均採此見解。 \n 從「318占領立法院」判決至最高法院甫宣判的「323攻占行政院」判決,殊難想像這幾庭的法官還有認事用法的能力嗎?他們將攻占立法院和行政院的暴力行為視為是「公民不服從」,又解釋此等違法占領行為可類推適用「緊急避難」之阻卻違法事由而排除違法性。依前揭最高法院判決意旨,日後為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時,大可占領官署而不罰。請司法院和各級法院注意,抗議司法不公、要求司法改革之人士一籮筐,日後如有民眾衝進法院、占領法官辦公室,還請比照審理。 \n 最高法院引用「公民不服從」已是不倫不類,竟還異想天開地援引德國基本法「抵抗權」。蓋德國「抵抗權」行使的時機,乃是當聯邦制、議會民主制、社會國和法治國等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全部失靈,且無任何其他救濟方法時,人民始得主張之自力救濟權,藉以作為回復憲政秩序之最後手段,故抵抗權之行使,乃限於極端例外的情形,例如推翻暴政。德國聯邦眾議院網頁上描述抵抗權內涵時清楚敘明,「抵抗形同政變」。德國基本法施行至今尚未認可過抵抗權案件,而我國最高法院不明就裡誤用抵抗權,甚至解釋人民行使抵抗權,得阻卻違法;其難道認為「323占領行政院」的抗爭是發動政變?倘若如此,檢方應改以內亂罪起訴。 \n 「公民不服從」原是一個高尚的政治理念,但現今常被有心人濫用和操作成政治鬥爭,故國際間看待公民不服從的抗議行動,仍是保守以對,只要違法就罰。因若承認公民不服從在法律上的正當性,無異賦予違法行為特權,同時亦對民主多數決和法安定性原則造成莫大傷害。台灣司法反其道而行,不僅大膽承認公民不服從的法律正當性,更大開「暴力不服從」之門,認證占領官署不違法。如此優秀的法官,建議蔡政府趕緊派送至美國,協助那些占領國會山莊的川粉門免除牢獄之災。Taiwan can help!(作者為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 小偷闖空門遇2萌獸誘惑 腳黏原地1舉動惹爆笑:誰能抵抗

    小偷闖空門遇2萌獸誘惑 腳黏原地1舉動惹爆笑:誰能抵抗

    誰能拒絕貓貓的誘惑呢!最近一段影片在網路上引起熱議,一處住家疑似闖入一名歹徒,不過他卻沒有在偷完東西後盡速離開,反而被家中2隻貓咪給吸引,蹲下身來「瘋狂吸貓」,整個過程都被監視器給拍下,不少網友看完都笑翻了,直呼:「沒人可以抵抗貓!」。 \n這段影片由一名男網友分享在臉書社團「貓咪也瘋狂俱樂部 CrazyCat club」,根據PO文指出,事發當天有一名歹徒闖入住家,不過他行竊完後卻不趕快離開,竟停在客廳內「擼貓」。 \n從影片畫面裡可以看到,一名男子呈現蹲姿,右手一直來回撫摸著沙發上的貓咪,整個臉部還深埋在貓咪的頭上,而地上還有另外一隻灰黑色的貓咪不斷撒嬌、磨蹭著男子的腿部,一人兩貓似乎相當沉浸在這溫馨的氛圍之中。 \n影片曝光後,不少網友都笑翻了,紛紛留言:「家裡養貓咪可以防竊賊耶」、「誰說養狗就可以看家?養貓還可以幫忙抓到歹徒咧!」、「用可愛征服壞人」、「征服全世界的貓星人」、「有吸到貓被抓了也不虧」、「沒人能抵擋貓貓」。 \n不過也有眼尖的網友發現,這名「歹徒」似乎就是PO主本人,因為他進入家中居然還會換穿室內拖鞋,而且頭形和PO主的也非常相像。《中時新聞網》也採訪到PO主,證實影片中的男子的確就是他本人,而可愛的兩隻貓咪是他的愛寵,分別為金吉拉「Polo」和灰色波斯貓「貝果」。

  • 藍委譏 反萊豬衝總統府也無罪

    藍委譏 反萊豬衝總統府也無罪

     最高法院18日以「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為由,撤銷魏揚等8人有罪判決,發回台灣高院更審。民眾黨立院黨團表示,標準上要有一致性,發回更審後,希望法官細究有沒有構成煽惑他人犯罪,否則未來都可比照援例,對行政公署可能有危險。藍委鄭正鈐說,反萊豬是否可行使「公民不服從」,衝進總統府同樣無罪? \n 民眾黨團總召賴香伶指出,台灣過去從來沒有援引抵抗權作為公民不服從,憲法第二條能否擴張到抵抗權,法界可更細緻討論,不過這次發回更審,相信比照弱勢抵抗角度上,「我們是支持的」。 \n 對煽惑他人犯罪判刑部分,賴香伶認為,二審法官可再加強,也尊重法院判決,是否重新定義煽惑他人犯罪或是內涵上更審法院不完整之處。 \n 國民黨立委鄭正鈐質疑,那反萊豬是否也可行使「公民不服從」,衝進總統府同樣無罪?鄭正鈐說,魏揚是促轉會主委楊翠的兒子,曾當過蔡英文「小英基金會」實習生,而最高法院刑一庭庭長陳世淙,強勢主導合議庭法律見解,撤銷太陽花學運攻占政院的有罪判決,此次也捲入司法醜聞,被點名長期接受富商翁茂鍾贈送禮品。難道顏色對了,就是「公民不服從」? \n 鄭正鈐提醒,「公民不服從」是對已經別無其他方式表達反對的法律或政策,公開非暴力的違法採取行動阻止,並願接受法律懲罰,仍尊重既定法律體系。 \n 鄭正鈐質疑,太陽花學運以暴力方式攻擊警察、霸占國會並攻占行政院,如果這些行為符合「公民不服從」,是否所有非法抗爭引發的暴力行為,都可自稱公民不服從?

  • 太陽花最高院用抵抗權發回更審 民眾黨:應一致標準

    太陽花最高院用抵抗權發回更審 民眾黨:應一致標準

    2014年太陽花學運攻占行政院事件,促轉會主委楊翠的兒子魏揚等8人,二審依煽惑他人犯罪等罪各判刑2至4月不等,但最高法院18日審結,創設「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撤銷有罪判決發回台灣高等法院更審。對此,民眾黨立法院黨團表示,標準上要有一致性,就性質上而言,發回更審後,希望法官細究有沒有構成煽惑他人犯罪,否則未來都可以比照援例的話,對行政公署可能是有些危險。 \n針對魏揚等8人攻佔行政院事件,最高法院創設「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發回高等法院更審,民眾黨團總召賴香伶表示,台灣過去從來沒有援引抵抗權作為公民不服從,憲法第二條能否擴張到抵抗權,法界可以再更細緻討論,不過這是發回更審,相信比照弱勢抵抗角度上「我們是支持的」。 \n至於魏揚等8人原被依煽惑他人犯罪判刑,賴香伶認為,這部分二審法官可以再加強,也尊重法院判決,看是要重新定義煽惑他人犯罪或是內涵上更審法院還沒完整的地方,不是只有這樣就定案,還是要按照法律程序走。 \n民眾黨團副總召張其祿認為,該案件處理標準上要有一致性,一旦建立判例後,將來在整體適用上還是要非常注意,否則屆時都可以比照援例的話,對行政公署可能是有些危險。

  • 奔騰思潮:翁曉玲》法院認證的合法占領官署

    奔騰思潮:翁曉玲》法院認證的合法占領官署

    2021年1月6日將是美國歷史上永不抹滅的日子。這一天,數千名激情的川普支持者,為抗議美國總統大選不公,衝進國會山莊,試圖阻止國會認證拜登勝選的程序。民眾占領國會的暴動事件,不僅震撼美國社會,更震驚國際,大家很難想像,向以全世界最自由民主自豪的美國,國會竟被攻陷,民主遭受襲擊。 \n \n美國國會被占領的場景,台灣民眾應不陌生,因為7年前(2014年3月18日)反服貿協議的太陽花學運,不也是數百名學生包圍、攻進並占領立法院20多天。不僅如此,抗爭群眾愈戰愈勇,數日後(3月23日)更試圖攻占行政院,雖然占領行動次日就被排除,但民眾長達十小時占領行政院,攀牆砸窗、破壞辦公室、翻箱倒櫃的場境,至今仍歷歷在目。 \n \n新任美國總統拜登說,闖入國會、砸破窗戶、占領辦公室、威脅民意代表的安全,這不是抗議、這是暴動。許多國家領袖亦出面譴責此種暴力攻占國會的行為。回想起2014年群眾占領立法院和行政院之時,當時馬政府雖定調占領公署行動係違法行為,但一方面公權力執法軟弱、二方面立法院院內消極放任,造成國家最高權力機構竟被一群少數憤青暴力挾持,視民主法治於無物、嚴重踐踏公權力與民主尊嚴。如此這般嚴重襲擊立法權與行政權的占領公署事件,若發生在西方成熟民主法治國家,就算有多麼正當高尚的道德動機,亦絕不容寬待。僅以去年8月底德國發生示威民眾,因不滿政府要求戴口罩和維持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而試闖國會之事件為例,示威民眾才爬上階梯就已被警力逮捕攔下,又怎能容許他們攻進國會和霸占國會多日呢? \n \n現代民主國家,不滿政府施政或法律的抗爭行動日益頻繁,而打著「公民不服從」旗幟、卻刻意挑戰「和平、非暴力」底線的抗議民眾所在多有。在法治國家中,所謂「公民不服從」必須具備幾項條件,包括基於特定政治或道德動機、具有促使法律、政府政策或社會興革為目的之公益性、已無其他法律救濟途徑、採和平、非暴力方式、公然違反法律之行為等。由於「公民不服從」本身即以不服從現行法律體制為前提,故該行為明顯即是違法行為。行為人既已評估過違法風險而仍執意為之,本應承擔法律制裁,且不得主張阻卻違法或將公民不服從作為獨立的阻卻違法事由,現今歐美日國家的司法實務通說均採此見解。 \n \n從「318占領立法院」判決至最高法院甫宣判的「323攻占行政院」判決,殊難想像這幾庭的法官還有認事用法的能力嗎?他們將攻占立法院和行政院的暴力行為視為是「公民不服從」,又解釋此等違法占領行為可類推適用「緊急避難」之阻卻違法事由而排除違法性。依前揭最高法院判決意旨,日後為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時,大可占領官署而不罰。請司法院和各級法院注意,抗議司法不公、要求司法改革之人士一籮筐,日後如有民眾衝進法院、占領法官辦公室,還請比照審理。 \n \n最高法院引用「公民不服從」已是不倫不類,竟還異想天開地援引德國基本法「抵抗權」。蓋德國「抵抗權」行使的時機,乃是當聯邦制、議會民主制、社會國和法治國等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全部失靈,且無任何其他救濟方法時,人民始得主張之自力救濟權,藉以作為回復憲政秩序之最後手段,故抵抗權之行使,乃限於極端例外的情形,例如推翻暴政。德國聯邦眾議院網頁上描述抵抗權內涵時清楚敘明,「抵抗形同政變」。德國基本法施行至今尚未認可過抵抗權案件,而我國最高法院不明就裡誤用抵抗權,甚至解釋人民行使抵抗權,得阻卻違法;其難道認為「323占領行政院」的抗爭是發動政變?倘若如此,檢方應改以內亂罪起訴。 \n \n「公民不服從」原是一個高尚的政治理念,但現今常被有心人濫用和操作成政治鬥爭,故國際間看待公民不服從的抗議行動,仍是保守以對,只要違法就罰。因若承認公民不服從在法律上的正當性,無異賦予違法行為特權,同時亦對民主多數決和法安定性原則造成莫大傷害。台灣司法反其道而行,不僅大膽承認公民不服從的法律正當性,更大開「暴力不服從」之門,認證占領官署不違法。如此優秀的法官,建議蔡政府趕緊派送至美國,協助那些占領國會山莊的川粉門免除牢獄之災。Taiwan can help! \n \n(作者為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 蔣德綱快評》法眼不敵太陽花

    蔣德綱快評》法眼不敵太陽花

    6年前318太陽花學運領袖魏揚等7人發動323侵入行政院行動,二審逆轉改依煽惑他人犯罪判處2月至4月不等徒刑。案經上訴,最高法院承認人民有抵抗權,得阻卻違法,撤銷原判決,發回高等法院更審。果真是太陽花花刺傷了法眼。 \n \n首先,無論是太陽花成員所聲稱的公民不服從,或是最高法院所說的人民有抵抗權,在當時體制內功能並未喪失的前提下,使用激進暴力侵犯公署或是攻擊執法人員的正當性都大有問題。當時立法院長王金平仍掌控全局與學運領袖協商,體制內溝通管道並未失能,外圍群眾轉而強行侵犯行政院既無必要也不合法,何需冠冕堂皇談「人民抵抗權」? \n \n其次,魏揚揚言馬政府不接受3點訴求就不惜流血抗爭,挑戰警察維護秩序的公權力,放諸世界民主國家標準,難道警察不作為任由街頭流血發生?接下來324又有一批群眾轉戰「大腸花垃圾話大亂鬥論壇」,滿場粗魯的幹譙、三字經的激情洩忿,太陽花學運領袖已無能力約束群眾,警察還能不作為嗎? \n \n最後,太陽花學運訴求是「反服貿」還是「反黑箱服貿」,錯綜複雜的角力至今仍然沒有定論,魏揚訴求之一的「完成兩岸協議監督立法」,經過6年了,民進黨也執政5年了,現在還靜靜地躺在立法院,一動也不動。 \n \n當「和理非」林飛帆、范雲飛上枝頭,當民進黨偷偷收割了太陽花而執政,換得「勇武派」魏揚沒事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太陽花花刺傷了台灣的法眼。 \n

  • 最高院抽象造法 最高檢炮轟

    最高院抽象造法 最高檢炮轟

     司法改革的重要一環,就是在最高法院設立「大法庭」機制,統一各庭見解,避免歧異出現判決初一十五不一樣,人民無所適從。不料最高法院刑事第一庭18日又跳過大法庭,私自創設抵抗權,法界憂心,如此終審判決遭引用,恐造成法秩序紊亂。最高檢更重批,最高法院法官不是大法官,不能「造法」創設出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抽象概念。 \n 攻占行政院案,刑一庭再次特立獨行,把自己當成大法官,創設出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最高檢察署罕見重話批判,強調抵抗權或公民不服從,都是憲法或法律所未明文規定的概念,其要件及行使時機為何,都需要有嚴謹的定義,應由司法院大法官審慎思辯後,作成憲法解釋予以確認,不應僅憑最高法院單一審判庭,以過分簡化的抽象描述即予認定。 \n 檢方更憂心地說,如果終審法院創設法律沒有的規範,將讓人民無所適從,恐有陷國家社會於不安定狀態之虞。也有檢察官直言,未來針對「反萊豬」的抗爭行動,一旦民眾也主張抵抗權無罪,檢方起訴後,會不會又有事實審法官逕行判無罪,徒增上訴救濟困擾。 \n 多位法律學者不管是在法庭上擔任鑑定人,或是發表相關的學術研究,都主張普通法院不宜作成「超法規」裁判。因為法官只能依法審判,如果認定法律條文違憲或適用法律有疑義,就應裁定停審後聲請釋憲,由大法官作成憲法層次的解釋,再援引進行個案裁判。 \n 有法界譏諷,最高法院法官躲避大法庭的審查,自己喬定合議庭5名法官的意見,就超越司法院大法官,打著人權大旗、迎合特定「顏色」族群,這樣的過程是獨立審判,還是一場司法裁判的個人秀。

  • 法治社會的保障 被廢了

    法治社會的保障 被廢了

     最高法院法官18日以人民有抵抗權得阻卻違法等的理由,將被指控煽惑群眾占領行政院的魏揚等7人的有罪判決撤銷,發回高等法院更審。最高法院法官此舉,不僅等同於撤銷了維護台灣法治社會的最基本保障,也撤廢了各公家機關及公職人員的最基本保護傘,對台灣社會的破壞力,不容小覷。 \n 對最高法院法官的判決,我還真佩服他們的「勇氣」。因為,這項判決出現在社會廣泛反對執政黨進口美國萊豬而又無地出氣的氛圍裡,等於是指引全台反對萊豬的群眾,可以拿人民有抵抗權當阻卻違法的護身符,衝進總統府、立法院、行政院等各級政府大廈,表達反萊豬的立場。 \n 有趣的是,最高法院這一判決,出現在美國國會被群眾短暫攻占及劫掠,後續引發激進組織可能試圖破壞美國新總統就職的時刻,更讓台灣人有了機會,比較台美執法單位、政治人物、民主法治觀念的優劣。 \n 如果美國眾議院拿我們最高法院這個裁定的理由來行事,那他們就不可能用「煽惑群眾以暴力騷亂美國政府罪」,通過彈劾川普總統了。 \n 1月6日在美國首府攻擊國會山莊的群眾喊出「奪回川普被偷走的總統勝利」口號,按照我們最高法院法官的想法,絕對是人民行使抵抗權的一環,不應被視為犯罪。但是,即使反對眾議院彈劾川普的共和黨議員,也僅以川普在位時日不多,不必再加深美國分裂為由反對彈劾,他們絕少拿公民抵抗權來說事。 \n 其實,也不必拿美國來比較,我們從最高法院裁定這一案件的理由上來看,法官立論的心證已有偏頗。雖然最高法院援引學說,認定抵抗權是為了保衛與回復民主憲政秩序,由憲法賦予正當性與合法性,但也認為抵抗權須在「不法情況極公開」時方可行使的最後手段。 \n 可是,最高法院的判決理由中,又不知是依據什麼事實,直認立法院審查「服貿協議」的會議,有達到即將或剛開始破壞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虞的程度,而認為二審對魏揚等被告的有罪判決有誤,應予撤銷。 \n 從魏揚等人被控煽惑他人犯罪的各審論點來看,我認為魏揚等被告,以文字、言詞呼籲民眾仿效占領立法院的方式,來占領行政院,在主觀上是否有煽惑他人犯罪的犯意,客觀上有沒有煽惑他人犯罪的行為,才是法院是否論罪的要點,因此而生的判決,也比較不會對國人的法治觀念產生較嚴重的混淆。 \n 至於魏揚等被告辯解的國民主權原理,抵抗權為所有國民之基本權利,占領行政院是抵抗上述憲政危機的必要手段,他們的行為符合抵抗權行使之要件,而具有阻卻違法事由等等的主張,在我國法律上並無相關規定,僅止於學理上的討論,而且定義不一,要件分歧,仍然不是成熟的法律概念。 \n 我同意原審台灣高等法院的見解,司法為法律執行者,而非創造者,法官職司審判必須依據法律,不得無中生有創造法律,否則侵害立法權,違反權力分立之民主憲政原則。 \n 既然公民不服從或抵抗權尚未入法,無論台灣的民主走到什麼階段,公民不服從或抵抗權都還沒有到達讓法院在審判實務上據以採認的地步,以免這樣的採認對我們的法治未見其利,先受其害。(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川粉攻國會 美國嚴懲暴民 太陽花占政院 卻沒事!最高法院撤銷魏揚有罪判決

    川粉攻國會 美國嚴懲暴民 太陽花占政院 卻沒事!最高法院撤銷魏揚有罪判決

     7年前群眾攻占行政院事件,促轉會主委楊翠的兒子魏揚等8人,二審依煽惑他人犯罪等罪各判刑2至4月不等,最高法院18日審結,創設「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認為他們可因此獲判無罪,撤銷有罪判決發回台灣高等法院更審。對照美國川粉闖入國會被視為「叛亂」,台灣司法判決讓國際震驚。 \n 判決出爐後,網友酸「美國闖國會吃子彈,台灣占立院領9萬」。也有網友說,美國攻國會叫暴動叫暴民,但台灣攻占行政院是公民不服從「沒事」,更有人怒稱:「可以對法官這樣的判決行使抵抗權嗎?」 \n 由於本案當初一審無罪、二審有罪,屬例外可上訴最高法院的案件,未來高院更一審判決後,不管有罪或無罪,都不能再上訴,全案將因此確定。 \n 最高檢對判決表達遺憾 \n 最高檢察署得知判決結果發聲明稿表示,對最高法院撤銷有罪判決的決定感到遺憾,但仍表示尊重,強調魏揚等人分別觸犯刑法煽惑罪及妨害公務罪的事證明確,且不符合行使抵抗權的要件,被告等所主張的公民不服從,也不構成刑法「阻卻違法」事由。 \n 2014年3月18日太陽花案,魏揚等人夥同其他占領立院人士,在同年月23日晚上7點,號召群眾在政院周邊拒馬上鋪起棉被強行爬入行政院,並在正門前廣場靜坐抗議。還有人闖進政務委員辦公室,與警察爆發激烈衝突,甚至將警員推拉下台階。 \n 一審將破壞警方拒馬及攻擊員警的許順治、李冠伶等11人依損壞公物、妨害公務罪判刑3至5月,被訴煽惑犯罪的魏揚等7人認定無主觀犯意,判決無罪。 \n 二審認為,立法院審案瑕疵可循正常管道救濟,但魏揚等7人以「衝、占領、爬進去、圍住警察、拿下行政院、癱瘓行政運作」等口號及臉書,煽惑他人非法侵入及妨害公務,不具必要性也不是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範疇,改判有罪。 \n 合議庭審結承認抵抗權 \n 魏揚等7人及李冠伶涉妨害公務部分提起上訴,最高法院刑事第一庭庭長陳世淙、最資深法官黃瑞華,受命法官楊智勝及陪席法官洪兆隆、吳冠霆組合議庭審理,罕見連開3次庭,讓魏揚等人的律師充分闡述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 \n 合議庭審結後認為,抵抗權的觀念是為了保護及回復民主憲政秩序,並由憲法賦予其正當性及合法性,抵抗權是最後手段,台灣憲法雖未明文規定。但依我國民主權的憲政原理,仍應加以承認,人民行使抵抗權,可以阻卻違法獲判無罪。 \n 審判長被點名行為不當 \n 刑一庭表示,基於憲法的優越性,法院裁判應遵循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意旨,例如公民不服從行為,本身是言論自由的特殊表達形式,且所想要保全的法益是即將或剛開始遭破壞等自由民主憲政,法院可以阻卻違法或減免刑責。 \n 刑一庭也跳過最高法院行政監督發布新聞的管道,宣判後直接把新聞稿當庭發送給被告及律師、媒體記者。但審判長陳世淙退庭後,隨即遭司法院點名,指稱他從2007年到2013年長期接受富商翁茂鍾贈送禮品,行為不當但已逾時效,不必行政懲處。

  • 綠讚法官開明 藍質疑下指導棋

    綠讚法官開明 藍質疑下指導棋

     最高法院撤銷魏揚等8人原二審有罪判決,發回高等法院更審,民進黨立委莊瑞雄昨日指出,最高法院可能是遇到開明派的法官,所以才會將案子撤銷發回更審,目前看來,最高法院是承認人民抵抗權,也認為高院沒有好好調查,就說此案不符合要件,因此才會要求高院重新調查,令外界心服。 \n 不過。國民黨立委李貴敏質疑,以往最高法院發回更審的理由都是應調查未調查,這次卻主動引用德國法例表示,人民有抵抗權與公民不服從,好似是在暗示高院要注意這些,像是下指導棋一樣。 \n 民進黨另一位立委何志偉表示,尊重司法判決。立委莊瑞雄則說,最高法院是希望高院好好調查,讓外界心服。 \n 李貴敏說,最高法院稱「抵抗權」是為了保衛與回復民主憲政秩序,得以公民不服從為理由阻卻違法,是不是以後只要人民自行認定,就有「公民不服從」而免責,如此還需要法律規範嗎。國家體制、社會秩序難道不會大亂,或者從此社會階級化,「顏色」對了就可以為所欲為;顏色不對就要被繩之以法,憲法保障人民不分黨派一律平等的基本人權又在那裡。 \n 李貴敏強調,最高法院的理由是給美國拜登政府「當頭棒喝」,當美國川粉闖入美國會發生暴力流血衝突,被美國各界都認為是「暴民」,我國司法卻「超前部署」,把這種行為導入「公民不服從」概念,致民眾無所適從,更別談心服。 \n 李貴敏也提到,最近司法界鬧得沸沸揚揚的「石木欽案」,巧的是這件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的刑一庭長陳世淙,竟就在該份行政調查報告名單內,難怪民間對於司法更加不信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