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拋棄繼承的搜尋結果,共26

  • 翁生前罵人被告 家人未拋棄繼承須賠一萬元

    不只欠債需注意拋棄繼承,家人過世前若有官司未了,一樣要負法律責任。高雄市一名劉姓老翁,生前與人口角爭執,遭對方求償10萬元。沒想到法院審理期間劉翁往生,家人未申請拋棄繼承,法官判劉姓老翁家人仍須賠償原告1萬元。 \n \n2017年3月,劉翁牽著愛犬在高雄市美術館周邊人行道散步運動,行經馬卡道路與中華一路口時,疑似愛犬失控、咬傷一名劉姓被害人,雙方更激起口角。劉翁當時罵對方「我說你神經不正常」、「你這個神經病就亂講啊」,劉姓被害人不甘被狗咬傷還被出言羞辱,憤而提告並請求賠償精神慰撫金10萬元。 \n \n沒想到,案件還在高雄地院審理,劉翁先於2018年7月死亡,劉翁家人未拋棄繼承,被列為被告。法官認為,罵人「神經不正常」等語,足以貶損受指稱者在社會上的評價,公然侮辱罪嫌成立。 \n \n劉翁家人出庭時強調,劉翁事發後有向對方道歉,但對方不接受,劉翁家人也強烈質疑精神慰撫金10萬元毫無依據。法官最後斟酌兩造經濟狀況後,判劉翁家人需代替老翁賠償對方1萬元,可再上訴。

  • 申請拋棄繼承 女性居多

     離島及農業縣市較重視傳子不傳女觀念。財政部17日公布2017年國人拋棄繼承統計指出,2017年申請遺產拋棄繼承人數總計為5.6萬人,其中有3.2萬人為女性、占比約56.3%,比起男性的43.7%高出約13個百分點,顯現我國家產之繼承仍以男性居多。 \n 如果以縣市別觀察,2017年除了連江縣及嘉義市外,全台各縣市女性拋棄繼承占比均高於男性,如宜蘭縣女性拋棄繼承比率為62.5%、南投縣為62.2%、澎湖縣、雲林縣分別為59.8%與59.7%,顯見遺產繼承的性別差異普遍存在,顯示我國離島及農業縣市受「傳子不傳女」觀念似乎更深。 \n 2017年國人遺產實徵案件共8,271件,男性被繼承人5,301人,占64.1%,較女性高28.2個百分點,且實徵案件遺產總額中高達7成4的被繼承人為男性。財政部官員表示,2017年各項男女繼承、拋棄繼承比率與往年大致相同,凸顯我國男女在繼承遺產上仍有所差異。 \n 事實上,我國不僅是分配遺產上受傳統觀念甚深,就連贈與財產也是,以2016年為例,當年度全台受贈人共22.8萬人,其中男性占比達到61.5%,比女性的38.5%高出23個百分點,差距倍數約1.6倍,同樣也是進行資產移轉或財務規劃時深受傳統觀念影響。 \n 若從2016年各縣市受贈人性別比重來看,全台縣市均呈現男性占比超出女性的情形,2016年女性受贈人占比以基隆市46.0%、花蓮縣45.5%、台東縣43.8%、排名前三高,但皆未達到半數。官員推測,基隆市受人口組成結構影響,女性占比高於其他縣市,而花蓮、台東可能是因原住民族群較多,部分仍維持母性社會,因此各年齡層女性占比均高於全國平均水準。 \n 官員認為,我國在男女平權觀念上仍受到「家產不落外姓」傳統思維影響,加上過去戰後嬰兒潮男尊女卑情況仍造就男性人口的多數優勢,因此即使是母系社會的原住民縣市如花東也未能達到財產平衡分配的50%。

  • 律師說法》父親不給遺產逼簽拋棄繼承 女兒訴訟討回4千萬

    律師說法》父親不給遺產逼簽拋棄繼承 女兒訴訟討回4千萬

    鍾太太是父親的長女,有一個妹妹、三個弟弟,鍾太因為是女兒,因為傳統觀念女兒不能繼承遺產,所以鍾太太和妹妹在父親生前,就已經簽下了拋棄繼承聲明書。後來父親往生,三位弟弟拿出父親的遺囑,遺囑中寫著所有遺產由三個兒子繼承,女兒不得繼承。鍾太太記得父親往生前,曾經跟二個女兒說過,自己受到兒子的欺負,遺囑不是自己想要寫的,鍾太太和妹妹並不想放棄繼承,加上父親留下一筆位在七期的方正土地,價值利益龐大,但弟弟不肯讓步,堅持土地就是兒子才能繼承,鍾太太見協商不成,弟弟們也不顧手足情份,於是在兒女的建議下,尋求律師的協助。 \n \n律師表示,鍾太太在父親往生前的拋棄繼承聲明是不具法律效力的,有效的拋棄繼承,必需是父親往生後,於三個月內向法院聲請拋棄繼承,才會有效。因此傳統上許多女兒被迫簽下拋棄繼承聲明,在發生繼承事實時,還是可以站出來勇敢爭取權益。 \n \n該案件的遺囑來看,筆跡可以初步判定是鍾太太父親所寫,也符合自書遺囑的要件,基本上是個有效力遺囑。但仍然侵害到了鍾太太的特留份,民法的規定,原則上是不能透過遺囑完全剝奪一個人的繼承權,有特留份的保障,例如鍾太太父親有5個子女,則5人的應繼份是各1/5,特留份則是1/10。所以鍾太太仍然可以透過訴訟去爭取至少1/10的遺囑,加上父親生前曾說過自己是被兒子強迫帶到代書那寫遺囑,有錄音可以證明,所以李律師建議還是可以在訴訟上先主張遺囑無效,請求1/5的遺產,在訴訟中透過調解爭取最大利益。 \n \n在起訴後,律師透過土地的訴訟註記,且先至地政事務所辦理繼承登記,使鍾太太先取得公同共有之權利,讓土地不至於先被三位弟弟處分。並透過訴訟上的鑑價、協商,盡力爭取超過特留份之繼承權利。 \n \n五名子女在法院調解數次,在雙方律師的協助下,最終達成和解,鍾太太和妹妹分別取得1/8的繼承權利,也順利辦理七期精華區土地持分的登記、至銀行領出可分配的父親存款,順利解決繼承問題。 \n \n(本文取自天秤座法律網,作者為李郁霆律師) \n

  • 孤獨死!父暴斃租屋處房東獅子大開口 女兒嗆拋棄繼承拒賠

    孤獨死!父暴斃租屋處房東獅子大開口 女兒嗆拋棄繼承拒賠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日前《命案現場清潔師》分享一則案例,一名男子陳屍租屋處處多日,直到臭味飄散出來才被發現,男子與前妻所生的女兒從國外返台處理後事,被房東要求家具、重新裝潢費等損失,但女兒卻以父親從未養育過她為由,嗆要「拋棄繼承」拒絕賠償,讓人唏噓不已。 \n \n《命案現場清潔師》在臉書po文,表示先前接到一件案子,一名男子與前妻離婚後租屋獨居,他的女兒在3歲時就隨著母親搬到國外,30年來父女鮮少交集,而男子女兒得知父親過世回台處理後事,與房東討論後續事宜。 \n \n房東要求死者家人賠償所有損失,包括清潔費用、家具、重新裝潢以及數月無法出租的租金等,然而家人僅願意賠償汙染家具及清潔費用,雙方爭論不休,喬不攏該由誰負擔清理費用。 \n \n過程中,男子女兒說「雖然我在血緣上是他的女兒,但是這幾十年來他都沒有養育過我,他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就當初提供了一點東西的陌生人」,認為房東要求賠償家具及裝潢費用高得不合理,拒絕賠償;房東則認為,租屋處發生命案,理應全面置換家具供下個房客居住。 \n \n男子女兒與房東越吵越激烈,房東氣憤地要男子家屬想辦法「總不能照你們這樣擺爛!」,此時女兒突然回嗆「其實,我只要拋棄繼承就好了啊,這樣我就不用負責了,甚至我可以叫爸爸所有的親友全部都拋棄繼承」,要房東休想獅子大開口,死者哥哥也跟著幫腔,說租房子本來就跟生意一樣有賺有賠。 \n \n清潔師途中離開一下,回來發現死者女兒還在與房東爭吵,她說「你也知道我希望事情趕快落幕,要不然的話我已經去辦理拋棄繼承,而且我兩天後就要回國了,其實我可以不用負責的你知道嗎?」清潔師聽聞,將保單攤在桌上,受益人寫著死者女兒名字,感慨地對她說「可能父親沒有養育過妳,但這應該是他對妳的一點補償吧。」 \n \nPo文引起網友兩派爭論,有人認為「房東真的獅子大開口想幹無本生意,還趁機撈一筆」、「講錢失感情」、「這沒有對與錯,一個是出租賺錢,一個因為祂是家人,但這個家人根本是陌生人。人都是自私的」、「雖然沒盡到父親的責任,但我想,祂心裡一直有女兒的存在」

  • 《知法不玩法》劉昌崙:繼承負債大於遺產安啦!

    《知法不玩法》劉昌崙:繼承負債大於遺產安啦!

    \n阿忠的父親因病過世,留下的遺產約新台幣15萬元,但阿忠突然被告知,父親生前有一筆新台幣80萬元的債務未處理,為了不被父親的債務拖累,阿忠悲痛之餘,還得分神向法院聲請拋棄繼承。 \n \n 阿忠與父親相依為命多年,日前父親因病過世,阿忠忙著辦理後事之際,突然接到父親友人的電話,告知阿忠其父親生前曾向他借新台幣80萬元尚未歸還,但父親留下的遺產,總價值不過約新台幣15萬元,無力償還的阿忠只好向律師尋求解決之道。 \n \n 一般而言,被繼承人的債務可能超過或超過遺產時,繼承人多半會辦理拋棄繼承。但現行民法就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係採限定繼承,所以即使阿忠未在法定期間向法院聲請拋棄繼承,依照民法之規定,對於父親生前的債務,原則上阿忠需負清償責任的金額,仍以因繼承所得遺產新台幣15萬元為限。依照民法第1156條之規定,繼承人應於知悉其得繼承之時起3個月內,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俾利確定被繼承人之遺產及債務數額。 \n \n 繼承人欲辦理拋棄繼承者,依照民法及家事事件法之相關規定,繼承人得拋棄其繼承權。辦理拋棄繼承,應於知悉其得繼承之時起3個月內,以書面向被繼承人住所地法院為之。拋棄繼承的書面內容需表明:(1)拋棄繼承人、(2)被繼承人之姓名及最後住所、(3)被繼承人死亡之年月日時及地點、(4)知悉繼承之時間、(5)有其他繼承人者,其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及住居。 \n \n 除此之外,除上開書面外,也要同時檢附(1)被繼承人除戶戶籍謄本(倘戶籍尚無死亡記載,應同時提出死亡證明書)、(2)拋棄人現行戶籍謄本、(3)印鑑證明、印鑑章、(4)繼承系統表、(5)拋棄通知書收據(即已通知因其拋棄應為繼承之人之證明)。如果是第二順位以下之繼承人拋棄繼承時,若前順位繼承人已死亡,另檢附前順位繼承人之除戶戶籍謄本。 \n \n 而法院受理後,拋棄繼承為合法者,即應予備查,通知拋棄繼承人及已知之其他繼承人,並公告之;如為不合法者,法院則應以裁定駁回之。 \n \n 綜前所述,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繼承人在得知可繼承時起3個月內,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以確定被繼承人之遺產數額,並供債權人在期限內報名其債權。而要辦理拋棄繼承者,應在繼承人知道可繼承時的3個月內,以書面向被繼承人住所地之法院聲請,才不會耽誤自身之權益喔! \n──────────────────────────────── \n \n作者/劉昌崙(聯大法律事務所所長) \n \n曾任高雄地方法院法官、高雄地檢署檢察官、板橋地檢署檢察官,現為聯大法律事務所所長,並擔任國防部後備指揮部法顧問、世界自由民主聯盟中華民國總會監事法律顧問,以及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文山第二分局法律顧問等。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律師說法》姑姑搶保險金 拋棄繼承的女兒贏了!

    律師說法》姑姑搶保險金 拋棄繼承的女兒贏了!

    丘男生前透過音樂工會投保保險,由工會替丘男投保團體傷害險和團體定期壽險,2015年意外過世,由於丘男的兄弟姊妹、前妻,以及唯一的女兒小如(化名)都陸續拋棄繼承,只剩下丘女(小如的姑姑)沒有拋棄繼承,因此丘女主張自己是法定繼承人,要求給付死亡保險金。 \n \n一審時,保險公司以「契約無效」拒絕給付保險金。近日二審判決出爐,二審法官推翻一審的判決理由,強調團體保險由工會統一加保,會員投保時無須填寫書面授權書,而且丘男有定期繳保費,可見工會是在丘男同意下才加保,保險契約效力存在。 \n \n但丘女還是敗訴了,原因是《保險法》112條規定,保險金不得視為被保險人的遺產。二審法官判定,丘男的保單受益人為小如,而非丘女。全案可上訴。 \n \n法律解說(聯晟法網、許慧鈴律師提供): \n \n依據保險法第112條規定:「保險金額約定於被保險人死亡時給付於其所指定之受益人者,其金額不得作為被保險人之遺產。」觀之法條即可發現,在有受益人的狀況下,保險金的請求權,是受益人的權利。 \n \n本新聞案例中,音樂工會幫丘男投保三份團體保險,其中兩份因無指定受益人,則以法定繼承人為受益人;另一份則由音樂工會勾選身故受益人為法定繼承人。投保後保險公司會將保險證或是保險手冊交給被保險人(即丘男),丘男可以知道關於保險契約約定的受益人為何,卻沒有辦理相關變更手續,可見得關於三份保險的受益人約定丘男沒有意見。 \n \n法院認為,丘男在締結保險契約時,保險受益人的地位便已確定,不會因為繼承開始後拋棄繼承,而溯及自繼承開始時喪失繼承人之身分而受影響(最高法院判決意旨參照)。 \n \n因為三份保險契約的受益人皆為被保險人之「法定繼承人」,若在一般正常繼承情況下,丘男之第一順位之法定繼承人係唯一的女兒小如。而保險受益人之地位在保險契約締約的時候就確定,不會受到拋棄繼承的影響,所以,保險契約約定的受益人就是丘男的「法定繼承人」--小如,並非繼承開始後之「實際繼承人」--丘男之妹妹。 \n \n依上述保險法之法條規定及最高法院判決的意旨,【指定受益人】的保險金不得作為被保險人之遺產,所以法定繼承人雖為拋棄繼承,仍然不得認為有放棄取得保險金之意思。 \n \n值得注意的是,若保險契約性質為「死亡保險契約」且並未指定受益人,則死亡保險金則得視為被繼承人之遺產。 \n \n【參考法條】 \n \n保險法第112條(受益人之權利) \n保險金額約定於被保險人死亡時給付於其所指定之受益人者,其金額不得作為被保險人之遺產。 \n \n保險法第113條(法定受益人) \n死亡保險契約未指定受益人者,其保險金額作為被保險人之遺產。 \n \n

  • 不知亡母背債 歌手魏如萱打贏官司不必還錢

    不知亡母背債 歌手魏如萱打贏官司不必還錢

    歌手魏如萱,去年遭資產公司向法院聲請對她強制執行扣款,以償還母親生前欠債。魏如萱認為,她自小是祖母一手帶大,根本不知道母親十多年前就過世,未拋棄繼承也未繼承任何遺產,因此提出訴訟。台北地方法院1日審結,判決魏如萱勝訴,應撤銷資產管理公司提出扣款的強制執行程序。本案可上訴。 \n \n本案起因魏如萱生母,2005年7月死亡後,因生前積欠蘭銀行債務;荷銀強制執行拿不回債款後,就向台中地聲請核發債權憑證,後來將憑證轉讓給資產管理公司。 \n \n最後一手受讓債權憑證的正泰資產公司,持債權憑證向北院聲請對魏如萱強制執行,扣押她在「台北之音」的收入,因台北之音聲明異議,資產公司因此無法受償,就向北院聲請強制執行獲准。 \n \n魏如萱知悉後,就向北院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主張幼時母親和父親離婚後,再再也未見過母親,更不知母親死亡,無法在法定期間辦理拋棄繼承,也無從得知母親生前遺留債務,請求法院撤銷強制執行程序,並請求資產公司不能以債權憑證為名義,執行扣押她的財產償還。 \n \n北院審理認為,依修訂的民法繼承編相關規定,魏如萱因未與母親同,在母亡繼承開始時,根本無法知道債務的存在,才無法辦理限定或拋棄繼承,魏如萱僅需在繼承母親遺產的範圍內負清償責任,但她並未繼承任何財產,所以資產公司不能強制執行魏如萱固有的財產,法官因此判決魏如萱勝訴。

  • 女拋棄繼承 高於男逾1成

     兩性平權雖倡議多年,但根據財政部最新統計,104年度國人遺產稅申報中,女性拋棄繼承比例較男性超出12.4個百分點,凸顯華人社會「家產不落外姓」的傳統觀念根深蒂固,女性在財產繼承上,仍存在被排除或邊緣化的現象。 \n 民法第1138條及1140條規定,繼承人的繼承權並無性別差異,但受到「法不入家門」影響,女性還是常因傳統風俗習性而拋棄繼承。 \n 據統計,104年國人遺產稅申報拋棄繼承人數共5.3萬人,其中男性2.3萬人、占43.8%,女性則有3萬人、占56.2%,兩者差距達12.4個百分點。財政部表示,此狀況凸顯在根深蒂固的「家產不落外姓」觀念下,女性在財產繼承上仍存在被排除或邊緣化的現象。 \n KPMG安侯建業專業組織策略長張芷表示,從華人社會的遺產分配型態來看,確實以女兒拿現金、兒子繼承不動產與股票等為大宗,但拋棄繼承樣態多元,也許是被繼承人負債大於資產,或是家族間協議後私下已做好分配,也有可能是女性繼承人的總人數本就高於男性,就此判定有點過於武斷。 \n 若是女兒已分得現金並被遺囑排除,未來還能不能主張繼承?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副總經理鄭策允說,民法雖保障遺囑人有自由處分遺產的權利,若該張遺囑抵觸民法「特留分」規定,也無法執行。 \n 舉例來說,一家四口中的父親去世,配偶與兩個小孩即為繼承人,應繼分為1/3,特留分1/6,即便被遺囑排除,女兒仍可主張該1/6的繼承權。 \n 另在贈與稅方面,104年度贈與稅申報受贈人數21萬人中,男性就有12.8萬人、占比6成,女性8.2萬人,且近6年來,女性受贈人數占比仍低於男性17.6至24.2個百分點,顯見「傳子不傳女」觀念仍濃。 \n 財政部說,此種由眾多結構性因素交互而成的性別差異,雖然短期內不易有明顯轉變,但隨著教育普及,女性因教育程度提高而有較高的就業期待,加上性別平等意識提高,各行業、各領域發展逐漸跳脫性別限制。因此樂觀預期,未來相關性別指標將漸漸改善。

  • 出嫁變外人觀念重 拋棄繼承女多男7千人

    兩性真的平權嗎?根據2015年國人遺贈稅申報資料,女性申請拋棄繼承較男性高出7000人。財政部表示,「家產不落外姓」傳統觀念仍在,女性在財產繼承上依舊有邊緣化現象。 \n 財政部表示,民法對於「繼承權利人」制定時,已明文規定兩性具平等繼承財產權利。然而「法不入家門」,女性常因傳統風俗習性而拋棄繼承。 \n 根據統計,2015年國人遺產稅申報拋棄繼承人數共5.3萬人,其中男性2.3萬人,占43.8%;女性3萬人,占56.2%,兩著相差12.4個百分點、7000人。財政部表示,這凸顯在根深蒂固的「家產不落外姓」觀念下,認為女性若出嫁就是外人。因此女性在財產繼承上,仍存在被排除或邊緣化的現象。 \n 對此,安侯建業(KPMG)專業組織策略長張芷表示,不諱言台灣社會依然存在男女不平等的現象,但拋棄繼承的樣態多元,若被繼承人的負債大於資產,繼承權利人可能選擇拋棄繼承。或者,被繼承人可能在生前即已透過私下分配的方式達成協議,例如贈與現金、房產給女兒,因此女兒在被繼承人過世後,自願選擇拋棄繼承。 \n 此外在贈與稅方面,2015年贈與稅申報受贈人數達21萬人,其中男性12.8萬人,占6成;女性8.2萬人,占4成。近6年來,女性受贈人數所占比重,也較男性低約17.6至24.2個百分點,顯見傳統「傳子不傳女」觀念仍濃。 \n 財政部解釋,由於女性在各種社會、家庭因素的牽絆下,常是經濟依賴者、家庭照顧者,以及財產繼承次要者。且在華人社會代代相傳子嗣及血統思維下,男性通常擁有較多經濟資源或社會支持,較易在職場或家產承繼方面占據相對有利位置。 \n 財政部坦言,此種由眾多結構性因素交互而成的性別差異,雖然短期內不易有明顯轉變,但隨著教育普及,女性因教育程度提高而有較高的就業期待,加上性別平等意識提高,各行業、各領域發展逐漸跳脫性別限制。因此樂觀預期,未來相關性別指標將漸漸改善。1060409 \n

  • 台灣的借鏡?日本房市「慘」到子女拋棄繼承

    台灣的借鏡?日本房市「慘」到子女拋棄繼承

    台灣房市觸頂反轉,近期交易量頻創新低。慘的不只台灣,鄰近的日本房市歷經泡沫化風暴後,目前空屋數逼近1千萬戶,賣不掉也租不掉,不僅成為老人經濟負擔,越來越多子女也選擇拋棄繼承,以免變成「一輩子的債務」。 \n \n旅日作家劉黎兒在《蘋果日報》的文章中指出,日本人口高齡化,根據野村總合研究所預估,2033年空屋比率將達30.4%,多達2167萬戶,等於每3戶就有1戶空屋,包括東京都心及近郊都面臨這樣的狀況。 \n \n劉黎兒表示,東京近郊如埼玉縣西南部的住宅社區,很多40年老舊公寓都變成空屋,草長到2層樓高,連門都看不出在哪裡;其他如豐島區、葛飾區等,更因空屋太多導致竊盜或縱火等治安問題,部分房子慘遭強制拆除。 \n \n劉黎兒強調,日本新房子的折舊相當驚人,以水泥大樓為例,經過30年後價值幾乎變零,至於小洋房大約過個20年就幾乎是毫無價值;更慘的是,新房子只要被交易過,就算沒有人入住,也會被列為是「舊房子」,加上日本房子的管理費、維護費高昂,「只要一買日本的房子,恐先損失2~3成以上」。 \n

  • 鹽埕戶政好熱心 助民眾順利完成拋棄繼承

    鹽埕戶政好熱心 助民眾順利完成拋棄繼承

    戶政事務所協助辦理拋棄繼承嘛ㄟ通!家住高雄市鹽埕區的呂姓居民父親在今年10月初去世,擔心承受從天而降父親生前留下之大筆債務,卻不知如何面對處理而困擾不已,高雄市鹽埕區戶政所秘書萬莊仁瞭解情況後,主動提供法律諮詢,終於幫呂先生卸下心中大石,順利向法院完成拋棄繼承,令呂姓民眾感謝不已,並稱讚鹽埕區戶政所真是熱心又便利民眾的好機關。 \n \n戶政所秘書萬莊仁回憶起當天情況,居住鹽埕區的呂姓居民到鹽埕區戶政所辦理父親的死亡登記,辦理的過程中呂先生跟戶政所窗口的承辦人談起了家中的情況,父親在他還小的時候就離家出走,從小他就是由母親一人獨自撫養長大,母子二人相依為命已三十幾年,腦海中對父親幾乎沒有任何印象,最近接到醫院的通知說父親往生了,才前往醫院處理父親的後事,之後詢問母親側面了解到父親似乎在身前不但沒留下任何遺產,反而欠下不少債務,呂先生一想到不但要花不少錢處理父親後事,又想到如果父親的債主找上門來該怎麼辦?表情十分苦惱。 \n \n戶所窗口同仁在聽完呂先生的陳述後,了解到呂先生主要的需求不是戶政業務而是繼承方面的業務,所以馬上主動提供「戶政人生大小事-死亡後續申辦異動參考一覽表」讓當事人了解後續辦理拋棄繼承或陳報遺產清冊的相關程序,在聽完相關解說後呂先生心中仍有許多疑問,此時窗口承辦人便將呂先生引介給秘書萬莊仁。 \n \n呂先生在進入秘書室後先向萬秘書描述了自己面對的情況與苦惱,接著便開始詢問萬秘書有關拋棄繼承與限定繼承之差別,萬秘書花了一些時間向他說明二者的差異並提供相關實務見解,在聽完解說後,為一勞永逸,呂先生決定採取拋棄繼承並向萬秘書詢問如何向法院申請辦理。 \n \n在確認呂先生的決定後,萬秘書馬上進入臺灣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網站下載拋棄繼承聲明狀及繼承系統表等書件,並一一教導呂先生如何書寫書狀及應準備哪些文件。呂先生在萬秘書及鹽埕區戶政所協助下完成了拋棄繼承文件的製作,同時也完成拋棄繼承用的印鑑證明、戶籍謄本等文件之申請後,到父親往生前戶籍地的法院順利完成拋棄繼承的聲請。 \n \n有別於一般行政機關給予民眾「各自為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觀感,呂先生對戶政所主動提供戶政以外的法律服務,讓民眾不必花費一大筆錢去委託律師或代書辦理拋棄繼承十分感動,為了感謝鹽埕區戶政所,呂先生還特別利用工作之餘親自到戶政所向萬秘書致謝。

  • 若子女拋棄繼承… 王又曾欠稅恐一筆勾銷

     前力霸集團董事長王又曾在美國車禍身亡,民眾關注能否追回王又曾的欠稅稅款。對此,台北國稅局副局長王玠琛表示,基於保護個人資料,國稅局不便公布王又曾個人欠稅金額,至於追討稅款部分,由於王又曾已身亡,若其子女拋棄繼承,則該筆款項將一筆勾銷。 \n 財政部自2010年起,每年7月1日固定公布欠稅大戶黑名單,鎖定個人欠稅超過1,000萬元、企業欠稅超過5,000萬元的案件,若欠稅金額未超過法定範圍,則財政部依法不得公布相關資料。 \n 若是綜所稅,由於王又曾已過世,國稅局僅能在遺產的範圍內追討,但若子女拋棄繼承,則欠稅款項一筆勾銷;若是以公司負責人名義積欠營所稅,則可找該公司的新負責人追討稅款。 \n 此外,官員表示,稅捐稽徵法修正後,2007年3月6日前核定的欠稅「陳年老案」,將於2017年3月4日一筆勾銷;若是2007年3月6日後核定者,則欠稅追訴期最長15年。 \n 因此,若國稅局核定王又曾欠稅案的時間點在2007年3月6日之前,即便王又曾未逝世,其欠稅金額也將在明年3月4日後一筆勾銷。

  • 寒舍爭產?蔡辰洋么兒曾被要求拋棄繼承

    寒舍餐旅傳爭產風波,已故創辦人蔡辰洋小兒子蔡伯璽的委任律師今表示,蔡伯璽曾被要求拋棄繼承,但因不瞭解原因作罷,相較其他已拋棄繼承的兄姊,蔡伯璽成了「唯一」繼承人。 \n 蔡伯璽委任律師魏憶龍今天受訪時指出,家族成員曾於農曆年前要求蔡伯璽拋棄繼承,由於提出的時間很匆忙,蔡伯璽透過朋友諮詢法律相關問題,得知應先向家族成員了解拋棄原因,但聯繫後卻無法取得充分說明,因此沒拋棄。 \n 根據魏憶龍提供的資料,台北地方法院於 4月20日發文通知蔡伯璽,蔡辰洋遺孀賴英里及同父異母姊姊蔡佳棻、大哥蔡伯府、二哥蔡伯翰等繼承人,已於2月4日聲請拋棄繼承;換言之,沒拋棄繼承的蔡伯璽成為唯一繼承人。 \n 至於其他家族成員為何拋棄繼承?魏憶龍稱,應直接詢問拋棄繼承的家族成員,他無法代答。 \n 魏憶龍表示,蔡伯璽於2012年回到寒舍餐旅集團後,曾與父親同住一段時間,也未傳出與家族成員感情不睦的消息;但是昨天蔡伯璽赴寒舍餐旅上市掛牌典禮現場觀禮,只有繼母賴英里看到他有上前握手打招呼,哥哥蔡伯翰「不知是太忙還是沒看到」,竟沒與他握手。 \n 根據蔡伯璽昨天委託律師發出的聲明,「作為先父蔡辰洋先生『唯一』的繼承人,本人今日親自到台灣證券交易所就寒舍餐旅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上市祝賀及觀禮,只是很遺憾今日在場之家族成員竟無一人感謝及紀念先父蔡辰洋先生的貢獻。」 \n 蔡伯璽在該聲明中指出,「非常高興能看到先父生前的夢想終於實現」,但也表示,「本人十分遺憾作為先父唯一的繼承人,竟未受邀觀禮,以紀念先父。」 \n 針對蔡伯璽委任律師今天的說法,寒舍餐旅不回應。1050520 \n

  • 莫忘來時路/12月14日-父債不再子還

     我國民法繼承制度原本採概括繼承原則,致許多年輕人還沒踏入社會,就背負父母親巨額債務。立法院2007年12月14日三讀通過繼承編修正案,未成年子女繼承債務,一律改採限定責任繼承、不再父債子還! \n 概括繼承立法本意在保障債權人權益,卻造成社會上許多無辜的幼齡「背債兒」,成年後才發現扛了父親龐大債務,偏偏父親可能已過世或因家庭變故早已不知去向。立委頻頻接受這類陳情,終於促成限定繼承的修法。 \n 修法之前,許多家庭因經商父親驟逝,母親為免年幼小孩成了背債兒,完全不考慮、立即幫子女辦理拋棄繼承,沒想到父親所留財產遠大於負債,也就是拋棄繼承拋過了頭,只得趕緊向法院聲請撤銷拋棄繼承。 \n 這類訴訟案各地法院受理相當多,通常法官基於保護未成年者權益,都會認定拋棄繼承違反民法1088條處分權規定,屬於對未成年子女的不利益處分,大都會判決拋棄繼承無效。 \n 而2007年的修法僅限未成年子女繼承債務採限定責任繼承,在民意高漲要求下,2009年5月立法院進一步三讀通過「民法繼承編及施行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全面終止父債子還條款,且有條件溯及既往。 \n 全面限定繼承即所得遺產為償還上限,不論是成年或未成年人,都不必再辦理拋棄繼承或限定繼承手續。例如繼承財產如果只有100萬元,即使繼承債務有1000萬元,也只要還100萬元。 \n 這次修法是繼承制度大改變,父債子雖從此成為絕響卻也引發疑慮。不只司法院與金管會反對,銀行業更是跳腳,憂心信用緊縮,放貸審核更趨嚴格,弱勢者融資相對不利。未來立法院是否會因民意轉向再回頭修法,有待觀察。

  • 苦情姊妹花背亡父債20年 受惠限定繼承免還債

    一對30、29歲的許姓姊妹,自小父母離異後,就由祖父母撫養,父親不幸在20年前亡故,兩姊妹未繼承到父親任何財產,又因年幼且未和父親同住,不知父親生前曾替人作保,以致沒有辦理拋棄繼承,在不知情狀況下,「繼承」542萬多元的銀行連帶保證債務。 \n \n妹妹今年初工作被按月扣薪3分之1後,兩姊妹才知道,從父親過世後,就背債迄今20年,依5年前施行的民法「限定繼承」規定,訴請撤銷日盛銀行的強制執行,且得歸還妹妹被扣走的4萬1446元薪水。 \n \n台北地院審理後,法官認為倆姊妹在父親死亡發生繼承時,分別年僅10歲和9歲,為限制行為能力人,且父親又未留下遺產,2人既未繼承取得父親的遺產,由她們繼續履行父親留下的542萬多元債務本金、利息、違約金,顯失公平。 \n \n依《民法繼承編施行法》規定,2人沒有繼承遺產,就不須以個人財產負還債的責任。判決日盛銀行已在進行的強執執行程序應撤銷,以後也不能拿已取得的債權憑證,執行許姓姊妹的財產,並得歸還妹妹已扣走的4萬1446元。 \n \n依修訂後的限定繼承規定,繼承人不必去辦理拋棄繼承手續,以得到的遺產為限,作為對被繼承人的債務負清償責任。若負債大於遺產,最多也只清償繼承到的遺產;若未繼承任何遺產,當事人就完全不用負擔清償債務。

  • 男女平等繼承 真正落實難

    民法雖規定子女不論性別皆可平等繼承父母財產,但在「傳子不傳女」傳統思維下,卻難以落實實質平等。據財政部最新統計,女性聲請拋棄繼承遺產的比例較男性高出近15%,申報遺產稅的被繼承人男性比例卻遠高出女性兩倍以上。 \n財政部統計,2013年遺產稅徵收的5921案中,男性被繼承人比例佔68.8%,女性則為31.2%,顯示有遺產者以男性居多;聲請拋棄繼承遺產的人數為5萬1205人,其中女性佔56.6%,遠高於男性的43.4%。 \n小惠(化名)早年為了養家、栽培弟弟念書,靠著半工半讀勉強完成學業,儘管弟弟工作收入較豐裕,受傳統價值觀影響,仍舊由她負責照顧年邁父母,但做得再多,父母還是覺得「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遺產想全數留給兒子,希望女兒放棄,爭取自己權益還被責罵不孝,讓小惠非常傷心。 \n另一名個案黃小姐(化名),在父母晚年一肩扛起照顧責任,當父母過世後,兄長卻將她排除在繼承系統表之外,黃小姐到國稅局詢問後才發現,讓她氣得一狀告上法庭,但法官卻只說「家務事幹嘛鬧上法院」,並以兄長還未將遺產分走為由不起訴,讓黃小姐很受傷。 \n婦女新知基金會法務部主任秦季芳表示,雖然法律已經讓男女在繼承權利上有「形式上的平等」,但千百年累積下來的傳統「傳子不傳女」思維仍在,基金會便常接到類似諮詢,稱家人以死相逼要求女性放棄遺產繼承,女性為了不破壞家庭感情,往往最後都會妥協。 \n律師王如玄指出,歷年來拋棄繼承女性永遠比男生多,報遺贈稅則都是男比女多,法律的平等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撼動底層形塑的刻板印象,政府應扮演更積極角色宣導,慢慢以教育改變社會氛圍。 \n王如玄提醒,就算父母寫了遺囑要將遺產全留給兒子,民法定有「特留分」保障所有繼承人權益,女性不要輕易放棄;秦季芳表示,婦女新知設有民法諮詢專線,鼓勵女性多加利用。

  • 揹房貸母子燒炭亡 囑么兒「拋棄繼承」

    警方進進出出進行蒐證,房子的主人49歲的王姓婦人和25歲的大兒子,2人一起在婦人的房間燒炭自殺。 \n姐姐不敢相信妹妹帶著兒子共赴黃泉,據了解死者王姓婦人6年前因家暴離婚,在工廠上班扶養3個小孩,小兒子在高雄念大學,目前和長子和長女一起住,沒想到卻受不了經濟壓力一走了之。 \n親友表示,大兒子工作不固定,有50萬元卡債,而媽媽揹負200多萬元房貸,加上罹患糖尿病,可能因此心情低落,母子2人一起走,並留下遺書,要小兒子「拋棄繼承」,照顧輕度智障的姐姐,只是這樣的結局讓親人難以接受。 \n

  • 財部代管無人繼承遺產 逾25億

     無人繼承或被拋棄繼承的遺產,跑到哪裡去了?財政部國有財產署昨(17)日表示,自94年至今年1月為止,政府代管的無人繼承遺產,全台超過2千件,據官方估計,遺產總市值超過25.57億元。 \n 國產署官員表示,依據民法規定,遺產繼承人選擇拋棄繼承的遺產,得聲請法院選任遺產管理人,而無人出面繼承的遺產,經清償債權並處分之後,如果還有賸餘價值,將歸入國庫。 \n 不過,官員說,國庫不是白白拿到好康,代管遺產的代價也不小。以不動產為例,每年產生的地價稅、房屋稅,在財政部國產署代管期間,都必須編列預算先行墊付,等到遺產處分之後再拿回。 \n 甚至,有些遺產牽涉訴訟案件,財政部國產署為善盡遺產管理人的責任,也必須幫忙處理訴訟案件,以維護遺產利害關係人的權益。 \n 對於有爭議的無人繼承遺產,如果屬於不動產,每年必須繳納地價稅、房屋稅等稅款,要是被繼承人沒有留下現金遺產,遲未繳納將被稅捐機關補稅帶罰,反造成代管機構的負擔。 \n 因此,財政部國產署提出修法,對於上述情況的代管遺產,可視個案情況,先行墊付稅費,待日後遺產收歸國有之後,再收回墊付費用。

  • 收養未拋棄繼承 1歲嬰負債百萬

     屏東陳姓女子三年前收養一名未足歲男嬰,但在收養過程中,陳女父親意外過世,直到整個法定程序走完才驚覺,當初疏忽未替養子提出拋棄繼承的聲請,讓未滿一歲的方小弟成了外祖父百餘萬元債務的唯一繼承人,家長為此打官司尋求救濟。 \n 但屏東地院承審法官卻認為,法院在民國九十九年三月便發函養父母並公告收養事實,當時法定代理人就知悉之前順序繼承人均已拋棄繼承,家長竟未於三個月內以書面向法院聲明拋棄繼承,而遲至去年八月才具狀聲明,已明顯超過法定期限,因此判決原告之訴駁回,孩子依法得扛下債務。 \n 判決指出,陳女與丈夫和嬰兒的生父母於九十八年五月訂立書面收養契約,在十二月獲得法院裁定認可,並於九十九年一月確定程序完成;但在法院審理收養事件時,陳女父親於九十八年八月過世,生前他曾向九如鄉農會貸款一百餘萬元,事後包括陳女在內的繼承人全都提出拋棄繼承聲請,獨缺方小弟一人。 \n 沒人知悉他未滿足歲就已繼承大筆債務,直到去年農會指定遺產管理人,前往國稅局進行遺產稅清查才讓整起事件曝光,方小弟也必須依法背債。 \n 養父獲悉後立即向法院聲請拋棄繼承卻遭駁回,他向法官解釋,自己與岳父從不往來,加上因為工作關係比較少待在家裡,沒有與妻子談論娘家拋棄繼承的過程。但承審法官認為,兩夫妻一直住在一起,加上岳父過世時他也曾到靈前上香,應該有充分管道獲悉妻子及家屬的動向。 \n 不忍孩子還不懂事就背下大筆債務,但卻又無法尋求法律途徑解決,家人相當苦惱,但養父母的委任律師陳魁元表示,已研究小孩是否適用債務若大於資產就得免於繼承的限定繼承新法,如果能夠依法解套,將會放棄上訴。

  • 房子被查封 婦捧骨灰罐下跪

    房子被查封 婦捧骨灰罐下跪

     「還我的房子來!」七十八歲彭姓老婦,十五日上午捧著兒子的骨灰罈及遺像到新竹地方法院大門口下跪,泣訴法官無情,查封兒子唯一留給她的房子,害她無家可歸。 \n 老婦說,六十四年次的龍姓兒子,在湖口鄉有一棟房子,母子兩人相依為命。前夫多年前用兒子名義買了一輛轎車,由兒子繳貸款。詎料兒子九十五年在家裡洗澡時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當時仍有廿四萬元車貸未繳清,法院今年初竟查封兒子留給她的房子。 \n 她說,兒子有三個連帶保證人,她只是其中之一,銀行為何只找她要錢,又扣押她老人年金,讓她沒辦法活下去。 \n 「曾拜託法院民事執行處事務官可憐我孤苦無依,不要查封我兒子唯一留給我的房子,但她沒血沒淚仍狠心查封,我要怎麼辦?」老婦說。 \n 承辦法官謝永昌表示,民法親屬編九十八年修訂後,稍不留意就可能子女債父母扛,如果知道負債多於遺產,可拋棄繼承。如果不清楚負債清況,可選擇有限責任繼承。由於老婦不了解原委,概括承受兒子的財產及債務,債權人某汽車公司又堅持催討,法院只能依法查封彭婦房子。 \n 謝永昌強調,法律不外乎情理,將協調債權人撤銷查封,讓老婦晚年不致流落街頭。至於老人年金等社會福津貼係不可扣押的標的物,將進一步查證法院有無扣押。 \n 但律師表示,老婦個案無關乎選擇拋棄或有限責任繼承,彭婦是兒子龍姓男子三個擔保人之一,銀行依償還的優先順序及擔保人的財力進行催討,就算老婦有申請,法院仍會依法查封房子。老婦遭遇讓人同情,但房子被查封不可避免,除非債權人同意撤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