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提頭來見的搜尋結果,共20

  • 牠做了什麼事?竟要提頭來見!

    牠做了什麼事?竟要提頭來見!

    什麼叫做提頭來見?這隻螳螂做了示範!臉書社團「爆廢公社」PO出噁心照,1隻螳螂拔下自己的頭…然後牠就死掉了。不過,昆蟲專家說,沒聽過螳螂會拔頭自殘,邏輯上也不合理。 \n \n聽過撞柱自殺、咬舌自盡,但有聽過拔頭自裁嗎?一名網友在爆廢公社貼上「螳螂拔頭自殘」三連拍,已經吸引近千則網友爆笑留言,「你得到他的身,但得不到他的心」、「壁虎有斷尾求生,螳螂有斷頭求亡」,還有網友分析得跟真的一樣:「頭部的抑制神經會抑制交配,頭部被吃掉反而有助於雄性能力」。 \n \n螳螂拔下自己的頭,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昆蟲專家認為是假的。台灣大學昆蟲系教授徐爾烈解釋,螳螂手臂的力量沒有大到可以把自己的頭拔下來,雄螳螂的頸部有神經結,因此交配時母螳螂咬下公螳螂的頭,有助於射精,死掉的公螳螂又能做為母螳螂的食物,母螳螂也不是〝拔下〞公螳螂的頭,而是〝咬掉〞公螳螂的頭,所以要拔掉頭自殘,怎麼看都是不可能的事,照片中的螳螂看不出性別。 \n \n

  • 韓國瑜親留言「館長我若貪汙提頭來見」 粉絲留言更爆笑

    韓國瑜親留言「館長我若貪汙提頭來見」 粉絲留言更爆笑

    館長陳之漢近日相挺韓國瑜不遺餘力,連韓國瑜本人都親自到館長臉書留言。日前館長曾嗆韓國瑜「韓國瑜阿韓國瑜,看我被你害的多慘阿,一下高雄乞丐,一下汙辱社頭,當選你貪汙不做事,我一定揍你知道嗎」,意外釣到韓國瑜本人親自來留言,也獲得破萬讚數。 \n \n館長昨晚(27日)特地將韓國瑜的留言「截圖存證」,並貼在臉書上,韓國瑜留言也把話講死:「館長我如果貪污的話,你不用揍我,我一定提頭來見」,被網友讚翻。但底下粉絲留言更爆笑。 \n \n有粉絲打趣說「要提頭也要有頭髮可以提啊」,意外引發許多人前來留言:「不要這麼專業」、「知道保齡球嗎?可以摳鼻孔」、「那個...現在買袋子要1元哦」、「超商裝便當的藍色袋子免費好嗎」、「請不要二次傷害國瑜兄」、「傳說中的地獄梗」、「沒看過球星都單手抓籃球的嗎」。 \n \n其實韓國瑜完全不在意他的光頭,甚至多次自嘲開玩笑,把自己的頭打光找路,或是自稱「禿頭菜販」,笑說禿頭也是有尊嚴的,也讓許多粉絲也紛紛開起韓國瑜頭髮的玩笑,讓粉絲團充滿快活的氣氛。 \n

  • 提頭來見

     突然,我眼前迷漫一陣黑霧,卻嗅聞不到任何燃燒的氣味,和尚首先感覺到危險,站起身來高喊:「好了好了別再說了,你們到底要我幫什麼忙你們就直說吧!」 \n 看來,這群人的魔法即將失效,這順手之便,其實也不過一眨眼的時間,真正要將須彌山與他的三條狗、一把劍擄走的背後黑手,不可能就這樣放走到手的肥肉。 \n 只是到現在我沒搞懂,這些人是怎樣辦到這樣的事,以及,這群人,又是如何順這樣的便。 \n 「無所住,生其心。」 \n 「什麼?」 \n 「無所住,生其心。」公主臉上仍掛著淚痕,卻念咒一般說著同一句話,「不用刻意,不必放在心上,但也放在心上,你就會知道怎麼做了,我們的目的,也就是把事情告訴您,剩下的就靠您了,該怎麼做,我們也不知道,自然也就無法告訴您。」 \n 「啥?」 \n 公主淺淺一笑,頓時周邊的黑霧更濃,老者變出一只皮囊,雙手由上而下一抖,溘然變成一道門,兩位高壯的僧人先行走入,老者催促公主快走,公主反倒走向須彌山,執起他的雙手,「有勞了。」她吻了他的脣,羽衣幻化為白色,瞬間閃進皮囊之中,一雙綠眼始終注視著須彌山。 \n 老者趨前作揖道別,「也不是什麼都別做,記住,別讓那把劍靠近國師,也別讓國師靠近任何女人,老太婆都不行,萬事拜託了。」言罷,老者也鑽進了皮囊。 \n 四周幾乎到了看不到的地步,卻有一道聲音湊近他身畔,「知道你的為人,呵呵,別擔心,不會教你做白工的,這是你的酬勞,鳩羅摩什親自編寫的咒典第一冊,裡面有一萬句咒語,憑你慧根,別說移山倒海、穿越時空,要活兩千年都不是難事,事成,國師會親自把另一冊給你,事不成,這本算你賺到。」 \n 欽達爾波提萬臉貼著和尚的臉:「有點良心啊,拿人好處,就要辦事。」說完便消失。好一個奸滑商人。須彌山怒氣還來不及發,又是一陣天旋地轉。 \n (待續)

  • 提頭來見

     「法師雖然降服惡魔,卻仍許以肉身,隨軍東行,不只龜茲國,整個西域都為他同聲一哭,都為他捨身取義的高尚舉止所感動。大家都不明白,既然他以一人之力就能對抗這支惡棍軍隊,又何必犧牲自己呢?也許是為了讓西域諸國更團結,也許是有更遠大目標,要將佛法東傳,也許他此生必遭此劫。這中間的原委,恐怕只有他一人知道。」 \n 公主說到激動處,慷慨激昂,幾度強壓哽咽,卻滿臉是淚,最後再也說不下去。眾人低頭。 \n 突然,攝政王又鼓掌,這掌聲不似先前怪異,同樣死命鼓掌,卻由慢至快,如同擊鼓一般,令人熱血沸騰,其餘三人也跟著起身鼓掌,這掌聲實在教人悲憤。顯然所有人都被這位偉人的高尚情操所感動,大家臉上都掛著淚痕。須彌山幾度要站上桌去叫好,都被我咬住褲腳制止。 \n 都說西域人勇猛善戰,卻也多愁善感,連男人都不吝惜在大庭廣眾下哭泣。何況他們所談論的,是一個為解救蒼生而犧牲自我的偉人。 \n 沒想到這城,竟有這樣驚心動魄的故事,沒想到這世上,竟有這樣法力高強的神人,連我都想見他一面。 \n 自我來到這片黃土沙漠,從未見過半個英雄,也從未聽過任何人談論過英雄,沒想到卻在這樣的場合裡,讓我感受到一位。 \n 正當我與眾人同樣陷入一片激情的同時,我卻聽見兩位夥伴低鳴著,似乎感受到什麼不祥的事。想必是我聽故事聽得出神了,不知危險之將至。(待續)

  • 提頭來見

     「這是神僧之怒。鳩摩羅什就是要讓秦國大軍知道,他雖束手就擒,但憑他的法力,要消滅這支軍隊可說輕而易舉。 \n 「待塵埃落定,佛兒央察魯在眾人扶持下,來到囚車之前,他怒視厲聲道:『我管你是誰,也不管你會使什麼妖法,我發誓一定將這座城燒毀,殺他個片甲不留!』僧人見他冥頑,便注視著他的雙眼,雙手結印,捧舉至眉前,這時城池又再凌空飄浮,只不過這回它升得又更高,而且橫移至整支隊伍的上方,籠罩著這支令西域人聞之喪膽的鬼之勁旅,只是這回這支勁旅完全沒勁力,七萬大軍,全數跪地哭號,他們知道,只要神僧再一個指令,所有人都將被壓在整座城下,屍骨無存。 \n 「佛兒央察魯面如死灰,僧人問他:『你信我是鳩摩羅什嗎?』他勉強點頭。『尊駕奉命邀我回貴國,我這就隨尊駕回去好嗎?』他再點頭。鳩摩羅什解開手印,城池飄離軍旅,回至原處,依然離地七尺。 \n 「秦國大軍就此拖著兩萬隻駱駝的寶物,以及一輛囚車、一名僧人,凱旋而歸,一路上如喪家之犬般,失魂落魄,一點都不似一支侵略如火的雄師,也沒有半點勝利的感覺。(待續)

  • 提頭來見

     「佛兒央察魯轉而攻心,在城外鼓譟,揚言龜茲城門若再不開,秦軍將攻打另外二十五城,不留一條活口。也是鳩摩羅什慈悲為懷,不忍眾生受苦,果然,不數日便大開城門,由兩千隻駱駝背負各種寶物,緩緩步出城門,牠們身上背著黃金萬兩,絲綢萬匹,還有各種珍稀物品,看得秦國軍隊目瞪口呆。 \n 「當然,整支隊伍的最後,是由一隻黃牛,拖著一輛囚車,裡頭坐著一個人,光頭,衣不蔽體,囚籠裡只有幾張羊皮卷及貝葉書。接著,城門又緩緩關上。 \n 「在場沒人出聲,因為不知該如何應付這樣的奇異景像,軍人陸續將駱駝牽走,造冊編伍,列隊管理,最後留下囚車,聽從將軍發落。佛兒央察魯坐著由十六隻馬匹拉送的軍帳來到囚車之前,徐徐問道:『你是誰?』對方回道:『貧僧,鳩摩羅什。」佛兒央察魯揚眉:『我不信。』言罷,忽聞一陣巨響,眼前整座石塔應聲落地,揚起漫天塵暴,將數萬人的軍隊完全掩沒,馬兒、駱駝驚叫四竄,軍伍不及反應,只能就地伏臥,避免突如其來的襲擊,佛兒央察魯隨軍帳翻落,幾度從沙塵中鑽出,卻又被淹沒,狼狽不堪。(待續)

  • 提頭來見

     「鳩摩羅什法術精絕,連封卅二城而毫髮無損,法力更勝百年前的尊喀爾大法師,鳩摩國師威名自此遠播,各國紛紛遣使進貢,並表明延攬之意,希望國師能長駐該國,保其國祚。以重金、美女相誘者,不計其數。 \n 「來訪諸國,有遠從天竺來的千年王室,也有來自南境雪地不知名小國,中原南方的晉國也遣使來訪,好說歹說,卻都碰了個軟釘子回去。只有來自秦國的氐人最無恥,竟直接派七萬大軍前來迎接國師,擺明了連談都不談,就是要將國師綁回千里之外的中原。 \n 「只不過秦國軍隊萬萬沒想到,千辛萬苦來到西域,只能看到一塊懸浮在沙漠之上的方型巨塔,任憑他們用各種攻城之術,都無法將這座石城擊破,他們甚至在城下點火焚城,千方百計,卻燃不起一絲星火。 \n 「領頭的將軍佛兒央察魯氣不過,竟轉而將矛頭指向週圍小城,終於被他發現城池的弱點,就在整座城的頂部最中央,他先鎖定金蛇國,並以火炮及重鐵連攻三日,金蛇城池應聲墜地,城門開啟,秦軍長驅直入,燒殺擄掠,不留一人,雖然金蛇國人口不過三千人,屠城的慘況也讓鄰邦不寒而慄。佛兒央察魯用同樣的方式一連攻克五座小城,信心大增,開始如法炮製,對龜茲城展開強攻,登上城頂的士兵增至三萬,連續攻打百日,卻仍無法撼動這座固若金湯的城池。(待續)

  • 提頭來見

     公主講話。「法師容稟。實不相暪,這城本來並非懸空,只因百年前,北方食日一族派兵攻城,我國尊喀爾大法師、同時也是裘康嘉國王的弟弟,要求國王下令全城齋戒,齊心持誦金剛神咒,七天七日不絕,就此封印全城,使之懸空。食日族大軍無計可施,遂知難而退。不過尊喀爾大法師也因為過度勞累,心力交猝而亡,所幸他生前留下咒語,傳給他的弟子,期許這咒法一代傳一代,永保龜茲國祚,國王感念其功績,封尊喀爾為護國大法師,連帶他的接班人也受到封賞,並給予宰相職位,持續讓龜茲城受到咒法的保護,懸空在沙漠之上,長達百年之久。此後,護國法師身兼宰相之職,便成為龜茲國的慣例。 \n 「怎奈百年之後,食日一族再率大軍來襲,這回卻不攻龜茲國,因為他們對這座懸空之城莫可奈何,也無從攻起,就改而分擊西域諸國,卅二國不堪這支沙漠雄帥的襲擊,紛向龜茲國求援,希望龜茲國派兵解圍,當朝野還在為該不該出兵而吵成一團,第六代國師鳩摩羅什卻悄悄帶著一支20人僧團,親赴各國城堡,20天之內逐一將各城封印、懸空,食日國大軍束手無策,就此退兵,無功而返。」(待續)

  • 咒俠13-提頭來見

     須彌山風一般飄近欽達爾波提萬,在他耳畔呵氣:「這招手起刀落,可以教你明白,只是時候未到,時候真到了,我一定教你,看──個──明──白!」 \n 欽達爾波提萬瞇著一隻眼,歪嘴縮脖,露出驚恐的表情。眾人被這表情逗得狂笑,一掃箭拔弩張的氣氛。 \n 說到這欽達爾波提萬,一會兒是個商人,一會兒是政客,又是高高在上的攝政王,卻時而市儈,時而奸滑,時而盛氣凌人,時而伏低做小,真不是個普通人,要說作戲,誰還作得過他?但凡政客都是笑面虎,前一刻極盡甜言蜜語,下一秒便背後捅刀毫不手軟,過去我還是人的時候,最怕這樣的人。但眼下我並不討厭他,也許他還不是最壞的人。 \n 這就是我最怕的。 \n 我心中有恐懼,卻不為自身安危。人一旦變成狗,命都是主子的了,此時此刻,我只擔心臭和尚的安危,只是我竟然感覺不到身邊的危險。這五人,沒一個是壞人,這才是最可怕之處,只怕他們都是擅於隱藏自己的人,連直覺最準確的狗都能暪過。也或者,最壞的人,還沒出現。 \n 眾人笑聲未歇,公主請須彌山上座,此時又換回一身白衣,雖有一瞬,那白衣曾閃現一身黑亮,但稍縱即逝。 \n 公主低眉、耳貼肩,地上的死人變成一陣青煙消散而去。桌上再換上新的酒水佳餚,想來那也都是假的。須彌山又丟了一隻羊腿來,我們仨照樣吃得狼吞虎嚥。這樣好看的魔法,要是被她這樣弄死了我也心甘情願。(待續)

  • 提頭來見

     原來這和尚也是個魔王。雖然這一招是向公主顯示自己的決心,但做得也太絕了。 \n ⊙神隱 \n 突然傳來一陣突兀的掌聲,是那位奸商,攝政王欽達爾波提萬。他面無表情,死命鼓掌,掌聲卻充滿諷刺。都說商人比政客還無情,此刻他看起來更像在等著買賣幾條人命的人肉販子。 \n 「兩位演的好戲,精采,精采,太精采了,大法師,我服了你了,還以為你只是法術高強而已,沒想到也是個翻臉無情的殺手,一口氣殺這麼多人,眼都不眨一下,實在佩服。」 \n 須彌山攤開雙手,注視著欽達爾波提萬,表示不明其意。 \n 「看你做的好戲,誰不知此時此刻你我都身處在幻覺之中,一切盡是虛幻,龜茲城是虛幻,富貴繁華是虛幻,紙醉金迷是虛幻,連這幾條人命都是假的,你手起刀落自然也就乾淨利落。不簡單。希望你事到臨頭也能像此刻英明神武,心狠手辣,殺人不貶眼,連面對心愛的人也能痛下毒手。那我才真心佩服你啊!」 \n 須彌山聽出他的諷刺之意,怒聲道:「你這個混帳東西,欠我的黃金還沒跟你算帳,又在這裡搬弄是非,你對我有什麼不滿,有什麼不明白的,就一次說個清楚吧!別在那邊說三道四!」 \n 「沒,沒什麼不明白,你別發那麼大脾氣,我只是說話比較直,實話實說罷了,只希望你事到臨頭別臨陣脫逃就好。喔,對了,我倒有一事不明白,你這招手起刀落,如此神速,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我這可是恭維喔,是誇獎你,大法師您可別生氣啊!」(待續)

  • 提頭來見

     須彌山也變了一個臉:「公主此言差矣。沒錯,我是沒殺過人,但我也不認為出家人一定得殺過人,法師的法術是否高強,不是用人頭數來定高下的,況且,不殺其實比殺還難。當然,我也不是個拘泥戒律、不知變通的書獃子。」 \n 須彌山起身,顯得自信,「聽起來你們要我幫這忙,是需要殺人的,這不難,但這得看你們出的價碼。我不是一般的法師,我想你們已經見識過了,否則不會來找我。至於未來需不需我大開殺戒,這要看因緣,要我殺多少人,也要看因緣,公主若是要我現在就殺人,我是不會眨眼的。」 \n 電光火石間,舞者和五名樂師皆已倒地,舞者果真有十來人,精確的說,有十二個人,原來,方才竟是是十二人舞成一人的絕技!這根本就是魔術。但更絕的是,須彌山何時出手?眾人都看不出來。十七條人命,瞬間了結,他們的血都從同一處湧出,蔓延成一條紅色河流。這下我又要佩服他了。 \n 公主竟笑,撫掌,起身,向須彌山敬酒,自己先一飲而盡。須彌山收起一貫的嬉皮笑臉,站起身來,深情望著公主,卻走向一名躺在地上的舞者,用酒杯接引她頸邊汩汩湧出的鮮血,同樣一飲而盡。(待續)

  • 提頭來見

     忽然聽見一女子的聲音,冷若冰霜:「你真的是出家人嗎?」須彌山一驚,才回過神來,整束衣冠,擦了擦嘴邊的油脂,然後正色道:「公主何來此問?」 \n 公主續道:「我看了很久,你不像出家人,龜茲國的出家人,都殺過百人以上,他們可能是戰士,屠夫,殺手,只因看破生死,出家為僧,皈依之後,一心求懺悔,所有經典,有這一百條人命做印證,一讀就通,一讀就開悟,完全無需本師解說開釋,像你這樣輕佻的模樣,要不是童子出家,就是有什麼難得的因緣。正想問你,這些年你殺過多少人?」 \n 這時公主的羽衣變成了灰色。 \n 都說女人翻臉跟翻書一樣,愈漂亮的女人愈是這樣,這須彌山年紀太輕,只怕女人的虧還吃得不夠多,更怕眼前這女人不是真心要找他幫忙,只想找他當替死鬼或代罪羔羊,只待事成之後過河拆橋,這小鮮肉什麼便宜也沾不到。我猜想,這一頓飯只是在測他的斤兩,看他有多少能耐,這下可能覺得他連當替死鬼都不夠格,眼下就想攤牌。 \n (待續)

  • 咒俠9 提頭來見

     我們被領到一處酒肆,三層樓高,說是三層,其實是挑高三層,空間至為寬敞,四周圍窗戶皆以木條構壘,雖然無複雜雕飾,但正中都釀著一隻鷹眼,光線皆從鷹眼透進屋來,感覺就像有無數隻眼睛在看著你,令人肅然。不過,酒肆裡的招待卻又令人寬心,音樂曼妙,令人無比舒坦。 \n 由身著薄紗的美女所進的酒水食物前後來了三趟,坐席東側一支五人樂隊,奏著悲傷卻輕快的旋律,我想起稍早那支羌人吟唱的曲調,但兩者風格截然不同,一個粗野豪邁,一個極盡挑弄感官之能事,雖則每支曲子都是情歌,卻有不同情緒層次,有的令人肝腸寸斷,有的令人歡暢無比,連不懂音律的鄉村野夫都要被懾服。 \n 舞者卻又是一絕,雖只一人,但見她蓮步輕挪,姿態撩人,千嬌百媚,時而嘆息,時而輕笑,眼神流轉,殷勤挑動,卻似有十多人在席間共舞一般。 \n 龜茲人的舞樂,名聞遐邇,卻不知精妙至此,如同幻術一般。 \n 須彌山已經有些按耐不住,幾度起身與舞者共舞,我們仨只顧吃著羊腿及內臟,根本無閒功夫理會他。就這樣,一人三畜,沉迷聲色酒食之中,不知險之將至。(待續)

  • 咒俠8 提頭來見

     一行人拾階來到高處,舉目望去,更見繁華,這城的正中有一方池,水質澄澈,遠望如藍天,雖有百姓取水、浣紗、洗浴、戲水,甚至洗滌牲畜,卻不見任何髒汙;池畔則棕櫚、白楊、胡猻木錯雜,蔚然成林,也許是茂密的枝葉發揮作用,所有塵土風沙都被這片茂林擋了下來,水塘不致淤塞。茂林之外,大小土樓林立,樓城少則三五戶,多則十來戶,自給自足,相互支應,有些經營買賣,布匹、牲口、五金鐵器、十方雜貨,一應俱全,也有整棟樓的餐館、旅店,當然還有妓院。 \n 白日,各城樓頂皆有人看守,入夜則樓門緊閉宵禁,維持安全。這所有大樓小樓之間構成的渠道,條條皆通向大城中的方池,而這方池又在西北一處有一河道,寬竟可行船,據聞可航向帕米爾高原,再接駁通往天竺的道路。 \n 此刻日正當中,酷暑難耐,但街上依舊人聲鼎沸,車水馬龍,各種叫賣聲不絕如縷。龜茲人雖人高馬大,但百姓皆守法有禮,不似河西人粗魯,我忽然住意到街上行走的僧侶之多,民眾遇見皆合十行禮,而僧侶出入民家就像走入自家後院一般,也不見得去做什麼法事,就是去串門、聊天、睡個午覺、上個廁所。 \n 怪的是,他們見到須彌山卻不行禮,僅管他一身袈裟,且頂著大光頭。但須彌山並不以為意,此刻他就像一個未見世面的孩子,對任何事物都感到好奇。(待續)

  • 咒俠7 提頭來見

     「來,城門在這兒。」攝政王欽達爾波提萬開口。 \n 他撥開足下的塵土,露出一塊方正的基石,上頭鐫刻著簡單咒文,他輕念兩聲短促的字句,嘆息一般,接著從基石處拉起一根繩索,霎時,塔身出現爆裂聲,正中處出現三道彼此垂直的裂紋,一塊石板從裂紋處緩緩垂降,待石板一端觸及地面,揚起一陣沙塵,方城門戶洞開,展露一處花花世界。 \n 須彌山瞠目結舌。 \n 是的,此時保護龜茲城的結界已打開,我們跟著公主一行人的腳步,踏上傾斜的石板,走進這座富饒的城池。 \n 「想出去的人容易,走出去就是了,想進來卻要有各種方法,必須在十里外的喀達爾寺院齋戒五日,等著城中派來的武裝部隊接引進城,一次只能進來卅個人。」欽達爾波提萬解釋。 \n 「這太神奇了,這設計太巧妙了,我還真想住在這裡都不走了,進來就進來啊,幹嘛出去呢?這裡有好多樂子啊你說是不是啊哈哈哈哈!」 \n 須彌山又失態,但我相信這是真情流露,貪圖享受玩樂才是他的本性。眾人未理會,繼續往城裡走。 \n 不久,來到一處廣場,浮屠寶塔群聚,四週盡是頂禮膜拜的善男信女,三五步便有出家人或立或坐,他們隨遇而安,接受信眾供養,身旁香花素果、金銀財寶散落,若有人前來求助,即刻為其開釋解惑,倒似上街買菜一般自然,但彼此皆鄭重其事,場面莊嚴祥和。我感受到須彌山的起心動念,頻頻用口鼻蹭他,催促他跟上眾人的腳步,否則待他席地擺攤、叫賣他的符咒,恐怕會是一場災難。(待續)

  • 傳承美髮技藝 畢典提頭來見

    傳承美髮技藝 畢典提頭來見

     假人頭是長榮女中美容科與時尚造型科美髮技藝養成的重要教具,學生每天抱著人頭上學成為「學習日常」,在長女畢業典禮上,學長姊將假人頭遞傳給學弟妹,傳承美容科系的精神象徵。 \n 別人上學背書包,他們上學捧人頭!長榮女中是台南為最早設有美髮相關科系職校,在學期間,學生必須得仰賴假人頭,按部就班學習冷燙、整髮、吹剪及梳編技術。3年時間約要歷經10顆人頭的淬煉,才能學成畢業。 \n 因為學校訓練嚴格,老師每天都會派回家作業,學生天天帶著人頭回家練習,師生早已見怪不怪,但上下學途中,學生怕人頭放在書包,髮型會亂掉,只能小心捧在手上。每個學生3年下來,對假人頭都有一段愛恨情仇,天天抱1顆假人頭搭公車成為該校特殊景象。 \n 學生帶著假人頭上下學發生不少趣事,男學生公車上凝視自己「作品」時,常遭旁人側目,有的學生搭乘機車,人頭不小心脫手滾到馬路,常嚇壞路人。連上課時也要呵護這個教具,否則老師會幽默的說「把它頭髮扯壞,它晚上會來找你」令學生寒毛直豎。

  • 精神傳承 長榮女中美容科畢典「提頭來見」

    精神傳承 長榮女中美容科畢典「提頭來見」

    假人頭是長榮女中美容科與時尚造型科美髮技藝養成的重要教具,學生每天抱著人頭上學成為「學習日常」,在長女畢業典禮上,學長姐將假人頭遞給學弟妹,傳承美容科系的精神象徵,並囑咐善待「她」。 \n \n 別人上學揹書包,我們上學揹人頭,長女是台南為最早設有美髮相關科系職校,在學期間,學生必須得仰賴假人頭,按部就班學習冷燙、整髮、吹剪及梳編技術。三年時間約要歷經10顆人頭的淬煉,才能學成畢業。 \n \n 因為學校訓練嚴苛,老師每天都會派回家作業,學生天天需要帶著人頭回家練作髮型,上下學怕人頭放在書包,髮型會亂掉,只能小心的捧在手上。每個學生學習三年下來,對假人頭都有一段愛恨情仇,天天抱一顆假人頭搭公車成為該校特殊景象。 \n \n 學生帶假人頭上下學發生不少趣事,男學生公車上凝視自己「作品」時,常遭旁人側目,有的學生搭乘機車,人頭不小心脫手滾到馬路,常嚇壞路人。連上課時也要呵護這個教具,否則老師會幽默的說「把它頭髮扯壞,它晚上會來找你」令學生聽的寒毛直豎。 \n \n 長榮女中美容科與時尚造型科學生在畢業典禮中有個儀式,學長姐會在舞台上將假人頭傳承給學弟妹,鼓勵晚輩們有朝一日可以出「頭」天。

  • 治不了霾 北京市長提頭來見

    北京市長王安順昨參加了朝陽代表團的全團會議,會上他強調了治理大氣汙染的重要性,以及北京治汙面臨的巨大壓力。北京已與中央簽訂責任書,承諾到2017實現大氣汙染得到改善。據指出,去年中央領導告訴他,2017年實現不了空氣治理就「提頭來見」。 \n王安順說:「空氣汙染是個最大的民生問題。」近兩年,老百姓對汙染的危害深有感觸,空氣汙染、水汙染甚至陽光都因為此而不再明亮,解決好汙染是經濟問題、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既是國內問題也是國際問題。 \n王安順說,大陸從中央到人民群眾都高度重視大氣汙染問題,民眾迫切期待改善空氣品質。去年9月,國務院專門出臺治理大氣汙染的條例,他代表北京與中央簽訂責任狀,立下壯士斷腕的決心。「也是生死狀,因為中央領導說,2017年實現不了空氣治理就『提頭來見』。既是玩笑話,也說明了這句話的分量很重。」

  • 空汙治不好 提頭來見

     面對北京擾人霧霾,去年9月大陸頒布《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畫》,被喻為「環保軍令狀」。北京市長王安順表示,領導高層曾向他說句玩笑話,但分量相當重,「如果空汙(治理目標)到2017年實現不了,「提頭來見!」 \n 同時,在《行動計畫》為大陸各省市訂出未來3年須改善PM2.5(大氣懸浮顆粒)目標後,北京人大昨審議《北京市大氣汙染防治條例(草案)》,也首度將降低PM2.5作為大氣汙染防治目標,納入立法明確。北京因今年將舉辦APEC年會,任務格外重大。 \n 王安順回憶去年大陸頒布《行動計畫》說,當時自己抱著壯士斷腕決心,簽這份「生死狀」,到2017年北京懸浮顆粒年平均濃度控制在每立方米60微克。 \n 王安順說,領導見了面就反覆問一件事,「今年亞太經合會議,你能不能保證空氣質量沒問題?我說能。」王安順開玩笑說,「你不能也得能啊。」 \n 王安順當面對朝陽區委書記等人提出兩項要求,一是將區域管好,細化落實;其次是堅決治理違法違規行為。他說,要想解決這個問題,「就得有一股狠勁」。

  • 北京:領導說空污不除提頭來見

     北京市長王安順今天說,中國大陸國務院去年9月要求,北京市要在2017年將PM2.5年均值控制在60。當時中央領導告訴他,如果屆時實現不了,就「提頭來見」。 \n 人民網報導,北京市「兩會」(人大、政協全體會議)開幕後,王安順在旁聽朝陽區代表團審議時,作上述表示。 \n 報導指出,王安順前往旁聽時說的第一句話是「我不是來講話的,是來聽意見的」。但他針對北京市人大正在審議的「北京市大氣污染防治條例」說,這一條例的意義「非同一般」。 \n 王安順表示,人的生存無非依靠3個最重要的基本要素:陽光、空氣、水。如今空氣和水都被污染,陽光也「變得不那麼明亮」。空氣污染問題是民生問題,也是經濟問題、社會問題,還是政治問題—包括國內和國際問題。 \n 王安順針對大陸國務院去年9月10日發布「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要求北京須在2017年將PM2.5年均濃度,控制在每立方公尺60微克說,自己當時「帶著壯士斷腕的決心簽訂了這份生死狀」。 \n 他提到,如果實現不了,「領導說了既是句玩笑話,也是句分量很重的話,『提頭來見』。」 \n 今年度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非正式會議將在北京召開。王安順說,領導見到他就反覆問他,今年的APEC會議,「你能不能保證空氣質量沒問題?我說能」。但王安順一說完,全場的代表轟然笑起來。 \n 但王安順說,「你不能也得能啊」,「該做的我都做了」。 \n 他提到,北京市首先要由各區、縣管好污染,細化落實;其次,要堅持依法行政,堅決治理違法、違規行為,只要能依法執行,情況一定會改善;第三是要廣泛動員社會力量,讓全市人民都參與,「解決這個問題,就得有一股狠勁兒。」1030118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