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搞去蔣化的搜尋結果,共06

  • 轉型正義?民進黨搞去蔣化延燒到國父

    轉型正義?民進黨搞去蔣化延燒到國父

    二二八70周年剛過,民進黨獨派搞去蔣化方興未艾,但許多人不知道,這波野火還延燒到國父孫中山。對歷史人物的批判運動,讓人頗有時空錯置之感! 據《聯合報》報導,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去年10月赴大陸南京中山陵謁陵,算是民進黨執政後少有的一次兩岸互動,但這個活動竟引發人關注所謂的「國父陵園管理委員會」。 上述委員會屬總統府管轄,據總統府組織法內容,中山陵陵墓的管理乃由政府指派委員21到27人;北京的國父衣冠塚也編制3人管理。但實際上,國府播遷來台之後,國父陵管會就不曾運作過。 對於這塊「處女地」,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與林俊憲先後提出,修正「中華民國總統府組織法第十七條」與廢止「國父陵園管理委員會組織條例」。閣揆林全也表示,有必要盤點過時法令。 回顧此前,民進黨立委高志鵬亦提過廢除國父遺像,以及廢止向國父行禮,甚至提案修改新台幣樣式,改掉含有有蔣公以及國父的肖像。總而言之,這波大搞去蔣化、去國父的歷史人物批判運動,不免讓人有時空錯置的感受。

  • 綠營只有柯P敢講真話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在馬來西亞與大馬留台學生餐會的演講中,公開表示「去蔣化」沒有辦法解決台灣的問題,批評台灣過去400年換一次政府就換一次文化,是「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他並且主張容忍是自由的基礎。  柯文哲一向被視為綠營,甚至不少人覺得他作風像陳水扁。反去蔣化的言論一出,不僅完全脫離扁式形象,甚至比蔡英文都更靠近中間派了。為什麼在蔡政府如火如荼地搞轉型正義之際,柯市長卻語出驚人地唱反調呢?難道正如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所言,是為了連任嗎?  我們寧可相信,這是一句真話,而且還是對執政黨的當頭棒喝。柯文哲自上任以來,雖然不乏爭議,但比起眾多政客的虛偽來看,至少他還是比較真性情的。試問,民進黨重新執政快1年了,到底對台灣的發展貢獻了什麼?如今既不准賣老蔣公仔,又想廢除中正紀念堂,很難不讓人懷疑,是要為施政品質低劣轉移焦點。  這與當年阿扁的執政軌跡如出一轍。阿扁剛上任時,說了一堆討好兩面的話,頗有當全民總統的誠意,但過沒多久,就開始操作意識型態,激化族群對立,而且施政越差,去蔣就越起勁,結果為了討好基本盤,反倒失去更多民心。民進黨似乎沒有汲取教訓,他們盲目地打著去威權的口號,再次搞台式文革。或許有些綠營的人也看出不對勁,但不敢激怒泛綠裡主流的聲音,於是保持沉默,或昧著良心大聲附和。  柯文哲公開反對去蔣,豈非空谷足音?可是,一講真話就被批鬥、圍剿,誰還敢再說逆耳忠言?民進黨搞去中國化,諷刺的是,中國文化裡最醜惡的部分:逢迎拍馬、搞政治惡鬥、排除異己,卻變本加厲。  有人說,去蔣化是為了去除威權。如果老蔣是威權的源頭,那大可放心,因為教科書裡他的偉大形象早已不復見,甚至連他的功勞都被刻意抹煞了。禁賣老蔣公仔,乃至拆毀銅像等等,不過是浪費時間精力,破壞遺跡、自毀商機而已。  比較令人憂心的反而是,台灣人心裡並沒真正去除威權的崇拜,實際上卻是從一個威權倒向另一個威權。台中市長林佳龍要重建日本神社,紀念日據時期的統治者,難道不就是具體的例子嗎?我們何時才能擺脫意識型態,學會獨立思考、尊重與包容呢?(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劉新圓》綠營只有柯P敢講真話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在馬來西亞與大馬留台學生餐會的演講中,公開表示「去蔣化」沒有辦法解決台灣的問題,批評台灣過去400年換一次政府就換一次文化,是「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他並且主張容忍是自由的基礎。  柯文哲一向被視為綠營,甚至不少人覺得他作風像陳水扁。反去蔣化的言論一出,不僅完全脫離扁式形象,甚至比蔡英文都更靠近中間派了。為什麼在蔡政府如火如荼地搞轉型正義之際,柯市長卻語出驚人地唱反調呢?難道正如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所言,是為了連任嗎?  我們寧可相信,這是一句真話,而且還是對執政黨的當頭棒喝。柯文哲自上任以來,雖然不乏爭議,但比起眾多政客的虛偽來看,至少他還是比較真性情的。試問,民進黨重新執政快1年了,到底對台灣的發展貢獻了什麼?如今既不准賣老蔣公仔,又想廢除中正紀念堂,很難不讓人懷疑,是要為施政品質低劣轉移焦點。  這與當年阿扁的執政軌跡如出一轍。扁剛上任時,說了一堆討好兩面的話,頗有當全民總統的誠意,但過沒多久,就開始操作意識型態,激化族群對立,而且施政越差,去蔣就越起勁,結果為了討好基本盤,反倒失去更多民心。民進黨似乎沒有汲取教訓,他們盲目地打著去威權的口號,再次搞台式文革。或許有些綠營的人也看出不對勁,但不敢激怒泛綠裡主流的聲音,於是保持沉默,或昧著良心大聲附和。  柯文哲公開反對去蔣,豈非空谷足音?可是,一講真話就被批鬥、圍剿,誰還敢再說逆耳忠言?民進黨搞去中國化,諷刺的是,中國文化裡最醜惡的部分:逢迎拍馬、搞政治惡鬥、排除異己,卻變本加厲。  有人說,去蔣化是為了去除威權。如果老蔣是威權的源頭,那大可放心,因為教科書裡他的偉大形象早已不復見,甚至連他的功勞都被刻意抹煞了。禁賣老蔣公仔,乃至拆毀銅像等等,不過是浪費時間精力,破壞遺跡、自毀商機而已。  比較令人憂心的反而是,台灣人心裡並沒真正去除威權的崇拜,實際上卻是從一個威權倒向另一個威權。台中市長林佳龍要重建日本神社,紀念日據時期的統治者,難道不就是具體的例子嗎?我們何時才能擺脫意識型態,學會獨立思考、尊重與包容呢?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短評-自自冉冉去蔣化

     蔡政府以「轉型正義」為名,對中正紀念堂「去蔣化」,但旺旺中時最新民調顯示,5成5民眾「不贊成」蔡政府把與蔣中正有關展示、商品移除;更有高達5成7民眾,認為此舉造成社會對立,認同對轉型正義有幫助的僅2成1。  民調數據說明,台灣社會對於政客刻意操弄意識形態、激化社會對立,已有了更成熟理性面對的能力。蔡政府還想玩當年扁政府那套,恐怕註定將以失敗收場。  歷史殷鑑不遠,當年扁政府執政拿不出成績,就開始走偏鋒,大搞政治意識形態之爭,操弄兩岸關係讓台海險局頻生,連華府都出言批判台灣當局。小英難道要步上阿扁的後塵?  蔡政府執政已有9個月,卻已處處顯現當初扁政府執政挫敗的跡象。內政推動不力,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引發民怨;兩岸冷對抗無解,去中國化、文化台獨大行其道;國際參與處處受阻,節節敗退。國家大事多如牛毛,但蔡政府卻只熱衷於拚政治、拚意識形態。  像是成立黨產會追殺國民黨產,清算鬥爭政敵;綠委提案撤掉國父遺像,進一步去中國化。228事件70周年前夕,蔡政府又拋出「去蔣化」政策。拚政治風風火火,在台灣內鬥內行。綠色執政,鬥爭保證。  只知道搞內鬥的結果,就是連綠營支持者也看不下去。據這次中時民調,即便泛綠支持者,認為去蔣化有助轉型正義者也未過半,比例僅45.9%。而在中立選民部分,認為有助轉型者更只有17.3%。  先把經濟搞起來吧,蔡政府刻不容緩應掃除的是妨害經濟發展的障礙,提升人民福祉,營造幸福和諧社會,何必汲汲營營去搞會撕裂社會、煽動仇恨的「去蔣化」呢!讓時間自自冉冉「去蔣化」吧,何必急急如令。

  • 綠營大搞去蔣 王鴻薇批:心魔發作

    綠營大搞去蔣 王鴻薇批:心魔發作

    綠黨議員王浩宇為響應沸沸揚揚的「去蔣」議題,在網路粉絲頁辦起了「是否支持拆光老蔣」投票。對此,國民黨議員王鴻薇批,根本是在製造「綠色恐怖」。 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王鴻薇今天(26日)在臉書發文,重砲抨擊綠營大搞去蔣化。王鴻薇說,綠營在網路搞去蔣投票,結果顯示多數民眾持反對態度,但主事者卻不以為然,還稱「這個國家真恐怖」。她認為,恐怖的不是投票結果,反而是綠營議員。 王鴻薇表示,綠營的態度在在彰顯其「心魔」發作,欲除蔣而後快。將人民希望和諧意念視為恐怖的人,正是在製造「綠色恐怖」,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 張亞中》仇恨不會是美學

    仇恨不僅不會是一種美學,也不會給人們帶來自由。仇恨只會讓自己陷入無盡的痛苦深淵,最終不能自我解放。更可悲的,當這些仇恨者不寄望從彼此的寬容來救贖,而是讓更多的仇恨站在自己這一邊時,他們把自己的仇恨傳染給他人,讓整個社會難以救贖。 某家媒體的社論〈慈湖謁陵的暴力美學〉,正是這種將仇恨視為最高訴求的文字展現。文字放在報紙最重要的位置,正如同一幅畫放在展覽廳最矚目的地方,它想傳達的是,「仇恨」是他們鑒賞美學的角度,所謂的「尊重、包容、慈悲」都最好丟進角落的垃圾筒。 中華文化重視慎終追遠。孔子說,「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其實不僅是祭祀品,連高掛的所有牌位其實均只是法相而已,重要的是一顆慎終追遠的心。也就是這顆心,我們會在世界各地遙祭黃帝,在忠烈祠緬懷義士,在清明節掃墓祭祖,或在家中的祖宗牌位前點一柱香。就是這一顆慎終追遠的心,得以維繫我們社會良善價值的禮。 虔誠的基督徒、佛教徒在用膳以前,總是會合掌感恩。人們感恩的不是上帝或佛祖為他燒飯煮菜,而是此時此刻要多少的因緣具足而致。沒有風調雨順,沒有農夫的辛勤工作,沒有商人的運送,沒有家人的燒煮,沒有自己的身體健康,沒有親友的相伴,怎麼能享有如此的一頓餐食。就是這種感恩的心,讓我們的社會有了溫度。 黃帝是誰並不重要,甚至有沒有黃帝也不重要,但是我們總不會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感念我們黃皮膚黑髮的祖先,並不表示我們在其他民族祭祀其先祖時就會嘲諷輕視,「祭黃陵」有必要如此撻伐嗎?蔣介石、蔣經國的歷史功過自有後人評述,但是當他的信仰者、追隨者願在他的祭日前往其百年安葬之地,鞠三個躬,有必要如此口誅筆伐嗎? 每一個人都有良知與赤子之心,但是千萬不要被自己的立場及仇恨所蒙蔽。不要再以「面對二二八,再多的鞠躬道歉都不夠;面對兩蔣,一個鞠躬都是不義且多餘」的心態來處理台灣人民的共同記憶。 〈慈湖謁陵的暴力美學〉這篇社論反映出的是:一群人希望台灣能夠徹底的「去中國化」,因此,他們不願意看到任何「祭黃陵」的活動;這一群人也希望台灣能夠「去中華民國化」,但是在國際政治不容許,自己又無力搞台獨的情形下,只得採行「去1988年以前的中華民國化」,因此,他們不僅要徹底否定兩蔣時期對台灣的貢獻,還要完全地醜化、妖魔化這兩個人以及他們曾經所屬的政權。 這一種帶著仇恨的「分別心」正在侵蝕台灣的社會,它讓台灣社會忘掉了什麼是「尊重」,什麼是「包容」,什麼是「慈悲」。他們的「仇恨心」在不停地告訴社會,只有他們的「正義」才是正義,其他人都是塗脂擦粉的不義。這一群人,已失去慎終追遠應有的「禮」,也喪失了「吃果子拜樹頭」應有的「感恩」,他們只有自己與仇恨。 這一群人從來不曾告訴民眾,他們仇恨的「分別心」會給台灣社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代價有多大?台灣真的可以「去中國化」嗎?真的可以「去中華民國化」嗎?真的可以「去兩蔣化」嗎?或許有些人認為可以,並為未來畫了一幅他們認為是美景的圖畫,但是,仇恨顏料交織的作品不會美麗,尊重與包容才是台灣需要的美學。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