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挾屍要價的搜尋結果,共11

  • 探訪撈屍人:河川已經變成太平間!

    探訪撈屍人:河川已經變成太平間!

    根據外媒報導,重慶市打撈隊的唯一隊員陳松,每天都會留守在船上,習慣性地望著煙霧繚繞的江面,尋找一具具的浮屍。今年42歲的陳松,是從父親手中繼承打撈工作的,如今,打撈隊隊員的人數,已經從最初的三個變成他一個,而陳松還曾經創下,一個星期打撈到70多具屍體的「奇蹟」。 \n除了自然災害導致的事故外,其他的溺水者主要多以女性為主,從農村到重慶打工的女性民工尤其多。陳松往往能夠通過她們身上的衣著來確認身份,有時也能在衣服的口袋中,找到她們的身份證。他表示:「孤獨感以及其他感情問題、家庭暴力等巨大壓力,往往使她們選擇了這條不歸路。」有時,家屬們也會到陳松這裡來認領屍體。 \n自殺是導致中國農村女性死亡的重要原因,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全球26%的自殺出現在中國。陳松表示:「每年冬季過後,長江裡的屍體就開始增加,因為隨著氣溫的升高,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到江裡洗澡。」因此,撈屍隊在夏天打撈上來的屍體會明顯增加,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冬季水溫較低,屍體不容易浮出水面,容易被水下的石頭卡住或被河沙埋了。 \n報導指出,一些年輕女性也可能是犯罪的受害者,每當陳松看到有屍體順流而下,就會立刻啟動小船追上去,然後用長鉤鉤住屍體,接著再將其拖回岸邊,他會對打撈上來的遺體認真檢查,如果發現頭部有傷,或者斷了手腳,陳松就會立即打電話報警。他表示:「有時候也會撈到一隻手、一顆頭或一條腿。」 \n報導中指出,中國大陸的河流已變成了太平間,人們經常可以在這裡發現人或動物的屍體。2013年,上海黃浦江松江段水域,出現了大量漂浮死豬的情況,總數達到了1.6萬多頭。不過,對於河中發現人的屍體,人們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了。夏天的時候,高溫加劇了屍體的腐爛,這時候陳松只有不停地抽菸,來緩解彌漫在周圍的屍臭。 \n他表示:「每天從早上6點工作到天黑,在撈到屍體後,還要進行清理,然後才能交還給家屬。但現在比以前好一些了,因為現在不用再埋屍體,只需將它們送到附近的一個火葬場就可以了。」 見慣了死亡的陳松,雖然對生死之事已經看得很淡,然而每當他看到家屬們哭泣時,他還是會覺得難過。 \n從幾年前開始,陳松每打撈上來一具屍體,當地民政局會發給他500元(人民幣)的補貼費,如果屍體有家屬來認領,家屬也會給他一定的辛苦費,但金額的多少則要由他和家屬私下協商。對於一般的貧困家庭,他會索取500至600元(人民幣),而對那些富裕的家庭,他通常會索取3000元。陳松表示:「有的撈屍人不講道德,會向家屬索要8000元至1萬元,有的甚至超過這數字,簡直是敲詐。」 \n事實上,中國大陸曾經多次出現打撈屍體者,向家屬挾屍要價的現象。去年11月,四川一位年輕男子墜河身亡,遺體被當地漁民發現,當死者父母前去認領遺體時,漁民竟索要1.8萬元(人民幣)的撈屍費,因為拿不出這筆錢,死者父母只能眼睜睜看著兒子的遺體在水中泡了幾天,直到在警方的干預下,支付了5400元後漁民才將遺體打撈上岸。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吸菸有礙健康! \n中時電子報提醒您,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機會: \n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 撈浮屍趁火打劫 領遺體要9萬

    撈浮屍趁火打劫 領遺體要9萬

     大陸民間有不少「撈屍人」、「打撈公司」,專門替家屬將水中遺體打撈上岸,但這些服務都是收費制,而且沒有公定價。這也導致大陸頻傳天價撈屍、挾屍要錢事件,要領回遺體得先拿出上萬台幣撈屍費。「救不起」現象,成為社會底層之悲。 \n 陜西省寶雞市一名17歲女學生,日前被發現溺斃在當地一處水力發電站。水電站打電話通知家屬「錢」來認屍。家屬抵達後發現,水電站將女學生屍體用麻繩拴在岸邊,身體還浸泡在水中。 \n 沒錢 眼見大體浮江面 \n 水電站一名員工直接向家屬表示,想要把屍體從水中撈出來,得支付6000元人民幣,約台幣3萬元的「打撈費」。該名員工稱,在這裡工作已經好幾年,常會發現屍體,死者家屬前來認屍都會支付打撈費。至於費用價碼是雙方協商,若一周內無人認領,就解開繩子讓屍體順水漂走。 \n 死者家屬儘管氣憤水電站並未第一時間報警,最終仍協調支付1500元(人民幣,下同)打撈費,讓女兒大體離開冰冷水中。同樣事件也在四川上演,來自攀枝花市的貧窮夫婦哭倒金沙江岸邊,因他們的25歲兒子日前跳江自殺,經濟狀況不好的夫婦倆根本拿不出1.8萬元高額打撈費,只能眼睜睜看兒子大體浮在江面3日。 \n 兩夫婦只得先跟親戚借錢,並在警方協助下與打撈到屍體的漁民協調,最終支付4600元打撈費,以及800元的清洗、搬運費用後,才順利將兒子遺體送到殯儀館。 \n 同學跪求 不為所動 \n 類似「挾屍要價」事件屢傳不止,最著名的是2009年的「天價撈屍費」事件。當時,湖北長江大學3名同學,為了救起落水的兒童,不幸被江水吞沒犧牲。而打撈公司此時竟開出3.6萬高額撈屍費,面對同校同學的「跪求」,更是不為所動。 \n 在輿論一面倒指責之下,這間天價撈屍公司的總經理,最後被依「行為構成敲詐勒索」拘留15天。陸媒更踢爆,這間撈屍公司幾乎壟斷當地所有打撈屍體業務,年收入破百萬元。 \n 小 靈 通「撈屍隊」 \n 大陸《消防法》規定,公安消防隊、專職消防隊按照國家規定,承擔重大災害事故和搶救人員生命為主的救援工作。但對於「打撈遺體」是否等於救援的一部分,以及是否屬於消防工作內容,法規並未明確界定。 \n 另一部分,多數地方政府沒有成立公共打撈隊伍,也沒有出資向民間打撈隊伍購買打撈屍體的服務。對於民間有償打撈活動,政府也無法進行價格管制。 \n 這也是為什麼民間存在大量「潛水打撈協會」、「撈屍隊」、「打撈人」,而家屬往往沒有議價能力。(陳怡君)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黃河蘭州段 50年漂萬具浮屍

     黃河蘭州段約80公里的水域,50年來累計漂浮著至少1萬名浮屍。多到不但「撈不完」,而且還有職業「撈屍人」,大發死人財,這可一點都不假。當地記者在一篇「魏氏父子的『油錢』」的報導中,揭開了「撈屍」的面貌,並指屍體還以每年200到300具「急速增加」,讓人看傻眼。 \n 「撈屍」在當地早就是公開的事實,雖然有人見怪不怪,但當地記者為完整追出原貌,今年9月,也掏出300元(人民幣,下同)油費,登上「撈屍人」魏職軍的快艇「隨船採訪」。10多分鐘後,一片連綿的「垃圾海」躍入眼簾,各色各樣的漂浮物連結成片圍堵在小峽水電站的大壩前方。 \n 挾屍要價 大發死人財 \n 魏職軍說,每年撈到的屍體從60具至100多具不等,截至9月初,今年撈上來的已近50具。這還不包括蘭州市水上派出所和榆中縣派出所打撈,及小峽水電站清理庫區垃圾時處理掉的屍體。這些浮屍都被發現在蘭州市區至小峽水電站約25公里的河段。 \n 由於領屍要付錢,幾年下來,前往下河坪村尋親的人絡繹不絕,浮屍「身價」也水漲船高。「條件好的多給點,條件差就少給點,實在不行隨便給點拉走。」 \n 對於「挾屍要價」,也傳出每年魏家「發的死人財」多達10萬元,魏氏父子未正面回應,不過,魏職軍的父親和哥哥承認,一具屍體的打撈費最高會達到數萬元。而且,衹要是前來認屍的,無論結果如何,一般都要支付500至數千元不等的「油錢」。 \n 浮屍究竟有多少?雖無精確數字,但綜合當地公安、民政部門以及其他撈屍者敘述,可以確認上世紀60年代以來,黃河蘭州段約80公里的水域,累計漂浮著至少1萬名浮屍,而且,時至今日,仍以每年200至300具的規模增加。 \n 三無屍體約占3成 \n 蘭州市水上派出所的統計顯示,每年有近300人在黃河中結束生命,在4月至9月間,平均每月就有20具浮屍被打撈上岸。其中,「無人報警、無人認領、無線索源」的所謂「三無屍體」就占3成。 \n 皋蘭縣民政局局長俞樹珠表示,每年由該局負責掩埋的無名屍體約有3、40具,由於缺乏固定掩埋場所,每具屍體都要就近選擇合適地點請人掩埋,隨著物價上漲,喪葬費也由幾百元漲到一兩千元,民政局每年都要向財政部門申請一筆專項資金。 \n 「妳報了警,屍體上查不來任何身分信息,晚上就又放回水裡,讓他繼續漂。」蘭州市水上派出所的義務搜救員雒元茂說,在黃河邊,不乏被打撈上來的屍體再度被打撈的事例。 \n 當地政府曾規畫籌資修建公墓,專門闢出一塊墓地,安葬黃河游魂,但承攬項目開始後,被當地媒體報導是黑惡勢力斂財,還有13家單位和個人被騙1000多萬元,全案告停。於是時至今日,游魂不安。浮屍繼續在在千里黃河漂盪。

  • 南京漁民兼職撈屍 盼被收編

     湖北「挾屍要價」事件引發大陸公眾討論,在臨江的南京也有一群「撈屍人」,他們多由漁民兼差、屬業外慈善服務,然民間身分讓拿「收屍錢」遭物議,屍不上船習俗被批不人道,外界諸多誤解,未來恐出現有屍無人撈困境。 \n 今年五十二歲的老黃,曾當過兵、後被下崗,當起「世上三般苦、打鐵行船磨豆腐」的打魚行業,據《現代快報》報導,撈屍是老黃的兼差,每年都要從水裡撈出兩三具溺斃或自殺者屍體,廿多年,竟也跟五、六十具陌生人在江水相遇。 \n 南京並無合法撈屍公司或政府單位,遇有意外只能委請當地漁民協助,當地警方透露說,「當地漁民水性好、熟悉水下情況」;然漁民們可不這麼想,老黃指出,夏夜游泳者多、易出事,況「水下情況不明,順利的幾分鐘找到,麻煩的,一整天連根頭髮絲都抓不到!」 \n 外界總以為撈屍很賺,當地水警則指出,打撈通常要出兩三艘船,船上負責下水的、開船的、拉滾鉤的至少六、七人,去除油錢與工具費,每個人能分到的不多。以老黃七月份撈屍收了四千元人民幣為例,實際上每人只分得七、八百元。 \n 撈屍屬於良心兼差事業,但畢竟與風俗相違、常遭風言風語,老黃即建議,最好由政府成立專業打撈隊,費用由政府埋單,他願意第一個被收編,「靠公務員來撈屍、鐵定沒戲,也不能靠死人發財,早晚要倒霉的!」

  • 老漁民組隊 湖北撈屍成產業

     湖北省荊州市埠河鎮三八村因《挾屍要價》照片獲獎而聲名大噪。「撈屍」成為當地的特殊行業,據當地行情,打撈一具屍體要價1萬2千元(人民幣,下同),沒撈到也要工資每天6千元,在價錢未談妥前絕不開工,避免事主賴帳。 \n 據了解,由於在長江中打撈落水失蹤人員獲利匪淺,原從事輪渡業的陳波與在長江上出租救生圈的夏兵在當地工商部門註冊成立「八淩打撈公司」,專門從事長江沉船、沉物及屍體的打撈業務,《挾屍要價》中撈屍隊的成員皆屬其員工。 \n 撈屍隊成員聖德義表示,陳新為他的女婿,每打撈一具屍體陳波付給陳新1700元,未打撈到屍體給800元,由陳新負責分發給參與打撈的漁民,剩下的錢陳波得30%,夏兵得70%。撈屍隊是由5位退休老漁民組成,其中3人年過7旬,皆對長江荊州段的水流和地形瞭若指掌。 \n 當初3名大學生落水遇難後,撈屍隊在1小時內就將其全部打撈起來。 \n 聖德義說明,長江中有很多突然出現的深水區,稱做「窩子」,屍體一般會被捲入「窩子」裡,他們清楚哪裡有「窩子」,3具屍體都是在同一個「窩子」裡打撈出來的。 \n 《挾屍要價》中的主角王守海,已達高齡72歲,他表示,事件發生後,來江裡游泳的人少了。今年撈屍的生意慘淡,一般往年要撈10多人,但今年只出動了3次,其中,有一次沒撈到。

  • 《京華時報》-挾屍要價侮辱了誰

     評論解讀真假之間,社會普遍患上了真相焦慮症,這是資訊時代的重要危機之一。欲接近真相,除了理性之外,沒有其他的武器和盾牌。由新聞圖片《挾屍要價》獲獎而來的真偽之辯,已經引爆事件外另一波的爭議。長江大學宣傳部長李玉泉斬釘截鐵,認定圖片「弄虛作假」;接著,攝影者張軼迅速公布全套圖片,力圖還原當時場景;「金鏡頭」組委會成立調查組,稱將於23日公布調查結論。如果是真,那是邪惡人心的真實呈現;假如是假,則是信任危機的具體事例;然而,結論有人信嗎? \n 或將有一個權威的調查結論,終結沸沸揚揚的爭執。然而,細細研讀雙方敘事過程,能明顯感到,儘管各執一詞,在重大事實關節點上並無針鋒相對的矛盾。 \n 李(玉泉)部長判假的主要依據是,船上的老者並非談價主體,且鏡頭外配合撈屍的漁民還有救人義舉,倘因得獎圖片而陷千夫所指,他極不忍。他還憤懣的是,「有的媒體『另闢蹊徑』『為了尋找英雄背後不該發生的』事件,甚至誤讀照片,製造假新聞,《挾屍要價》就是其中最明顯的一例。」 \n 但是,他沒有否認發生過「挾屍要價」。他所首肯的《南方周末》調查報導是:船上擺手勢的是「職業撈屍人」,並非救人漁民;撈屍人曾受幕後指令,因價錢談不攏而暫停撈屍。 \n 判假慎之又慎 \n 看來,得獎圖片本身並未涉及救人漁民,似乎談不上「冤枉好人」。如果撇去這一點,爭執焦點就變成圖中人物是否「挾屍要價」主體?據《南方周末》記者稱,撈屍人自己也記不清那個手勢的含義。那麼,即便那個手勢與「要價」無關,而幕後老闆確曾靠打撈屍體索要天價──那麼,得獎圖片還算不算假新聞? \n 判假要慎之又慎。至少,我們不能因為所謂報導「挾屍要價」有損英雄壯舉、有汙荊州清譽之類的理由質疑媒體,以為判假例證。報導英雄理所應當,「尋找英雄背後不該發生的事件」,也是媒體的鐵肩導義。「不該發生的」,如果是事實,侮辱的不是英雄,也不僅是荊州,而是我們的社會良知和集體道德。 \n 拷問公民良知 \n 在英雄仗義救人之後,繼之而來的挾屍要價行為,嚴重突破了公眾道德底線,直接拷問百姓靈魂深處堅守的仁義善念──圖片中,溺亡大學生全身浸沒水中,唯有手臂軟軟地被綁在船邊,彷彿在疑惑地舉手提問:在市場上一切有價的理直氣壯的商談中,生命的尊嚴,究竟價值幾何? \n 如果真有道德博物館,這張圖片應該高懸大堂,拷問我們每一個中國公民的良知。 \n 我們確實一次又一次感動於媒體熱誠宣傳的眾多道德楷模,但也一次又一次震驚於發生在社會基層的道德淪喪事件。孔子曾經說:禮失求諸野。中華民族的禮義廉恥,原本植根於最質樸最底層的「草民」中間。路旁行人口似碑,不管是大是大非的價值判斷,還是急公好義、古道熱腸的民間道德,都是五千年文明史得以綿延不絕的重要支撐。然而,萬一草野禮盡失,社會基層甚至草根階層的集體墮落現象,還將一波一波湧來,讓國人再向何處去求療救人心的良方? \n 從這個意義上說,「挾屍要價」新聞圖片的全票獲獎,反映了媒體對此焦灼不安的人心所向。療救人心,從用手術刀揭開瘡疤開始,這過程很疼痛很糾結,但這手術非做不可。 \n (摘自《京華時報》2010-8-22,作者李泓冰)

  • 照片背後真假之辨

     近日,隨著《挾屍要價》照片贏得本年度最佳新聞照片獎,以長江大學宣傳部部長李玉泉為代表的質疑照片造假之聲再起。事實上,對照片以及相關事件的報導的質疑,從去年11月分就已經開始,這次只不過是捲土重來而已。 \n 時間會沖淡我們失去英雄的悲痛,留下正義長存。但現在回顧發生在去年10月24日這個舉國關注的事件,我們會發現,如同其他若干重大社會事件一樣,流言蜚語,像滾雪球一樣,往往從事件中心極小的一點,迅速地向公眾膨脹發酵,輕而易舉混淆了真相。 \n 大眾對真相的渴求之心出於天性,無法遏抑。當失去了獲取真相的權威渠道,謠言便會橫行。尤其如果被重大事件所激起的義憤或悲痛等情緒所裹挾,大眾自身也很容易成為謠言傳播的一部分。真真假假之間,社會普遍患上了真相焦慮症,這已經是信息時代的重要危機之一。然而,如何接近真相?在現階段,除了理性之外,我們沒有其他的武器和盾牌。以理性為基礎的批判和質疑,才是求真的必要途徑。在法學上,哪怕是罪行確鑿、惡貫滿盈的罪犯,也享有辯護的權利,同樣體現了這一思想。在這個意義上,應該歡迎李玉泉對「《挾屍要價》照片」的批判質疑。 \n 事發當時曾經發生過「要價」事件,這一點似乎毋庸置疑。發表於《南方周末》的《大學生救人溺亡隱情調查:「挾屍要價」另有其人「見死不救」漁民被冤》一文,多次被李玉泉援引作為佐證,其意義在對救人的漁船和要價的撈屍船作出了區分,廓清了部分媒體和大眾的概念混淆,但也間接證明了照片中的王守海,的確是「要價」團體的一員。基於此,王守海在利益的驅使之下所進行的有違道德的行為,並不值得同情。李玉泉對王守海們所作的辯護顯然不能成立。 \n 但是,李玉泉的質疑依舊不無意義。他引導公眾的目光越過了整體事件,投向了2009年10月24日下午4點50分這一刻。問題的焦點在於,獲獎照片所展示的那一刻,是否展現了其如文字說明的「挾屍要價」的現實?親歷事發現場的記者,是客觀公正地記錄下了那一刻?還是被強烈的道德感所左右,用「藝術的真實」替代了「客觀的真實」?區別雖然細微,卻事關原則。 \n (摘自《京華時報》2010-8-22,作者劉志權)

  • 挾屍要價作者:的確真實鏡頭

     日前中國新聞攝影「金鏡頭」獎年度最佳照片《挾屍要價》,被長江大學黨委宣傳部長李玉泉在網路發文批評,表示照片畫面呈現是《牽屍靠岸》,而非《挾屍要價》,張軼的身分也有問題,建議主辦單位撤銷該他的獲獎資格。照片拍攝者、前《江漢商報》記者張軼本人20日首次出面澄清,並在網路上公布2009年10月24日當天拍攝的近百張照片,證明自己並未作假。 \n 屢獲大獎 爭議也不斷 \n 《瀟湘晨報》、中新網報導,《挾屍要價》在大陸《華商報》、《新京報》刊出後,由於照片中將人性的善和惡展現得一覽無遺,已經在今年獲得多項攝影大獎,第18屆金鏡頭比賽暨華賽中國作品年度最佳新聞照片獎、中國記協主辦的「2009中國瞬間中國新聞攝影大賽」一等獎、全國攝影藝術展覽評選記錄類銀獎。 \n 這張照片每次得獎,都引起輿論爭議,有人認為畫面太過殘忍、有人認為過度暴露大陸社會的惡,不應該得獎;這次拿到「金鏡頭」獎,更引發照片陳述的新聞被媒體誤判,攝影者張軼作假的爭議。 \n 經過觀察 才按下快門 \n 「展示負面的東西」而能獲獎,連張軼本人都很意外,因此,面對李玉泉的公開指責,他特別從青島趕回武漢,將當天拍到的所有照片交給媒體,並一一解釋畫面內容,希望結束一切有關照片真假的爭議。 \n 張軼表示,當天他到達現場後,並沒有立即拍照,而是經過一番觀察,看到在長江大學校方付出4000元(人民幣,下同)後,打撈者將第1名遇難學生遺體交給校方、並等著校方拿錢換第2名學生遺體時,他才開始拍攝。 \n 身分披露 被迫離荊州 \n 當天張軼拍攝的畫面,除了《挾屍要價》外,還有打撈公司議價、中途沒談好、等錢的過程,他表示:「我拍到的是《挾屍要價》的一個瞬間、一個縮影,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聽到的最真實的一面呈現給讀者。」 \n 對李玉泉指稱照片攝影者署名前後不同的問題,張軼解釋說,當天因為任職的《江漢商報》由於種種考慮並未刊登,他才化名「真真」、以目擊者身分在《華商報》發布照片,後來因為屢獲大獎,他的記者身分被迫公開,在當地壓力過大,被迫離開荊州,轉往青島發展。

  • 南都:撈屍業壟斷 照片不假

     大陸《南方都市報》21日發表社論指出,「挾屍要價」的行為確實存在,打撈屍體在當地已然成為一個行業,且進行著排他的壟斷經營。不能被證偽的最基本事實則是,照片中出現的撈屍人確實受命於以撈屍為業的公司,也確實因為錢未到位而聽命於老闆將屍體打撈過程中斷了很長時間。如果最基本的事實判斷和描述沒有失實,那麼照片和新聞便只是存在瑕疵而不存在造假的問題。 \n 《南都》說,「挾屍要價」不僅無法被證偽,而且「挾屍要價」的原因也被最新的報導所披露──撈屍人及其團隊對長江大學不信任,竟源於長江大學曾出現過撈屍後不付錢的「前科」。而細讀被質疑者看作是「闢謠」的報道,更不難發現那只是在對「挾屍要價」事件進行細節糾正,還遠沒有到指責媒體誤導公眾、檢討媒體責任的地步。反而需要警惕的是,對一些事件細節的微調和糾正,越來越多地被刻意當作「闢謠」來擾亂公眾視線,給人一種「整個事件都報道有誤」的錯覺。這也許已經成為有些地方或者部門應對負面新聞的新策略。 \n 《南都》批評:「挾屍要價」的新聞圖片不僅在事發當時沒有辦法在當地實名發表,而且拍攝者在事後因受到威脅也已避走他鄉。至於那被曝光後,被有關部門「妥善處理」的「挾屍要價」事件,是否就此絕跡了呢?據照片拍攝者透露:就在今年,就在同一個地點,「又出現了撈屍事件」。

  • 金鏡頭獎 重新調查真偽

     《挾屍要價》照片獲得中國新聞攝影「金鏡頭」年度最佳新聞照片獎後,爆出「攝影作品與真相不符」的爭議。中國新聞攝影金鏡頭獎頒獎典禮組委會執行秘書長霍瑋20日表示,進行評選前,組委會已對照片的新聞真實性做過調查,雖然目前還沒有接到長江大學有關信函,但既然已在網路引發討論,一定會重新調查,調查結果23日出爐。 \n 中新網、人民網報導,「金鏡頭」獎評審之一、《人民日報》攝影部主任李舸證實,在評審《挾屍要價》前,評委會已經對圖片拍攝過程及新聞真實性進行調查,並未發現任何問題。 \n 李舸表示,這張照片之所以獲得評審一致青睞,主要有2個原因:「第一,照片很直觀,表達清晰準確,並十分具有衝擊力;第二,照片所拍攝的新聞事件本身就具有很強的震撼力。」 \n 至於李玉泉質疑照片新聞真實性一事,李舸表示,提出質疑,就必須要提出確切的證據,說服評審委員。

  • 金鏡頭獎 挾屍要價又得大獎

     中國新聞攝影最高榮譽「金鏡頭」獎頒獎盛典18日晚上在青島舉行,共頒出9類40個獎項以及3個年度大獎。《挾屍要價》以全票贏得了本年度最佳新聞照片獎,成為頒獎典禮上的焦點。 \n 又是《挾屍要價》!《挾屍要價》因為獲獎登上新聞首頁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中新網報導,在本月初,2010全國攝影藝術展覽評選揭曉,《挾屍要價》照片獲得了紀錄類銀獎;1月23日,第18屆「金鏡頭」比賽暨華賽中國作品初評結果揭曉,《挾屍要價》獲得年度最佳新聞照片獎;2月4日,中國記協主辦的「2009中國瞬間中國新聞攝影大賽(第三屆)」上,《挾屍要價》獲一等獎。 \n 大學生救溺犧牲故事 \n 《挾屍要價》屢屢獲獎,網路對這張獲獎照片議論紛紛,國際在線報導指出,《挾屍要價》屢獲大獎其實是一種反諷,只因「真實鏡頭」太少,雖然看上去這些圖片「其樂融融」,但公眾想看的是「真實」。 \n 據《光明日報》報導,《挾屍要價》的素材來源於長江大學大學生為救溺水兒童壯烈犧牲,而打撈公司打撈屍體竟然漫天要價的事情。2009年10月24日下午2時許,湖北荊州市郊長江寶塔灣2名小孩落水,長江大學9名大學生跳入江中手拉手施救,2名兒童得救,但救人的3名大學生陳及時、何東旭、方招被捲入長江的暗流中被江水吞噬。大學生的英勇行為感動了大陸民眾,溫暖了社會,受到了萬民的稱讚。 \n 媒體廣泛關注 \n 此事件曾被媒體廣泛關注,輿論一致譴責《挾屍要價》的行為突破了社會道德底線,羞辱了所有國人。該照片把人性的善和惡展現得一覽無遺:水中是因勇救落水兒童而犧牲的青年的遺體,船上是用兩根冰冷的繩索拉著英雄遺體正在討價還價的兩個中老年打撈客。 \n 打撈客當時與校方談價「每具屍體1.2萬元,說好的3萬6,錢到位了再往上拉,我只聽老板的。」身穿白色襯衫的王守海站在船頭,一隻手牽著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頭在水中,繫著一具英雄的遺體。在場師生臨時湊了4000元並承諾將屍體撈上來後再補上3.2萬元。 \n 3時30分陳及時被打撈上來,4時45分方招的胳膊、頭被拖出水面。此時,得知3.6萬元還沒有全部到位,王守海停止打撈,手牽綁著方招屍體的繩子「挾屍」與岸上的校方要價。 \n 一個多小時後,待學校將餘款如數送達,打撈重新開始。王守海受雇於這一新生「行當」的老板陳波。 \n 後經有關方面查明,荊州市八凌打撈有限公司陳波的行為已構成敲詐勒索,公安機關已依法將其治安拘留15天,併處1000元罰款。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陳波將收取學校的3.6萬元撈屍費全部退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