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拳種的搜尋結果,共10

  • 擦亮八極拳文化金字招牌 魯台港澳記者走進吳鐘八極拳博物館

    擦亮八極拳文化金字招牌 魯台港澳記者走進吳鐘八極拳博物館

    “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定乾坤”。10月20日,參加“感受新山東·見證新願景——台港澳媒體山東行”聯合採風活動的魯台港澳記者一行來到山東省海峽兩岸交流基地——吳鐘八極拳博物館。近距離感受慶雲縣非物質文化遺產—吳鐘八極拳。 八極拳是中國十大拳種之一,有很強的實戰價值,軍隊中操練的擒拿、背摔、格鬥等,都吸收了八極拳的某些特點。清乾隆帝曾寫下“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定乾坤”的詩章,對八極拳高度贊揚。 吳鐘八極拳博物館的建立,是慶雲將八極拳文化與旅遊結合的生動實踐。據介紹,博物館為唐宋風格建築,建築面積為1100平方米。記者觀察发現,博物館中,矗立著一座八極拳宗師吳鐘的全身立像。館內收藏了大量八極拳的文物資料,對八極拳的歷史淵源、傳承支脈等做了詳細梳理,能夠讓八極拳愛好者系統全面地認識八極拳、了解八極拳。 作為優秀的中華武術傳統文化,八極拳在海峽兩岸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和廣泛的影響。目前臺灣約有30餘萬人、全球約有60餘萬人習練八極拳。台灣政商界、軍警界八極拳愛好者眾多,曾多次自發到慶雲祭拜祖師、交流技藝。 隨後,記者們觀看了八極拳表演。現場表演了六合大槍、八級小架等節目,節目由慶雲吳鐘八極拳研究會第二屆會長常慶祝,慶雲縣八極拳進校園總教練宗學習,德州學院體育系教授、八極拳六合大槍傳承人韓英甲演繹。他們剛中帶柔、樸實無華的拳術,盡顯“動如崩弓,發似炸雷”之勢,給記者們奉上了一場場精彩絕倫的視覺盛宴。 “八極拳不僅是一種技藝的傳承,更是一種人格品質的提升。通過練武術,不僅增強了體質、訓練了技能,還培養了意志、陶冶了情操、豐富了我們的文化生活。八極拳不受場地器材的限制,男女老少皆宜,何樂不為呢?”德州學院體育學院教授王興臣說,“希望台灣的八極拳愛好者能與我們多交流,在相互學習的基礎上多創新,與時俱進。” 本次參觀使魯台港澳記者們感受到了八極拳的文化內涵,發現了八極拳得以廣泛傳播、代代相傳、興盛不衰、名揚海內外的魅力所在。

  • 華夏科大與緬甸拳協會以「武」會友

    華夏科大與緬甸拳協會以「武」會友

    華夏科技大學散打社2日在新北五股工商展覽中心,和緬甸拳協會進行一場武術交流。此項賽事由緬甸拳協會理事長李佳容與華夏科技大學散打社指導老師謝璨羽老師一同策畫。 有緬甸拳選手鄧定遠、台灣國手洪世穎以及華夏科技大學選手陳宇翔,一同就緬甸拳與現代格鬥技術的差異性進行切磋與交流。活動過程中,華夏科技大學散打社的同學在現場也與觀眾進行現場教學,讓更多國人了解緬甸拳和現代拳擊格鬥的差異性。 活動策劃人之一,同時也是緬甸拳協會副理事長金舒蘋表示,希望藉由這一次學生及民眾互動的武術交流活動,讓大家更加了解緬甸拳這種古老拳種的傳統與文化。 華夏科技大學散打社指導老師謝璨羽表示,多元的競技運動對於學生在學習上是很有啟發性的,學生在面對新的競技項目時,應該要探討的是競技本身的文化與多變性,而非執著於勝負與高下之分,當學生了解了緬甸拳的技術與規則,可以跟自己所學的散打與拳擊相互切磋,並從中選擇適合自己的拳路與技巧,這比勝負本身更能啟發學生學習的樂趣。

  • 天下第一拳探秘~兩岸元首保鑣 大內八極過招

    天下第一拳探秘~兩岸元首保鑣 大內八極過招

    現代第一武功是什麼?是詠春?是泰拳?還是八極?在新舊任總統交接前夕,中時新聞網廣播節目「為所欲為」主持人中國時報副社長張景為,特別專訪兩位曾任元首貼身侍衛的武術高手,揭開兩岸保護元首安全的神祕面紗,原來他們都精通大內八極。 洪篤昌,曾在士林官邸、七海寓所擔任安全侍衛,經國先生過世後轉到慈湖守靈3年,一生保護元首的職責,讓他練就一身大內八極的好功夫,退役後仍持續擔任國安局特勤中心種子教官的武術教練,如今每任元首身邊都有他的徒子徒孫。 楊彼得,是蔣經國七海寓所的最後一任侍衛組長,從憲兵被挑選至七海任內衛,一做就是25年。他的一生任務都在七海,出任蔣經國總統安全侍衛後,就不曾離開七海,直到送走經國先生、告別方良女士,楊彼得最後一個任務,就是把七海這個跨世代的編組畫下休止符,成為歷史名詞。 ●兩蔣抬棺人 個個身懷絕技 民國57年士林官邸為擴增安全侍衛人員,從500人中精挑40人,並通過考試進官校後,再派到老總統蔣中正長居的士林官邸內,擔任內衛工作,洪篤昌就是當年被精挑的一位。他從士林官邸到七海寓所達20年,當年負責抬蔣經國靈柩的20位貼身侍衛中,就有洪篤昌,他說一般人以為抬棺只有10人,事實上是20人,因為棺非常重不好抬,還要從忠烈祠抬到門外,中間一定要換手,而且每個人的手臂上都綁著護套,就是擔心手會滑掉。 楊彼得也回憶他在七海期間,貼身照顧經國先生和方良夫人,民國69年他從憲兵學校聯指部被選到七海任內衛,到民國77年蔣經國過世後他仍續留,一直陪伴方良夫人到93年,因為是兩蔣時代的最後一任內衛組長,他必須負責善後任務,後來花了半年時間處理完畢,民國93年6月30日七海警衛組名稱正式走入歷史。 洪篤昌說,兩蔣過世後,原總統侍衛室的任務,在孔令晟侍衛長任內改組為特勤中心,洪篤昌也離開了保護元首的任務,但憑著一身好武功,他不但退而不休,還將神祕八極高手劉雲樵師父的真傳功夫,繼續在特勤中心播種傳承。洪篤昌的工作從保護元首,轉為訓練總統隨扈人員的種子教官,再由這些種子教官,傳授給每個負責元首和官員安全的特勤人員,洪篤昌認為大內八極在我特勤單位早已深耕生根。 ●孔令晟、劉雲樵將大內八極留台灣 為什麼八極拳會成為大內拳法?甚至不只在台灣,連大陸總理身邊的保鑣也學八極?洪篤昌說八極拳發源在河北滄州,俗話有「雁過拔毛」,指的就是清末時開始流傳的八極拳,連雁子飛過毛也會被拔,這樣厲害的拳法,目前也被中國大陸列為第一拳種。 大內八極當年是如何進入士林官邸、七海寓所,成為保護元首的第一拳法?洪篤昌回憶,師父劉雲樵和孔令晟當年是陸軍官校同學,孔令晟後來進入士林官邸內衛室後,就將劉雲樵介紹為官邸內的武術老師,先教侍衛官,再由侍衛官打給老總統看,後來蔣公安排在日月潭見劉雲樵,他才正式成為官邸武術教官。 洪篤昌說從兩蔣過世到李總統、陳總統,到現在的馬總統侍衛官,他們所學的八極拳都是他負責教學,不只台灣學這套大內八極,連對岸從毛澤東的警衛團時代至今,中南海元首安全人員必學的,也是這套拳。 兩蔣時代引進的大內八極,在特勤系統至今仍受重視,洪篤昌說安全人員長年學這套拳術的要領,是以保護總統為主,所以要以身做盾,完全無視自己生命,拳術和槍法更要相輔相成。因為近距離的肉身保護,遠比槍法來得重要,官邸內一直重視八極拳訓練,過去各地方特勤安全人員比賽拳術和槍法時,七海中興寓所拿永遠第一,大家都叫他們不要再參加比賽了。 回憶這段保護兩蔣的歲月,是非常艱苦的,他們不但拳法要好,槍法也不能馬虎,當時官邸侍衛長是特勤中心兼任副指揮官,比賽時槍法不好,很有可能就被調走,所以大家對自己要求嚴格,常在房間內吊磚練槍,有一次還不小心有人在練槍時走火受傷。 畢竟要負責元首安全任務沒有那麼簡單,學拳、學射擊外,連家世背景也都先經過調查,出任後的生活作息都受到控制,洪篤昌說現在安全人員條件要求更高,還至少要精通一種外語,原來保護元首安全的工作,要夠優秀、夠賣命,是安全人員的基本條件。 ●人生兩點一線 隨時成肉盾 八極拳在一次次政黨輪替後,是否會失傳?洪篤昌說只要負責特勤任務的人重視,就能傳承下去,這是特勤安全人員吃飯的本錢,不應該不重視。過去曾有一位美國警察首長特別來台灣,挑戰劉雲樵老師的大內八極,沒想到劉老師只出一招,就讓這位警長招架不住。 大內八極從台灣元首官邸到中南海保鑣,流下不少傳說,兩岸學習的大內八極來源相同,洪篤昌認為兩岸特勤人員拳法差不多,網路上有視頻可參考,大內八極之所以成為天下第一拳,也是兩岸保護元首專用,並非拳法招術漂亮,而是招招都要命,例如被頂心肘打到不是致命,就是斷手腳,所以八極拳不是表演而是實際動作,在安全狀況嚴重時才能達到最大功能。 特勤人員的生活是非常艱苦的,洪篤昌說無論何時精神都在緊張狀態中,像經國先生時喜歡到民間探訪,民眾近身的機會很高,一有危險時,不可能拳打腳踢,馬上就要用肉身撲,就連爆裂物也不例外,當時洪篤昌被分配到的任務,除了近身保護元首安全外,還有負責手榴彈撲來的意外狀況。 撲手榴彈的方式後來又增加了「國父帽」般的防彈帽,每逢10月慶典時,洪篤昌和另一位安全人員,一人戴一個帽子坐在台上,眼睛要看四面八方,就是防範手榴彈丟進場,侍衛人員工作很辛苦,就是又「侍」又「衛」,同時顧到老闆的安全和生活,所以大家生活都要很正常。 七海任務以前都要求「兩點一線」,只有家和官邸,不能隨意在外面吃喝,安全人員的身份就是機密,以免被人利用都不知,像他在七海工作時,連太太家人都不知他真正的工作,有時才回家就馬上被通知要出差,離開官邸也不能亂跑,生活非常嚴謹,練習撲手榴彈。他常和太太小孩說,他早有當烈士的心理準備,家人也該有隨時當烈士遺族的準備,畢竟保護元首時,安全人員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完全以被保護人為主,就算有防爆毯也是先蓋元首,再盡快撤離現場, ◎洪篤昌小檔案 年齡:63歲 學歷:民國67年憲兵學校戰技班畢業、國安局幹部研究班。 經歷:七海官邸任蔣經國侍衛官、劉雲樵傳授大內八極第一期種子班、民國81年官邸警衛組組長(上校)退伍、現不定期培訓國安特勤中心人員的武術教官。 ◎楊彼得小檔案 年齡::55歲 學歷:憲兵學校、國安局幹部研究班 經歷:國安局特勤中心上校、七海寓所最後一任侍衛組長

  • 梅花拳17代傳人外遇秘書 死後兒子告通姦敗訴

    身為中華民國梅花拳文武大法推展協會理事長的翁姓男子,也為台灣梅花拳第17代傳人,疑似外遇張姓秘書多年,翁男與其元配陸續逝世後,翁男兒子方從同門師兄弟口中得知,不堪家族受辱進而提告;法院認為證據不足,判其敗訴。 傳說梅花拳為大陸古老拳種之一,講究內外結合、形氣和一,翁男為17代傳人,師承梅花門16代掌門人張武臣,在台現有17代、18代、19代弟子約3000多人,翁男及其許姓妻子分別於去年4月、今年4月間陸續逝世。 判決指出,翁男兒子日前從同門師兄弟口中得知亡父生前外遇張姓秘書,並多次以出差為藉口,甚至到大陸考察時同居一室,公然出雙入對,亡父與張女外遇跡象,也可從每次合照中看出端倪。 翁男兒子提供亡父與張女合照、網頁資料及其他人的證詞,他也提到,亡父不顧門內眾師兄弟眼光,公然與張女調情,家人竟是最後一個得知,造成其極大精神病苦,便向張女求償100萬元;張女則駁斥稱,絕無此事。 法官則認為,翁男兒子提出的證據,仍無法證明其亡父與張女外遇,判其敗訴,全案仍可上訴。

  • 班侯拳登台祭天 林冠哲掄拳演武

    班侯拳登台祭天 林冠哲掄拳演武

    由林冠哲演示的班侯拳,日昨(25日)在中正紀念堂(中華世界大道總會)領銜主辦的(中華民族道統治國五千年文化傳揚遍世界大聖會)表演活動中,正式在台發表,其師承陳長椿師父在場全程觀摩,展演後並以(走自己的路,塑自己的風格,擴大發揚推廣)的宗旨,將此珍貴拳種在台正式推廣。 原本班侯拳是一種距離我們較久遠的太極拳種,乃是楊家太極拳尚未分家前,仍保有陳氏脫胎換骨前的風韻。據武林史載:『當年張信義悄悄來到楊班侯家門口,聽到房裏有雷鳴般的聲音,引以為奇,推門進去,看見楊班侯在練【伏虎式】,拳動聲發,氣凌山嶽。張信義明白了雷鳴之聲是老師出拳所發…….』。然而學習此拳沒有深厚的功力是打不出班侯拳的威力的。適巧林冠哲拜師於陳長椿師父,在他的鶴拳團裡兼練太極拳,根據陳老師所傳授的『龍虎風氣功』慣有的【龍吟虎嘯】之聲,以及『吐濁氣』氣功配合出手發勁,就有這種感覺了。 林冠哲行拳時展現出的【步步紮根,招招發勁】功力,現場相當吸引觀眾,一種將太極拳融入鶴拳元素的機緣,結合台灣武術生態的展演,讓人除了緬懷班侯拳的歷史定位外,亦更能增添台灣本土武術情懷。 林冠哲個人履歷如下: 學歷:國防大學 經歷:世界太極拳聯盟國際級教練班結業 救國團太極拳、養生氣功、推手班委任講師 清水高中太極氣功社團指導老師 建達國際公司太極拳班指導老師

  • 福建「狗拳」:千年拳法的失落與傳承

    見到陳金龍之前,你可能很難想像這位身材矮小,已近古稀之年的老人是福州當地一名「武林高手」。他學習「狗拳」已有60年之久,不僅是福州義香拳社的掌門人,還憑著一身武藝成爲了國家級武術7段大師。 「狗拳」又稱地術拳,因招式模擬犬、豺等動物而得其名,最早可追溯至宋朝,是中國南方稀有的漢族拳種之一。 「我學的這套拳法叫「義香犬法」,是「狗拳」的一支。」陳金龍介紹自己9歲時師從拳師義香,練習「狗拳」大半輩子了。漫長的習武生涯中,他一面研究「狗拳」,一面義務收徒,一心想將這門傳統武術發揚光大。 據瞭解,義香犬法包含108式核心套路、32式基本練功法及棍術等,套路分上中下三盤,幷以中盤爲靈魂,三盤上下貫通,自然演化,攻中待守、守中寓攻、剛柔相間、內外合一。相傳這套拳法始於明末清初的五枚大師,後又經方世玉等各代武術名家不斷改良,目前是福州市台江區非物質文化遺産。 「退休後,我辦了義香拳社。平時在廣場教街坊鄰裏打拳。一方面幫助大家強健體魄,另一方面也是想讓更多人感受到這門古老拳術的魅力。」陳金龍說道。 不光在外義務教人打拳,陳師傅還在一家幼兒園教起了武術。幼兒園的孩子們對「狗拳」充滿了興趣,這種在地上「翻來滾去」的武術經常讓大家學得哈哈大笑。「我每周會來幼兒園教上半個小時,看到這些5、6歲的小朋友們喜歡「狗拳」,我覺得它的未來還是有希望的。」陳師傅笑道。 然而,事實上地術拳正面臨著失傳的風險,這門古老的拳術如今很難引起年輕人的興趣。福州市武術協會地術拳委員會會長翁堯芳說:「地術拳學習難度大,一招一式對練習者身體素質要求較高。而且由於主要模擬犬類,經常要在地上摸爬滾打,年輕人不太能接受。」 其實不只是地術拳,傳統武術也面臨「失寵」的危險。「現在的小年輕都不太喜歡武術,年輕一點的武師也都人到中年,如果傳統武術不能進一步年輕化,它的未來很可能會隨著我們這代人的離去變得黯淡。」翁堯芳說道。 「2011年,我們積極申報使地術拳成爲了文化部確定的第3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翁堯芳介紹,這幾年福州市武術協會多次舉辦武術表演、比賽、研討會等活動,目的就是讓以地術拳爲代表的地方傳統武術走出當前的困境。

  • 7傷拳 棒協、中職經典內鬥

    7傷拳 棒協、中職經典內鬥

     金庸的「倚天屠龍記」中有一套「傷人自傷」的「七傷拳」,中華棒協與中職聯盟為了世界棒球經典賽的面子與裡子,從國內打到日本,一套套的七傷拳,不只打傷雙方形象、也影響中華隊的士氣與全國球迷的情緒!  今年世界棒球經典賽分成「棒協組隊、中職組訓」的分工之後,註定兩方人馬「七傷拳」相向殘殺的悲劇:  第一拳是總教練的人選。棒協授意前旅日投手郭泰源、中職卻屬意謝長亨,因而種下雙方不滿情結,導致郭泰源離台投效日職軟銀鷹隊教練團。  第二拳是球員組隊陣容。謝長亨從資格賽開始選擇球員時,遇上棒協選訓委員刁難,名單甚至一度難產,必須透過教練團背書後,才通過最後名單。  第三拳是教練顧問團的風波。棒協自行宣布由郭泰源、林華韋、葉志仙與楊清瓏組成黃金顧問團,希望協助中華隊訓練比賽;但是謝長亨予以婉拒,認為不是迫切需要,後來中職找來前旅日球星郭源治擔任技術顧問。  第四拳是官辦熱身賽的場地。預賽前,中華隊原本要南下高雄澄清湖球場比賽,而不是其他外國球隊留在台中、洲際兩個官方球場出賽,讓中華隊失去適應氣候、球場的先機。  第五拳是中職高層得不到棒協的尊重。台中洲際棒球場的預賽,中職只有副秘書長王惠民有通行無阻的官方證件,包括會長、各球團領隊等都只領到VIP證,擠在看台中央看球。在東京複賽也是王惠民有證件,中職會長黃鎮台不出席。  第六拳是中華隊在東京的第一個早餐無餐可吃。棒協以WBC有發給餐費為由,不認同中華隊新聞官沒有先行通知棒協、而去找中職會長自行解決團隊的早餐費,後來緊急聲明棒協可以全額負擔。  第七拳是中華隊結束東京複賽之後,球員分成十三個飛機班次零散返台,造成球迷接機困難、政府被罵的困擾,這也對球員不夠尊重。  這套「七傷拳」打下來,棒協與中職是「先傷己、後傷人」,且波及中華隊作戰士氣,傷了國內棒壇的和諧。其實,這全是可以避免的,只要兩單位「建立統籌組織」,即可免掉互相傷害的發生。  很多事情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做」?已經花費千萬元的中職怕做過頭,而棒協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套用中職聯盟工作人員說的「大家都太客氣了」,太客氣變成相敬如「冰」,互不知道想法與做法,事情自然延宕或疏漏。  體育署官員也知道事情原諉,承諾未來會協調雙方工作分配,官員了解,只要兩個單位組成協調會,派人共同參與中華隊選、訓、賽的過程,即可透過雙邊的回報而解決問題,不是現今「一條線」的連繫缺失。  今年經典賽中華隊打出好表現,代表目前的操作模式是正確的,但惹出爭議是前車之鑑,今後多加強雙方溝通、協調,這些事件是可以化解而給中華隊更可靠的支持。

  • 武術申奧七搶一 9月見真章

    武術申奧七搶一 9月見真章

     為了備戰2020年夏季奧運,大陸國際武術聯合會(IWUF)已提出申請,主張武術成為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預計5月間將向位於瑞士洛桑的國際奧會(IOC)執委會陳述,接著等待9月國際奧會全會投票結果。據大陸媒體報導,武術將與空手道、壘球、輪滑等6種運動競爭奧運正式比賽項目。  包括武術在內的7種運動正準備為進入奧運作最後衝刺。這7種運動分別是武術、空手道、壘球、輪滑、壁球、競技攀岩以及水上滑板,當中將有一個能最終獲得成為2020奧運會比賽種類的權利。  對於武術「申奧」的進展,大陸國家體育總局武術運動管理中心主任高小軍表示,今年5月將向IOC執委會陳述,接下來就等待9月國際奧會全會投票結果。  據悉,要成為奧運比賽項目,將根據7個因素,分別是歷史傳統、流行度、參與費用、普遍性、發展空間、觀賞性以及運動員的健康狀況。另據瞭解,武術將有兩個進入奧運會的選擇,一個是人們常說的功夫,另一個就是「套路」,是表演性質的賽事,目前亞運會已有武術比賽,比的就是套路。  根據IWUF的方案,武術在奧運會比賽中共設4個項目,均為經典拳種。其中男、女太極項目為太極拳、太極劍;男子長拳為長拳、刀術和棍術全能;女子長拳則為長拳、劍術和槍術全能。  近年來,為符合奧運比賽的標準,IWUF還對競賽規則進行修改。「比如太極拳,運動員所表現出的『內勁』和意境對觀眾來說難以區分,於是增加了一些難度動作,量化評判標準,增強了比賽的可比性。」此外,IWUF近年還加大了禁藥檢驗的力度,嚴守公平競賽原則。

  • 伺候奧客 香港空姐必學詠春拳

     姐姐有練過,空中奧客要小心!香港航空公司的班機因每周平均發生三起乘客不守規定事件,現要求每位空服員都要學習中國功夫,為顧及機艙空間狹小、迴旋空間窄,決定以由葉問發揚光大、時下最夯的近身搏鬥拳法「詠春拳」為主,而實戰經驗顯示效果不錯。  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引述香港航空宣傳部門副總指出,公司每周大約發生三起乘客不守規矩的事件,為協助空服員應付酒醉等事件,公司已要求全體機艙空服員均強制學習中國功夫,其他公司職員則可自由參加。  至於功夫拳種則選定葉問的「詠春拳」,武術教練凱瑟琳認為,詠春適合在狹小空間中使用,包括飛機內部,是一種理想的護身武術,「很容易上手,但要想精通卻很困難!」  練過武功的空姐空少們、回應熱烈。一名廿二歲新進空姐指出,從從未想過詠春拳會是工作一部分,「剛開始很驚訝,但經過幾次訓練,我們真的很喜歡詠春。」她還表示,沒人能料到飛機上會發生何事事,學詠春是好的,「因為它很快」。  一名新招募的空姐說,她從未想過,功夫竟然也是她們工作的一部分。「我很高興,我們是世界上第一批接受了專業武術訓練的乘務員。」  實戰經驗顯示練武術確實有助機艙秩序。一位身材纖細的空姐,兩周前被分配照顧一名酒醉的肥胖乘客,香港航空公司指出,「正常情況是無法處理的,但接受過功夫訓練後,她們能夠輕鬆應對並處理。」不過,航空公司未詳述空姐的「處理細節」。

  • 香港電影放大廣東武術傳統

    香港電影放大廣東武術傳統

     在英文中,「功夫」(Kung fu)是一個非常東方,甚至是中國獨有的詞,意指中國武術,藉著大眾傳播將其發揚光大的,就是李小龍。今日即便到了非洲的,小城鎮,狹小的「電影院」播放的還是李小龍電影,孩子們看到華人依然會比畫個兩招,天真地相信每個華人都像李小龍一樣會「功夫」。  如同李小龍的拳腳在七○年代風靡世界、塑造了另種東方想像一般,香港也藉著武打片打下「東方好萊塢」的稱號,甚至在九○年代進軍好萊塢,除了李連杰、成龍、楊紫瓊等動作明星在好萊塢演出,一些華人武術指導也為好萊塢電影設計功夫動作,如袁和平之於《駭客任務》。知名導演昆汀·塔倫提諾也自稱迷戀中國功夫,甚至能背下香港經典功夫片裡的分鏡腳本,他不僅在《追殺比爾》等電影中加入功夫元素,還邀請香港演員劉家輝演出。連好萊塢動畫片也不免搬出中國國寶熊貓施展拳腳,完成《功夫熊貓》吸金。  因此,中國導演何平曾說過,「功夫片是華人對世界電影的最大貢獻」。當好萊塢統治世界電影文化時,只有中國功夫片能與之抗衡。但也因為電影人才和武打明星分別往東西方向離去,香港電影也隨之沒落。周星馳的《功夫》曾力挽狂瀾,但只是一時高潮。這幾年,武打明星和武打片因為大陸資金及電影興起,再上舞台,今年入圍金馬獎的《十月圍城》、《通天神探狄仁傑》即為例,但真正火紅的還是《葉問》,重新帶起了武打片熱潮,以紮實的武打動作,短橋窄馬,重新帶回武術傳統,亦即不吊鋼絲、不飛天遁地的拳腳功夫。  電影推廣詠春拳  觀眾或許不知,李小龍雖自創「截拳道」,但他實際拜師學習的功夫卻是詠春拳——李小龍是葉問第五期弟子,1956年拜入葉問門下,六○年代到美國西雅圖發展,在當地開設武館推廣詠春拳,而後又因為電影而將詠春帶上高峰,現在,詠春拳成為世界上最多人學的中國功夫。  因香港武打電影的興盛,讓觀眾認為廣東南方拳術是中國功夫的代表,但其實早前,廣東拳術並無地位。二○年代,北方武術水準高於南方,當時最大的兩個武館分別為霍元甲的精武體育會和國民黨支持的中央國術館,這兩家武館都無教授廣東武術。而黃飛鴻打的洪拳雖是全國拳術,但他的名聲只在佛山,更別說詠春拳。因此,可以說,香港武打電影重新發明了南拳傳統,將廣東武術放大,投射到中國甚至全世界。  除了詠春拳外,洪拳也因黃飛鴻電影而在香港興盛。1949年,香港導演胡鵬拍攝第一部黃飛鴻電影《黃飛鴻鞭風滅燭》,從此塑造了黃飛鴻那典型儒家倫理的理想俠醫形象,是觀眾心中的好人楷模。此後關於黃飛鴻的傳記、小說紛紛被創造出來,儼然是中國一代宗師,功夫電影的知名品牌,李連杰、成龍都扮演過這個角色。  黃飛鴻和香港的關係是由其門生林世榮連結的。為了逃避官府追捕,林世榮逃到香港,收了幾個徒弟,其中一位便是首位升任導演的武術指導劉家良之父劉堪。因家學淵源,劉家良習得洪拳要旨,使得他的電影較之其他武打片更強調武德精神。  在昆汀.塔倫提諾的《追殺比爾》中演出的劉家輝指出,因為四○、五○年代中國政治因素,讓許多武學宗師逃到香港,而後發展出獨有的粵港式武術,也使得大陸和香港的武術發展不同:大陸有武術學校,學生人數眾多,學的多為比賽用的演武和套路;而香港多為開班授徒,缺乏比賽,故以傳統實戰為主。然而因電影受歡迎,廣東武術竟成中國及世界最知名的功夫。  「我最初學武術只是為了強健身體,不是為了電影,不過話又說回來,要推廣這門技藝,媒體是不可缺的,就好像《葉問》讓人去學詠春一樣。要讓這特色文化為人所知,電影的確是個好渠道。」劉家輝說。  吳思遠共拍武打片  1978年以武俠喜劇《蛇形刁手》挽救沒落功夫片的導演吳思遠,以「詠春」為題材拍攝《功夫詠春》,將在大陸上映。故事雖以浪漫愛情喜劇為基調,但也耙梳了詠春拳創立和傳承的過程。葉問之子葉準是電影總顧問。吳思遠表示,這是一部真實武打的電影,並無使用特技鏡頭。  吳思遠進軍大陸幾十年,是最早開拓大陸市場的香港電影人。他表示,曾見經歷香港電影由盛到衰的過程,又見證CEPA簽署,大陸資金讓香港電影市場再度旺起來的過程。「在武打片方面,香港有非常優秀的武術指導、監製,應和大陸電影人多合作拍片,或者開影視武術學院。香港導演也應該多些機會給大陸新人。」吳思遠並呼籲中國官方,多扶持中小成本的電影,他認為大陸大片數量不多卻能得到很多支援,但數量最多的中小電影上映空間卻很少,「政府應當考慮扶持新人的電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