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拉冷冷的搜尋結果,共07

  • 美首辯詭異爆表 川普淪為70歲學童聽訓

    美首辯詭異爆表 川普淪為70歲學童聽訓

    希拉蕊與川普周一晚在萬眾矚目下,進行了首場美國總統候選人辯論,毫無疑問的,這是最受關注的一場辯論,但英國《衛報》(The Guardian)27日指出,這肯定也是美國史上最奇怪,也最瘋狂的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 \n她要求他說明納稅申報、對待員工的方式,還有自身的個性。就在他語無倫次,東閃西躲地找藉口時,她定睛凝視著他,絲毫不掩飾滿心的鄙夷。 \n然而,到辯論結束時,她就像歷經磨難、冷若冰霜的校長,決定要眼前沒做回家作業,但卻嚷嚷、抽噎,又嘀咕抱怨不停的70歲學童離開。 \n川普說,她沒擔任總統的精力,但希拉蕊卻冷冷地回答:「等他周遊112個國家,斡旋和平協議、停火協議,並釋放異議份子…花11個小時在國會委員會前作證,再來跟我說精力吧!」 \n而在女性議題上,這位美國史上的第一位女性總統候選人快、狠、準地提起,川普曾稱1996年環球小姐冠軍瑪查朵(Alicia Machado)為「豬小姐(Ms Piggy)」和「家政婦(Ms Housekeeping)」。希拉蕊不假辭色地說:「唐納(川普),她可是有名字的!」 \n當兩人在會場首度握手時,她滿臉堆著笑說,「唐納你好」、「唐納,和你在一起真好」,接著突然話鋒一轉,狠狠地說,「我遇過許多遭你還有貴企業粗暴對待的人」。 \n這個為世人帶來《蝙蝠俠對超人》(Batman v Superman)大片的國家,周一晚又讓全民屏氣凝神,觀賞了一齣《萬事通女士對無知先生》(Mrs Know It All v Mr Know Nothing)的世紀大戲。

  • 會談失耐心 泰軍冷冷政變逮人

     泰國陸軍總司令帕拉育昨天召集親、反政府陣營領袖舉行閉門會議,希望打破泰國長達半年的政治僵局。各派系在陸軍俱樂部會談約1個小時後,帕拉育失去耐心,冷冷地宣布政變。 \n 根據1名與會的選舉委員,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冷冷地告訴現場所有人:「由於我們找不到讓全國邁向和平的方法,而且沒人會退一步,我要宣布,我將接掌政權。」 \n 他說:「大家都坐好。」 \n 根據1名與會的親政府領袖,昨天下午3時左右,反政府示威領袖蘇德(Suthep Thaugsuban)曾舉手要求和帕拉育談話,然後邀請「紅衫軍」領袖賈圖朋(Jatuporn Prompan)加入討論。 \n 目擊者不知道他們談話內容,但後來發現,這成為壓垮帕拉育耐心的最後一根稻草。 \n 這名親政府領袖告訴路透社:「在那之後,一切發生得非常快。」 \n 帕拉育離開時,一群士兵進入會場。帕拉育搭車離去,並透過官方電視台宣布接掌政權。這是泰國自1932年以來,軍方第12次成功發動政變。 \n 士兵之後包圍蘇德,以白色廂型車將他載走,在陸軍俱樂部(Army Club)外等待的媒體開始發現不對勁。士兵會前曾要求與會人士不要帶手機進場,因為不希望有人拍照。 \n 士兵以廂型車帶離的人士包括為泰黨(Puea Thai Party)和民主黨(Democrat Party)代表,以及親、反政府示威領袖。 \n 為泰黨籍的總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已遭罷黜,接替盈拉的看守內閣新總理尼瓦塔隆(Niwatthamrong Boonsongphaisan)未出席這場會談。1030523 \n

  • 謝霆鋒「無限額」生活費供2子 張柏芝速返港

    謝霆鋒「無限額」生活費供2子 張柏芝速返港

    張柏芝先前被爆帶著2子移民加拿大定居,此舉被揣測是要氣前夫謝霆鋒與婆婆狄波拉。但7日她返回香港時受到大批媒體包圍,張柏芝強調從來沒說過要移民加拿大,只是去玩;但現在有消息指出,是因謝霆鋒開出「無限額」生活費等優渥條件,才讓張柏芝決定返港生活。 \n自從張柏芝帶著Lucas與Quintus遠赴加拿大溫哥華後,不時被拍到一家三口共享天倫樂的畫面,但這卻讓謝霆鋒母親狄波拉相當傷心,有傳她8月還飛曼谷找朋友訴苦,表示自己好久不見2個孫子,說到難過之處時還無奈落淚。 \n這讓一向孝順的謝霆鋒相當不忍,因此近來頻頻和張柏芝通電話談判,包含不賣掉當年送她的房產,供她回港帶小孩,加上提出「無限額」生活費給2子,就是希望她能帶小孩回香港。 \n因此本月7日時,張柏芝就帶著2子回到香港,面對記者提問,她也強調「從來沒說過要移民加拿大,只是去玩,我也沒置產買房。」至於是否會和狄波拉碰面一解她思孫子之苦?張柏芝冷冷地說:「有時間會。」 \n

  • 台東災後重建 拉冷冷大橋月底完工

    民國九十八年的莫拉克颱風重創台東縣金峰鄉,造成嘉蘭村堤防潰堤、橋梁沖毀、多處民宅流失等,在行政院重建會的重建下,新建堤防、護岸及橋梁陸續完工,其中,拉冷冷大橋、人行步道吊道將分別在這個月底及八月底完工通車,屆時將大幅改善地方交通,帶動地方觀光產業的推展。 \n行政院重建會表示,拉冷冷大橋是嘉蘭本部落連接拉冷冷部落的重要橋梁,原本傳統的預力梁橋,在莫拉克颱風中遭到沖毀,重建會利用災後特別預算約九千餘萬元辦理重建,改建為新式上弦式鋼拱橋,橋長一百二十三公尺,採河川行水區完全不落墩設計,避免形成通洪斷面,拉冷冷大橋預計在今年六月底完工。 \n另外,連接金峰溫泉的人行步道吊橋,是金峰鄉環鄉旅遊交通網的重要通道,吊橋長二百七十公尺、寬一點五公尺,重建工程經費約二千八百萬元,其中一千四百萬元為大陸善款補助,人行步道吊橋預計在今年八月底前完工通車。

  • 泰雅爾巴萊

     一會兒的功夫,瑪莎身體不自覺的前後擺動起來,耳朵出現了很多吵雜的聲音,在窗外的巫拉姆跟瓦旦遠遠看著他們。 \n 「巫拉姆,他說的靈不會是指我們吧?等一下那個靈知者會不會打開窗戶請我們進去泡茶。」 \n 巫拉姆冷冷笑著。 \n 「也許吧?」 \n 瑪莎的眼前不斷出現白色光影,靈知者看著瑪莎的神情,原本和善的臉變得陰沉,從口袋裡拿出一顆藍色藥丸含進嘴裡,自己也倒了一杯液體喝下,靈知者放下聖杯走向瑪莎除下她身上的白袍。 \n 在窗外的瓦旦突然瞪大眼睛。 \n 「巫拉姆,他們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要脫光光。」 \n 巫拉姆不發一語。 \n 「巫拉姆,我看不下去了,我要衝進去制止他們。」 \n 巫拉姆冷冷看著他。 \n 「為什麼要制止他們,看看人類如何用自己的私慾召喚惡靈,他們每一個人都在尋求一種靈魂的救贖?」 \n 「救贖個屁?你難道看不出來這是迷信跟愚昧的信仰嗎?你根本就是來滿足你自己的偷窺慾。」 \n 巫拉姆冷冷的說著。 \n 「瓦旦還記得我之前說過存在嗎?我們之間根本就不存在或是存而不論。」 \n 瓦旦忿怒的對著巫拉姆咆哮。 \n 「你不是尼采,你只是一個在山上意外死去的老人,不要跟我討論那麼多有無的問題。」(7)

  • 泰雅爾巴萊

     為什麼是我們?你看都市那些靠土地賺大錢的人,土地隨便轉幾手大把的鈔票像洪水滾進他們的戶頭,巫拉姆我們有那麼大片的森林土地,為什麼不是我們的? \n 「瓦旦,起來啦!」 \n 瓦旦睜開眼睛,看見巫拉姆蹲在他旁邊看著他。 \n 「巫拉姆,好久沒有見到你了,這幾年你都去了哪裡?」 \n 巫拉姆呵呵的笑了起來。 \n 「瓦旦那麼想我啊,我還是喜歡你小時候光頭可愛的樣子。」 \n 「是真的嗎?我小時候真的很可愛嗎?」 \n 巫拉姆哈哈大笑,從瓦旦上衣的口袋裡拿出了香菸,拿起他的打火機就打起火來,吸了一口慢慢的把煙吐出來,瓦旦躺在地上不敢亂動。 \n 「巫拉姆,我好像受了很重的傷,肋骨斷了,大腿好幾個地方也骨折。」 \n 「亂講,你不是好好在這裡,哪裡有受傷,你起來看看。」 \n 瓦旦半信半疑起身坐了起來,感覺全身好像不痛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肋骨,看見原本斷成兩截的腳竟然可以伸直了。 \n 「巫拉姆,我的傷真的好了耶。」 \n 巫拉姆吸了一口菸。 \n 「瓦旦,我該走了,你會慢慢適應的,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n 「工作?」 \n 巫拉姆站起來轉身走進森林。 \n 「巫拉姆,不要留下我一個人在這裡,我要跟你一起走,像以前我們在山上打獵的樣子。」 \n 瓦旦站起來緊跟在巫拉姆身後,他們一前一後穿過森林來到一處河谷,陽光掃過了蜿蜒的公路。 \n ● \n 巫拉姆從石頭縫裡面拿出一只破舊的米袋,開始走在崎嶇不平的溪邊,不久他在一群烤肉的年輕人附近停了下來,巫拉姆像鐘擺規律的一遍又一遍來回走著,瓦旦看著他的舉動忍不住追上去問他。 \n 「巫拉姆,你在幹嘛。」 \n 「噓!不要講話。」 \n 瓦旦才恍然大悟,巫拉姆以前就是鄉公所約聘人員,專門在這條溪巡邏兼整理環境的人,嚴格來說就是擴大就業的臨時工。 \n 巫拉姆專注看著手拿啤酒跟烤肉刷的年輕人,一口氣喝完最後一口啤酒之後,把罐子丟在一邊,這時候,巫拉姆加快腳步彎腰撿起丟在地上的罐子。 \n 瓦旦遠遠站在一處陰暗的樹影下,看著巫拉姆俐落的動作。 \n 「巫拉姆,那邊還有鋁罐。」 \n 「噓,不要影響我的工作。」 \n 他繼續在旁邊等待撿拾他們喝完丟在一旁的罐子,瓦旦看出來年輕人笑容的背後,藏著對巫拉姆這個不速之客的厭惡。 \n 「巫拉姆,為什麼他們好像對你的服務,有那麼一點點的不滿意。」 \n 「叫你不要說話,妨礙我的工作。」 \n 年輕人開始用眼神互相給對方暗號,每個人紛紛伸出手指,一個女生站起來,開始把手指的數目總和加起來,然後對著所有人順時針點起人頭,不久一個高大帥氣的陽光男孩站了起來。 \n 男孩轉頭一臉不悅,用眼神瞪了其他同伴一眼,其他人早已笑得東倒西歪。 \n 「倒霉!」 \n 「去吧,我們的和平使者,趕走那隻老蒼蠅。」 \n 陽光男孩從一箱冰桶拿出了六瓶套連在一起的啤酒,男孩邊回頭邊走到巫拉姆的旁邊,伸手便把酒遞給巫拉姆。 \n 巫拉姆看著他,男孩這時候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滿臉鬍渣的巫拉姆直直盯著他手上的啤酒。 \n 「給你,這是我們的一點小意思。」 \n 巫拉姆嘴角微微揚起。 \n 「酒給你,可不可以不要在這裡走來走去,你一直走來走去影響我們,你去別的地方好不好。」 \n 男孩傲氣的臉龐透著一種鄙視的眼神。 \n 「那我要去哪裡?」 \n 男孩轉頭看了一下四周,突然看見五十公尺外有一輛倒栽在溪邊的紅色汽車,他舉起手指了那個方向,巫拉姆也同時轉頭朝那個方向看去,兩個人的目光同時投射在那一台紅銹色的報廢車,巫拉姆眼神卻透著一種陰森的氣息。 \n 「那麼遠。」 \n 巫拉姆指向前面的溪水對著男孩說。 \n 「大學生,天氣那個很熱的時候,那個旁邊的水很深,有漩渦爬不起來那個地方,不要去給他進去游泳,會很危險的去死掉。」 \n 這個時候,男孩臉上的表情緒似乎到了臨界點,他心裡想真是夠了,眼前這個貪心的原住民得了便宜還想教訓他一頓,轉頭用手揮了揮叫巫拉姆離遠一點,他沒有說話就往同伴身邊走去。 \n 瓦旦看不下去走到巫拉姆的旁邊。 \n 「怎麼那麼沒有禮貌的年輕人呢,如果是我一定狠狠揍他一頓。」 \n 巫拉姆把米袋扛在肩上頭也不回往下游走去,瓦旦看見巫拉姆手上的啤酒,忍不住笑了出來。 \n 「原來巫拉姆比詐騙集團還厲害。」 \n 瓦旦跟巫拉姆一起離開這群年輕人烤肉的地方,繼續往下游展開他的尋寶之旅,巫拉姆的眼神就像在山上打獵一樣銳利,好幾個在石頭縫裡卡著閃閃發亮的罐子,他都不輕易放過,不管是急流或是深潭,他都能很容易把不管是保特瓶或罐子收在他的袋子裡。 \n 瓦旦在一旁看得瞠目結舌。 \n 「巫拉姆,難怪大家都說你年輕的時候是部落最厲害的獵人,果然有練過。」 \n 巫拉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群年輕人是巫拉姆今天唯一的客人,他跟瓦旦坐在一處大石頭的陰影底下乘涼,伸手從瓦旦口袋拿出香菸,把菸點起來。 \n 「瓦旦,這罐給你,不要說我對你不好。」 \n 瓦旦接過巫拉姆的菸吸了一口。 \n 「巫拉姆,你好像很喜歡這份工作。」 \n 巫拉姆面無表情的看著前面平緩的溪流,眼睛緊盯著水面上有沒有東西飄過來。 \n 「瓦旦不要看我這麼輕鬆,其實這種工作總有一些風險,世事難料很危險的。」 \n 「為什麼?」 \n 巫拉姆吐了一口煙。 \n 「這幾年,年輕人不知道怎麼搞的變得很沒有禮貌,情緒的表達很直接,有時候遠遠看到我靠近,動不動就用三字經罵我,我都這麼老了這像話嗎。」 \n 瓦旦愣了一下。 \n 「什麼!搞不清楚是誰的地盤,泰雅族人的地盤還敢大聲。」 \n 「剛開始我也是這樣想,可是……」 \n 「可是什麼?」 \n 巫拉姆吸了一口菸。 \n 「不說也罷,瓦旦你不知道他們身上都有刺青,動不動就說自己是竹簾跟天稻蒙的,還說他們在四邊都是海的地方上班。」 \n 「巫拉姆,原來你的工作這麼危險。」 \n 瓦旦打開拉環,細細淺嚐了幾口這種進口的啤酒,酒精在嘴裡化開甘甜潤喉,巫拉姆也仰起頭閉住呼吸,兩個人一口氣咕嚕咕嚕喝完整罐的酒,一滴都不剩,巫拉姆用舌頭舔了舔瓶口,擦了擦嘴角,把空罐用兩隻粗糙的手一用力就把鋁罐壓扁,丟進一旁的袋子裡。 \n 「瓦旦老實說,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他們還故意整我,把保特瓶或罐子故意往東丟一個往西丟一個,然後大聲叫我去撿,我還要滿臉笑容的左邊撿完換右邊,戰戰競競應付這些刺龍刺鳳的兇神惡煞,還有人把罐子用力一丟丟往急流漩渦裡面,害我冒出一身冷汗。」 \n 「這些年輕人太可惡了,你有去撿嗎?」 \n 巫拉姆瞪了瓦旦一眼。 \n 「巫拉姆開玩笑啦,我只是好奇。」 \n 巫拉姆笑了。 \n 「不用擔心,幾年下來,我早就練就了一套看人的標準,有拿東西請我離開的,我都會識相的稱呼他們大學生,表示他們有學問又懂禮貌,對於身上有刺青滿口三字經罵我的奧客,我都要小心閃避,免得被叫來叫去之外還要被K。」 \n 巫拉姆從袋子拿出一瓶酒。 \n 「瓦旦要不要再來一瓶?」 \n 瓦旦從巫拉姆手上接過一瓶。 \n 「哇!還是這種外國的啤酒好喝,如果有一盤飛鼠肉那該多好。」 \n 瓦旦看著不遠地方烤肉嬉戲的年輕人。 \n 「這個時代的年輕人真幸福,哪裡像我們以前,他們這個年紀我們都在賺錢養家了,哪裡還到溪邊烤肉。」 \n 巫拉姆也把眼光放在那群享樂的年輕人身上。 \n 「瓦旦,還記得我們一起去遠洋工作嗎?」 \n 瓦旦看了巫拉姆一眼。 \n 「我有跟你一起跑過遠洋嗎?」 \n 巫拉姆冷冷笑了出來。 \n 「有一次我們狠狠被阿根廷海軍在船上痛扁那一次,你不會忘記吧。」 \n 瓦旦看著巫拉姆斷掉的門牙。 \n 「巫拉姆你還記得盧夏嗎?」 \n 巫拉姆點點頭。 \n 「可憐的孩子,第一次跑船就被大魚鉤勾進肚子肚破腸流,馬達還繼續轉把他拋的老遠,他倒在我身上的時候,嘴裡還一直叫yaya、yaya(媽媽)。」 \n 「盧夏是我國中的同學。」 \n 巫拉姆看著瓦旦。 \n 「你算是一個幸運的孩子,年紀那麼小能在那麼惡劣的環境裡面平安的回來。」 \n 瓦旦想起盧夏被撕裂的身體,傷痛的記憶全湧上來,他們被阿根廷海軍扣留的時候,竟然把盧夏的身體像丟死魚一樣丟到海裡,那一幕他永遠都記得。 \n 「巫拉姆我不服氣,為什麼我們那麼窮?」 \n 「瓦旦,這個世界上總要有人扮演金字塔底層被壓榨的角色。」 \n 「為什麼是我們?你看都市那些靠土地賺大錢的人,土地隨便轉幾手大把的鈔票像洪水滾進他們的戶頭,巫拉姆我們有那麼大片的森林土地,為什麼不是我們的?看看你的樣子。」 \n 巫拉姆搖搖頭。 \n 「瓦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泰雅族人是大地的守護者,也就是巴萊嘎嘎 。」 \n 「什麼巴萊?」 \n 瓦旦接著提高音調氣憤的說著。 \n 「你看那個國家公園才是巴萊嘎,封溪、封山、封路,一下子山上所有的東西就像貼上法院的封條一樣,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n 「瓦旦,大自然還是有自己的智慧,不是法律可以決定的。」 \n 「巫拉姆,你想想看他們還經常誣賴我們族人是大自然生態浩劫的禍首,我們現在連山上都進不去,回顧這百年來我們算是泰雅爾巴萊嗎?」 \n 「瓦旦,嚇到我了,你是不是喝醉了,到底我是長輩還是你是,比我要教訓你的話還多。」 \n 瓦旦愣了一下,抓著頭看著巫拉姆,再看看他身邊裝破銅爛鐵的布袋,突然明白為什麼他們那麼窮了。 \n 「巫拉姆不好意思,我敬你一杯,很久沒看到你,實在是太高興話多了一點。」 \n 「瓦旦,你講的很好,我以前也有很多的想法,現在只能盡一點點微薄的心力。」 \n 「那些公部門沒有人想跟我這一號人物打交道,他們都嫌我們學歷太低,這應該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吧。」 \n 「也不會啦,不要悲觀現在做還來得及,說實在我對這個山區唯一的獨門工作十分滿意,環保也做公益啊,我現在可是終生志工。」 \n 「那麼厲害的巫拉姆,向偉大的志工隊長敬禮。」 \n 兩個人舉起手上的啤酒,一口喝光手上的酒,沒多久一手的啤酒兩個人很快就喝完了。(1)

  • 便橋毀出入難 部落居民冒險渡溪

    便橋毀出入難 部落居民冒險渡溪

     聯絡台東縣金峰鄉嘉蘭村與拉冷冷部落之間的溪底便橋,因為七月中旬的颱風導致溪水暴漲被沖毀,居民往返兩個部落只能繞山開近一小時的車,或冒險渡過水深及大腿的湍急溪水,對居民進出十分不便。 \n 台東縣政府建設處長許瑞貴強調,嘉蘭村的河堤已興建完成,連絡部落之間的橋樑已在網路上公開招標,招標完成就會趕緊動工興建。 \n 拉冷冷部落與嘉蘭村之間,原本有一座拉灣橋,不過前年莫拉克颱風太麻里溪水暴漲,拉灣橋也被沖毀,隨後包商在兩岸興建河堤期間,在溪底興建便道,也是部落居民往返的重要通道,不過便道隨即被大水沖毀,讓居民進出變得困難萬分。村民涉水進出時,要先冒險走下陡峭的堤防,然後手持柺杖相互攙扶,亦步亦趨走過湍急的太麻里溪,渡溪時險象環生,但居民也只能苦笑說只能忍耐。 \n 金峰鄉民代表王清平表示,新橋建好估計還要兩年,對於拉冷冷的居民進出十分不便,許多農地只能棄耕,他認為應該要再建溪底便道,讓居民進出方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