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挪威殺人魔的搜尋結果,共30

  • 影》紐西蘭血腥屠殺槍手 稱仿效挪威殺人魔

    影》紐西蘭血腥屠殺槍手 稱仿效挪威殺人魔

    紐西蘭基督城15日爆發血腥槍擊案,槍手闖入清真寺後對祈禱中的民眾進行濫射,已造成40人死亡、至少20人重傷,而警方已逮捕嫌犯共3男1女。外媒報導指出,一名已被逮捕的28歲的槍手塔蘭特不僅在網路上公開73頁的恐攻自白,聲稱他想仿效挪威殺人魔布雷維克,甚至犯案時開現場直播,目前影片已被下架。 \n \n據《每日郵報》報導,這名澳籍兇手名為塔蘭特(Brenton Tarrant),在15日早在網路上傳自白書「偉大替換」(The Great Replacement),詳細說明大屠殺計畫與動機。 \n \n他在自白書聲稱,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白人男性,今年28歲,出生在澳洲一個工人階層、低收入家庭,父母有蘇格蘭、愛爾蘭和英國學統,童年平凡,沒什麼大問題。上大學後,塔蘭特對大學教育沒啥興趣,雖然工作一段時間,並用投資比特幣的錢用來旅遊,最近還兼職做烤肉串搬運工。他表示,他就是一個在平凡家庭內長大的平凡白人,但為了確保我們的未來,決定站出發聲。 \n \n關於犯案動機,自稱為法西斯主義者、新納粹的塔蘭特想要對「侵入者」展示,「我們的土地永遠不會是他們的,我們的家園仍然是我們的,只要白人存在的一日,他們就無法征服我們,且無法取代我們的人民」。 \n \n塔蘭特聲稱,他要對「歷史上在歐洲造成成千上萬死亡的外國入侵者展開報仇」、「將上百萬歐洲人做為奴隸並奪走土地的伊斯蘭奴隸們展開報仇」、「為了受到恐怖攻擊失去性命的上千名歐洲人復仇」、「為了在2017年瑞典斯德哥爾摩恐攻死亡的小女孩Ebba Akerlund復仇」,「藉由恐嚇讓入侵者們離開,讓歐洲移民進入率減低」。 \n \n塔蘭特說,他先前閱讀過許多白人至上的著作,但真正啟發他的是曾於2011年殺害77人的挪威殺人魔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甚至將他視為挪威的「聖殿騎士團」,並表示2017年瑞典斯德哥爾摩的伊斯蘭恐攻徹底讓他改觀,這也是為什麼不分青紅皂白地把所有平民,包括婦女兒童一律屠戮。 \n \n塔蘭特說紐西蘭並非原來的攻擊地點選擇,但是說這個城市就像西方其他地方一樣,是一個容易的攻擊目標,並說「對紐西蘭的襲擊會讓人們注意對我們文明攻擊的真相,那就是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入侵者到處都是,哪怕在世界的偏遠地區都是。沒有什麼地方是安全的,沒有大規模移民的」。 \n

  • 挪威殺人魔享VIP待遇 政府駁不人道對待

    挪威1個下級法院裁定當局「不人道」對待殺人魔布列維克後,當局今天上訴時堅稱,布列維克待在「舒適」的環境中,牢房有景觀,有電玩Xbox,還有張舒服的扶手椅。 \n 法新社報導,檢察官席亞斯達(Fredrik Sejersted)告訴上訴法院:「從許多方面而言,他是VIP囚犯。」 \n 挪威政府去年遭下級法院裁定侵害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人權,主因布列維克長時間遭到隔離囚禁,而後政府提出上訴。 \n 37歲的布列維克是右翼極端分子,2012年被判21年徒刑,刑期屆滿後,若被認為仍具威脅,得延長關押。 \n 布列維克2012年7月先在奧斯陸的政府大樓外放炸彈炸死8人,之後假扮員警到工黨(Labour Party)在烏托亞(Utoya)舉辦的青年營槍殺69人,其中大部分是青少年。1060118 \n

  • 他專研究殺人魔!拿自己大腦實驗…結果太慘了

    他專研究殺人魔!拿自己大腦實驗…結果太慘了

    無論是挪威殺人魔布雷維克,或是日本養老院殺手植松聖,乃至台灣鄭捷,這些被世人認定的「變態冷血殺手」,一定有很多人認為,他們的大腦某些區塊喪失了功能,使得他們的思維與一般人不同。不過,美國一位神經學家詹姆斯佛倫(James H. Fallon),本來在研究阿茲海默症病患的大腦,與一般健康人有何不同,沒想到,卻意外發現,自己的腦部結構與變態殺人犯如出一轍。 \n詹姆斯佛倫出生於「健康」家庭,從小備受父母疼愛,也是五育均優的好青年,長大後,詹姆斯成為加州大學的終身教授,同時他還當過美國國防部的顧問、成立了三個生物技術公司,不僅事業有成,家庭也幸福美滿,還有三個可愛的孩子,朋友對他的評價極高,在外人眼中他是個友善的人。沒想到,一個意外實驗,讓他的人生出現重大轉變。 \n2005年,當時詹姆斯正進行阿茲海默症研究分析,為了能擴大研究視角和維度,他決定對比健康組整個家庭的掃描圖,於是他把自己的家人做實驗對象,當然其中也包括他自己。幸運的是,他們全家都沒有阿茲海默症的症狀,不幸的是,他意外發現,家中有位成員其中一張圖和心理變態殺手的腦部掃描圖極其相似,在額眶部皮質、腹正中前額葉皮質、顳葉皮層和邊緣皮質都出現了功能缺陷,而這張圖就是詹姆斯自己的大腦。 \n詹姆斯1995年有朋友找他幫忙研究兇殺案兇手大腦以來,他已經分析過十多位變態兇手的大腦,還到全國各地做關於精神病學的演講,宣揚基因決定論,這個結果讓他崩潰,專門研究變態殺人兇手大腦的科學家,結果發現自己是變態,幾乎是打臉自己過去的理論。不過,詹姆斯很快地調適心情,慢慢接受了這個殘酷的事實,他到處巡迴演講,和大眾說自己有個和殺人兇手一樣的大腦。 \n兩個月後,他又收到一個震撼彈,當時家族聚會上,聽說自己兒子在研究殺人犯的大腦,他的母親推薦他去看一本新出的歷史書籍──《離奇兇殺》(Killed Strangely, The Death of Rebecca Cornell)。看了這本書之後,詹姆斯才發現,這個康乃爾的家族裡面,培養了許多惡名昭彰的殺人犯,而自己的父親就是家族中的一支,裡面的殺手不僅變態,而且還有自相殘殺的癖好。 \n雖然詹姆斯的家族中,有一個名叫埃茲拉˙康乃爾的表兄,就是世界名校康乃爾大學的創辦人,但他還有個名叫莉齊˙博登的表姐,被指控用斧頭砍死了親爹和繼母,而這個家族中的第一位變態殺手,湯瑪斯˙康乃爾,也是美國殖民地時期的第一位弑母兇手,還有一個名叫阿爾文˙康乃爾的人,用鐵鏟重擊妻子後,又用剃刀割斷了她的喉嚨,除此之外,詹姆斯又發現,自己的祖父輩有人殘忍屠殺猶太人,還有人甚至和手下的將士一起強姦修道院的修女,家族犯罪事蹟罄竹難書,讓他十分驚恐。 \n發現了家族驚天秘密後,詹姆斯又替自己做了基因檢測,結果發現,他不僅長了一個和殺人犯類似的大腦,還攜帶有與暴力精神變態行為相關的「戰士基因」。在這樣多重的「犯罪基因組合」之下,詹姆斯卻沒有走上違法的不歸路,還成為了令人尊敬的教授。詹姆斯認為,是自己他快樂的童年,幫他抑制了潛在的暴力基因。 \n「如果一個人有著相當危險的基因,而他的童年生活又很扭曲畸形,那他一生中犯罪的幾率就會高得多;但如果一個人的高風險基因,沒有遭到啟動濫用,那他其實也沒什麼危險。那不過是基因而已,那些變體對人的行為確實沒有多大影響,但在某種環境條件下,情況就截然不同了。」這又是狠狠地推翻了他自己曾經堅持的基因決定論。 \n詹姆斯的故事,後來被編寫成美劇《犯罪心理》(Criminal Minds)的故事,後來又自己出書《天生變態狂》(The Psychopath Inside: A Neuroscientists Personal Journey into the Dark Side of the Brain),用自己的故事,告訴人們不能片面看待我們的行為、動機、欲望乃至需求,任何將之簡化為絕對的做法,都無益於我們對於真相的發掘。 \n

  • 慕尼黑槍手模仿挪威殺人魔 曾揚言殺同學

    慕尼黑槍手模仿挪威殺人魔 曾揚言殺同學

    德國慕尼黑奧林匹亞購物中心( Olympia)22日傳槍響,槍手濫殺民眾釀10死21傷。德國警方揭露槍手身分是18歲少年森伯里(Ali Sonboly)曾有精神病史,一心想模仿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而精神不穩定的他更曾揚言要屠殺同學。 \n檢方在離案發現場3公里的槍手家中搜出證據,顯示他是瘋狂殺手的狂熱分子,家中搜集了2011年挪威恐襲殺人魔布列維克還有許多槍械資料。 \n森伯里同學則指,他曾多次揚言要殺死所有同學,更在行兇時袋中亦帶有關於射擊的書籍《思想暴怒:為何學生殺人》(Rampage in Head: Why Students Kill)警方強調,槍手森伯里有精神病史,曾待過治療中心,與極端回教組織「伊斯蘭國」(IS)無關,而是在校內受到霸凌,引發殺機。 \n

  • 又是722!5年前挪威殺人魔屠殺同一天

     德國慕尼黑22日的血腥槍擊,與5年前挪威殺人魔布瑞維克的連環大屠殺正好發生在同一天。當時布瑞維克一天內發動2場恐怖攻擊,殺死77人,此案至今仍是歷史上傷亡最慘重的「孤狼式」恐攻。 \n 這次慕尼黑槍擊案凶手桑波里,據說對大規模殺戮痴迷,警方認為可能有受到布瑞維克的影響。當年,布瑞維克先在挪威首都奧斯陸市中心引爆一輛滿載炸藥的汽車,造成8人喪生。大約2小時後,他假扮安檢警員搭船登上奧斯陸西北約30公里的於特島,持自動步槍朝挪威執政黨「勞工黨」夏令營的大批青少年學員掃射,造成69人慘死。挪威特警隊趕到後立刻將他逮捕。 \n 布瑞維克的立場屬於極右派,自稱是法西斯主義者。他對歐洲興盛的多元文化主義相當不滿。行凶之前,他屢次在網路發表激進的國家主義言論,批評挪威移民政策太過寬鬆,反對不同背景的人生活在一起。 \n 布瑞維克犯下挪威自二次大戰以來最恐怖的屠殺案,在犯案一年後被判處至少10年、最高21年有期徒刑。這名殺人魔繫獄期間不時製造新聞,諸如申請念大學,絕食要求換電子遊樂器。今年4月,布瑞維克控告政府將他單獨囚禁「不人道」,奧斯陸法院判他勝訴。 \n 在大屠殺發生5周年的這天,挪威各地如往年一樣舉行追思活動,悼念不幸犧牲的死難者。總理索柏格女士說,此案寫下「挪威歷史上最黑暗的一日」,「我們仍看見恐攻遺留的傷痕,5年過後……時間沒有撫平所有傷口」。

  • 少年a自傳《絕歌》 雙書評

    少年a自傳《絕歌》 雙書評

    【一書雙評】 \n 1997年發生在日本的「酒鬼薔微聖斗事件」,因手段兇殘駭人且兇手年僅14歲,強烈衝擊社會。多年後,這名「少年a」出版自傳,再度引發輿論譁然。而台灣近年因數起隨機殺人事件,相關現象與制度亦屢受討論。為此,開卷特邀長期關注並參與此議題的精神科醫師與新聞工作者,針對《絕歌》撰評,各依所見所思,提出更深層的生命之問。 \n ■絕歌 \n 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 \n 前少年a著,蘇默譯,時報出版,320元,自傳 \n 走在危機四伏的荊棘路上 \n 為什麼讀?要怎麼讀?翻開《絕歌》前,每個讀者可能都必須自問這兩個問題。一如記者報導書寫公共議題時,都必須經過「為什麼寫?」、「要怎麼寫?」的曲折思考。確立框架,有助於觀看距離的形成——區隔,卻不禁絕他者與自我,讓社會學的想像浮現。 \n 《絕歌》是日本駭人聽聞的酒鬼薔薇聖斗事件當事人的自傳。1997年,年僅14歲的少年a,在日本兵庫縣神戶市須磨區犯下連續殺害小學生案件,造成2人死亡、3人重傷,其中一名小學男生的頭顱被割下掛在學校門口,並附上一封挑釁警方的犯罪聲明信件。少年a在事發18年後寫出此書,除自剖犯罪動機與歷程,也描述更生人重返社會的困難,引發爭議。 \n 少年a對事件的分析縝密而富邏輯,沒有學理論述,卻不乏知識痕跡。這是少年a有意識地對事件「再詮釋」。我們或可抨擊少年a藉此合理化自身犯行,如書中提及沙林毒氣等事件形塑社會疏離氛圍;以及少年a精細描述性、暴力及精神疾患的交織如何影響個人。但若將上述詮釋視為少年a對自身犯行的「理解」,書裡呈現的歸因,其實提供我們探索人性混沌,乃至於如何補強社會網絡的線索。 \n 記者工作,需探看苦厄,這才明白心理學第一堂課教授所說「健康很難」意味什麼:人一降生就開始缺損、必須修飾自我符合社會期待,稍有不慎就會離心,所有人都在路上,直至死亡。 \n 暫時按捺常人對暴力與變態的反感來閱讀《絕歌》,會發現「活」是文中核心——「用我自己這雙手,孕育了死。」「所謂活著,就是感受痛苦。所謂給予痛苦,就是觸摸生命。」在讓人作嘔的犯行背後,少年a所描繪與戳刺的,正是每個人都須回應的,輪迴不休、充滿悖論的哲學命題。 \n 而若深探隨機殺人事件背景,更會發現,階級與際遇會影響人的理性選擇能力與可能性。少年a事件雖不同於自小即成童工、受虐、家庭疏離的隨機殺人個案,但他們卻都共同探問:為什麼要活?人為什麼存在、如何存在? \n 上述問題,向來是危機四伏的荊棘小徑。穿越的方式總是歧異,因為每個人對成長過程所獲支持的詮釋不同。詮釋差異變幻出各種「活」的姿態,使世界不至孤冷扁平。不幸的是,總有人逸出想像常軌,製造逼近絕望的恐懼—人性若有任何高貴,在於願意透過理性與感性抵抗絕望鄉的來臨,而隨機殺人,正是對這高貴人性最大的拷問。 \n 人以及想像的常軌,既是讀者以受害者家屬以外的身分閱讀《絕歌》時的錨定,同時也是我們觀看近年台灣幾起重大隨機殺人命案與思考文明微光的必要刺點。閱讀他者不在於探索歷史事實、淬取犯罪者悔意與追討正義—無論是當事人的自白或旁觀者的「紀實」,在攸關人性的議題裡,真相恐怕是永難抵達的幻境。文明進展裡,殘酷從來難以遏止,問題在於,世界或真有難解、無解的惡之深井,但「我」始終在「我們」之中,人從誕生那一刻就註定與社會鏈結,若對生命戒慎珍惜,思考與我們光譜遙遠的人為何以「死」叩問「活」,是不能迴避的一門課。 \n *** \n 人人心中都潛藏著一點少年a? \n 我們應該怎麼去注視這樣的加害人?又該如何面對一位「前」殺人犯?如果,我們連完整讀完《絕歌》都如此困難。 \n 尤其正值當今好幾位殺人犯犯下難以理解與原諒的行為,卻未獲判死刑的社會氛圍下,在這時候,一般大眾怎可能用道德和人性高度,用寬恕、包容去面對諸多的怨念和恨意呢? \n 這些,都讓所有試著去面對與理解少年a的心情,顯得更加困難而矛盾。這樣的人有必要理解嗎?他那是禽獸的行為,不是人會做的,何必去理解呢? \n 但是,他有過平常的童年啊,至少到小學四、五年級為止。他有愛他的父母,和兄弟的關係不錯,他在學校也有朋友,進入醫療少年輔育院後,還讀了村上春樹、杜斯妥也夫斯基。他沒有被虐待、被性侵害的經歷。案發前,他是一位有廣泛性發展障礙者的玩伴—只是這次,他把玩伴變成了被害人。 \n 他不像當時媒體所報導的缺乏關愛。但是,他是個性變態、性施虐者,也是個虐貓狂徒,他喜歡看《沉默的羔羊》以及美國連續殺人犯的電影和故事,他不可能是一般正常人啊。 \n 既然不是正常人,何需理解?如果人可以篩檢、可以預測,只要找對工具,透過篩檢站,設立舉報人,把滋擾分子、壞分子找出來,然後社會就能回歸平靜,人們安居樂業,故事就此完結。我們又何必去理解「那些人」呢? \n 美國司法精神醫學專家robert simon在《壞人所為,好人所夢》(bad men do what good men dream)一書裡不媚俗地直言:我們常認為虐殺和惡行與正常人無關,這種看法忽略了一個基本假設:我們都是人類,有能力達成許多層次的行為,有些是好的,有些我們相當清楚,是壞的。雖然大多數人可以遏制自身施虐、破壞的黑暗面,但是這一黑暗面卻日以繼夜地以不同程度出現與運作著。早期人類以為,月缺時,部分月亮也消失。今天我們知道,月亮的黑闇部分雖不可見,但依舊存在。 \n 漢娜‧鄂蘭提出「邪惡的平庸性」,最引人寒顫的是,那是存在於你我之間的邪惡。當面對權勢與政治時,我們會如何表現?又會如何對待比自己弱勢的人?當言論自由與民主選舉稀鬆平常如空氣時,我們如何想像在威權統治下勇敢而誠實的生活?當飽食無虞時,又如何想像人們會因飢寒而驟起盜心?正如心理學者菲立普‧金巴多在《路西法效應》(商周)中所揭示,任何一位良善正直的公民要成為惡魔,何其容易。 \n 所謂試著理解那些「惡人」,應該不是去「原諒」他們,也不是在被害人身上撒鹽,更不代表主張廢除死刑。而是,勉強自己去注視在每個人心中的黑暗面。或許終有一天,我們可以約略領悟到,原來不只是「他們這些人」會行差走錯,會觸犯法網。 \n 理解是如此艱難,讓我們不忍注視,卻無法忽略。或許,在這樣的檢視之下,我們終於可以對自己多些了解,就那麼一點點。 \n *** \n 【延伸閱讀】 \n ■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 \n heroes: mass murder and suicide \n 法蘭克‧貝拉迪(franco bifo berardi)著,林麗雪譯,時報出版,350元,文化 \n 本書揭示美國911、仿蝙蝠俠小丑戲院屠殺、挪威布列維克殺人魔等無差別恐怖攻擊與自殺潮背後,資本主義與網路科技引致的闇黑影響,直剖現代人集體精神處境。旁徵博引,切中時代內核。 \n

  • 單獨囚禁「不人道」 挪威殺人魔 告政府勝訴

     2011年炸死、槍殺77人,還造成近百人受傷的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控告政府讓他單獨囚禁「不人道」,奧斯陸法院20日判他勝訴。 \n 法官塞庫利克(Helen Andenaes Sekulic)裁定,人們有權不受不人道待遇,「是一個民主社會的基本價值」,這個價值也適用於「恐怖分子和殺手」。 \n 布列維克指控政府讓他被單獨囚禁,每天自己一人在牢房裡待22至23小時,不得與其他囚犯接觸,只能透過厚厚的玻璃與監獄人員溝通。法官認定這部分侵犯歐洲人權公約的不人道規定,判他勝訴。至於他另外指控其隱私遭侵犯部分,法院則判他敗訴。 \n 布列維克被判21年徒刑,繫獄期間不時製造新聞,如申請念大學,絕食要求換電子遊樂器。

  • 挪威殺人魔告政府侵犯人權獲勝訴

    挪威殺人魔告政府侵犯人權獲勝訴

    奧斯陸地方法院20日就挪威殺人犯布雷維克對挪威政府提出的訴訟作出裁決,支持他控訴自己在獄中遭到「不人道、羞辱和懲罰性」對待的控告,並命令挪威政府支付布雷維克的法律費用33萬挪威克朗(約4萬美元)。 \n布雷維克在2011年7月發動的兩起屠殺中,殺害77名挪威人。 \n奧斯陸地方法院法官塞庫利克在裁決書中說,不受非人道對待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值」,並同等適用於「恐怖分子和殺人犯」。 \n布雷維克的律師在他獲得勝訴後,提出了解除對布雷維克單獨禁閉的要求。布雷維克在提出的控訴中說,他受到單獨禁閉,每天單獨在牢房裏22個小時到23個小時。 \n法官認為,布雷維克的待遇顯然不同於挪威其他罪犯的待遇,並認定這是一種額外的懲罰。布雷維克並指控,有時在女性警官在場的情況下遭脫衣搜身。法官判定,綜合他所受到的種種限制,「依歐洲人權公約,他受到了羞辱性的對待。」 \n挪威政府律師對法庭的裁決感到驚訝,但目前尚未決定是否提出上訴。

  • 挪威殺人魔狀告政府侵犯人權

    挪威殺人魔狀告政府侵犯人權

    2011年在挪威發動連環爆炸和槍襲的殺人魔布雷維克16日在法庭上指控,挪威政府企圖用單獨拘禁方式殺害他,獄方給他的食物則比水刑還難以容忍。 \n \n在此之前,布雷維克狀告挪威政府侵犯他的人權,遭挪威政府予以否認。 \n \n布雷維克在2011年7月血腥殺害77人。2012年他被判入獄21年。過去5年他被拘禁在單人監獄中。 \n儘管挪威的監獄被形容為全球最「舒適」的牢獄,且有「監獄烏托邦」之稱,狀告挪威政府侵犯人權的布雷維克16日告訴法庭,5年前若將他槍殺也要比現在像動物一樣對待他來得更加人道。他宣稱,在過去五年,「國家試圖殺害我。」

  • 殺77人挪威殺人魔 獄中又威脅要絕食至死

    殺77人挪威殺人魔 獄中又威脅要絕食至死

    狼又來了! 根據《New York Daily News》(紐約每日新聞)報導,2011年7月,屠殺了77人,犯下歐洲最血腥命案的「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繼去年威脅獄方要絕食,要求把老舊的PS2換成PS3,讓他能快樂的打電玩後,最近再度投書挪威媒體,說自己在獄中遭受不人道對待,讓他無法繼續修讀奧斯陸大學的政治學學士課程,因此要「絕食至死」,但被獄方打臉表示,目前獄中無人絕食,《New York Daily News》甚至在報導開頭寫「請吧!布列維克」 \n \n挪威殺人怪物安德斯貝林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又再度揚言要「絕食到死」,抗議監獄對他的不人道作為,這至少是36歲的布列維克入獄後第2次威脅監獄要這麼做。 \n \n在一封給挪威和瑞典媒體的公開信,於1天當中殺害77人的布列維克說,他不喜歡被「孤立」,不滿獄方把他放在單人房,且一天僅能「放風」1小時,也難過和獄方人員溝通時間變少,且只能透過單人牢房門上的小縫跟獄方人員交談。 \n \n布列維克聲稱,他所處的情況太糟糕,讓他不得不放棄挪威一流大學奧斯陸大學的政治學課程,他今年7月被接受入學,獲准透過網路在獄中上課,當時引起軒然大波。他信中寫說,任何人在這種被孤立不人道的情況下都無法繼續研讀。 \n \n布列維克聲稱,自己已經開始絕食,如果他的情況沒有改變,他將「繼續絕食直到死亡。」並補充「我受不了了!」 \n \n監獄的主管不對布列維克的情況發表評論,但他告訴英國《BBC》,沒有一個關在那裡的人,現在是絕食的。 \n \n去年,布列維克就寫過一封信,威脅獄方要絕食,直到他得到​​PS3,更舒適的椅子和更多的零用錢,他說他的生活是「地獄」,信中洋洋灑灑還抱怨了他的毯子,他的咖啡,他的橡膠安全筆和從他監獄牢房窗口看出去的視野。 \n \n2011年7月22日,布列維克用炸彈和攻擊步槍屠殺了77人,次年8月被判處21年有期徒刑。日後當局若認為他可能危害社會,可以延長他的刑期。 \n \n

  • 有這種事? 挪威殺人魔獲准獄中上大學

    有這種事? 挪威殺人魔獲准獄中上大學

    殺人如麻可以免死,還可以享有受高等教育的權利。2011年在挪威奧斯陸殘殺77人的「人魔」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被法院判刑21年,而今傳出當地最好的大學之一奧斯陸大學( University of Oslo)同意讓他入學,他也獲准透過網路在獄中上課。 \n36歲的布列維克申請為期3年的政治學學士課程,奧斯陸大學校長奧特森(Ole Petter Ottersen)表示,服刑中的挪威公民,只要符合入學條件,校方堅守一貫規定,都將准予就學。他說:「有很多情感因素牽涉其中,雖然他試圖摧毀這個體制,但我們要保持信心。」 \n據了解,布列維克預計從今年8月起成為奧斯陸大學的學生,他將透過遠端數位教學上課,不會進入校園和學生和教職員作接觸。

  • 挪威殺人魔:獄方不給PS3就絕食

    挪威殺人魔:獄方不給PS3就絕食

    2011年7月涉嫌爆炸、槍擊殺害77人、正在服刑的挪威殺人魔布瑞維克(Anders Breivik),要求獄方提供一些娛樂,包括PS3電玩,以減輕他坐牢的痛苦,否則他就要絕食抗議。 \n布瑞維克致函獄政當局,抱怨監獄環境對他是一種折磨,並提出12項要求,包括讓他能每天好好散步、更自由與外界聯繫,他宣稱這樣做才符合歐洲人權法令。另外他要求更換老舊的PS2,讓他玩PS3,還要求獄方提供他沙發或有扶手的椅子。 \n2011年7月22日,布瑞維克用炸彈和攻擊步槍屠殺了77人,次年8月被判處21年有期徒刑。日後當局若認為他可能危害社會,可以延長他的刑期。

  • 母親癌逝前 挪威殺人魔懺悔

     根據新傳記,2011年屠殺77人且毫無悔意的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AndersBehring Breivik),今年在母親癌逝前,擁抱母親並向母親懺悔。 \n 「母親」(The Mother)一書今天出版,是根據記者克利斯坦森(Marit Christensen)和布列維克的母親魏格(Wenche Behring Breivik)談話數小時的內容寫成。 \n 魏格曾說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悲的母親」,對兒子愛恨交集。 \n 她完全沒有察覺兒子會在2011年7月22日發動攻擊 \n 魏格曾問布列維克為什麼臥室裡會有步槍和手槍,但她相信兒子的解釋,以為他對打獵感興趣。 \n 事發當天,魏格替兒子煮了義大利麵當晚餐,菜都涼掉卻還不見兒子回來,當時電視上播著不知名殺人魔發動炸彈攻擊及瘋狂掃射的新聞。 \n 警方當晚登門告訴魏格兒子是殺人兇手後,她崩潰痛哭。布列維克在奧斯陸發動的炸彈攻擊殺害8人,鄰近島嶼濫射造成另外69人死亡,這些人很多都還只是青少年。 \n 魏格3月癌逝前數日,曾搭著救護車到監獄探視兒子。 \n 根據傳記,魏格先前探視兒子時,都有玻璃隔板檔在兩人之間,但這一次兩人能夠面對面,帶著手銬的布列維克用雙手環抱母親,輕聲說:「抱歉我毀了妳的人生」。 \n 對比非常強烈的是,布列維克在庭上表示,如果有機會,他還是會再次發起攻擊行動,對受害者完全沒有一絲憐憫之情。 \n 布列維克的父親是名退休外交官,大屠殺發生後,他的父親曾表示,希望當年沒有把兒子生下來。 \n 根據新書,大受打擊的魏格進到精神疾病醫療機構休養數天後說:「我恨他」。魏格之後覺得很罪惡,並擔心遭到報復,覺得自己可能會被殺害。 \n 對於魏格複雜的情緒,克利斯坦森說:「母愛是天性,斷不了。」 \n 魏格在過世前不久切斷與克利斯坦森的合作關係,表示不想出版這本書。 \n 不過出版商艾希豪格(Aschehoug)表示,大眾對這本書感興趣,還是將傳記出版。 \n 屠殺案發生1年後,魏格曾考慮向大眾說:「親愛的國民,他(兒子)造成這起悲劇,也打擊到我。如果我出門,會有人對我開槍!我是現今世界上最可悲的母親。」 \n 她說:「(我)悲傷至極,常常流眼淚。除了失去兒子的痛苦外,也承受很大的罪惡感。如果他死掉,我會比較好受,他所受的懲罰也是我的懲罰。」(譯者:中央社林亭儀)1021101 \n

  • 挪威殺人魔獲准進奧斯陸大學就讀

    在2011年謀殺77人被判刑21年有期徒刑的挪威殺人犯「布瑞維克」獲准進入「奧斯陸大學」念政治學;不過,他只能選修課程,不能攻讀學位。 \n34歲的「布瑞維克」將在安檢嚴密的牢房中研習,不能與大學教職員直接接觸。 \n「奧斯陸大學」校長表示,所有公民都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權利,「布瑞維克」申請入學是依照標準程序處理,並未獲得特別待遇,以他的個案來看,他不符合念學位的資格要求,但是仍可選修課程。 \n「布瑞維克」2011年7月22號行兇,他先在首都「奧斯陸」一棟政府大樓引爆炸彈,隨後又前往附近小島,像在當地舉行夏令營的「工黨」青年會開槍掃射,總共造成77人死亡。 \n外電報導,對挪威以外的大多數人而言,大概很難理解,犯下如此罪刑的人竟然只被判刑21年,而且還能享用納稅人的錢,在挪威最好的大學念書。

  • 時論-古都隨機殺人案的背後

     一位長期失業二十九歲青年,在台南某遊樂場以隨機殺人方式殺害一名十歲小孩,被捕之後竟稱「為了想要坐牢吃免費牢飯」,而且認為「只有把人殺死才能坐得比較久」。一般民眾除了很想罵禽獸不如也對治安感到恐懼外,恐怕只會覺得太過荒謬,台灣社會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我身為台南人也覺得此事發生在文化古都實在太過離譜,值得我們一再深思。 \n 很明顯的,這是一個社會邊緣人長期對社會不滿的極端行為,其荒謬會讓人聯想到卡謬的《異鄉人》。但《異鄉人》只是小說,且距今已六七十年了,那是反應當時法國的時代氛圍,是一種有存在主義性質的哲學探討,怎麼會活生生在現在的台南上演? \n 筆者認為,除了家庭環境與成長背景因素(父母離異只有國小畢業淪落底層打零工)外,其實還有網路。因為嫌犯殺人之後還若無其事的在網咖睡覺,事前還上網搜尋「殺人會不會判死刑」,在得知多半偏向不會之後鑄成大錯。犯者本來就具有邊緣性格,而網路讓原本已經孤立的人更加孤立,很多人生活已經離不開網路了,而越是依賴網路越深的人就越危險與無知,如同很多少女會在網路上問墮胎、避孕的問題一樣。 \n 而命運也是這麼巧,十歲小孩也來自邊緣家庭,也是父母離異、父親打零工,收入不到一萬,甚至窮到租屋處沒有電視,才會在工作時每天放小孩自己玩。這名父親自責「如果有電視可看,他就不會出去了」,這也是很明顯的「貧窮人的悲哀」,除了是時代因素也是政府的責任。同是邊緣家庭再加上諸多巧合,串起了這場驚世駭俗讓人無法置信的慘案。 \n 該讓人思考的是,這只是偶發事件嗎?全台灣究竟現在有多少失業人口?在人口密集的都市,這些人當中又有多少人卻得不到親友與社會支援,慢慢變成一個社會邊緣人甚至出現反社會的極端個性? \n 而這件事也反映了台灣的司法,給人印象是殺人不用償命嗎?如果是,那我們的司法教育也是幫凶,更別提他的父母、教育、家庭環境造成他與社會格格不入,讓僅國小畢業的他只能尋求網路與自動入獄來解決生活問題。 \n 還是這名青年太瘋狂太癡傻,竟會虛無到只剩一種百無聊賴已經活膩了的反應?很多活膩了的人到最後就是自殺,但活膩了到最後卻想坐牢去殺人這應該是第一例。只為了想吃一輩子的牢飯把人殺死,如果不是活膩了就是精神有問題,所以當他在下手時他一點也不覺得這很冷血。 \n 隨機殺人在台灣不是第一例,在國外更不是(如挪威殺人魔);令人擔心的是,為了吃免費牢飯想關比較久而殺人,背後的原因如果不釐清,更荒謬的犯罪恐怕還會出現。(作者為台南市社區大學教師)

  • 我見我思-拒看蝙蝠俠?

     蝙蝠俠電影首映會美國發生槍擊慘案後,李家同教授發表〈美不禁槍,怎讓黎明昇起?〉一文;如果只是痛批擁槍問題,爭議不大;但是,他呼籲拒看蝙蝠俠可就鬧笑話了。 \n 教授必須看完考券才能打成績;遺憾的是,李家同這次顯然沒看《黑暗騎士:黎明昇起》,就草率地把它歸類為「暴力電影」,畫上大大的「鴨蛋」。 \n 其實,蝙蝠俠的主題正確到簡直就是「道德宣導片」。正常人看《黑暗騎士》大概就像看「無敵鐵金剛」,會認為手法相當「卡通」,宣揚「邪不勝正」到近乎幼稚;蝙蝠俠不但不是「暴力電影」,反而是「反暴力電影」,毫無「暴力美學」的味道。 \n 但是,不正常的人就能把電影反著看,不認同蝙蝠俠,反倒化身成「小丑」,硬要「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碰到這種瘋子,能怎麼辦? \n 這樣說好了。如果有部電影明明叫《岳飛傳》,卻有瘋子看完後說要當「秦檜」,我們能因此呼籲拒看《岳飛傳》嗎?這豈不是跟著一起瘋?照這種邏輯發展下去,電影恐怕都不能出現反派角色了。 \n 其實,真正暴力、血腥、變態的,是《夢魘殺魔》。 \n 去年七月廿二日挪威大屠殺,死了七十七人,殺人魔就愛看這影集。挪威大屠殺與《夢魘殺魔》更容易聯結,但是當地並未出現拒看或「電檢」的呼聲。因為就如同「宅神」朱學恆所言:「電影不會殺人,是人殺人。」 \n 日前,挪威大屠殺屆滿周年,總理說,凶手就是要製造恐懼,改變人道、民主、開放的多元社會,我們若因大屠殺而改變優良傳統,就輸了。 \n 也因此,挪威人對人道堅持到即使對這樣的殺人魔,依舊沒有死刑。因為「一殺他,我們就輸了」。 \n 台灣雖然已民主化,但是「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的傳統心態仍在。李家同是「今之聖人」,普受敬重;不過,道德高度若太高,會有「道德法西斯」的危險。 \n 民主、開放的多元社會本來就有許多「不完美」,暴力電影只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項。而這些「不完美」禁不起「淨化」;因為淨化《夢魘殺魔》後,《教父》、《蝙蝠俠》就危險;當電影被淨化,文壇就難免「狼來了」。白色恐怖就是這樣來的。

  • 挪威殺人魔出庭被丟鞋

     挪威殺人魔布瑞維克十一日在首都奧斯陸法院出庭時,遭一位被害人的親屬怒擲鞋子,雖未命中布某,但打到辯方律師,法院內許多人轟然叫好。丟鞋人士則被法警帶離法院。 \n 這位名被害人遺屬怒喊:「你殺了我兄弟!下地獄去吧!」擲鞋之舉讓今天奧斯陸法院的審理中斷,但不久即恢復進行。丟鞋人的身分並未公布,有些媒體報導說他來自伊拉克。 \n 擲鞋在許多國家被視為抗議及當眾羞辱之舉,尤其是伊斯蘭教國家,布瑞維克則極端仇視伊斯蘭教。二○○八年美國前總統小布希造訪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也曾遭一名伊國記者連丟兩鞋。

  • 4萬挪威人 歌聲對抗殺人魔

     約四萬名挪威民眾廿六日聚集到首都奧斯陸市中心廣場,以歌聲對抗暴力,齊聲高唱一首一九七○年代歌曲《彩虹之子》(Children of the Rainbow)。正在受審的挪威殺人魔布瑞維克日前出庭時,形容這首歌是「文化洗腦歌曲」。 \n 布瑞維克上周在庭訊中抨擊「馬克思文化信徒」滲透到挪威各級學校,《彩虹之子》便是一例。此言一出,有人在社群網站「臉書」上發起合唱抗議活動,獲得廣大回響,並在廿六日化為實際行動。 \n 《彩虹之子》係挪威人改編自美國民謠歌手彼得席格(Pete Seeger)的名曲《My Rainbow Race》。布瑞維克屠殺七十七人卻毫無悔意,因此他所憎恨的一切,反而變成挪威民眾的熱愛。

  • 挪威殺人魔:玩線上遊戲練槍法

     挪威殺人魔布瑞維克十九日接受第四天庭審,宣稱自己以暢銷射擊遊戲《決勝時刻:現代戰爭二》來練習開槍殺人,有段時期還曾經每天玩線上角色扮演遊戲《魔獸世界》長達十六個小時。 \n 布瑞維克還說,他最初計畫發動三起炸彈攻擊,再執行「槍擊行動」,但後來製造的炸藥只夠一枚汽車炸彈,在首都奧斯陸奪走八人性命。 \n 據他表示,當初意圖以炸彈攻擊的頭兩個目標是奧斯陸的政府大樓和執政黨勞工黨中央黨部,至於第三個目標則未定,考慮地點包括王宮、市政廳和挪威最大報《晚郵報》報社。 \n 此外,他最初打算開槍攻擊一場記者會,但行不通而放棄,後來決定前往於特島,攻擊勞工黨舉辦的青少年夏令營。布瑞維克還計畫挾持參加夏令營的前總理布倫特蘭女士,將她斬首,錄下過程並把影片放上網際網路。所幸他到島上時布倫特蘭早已離開。

  • 挪威殺人魔:還會再幹一次

     挪威殺人魔布瑞維克的世紀大審十七日進入第二天,他在法庭上繼續大放厥辭,宣稱如果可能他還會再幹一次。而承審的一位平民法官(lay judge,與職業法官相對)印德伯因為之前在網路上發表布瑞維克應判處死刑的言論,遭主審法官安特森當庭撤換。 \n 據十七日出刊的反種族主義雜誌《Vepsen》報導,去年七月廿三日,也就是布瑞維克發動攻擊的隔天,印德伯在一個網路聊天室中表示,「本案唯一公平的結局,就是將凶手處以死刑。」安特森法官說,印德伯向他承認此事。 \n 布瑞維克滔滔不絕超過一小時,說他的大屠殺是二戰以來最「壯觀」的攻擊行動;他聲稱二戰以後西歐逐漸被馬克斯主義者和多元文化主義者接管,因為西歐缺乏像美國麥卡錫參議員一樣的「反共產」領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