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搖滾詩人的搜尋結果,共07

  • 李歐納柯恩過世 龍應台臉書悼念

    加拿大籍詩人音樂家李歐納柯恩今天過世,享壽82歲。作家龍應台今天也在臉書上悼念,「他的詩,他的歌,他滄桑的聲音,曾經在荒涼又甜美的黑夜裡陪伴我」。 \n 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被稱為「搖滾界的拜倫」,他不僅是加拿大文壇國寶,也是跨越時代的傳奇,不僅是一位詩人、歌手、畫家、也是作家。 \n 李歐納柯恩的臉書頁面上今天聲明,「我們深感悲痛地告訴大家,傳奇詩人、作曲者和藝人李歐納柯恩過世。我們痛失樂界最受崇敬和作品豐富的偉人。」 \n 龍應台今天也在臉書上悼念,「他的詩,他的歌,他滄桑的聲音,曾經在荒涼又甜美的黑夜裡陪伴我??」,並且貼出李歐納柯恩的「If I Didnt Have Your Love」(如果沒有你的愛)詩詞作為紀念。 \n 李歐納柯恩寫下不少經典歌曲,尤其在1984年寫的「Hallelujah(哈利路亞)」,更是傳唱率最高的歌曲之一。 \n 李歐納柯恩不到30歲,就被譽為加拿大文壇的「偉大詩人」,他的歌曲被各國藝人翻唱成超過300個版本;他的第一本詩集,如今要價1000美元以上;他的小說,讓他被評論家譽為「喬伊斯在世」;他天生叛逆、追求自由,卻又從容優雅、風度翩翩。 \n 他的詩詞歌曲啟發世界上許多的藝術家,有大量的電影、紀錄片、專輯、演唱會、文學作品紛紛向他致敬,就連搖滾詩人巴布狄倫也都為他為之瘋狂,甚至外界認為,諾貝爾文學獎應由李歐納柯恩獲獎。 \n 在「我是你的男人:李歐納.柯恩傳」當中,描述柯恩傳奇的一生,包括他在蒙特婁的生活與家庭;他在30歲前立足加拿大文壇,受到世界注目;他前往希臘伊茲拉島閉關創作,寫出飽受爭議卻獲高度讚譽的小說「美麗失敗者」。 \n 他到紐約後,以33歲「高齡」成為民謠搖滾歌手,在搖滾樂百花齊放的1960年代占有一席之地。1990年代,他遁入空門、落髮為僧;70高齡的他發現最親密的經紀人,盜走其畢生積蓄和財產,迫使他必須復出掙錢,全球巡演;他一身西裝、軟呢帽、老派優雅和低沉嗓音,成為鮮明的符號、也成為排行榜與年輕人的指標。1051111 \n

  • 只有經典能超越經典!睽違10年 搖滾詩人史汀Sting將帶來首張流行樂專輯《57th & 9th》

    只有經典能超越經典!睽違10年 搖滾詩人史汀Sting將帶來首張流行樂專輯《57th & 9th》

    他既是歌手,同時也擁有作曲家、演員、文學家及社運人士等多重身份,而今年11月,「搖滾詩人」史汀Sting將拾起吉他重回創作歌手角色,帶來睽違10年的第12張個人專輯《57th & 9th》,同時這也是他近17年來首張以流行樂為主的作品,首波釋出的單曲〈I Cant Stop Thinking About You〉中輕快活潑的旋律、琅琅上口的歌詞,一展史汀Sting多樣化的音樂風格。 \n新專輯《57th & 9th》名稱來自於史汀Sting每天走路到錄音的地獄廚房錄音室都會經過的曼哈頓街角。史汀表示,如果《57th & 9th》這張專輯的歌詞有主題的話,那主題便是「旅行和移動」,最顯著的就是帶有自傳性質的〈Heading South On The Great North Road〉,以人道主義觀點記錄國際難民危機的歌曲〈Inshallah〉、講述氣候變遷的〈One Fine Day〉,也足以顯現史汀Sting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心意。 \n無論是早期在警察合唱團擔任主唱兼貝斯手時期,抑或後來樂團解散,以個人身份單飛,出道三十幾年來,史汀Sting皆創下許多經典紀錄。不只連同樂團時期共獲得16座葛萊美獎,史汀Sting也以個人之姿獲得2座全英音樂獎,1座金球獎,1座艾美獎,3次奧斯卡提名,1次東尼獎提名,告示牌雜誌的世紀大獎,還有MusiCares 2004年的年度歌手;他同時也是作曲名人堂的一員,更在2014年十二月以傑出藝術家身份,獲得美國最尊榮的文化獎項「甘迺迪中心特別獎」,過去30多年來,也經常利用他的影響力,為拯救雨林等環保生態與提倡人權而奔走,不遺餘力。 \n※來源:環球西洋、[email protected]

  • 不只歌曲 巴布狄倫畫作同樣讓人驚豔

    不只歌曲 巴布狄倫畫作同樣讓人驚豔

    美國「搖滾民謠詩人」巴布狄倫(Bob Dylan)榮獲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出道多年的他,最為人熟知的是他的詩歌、音樂及名言,然而,巴布狄倫在繪畫方面的表現,同樣出色,但卻鮮有人知。 \n巴布狄倫在1966年8月出了一次嚴重的車禍,他從歌壇消失了一段時間,這段沉寂的日子,不僅是其音樂創作的轉折點,數年後重出江湖,樂風轉向鄉村搖滾,也讓他跟繪畫結識,進而投入繪畫創作中,並且同樣創作出令人驚豔的畫作。 \n巴布狄倫在2007年第一次舉辦個人畫展,展出從1989年到1992年間,他在全球舉辦「永不停止的巡演」時,用畫筆記錄下的所見所聞。當時德國評論家們不吝給出溢美之詞:「即使巴布狄倫從未唱過一句、寫過一行,正在展出的這些繪畫也值得一看。」 \n此後,巴布狄倫的畫作就經常在英美各大美術館展出,最近一次是今年4月在美國紐奧良博物館(NOMA)展出畫作。對於自己的繪畫,巴布狄倫在2004年出版的自傳《像一塊滾石(Like a Rolling Stone)》中這樣寫道,「倒不是因為我自認是大畫家,而是我感覺在繪畫時,我能賦予周遭的混沌以秩序。」

  • 巴布狄倫榮獲文學獎 歐巴馬讚實至名歸

    美國總統歐巴馬今天祝賀詩人歌手巴布狄倫(Bob Dylan)榮獲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表示這位歌壇傳奇人物是「我最喜愛的詩人之一」,獲此殊榮「實至名歸」。 \n 歐巴馬在推特貼出賀詞,其中包括線上音樂平台Spotify的目錄連結,介紹巴布狄倫多首最著名歌曲,包括「Knockin' on Heaven's Door」和「Like A Rolling Stone」。 \n 他這則推文在半小時內就獲得近3000人轉推。 \n 75歲的巴布狄倫獲推崇是「搖滾民謠詩人」,他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首位作曲人,令許多觀察家跌破眼鏡。 \n 在現場參加諾貝爾獎發布會的記者聽到揭曉結果後,驚訝地倒抽一口氣,並給予熱烈的掌聲。巴布狄倫過去幾年屢成外界猜測的人選,但從未被認為是有力的競爭者。 \n 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表示巴布狄倫得獎原因是「在偉大的美國歌曲傳統中,創造新的詩意表現手法」。 \n 巴布狄倫過去獲得11座葛萊美獎、1座金球獎,更在2001年以電影「天才接班人」(Wonder Boys)的主題曲「Things have Changed」獲頒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1051014 \n

  • WeChat 搖滾詩人免費動態貼圖嘶吼登場

    WeChat 搖滾詩人免費動態貼圖嘶吼登場

    WeChat推出台灣原創「搖滾詩人」動態貼圖,即日起免費下載!圓圓的髮型、彎彎的鬍子和空洞的眼神、彩紅袖套是他的識別證。 \n \nWeChat限定推出台灣原創插畫家James的作品-『搖滾詩人』動態貼圖,今(12)日登上WeChat舞台。 \n \n『搖滾詩人』是個藝術家,除了隨身帶著最愛的烏克麗麗外,他也有「忘了吧」的記憶消除器,有時也會頭冒煙覺得「好煩」,開心的時候會手舞足蹈以Rocker手勢表達「太好了」等等,充滿藝術家氣息及獨特生活方式的搖滾詩人,將帶給大家不同於以往的搖滾感受。

  • 書 評-致戀人與那時代的情書

     這一切通往何處?我們將會成為什麼人?這是我們年輕的問題,年輕的答案也已揭曉。一切通向彼此。我們成為自己。 \n 佩蒂‧史密斯是各路搖滾樂迷心中的傳奇之一,身兼作家、詩人、搖滾歌手及藝術家,其成就早已列入搖滾名人堂;她與攝影名家羅柏‧梅普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早年相遇相知相戀,共同尋找著彼此及其一路創作。後來我們以藝術名之的作品,恐怕當時兩人皆未曾預料會對往後產生如此重大的啟蒙和影響。挑戰也好,顛覆也罷,皆源自對自身處境的定位,而非刻意製造爭議。 \n 其實,我對佩蒂‧史密斯不算十分熟稔,論年代跟輩分,皆天差地遠。當然,聽過她幾張專輯,偶爾讀到幾段零星的訪談,或其他創作人談起她。在閱讀此書之前,對她的認識,拜她自承的偶像(之一)Bob Dylan、而又影響後進Michael Stipe(R.E.M主唱)等這一路的聆聽經驗,大約比唱片側標那種摘自搖滾史光譜一角,便老要替人論斷一生般的文字稍多一些。 \n 是啊,將她想成「龐克教母」是多麼便於收納、定義,在好些貌似談論的場合拿出來應付也不至於太失禮。 \n 怎知翻開沒幾頁,我就臉紅了。此書壓根是本情書,通篇貫穿的,全是她從自身發出的,教人嫉妒的滿滿愛意。 \n 愛他者的能力,並非任誰都有。佩蒂‧史密斯毫不掩飾,鉅細靡遺地重拾起她年輕歲月裡,對詩歌,對爵士樂,以及對藝術家的愛意。(尤其在當代,咱們幾乎要遺忘「藝術家」曾經也是個不帶譏諷的單純名詞。) \n 她愛上了羅柏‧梅普索普,當年的他們貧窮,但並不苦難。「這十年將是我們的。」梅普索普對她說。有意思的是,兩人賴以成名的,皆非他們初始所追求的。他們相遇的紐約這環境(包括普拉特藝術學院,以及被Leonard Cohen寫入歌中的雀兒喜飯店,她甚至為後者如此作註:來過這裡的都是人物,哪怕在外面的世界一文不名。)儘管間接提供了許多機緣與貴人,然而就書中所描述,更珍貴的,無疑是她們看待自身及他人創作的態度。 \n “I was full of references.”佩蒂‧史密斯說。從攝影扮相到出門扮裝,兩人費盡心思,旁徵博引,引經據典,再根據自己的美感判斷,形塑出自己的模樣。儘管非關對藝術家身分過分的嚮往,仍然不免有「就這麼被隨便定義讓我很不爽」的情緒。讀著那些句子,發現她幾乎每個念頭每個畫面都有所本,實在教人驚訝又佩服,二十來歲打著零工的他們能擁有的書籍唱片自然極為有限,就連看展覽也得一人進場再口述給對方想像,可那些創作動機色彩質地顯然因此深入了他們的心底,持續轉化孕育,繼續影響著後代。 \n 但史密斯並未沾沾自喜,耽溺於被那環境接納為一分子。她的自覺,早在初期有機會撰寫樂評時便明白表露:「我無意評價太多,也不為提醒人們去注意可能被忽略的藝術家。我和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只到錢這一層。」回首搖滾及藝術史不斷歌功頌德的那世代,她甚至寫下:「密室裡沒有一個人死在越南的石瓦板下,縱然也沒幾個人能倖免於一個時代的殘酷災難。」 \n 「似乎整個世界都在慢慢褪去純真。或許,是我看得太清楚了一點。」佩蒂‧史密斯說。 \n 別當《只是孩子》是本追夢的回憶,那藝術家的本質如此坦白,足教好些惺惺作態的傢伙羞愧離場。

  • 回應與挑戰-詩人左小祖咒的憤怒

     今年五月三日本刊刊出左小祖咒「千萬不能上艾未未的當啊」一文,辛辣剖析他「真正的朋友」艾未未的「心機、心事、心緒」。本文則是該作的回響,對應側寫「自由歌人」左小祖咒的人情、心情與性情。──編者 \n 左小祖咒在雜誌採訪和微博上自稱「搖滾師」,但他在自己的書《憂傷的老闆》的第179頁裡卻不小心透露了真實的自我定位:「我呢?是個詩人,能搞什麼當代藝術?」──但即使如此,他還是說了個祖咒式小謊,他寫詩、搞搖滾,也搞了不少當代藝術,而且在這幾年間變得名聲隆隆。但他說:「人們也許會發現,我並不像他們想像的那樣是個深刻的人,而不過是個搗蛋鬼,只是正好一下子撞在了他們的懷裡而已。」 \n 搗蛋鬼一下子撞進的,不只是藝術的懷,這兩年他還撞上了「政治」。我們先是在艾未未的紀錄片《老媽蹄花》裡看見他披著長髮出現在與他有點格格不入的維權者中間,當艾未未被警察毆打的時候他也在現場,最後還為《老媽蹄花》貢獻了一首辛辣的片尾曲《北京畫報》──裡面的眾生圖不亞於Bob Dylan的Desolation Row。但左小祖咒依舊搗蛋鬼,他憤怒,但有自己最古怪的憤怒姿態。 \n 4月27日,左小祖咒在上海機場準備乘機飛回北京,突然和他的老朋友艾未未一樣被扣查,這個消息傳到微博和推特上迅速被封殺,令人不禁擔心凶多吉少。幸好到半夜裡他被釋放,凌晨回到北京,對外稱警方只是要他協助調查而已。但大家都猜測,這和他前幾天在周莊「摩登天空民謠音樂節」演出時帶領聽眾高呼「愛未來!」有關,他身後的屏幕還投射出FREE AIWEIWEI的字樣;香港明報世紀版曾刊出左小祖咒寫艾未未的文章,其中有云:「在(艾未未)這件事上,他的很多名人朋友們,或者是曾經得到過他幫助的絕大部分人至今仍然沒敢放一個屁,怕在這片土地上不好混」,左小祖咒不是這樣的孱種,他成為音樂圈第一個為艾未未發聲的人。 \n 左小祖咒在雜誌採訪和微博上自稱「搖滾師」,但他在自己的書《憂傷的老闆》的第179頁裡卻不小心透露了真實的自我定位:「我呢?是個詩人,能搞什麼當代藝術?」──但即使如此,他還是說了個祖咒式小謊,他寫詩、搞搖滾,也搞了不少當代藝術,而且在這幾年間變得名聲隆隆。但他說:「人們也許會發現,我並不像他們想像的那樣是個深刻的人,而不過是個搗蛋鬼,只是正好一下子撞在了他們的懷裡而已。」 \n 搗蛋鬼一下子撞進的,不只是藝術的懷,這兩年他還撞上了「政治」。我們先是在艾未未的紀錄片《老媽蹄花》裡看見他披著長髮出現在與他有點格格不入的維權者中間,當艾未未被警察毆打的時候他也在現場,最後還為《老媽蹄花》貢獻了一首辛辣的片尾曲《北京畫報》──裡面的眾生圖不亞於Bob Dylan的Desolation Row。但左小祖咒依舊搗蛋鬼,他憤怒,但有自己最古怪的憤怒姿態。 \n 4月27日,左小祖咒在上海機場準備乘機飛回北京,突然和他的老朋友艾未未一樣被扣查,這個消息傳到微博和推特上迅速被封殺,令人不禁擔心凶多吉少。幸好到半夜裡他被釋放,凌晨回到北京,對外稱警方只是要他協助調查而已。但大家都猜測,這和他前幾天在周莊「摩登天空民謠音樂節」演出時帶領聽眾高呼「愛未來!」有關,他身後的屏幕還投射出FREE AIWEIWEI的字樣;香港明報世紀版曾刊出左小祖咒寫艾未未的文章,其中有云:「在(艾未未)這件事上,他的很多名人朋友們,或者是曾經得到過他幫助的絕大部分人至今仍然沒敢放一個屁,怕在這片土地上不好混」,左小祖咒不是這樣的孱種,他成為音樂圈第一個為艾未未發聲的人。 \n 》溫柔和暴烈的綜合體 \n 這是我認識的祖咒,說到做到、特立獨行,他為艾未未發聲完全沒有政治考慮,只是忠於自己,什麼「烈士」、「鬥士」都是他厭惡的──其實這也是艾未未厭惡的,他們倆能成為好朋友是因為共有的頑童心態,當然還有對真相的執著。2001年我去到北京,最早認識的搖滾音樂人就是左小祖咒。他那時候偶爾住在詩人顏峻家的地下室,而我住在顏峻家附近,認識左小祖咒前,先見到了他的裸體──他參與的著名行為藝術《為無名山增高一米》的照片,就掛在顏峻家客廳,這很多參與藝術家珍而重之的代表作,日後卻成為了左小祖咒反諷的對象:裸體的一堆人換成了一堆豬,命名為《我也愛當代藝術》。晚上見到祖咒,他打車帶我走了好幾家唱片店,為了讓我買到他的正版碟,車費比碟的價錢還貴,可這就是他的執著。 \n 我們有過喝得酩酊大醉一起攙扶著回家的時刻,當然更多的是他在台上「胡喊」(他自己說的)我在台下感動得一塌糊塗──尤其他唱他那些野蠻的傷情歌的時候,比如說《我不能悲傷地坐在你身旁》。我說過他是一個溫柔和暴烈的矛盾綜合體。「從《走失的主人》到《廟會之旅》到《我不能悲傷地坐在你身旁》到《你知道東方在哪一邊》,左小祖咒完成了從一個單純的後龐克到一個實驗音樂家的轉變,他野獸式的野蠻、Tom Waits式的憂鬱、馬戲團魔術師般的虛偽……都顯得和中國當代藝術有點格格不入,但是卻構成了左小祖咒的魅力的全部」這是我在一篇關於我們時代的詩的演講中對他的概括,的確,我也認同他是一個詩人。 \n 》自由說話的歌者 \n 他的音樂時而兇猛狂暴時而沉醉不知歸路,在那些紛繁的配器中還會迷路,尤其到了最近的兩張專輯,製作的精良反而稍弱了他一貫的銳利。但他的歌詞卻犀利至今,因為他的自我反諷能力和批判力似乎是與生俱來,同時又帶著戲謔、挑釁甚至無厘頭,他不斷拆解主流價值也不放過自己的慾望、怪誕與虛無。 \n 對於政治,他有他自己的一套處理方法,他的《代表》是一首出色的舉重若輕的政治詩:「他們問我江澤民什么時候也能象葉利欽那樣/我給你江澤民同志的電話號碼你去問他/那是他的事跟我沒關系,我自己還有很多事要忙。/我就這樣地把他們當作他的敵人/我已熟練地掌握了世界/和你們不同」。左小祖咒的政治抒情是反政治,他的諷刺和挖苦深刻有力,但到最後卻指向虛無,天下烏鴉一樣黑,甚至你我都不例外,這是左小祖咒常常強調的。而且他也反對精英和詩人這樣的有所負擔、被人期待的身份,而更願意作一個自由說話的歌者,雖然常常說些古怪、甚至政治不正確的話。 \n 他的《冤枉》就說出他的身份,他不希望被冤枉、誤讀:「同志,你糊里糊塗地走上了政治的舞台/你企圖通過短時間的狂嘯來創立經驗丰碑/以便打開隧道通告他們:/旅客同志們,十二節車廂已經失火,/十一節車廂的,馬上就要燒到你們啦!/諸位,我們在地下,不是地下精英,是過道/你不是詩人,你不愛政治,我也不是朋克/我們只是第十三節車廂里的流浪漢」。 \n 身處第十三節車廂的歌者,他到底是置身事外的流浪漢,還是縱火者呢,唱那首歌的時候的左小祖咒自己恐怕也不知道,但到了人們最基本的權利都被政治輕易地調戲的今天,我想他已經在準備自己最獨特的答案。在《憂傷的老闆》中有一首他寫的詩《否則我不會殺他》,最後幾句是:「假如秘密不死於自我敗露/假如矜持容下牧羊人哀傷的歌聲/憤怒怎會脹破我的刀鞘?」這還不是最好的宣言詩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