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搞特權的搜尋結果,共11

  • 羅智強叫陣蔡英文 公布總統府特權疫苗名單

    羅智強叫陣蔡英文 公布總統府特權疫苗名單

    台北市長柯文哲直指,民進黨若每天搞他「特權疫苗」,他就公布總統府疫苗有幾支掛在北市府的帳上,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回嗆「一切禁得起考驗」。國民黨北市議員羅智強表示,真正特權名單在總統府,蔡英文總統要摸著良心,府內有沒有人插隊耍特權搶疫苗?蔡應公布名單。

  • 疫苗之亂 檢察官:打疫苗要造冊 插隊搞特權就是違法

    疫苗之亂 檢察官:打疫苗要造冊 插隊搞特權就是違法

    在新冠疫苗不足的情況下,全台各地屢屢傳出插隊偷打疫苗的情況,檢察官林達表示,目前所見的案件因為缺乏造冊,如果可以趕快建立造冊制度,後續再發生搞特權、插隊打疫苗等情況,就會構成《刑法》「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貪汙罪的侵占及刑法的公益侵占等罪,被究以刑責。 林達建議中央政府統籌律定,各級政府及職業單位依據中央標準造冊,名冊上應載明「符合優先施打標準之具體事由」及個人資料,由單位負責人簽具切結書,保證內容登載屬實,如有不實願受法律制裁 林達說,這些施打的名冊,中央政府可依防疫緊急考量,採取「形式審查」核發,未來如果名冊浮報不實,不是醫護人員卻用假資料,公務員應負「公務員登載不實罪」、民營單位負「業務登載不實罪,名冊定性清楚後,未來才有追訴犯罪的可能。

  • 丁怡銘打疫苗 賴香伶氣哭:防疫這件事 他做過什麼功德?

    丁怡銘打疫苗 賴香伶氣哭:防疫這件事 他做過什麼功德?

    行政院政務顧問丁怡銘遭爆已在5月施打AZ疫苗,民眾黨立委賴香伶氣憤到哽咽說,「他在防疫這件事上出過什麼力?做過什麼功德?」民眾黨立委張其祿更說,「太差勁了。」 行政院雖解釋丁怡銘打疫苗是在造冊內,不過民眾黨今火力全開狂轟;張其祿說,要把蔡總統「輪到你再去打」這句話送給丁怡銘,「真的非常差勁」,且還非自費;行政院說,丁因為常跟這個蘇院長或者指揮中心開會,那賴香伶委員在衛環委員會一天到晚跟陳時中開會,也還沒打,不知道丁前發言人有那麼多特權,「若他可以打,立法院113位都可以去打」。 他說,「現在全國這個疫苗都打不到,真的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偷偷就跑去打。丁丁這個是個人才,之前有很多問題都還沒解決喔,也都沒有明確的交代。丁前發言人有這麼多特權,真搞不懂,蔡總統不是已經交代了嗎?如果丁這個標準可以適用。相信這個立法院的113位立法委員應該要可以去打喔。」 他說,國內疫苗荒,甚至第一線的人員很多都還沒有打好打足,怎麼可以藉著這種時候,政府的高官反而走了這些後門,真的非常的不可取,如果是這樣的話,行政院長旁邊及陳時中部長在衛福部的所有辦公室,有一堆人都要施打,這個標準要怎麼訂,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賴香伶更說,「他在打疫苗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賴香伶忍不住哽咽,她不會說丁怡銘打疫苗是特權,但很多第一線人員默默工作,卻沒有被排進去優先順序,日前有媒體工作者被發現猝死,當時碰到、處理的工讀生及掃地阿姨,這些風險誰在顧? 她反問,「丁怡銘是機要顧問,但第一線的相驗檢察官及法警、法醫,有人打疫苗了嗎,有資格排在防疫政府工作人員裡面嗎?真的好好面對。」 賴香伶說,近期移工爆發染疫事件,很多基層檢查員冒著染疫風險檢查,還要被侮辱,「他們有打疫苗嗎?講句公道話,高層都是拿數據、新聞稿開記者會,基層卻做得要死」。她強調,高風險工作人員不分公、私部門都有需要優先施打疫苗,喊話「拜託疫苗快來吧」。

  • 罷韓搞特權 洛杉基:雙標黨不是叫假的

    罷韓搞特權 洛杉基:雙標黨不是叫假的

    對於罷韓看板因違反高雄巿廣告物管理自治條例而被檢舉,國民黨議員陳麗娜指出,罷免權不代表就有違法特權。作家洛杉基也批評,罷免藍營政治人物,當然可以有特權,還能搞偷吃步,「雙標黨」不是叫假的。 國民黨議員陳麗娜指出,整個罷韓過程出現了連署違法偷跑、違法送蛋糕、口罩等情事,但罷免權不代表就有違法特權,尤其罷韓團體的發起人,有人是為人師表、有人是高級知識分子的醫師,更應該做出好的表率。 國民黨團指出,罷韓看板因違反高雄巿廣告物管理自治條例而被檢舉,巿議員李眉蓁認為,罷韓發起人的尹立做過文化局長,卻為了政治目的而做出違法的事,難道不懂得依法行政,掛上一個合法的看板有這麼難嗎? 作家洛杉基也在臉書批評,罷免藍營政治人物,當然可以有特權,還能搞偷吃步,「雙標黨」不是叫假的!

  • 罷韓看板違法 工務局限期下架

    罷韓看板違法 工務局限期下架

     罷韓團體28日聲稱罷韓大看板遭工務局發文限定當日自行拆除,市府強調,罷韓廣告看板沒有事先申請,只是依法要求先卸下,待該團體補申請許可後才會准予懸掛,「莫以政治陰謀論轉移自己無視公共危險風險」。  「為什麼韓國瑜可以,我們不行?」台灣基進新聞輿情部副主任張博洋批評,韓國瑜選市長及總統時也到處掛看板,不解為何差別待遇。  工務局解釋,罷韓看板為有骨架的「樹立式」看板,與罷韓團體所指、韓的建物外牆競選帆布不同,不能相提並論。  工務局表示,28日一早接獲大量民眾陳情,甚至有人親自送陳情書到市府,檢舉罷韓看板違法。經查,罷韓團體確實沒有申請許可就逕自懸掛,也違反「高雄市廣告物管理自治條例」捷運系統周邊不可設置「屋頂樹立式」廣告之規定,高度也違反超過6公尺的規範。  工務局在公文內強調,未經申請許可擅自設置廣告招牌,可處4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罰鍰,未限期改善或補辦手續得連續處罰。  高市府對此事嚴正聲明,莫以政治陰謀論轉移自己無視公共危險風險,市府不接受特定團體政治化的施壓,不要把自己漠視法規的錯誤政治化,以政治陰謀之名行公共違章關說之實,法律不因政治訴求而擁有特權。  新聞局長鄭照新也在臉書批罷韓團體搞「特權意識」,強調「申請就可以解決的事情,照規矩來很難嗎」?

  • 台北》學姐搞特權?升遷快、不打卡 還是市府熱門代言人選

    台北》學姐搞特權?升遷快、不打卡 還是市府熱門代言人選

     台北市議員秦慧珠在今日市政總質詢中,質疑市府小公主「學姐」黃瀞瑩公器黨用,濫用市府資源,上下班不用打卡,對此柯文哲表示,機要人員不用打卡,機要人員升遷也和公務員不同,市府也在討論相關規定;黃瀞瑩表示,她報加班只請補休,並未報領加班費。  秦慧珠提出柯文哲和學姐在市府拍攝民眾黨海選黨徽影片,質疑黃瀞瑩幫民眾黨代言是否違反行政中立?  柯文哲表示,下班時間可以代言,今天的市政會議也有討論目前的法令規定,看看有沒有什麼正常管道,再做出府內規定。  秦慧珠也提出學姐的升遷資料指出,學姐剛進入市府時是在研考會為六職等,但在2018年9月辭職幫柯打選戰,柯勝選後重回北市府,卻從六職等變成八職等專員,「比坐超超音速飛機快」。  秦慧珠指出,八職等在公務體系相當股長職務,至少要工作十年以上才能升上股長,三個月從六職等升上八職等,可說是「不世出的英才」,即使是最優秀的公務員,最快也要第五年才能從六職等升八職等;她也質疑學姐不上下班都不打卡,卻還報加班費。對此黃瀞瑩解釋,他報加班是請補休,並未請領加班費。  秦慧珠也提出資料質詢,北市府近年來除請柯文哲代言外,第二名居然不是「熊讚」而是學姐,甚至比局處首長還熱門,「熊讚」在世大運後就遭到冷落代言掛零。部分局處首長表示,學姐代言較能吸引年輕人參與,效果不錯。  未邀請學姐代言的民政局長藍世聰,則也上台表示學姐宣傳效果不錯,如果有需要的話民政局也希望請她代言。

  • 女婿被口譯哥事件波及 管碧玲:不搞特權

    女婿被口譯哥事件波及 管碧玲:不搞特權

    「口譯哥」趙怡翔因外派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引發「空降」疑慮,有媒體今也提及綠委管碧玲女婿、駐泰代表處諮議林子揚也是蔡政府任內飽受批評的外派人事案例。管今發臉書表示,林子揚是追隨指導教授童振源擔任機要在先,娶她女兒在後,「不是因為我的特權,我特別再說明一次」。 管碧玲指出,她擔任立委14年,老公許陽明當「無薪階級」11年,他不搞官位、不搞獨董、也不當民間企業的顧問,甚至去找個相關的職業工會補四年的勞保年資都不願為。 管也po出一個去年9月的截圖,是一名在勞保局上班的員工,表示許陽明屆退時試算年金時,讓他嚇了一跳,「一位立委夫婿怎麼領那麼少,比一般家庭主婦還少,而且不能補救」,稱讚管清廉家風嚴謹,不搞關係和特權。 管碧玲指出,外界說她搞特權,以訛傳訛的說法持續不斷,今天媒體報導變本加厲,她只好再說明一次,也把老公請出場,對他實在不好意思!管也稱讚,許雖無薪但不是無業遊民,多年來當義工、保護台灣文化古蹟,也是她成為「文資法之母」的重要推手。

  • 反貪 中紀委:絕不允許搞特權

    反貪 中紀委:絕不允許搞特權

     中共中央紀律委員會昨晚透過官媒發布向中共十八大的工作報告全文。報告強調,黨的高級幹部必須加強對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的教育和約束,「絕不允許搞特權」,並嚴禁領導幹部違反規定為配偶或子女謀取利益。這段敘述令外界直接聯想到十八大前爆發的薄熙來案,顯示北京對薄的處置將不會手軟。  大陸官媒新華社昨晚六點授權發布這份報告全文。中紀委在報告中向中共十八大提交過去五年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回顧,2007年11月到2012年6月,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64萬3千多件,結案63萬9千多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達66萬8千多人。  其中,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有2萬4千多人;全國共查辦商業賄賂案件8萬1千多件,涉案金額達2百多億元(人民幣,下同)。  舉薄熙來案為例  報告以個案為例,強調堅決查處薄熙來、劉志軍、許宗衡等一批重大違紀違法案件,表明中共反對腐敗的堅強決心;建立健全防逃追逃追贓機制,協調有關部門成功將「賴昌星」等一批外逃的重大案件涉案人員緝捕歸案。  在專項治理部分,排查42萬多個工程建設項目,查辦違紀違法案件2萬4千多件。開展「小金庫」專項治理,清理出6萬多個「小金庫」,涉及金額達3百多億元;開展慶典、研討會、論壇過多過濫問題專項治理,取消一批活動,節約資金12億2千多萬。  要求教育和約束親屬  報告強調,要堅決維護中央權威,絕不允許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要堅持正確政治立場和政治方向,提高政治敏銳性和政治鑑別力,在關鍵時刻和重大事件中經得起考驗,自覺維護黨的形象,「堅決反對自由主義,絕不允許洩露黨和國家祕密」。  提到幹部與親屬關係,報告直言,高級幹部必須加強對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的教育和約束,「絕不允許搞特權」,堅決糾正領導幹部違規收受禮金、有價證券、支付憑證、商業預付卡等問題;嚴禁領導幹部違反規定為配偶、子女及其他特定關係人在經商辦企業等方面謀取利益。

  • 黃錫墉搞特權 綠:選舉奧步

     三星鄉長補選於十日登場,藍綠卯足全力拚選戰!國民黨候選人陳文新競選團隊,昨日批民進黨候選人黃錫墉搞特權,住家附近道路灌溉溝渠加蓋、還裝設路燈、反射鏡,根本就是「錫墉大道!」黃錫墉則大批選舉奧步,直呼「不實指控!」  陳文新競選總部發言人蘇東啟,拿著新印製的競選文宣表示,黃錫墉住家附近有段「錫墉大道」,雖為山間小路,但因鋪柏油十分順暢,短短約一百公尺,水利灌溉溝渠加蓋、路燈五支以及三支反射鏡,讓黃家人出入平安;反觀一般鄉民則沒這些福利,十分無奈。  蘇東啟表示,根據《水利法》灌溉溝渠不得加蓋,且只因為怕暗,就裝五支路燈、還有反射鏡增加安全性;家住大隱村的蔡老先生,沒這麼好命,道路坎坷、光線不足,出入艱辛,去年騎機車跌斷腿,住院好幾個月,這樣無權勢的悲哀,只能自個兒喊「悲情」!  黃錫墉指出,國民黨遇選情落後,就採負面選舉手法,選舉奧步盡出,希望這是一場理性、乾淨的選舉,用經營與政見爭取鄉親認同。  黃錫墉希望國民黨不要看到黑影就開槍,他表示,該地有其餘四、五戶人家居住,由於道路狹窄,未曾拓寬,數年前鄰居發生住宅火警,消防車無法進入搶救,因此他主動爭取水溝加蓋,是為了維護當地住戶的出入以及居住安全。

  • 綠色農產品 特供大陸官員

     歌手伍思凱一首「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曾經紅遍一時,目前,有部分權力部門在山區建立農產品「特供管道」,提供官員沒有汙染的農產食品,被曝光後引起大陸民眾極端不滿,表示民眾每天為吃的問題擔心,官方如此作為,怎麼會體諒到民間的痛苦?因此,把伍思凱的歌曲改成「特別的菜給特別的人」,以宣洩不滿情緒。  新華社報導,最近有民眾反映,浙江一些部門和單位借助權力在生態環境優越的遂昌縣開闢農產品「特供管道」,讓當地一些綠色農產品基地高標準保障其部門和單位內部食品供應。據當地農戶指出,浙江省國土、水利、農業等部門以及一些外地政府機關,都是這裡的使用者。遂昌縣目前已創建了「黃泥嶺土雞」、「七山頭土豬」、「建洋原生態稻米」、「高坪土牛」、「金竹山茶油」、「湖山有機魚」等40多個原生態綠色農產品生產核心基地。  民憂食安被置之腦後  報導說,群眾反感的是,個別部門借助權力為小團體和個人謀取利益,但這中間到底有沒有利用政府權力和資源問題,外界一般很難知曉。  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范柏乃表示,政府部門不能從中搞「特權」,把面向廣大消費群眾的綠色農產品基地變為少數人的「特供農場」,這不符合執政為民的理念。這樣會不會把公眾焦慮的食品安全監管置之於腦後?  東方網微博作者陳文祥更指出,從劣質奶粉、劣質醬油、劣質腐竹,到毒大米、假酒;從吊白塊、有毒添加劑到蘇丹紅一號,從食用醋勾兌門到化學醬油門,問題食品層出不窮。可憐的芸芸眾生,坐在飯桌前早不知該吃啥了?  他說,表面上,從此吃上特供菜,官員健康有保障。其實,這更容易讓官員「生病」。是一種「老爺病」、「腐敗病」。前有「讓領導先走、讓領導先飛」,今有「讓領導先供」,不都是領導高人一等作威作福的病症嗎?  搞特權 民之痛!  東北網網評蕭擎說,「特供」的本質就是特權。他在網文中指出,國家早已取消特供制度。198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近期做幾件群眾關心的事的決定》明確指出,取消對領導同志少量食品的「特供」。但我們看到,「特供」並沒有銷聲匿跡。「特供」現象不可接受,更不合規定。  南海網網評作者華陽楊在文章中說,「特供菜」作為一種權力自肥的衍生品,對普羅大眾而言,它是在戳大家只能消受「普供菜」的痛處,「特供菜」是官之福,民之痛!「特供菜」的存在是對普羅大眾的羞辱,它是一個特權辱民的怪胎!特供菜實質上是特權菜,是一種赤裸裸的消費腐敗。  杭州市退休職工張國光說,「特供」的重現和蔓延,無疑向公眾傳達了一些政府官員對市場食品安全不信任的信號。

  • 人民網-為何黨內批評聲愈來愈少

     現在出現黨內批評聲音越來越少的現象,原因是多方面的,以下三個原因特別值得重視。  第一,一些黨的領導機關領導幹部對黨內批評的認識陷入了誤區。他們錯誤地認為,黨內批評多了,不利於黨的穩定和團結、不利於黨的形象和大局、不利於黨內統一思想統一意志,甚至會給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提供攻擊黨的口實而不利於社會的穩定,因此他們就有意無意地限制、控制黨內批評。  第二,某些黨的領導幹部囿於自身利益而本能地排斥黨內批評。無需諱言,有相當一些領導者是害怕黨內批評的。這不僅僅是因為「面子」問題,即批評使得領導者盲目的優越感受損,使得個人感到某種難堪,更是因為擔心由於批評可能導致個人利益受損。例如,對本地本部門領導不能批評,對仍在位的領導的決策失誤不能批評,對領導幹部搞歌功頌德及個人崇拜不能批評,對領導幹部的特權問題不能批評等等。禁區如此之多,黨員開展黨內批評的空間自然就很狹窄了。  第三,黨員開展黨內批評的權利還難以得到真實有效的保障。由於官本位、等級制、家長制、特權現象這類封建主義殘餘在黨內生活中還有明顯的影響並經常地表現出來,由於保障黨員權利的制度機制還很不完善,因此黨員開展黨內批評往往很難。  (摘自人民網2011-8-9,作者劉益飛,原題:為什麼黨內批評的聲音越來越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