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拍紀錄片的搜尋結果,共364

  • 報導有聲文學有光

    報導有聲文學有光

     由北而南,在各種報導文學獎的評審或頒獎現場,總會發現一張張面孔,發出一些些驚喜,也讓自己掉入那段穿梭時空進入田野的書寫記憶。

  • 陳列即使藏身也無怨

    陳列即使藏身也無怨

     作家陳列曾在散文作品〈藏身〉中描述1976年4月出獄後,到1977年11月19日中壢事件隔天,這一年多謀生、安身立命的經過,這段歷程同時也是許多政治犯的縮影,陳列說,「出獄不是通往自由,而是繼續被監控、防範、隔離、追蹤,連求個藏身之所都艱難的辛苦過程。」  為了解決生活困境,陳列積極參加文學獎拿獎金,並且成為連續兩屆時報文學獎散文首獎得主,他的另一篇作品〈無怨〉(原名〈獄中書〉),寫作時間約在美麗島件大審到四月十八日判決前後,當時政治氣氛緊張,他形容盡量使自己的文字約束或虛構,「寫到獄中室友『船長』被判9年、其實是無期徒刑;寫到囚房可以聽到火車來往,現實根本不可能。」  陳列表示,「我寫文章的重點,是很希望表達一旦失去自由,在狹小空間如何面對自己、走下去。在這樣處境下,如何不被扭曲掉,繼續保持完整、自由存在的尊嚴,如〈無怨〉一文最後一句『我開始自覺得如此溫柔,如此強健,如此地神。』就是得意於關到最後,自己還是很強健,很『神氣』、很『神聖』。」  作家季季指出,〈無怨〉原題〈獄中書〉,是她打電話給陳列,因為決審評委們認為題目太直接,建議是否可以改名〈無怨〉,陳列接到電話馬上答應「要怎麼弄就怎麼弄,本來我文章就沒有自怨自艾,也沒有要申冤或控訴、批判的意思。」  《散文選》同時也收錄第四十屆時報文學獎的散文首獎作品〈一部紀錄片的完成〉,作者描述拍政治犯M的紀錄片過程中,他問M為何被關,「他沒有直接談案子,只說那個時代只要是少年維特就會被抓走,我心裡微微一震。」生動描述白色恐怖的微妙氛圍。

  • 單親媽學當排灣族大家長 魏郁蓁鏡頭伴她尋根

    單親媽學當排灣族大家長 魏郁蓁鏡頭伴她尋根

     久居台灣千百年,原住民族群孕育出各族獨有文化,但隨歷史變遷,不乏面臨失根危機。屏東排灣族大後部落的頭目廖莉華(漢名),30歲那年,父親突然離世,來不及收拾悲傷,不會說母語的她,就承接了頭目的責任。身為單親媽媽,努力當眾人的大家長外,還要四處工作,溫飽一家老小。動人生命故事,經導演魏郁蓁拍攝為紀錄片《阿查依蘭的呼喚》,近期上映。  身分遭質疑 各方壓力蜂擁而至  魏郁蓁從事影視製作工作多年,起初是因拍攝南島語族的影片認識廖莉華,「當我知道她不會講母語,卻要當頭目,就好像是看到一個英國女王不會講英文。頭目負責承擔文化的重要工作,但她因成長背景不熟悉自身文化,部落裡面又沒有頭目家屋,甚至自己也不住部落裡,你可以想像她當頭目會碰到多少困難。這些不是她造成的種種人生無奈、不得已,她卻概括承受。」  頭目家屋是排灣族部落重要的聚會、儀式場所,更是部落的決策中心,但因88風災侵襲,讓廖莉華失去了家,也讓重建家屋與祖靈屋的路更加艱辛,甚至引來流言蜚語,認為廖莉華非正式頭目。廖莉華在求學階段即離開故鄉念書,排灣族諸多繁複傳統,同為當上頭目的一大挑戰,凡婚喪喜慶細節不到位,均會受家族檢討。加上需照顧自身家庭等種種壓力,讓她常常暗自掉淚。  部落頭目之爭 紀錄片飽受爭議  「但我覺得廖莉華最不簡單的是,她到現在都沒有放棄,還時常以笑臉面對,堅守她的使命。」魏郁蓁表示,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尤以女性角度同理,身為單親媽媽的廖莉華,有辦法照顧家人並照顧部落,常人未必能做到,其中必然需要強大的文化傳承使命感。小時候,自己也住傳統三合院,但卻未能保留這些傳統文化,廖莉華的故事,讓不同族群的人看到每個文化都值得了解、維護。  《阿查依蘭的呼喚》是魏郁蓁首部執導作品,一位新手頭目,碰上一位新手紀錄片導演,交織亮眼火花,但也因部落的頭目之爭,曾讓紀錄片飽受相關爭議。魏郁蓁坦言,其實打從拍攝時就可預見相關問題,不論是部落還是外界給予的挑戰,以拍紀錄片的人而言,不應該因為有什麼困難及挫折就放棄,「我覺得紀錄片有時候是挖掘真相,或讓人看到你想傳達的。我不敢說我拍得多好,或有些鏡頭可能不那麼漂亮,但它絕對真實。」

  • 黃嘉俊專心當爸為女兒停拍長片

    黃嘉俊專心當爸為女兒停拍長片

     台灣海洋紀錄片《男人與他的海》是「黑糖」導演黃嘉俊耗時3年完成的作品,除了能欣賞到美麗的海洋世界外,在片中2位主角海洋文學作家廖鴻基、水下鯨豚攝影師金磊身上,也看到男人在理想與家庭責任間的拉扯。黃嘉俊把海洋比喻做「對生命的渴求」,他認為這不一定是遠大的夢想,可能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生活小事,但你卻會因為迫於現實而難以實現。  拍完《男人與他的海》準備進入剪輯階段時,黃嘉俊以為大概再半年就能完成,不過女兒恰巧在那時誕生,讓他只能先在育兒的縫隙中找時間工作,前3個月更是幾乎停擺,夫妻倆也和其他新手爸媽一樣,忙得心力交瘁,爭吵次數也變多了,「當時真的很累,我心中的衝擊非常大」,也突然在廖鴻基、金磊身上,看到他們面對家庭掙扎的那一面,便將該片改成以爸爸的羈絆和男性的情感為主軸。  已到臨界點的黃嘉俊,之後便向妻子告假,一個人去法國10天,在旅程中,他調整了自己的心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有再多的理想,還是要先回去盡完基本的責任,不可能要我的太太跟小孩去接受我就是可能不常回家,那不如先改變我自己吧」。決定多花點時間在陪伴家人上,除了拍拍短片外,他也開始到大學教書,並表示在女兒上小學之前,都不會再有新的長片計畫。  黃嘉俊說自己很幸運,選擇走一條非主流道路,雙親卻願意支持,他國中畢業就決定離家,爸爸只告訴他盡量都去嘗試,才會知道要什麼,「讓我覺得更要把握,做出一個成果給大家看」。他坦言「紀錄片頂多打平,真的無法賺錢」,除了靠拍廣告,很感激在做投資分析師的太太比他會賺錢,「謝謝老天爺給這樣的環境,讓我可以去做更理想的事情」。

  • 優人神鼓《非想非非想》紀錄片啟動集資

    優人神鼓《非想非非想》紀錄片啟動集資

     2019年8月的一場大火,讓優人神鼓30多年來生活、訓練與創作的家園、200件樂器道具、文化景觀瞬間化作灰燼。火災後不到1個月,老泉山山上劇場排練場的階梯冒出了香楠木的嫩芽,和四周燒到焦黑的木頭殘骸形成強烈的對比。「這些木頭經過大火、經歷死亡,彷彿有了更強壯的生命力」,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說,「優的未來,從過去開始」,彷彿這場火來得正是時候,它將優燒回原點,也帶優回歸最初。  浴火重生 回歸最初  火燒掉了什麼?優人神鼓重建的又是什麼?災後共建展開之際,曾執導《練習曲》、《曼菲》,並以他們在島嶼寫作:弦《如歌的行板》,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最佳攝影和最佳剪輯獎的陳懷恩導演,決定以鏡頭紀錄優的故事、和優一同探索未知的答案。  自2019年12月起,優人神鼓紀錄片《非想非非想》製作團隊投入一整年,以近200萬元的經費完成第一階段的田野調查。然而,疫情的襲擊不僅使拍攝停擺,優人神鼓的商業演出也幾乎全部取消。陳懷恩說:「不只紀錄片拍不下去,優人日子也快過不下去了,大家想的是如何一起度過難關。」  視覺美學 文化感動  為了將這些關鍵時刻紀錄下來,日前啟動電影拍攝集資計畫,希望籌募600萬拍攝與發行資金。《非想非非想》將保存優人神鼓的文化、聲音和視覺美學,藉影像技術,把太麻里的日出、明池的雲霧繚繞通通送進戲院,讓觀眾近距離感受優人演出的感動。  「紀錄片作為社會中很重要的介質,也告訴我們正經歷某個時代,每個人的何去何從,都能從中得到一些蛛絲馬跡。」陳懷恩表示,這是一部從過去看到未來的紀錄片,有90年代的台灣藝術文化,有優的開始、成長、共建與重生,隨著陳懷恩的鏡頭,和優一起在困境中探尋出路。  電影預計2023年發行  若集資順利,電影預計2023年完成和發行,民眾將可以用一張電影票,看一場世界級演出,無論是明池濛霧圍繞下的《聽海之心》或是太麻里日出之時,跟著優人的鼓聲一同為世界祈福,當電影美學與表演藝術碰撞,將在戲院中獲得前所未有的感動。

  • 優人神鼓紀錄片集資正式啟動 從劇場過去探索未來

    優人神鼓紀錄片集資正式啟動 從劇場過去探索未來

    「優的未來,從過去開始」,2019年八月的一場大火,使優人神鼓30多年來生活、訓練與創作的家園、200件樂器道具、文化景觀瞬間化作灰燼。火災後不到一個月,老泉山山上劇場排練場的階梯冒出了香楠木的嫩芽,和四周燒到焦黑的木頭殘骸形成強烈的對比。「這些木頭經過大火、經歷死亡,彷彿有了更強壯的生命力。」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說,彷彿這場火來得正是時候,它將優燒回原點,也帶優回歸最初。 火燒掉了什麼?優人神鼓重建的又是什麼?災後共建展開之際,曾執導《練習曲》、《曼菲》,並以他們在島嶼寫作:瘂弦《如歌的行板》獲得 2015 年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最佳攝影奬和最佳剪輯獎的陳懷恩導演,決定以鏡頭紀錄優的故事、和優一同探索未知的答案。 自2019年12月,優人神鼓紀錄片《非想非非想》製作團隊投入一整年,以近200萬元的經費完成第一階段的田野調查。而改變正在發生,團員重建老泉山、所有的生命和能量重新發芽,然而,疫情的襲擊不僅使拍攝停擺,優人神鼓的商業演出也幾乎全部取消。導演陳懷恩表示:「不只紀錄片拍不下去,優人日子也快過不下去了,大家想的是如何一起度過難關。」 這段時間,彷彿回到30年前的優,優人在老泉山上與生態共建夥伴一同搬竹子、蓋廚房,用雙手建造生態家園,於自然中尋找優人神鼓的未來。為了將這些關鍵時刻紀錄下來,昨日(7日)晚間啟動電影拍攝集資計畫,希望以群眾之力籌募600萬元的拍攝與發行資金。《非想非非想》將保存優人神鼓的文化、聲音和視覺美學,藉影像技術,把太麻里的日出、明池的雲霧繚繞通通送進戲院,讓觀眾以最近距離感受優人演出的感動。 「紀錄片作為社會中很重要的介質,也告訴我們正經歷某個時代,每個人的何去何從,都能從中得到一些蛛絲馬跡。」導演陳懷恩表示,30年前、10年前和現在的優人故事都不同,重要的是,他們的精神在每個不同的時代是如何被適用的。這是一部從過去看到未來的紀錄片電影,有90年代的台灣藝術文化,有優的開始、成長、共建與重生,隨著導演陳懷恩的鏡頭,和優一起在困境中探尋出路。 若集資順利,電影預計於2023年完成和發行,民眾將可以用一張電影票,看一場世界級演出,無論是明池濛霧圍繞下的《聽海之心》、或是太麻里日出之時,跟著優人的鼓聲一同為世界祈福,當電影美學與表演藝術碰撞,將在戲院中獲得前所未有的感動,並真正理解人與自然共存的意義。優人神鼓紀錄片《非想非非想》電影拍攝集資計畫現正進行中。

  • 吳耀東拍紀錄片像困在詛咒中

    吳耀東拍紀錄片像困在詛咒中

     曾獲台北電影節「台北特別獎」的49歲紀錄片導演吳耀東在公視紀實推出新作《站在那裡》,記錄2位堅守小劇場文化的資深劇場工作者溫吉興和王墨林的日常,也自然產生某種投射,在他們身上看到自己25年默默守護紀錄片工作的孤單、不堪以及虛無感,「就算是晃蕩,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慎重,而這背後就是他們對體制跟世道的抗爭,藉由這種無聊的晃蕩,感受到自己某種存在」。  吳耀東1996年開始拍攝紀錄片,一路上遇到很多好友支持,家人都不反對他走這行,當然有時候也會覺得不被大家了解,但他自嘲「是我自己選擇走這樣的『歪路』,就只能去面對」。  吳耀東笑稱一直支撐自己繼續拍紀錄片的原因就是,「不用騙人這點讓我很快樂,拍攝這段時間,我跟被攝者是真的付出真心在交朋友,我們互相信任一同完成的過程,會讓我有種滿足感」。  對於紀錄片的愛和恨,吳耀東覺得「憑什麼你帶著一台攝影機就可以闖入別人的生活」,並形容「從別人的生命中拿走一些東西,來成就自己,是一種詛咒」,雖然討厭它,但又離不開,「說不清楚為什麼身陷其中,就像是困在紀錄片這個詛咒中」。有沒有想要挑戰劇情片?他表示目前還沒有非常想要寫出來的故事,該片在公視+播出。

  • 專訪/自嘲困在紀錄片「詛咒」中  吳耀東靠「不用騙人」撐25年

    專訪/自嘲困在紀錄片「詛咒」中 吳耀東靠「不用騙人」撐25年

    曾獲台北電影節「台北特別獎」的49歲紀錄片導演吳耀東在公視紀實推出新作《站在那裡》,耗時8個月,紀錄2位資深劇場工作者溫吉興和王墨林的日常,透過鏡頭描述他們堅守小劇場文化的邊緣孤獨與內心糾結,也自然地將自己拍攝紀錄片25年的心情投射在他們身上,「人生到了某種境界,我心裡『孤單』、『荒謬』、『虛無』那幾個關鍵字在這部片中我看到了」 。 吳耀東也希望能夠藉此片自我療癒,找回自己學生時期拍片的熱情,「覺得好像可以回頭看看我之前在做什麼,大墨(王墨林)還是有在寫評論劇本,吉興也依然在小劇場學校教課,努力堅持在自己的理想上,也一直在自己的專業上挑戰如何遺忘和被遺忘,記憶和遺忘不停地在他們心裡做鬥爭,他們只能不斷在虛無放逐中裝瘋賣傻,就算是到龍山寺、7-11亂逛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慎重,這背後就是他們主體對這個體制跟世道的抗爭,只能藉由這種無聊的晃蕩感受到自己某種存在」。 吳耀東說自己比起很多人已經算是幸運了,一路上有很多好友力挺,家人雖會擔心他收入不夠,但也都不反對他走這行,可說是幾乎沒什麼遇到挫折,當然有時候也會覺得都不被大家了解跟認同,尤其他拍攝的還是偏真實、暗黑,不是那種激勵人心、充滿愛的紀錄片,「很少人會想去看講孤單、寂寞、存在的作品啊」,難免產生某種惆悵和失落感,被潑冷水後,繼續在憤怒的路途上前進,他自嘲「是我自己選擇走這樣的『歪路』,就只能去面對」。 至1996年拍攝紀錄片至今,吳耀東在1998年就曾憑藉《在高速公路上游泳》拿下金穗獎紀錄片影帶類首獎。2018年再以《Goodnight & Goodbye》奪得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亞洲視野競賽單元」評審團特別獎和觀眾最佳票選獎。當過金馬評審的他也坦言內心當然還是渴望能夠抱座金馬回家,「這樣我媽就能夠完全放心了,我去國外拿多重要的獎,她可能都不清楚,對我而言就是那樣的意義」,但也認為要中間要經歷層層關卡,「運氣的成份也是滿重的,就隨緣吧」。 至於支撐自己持續拍攝紀錄片的主因,吳耀東笑回就是「不用騙人」,「這點讓我很快樂,我跟被攝者是彼此付出真心在交朋友,我們互相信任一同完成的過程,會讓我有一種滿足感」,但每次拍攝他也都會陷入「憑什麼你帶著一台攝影機就可以闖入別人的生活」的自我懷疑中,他還形容拍攝紀錄片就像「從別人的生命中拿走一些東西,來成就自己,是一種詛咒」,對紀錄片又愛又恨,有時雖然被現實消磨掉熱情,在紀錄片中明明已經傷痕累累 ,心裡有許多不堪,卻又離不開,「一直困在紀錄片這個詛咒中」。 那會不會想要挑戰劇情片?吳耀東表示確實很多導演都在紀錄片中受傷後,就決定跳脫去拍劇情片,有些故事也的確無法用紀錄片的方式呈現,自己拍了那麼多部紀錄片,聽了好多人的故事,心裡頭當然也累積了不少東西,但他目前還沒有一個他非常迫切渴望享用劇情片寫出來的故事,以及技術層面上的能力也還無法到達,不過還是會繼續努力。而之後則想要拍難民相關議題的紀錄片,但他認為語言和資金的部分必須先克服。《站在那裡》可在「公視+」上收看。

  • 作家紀錄片多難拍?幕後工作解謎

    作家紀錄片多難拍?幕後工作解謎

     「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有如作家與導演兩個創作者的世界觀互相交會;「資深作家影音錄製計畫」目標則是保存作家影音文學史料。  幫作家拍紀錄片,最困難的是什麼?影視名人擅長面對鏡頭,但對於伏案創作的作家而言,被拍照或拍影片卻不一定是簡單事。七等生紀錄片《削瘦的靈魂》導演朱賢哲就分享,一開始七等生完全不願意被攝影機拍,「我跑去買那種最高級的手機,買兩支,一隻我拿,一隻給他女兒。我們一邊和七等生聊天,一邊用兩隻手機錄下來。紀錄片前面有些七等生的訪談影片,就是用手機拍出來的。」  「他們在島嶼寫作」監製林文琪則認為,最難的是如何透過影片建構那個時代,例如談兩大報的副刊時代,只能用報紙的微縮膠卷呈現影像。就連使用老照片也有學問,「有太多時候是有一段好的故事,卻缺乏夠好的照片或影像輔助。」例如黑白底片的時期,照片影像銳利,對比明顯,但一進到彩色柯達底片時期,照片卻都糊糊的,在影片裡幾乎不能用。  一位作家 一座島嶼  自2009年起,目宿媒體便在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出資下成立,開始拍攝「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紀錄片。對林文琪和目宿媒體執行長馬岳琳而言,「島嶼寫作」系列除了為作家留下影像紀錄,更給予導演空間去詮釋作家,有如兩個創作者的世界觀互相交會。  林文琪表示,千禧年的第一個十年,面臨經濟、政治局勢、科技、文化發展新舊時代的交會和衝擊,加深童子賢想要留下作家影像紀錄的想法,「最初只想拿攝影機側拍就好,但2008年雲門大火,讓大家感覺到急迫性,加上看到李屏賓《乘著光影旅行》紀錄片登上院線,決定改用電影的規模來製作。」命名為島嶼,最初的概念也非單指台灣島,「比較是精神概念上的,每一位作家,本身都是一座島嶼。」  目前島嶼系列拍攝的作家,以詩人、小說家為主,包含余光中、鄭愁予、弦、林海音等,都是一時之選。林文琪表示,想拍的作家太多,「不是我們挑作家,是作家決定要不要被拍。」有的作家一句話就首肯,有的作家如黃春明始終未回覆,也有如鍾肇政因身體不適而拒絕。團隊也曾試圖跨海拍張愛玲,卻發現難度太高,「現在儘量以還在世的、能拍到影像的作家為主。」  如今,團隊紀錄的作家影像已經來到戰後更年輕的一輩,如吳晟、楊澤、朱天文、朱天心,接下來也要拍攝達悟族作家夏曼.藍波安。馬岳琳表示,期待透過拍攝後續的作家紀錄片,也能回望早期作家對後輩和文壇的影響。  文學影音 活的史料  除了「島嶼寫作」系列,國立台灣文學館也自2018年起展開「資深作家影音錄製計畫」,每年挑選數位作家製作15分鐘的影像紀錄,可在文學館網站的「文學影音館」收看。台文館研究典藏組助理研究員趙慶華表示,台文館一直在做文學史料的保存,「作家聲音影像也是一種活的文學史料。」  在選擇作家時,台文館關注的是呈現台灣文學的豐富樣貌。趙慶華表示,「我們挑選的不一定是檯面上最知名的人,可能是在時間之流中比較不被注意的作家,卻是台灣文學的補白,補上以往缺失的資料。」  例如2019年台文館拍攝野戰詩人張默、女詩人朵斯、台文詩人林宗源,去年則是季季、陳若曦、雷驤和林衡哲。有作家、詩人、出版人,也補上了以往較少被注意的女作家身影。未來將上架的影片也有阿美族民間文學作家黃桂潮等。

  • 朱賢哲新作《削瘦的靈魂》首映   鍾瑶自曝「生產也給他拍」

    朱賢哲新作《削瘦的靈魂》首映 鍾瑶自曝「生產也給他拍」

    小說家七等生紀錄片《削瘦的靈魂》11日晚間於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辦首映會,導演朱賢哲偕同飾演成年七等生演員安德森、幼年七等生演員郭大睿、七等生長子劉懷拙一同出席,並邀請曾與朱合作《白蟻–慾望謎網》的鍾瑶、于台煙、胡瑋杰為新片站台。鍾瑶說,朱賢哲長期耕耘拍攝紀錄片,對探索人性很在行,也關心社會上邊緣弱勢的人,因此她對於朱賢哲拍攝七等生這樣爭議型作家的紀錄片,一點也不意外。 鍾瑶在首映會上獻花給朱導,她說朱賢哲是她人生中的貴人,讓她有機會圓了電影夢,首次參與演出就是女主角,「但是朱導也很會折磨人,與他合作的經驗就是他不喜造假、又愛free style,像是拍哭戲,一定是哭了好幾場,等到情緒潰堤之後才會採用」。與朱賢哲合作過的鍾瑶、于台煙、胡瑋杰,都表示朱導很能獲得人的信任,將來也都還想繼續跟朱導合作拍片。鍾瑶說:「我的生產過程也都願意讓朱賢哲導演拍。」于台煙則說:「我的年紀也夠大了,若有人要拍我的紀錄片,一定非朱導莫屬!」 《削瘦的靈魂》全片穿插七等生的訪談,還有朱賢哲以七等生小說所改編的戲劇片段。朱賢哲曾表示,七等生其實早已不接受採訪,此次拍攝電影,花了許多功夫、多次採訪七等生,與他談論文學、哲理、生命體察,並藉此一窺作家隱世的生活面貌。電影將於3月19日全台上映。

  • 楊力州受祈家威啟發拍片改變社會

    楊力州受祈家威啟發拍片改變社會

     金馬導演楊力州監製「怪咖系列」紀錄片,9日舉辦其中4部《非法母親》、《動保蝙蝠俠》、《尼泊爾布思議》、《多肉女子生存之道》首映記者會。片中主題橫跨動保、同婚、移工、教育等議題,楊力州表示,紀錄片拍完,算是完成一半,另外一半希望可以藉此推動社會的改變。  他透露,之所以命名為怪咖,是因1986年、台灣解嚴前1年,當時他在台北南陽街補習,看到祈家威獨自在天橋上推動同志婚姻平權,「曾目睹過他(祈家威)被警察拖走,當時非常多標籤貼在他身上,說他是怪咖、有問題的人,一直到2018年,同志平權音樂會在凱道舉行,那天有30萬人在現場,從1個人到30萬人,台灣社會要走30幾年,這是台灣社會最大恥辱,我們能做的就是拍片」。  日前天后張惠妹經紀人陳鎮川在美國合法聘請代理孕母,成功與老公擁有自己的小孩,《非法母親》也記錄了同婚遠赴柬埔寨求子過程,片中主角為了成為母親,觸犯「代理孕母法」與「人工生殖法」2條台灣法律,楊力州認為「沒有人可以說一個人要成為母親是非法的」,就連政府都不行,「如果同婚是台灣進步的象徵,請把它做完,想用這部片去完成百分之50以外的社會動力」。

  • 桃園復興區學子拍紀錄片 傳承泰雅部落文化

    桃園復興區學子拍紀錄片 傳承泰雅部落文化

    桃園市復興區居民以泰雅族為主,復興區公所舉辦「大手牽小手傳承復興部落文化」紀錄片活動,透過志工陪同青少年探訪部落耆老,用影像記錄逐漸失傳的傳統文化,並在介壽國中舉辦成果發表會,7部紀錄片傳達各部落動人故事,讓參與者更深層認識自己的家鄉。 復興區桃源志工服務協會理事長陳昭耀說,活動透過部落志工大人陪著國、高中生探訪耆老,採訪泰雅族的口述歷史與沒落的傳統文化,專業導演並培訓年輕一代透過影像紀錄7部精采故事,大家用手機拍攝再做剪輯,分別完成「達利的音樂世界」、「部落的雜貨店」、「泰雅婚姻愛情」、「泰雅特色料理」、「大豹遷移史」、「美哉!巴崚」和「部落之眼」故事。 復興區長游正英區長表示,復興區有高達57個部落,不同主題在不同孩子的詮釋下展現不同視野,雖然大家都是新手,看完紀錄片內容不乏畫面拍得相當唯美,也有不少組別節奏剪輯流暢,有的則是敘事旁白感人,內容令人印象深刻,不同的面向都彷彿直視復興區泰雅族人的靈魂深處。 活動顧問陳建松指出,許多原住民想傳承部落文化卻不知道怎麼做,指導年輕一代學會說自己的故事,學生利用手機拍攝並學習剪接技術,完成5至10分鐘短片,適逢寒假期間山上學生幾乎都得去打工,還得說服家長讓孩子參與活動,完成作品有獎學金激勵,培訓1個半月時間大家花心力投入,作品屆時將在復興區公所及介壽國中網站供民眾欣賞。

  • 豐原這里有16間土地公廟 名導洪馬克指導弘光文創系拍紀錄片

    豐原這里有16間土地公廟 名導洪馬克指導弘光文創系拍紀錄片

    弘光科技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系四年級4位學生利用寒假期間進行紀錄片專題製作,到豐原區東湳里拍攝在地故事。學生首次掌鏡紀錄,擔任指導老師的助理教授何宣霈特別請來名導洪馬克,指導學生如何拍出好的影片。學生說,跟著導演學習到拍片隨機應變、溝通協調等技巧,懂得思考與等待,才會有好畫面。 何宣霈表示,東湳里有16間土地公廟,還舉辦獨特「土地公派對」,這個題材引起系上廖家羚、李欣霈、高幸萱、鄭羽婷4位學生興趣。學生進入社區採訪當地居民,探索特殊文化與歷史,因學生缺乏拍攝經驗,因此,他帶著學生一起拍攝,正式拍片之前,也事先規劃拍片練習計畫,還邀請名導洪馬克一同指導。 學生主動與東湳里里長唐志勇聯繫,里長熱心的帶著學生、老師、導演穿梭在當地的公園、土地公廟、活動中心等在地居民聚集的地點,學生花了4天的時間拿著攝影機,分工擔任紀錄片導演、攝影師、製片、編劇,記錄下里內的人文風情,及居民對於信仰文化的情感。 擔任導演的大四學生廖家羚坦承,第一次拍片接下導演職務,壓力大到幾乎快崩潰,每天都要哭1次,因為拍攝中途很多不可控的狀況,還要構思要怎麼訪問居民、鏡頭角度要怎麼拍,腦袋都快打結,需要考慮的面向很多,不過,經過幾天經驗下來,發覺自己有所進步。 廖家羚指出,一開始無法隨機應變,例如要拍攝廟公的訪談,她早想好要拍攝的位置,沒想到洪導演建議,使用走動式訪問更好看、更動態,讓她一度感到挫敗,覺得想得不夠多,「但是我願意挑戰自己,不斷告訴自己:我一定可以做到。」 李欣霈也說,拍攝紀錄片比想像中的累,不是只有想一個拍攝點便能完成,很多層面必須考慮,拍片讓她深深體會,要拍攝出一個好畫面要思考跟等待,尤其在走訪了16間土地公廟,跟著導演學習,更讓她領悟到,拍攝不能侷限在一個框架。 洪馬克曾在好萊塢國際電影獎中一口氣奪下8項大獎,他表示,過去他會直接下指令跟學生說「這個要怎麼做!」後來改在一旁觀看,等拍片空檔再問學生,有沒有發現問題在哪裡,一開始學生很茫然,但是經過不斷的丟問題,引導學生思考、學習,才能學到更多東西。

  • 許鞍華的香港

    許鞍華的香港

     許鞍華是香港導演,拍了40多年、30多部電影,走過各式各樣的路,從光鮮的星光大道到泥濘的香港新界山區,從盤桓山頂的萬里長城、到無人、無車的新市鎮街頭,在紀錄片《好好拍電影》中,我們看到她原來是這樣觀察著世界。  過去從沒注意到許鞍華名字裡的「鞍」,原來代表出生地東北鞍山,這也解釋了她與香港影壇「不太一樣」的緣由。紀錄片細細剖析她與她的電影、她的身世、她的性格,還有她的香港。  原來《客途秋恨》陸小芬的角色就是她媽媽,她十多歲時才知媽媽是日本人,因為公婆要求保密,媽媽即使聽不懂、也從不發問,直接影響許鞍華的世界,因為她反過來拚命發問、拚命爭取,她嘴上說「這是電影學校教我們去吵、去爭!」實際上,她始終覺得自己是大學舞會上沒有人邀請的女孩,不主動出擊,就沒人聽得到她的聲音。  紀錄片觀察到她人生簡直就是為電影而活,眼中只有電影,走路只注意取景無暇顧及身旁的公車,因此撞斷腿;只要在片場,她全副心神專注雕琢角色,渾然不覺眼前有張桌子擋路,硬生生絆倒。70高齡的她、照顧著更高齡的媽媽,帶媽媽到日照中心門口,才發現耶誕節假期根本沒開門,生活還真不是她的強項。  許鞍華在紀錄片裡說,她每次拍片都當成最後一部來拍,純粹擔心萬一票房不好,接下來沒人願意投資她拍片了!為了拍片,她無論幾歲、還是日日跟劇組吵架、吵完又拿出菠蘿油、鴛鴦奶茶跟大家和好。香港有7天拍完一部片的電影導演,但也有像她這樣可以跑遍大陸各地取景,花一整年時間完成一部片的傻瓜。  能引起許鞍華關注的主角多半是為了生存掙扎的小人物,好比最有名的《桃姐》,導演透過鏡頭帶著觀眾進入香港的安養中心,宮雪花飾演的工作人員介紹這裡有陪病制度,東南亞的幫傭陪去醫院是一個價錢、香港人陪是一個價錢、能講英文的香港人是另一個價錢,洋人陪是最高價,因為在香港、只要遇到洋人都有特殊待遇,起碼排隊時間會縮短!幽默諷刺又寫實,但想想,這已經是10年前的香港了。  很多朋友要她別再拍失敗者的故事,又不是每個失敗者都能成為耶穌基督!但她還是走自己的路,透過鏡頭幫香港留下了很多故事、很多影像,直到香港也變了樣。當鏡頭帶到她在大陸城市宣傳電影,問及香港回歸20年的祝賀,她鐵了心只談宣傳,其他的無話可說。她,確實是最勤力的電影工作者。  蔡琴有首歌〈給電影人的情書〉,歌詞寫著「你苦苦地追求永恆╱生活卻顛簸無常遺憾╱你傻傻地追求完美╱卻一直給誤會給傷害給放棄給責備」,這是許多台灣電影導演生活的樣貌,也是香港導演許鞍華的寫照。因為他們在意的不是短暫一時片刻,而是存留在電影菲林裡這個世界永恆樣子。   (作者為作家)

  • 我見我思:黑鳥麗子》許鞍華的香港

    我見我思:黑鳥麗子》許鞍華的香港

    許鞍華是香港導演,拍了40多年、30多部電影,走過各式各樣的路,從光鮮的星光大道到泥濘的香港新界山區,從盤桓山頂的萬里長城、到無人、無車的新市鎮街頭,在紀錄片《好好拍電影》中,我們看到她原來是這樣觀察著世界。  過去從沒注意到許鞍華名字裡的「鞍」,原來代表出生地東北鞍山,這也解釋了她與香港影壇「不太一樣」的緣由。紀錄片細細剖析她與她的電影、她的身世、她的性格,還有她的香港。  原來《客途秋恨》陸小芬的角色就是她媽媽,她十多歲時才知媽媽是日本人,因為公婆要求保密,媽媽即使聽不懂、也從不發問,直接影響許鞍華的世界,因為她反過來拚命發問、拚命爭取,她嘴上說「這是電影學校教我們去吵、去爭!」實際上,她始終覺得自己是大學舞會上沒有人邀請的女孩,不主動出擊,就沒人聽得到她的聲音。  紀錄片觀察到她人生簡直就是為電影而活,眼中只有電影,走路只注意取景無暇顧及身旁的公車,因此撞斷腿;只要在片場,她全副心神專注雕琢角色,渾然不覺眼前有張桌子擋路,硬生生絆倒。70高齡的她、照顧著更高齡的媽媽,帶媽媽到日照中心門口,才發現耶誕節假期根本沒開門,生活還真不是她的強項。  許鞍華在紀錄片裡說,她每次拍片都當成最後一部來拍,純粹擔心萬一票房不好,接下來沒人願意投資她拍片了!為了拍片,她無論幾歲、還是日日跟劇組吵架、吵完又拿出菠蘿油、鴛鴦奶茶跟大家和好。香港有7天拍完一部片的電影導演,但也有像她這樣可以跑遍大陸各地取景,花一整年時間完成一部片的傻瓜。  能引起許鞍華關注的主角多半是為了生存掙扎的小人物,好比最有名的《桃姐》,導演透過鏡頭帶著觀眾進入香港的安養中心,宮雪花飾演的工作人員介紹這裡有陪病制度,東南亞的幫傭陪去醫院是一個價錢、香港人陪是一個價錢、能講英文的香港人是另一個價錢,洋人陪是最高價,因為在香港、只要遇到洋人都有特殊待遇,起碼排隊時間會縮短!幽默諷刺又寫實,但想想,這已經是10年前的香港了。  很多朋友要她別再拍失敗者的故事,又不是每個失敗者都能成為耶穌基督!但她還是走自己的路,透過鏡頭幫香港留下了很多故事、很多影像,直到香港也變了樣。當鏡頭帶到她在大陸城市宣傳電影,問及香港回歸20年的祝賀,她鐵了心只談宣傳,其他的無話可說。她,確實是最勤力的電影工作者。  蔡琴有首歌〈給電影人的情書〉,歌詞寫著「你苦苦地追求永恆╱生活卻顛簸無常遺憾╱你傻傻地追求完美╱卻一直給誤會給傷害給放棄給責備」,這是許多台灣電影導演生活的樣貌,也是香港導演許鞍華的寫照。因為他們在意的不是短暫一時片刻,而是存留在電影菲林裡這個世界永恆樣子。 (作者為作家)

  • 金馬單場觀眾票選冠軍 近百位女性電影工作者淚推《好好拍電影》

    金馬單場觀眾票選冠軍 近百位女性電影工作者淚推《好好拍電影》

    曾獲金馬獎最佳美術的文念中首次拍攝紀錄片《好好拍電影》,一出手就惹哭許多電影人,他鏡頭下的人物就是在港台電影圈人緣超好的導演許鞍華。上週末邀請近百位的女性電影工作者一起欣賞,文念中也特別與這場試映會的觀眾做了一場視訊交流。 文念中說:「現場看到很多年輕人,可能對許鞍華導演不是很熟悉,希望能夠看完這部紀錄片,可以有機會去找她以前的電影來看。作為香港電影創作者還是一位女性,一直保持著拍電影的初心!就算這麼艱難,還是很努力的好好拍電影,希望能對她有多一點了解或認識,這就是我拍這個電影的目的。」同時他也提到許鞍華與侯孝賢導演都是73歲,他們也都還在籌備下部電影,期待疫情過去可以趕快看到。 監製過許多國片的李烈也提到:「這部電影對我來說真的是勵志片!雖然在台灣拍電影常常很沮喪、灰心和挫折,會有不想幹的念頭,但是看到許鞍華導演已經70歲了,對電影的熱情不減,覺得太慚愧了,也會讓自己燃起一股熱情!」 製片經驗一樣豐富的葉如芬說:「看完電影之後,也希望自己可以到70歲時...是不用整容啦!還是可以拍電影,同時提醒自己要愛我的生活,然後繼續好好拍電影!」王小棣導演也表示:「看到她唯一一次領獎落淚時的短短幾句話也跟著鼻酸,看著阿鞍有志氣的簡單人生,很安人心的感覺,you are the answer to yourself。」 許鞍華導演對於拍電影和香港電影用情之深,即使不用言語,也能讓所有觀影人都感受到愛電影的激情!《好好拍電影》從2016年初在許鞍華導演拍攝《明月幾時有》開始,鉅細彌遺地記錄了3年來許導演的片場裡與片場外的點點滴滴,去年還在金馬影展拿下單場觀眾票選冠軍。該片將於1月15日在台上映。

  • 泰國掀學運浪潮 民眾從台灣電影尋求共鳴認同

    泰國今年掀起一片民主運動浪潮,講述台灣民主運動歷史的紀錄片在泰國意外受到歡迎。泰國民眾透過電影,從中反思自身國家的處境,也從中找到共鳴與認同。 今年邁入第3年的「台灣紀錄片影展」(Taiwan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 in Thailand)由文化部駐泰文化組和台灣紀錄片海外推廣計畫、泰國紀錄片俱樂部(Documentary Club)等多所泰國專業藝術電影機構攜手,11月在泰國多個城市放映台灣電影。 紀錄片一向不是主流電影市場的寵兒,而政治類型的相關電影更少見於泰國電影市場,但台灣新銳紀錄片導演廖建華拍攝的「狂飆一夢」,在今年的台灣紀錄片影展中,意外地特別受到泰國觀眾歡迎。 「狂飆一夢」從兩個小人物的視角切入,記錄了1970年代台灣民主運動狂飆時期以及近40年的台灣民主發展。 泰國紀錄片俱樂部創辦人媞妲(Thida Plitpholkarnpim)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分享了她的觀察。她指出,受到泰國今年學生運動的影響,政治型的紀錄片特別受歡迎。 媞妲說,講到民主政治,泰國人會想到很遠的地方,例如美國或歐洲。但近幾年在亞洲民主運動浪潮下,講起民主,就會想到鄰近的台灣,加上奶茶聯盟(Milk Tea Alliance)的議題,對泰國人來說,民主不再是遠在天邊,「能參與、有感覺」,所以願意花錢進電影院看一部講政治的紀錄片。 泰國今年7月掀起一股學運浪潮,抗議人士甚至前所未有地觸碰了敏感的王室改革議題,從7月一路到年底,抗議未曾停過,泰國人走上街頭爭取民主,也走進電影院尋找認同和支持。 電影能夠透過簡單卻強而有力的鏡頭語言,讓所有觀影者在電影中找到與自身共鳴的經驗。媞妲說,泰國人在觀看台灣講述民主的紀錄片時,「會聯想到自己國家的處境,會很有感覺」。 也因為今年學運浪潮,泰國人開始關心政治,開始研讀自己國家的歷史,越來越多年輕人想了解1973年和1976年由法政大學學生發起的民主運動歷史,媞妲說,如果是在兩年前,狂飆一夢不會像今年一樣受到歡迎。 媞妲相當讚賞台灣的紀錄片產業。她說,相較於台灣,泰國的紀錄片題材少,願意上映的電影院也少,市場小加上還有審查制度,都是泰國紀錄片難以發展的原因;台灣的政府支持紀錄片,電影從業人員在找資金或是放映管道上,都比泰國容易許多。 除了政府支持,台灣的紀錄片題材多樣、質量好且能批評當權者,也令媞妲印象深刻。她說,台灣的紀錄片可以拍攝重要人物、可以罵政府、可以拍少數族群的議題,這些都是泰國目前難以達成的目標。 媞妲近幾年最欣賞的台灣紀錄片是導演黃惠偵的「日常對話」,導演從一個家庭出發,利用一對母女的對話,反映了社會的問題,讓觀眾觀影時可以感到很貼近自己的日常生活。這樣的拍攝風格,是年輕人喜歡的方式,也是泰國紀錄片從業人員可以學習的拍攝手法。

  • 李哲昕《迷航》拍烏坎村事件獲紀錄片獎

    李哲昕《迷航》拍烏坎村事件獲紀錄片獎

     最佳紀錄片昨由《迷航》奪下,導演李哲昕特別感謝金馬獎認可:「2020年是一個艱難的、充滿各種挑戰和迷航的年份,希望我們依然相信『紀錄和想像力的能量』。」後台受訪時,她開心表示「拿到金馬的能量真的非常多」,最想立刻飛回香港拍片,進行防疫隔離14天後將投入新紀錄片拍攝。  《迷航》真實記錄2011年大陸烏坎村事件,面對貪污官員非法買賣土地,烏坎村村民群起抗議,李哲昕於2011年11月23日進入烏坎村開拍,離昨天金馬典禮僅差2天就滿9年,回想拍攝艱辛,「拍攝時沒有太多覺得堅持不下去的時侯,最痛苦的其實是剪輯,我總是以為下個月就能完成,過程中有沮喪、自我懷疑,但說放棄…真正要放棄的點是沒有的。」  最佳劇情短片由《夜更》奪下,香港導演郭臻昨無法出席典禮,由友人上台代念得獎感言,「謝謝金馬獎,謝謝評審厚愛,希望未來可以認識其他入圍者」,並提到如果未來香港金像獎也有紀錄片、短片獎項,他一定支持。代領人再以粵語代郭臻致謝,「這件獎先暫時由我們保管,有一天黎明來到再還給大家,願大家好好療傷、好好休息、好好去愛,最後想跟全世界說願自由歸於人們」。

  • Apple TV+全新紀錄片《你不知道的小小世界》上架囉

    Apple TV+全新紀錄片《你不知道的小小世界》上架囉

    拍攝製作期長達10年、紀錄超過 200 種罕見微小生物,《你不知道的小小世界》由「蟻人」保羅路德獻聲演出、由艾美獎最佳紀錄片得主 Tom Hugh-Jones 執行監製,透過令人讚歎的攝影技術,捕捉各種小型生物的非凡生命力。現前六集已上架 Apple TV+,邀你共賞。 喜歡看紀錄片嗎?總是喜愛發現生活中他人難以察覺的細節嗎?蘋果旗下串流影音平台近期繼推出伊旺麥奎格電動摩托車環球紀錄片《Long Way Up》後,又推出拍攝製作期長達10年的紀錄片《你不知道的小小世界》,帶領你從微觀角度理解全新的自然世界,千萬不可錯過。 蘋果也同時在 Apple TV+ 的 YouTube 官方頻道釋出了《你不知道的小小世界》製作特輯。影片內揭示了紀錄片幕後團隊如何運用攝製技術,在熱帶叢林捕捉到兩隻極其迷你的草莓箭毒蛙打鬥!以及完美地掌控空拍機,以追蹤蒼鷹在樹林中翱翔的過程。喜愛攝影的朋友值得一瞧。 針對喜愛紀錄片的朋友,Apple TV+ 先前已經預告將會在11 月 13 日星期五首播《Becoming You》,在12 月 4 日星期五首播《Earth At Night In Colour》,同樣精彩可期;適合小朋友的全新動畫影集《Doug Unplugs》以及《熊貓靜水》,則預計在11 月 13 日、12 月 4 日首播,即將推出的內容相當豐富。

  • 決戰太原 一段被湮滅的歷史

    決戰太原 一段被湮滅的歷史

     由台北市前文化局長謝小韞(左一)監製,黃玉珊(左二)、陳堯興(右二)兩位導演費時三年、聯合執導的紀錄片《故人故居故事:一代名將王靖國》,9月26日下午2時到4時在國家電影中心放映廳舉行發表會。  應邀出席此一特殊題材紀錄片的來賓,包括電影界、藝文界、教育界的朋友,如國家電影中心執行長王君琦、婦聯會主委雷倩、文訊雜誌社長封德屏、行政院青年署副署長王育群﹑李立劭導演、政論家李天鐸、鍾肇政文學推廣協會鍾延威理事長、衛民教授、鍾耀寧教授等人。  這部紀錄片的推手王壽來(前文化部文資局局長、王靖國將軍之子)表示,此片是講述在離亂時代,一個軍人家庭的辛酸故事。拍此紀錄片的目的及核心意義有四:追溯國民政府在二戰後政局動盪之際,由行政院長閻錫山播遷來台的一段往事;呈現閻錫山先生和王靖國將軍的特殊淵源;彰顯王將軍率領軍民死守太原的英烈事蹟、還原國共內戰中最慘烈一役的歷史真相。  根據中國大陸2009年所攝製的紀錄片《決戰太原》報導,太原之役,是其所謂「解放戰爭」中,歷時最長、戰鬥最激烈、付出代價最大的攻堅之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