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採訪的搜尋結果,共4,709

  • 台驅逐陸記者 學者:政治操作

    台驅逐陸記者 學者:政治操作

     日前東南衛視兩名駐台記者遭以「涉及與許可目的不符的活動」為由,遭民進黨政府撤銷許可證並要求離境,消息一出引起外界譁然。事實上目前大陸有10家媒體記者駐台,且行之有年;此次拿東南衛視兩位駐台記者開刀,不免讓人質疑有對大陸進行政治宣示的意味。

  • 港警:一直十分尊重新聞、言論和出版自由

    港警:一直十分尊重新聞、言論和出版自由

    大陸官媒新華社13日報導,香港警方10日在香港多區拘捕10名犯罪嫌疑人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及串謀欺詐等罪行。該行動涉及一家傳媒機構,備受社會關注,也受到部分香港媒體質疑警方限制新聞採訪。香港警方為此受訪時表示,一直十分尊重新聞、言論和出版自由,10日的行動完全是依法進行,保障國家安全。

  • 美股漲多該下車?搭配美高收債兼顧報酬與波動

    受到疫情嚴重肆虐,加上新一輪紓困案陷入僵局,美國股市呈現高檔震盪走勢。由於標普500指數在連續上漲之後,價格已逼近今年二月的歷史最高點,而那斯達克指數也在創新高後出現震盪,部份投資人開始關心是否該獲利了結?

  • NBA復賽限制一籮筐

    NBA復賽限制一籮筐

     因爆發新冠肺炎賽事叫停的NBA終於在7月底復賽,順利的話總冠軍將於10月出爐,基於防疫規定與相關的成本高昂,今年採訪季後賽的媒體家數將不到往年的一半。

  • 陸委會不同意開放採訪考察   陳明通步行至立法院接受立委提問

    陸委會不同意開放採訪考察 陳明通步行至立法院接受立委提問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召委陳玉珍6日率團考察陸委會,關注陸配子女(小明)、團聚陸配、陸生返台議題。由於雙方對考察是否開放媒體採訪有意見,協調後,考察團與被考察的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海基會等列席官員步行至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接受立委提問。

  • 台大學生會指校方打壓學生記者 台大:已邀訪8次

    台大學生會指校方打壓學生記者 台大:已邀訪8次

    台大學生會指稱台大校方打壓學生記者的採訪自由,並擬在6日舉行記者會,台大校方5日罕見以嚴肅口吻在臉書上表示,台大學生會提案禁止校外媒體進入校務會議,然後學生媒體卻仍能進場參與校務會議,台大之後還8次主動將採訪通知寄給學生媒體社團,台大已經做到主動邀請,何來箝制?已經是扶持發展,何來打壓?

  • 許献平 奔波記錄有應公信仰史

    許献平 奔波記錄有應公信仰史

     67歲的許献平是台南市知名文史工作者,他與藝文同好組成的鹽鄉文史工作室,耕耘在地21年,出版的《七股鄉志》、《台南市鹽分地帶有應公信仰研究》、《新營太子宮志》、《大台南的前世今生》等著作都獲得國家級文獻出版書籍肯定,對於台南鄉野歷史如數家珍的他有個願望,希望能跑遍台南37個行政區,完成有應公信仰採訪錄。 \n 許献平說,有應公是相當特殊的信仰文化,可以是失祀的孤魂野鬼、當地人、外國人甚至是牲畜、一顆石頭,有香火後應運而生,這種信仰連結在地開拓的歷史變遷與文化內涵,令他相當著迷。 \n 有應公廟屬「陰廟」,但許献平沒有這顧忌,因七股老家後面就有間有應公廟,從小就感覺有緣,在學校教書時開始田野調查,某次採訪後無故肚子痛,從此一定先上香向有應公祝禱,保佑他順利出書延續歷史與香火,自此一路順遂,總能在關鍵時候找到線索。 \n 20年來,他總共出版6本採訪錄,走遍沿海地區240間廟宇,內容詳細記載每間有應公廟的名稱、建築、形體、分類、祭祀活動等,有趣又有紀念價值,雖然過程不輕鬆,還有出版經費的問題,但他仍會繼續堅持下去。

  • 政治路/「卡早我的眼睛濁濁的...」 為對抗獨裁 加入共產黨1年

    政治路/「卡早我的眼睛濁濁的...」 為對抗獨裁 加入共產黨1年

    \n \n 李登輝於國史館訪談記錄中,證實自己在1947年10月到1948年6月大學畢業時,加入過共產黨一年。 \n 李登輝說,日本敗戰後,「那時台灣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認為中國應該要改變,共產主義可能可以改善中國。」然後他回台灣,不久後發生228事件,他說,「本來想要從日本回來『祖國』拚,這時卻感到失望了。」李登輝表示,「我參加共產黨,主要是為了對抗、要改革獨裁政府。」 \n 李登輝說,那時他住在羅斯福路叫做普羅(無產階級之意)的日本宿舍,「新民主同志會」的讀書會常常去那裡開會,當時大家討論毛澤東,也談到台灣獨立,一起勉強(日文:用功)。」 \n 1947年10月,被告知「你要入黨才可以」,他說,「這是第一次入黨,也是唯一的一次。」李登輝表示,他也不是沒想過到台中參加謝雪紅部隊,「不過想歸想,實在是沒有這種機會。」 \n 李登輝表示,他在共產黨負責過學生活動,但是「他們要我到古亭街去宣傳,去罵政府、去牆壁上亂寫字,我這個人很討厭被人命令,不知是在搞什麼鬼。」然後,「想不到,共產主義那一套也是騙老百姓的,我看到他們為了權力在亂做,感到很討厭,所以不久就退黨了。」 \n 當時同為「新民主同志會」的李蒼降與林如堉,後來都被捕並遭槍決,但被逼供時他們都沒有供出李登輝的名字。 \n 李登輝在1969年被警總約談,因為一直怕被「掠去」(抓走),他說,「有20、30年晚上都睡不好覺。」當政後此段經歷曝光,遭致部分批評,但他認為,「不只是我參加過共產黨而已,蔣經國也曾經是共產黨,這有什麼不好呢,思想自由嘛!」他又指,蔣經國沒有問過,但應該知道他加入過共產黨,李也推測1969年那次約談,「可能是蔣經國要用我,想把我洗淨一下。」 \n 對於從加入到反共黨,李登輝說,「人不是一下子就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過去我的認識不夠,像浮世德說的,卡早我的眼睛濁濁的。」

  • 為對抗獨裁 加入共產黨1年

     李登輝於國史館訪談紀錄中,證實自己曾在1947年10月到1948年6月大學畢業時,加入過共產黨一年。 \n 李登輝說,日本敗戰後,「那時台灣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認為中國應該要改變,共產主義可能可以改善中國。」然後他回台灣,不久後發生228事件,他說,「本來想要從日本回來『祖國』拚,這時卻感到失望了。」李登輝表示,「我參加共產黨,主要是為了對抗、要改革獨裁政府。」 \n 李登輝說,那時他住在羅斯福路叫做普羅(無產階級之意)的日本宿舍,「新民主同志會」的讀書會常常去那裡開會,當時大家討論毛澤東,也談到台灣獨立,一起勉強(日文:用功)。」 \n 1947年10月,被告知「你要入黨才可以」,他說,「這是第一次入黨,也是唯一的一次。」李登輝表示,他也不是沒想過到台中參加謝雪紅部隊,「不過想歸想,實在是沒有這種機會。」 \n 李登輝表示,他在共產黨負責過學生活動,但是「他們要我到古亭街去宣傳,去罵政府、去牆壁上亂寫字,我這個人很討厭被人命令,不知是在搞什麼鬼。」然後,「想不到,共產主義那一套也是騙老百姓的,我看到他們為了權力在亂做,感到很討厭,所以不久就退黨了。」 \n 當時同為「新民主同志會」的李蒼降與林如堉,後來都被捕並遭槍決,但被逼供時他們都沒有供出李登輝的名字。 \n 李登輝在1969年被警總約談,因為一直怕被「掠去」(抓走),當政後此段經歷曝光,遭致部分批評,但他認為,「不只是我參加過共產黨而已,蔣經國也曾經是共產黨,這有什麼不好呢,思想自由嘛!」他又指,蔣經國沒有問過,但應該知道他加入過共產黨,李也推測1969年那次約談,「可能是蔣經國要用我,想把我洗淨一下。」 \n 對於從加入到反共黨,李登輝說,「人不是一下子就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過去我的認識不夠,像浮世德說的,卡早我的眼睛濁濁的。」

  • 當忍則忍當攻則攻 最後贏家

    當忍則忍當攻則攻 最後贏家

     從兩手空空到大權在握,李登輝是如何攀上權力的高峰? \n 民國81年,總統民選案分裂為直選和委任直選兩派,國民黨內原併案審查,但委任派卻突然躍為主流。3月9日,100多位中央委員餓肚子排隊發言,為的就是馬拉松接力批評李登輝,因為李登輝主張總統直選,黨內反對派認為將失去全中國的法統代表性,削弱國民黨主控力,眼見排山倒海阻力之大,李登輝當下妥協,延到兩年後的國民大會再議。 \n 但反觀84年8月,曾說只作一任的李登輝卻食言,宣布再選第9任總統。他解釋,「本來我也覺得差不多可以退休了,但我現在的感受很強,責任非常重大,決定再努力一段時間,反正也只有4年。」 \n 這兩個場景,都是李登輝,也道盡李登輝的人格特質:爭不贏的時候,拉長戰線,強韌隱忍;吃得到的時候,一旦咬緊絕不鬆口。情同父子的核心幕僚蘇志誠就曾形容,「當時為了求安定,李敢把權力交給郝柏村,就是看你吃不吃得下,有辦法你就吃!」道盡李登輝的謀略和彈性,既能卑躬屈膝,也能險中求勝。 \n 在政治權力的遊戲中,人人都愛位子頭銜,握有人事權,自然眾官俯首聽命。李登輝不但捨得給位子,還擅創造新職銜,要逼退郝柏村離開行政院,先在黨內設政策指導小組,讓郝當召集人;為了安撫非主流的林郝,李先增設副主席,卻讓林郝連3人一起升,順便拉拔了連戰。 \n 掌握民意和情報、擅長封官加爵、善用內部矛盾、耍狠不認輸、懂得借力使力等過人特質,終於襄助李登輝脫胎換骨,從當年那個在蔣經國面前「板凳只坐三分之一」的憨厚書生,披荊斬棘12年,攀上權力的高峰,在驚濤駭浪中完成了這場由舊威權邁向新民主的「寧靜革命」。

  • 借勢野百合聲浪 終結萬年國會

    借勢野百合聲浪 終結萬年國會

     前總統李登輝推動民主化的過程中,來自既得利益階層的反抗非常強烈;但他巧妙結合在野力量與體制內改革力,交互援引、借力使力,一邊穩固自我政權,一邊成功推動台灣民主化進程,終於讓1949年從大陸遷台的「萬年國會」走入歷史。 \n 1990年2月,第8屆總統選舉前夕,資深老國代趁機要求加薪、再度延長任期,引發民間反彈。各大專院校學生發起「野百合學運」,進駐中正紀念堂廣場7天,要求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提出政經改革時間表。 \n 當時國民黨內正發生主流與非主流政爭,非主流派企圖推翻李的政權;李登輝趁野百合學運背後的社會改革呼聲借力使力,邀請學生入府進行歷史性對談,對學生訴求皆給予正面回應。 \n 為了勸退資深老國代,李登輝親自拜訪600多名老國代,一一拜託他們自願退職,時勢逼人,潮流已變,終於獲得回應。 \n 李登輝當選第8屆總統後,隨即在就職典禮上強調,「唯有憲政體制的正常發展,才是落實民主政治的坦途」,他宣布1年內結束動員戡亂時期、兩年內完成國會全面改選;當天李還宣布特赦令,特赦黃信介、施明德、林義雄等20多位政治黑名單人士。 \n 同年6月底,國是會議在圓山飯店召開,李登輝實踐對學生承諾。這也是政府官員與異議人士共聚一堂共商國是的首例。這場國是會議啟動了台灣民主改革的巨大工程,做出有關總統民選、國會全面改選、廢除臨時條款、省市長民選等多項改革方案。

  • 白色恐怖曾被掠

    白色恐怖曾被掠

     與李登輝同年代的台籍精英,有不少在1947年的「228事件」,及國民政府來台初期遭遇白色恐怖。李登輝在228事件時藏身友人何既明家開的米店二樓,也曾在1969年被警總約談。 \n 李登輝曾表示,他因「參與過共產黨」,「一直怕被『掠去』(抓走),有20、30年的晚上都睡不好覺。」 \n 「一切來得突然,媽(曾文惠)永遠忘不了那個6月的清晨。天剛矇矇亮,一陣刺耳的門鈴聲,穿著睡衣前去應門的爸,首先映入眼簾的是4、5個穿著制服的憲兵,而不遠處的巷口,正停放著一輛軍用吉普車。」李登輝長媳張月雲在《華枝春滿》一書,記錄李登輝親述白色恐怖經歷。 \n 李曾文惠也曾回憶說,李登輝當時還算很鎮定,從櫃子取出康乃爾大學回來後剩下的美金支票,一一簽好名字,交代拿給長子李憲文處理。 \n 「來客『請』走了爸,當媽從先前的驚惶、錯愕中回過神來時,她感覺整個人被恐懼、無助緊緊地攫住。」擔心「他會不會從此再也回不來了?」甚至「連人被帶到哪裡去都不知道」。 \n 歷經17個小時,當晚11點李登輝被送回來,李曾文惠說,「那是我有生以來最長的一天。」 \n 約談持續數天,李登輝說,「大概因為我當時已稍有名氣,他們的態度一直相當客氣。」 \n 李的友人何既明告訴日本作家上(土反)冬子,李登輝透露,當時調查官曾對他說「現在要處死李登輝,比掐死一隻螞蟻還容易」。而最後一次談話結束,臨去之際,有位操閩南口音的警總人員,留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像你這種人,也只有蔣經國敢用你」。 \n 李登輝留下的口述歷史中,曾留下其推論,認為「可能是蔣經國要用我,想把我洗淨一下。」 \n 至於他後來加入國民黨的理由,他在接受上(土反)冬子訪問時說:「因為我認為,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如果不入黨的話,就沒資格參加重要的會議,也無法完成發揮所長的心願。」 \n 李登輝後來一路平步青雲直到擔任總統,但張月雲仍寫下,「歷經的那場驚嚇,成為媽久久揮之不去的夢魘。有好長一段時間,她習慣在睡覺時,將耳朵緊緊地貼在枕上,任何駛過巷道的車聲,都會使她整顆心揪緊。」

  • 蔣經國學校出身的台灣總統

    蔣經國學校出身的台灣總統

     前總統李登輝從農林廳技士當到中華民國總統,根據國史館口述歷史留下的紀錄,儘管李登輝對國民黨政權多所批評,卻非常感念前總統蔣經國的拔擢,並從不諱言自己出身「蔣經國學校」。 \n 1972年被蔣經國提拔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李登輝說,當時台灣在「吹台青」,他的博士論文在美國得到第一名;1968年自康乃爾返台於農復會服務,蔣經國正要進行農村改革,加上李煥、王昇、李國鼎向蔣推薦,李表示,「是這樣開始的。」前監察院長王作榮把入黨申請書寫好,要他蓋章,但李登輝說:「我沒想到踏入國民黨以後,地位會那麼高。」 \n 1978年出任台北市長,李登輝指,「一個星期內有4、5天,蔣經國會到台北市長公館等我,問我今天的情形怎麼樣、明天又是如何等等,差不多維持了一、兩個月,他才告訴我,以後不會再來了。」李登輝說,「我很佩服他這麼用心,我從來沒有受一個人這麼照顧過。」 \n 擔任副手後,蔣經國經常對國政方針作出指示,李登輝都一一記下,他一直保存著這些「蔣經國筆記」。蔣經國並要李和總統府各局局長多接觸,還請參謀總長不定期向他報告,李說,「這是過去沒有的」;此外,李是台籍,蔣經國「第一就是任命我處理釋放美麗島人士的事。」 \n 李登輝說:「報紙常常在笑我,說我在蔣經國面前椅子坐一半,『其實我是表示客氣。』」「當副總統時我很乖,很多事情裝作不知道,當到總統以後,我沒有像副總統時那麼乖了,因為如果什麼事都讓人決定,有時會有問題。」 \n 回顧進入「蔣經國學校」而後躍升為總統,李登輝表示,本來以為自己的仕途就到副總統為止,「沒有人期待我會當上總統,因為當時我只是一個人而已,沒有班底,在黨內也是典型的傀儡。」只是他又另加註腳,「歷史實在很有趣,還沒有發生的事,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從來不會有人知道。」

  • 歷史功過 留待評斷

    歷史功過 留待評斷

     因緣際會,李登輝在台灣歷史轉折的關鍵時刻,站上了關鍵的位置,也以他的視野與意志力,為時代的變局發揮了關鍵力量。在台灣的民主發展史上,李登輝留下了深遠的刻印,成功推動了「寧靜革命」;如今,他的歷史功過,是非得失,留予人說,帶著他曾有的輝煌,成為歷史翻過的一頁。 \n 寧靜革命 成功推動 \n 原本默默在蔣經國身邊扮演副總統角色的李登輝,突然因蔣經國遽逝而繼任中華民國總統。接任大位的李登輝,除了總統辦公室一個空蕩蕩的座位,手上黨、政、軍、情權全部付之闕如。如此「白手起家」,沒有被政治洪流淹沒,最後還能成為推動台灣「寧靜革命」的舵手,部分要拜時勢之助,部分要歸功於他的理念、使命感、意志力與權謀。 \n 李登輝的性格特質,以及在不同階段的政策選擇與改革行動,對台灣的發展都產生了深遠影響。他愛恨分明、鬥性堅強,而且始終有清楚的中心思維與理念脈絡,從他著手推動的諸多政治改革與執政作為,如今仍影響著台灣的發展進程。 \n 民主改革 大步邁出 \n 第一、民主改革。台灣的民主改革不是李登輝一個人的功勞,但如果繼任蔣經國的不是他,台灣的民主化進程可能不會走得如此大步。他有學者加宗教家的性格,博學勤勉使他擁有遠勝其他政客的淵博學養、歷史觀照與廣闊視野,對台灣強大的愛與使命感,使他選擇了對抗威權構築民主的艱難道路,並且執著到底絕不低頭,從廢除萬年國會、修憲、北高市長、省長到總統直選,台灣逐漸蛻變轉型為民主國家,憲政體制也大為改變。他同時也有天生的謀略手腕,一步一步因勢利導借力使力,逐一剷除政敵收攏權力,終致讓傳統黨國統治體制瓦解。 \n 在可以當強人時選擇建立民主體制,這個選擇,並不容易。李登輝在接掌獨裁體制後,能夠抗拒順勢當強人的誘惑,反而呼應民意與時代走向,和堅固的威權體制作戰,讓台灣逐漸解除窒錮還權於民,這是一個困難、而今值得後人感激的選擇。 \n 國家定位 台澎金馬 \n 第二、國家定位。李登輝擺脫了過去堅稱擁有全中國主權與治權的政治主張,面對現實,承認台灣的統治權目前只及於台澎金馬。對內,不再需要「萬年國會」來象徵虛幻的法統;對外,以政治現實作為參與國際社會的自我定位,加入亞太經合會(APEC)、關稅與貿易總協定(GATT)及之後的世貿組織等,都是如此。李登輝早就講得很清楚,「台灣已經獨立了,名字就叫『中華民國』」,而台灣許多政治人物到現在還繞不出這句話。 \n 第三、開啟台灣政治舞台的省籍動員時代。過去本省籍政治菁英只被當成花瓶,但歷史的偶然,讓李登輝成為史上第一位台籍總統,也因此成為「台灣人出頭天」的象徵,更是本省族群的精神領袖。他有獨特的群眾魅力,輕易就能以俚俗鮮活的語言打動人心,激起本省族群的熱愛與擁戴,而且對民意有敏銳的掌握。李登輝對群眾的動員,成為一股其他勢力難以對抗的政治力量。 \n 省籍族群 對立撕裂 \n 而隨著他以民意為後盾、與傳統政治勢力一回合又一回合的對戰下,台灣的族群對立也成為政治角力的重要武器,以致於在各方濫用下造成社會撕裂的傷痕。 \n 其實,對於一個多數族群的政治權力長期被少數族群壓制的國家,政治覺醒很容易從揮舞族群反抗旗幟開始,一如國父孫中山先喊出的是「驅逐韃虜,恢復中華」。族群分野是廉價有效的動員工具,加上長期和中國大陸處於敵對狀態,台灣的民主運動在開始不久即走向族群化,就政治發展而言,恐怕是難以避免的一堂必修課,但李登輝個人的言行,卻仍然在其中扮演了一定的關鍵角色。 \n 兩岸交流 搭起橋梁 \n 第四、兩岸交流。兩岸敵對半世紀,雖然蔣經國在去世前決定解嚴及開放老兵返鄉探親,但廢除動員勘亂時期、兩岸展開接觸交流及海基、海協兩會協商,是在李登輝手上實現。他成立國統會,與江澤民透過兩岸密使管道溝通,逐漸搭建兩岸交流管道。 \n 不過,兩岸基本的矛盾,必然在接觸一段時間後浮現,李登輝訪美後中共試射飛彈引發台海危機,接著又提出兩岸關係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論述,讓兩岸關係又陷入冰點。 \n 黑金政治 開始惡化 \n 第五、派系政治。同樣在李登輝的手上,台灣黑金政治問題開始惡化。隨著民主改革,台灣選舉變多了,反對勢力大幅崛起,長期執政的國民黨聲勢日下,因而愈來愈依賴派系、黑金、買票等手法爭取勝選,但這種扭曲民主價值的不當手法,嚴重侮辱及觸怒了人民,也讓國民黨在2000年交出了在台灣執政55年的江山,實現台灣歷史上第一次的政黨輪替。 \n 李登輝曾說「我有一個夢」,希望活著把政權和平轉移給另一個人。他做到了,不過,沒想到卻是交給民進黨。 \n 政黨輪替 和平轉移 \n 其實,李登輝一直是個人品牌,不很國民黨,當然也不是民進黨;雖然創立了台聯,但台聯只是他卸任後延續政治影響力的工具。他使用國民黨的資源,但發出的政治光環遠大於國民黨;及至李登輝離開後,國民黨好像也沒什麼變化,除了一點恨沒留下什麼。 \n 歷史機緣給了李登輝在台灣政治舞台叱吒風雲的機會,而他憑藉著自己的理念與執著,替自己、也替台灣開啟了一條豐富精彩、爭議不斷的民主化發展道路。

  • 廢國大、凍省、總統直選 五權大翻轉

    廢國大、凍省、總統直選 五權大翻轉

     我國憲法歷經7次修憲,前總統李登輝主政期間就完成了6次修憲。總體來看,這一連串憲改工程,已使1946年在南京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較適用於台澎金馬,可謂台灣民主化的核心工程;然而包括廢除國民大會、凍省、總統直選、取消閣揆同意權等,幾乎翻轉了五權分立的政府體制。 \n 1949年兩岸分裂分治,中華民國憲法在絕大部分地區現實上無法實施,旋即凍結憲法並進入動員戡亂時期,解嚴後如何修憲以提高適用性,成了當務之急。 \n 1988年元月李登輝繼任總統。兩年後,國民大會老代表要求擴權,引發三月野百合學運,要求政府實施民主憲政、國會全面改選。援引洶湧民氣,李登輝召開體制外的「國是會議」,運用民間的改革力量對抗國民黨內保守勢力,與民進黨聯手推動修憲。 \n 1991年第1次修憲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展開,先由第1屆資深國代負責第1階段程序性修憲,先廢除《動員戡亂臨時條款》,並通過賦予改選中央民意代表的法源;隔年再由新選出的第2屆國代進行第2階段的實質性修憲,將地方自治法制化,賦予地方自治及首長民選的法源。 \n 接著國內政局出現重大轉變,民進黨接連在立委及縣市長選舉的得票率大幅成長,國民黨內部則有嚴重衝突,甚至有人脫黨另立「新黨」。1994年7月登場的第3次修憲,將總統選制由過去國民大會選舉的委任制,改為直接民選,我國憲政體制也從「修正式內閣制」轉向「半總統制」或「雙首長制」。 \n 1995年底立委選舉,國民黨獲得85席,僅比過半多3席。這樣的「脆弱多數」,致使執政黨在國會許多重大表決都陷入困境。1996年3月,李登輝當選首任民選總統後,以副總統身分續兼閣揆的連戰遭到在野黨激烈杯葛,李登輝擔心即使提名新的行政院長也難以獲得立法院同意,而鋒芒畢露的台灣省長宋楚瑜,也證明民選總統與民選省長在政治生態上難以並存。 \n 李登輝於是召開「國家發展會議」,國、民兩黨決定合作推動1997年登場的第4次修憲,但引發最大政治效應的,莫過於「精省」或「凍省」,將省長與省議會都送入歷史;並規定總統任命行政院長不須立院同意,加上總統選制的相對多數制,導致日後少數政府的出現,至今仍是政治紛擾的根源之一。 \n 1999年、2000年和2005年的第5到第7次修憲,則逐步讓國民大會走入歷史。其中第5次修憲一度因「國大自肥延任案」被大法官判定違憲失效,2000年首度政黨輪替後,國大在社會壓力下自廢武功,從常設性改為任務型,第7次修憲則正式廢除國大,五權憲法的基本架構已經大幅變貌。

  • 政治路/雖批國民黨政權仍感念拔擢  蔣經國學校出身的台灣總統

    政治路/雖批國民黨政權仍感念拔擢 蔣經國學校出身的台灣總統

    前總統李登輝從農林廳技士當到台灣領導人,根據國史館訪談留下的紀錄,儘管李生前對國民黨政權多所批評,卻相當有感於前總統蔣經國的拔擢,並從不諱言自己出身「蔣經國學校」。 \n 1972年被蔣經國提拔做行政院政務委員,李登輝說,當時台灣在「吹台青」,他的博士論文在美國得到第一名;1968年自康乃爾返台於農復會服務,蔣經國正要行農村改革,加上李煥、王昇、李國鼎向蔣推薦,李表示,「是這樣開始的。」前監察院長王作榮把入黨申請書寫好,要他蓋章,但李說:「我沒想到踏入國民黨以後,地位會那麼高。」 \n 1978年出任台北市長,李登輝指,「一個星期內有4、5天,蔣經國會到台北市長公館等我,問我今天的情形怎麼樣、明天又是如何等等,差不多維持了一、兩個月,他才告訴我,以後不會再來了。」李登輝說,「我很佩服他這麼用心,我從來沒有受一個人這麼照顧過。」 \n 擔任副手後,蔣經國經常對國政方針作出指示,李登輝都一一記下,他一直保存著這些「蔣經國筆記」。蔣經國並要李和總統府各局局長多接觸,還請參謀總長不定期向他報告,李說,「這是過去沒有的」;此外,李是台籍,蔣經國「第一就是任命我處理釋放美麗島人士的事。」 \n 李登輝說:「報紙常常在笑我,說我在蔣經國面前椅子坐一半,『其實我是表示客氣。』」「當副總統時我很乖,很多事情裝作不知道,當到總統以後,我沒有像副總統時那麼乖了,因為如果什麼事都讓人決定,有時會有問題。」 \n 回顧進入「蔣經國學校」而後躍為台灣總統,李登輝表示,本來以為自己的仕途就到副總統為止,「沒有人期待我會當上總統,因為當時我只是一個人而已,沒有班底,在黨內也是典型的傀儡。」只是他又另加註腳,「歷史實在很有趣,還沒有發生的事,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從來不會有人知道。」

  • 統獨立場變變變!李登輝從國統會主席到台獨精神領袖

    統獨立場變變變!李登輝從國統會主席到台獨精神領袖

     李登輝在總統任內倡議兩岸定位應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讓他贏得「台獨教父」的稱號,不過李曾在接受專訪時強調,他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因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唯晚年又主張舉行獨立公投,並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n 李登輝長期被獨派尊為精神領袖,但當年蔣經國擔任總統,選擇李作為接班人,卻是因為他「反台獨」立場。 \n 追隨蔣經國16年的前總統府副秘書長張祖詒曾在書中披露,擔任台灣省主席時期的李登輝,曾在回答黨外議員提出台灣獨立問題時,鏗鏘有力地回答「中國歷史沒有拋棄台灣,台灣怎能脫離中國大陸」。次日蔣經國閱報時頻頻點頭,連說「很好、很好」,不到兩個月,就在國民黨中全會通過提名李登輝為接班的副總統候選人。 \n 1988年2月,李在繼任總統後首次記者會上也宣布「只有一個中國而沒有兩個中國的政策。我們必須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1991年,李以國統會主席身分主持國統會通過的《國家統一綱領》,寫著「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大陸也是中國的一部分」。 \n 1996年李登輝當選首任民選總統後,言論開始出現台獨傾向。1999年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李登輝表示,兩岸關係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也就是著名的「兩國論」,至此被視為獨派領袖。 \n 不過李登輝晚年出版《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台灣民主之路》中談到,台灣的現狀是不屬於中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個別存在,所以他未曾主張台獨。 \n 2007年李接受媒體專訪時更進一步說,他不是「台獨教父」,台獨本身是假議題,因為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只是現在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 \n 他說,國家正常化才是接下來的目標,而正名、制憲、建立國家認同、加入聯合國則是國家正常化的要素。 \n 2018年「二二八事件」71周年時,李登輝在台獨組織「喜樂島聯盟」籌組記者會上表示,台灣應舉行獨立公投,並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我認為現在已經是採取行動完成這個目標(台灣正名)的時候了。」

  • 連番政爭 驚濤駭浪

    連番政爭 驚濤駭浪

     民國77年1月13日下午,一通來自七海官邸的電話,從此改變了李登輝的命運。初掌國家機器,黨內權鬥更迭,李登輝憑藉「善用矛盾、以敵制敵、強悍堅韌」的人格特質,披荊斬棘拆解3大政爭,完成一場史無前例的「寧靜革命」。 \n 李登輝的權力之路從未平順。蔣經國所遺留的國民黨山頭林立,代理黨主席就是李登輝遭遇的第一役。蔣宋美齡率先開了第一槍,致函要求中常委輪流主持中常會,導致李登輝代理黨主席案生變,腥風血雨的赤裸權鬥就此揭開。 \n 宋臂助 李掌黨機器 \n 時任黨副祕書長的宋楚瑜在中常會「臨門一腳」,抗議不應延宕代理主席案,李登輝順利接掌黨機器,宋楚瑜也成為當紅炸子雞。 \n 參謀總長原本一任兩年,郝柏村卻連任8年,讓李登輝日夜難安。78年底,李登輝任命郝為國防部長,卻引來郝的抗拒,蔣宋美齡此時二度插手,夾雜中英文分別以口頭和書面「告誡」李登輝絕不能換郝,李登輝不予以採納,從此種下李、郝兩人後來十年的敵對宿命。 \n 國防部長換下郝總長 \n 79年第8屆總統選舉,李登輝選擇李元簇當副手,觸動了李煥、郝柏村、蔣緯國、陳履安等大老的強力反彈,更引爆黨內最波濤洶湧的第2次政爭。2月11日,國民黨臨時中央委員會議上「山雨欲來」,表訂上演的劇碼是「李李配」,但台搭子下串聯的主角,卻是第2組人馬林洋港、蔣緯國:林洋港等人上台主張應票選正副總統候選人,票選派一度占上風,李登輝已有最壞打算,甚至在西裝口袋裡都擬妥退選聲明。 \n 8大老斡旋 李坐大位 \n 3月初,李登輝委請黨內8大老蔣彥士、黃少谷、袁守謙、陳立夫、謝東閔、李國鼎、倪文亞和辜振甫斡旋政爭。李自己則勤跑國代固票,更透過省議長蔡鴻文,以承諾只做一任鬆動林洋港,最後,終以近9成國代支持擊退「林蔣配」。回想起這段時光,李登輝曾言,「精神壓力大到無法安心睡覺,總和太太一起跪在床沿讀經禱告。」 \n 李下郝上 瓦解非主流 \n 79年3月底,憑藉實力坐上總統大位的李登輝,不再處於被動防衛,開始以敵制敵:大膽任用郝柏村為閣揆,「李下郝上」瓦解了非主流結盟,同時藉此削弱郝的兵權。3年後,郝柏村召開軍事會議,消息被人透露給民進黨立委,立委質疑違背憲政體制並串聯倒閣,李登輝於是以內閣總辭為由順水推舟換下郝柏村,連戰接任,非主流勢力幾近瓦解。 \n 李連配 強壓林郝配 \n 82年,李登輝宣布再逐大位,林洋港抨擊李登輝違背「只做一任」承諾,和郝柏村搭檔參選第9屆正副總統。非主流最後的反撲,林洋港遭開除黨籍。85年3月,李連配拿下過半票數,林郝配只得近1成5票數,非主流潰不成軍。這一年,當選全民直選總統的李登輝登上了權力的巔峰!

  • 政治路/22歲前是日本皇民 岩里政男

    政治路/22歲前是日本皇民 岩里政男

    1994年底李登輝以中華民國總統身分,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對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時,自承「我在22歲以前是日本人」。綜觀李登輝的言行思維,可以看出日本文化對他的深刻影響。 \n 生長於日據時代的李登輝,一出生就是「日本人」,少年時期基本上都說日本話,日文宛如他的母語,他也酷愛日本的文史著作。 \n 1940年17歲那年,因皇民化運動改名為「岩里政男」。二戰期間,李登輝在1944年以學生兵的身分,被分發到高雄高射炮部隊。後來到京都大學求學時接到徵召,擔任日本陸軍幹部候補生,1945年升為陸軍少尉。 \n 他的哥哥李登欽被徵召後死於南洋,日本靖國神社還設有靈位。 \n 李登輝接受國史館訪談時表示,「日本教育對我精神面的幫助尤其大,直、盡忠以及清潔,以及我自少年時開始接觸武士道,它們啟示我公義是什麼、獨立生活和公義的關係。」他曾經出版《武士道解題》一書,深度剖析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在日本頗受好評。 \n 李登輝受日本的影響極深。他熱愛閱讀與研究,不過幾乎都是閱讀日文譯本,可以說是透過日文來看世界。而在若干政治議題上,他也比較支持日本的立場,例如認為釣魚台主權屬於日本。

  • 政治路/約談李登輝 警總:只有蔣經國敢用你 加入國民黨「最危險地方最安全」

    政治路/約談李登輝 警總:只有蔣經國敢用你 加入國民黨「最危險地方最安全」

    \n \n 與李登輝同年代的台籍精英,有不少在1947年的228事件,及之後國民政府治台期間遭遇白色恐怖。李登輝在228事件時藏身友人何既明家開的米店二樓,也曾在1969年被警總約談。 \n 李登輝曾表示,他因「參與過共產黨」,「一直怕被『掠去』(抓走),有20、30年晚上都睡不好覺。」 \n 「一切來得突然,媽(曾文惠)永遠忘不了那個6月的清晨。天剛矇矇亮,一陣刺耳的門鈴聲,穿著睡衣前去應門的爸,首先映入眼簾的是4、5個穿著制服的憲兵,而不遠處的巷口,正停放著一輛軍用吉普車。」李登輝長媳張月雲在《華枝春滿》一書,紀錄李、曾親述白色恐怖經歷。 \n 曾文惠回憶說,李登輝當時還算很鎮定,從櫃子中取出康大回來後剩下的美金支票,一一簽好名字,交代拿給長子憲文處理。 \n 「來客『請』走了爸,當媽從先前的驚惶、錯愕中回過神來時,她感覺整個人被恐懼、無助緊緊地攫住。」擔心「他會不會從此再也回不來了?」甚至「連人被帶到那裡去都不知道」。 \n 歷經17個小時,當晚11點李登輝被送回來,曾文惠說,「那是我有生以來最長的一天。」 \n 約談持續數天,李登輝說,「大概因為我當時已稍有名氣,他們的態度一直相當客氣。」而李登輝友人何既明告訴日本作家上阪冬子,李登輝透露,當時調查官曾對他說「現在要處死李登輝,比掐死一隻螞蟻還容易」。而最後一次談話結束,臨去之際,有位操閩南口音的警總人員,留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像你這種人,也只有蔣經國敢用你」。 \n 李登輝於國史館留下的口述,曾留下其推論,認為「可能是蔣經國要用我,想把我洗淨一下。」至於他後來加入國民黨的理由,他在接受上阪冬子訪問時說:「因為我認為,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如果不入黨的話,就沒資格參加重要的會議,也無法完成發揮所長的心願。」 \n 之後李登輝一路平步青雲直到擔任總統,但張月雲仍寫下,「歷經的那場驚嚇,成為媽久久揮之不去的夢魘。有好長一段時間,她習慣在睡覺時,將耳朵緊緊地貼在枕上,入夜時分,任何駛過巷道的車聲,都會使她整顆心揪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