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換券的搜尋結果,共02

  • 國票換券商 拚收購三信達標

     國票金昨日宣布,依據《公開收購公開發行公司有價證券管理辦法》第15條規定,與群益金鼎證券簽訂公開收購委任契約,委由群益金鼎擔任公開收購三信商銀股權之受委任機構,負責接受股東應賣事宜。 \n 國票金原先委任凱基證券擔任公開收購三信商銀案受委任機構,但因凱基證長年代理三信商銀股務,為求保持公正中立立場,向國票金辭任受委任機構,致國票金延後兩周公告公開收購。 \n 據了解,除凱基證作為三信商銀之股務代理機構,被要求保持中立公正外,因三信銀股東派系甚多,各方股東不願被他方股東了解是否參與公開收購的動向。 \n 相關人士透露,所以國票金在跟三信商銀大股東接觸的過程中,屢被要求不要委任凱基證做為受委任機構處理股東應賣作業,以免被少數公司派大股東掌握其他董事、經理人或員工的售股意願及動向。 \n 國票金發言人邱銘恩指出,群益金鼎證過去擔任公開收購案受委任機構經驗豐富,包括燦星、凌越及力晶科技等公開收購案,是這次出線主要原因。 \n 邱銘恩強調,在與群益金鼎證券簽訂公開收購委任契約時,已特別要求對三信商銀所有應賣股東資訊做好保密工作,群益金鼎證券也承諾將盡力配合做到絕對保密,保護應賣股東資料不致外洩,並核實掌握應賣股數比率。 \n 邱銘恩也呼籲,凱基證務必秉持股務代理機構中立之立場服務股東,維護三信商銀所有大小股東應有之權益。

  • 小筆記-公車轉乘券

    台灣經驗不完全沿著時間的直線發展,譬如,四、五十歲一代人到了大學還不知轉乘為何事,八十三歲台北老太太黃陳瑳瑳小時候卻體驗過甚麼叫「公車轉乘」。 \n一般中文字典找不到「瑳」,朋友都叫老太太「薩薩」,那是「瑳瑳」的日語發音。終戰那一年,從北一女畢業的她記得童時跟媽媽坐巴士,從住家大稻埕的大橋頭上車,要去富田町台北帝大那邊,一線車無法通達,必須在兒玉町(今南昌街一帶)轉乘。一上車,車掌小姐除了給媽媽乘車票,還另給一張「乘換券」,好讓媽媽從兒玉町轉搭另一線公車到帝大。 \n乘換券是一張比統一發票寬個半公分,短個三分之一的薄薄白紙,底面空白,正面印有許多「乘換場所」和「乘換時間」,由車掌小姐拿「はさみ」(日文漢字做「鋏」,唸音近「哈薩密」)打洞確認。 \n日本時代,台北市公車系統頗為發達。二○年代由私人經營,已實施轉乘制度。一九三○年,市役所強行收購,市內公車改為市營,路線增加到十三、四條,一九四○年一度多到十七條。各路線之間,有十個轉乘站,構成綿密又便利的通行網絡。由於採均一票價,不因路程遠近而異,只需付一次乘車費,轉乘券不需另外付錢,但必須限時用掉;高雄市在一九三三年五月下旬也發行過乘換券,就規定三十分鐘內轉乘完畢。 \n一九四○年,台北市三十四萬市民,每天已超過五萬人次搭公車,其中百分之三十六的乘客會轉乘。但這一年,戰爭導致油貴,市役所決意廢掉轉乘,戰前台北市民十一、二年的轉乘經驗被迫煞車。 \n沒想到,轉乘再來台北時,「薩薩」已變成老奶奶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