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捍衛人民幣的搜尋結果,共85

  • 工商社論》重新思考人民幣的外匯戰略地位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8月5日「破七」之後,已經成為全球金融市場關注的焦點,人民銀行做足準備,在匯率跌破七的心理關卡後僅僅一個小時,就透過官方的《金融時報》發表回應:「是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徵關稅預期等影響」、「市場化的匯率形成機制,有利於發揮價格槓桿調節供求平衡的作用」、「人民幣匯率完全能夠在合理均衡水準上保持基本穩定」,人民銀行行長易綱當晚也透過官網表示,無論是從中國經濟的基本面看,還是從市場供求平衡看,當前的人民幣匯率都處於合適水準。對人民幣繼續作為強勢貨幣充滿信心。 \n 人民銀行隨後逐日進行穩定調節,一方面宣布將在8月14日,在香港發行總金額人民幣300億元的央行票據,其中200億元是三個月期的短票,100億元為一年期,作為收縮離岸人民幣的操作,避免遭到對沖基金放空的防禦工事,一出手就築了高牆。另外,人民銀行穩健調整每天的「中間價」,到了周四、8月8日官方報出的中間價出現7.0039,才首度跌破七的關卡,比市場價格整整晚了三天。 \n 本報社論從5月至今多次論述,認為在人民銀行適度的引導,以及國內交易制度的配合之下,匯率跌破七的關卡不只是必然,而且中長期對於穩定國內經濟將會帶來正面的效應,從人民幣匯率在上周的交易紀錄,呈現緩步走跌、退三進二的穩健盤勢,以及每日交易額並未釋放巨量的走勢來看,破七並沒有引發市場過度的預期,在穩定的供需買賣下,破七的心理壓力已經充分化解,沒有引發過度的貶值預期。 \n 人民銀行的研究單位將1947年全球央行召開布列頓森林會議,擬定二次戰後的全球經濟與金融架構,彙總至今72年來所有匯率重大貶值案例,全部52個國家曾經發生157次匯率貶值超過15%的重大貶值,其中148次都有高通貨膨脹與貿易赤字的病徵,而中國經濟雖然增長放緩,但是通貨膨脹穩定,而且享有高額的貿易順差,因此發生所謂15%貶值,也就是1美元兌換8元人民幣的「破八」,機率幾乎不存在。 \n 至於另外9次重大貶值的案例,有2013年日圓,是安倍晉三首相勝選落實三支箭的主動政策引導;或是瑞士在1997年的貨幣體制變革;只有2008年韓國在金融海嘯期間的案例,是受到外部黑天鵝事件衝擊;以及2001年,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印尼盾因為過度信貸和過度外債的持續貶值。人民銀行目前顯然沒有主動政策引導匯率貶值到8的可能,中國大陸也沒有過度外債的問題,唯一的威脅是全球崩潰的黑天鵝事件。 \n 短期的匯率波動,雖然已經成功穩盤,但是站在中美兩國角力的國家戰略高度,人民幣的匯率政策卻有進一步思考的空間。而剛巧8月10日、11日「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在黑龍江的伊春市舉行,不只邀請到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到場,從全球金融變局來提供建議,更重要的是這場論壇匯集了中國大陸金融決策高層,由國家開發銀行前董事長陳元領銜,甫卸任的人行行長周小川,以及蔡鄂生、江小涓、胡曉煉、殷勇、余永定等金融決策核心齊聚,為人民幣長期穩健發展的戰略機運,提供了極為重要的視野。 \n 曾經是大陸金融發展最重要的決策者之一的陳元,就強調外匯的戰略地位現在已經成為美國的貿易戰或者金融戰的打擊目標,所以大陸必須要重新思考外匯的戰略問題,要加強人民幣的發展和建設。目前人民幣在國內已經長期穩定地運行了70年,還將繼續強化,但是人民幣的國際影響與國際地位,卻還有待加強。 \n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的討論焦點,看得出人民銀行從2017年至今,進行匯率制度改革雖然卓有成效,但是為了捍衛人民幣匯率的平穩,避免境外人民幣成為金融大鱷狙擊的工具,正如同這次發行3百億元央行票據,多次回收境外人民幣的結果,壓抑了人民幣作為國際清算工具的效能,而要打破這個循環,重要的突破點在大宗商品如原油、鐵礦砂等大量進口物資的採購,必須提高人民幣在大宗商品做為給付的貨幣,才是增進匯率彈性與韌性,減少對美元依賴的根本之道。 \n 值得特別關注的是,陳元認為大陸當局應當試圖避免與美元發生正面衝突,「就人民幣當前的能力而言,與美元正面較量將不利於當前所處的地位。」大陸金融高層認為不宜拉高金融戰火,匯率貶值雖然短期內有緩和衝擊的作用,卻可能引發川普總統更為劇烈的反制,以人民幣目前的力量直接對決美元,勢必對大陸經濟發展帶來強大的震撼。 \n 陳元以及大陸金融決策高層在這個敏感的時機,提出謹慎圓融的戰略思維,的確可以做為我們觀察人民幣匯率後勢的重要指標。延續一年半的貿易戰爭,因為制裁中興、華為已經引發了科技戰的戰線,如今又有延燒成金融戰的跡象,中美雙方是否能避免毀滅性的金融戰爭,將是攸關全球安定的核彈等級事件,和則海闊天空,戰則玉石俱焚。

  • 捍衛人民幣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親上火線

    捍衛人民幣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親上火線

     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人民幣近日更大幅貶值跌破7元的心理關口,造成全球股匯市場重挫。正當市場陷入恐慌之際,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親上火線堅稱,中國不會搞競爭性貶值,令市場稍微喘了一口氣。但隨著美國攻勢加劇,易綱後續的貨幣政策勢必成為外界關注焦點。 \n 易綱接棒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前,已在人行內部負責各項工作,位列人行四位副行長之首,加上他在人行有20多年的工作經驗,以及漂亮的留學履歷,外界對他均寄以厚望。然而,他上任後還未完全穩定大陸國內金融經濟,來勢洶洶的貿易戰卻已席捲大陸股匯市場。近期人民幣持續走貶,易綱更被推向「貨幣戰」的烽火邊緣。 \n 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雖然易綱多次表示,中國不會以貨幣貶值應對貿易戰,但人民幣仍在貿易戰火中持續下行,美國更因此將中國匯率列入雙方談判議程。 \n 從中美貿易談判趨勢來看,易綱在雙方高層貿易談判期間列席會議,以為雙方在匯率問題上取得共識。他在今年6月底大阪「習川會」登場前,更率先與美國財長穆努欽(Steven Mnuchin)在G20財長與央行總裁會議期間「過招」,被視為是中方在貿易談判裡,其中一位重要的傳話角色。 \n 在人民幣持續貶值之際,易綱的發言逐漸引起外界高度關注。事實上,人行近期對人民幣「保7」的立場已開始出現鬆動。譬如,易綱在6月時曾表示:「有彈性的人民幣匯率機制是非常有益的,不認為某一個具體數字會更加重要」,顯見人行對人民幣市場出現大幅波動,已做好一定的心理準備。 \n 隨著美國總統川普在8月2日突然宣布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後,在岸、離岸人民幣雙雙暴跌千點、失守7元大關,貶幅逾1%,引發市場動盪。 \n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後,市場已形成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保7」的心理關口,多數投資者認為,人民幣在面臨劇烈衝擊時,人行將會利用政策手段「保7」,以免引發大批外資撤離大陸。 \n 但分析師認為,人行此次顯然突破心理關口,允許人民幣大幅貶值,以應對貿易戰衝擊。事實上,中國在報復關稅措施上沒有太多選項,出售美債或限制稀土出口等選項並非有力工具,匯率是大陸對付美國關稅威力最強大的武器。不過,人民幣如果貶值過快可能引發資本外流,因此人行可能會出手平穩匯率。 \n 為了消除外界疑慮,人行相關官員接連數日也迅速表達維穩的態度,並強調人民幣貶值人民幣匯率「破7」,主要是「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徵關稅預期等影響」。 \n 易綱隨後親上火線,表達人行在貨幣戰的立場。他指出,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會恪守歷次20國集團領導人峰會關於匯率問題的承諾精神,堅持市場決定的匯率制度,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於競爭性目的,也不會將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 \n 然而,多數專家均認為,全球貨幣戰已經到來,人行此次顯然已突破「保7」的心理關口,且多數分析師認為人民幣將續貶,預計本季將貶至7.2元,若川普將3,000億美元商品關稅增至25%,人民幣2020年將貶至7.3元。未來易綱如何再度建立人民幣的防線,值得關注。

  • 人行嚇阻出重拳 大挫空頭人幣

    人行嚇阻出重拳 大挫空頭人幣

     面對中美貿易戰的炮火,中國人民銀行捍衛人民幣兌美元保7的決心很強,從上周連續三天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上下波動不超過2個基點,可以窺出端倪。同時人行高層也跳出來喊話不惜打擊空頭,27日早盤人民幣立刻大漲近200點,顯見遏阻效果顯著,另外,人行也出重拳嚴懲地下錢莊,祭出高達8000萬(人民幣,下同)的罰單,重挫非法炒匯的交易者。 \n 路透報導,人民幣前陣子急貶,直至6.9附近踩煞車,讓人民幣兌美元走勢才稍緩和。尤其上周人行透過中間價的調節機制,連續三天的中間價上下波動不超過2個基點,顯見人行維穩人民幣的決心不變,同時也等同對炒匯者發出第一次警告。 \n 短期內成維穩走勢 \n 隨後人行高層在上周六(25日)再度出面喊話,向空頭示警,不要輕易嘗試炒作人民幣匯率,否則將得不償失。這項警告在27日早盤開出後,就見到人行的嚇阻效果,人民幣立刻反彈近200點。由於美元指數短線拉升,讓在岸人民幣漲勢稍緩,收盤報6.8963,升值87點。 \n 路透報導,人民幣中間價27日報出6.8924,較前一個交易日升值69個基點,似乎也帶動人民幣即期匯率走勢,一度升破6.89元。一般分析師都認為,人民幣短期內應可維穩在6.9區間進行震盪,不會有破7的疑慮。 \n 根據分析,為應對人民幣弱勢,人行近期連續數次喊話穩匯率警告空頭,配合以偏強的中間價定價和兩次發行離岸央票引導市場預期,人民幣做空情緒得到有效抑制,匯率亦在6.92附近的低位盤整後出現反彈跡象;另一方面,儘管匯率管理工具充足,但人民幣匯率仍面臨貿易戰不確定性、美指走強可能以及即將到來的分紅購匯潮等挑戰,人行仍需嚴陣以對。 \n 儘管人民幣出現維穩走勢,但是仍有貶值壓力,尤是大陸宏觀數據從4月起就出現報憂跡象,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表現不佳,27日公布的企業獲利也是衰退走勢,使得空方一再氣勢囂張,認為有機可趁,但是人行已警覺到空方的意圖,開始提早消毒,保7的決心十足。 \n 重點打擊違規行為 \n 除了嚇阻空方炒作人民幣外,人行再度出重拳嚴懲地下錢莊的炒匯行為。根據《經濟參報》報導,近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在官網上集中通報了17件外匯違規典型案例,涉及處罰金額8443.7萬元,對違規行為形成強有力的震懾。國家外匯管理局相關人士表示,外匯局將重點打擊虛假、欺騙性外匯交易,對地下錢莊和非法網路炒匯等領域也保持高度關注。 \n 值得注意的是,個人非法買賣外匯、非法轉移境外成為違規的重災區。目前,個人資本項目下外匯業務並未完全放開,有的個人利用多達幾十個人的個人便利化購匯額度實現分拆購付匯,用於境外購房或投資,這都是典型的違規行為。

  • 人行5天3度保人幣 中間價終止連11貶

     中美貿易摩擦加劇,讓人民幣匯率近期面臨不小的貶值壓力,5月24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以小漲1個基點終止了連11貶的走勢。值得注意的是,為了穩定人民幣匯價,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接連對市場進行信心喊話,到央行連續出手在香港發行離岸央票為止,短短5天時間內三度出手捍衛人民幣,力挺人民幣穩定在合理均衡的水平。 \n 根據人行的公告資料,在24日人民幣中間價止貶之前,人民幣中間價在23日才以6.8994創下去年11月30日以來的新低,當天在岸人民幣也以6.9190大跌150點,總計5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中間累計貶值2.5%,而在岸人民幣則回貶了2.7%。 \n 不過,為了穩定人民幣匯率,人行近期密集出手力挺人民幣。19日,人行副行長、大陸國家外匯局局長潘功勝首度公開表態,指人行完全有基礎、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n 21日,人行在在其官方微博宣布,再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藉由央票的發行直接調節香港離岸人民幣的流動性。 \n 23日,人行副行長、大陸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劉國強接受人行機關報《金融時報》專訪時表示,人行的政策工具儲備充足,將進一步加強宏觀審慎管理,穩定市場預期。他並重申,中國有條件、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n 分析人士指出,至劉國強的發言為止,人行短短五天內就已經三度出手捍衛人民幣匯率。從人民幣中間價近幾天跌幅均僅1至2個基點,到24日微升1個基點,終止了11連跌,顯示人行的動作正在發揮作用,人民幣的貶勢在近期應可望暫告一段落。

  • 國家隊護盤-人行喊話 人民幣不續貶

     人民幣匯市經歷13日的黑色星期一暴跌行情,市場瀰漫恐慌情緒。大陸官方14日為穩定市場信心,除了國家隊出手捍衛股匯市,大陸官媒亦派發定心丸,撰文強調人民幣不會出現持續大幅貶值。多招齊發,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價跌幅較13日大幅縮窄,離岸價更由6.91小幅回升到6.9元,收效甚著。 \n 路透引述交易員稱,人民幣在岸價14日收報在6.8854元,下跌133個基點,較13日暴跌603個基點大幅收窄。且離岸市場出現官方護盤身影,突然湧現大量逢低購匯需求,拉抬離岸價由跌轉升,一度重回6.88元附近,夜盤略跌至6.9元,顯見官方不樂見人民幣快速貶值。 \n 此外,新浪財經報導,中國人民銀行主管的「金融時報」14日指出,中美經貿談判出現波折,人民幣上周受到更大貶值壓力,報導稱這是外部環境變化影響到市場情緒,強調人民幣匯價雖短期承壓,但預計不會持續大幅貶值。 \n 此外,民生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解運亮也表示,近期人民幣貶值主要是市場力量驅動。他稱,分析上周人民幣貶值情況可發現,中間價向升值方向貢獻451個基點,官方收盤價向貶值方向貢獻1,203個基點。可見本輪貶值的主要驅動力仍是市場力量,而非政策因素。 \n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大陸國家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前司長管濤指出,未來經貿紛爭很可能是打打談談,對大陸外匯市場的短期影響將是多空交織、事件驅動。

  • 連5個月拋售 陸持美債規模 降至1年半最低

    連5個月拋售 陸持美債規模 降至1年半最低

     美國財政部最新報告顯示,今年10月中國共拋售125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不僅是連續5個月減持,其持有規模更創近一年半新低。分析指出,中國之所以連續減持美債,除了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也為支撐當月急速走貶的人民幣匯價。 \n 華爾街見聞報導,美國財政部昨(18)日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在中美新一輪關稅生效後的一個月,也就是今年10月,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規模降至1兆1,389億美元,雖然持有量仍穩坐第一名,但5個月來共計減持442億美元,並且創下2017年5月之後最低水準。 \n 市場分析,中國之所以連續減持美債,和人民幣的持續走跌有關。華爾街日報分析,先前在人民幣承壓的情況下,中國人民銀行曾大舉賣出美國國債,用以打壓美元、支撐人民幣。以2016年來說,為了應對資本外逃,中國當年度總計減持了1,88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創下單年減持的歷史新高。而2017年則是增持美債1,265億美元。 \n 今年10月在貿易戰的衝擊下,人民幣呈現快速下滑走勢。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來說,10月單月的貶幅就高達1.23%,而在岸價的單月跌幅更來到1.32%。市場因此認為,10月中國持有美債量出現下跌,旨在出手提振人民幣。 \n 目前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規模仍處於近期低點,儘管高於2016年底的1兆490億美元,但遠低於2013年底的1兆3,160億美元高峰。不過市場預期,在官方出手捍衛匯價下,11月人民幣匯價表現由貶轉升,是否會影響中國的美債持有量值得後續觀察。 \n 報導指出,摩根大通經濟學家預計,受到中美貿易爭端拖累,2019年人民幣兌美元將跌破7元水準,到明年底時將處於7.1元附近。此外,包括大和資本市場、美銀美林及高盛均預計人民幣將在明年「破7」。 \n TIC報告還顯示,今年10月日本仍是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美債持有地區,但其美債持倉連續第3個月下滑,較上月減少95億美元至1兆185億美元,持有量再度刷新近7年來新低。報告顯示,10月主要海外持有者合計拋售美國國債260億美元,總持倉降至6.2兆美元,創今年4月以來新低。

  • 瑞銀:明年人民幣匯率將在7波動

     中美貿易戰進入「停火磋商」,不過瑞銀最新報告指出,考慮到匯率仍可能是未來貿易談判的重要議題之一,預估人民幣仍將承壓,人民幣兌美元或將長時間維持在7左右。 \n 香港信報報導,瑞銀認為,在綜合考慮下,預計明年人民幣兌美元匯價將在7元左右波動,至2020年底更將小幅貶至7.2元左右。另外,考慮到最近中美貿易摩擦再次升溫,進一步升級的風險依然不可忽視。 \n 報告還稱,12月1日中美元首「習川會」後,中美貿易戰暫時停火,因此將大陸明年GDP增速預測由此前的6%小幅上調至6.1%。 \n 此外,鑑於市場化改革不僅是長期政策目標、也是中美貿易談判的議題之一,瑞銀認為,在即將召開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改革開放40周年慶祝活動上,政策重心可能微調、更重視加碼市場化改革和開放的力度。屆時中國政府可能會宣布更多減費降稅、推進國企改革、進一步對民企和國外投資者開放中國市場等措施。 \n 在中國人民銀行強力捍衛下,人民幣匯價自11月中旬開始緩步回升,由6.96元逐漸回到6.84元附近。但受到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一事影響,市場憂心不利中美談判,人民幣再度走跌。 \n 路透報導,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昨小幅下跌29個基點,報在6.8693元。在岸價則受周末宏觀數據欠佳、華為事件發酵波及,開盤即持續下挫。截至下午4點半收盤,大跌337個基點,報收在6.9135元,創下11月30日以來低點。離岸價也同樣疲弱,至夜盤時刻在6.91元附近震盪,單日下跌亦近300個基點。 \n 展望後市,交易員認為,在中美達成具體協定前,只要美元走勢未有大幅變動,人民幣大幅升貶的空間均非常有限。

  • 陸貿易戰致命武器不堪一擊?北京狂砸千億救火

    陸貿易戰致命武器不堪一擊?北京狂砸千億救火

    不少專家認為,若美中貿易爭端惡化,不排除人民幣下探7.5。人民幣被外界視為中國大陸反制貿易戰的武器之一,但事實恐非如此。外媒報導,大陸10月動用320億美元(約台幣9824億元)外匯存底來支撐人民幣匯率,是近2年來最大的干預力道,凸顯大陸人行維持匯率穩定的困境,人民幣「破7」並非陸方所樂見,更不可能將貨幣貶值當作打貿易戰的手段。 \n \n「大陸人行7日公布,截至10月底,官方外匯存底從一個月前3.087兆美元降至3.053兆美元。」金融時報報導,這意味著在剔除估值效應後,人行支出約320億美元進場干預匯市,創下2017年1月以來出手最猛的干預力道。 \n \n回顧過去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呈現「先升後貶」的走勢,從美國3月放話對大陸加徵關稅起,貶值壓力在4月中旬逐漸浮現,從4月初的6.2一路下探至9月份在6.8震盪,至10月9日貶破6.9防線後,更一路跌到10月31日的6.977波段新低。眼見10月的最後幾個交易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逼近「7」的重要支撐關卡,人行也被迫出重拳,維持匯率穩定。 \n \n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外界一直擔憂大陸打算讓人民幣貶值,作為反擊川普政府加碼關稅的殺招。但有分析師認為,大陸不希望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7」,並強調7這匯價是一個重要心理關卡。人民幣在月初連兩個交易日暴升、一度漲破6.9後,近期又貶回「破7」邊緣遊走,8日在岸人民幣貶值0.247%、收在6.937。 \n \n當前人行的難關是,一方面想保持匯率穩定,另方面又不想耗費太多外匯存底銀彈。報導指出,人行希望將外匯存底維持在3兆美元以上,但捍衛人民幣匯率的彈藥可能無法像上次貶值那樣充裕。 \n \n荷蘭國際集團大中華區經濟學家彭藹嬈認為,即使人民幣續貶,大陸也沒有資本外流的恐慌,「1美元兌7.0元人民幣僅是一個整數,而不是一個心理關口」,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多次逼近這個水準。 \n \n東北證券首席研究員李勇表示,不建議央行干預市場,因為此次人民幣貶值是因強勢美元造成的。當前情勢比2015年有利得多。 \n \n多數分析師坦言,只要不出現恐慌性賣壓,人民幣適度貶值官方還是可以接受。 \n \n

  • 人民幣兌美元 跌至10年半新低

     陸美貿易戰火延燒,人民幣中間價於30日貶197個基點,報6.9574,創下2008年5月以來、10年半的最低點,在岸人民幣早盤一度跌破至6.9714,創逾10年新低,顯示短期內貶值壓力仍在,但是否「破7」恐怕還是人行說了算。 \n 對於陸美貿易戰的影響,瑞銀出具最新預測報告,倘若爭端惡化,美國再額外對2670億美元商品課稅,人民幣對美元將下探7.5。反之若美國宣布休兵並與大陸達成貿易協定,人民幣對美元可能回升至6.5到6.8。 \n 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外匯分析師陳得能表示,人民幣對美元短期內將繼續在7左右盤整,鑒於大陸經常帳盈餘大幅減少,且貨幣政策進一步寬鬆以緩衝經濟放緩影響,整體依然不利人民幣,明年底可能貶至7.3。 \n 陳得能認為,陸美貿易爭端嚴重衝擊大陸經濟,預計2019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將從今年的6.5%左右放緩至6%,經常帳盈餘將從今年的占GDP的0.2%減少至2019年的零水準。 \n 陳得能強調,雖然人行8月推出的多項匯率穩定措施,抑制人民幣貶幅,但這不代表人行會不惜一切代價捍衛7元防線,因經常帳盈餘歸零使得人民幣失去支持匯率的重要支柱,同時增加貨幣對資本流動的敏感度。

  • 那一年 索羅斯們遭人行痛擊

     時隔將近3年,中國人民銀行再度公開警告國際空頭,似預告即將採取行動捍衛人民幣匯價。追溯2015年底至2016年初人民幣大貶,引來國際空頭「索羅斯們」看空人民幣將跌破6.7,引發大陸官媒發文痛斥,最終在中國人民銀行干預下,空頭遭打爆。 \n 2015年8月「匯改」後,人民幣兌美元開始一路走貶,同年10月底,人民幣貶勢加劇,在岸價與離岸價分別從6.3180與6.3200走貶,至隔年1月8日在岸價來到6.5932,對市場更為敏感的離岸價來至6.6820,市場空頭氣燄大盛,認為人民幣將跌破6.7。 \n 當時包括國際金融巨鱷索羅斯(George Soros),以及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的Kyle Bass、Odey Asset Management的Crispin Odey、Appaloosa基金創辦人David Tepper、Greenlight Capital創辦人David Einhorn等避險基金大咖,紛紛加入做空人民幣的行列。 \n 索羅斯更在公開場合表示,因大陸經濟硬著陸似乎難以避免,坦承自己做空亞幣。雖然他並未言明是「做空人民幣」,但外界將市場動態與其言論聯結,引發索羅斯做空人民幣的結論,轟動國際市場,也惹來大陸官方的不滿。 \n 2016年年初,為打壓國際空頭與表達大陸維穩人民幣的決心,大陸官媒新華社發文警告「索羅斯們」,文中強調做空人民幣死路一條,國際間魯莽投機與惡意做空人民幣勢將蒙受巨大損失,甚至得承擔嚴重的法律後果。 \n 之後在人行強力干預下,人民幣匯價未如國際空頭預期般跌破6.7,反而在2016年2月間回升至6.45~6.5區間,空頭慘遭痛擊。 \n 由於在人民幣一役失利,國際空頭稍後轉戰與人民幣關係緊密的韓國及台灣,包括做空在美國上市追蹤大陸與韓國的ETF,以及韓幣、新台幣。另外,與大陸貿易關係緊密的加拿大及澳洲等礦業大國,加幣、澳幣也成為放空的對象。

  • 外匯探搜-亞幣逆風依舊 市場緊盯3動向

    外匯探搜-亞幣逆風依舊 市場緊盯3動向

     最近幾周亞太貨幣進一步走軟,8月初以來相對於美元平均貶值約1.4%。在亞太貨幣中,經常帳為赤字的貨幣,表現相當疲軟,在此期間平均下跌約3.2%。油價上漲和美債收益率走高,顯然令這些貨幣最受衝擊,因其需要進行外部融資。而印度需要大量原油進口,油價上漲對印度盧比的衝擊最大。 \n 我們同意亞太貨幣大部分跌勢已基本結束的看法,但短期內或許還餘波未平。判斷市場是否即將見底或逆轉,需要觀察以下跡象是否出現: \n 對於印度盧比、印尼盾和菲律賓披索等新興市場貨幣而言,匯率見底需要三個條件:首先,央行進一步收緊政策。我們認為未來6至12個月內,短期利率需要上漲50~100個基點才能抵消美國升息的影響。其次,經濟活動需要放緩並持穩於較低水準,以使得不斷擴大的貿易赤字回穩,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逆轉。意味著這三個經濟體的工業生產需要從目前水準下降2%,反映出資本支出和消費品進口放緩。第三,油價見頂也有助緩解外貿平衡惡化及通膨上升帶來的陣痛。 \n Fed若放緩升息步伐 亞太貨幣將獲喘息機會 \n 對於澳幣和紐幣等已開發國家貨幣而言,經濟增長放緩可能沒有助益。事實上,澳洲的經常帳逆差已持續縮窄,而紐西蘭基本也保持穩定。對澳幣和紐幣來說,國內經濟活動和全球增長前景更趨明朗有著更重要的影響。因此,美中貿易緊張局勢的任何緩和跡象都至關重要,因為貿易爭端的解決將支撐大宗商品價格,改善澳紐兩國的貿易條件,並有助於收窄其與美國不斷擴大的利差。 \n 這使得主導因素再度回到美國聯準會(Fed)政策步調上。由於利率走高將會提高亞太區資產的機會成本並引發資本競爭壓力,所有的亞太貨幣近期都備受壓力。因此,Fed放緩升息步伐的跡象,將為亞太貨幣帶來喘息的機會,特別是經常帳赤字的經濟體。倘若美中貿易爭端也同時出現緩和,投資者對新興市場資產由避險情緒轉向親風險情緒,亞太貨幣將獲進一步提振。 \n Fed或許不是亞太貨幣前景最大的挑戰。我們的基準情景中,預期Fed在12月將不會升息(見圖),但多數市場還是預期升息。即便Fed果真升息,態度也會較鴿派。隨著Fed貨幣政策正常化的腳步放慢,亞太貨幣可能在未來3至6個月觸底。 \n 陸高額貿易順差承壓 人民幣中線偏下行風險 \n 中國的貨幣政策信號十分清楚─寬鬆的時候到了。在外部壓力及內部挑戰接踵而至之際,人行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00個基本點。由於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中國高額的商品貿易順差正承受壓力,而這是彌補服務貿易逆差的重要支柱。中國經常帳盈餘幾乎消失,而出口放緩使得經常帳轉為赤字的壓力愈發沉重。 \n 近期美元兌人民幣波動很可能是由美元強勢所帶動,不過,週期性及結構性因素亦支持對人民幣持看空觀點。在週期方面,中美貨幣政策很可能持續背道而馳。在結構方面,中國經常帳盈餘消失和內地投資者有意分散資產至海外,都會令外匯儲備承壓。基於上述觀點,我們認為美元兌人民幣的7.0關卡(也是我們3、6及12個月的預測值),不應被視為是人行會不計代價捍衛的防線。在風險情景下,我們預期明年美元兌人民幣將升至7.5。 \n 鑒於未來3至6個月內的風險仍偏向下行(中個位數跌幅),我們建議投資者對亞太貨幣頭寸避險(對沖),特別是經常帳赤字的貨幣,不過,日圓不在此列。隨著全球市場不確定性居高不下,日圓短期內應能保持強勢。

  • 《基金》人行捍衛人民幣,陸股ETF伺機反彈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8月24日晚間宣布,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價重啟「逆周期因子」,此舉措將強化人行對人民幣的主導性。過去一段時間,中國官方不斷對阻貶人民幣提出相關政策,包括宣布自8月6日起,提高人民幣遠期售匯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由0%到20%,並要求各銀行不得通過同業往來帳戶向境外存放或拆放人民幣資金,遏制套利資金做空人民幣。在政策支持之下,人民幣匯率在本月一度貶破6.9後,目前回穩至約6.8左右價位。 \n \n 國泰中國A50基金經理人鄭立誠表示,今年第一季人民幣走勢原本相當強勁,但自第二季起,外部因中美貿易戰利空關係,內部受經濟放緩壓力影響,使人民幣開始由升轉貶。鄭立誠進一步指出,人民幣變動對投資人而言相當具有指標性意義,當人民幣明顯貶值時,表示資金出現外流,投資氣氛也會趨於較保守,而目前官方帶頭捍衛人民幣走勢,對未來投資信心提振有相當程度的幫助。 \n 至於在中美貿易方面,隨美國與歐盟、墨西哥與加拿大等國談判到一段落後,中美仍有望重啟談判進度。 \n 近期整體A股市場在量能落底後,逐步出現築底態勢,指數表現上以二線藍籌最為強勢,觀察富時中國A150指數,一周漲幅達1.42%,而A50指數彈幅亦有0.42%。短線建議仍先以區間操作為主,以該兩項指數前低做為防守。長線方面,則可以「中國A50」(00636)或「中國A150」(00743)等ETF,進行波段佈局,參與A股回升機會。 \n \n

  • 人行續干預 人民幣升破6.8

     為捍衛人民幣匯價,中國人民銀行重啟「逆周期因子」入市干預的力道持續發威。昨(28)日人行再拉升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帶動在岸與離岸人民幣匯價挺進,離岸價升破6.8關口,與本月中旬即將逼近「7」大關相比,短短半個月狂飆1,400個基點,漲勢凌厲。 \n 本月中,人民幣跌破6.9整數關口後,不少對沖基金認為在土耳其里拉崩盤引發新興市場看空潮,以及中美貨幣政策與經濟基本面持續分化夾攻下,人民幣匯率將很快跌破7整數關口,而紛紛調高投資槓桿,透過加大沽空力度迫使離岸人民幣以最快速度跌破7,趕在人行干預前迅速獲利退出。 \n 15日,離岸人民幣一度跌至年內低點6.9587後,人行16日旋即採取干預措施,要求上海自貿區各銀行不得透過同業往來帳戶向境外存放或拆放人民幣資金,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增加做空成本,帶動離岸人民幣夜盤一舉突破6.86,漲幅擴大至1.3%,創下2017年1月來最大單日漲幅。 \n 此外,人行24日晚間宣布重啟「逆周期」,持續出手穩定匯率,昨日更大幅上調456個基點,報在6.8052元,以0.67%的單日升幅創下14個月以來新高。人行連兩日拉升中間價,助推在岸離岸價同步攀升,其中,離岸匯價的漲勢更加驚人,昨日一舉升破6.8元大關,晚間8時許約在6.7914元。若和本月15日6.9351元的今年最低點相比,已攀升1,437個基點,半個月的升幅達2.1%。至於近日在岸、離岸價走勢倒掛,分析指出,這顯示離岸市場對於人民幣趨穩的預期,抗壓能力也大幅提高。 \n 另據經濟參考報分析,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區間明顯加大,日間經常出現數百個基點的寬幅震盪,足見匯率彈性增強。其次,近期人民幣匯率並不像2016年底持續單邊貶值,加上人行必要時會通過宏觀審慎工具進行逆周期調節,這些都是人民幣回穩的關鍵。 \n 對人民幣後續走勢,目前市場仍在觀察美元動態,加上美國聯準會可能在下月升息,都是影響人民幣匯價的因素。 \n 而根據人行官網昨公布的新聞稿顯示,人行行長易綱昨也與亞洲開發銀行行長中尾武彥、義大利經濟和財政部部長特里亞及義大利央行副行長帕內塔會面,並就經濟金融形勢及雙邊合作等議題交換意見。

  • 川普臉腫了!人民幣貶不怕 陸真有本錢打「貨幣戰」?

    川普臉腫了!人民幣貶不怕 陸真有本錢打「貨幣戰」?

    中國人行昨(8日)公布7月外匯存底逆增58億美元,整體出口金額也年增逾12%,似乎抵銷了貿易戰的負面影響。專家指出,儘管人行一再否認「貨幣戰」的可能性,但卻放任人民幣貶值,顯見大陸外匯存底規模有本錢容忍人民幣持續走低一段時間。 \n \n美中貿易戰雙方再度駁火,美方昨宣布,將於8 月23日起,對第1波總價值160億美元的大陸商品加徵25%關稅;大陸政府不甘示弱,表明將對等值美國商品追徵25%關稅。 \n \n路透調查指出,若美中貿易戰升級,有近1/5的策略師認為,人民幣可能在1年內跌至7以下,將成為2008年金融風暴之來最慘情況。多數人受訪策略師表示,若美國總統川普對大陸商品課稅喊卡,市場對人民幣擔憂可望減緩,促使人民幣止貶反彈。 \n \n另一方面,若美國聯準會升息步伐放緩,或是市場擔憂美國經常帳赤字問題,美元恐會跟著走弱,屆時人民幣有望出頭,回升至6.5附近。 \n \n人行數據顯示,至7月底大陸外匯存底為3.1179兆美元,較6月底增加58.17億美元,升幅0.18%。大陸外匯存底意外上揚,並未爆發資金出走潮。 \n \n貨幣專家 Christopher Vecchio指出,通常金融市場陷入動盪之際,人行會大動作干預,動用外匯存底捍衛人民幣,但這次貿易戰卻罕見未出手,相當不尋常。 \n \nVecchio分析,大陸龐大的外匯存底規模,使其有本錢容忍人民幣持續走低一段時間。儘管人行一再否認「貨幣戰」的可能性,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7月下跌幅度超過3%,可能已經抵銷了貿易戰的衝擊,人行才能擺出一副老神在在的姿態。 \n

  • 學者觀點-人民幣強升背後的政經意涵

     川普上任後採「弱勢美元」政策,即使Fed於今年二度升息,在對川普施政沒信心下,仍無法改變美元走貶趨勢。美元指數自今年第一個交易日的102.8跌至9月15日的91.872,累計下滑近11%;但同期間的人民幣即期匯率則自6.9429升值至6.5499,幅度僅5.66%,約美元貶值幅一半。而今年5月,人行在中間價的形成機制中引入「逆週期因子」。結果,人民幣兌美元從6月起大幅升值,由6.861一路上升。進入8月之後更出現凌厲的漲勢,單月升值幅度達1.93%,創下史上第一大的單月漲幅。若依目前看來,「人民幣強勢、美元弱勢」的格局大致不變。但人行為延緩人民幣升值速度,一升破6.5,旋即宣告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由20%調整為零,致使人民幣單日重貶,維穩的決心可見一斑。 \n 其實,除了人行引入「逆週期因子」政策奏效外,自去年底即祭出一連串「寬進嚴出」的遏阻資金外逃政策,也發揮了效用。此外,中國大陸第一及第二季的GDP成長率均為6.9%,高於預期;無形中也支持人民幣擺脫長久以來的貶值弱勢,轉強升值。特別注意的是,人行近年來一改過去拋售美債換美元,籌措捍衛人民幣所需子彈,緩解人民幣貶值壓力的作法,進而大舉買入美債。如今年7月19日的中美首度「全面經濟對話」前夕,突然大舉增持美債,讓人民幣匯率大幅升值,中間價創近9個月新高。據美財政部資料,中國於6月大買美債443億美元,其持有美債水位已來到1.147兆美元,超越日本,居全球第一。加上進出口貿易回暖、外匯存底續增,也讓人民幣升值有了支撐。 \n 近幾年,人行為促進人民幣自由化及國際化,逐步放寬波動區間,目前最大浮動幅度為2%。人民幣升值可能帶動大陸內需進一步的增長,成為「十九大」時期中國經濟轉型的主軸,無疑是此波人民幣升值一項重要的訊號。即將於下(10)月18日召開的「十九大」,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彰顯國力及鞏固大權的重要時刻;人行除了「竭盡全力」讓人民幣維穩外、資本市場穩健運行更是至關重要。據悉,人行正考慮在「十九大」後,擴大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容許人民幣在每日中間價上下3%的幅度內波動。屆時,市場震盪難免,但應不致於重蹈2015年8月11日的夢魘。 \n 由目前的種種跡象顯示,人行致力於人民幣維穩,意謂著人民幣升貶有其底限,更有其重要的政經意涵。這底限是否為6.5;恐怕只有人行知悉。然而,有貶值疑慮的仍是中國下半年的經濟成長是否放緩,「十九大」後若再次確定擴大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其波動亦會加大,更平添人行維穩的難度,但以人行過去至今對人民幣匯率調控的經驗.應有能力克服。在A股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及「債券通」實施後;9月4日在廈門舉行的金磚五國領導人會議,並通過「廈門宣言」。習近平釋出利多,將設立首期資金達人民幣5億規模的金磚國家經濟技術合作交流計畫。在人行維穩措施及未來「一帶一路」發酵下,人民幣國際化仍是指日可待。 \n 然而,美元的弱勢,也讓台幣欲貶不易,10月美國財政部的「貿易對手國匯率報告」又要出爐了,央行豈敢干預調節;上半年企業匯損的陰霾揮之不去,下半年匯率避險仍不可輕忽。

  • 人行絞殺空頭 人幣高歌猛進

    人行絞殺空頭 人幣高歌猛進

     面對穆迪降評效應發酵,加上美國6月加息蠢蠢欲動,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下稱人行)近期頻頻出手捍衛人民幣,不僅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在1日以6.8090大漲543點,在岸人民幣及離岸人民幣匯價亦先後飆破6.8大關,其中,離岸人民幣在1日午盤一度升至6.7292,兩天之內最高狂升954點,空頭慘遭絞殺,法人認為,這是人行干預的結果,意在警告空頭,不要在此敏感時機意圖做空人民幣。 \n 繼5月31日的大幅漲升後,6月1日三大幣人民幣(中間價、在岸、離岸)繼續高歌猛進。以昨天的公開資料來看,人民幣中間價及離岸匯價均已經創下6個月來新高,在岸匯價盤中更創下7個月新高。 \n 離岸人幣6天漲1200點 \n 儘管在岸及離岸人民幣在1日午盤後均小回貶至6.8及7.76附近,但前者收盤時仍以6.8061的維持升值格局,後者更是在1日晚間9點左右再度升至6.74左右,從穆迪降評計算,其升值幅度已達1200點以上,盤面震盪劇烈,多空爭持不下。 \n 部分交易員認為,人民幣匯率在最近兩日狂升,主要是目前時機相當敏感:前有穆迪降評讓市場對大陸宏觀經濟產疑慮,後有美國聯準會6月降息步步逼進,在此情況下,人民幣的確面臨著新一波的貶值壓力,人民幣近期大幅攀升,不排除是人行先行進場干預,以先行消化人民幣未來的貶壓。 \n 年內貶破7預期消失 \n 另一方面,由於上述因素作用,不少空頭也在伺機做空人民幣,人行此時進場捍衛人民幣,大有向空頭示警、秀肌肉的作用,警告意味十足。 \n 標準人壽投資高級新興市場經濟學家Alex Wolf認為,大陸仍覺得有必要防止海外投資者將穆迪下調中國評級視為看跌人民幣的理由。人行日前引入「逆週期因子」調整人民幣中間價的形成機制,就是為了加強對人民幣匯價的調控。 \n 另有外匯交易員稱,人行近日已經在干預在岸市場,指示國有銀行買入人民幣,賣出美元,「若沒有央行干預,人民幣不會變得這麼強勢」。 \n 人行大動作已經在外資投行間迅速產生影響,包括瑞銀在內的多家投行已經調高了人民幣匯率的預期價位,分析師表示,人行這一次強力拉抬,已使人民幣年內貶破7的預期迅速化為烏有。

  • 人行棒打空頭禿鷹 離岸連漲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從上周五起飆速上揚,也讓離岸人民幣立刻陷入流動性緊張局面。分析指出,這無疑是中國官方警告空頭禿鷹的「當頭棒喝」;同時此舉也希望減少國際信評機構穆迪下調中國評等引發的負面影響,因而先下手為強。 \n 新浪引述外媒報導,穆迪上週才將中國債信評等從Aa3調降一級至A1,隔天中國人民銀行便火速公告要將「逆周期因素」引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模型,使得預測人民幣走勢更加困難。再加上香港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借利率Hibor大幅飆升,促使離岸人民幣在端午節過後飆漲,空頭慘遭砍殺。 \n 事實上,人行之前已持續透過調高人民幣中間價,來對抗匯市的空頭氣氛。法國興業銀行駐新加坡新興市場外匯策略部主任Jason Daw指出,穆迪降評加上人民幣即期匯價低於中間價,引發中國當局決定改變中間價訂定機制,甚至可能直接干預市場。 \n DBS Group Holdings駐香港經濟學家Nathan Chow也說,離岸人民幣融資成本增加,顯示官方已開始進場干預。他猜測,當局或許是怕穆迪降評會引發負面影響,因而先下手為強。 \n 至於人民幣這波為何升得又急又快,Capital Economics中國經濟學家Chang Liu、亞洲首席經濟學家Mark Williams解釋,人行此舉等於向市場表明將堅決捍衛人民幣的決心,不想讓匯價繼續受到市場力量左右或是重貶。最新報價機制讓人行在設定中間價時擁有更多空間,甚至直接忽略市場波動。估計今年結束前,人民幣兌美元不太可能出現明顯貶值。

  • 陸學者張明:川普或掀貿易戰 人民幣貶值壓力大

    陸學者張明:川普或掀貿易戰 人民幣貶值壓力大

    大陸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20日表示,美國總統川普可能點燃貿易戰,各國均在爭奪全球市場並捍衛本國需求。且全球匯率戰正在升級,加劇了人民幣貶值的相關壓力。 \n \n張明20日在多維TW舉辦的「人民幣基本面比預期重要」講座上表示,美聯儲加息的節奏依然困擾金融與新興市場,加上歐元區核心國家大選的不確定性、銀行危機、南歐國家債務問題及全球地緣政治衝突可能進一步加劇,導致全球金融震盪。 \n \n張明判斷,美元在2017年有走強空間,但很難持續上升,歐元受大國選舉不確定性影響,在2017年有大幅下跌風險,而人民幣2017年會進入溫和貶值,但下半年的貶值壓力大於上半年。

  • 人行捍人幣 外儲是用的不是看的

    人行捍人幣 外儲是用的不是看的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下稱人行)行長周小川在兩會記者會上明確表示,從目前來看「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同時貨幣政策在穩健方面會適當做得更加中性一些。值得注意的是,面對大陸外匯存底(大陸稱外匯儲備)一度跌破3兆美元警戒線,周小川昨天拋出「外匯儲備是要用的,不是用來看的」,是否暗喻未來仍不排除持續動用外儲捍衛人幣,引起關注。 \n 10日的人行記者會上,人民幣匯率是最受關注的問題,央視會前在網上做了一個調查「向央行行長提問」,結果大家最想問的問題是匯率。 \n 人幣維穩無續貶基礎 \n 針對陸媒質疑人行外匯儲備從最高4兆美元降至3兆多美元時,周小川回應,外儲衝高到4兆美元,其實沒有必要搞那麼多,而且當中有部分是國際熱錢。 \n 周小川認為,外匯儲備下降是正常現象,中方本來也不想要那麼多,所以適當的下降,沒什麼不好;他還引用人行副行長易綱過去說的話,儲備的東西(外匯)是幹什麼的,儲備的東西就是要拿來用,而不是攢著看的,所以這也是一種正常的事。 \n 那人行打算用外匯做什麼呢?周小川答覆央視「2017年人民幣匯率會不會跌破7的整數關口」問題時透露玄機,即用以穩定人民幣匯率;他說,也看到「人無貶基」這個詞,是說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而李克強總理在多個場合都說過這個意思。 \n 周小川強調,中國經濟總體還是比較健康的,特別是去年經濟增長已經走入了平穩階段,而且第4季中國經濟還有所提升;進入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從目前來看,正好表現出「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 \n 市場應觀察中期走勢 \n 周小川希望市場觀察中期人民幣匯率走勢,他相信,隨著大陸經濟增長趨於穩定,結構調整不斷產生效果,這些積極因素將決定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 李烏的建言 川普能聽進?

     中美兩國領袖的「川習會」可望7月在德國舉辦的G20登場,外界預料,以美國總統川普指控中國為匯率操縱國的強勢態度,雙方將在人民幣議題上有艱苦的談判。美國前財長李烏(Jack Lew)先前即建言,如果川普政府不顧事實,仍認為中國透過人民幣貶值來獲取不公平貿易優勢,結果將「必然是危險的」。 \n 綜合媒體報導,這些年來,美國政府總會對人民幣匯率發表意見,但沒有一位美國總統如川普用如此直接、強烈的抨擊態度。譬如,先前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川普就直言不諱地表示,強勢美元「正在要我們的命」。 \n 而被川普政府點名的國家中,中國又被視為頭號對象,儘管中國政府自2015年年中實行匯改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在2016年就大貶了6.6%,但這顯然未能讓川普滿意。 \n 然而,對於人民幣匯率,剛卸任不久的美國前財長李烏過去雖也曾有所批評,但言行上卻採取「軟處理」做法。 \n 李烏卸任前接受CNBC訪問,在談到人民幣匯率問題時表示,「我想我們在過去幾年看到的是,美國經濟的表現要相對好於世界其他國家,這自然導致了美元的走強。」 \n 他指出,中國在人民幣匯率上取得了積極的進展,「我們敦促中國不要對他們的貨幣做任何事情,以免外界認為他們存在操縱匯率的嫌疑。但我認為他們的干預,實際上是為了保護他們的貨幣,而不是為了讓貨幣貶值。」 \n 李烏強調,過去18個月,中國為捍衛人民幣匯率而採取的措施顯示,中國並未尋求透過人民幣貶值來獲取不公平貿易的優勢,如果川普政府不顧事實,仍認為中國透過人民幣貶值來獲取不公平貿易優勢,結果將「必然是危險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