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摘自網路的搜尋結果,共26

  • 網路霸凌成新世代夢魘 4關鍵讓其更具傷害性

    網路霸凌成新世代夢魘 4關鍵讓其更具傷害性

    2019年底至今,世界各國籠罩在不確定來源、不知何時會結束、短短幾個月已帶走近70萬人生命的新冠肺炎疫情陰影下。但除此之外,有個看不見的「疫情」也持續傳播中,尤其影響青少年甚鉅。這個無所不在、看不見、也不知道如何有效防治的「疫情」,就是「網路霸凌」! \n根據報導,2019年至2020年上半年間,韓國藝人雪莉、具荷拉、日本藝人木村花、韓國排球選手高友敏等皆因受網路霸凌而自殺。台灣藝人楊又穎、楊可涵在2015年也因為長期遭受網路霸凌先後選擇輕生。而在未能被看見的報導背後,又有多少人正飽受網路霸凌,甚至走上絕境? \n新世代必將面臨的交流危機 \n在現代人的生活中,網際網路早已成為主要的資訊中心,特別是在社群網站與手機科技興起後,它更為地球上各個角落的人提供了一個溝通平台,讓人們可以透過這個數位世界交換意見、分享觀點,也藉由這個數位世界實現夢想、創造市場利益。許多兒童和青少年的學習、休閒生活與社交關係,也都與網路產生密不可分的關係。 \n國際電信聯盟(ITU)於2017年發布的報告指出,全球有70%的年輕人使用網路。台灣網路資訊中心2019年的調查指出:在台灣,12歲以下兒童曾經使用網路的比率是50.9%;12歲以上的受訪者曾使用網路的比率是89.6%。 \n雖然使用社群網站、傳訊應用程式、遊戲網站和聊天室(例如:Facebook、XBox Live、Instagram、YouTube、Snapchat和其他聊天室)創造許多樂趣以及正向的體驗;然而,網路的使用也有一些負面的影響。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就在2019年「網路安全日」時提出警告:在全球有70.6%、年齡介於15〜24歲的年輕人遭受到網路暴力、霸凌和騷擾。另一項以U-Report系統所進行的調查發現:1/3年齡介於13〜24歲的參與者表示,自己一直是網路霸凌的受害者;1/5表示自己因為網路霸凌和暴力而輟學。而根據美國教育部2019年統計資料顯示,在2016〜2017學年間,約有1/5的學生表示曾有被霸凌經驗,方式從不實流言、被排擠、到被威脅、肢體攻擊都有。且全美網路霸凌的現象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其中女生通報曾被網路訊息或短訊霸凌者比男生多三倍。 \n在台灣,依據兒童福利聯盟《2016年台灣兒少網路霸凌經驗調查報告》的資料顯示:將近3/4的兒童青少年(74.1%)覺得網路霸凌情形嚴重,而有高達七成六的兒童青少年曾在網路上目睹或是有受害的經驗。至於霸凌的場合,排名首位的是「社群網站」(93.2%),例如:Facebook、Twitter或微博,再來則是「通訊軟體」(48.0%),例如:Line、What’s app或WeChat。 \n這些數據呈現的不單單只是數字,更多的是隱藏在數字背後,無論來自高收入和低收入國家年輕人求救的聲音。網路霸凌對他們所造成的身心傷害,可能是我們當初在發明、拓展網路科技,以及讚嘆其新穎與便利性時所始料未及的。 \n(本文摘自《大家健康2020.09》)

  • 數位遺產是不是真的有價值

    數位遺產是不是真的有價值

    從個人經驗與各式案例出發,臨床心理諮商師艾蓮・卡斯凱特以溫柔而機智的口吻探討心理學、社會學、法律、精神、道德和商業利益交叉的複雜地帶,亦寫下現實與虛擬中面臨意外、困境和生死的動人故事。本書為這個緊密連結的網路世代提供了面對死亡的嶄新思考。 \n【精彩書摘】 \n「數位資產」的概念尚處於嬰兒階段,也幾乎是全球每一位遺產規劃師、遺囑認證律師和遺囑執行人難以擺脫的障礙;就算是已盡力跟上數位時代的佼佼者,亦為之苦惱。傳統法律一套用在數位平台上,就顯得綁手綁腳,宛如笨重的鐵鍊鉛球,將大夥兒直直往下拽。以英國來說,驗證某物是否屬於可透過遺囑執行的「資產或遺產」通常具備兩道關卡:其一,該物是否具有實體(有形)?其二,是否具有價值?數位移民對「資產」或「遺產」的觀念大多如此,瓊安.貝克韋爾(Joan Bakewell)也不例外。我在貝克韋爾夫人主持的廣播節目中首度接觸這位工黨出身的男爵夫人、記者兼資深節目主持人。她曾經在BBC 節目現場對專家小組這麼說:「我必須請各位解釋一下『數位資產』這個題目到底有多重要。我是老一代的人,我對『資產』的定義,就是傢俱呀、書呀、相片呀,這類摸得到的東西。但此刻,我們討論的一切都在網路空間裡呀。」片刻之後,她又加碼提出第二道試驗:瓊安夫人使用臉書,甚至也有推特帳號,不過,對於她存放在這兩座平台上的資料或素材,夫人認為並不屬於有價資產;「我倒是有點希望這些資料會自動消失呢。」她表示。「那些東西當真屬於我這個世代嗎?⋯就我所知, 『資產』代表『價值』。」 \n我明白她有多懷疑數位資產的「價值」,因為製作人已先一步告訴我,瓊安夫人起初壓根不信「數位遺產」這個主題能撐完四十五分鐘;然而事後證明,僅僅四十五分鐘,根本不夠讓詹姆斯.諾里斯(James Norris)─ 英國「數位遺產協會」(Digital Legacy Association) 創始人─ 詳盡且完整列出所有數位遺產。為求簡單扼要,諾里斯將數位資產分成兩大類:第一類主要是具有金融價值的數位資料。對於這類資料,我們握有的可能只是使用權利,而非完整持有─ 譬如:透過第三方平台購得的電子書、音樂或影片「使用權」;隨著使用者亡故,這份權利也約滿失效。另一方面,原創文稿、譜寫樂曲、藝術及攝影影像等等以數位方式儲存或發行的智慧財產,其所有權較為明確,也更適用於相關法規。換言之,除非各位在遺囑中另有指示,否則這些數位遺產的控制權,將全數轉移給你最近的親屬或繼承人。聽起來還滿簡單的,是吧? \n不過,若是再深入探討前述兩大範疇,你很快就會發現,這一切宛如迷宮,教人摸不著頭緒。諾里斯好像還想把情況搞得更複雜,因為在他指稱的另一類數位資產中,竟然涵蓋「涉及情感、屬於個人或私人」的資料。就個人經驗而言,這些資料有價值,亦可觸及,但若從現有法律考量,它們並不屬於資產。 \n(本文摘自 《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書末附關於數位後事的十條建議)》/貓頭鷹出版) \n【作者簡介】 \n艾蓮・卡斯凱特 Elaine Kasket \n  現任職倫敦攝政大學專任講師。同時也是臨床心理諮商師、數位遺產協會哀悼組組長、英國高等教育學會資深會員。研究專長為接納與承諾療法、網路心理學。

  • 逝者的數位遺體是否應該繼續存在

    逝者的數位遺體是否應該繼續存在

    Hello World,自從進入網路時代,我們便不斷累積在網路上生活的痕跡; \nGoodbye World,當人生走到終點,我們又該如何面對與處理這些遺留的資產? \n亞倫是一個飽受網路霸凌的孩子,在他自殺之後,Facebook 上留下的紀錄卻成為爸媽與孩子最後的接觸管道:「就算再給我們一百萬年,我們也不會登出他的臉書帳號。」 \n面對死亡的方式有很多種,有的私密、有的注重分享,有的接受靈魂離去、有的堅信靈魂尚存。在現代的社會中,網路讓我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紀念(或者忘卻)已逝去的親人朋友。例如臉書「紀念帳號」的功能、有些人利用直播舉行網路葬禮。 \n有限的生命,永生的網路 \n從個人經驗與各式案例出發,臨床心理諮商師艾蓮・卡斯凱特以溫柔而機智的口吻探討心理學、社會學、法律、精神、道德和商業利益交叉的複雜地帶,亦寫下現實與虛擬中面臨意外、困境和生死的動人故事。本書為這個緊密連結的網路世代提供了面對死亡的嶄新思考。 \n【精彩書摘】 \n二○一三年二月,澳洲媒體披露一則關於少年「亞倫.哈奇克」(Allem Halkic)數位遺產的故事。二○○九年,飽受簡訊和MySpace網路霸凌多年的亞倫,從橋上縱身躍下,結束年輕生命,而隨後的審判更是澳洲首宗正式上法院審理的網路霸凌案件。亞倫死後,他的父親阿里(Ali)不時會打開兒子的衣櫃,嗅聞留在衣物上屬於亞倫的氣味;然而一段時間之後,氣味消散,這些衣物終歸也只是「塵土」(阿里如此表示)。這時,亞倫的雙親發現另一樣不會消散的痕跡:亞倫的臉書帳戶(仍處於登入狀態)。諷刺的是,這項數位人工產品竟成為亞倫雙親心中最珍貴的寶物之一,讓他們得以接觸遭網路霸凌逼上絕路的兒子。「就算再給我們一百萬年,我們也不會登出他的臉書帳號。門兒都沒有。」報導中的阿里如是說。「在他死後的第一年內,大概每天都有朋友發訊息給他,一天一則,然後頻率漸漸下降。若是沒看到新訊息,我總是失望,因為我不希望他們忘記他。」 \n該報導的作者強調,「往生者的社群軟體帳號繼續存在」在眾親朋好友心中的價值與意義,肯定不會有人質疑;但他錯了。這則新聞見報後過了幾個月,BBC刊出一則「巴西母親為了女兒臉書紀念帳號告上法院」的報導:讓阿里和迪娜.哈奇克滿心喜悅的同一件事,卻令胡莉安娜.坎伯斯(Juliana Campos)的母親難以承受。「這面『哭牆』只會令我更心痛。」朵樂蕾絲.培里拉.庫汀荷(Dolores Pereira Coutinho)表示。「耶誕節前一天,她的兩百多位臉友紛紛貼上他們與她的合照,回憶往事。她真的是非常有魅力、非常受歡迎的人。我為此痛哭好幾天。」剛開始,臉書採取比較中庸的方式,將紀念帳號設為僅好友看得到的狀態,然而這對庫汀荷女士而言還不夠。亞倫雙親心中最深的恐懼,竟同時也是胡莉安娜的母親最迫切的渴望:子女的臉書個人帳號永遠消失。 \n研究指出,對於經常使用社群媒體的人來說,社群媒體有助於撫慰傷慟;至於逝者的數位遺體是否應該繼續存在,不常使用這類平台的人,對此則抱持懷疑不安的態度─這種現象稱為「因應矛盾」(coping paradox),而且也不令人意外。同一項數位人工產品(譬如使用者死後仍繼續存在的臉書個人帳號)可能帶給不離線份子無以估量的慰藉,卻可能對數位隱士造成極嚴重的情緒苦痛。個人對「數位遺體」的體會和感受,以及讀取或親近數位遺體是否對處理悲傷有所幫助,完全取決於每個人和數位科技的關係,或再加上個人特殊經驗而定。 \n(本文摘自 《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書末附關於數位後事的十條建議)》/貓頭鷹出版) \n【作者簡介】 \n艾蓮・卡斯凱特 Elaine Kasket \n現任職倫敦攝政大學專任講師。同時也是臨床心理諮商師、數位遺產協會哀悼組組長、英國高等教育學會資深會員。研究專長為接納與承諾療法、網路心理學。 \n \n

  • ⑧《安妮霍爾》男裝女穿領風潮(1977)

    ⑧《安妮霍爾》男裝女穿領風潮(1977)

     《安妮霍爾》是多產導演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代表作之一,女主角黛安基頓(Diane Keaton)片中率性又雅痞的中性裝扮,更讓「男裝女穿」從70年代至今都蔚為風潮。她為角色挑選的卡其褲、背心、大領帶,參照的是當時紐約蘇活區最新潮的時尚,至於片中最經典的圓頂硬禮帽,則是她在拍攝《教父II》時,從來探班的法國女演員奧蘿爾克來蒙(Aurore Clement)頭上「偷」來的。 \n 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早在1966年於「黑色菸裝(Le Smoking)」系列首度推出為女性設計的西裝禮服,但直到黛安在《安妮霍爾》親自展示如何平易近人地「耍中性」,前衛女性才搞懂怎麼男裝女穿走在紐約與巴黎的街頭上。

  • 電影×時尚 Top 10

    電影×時尚 Top 10

     從電影誕生的那一刻起,時尚就是與電影相輔相成的元素,銀幕上的服裝,與演員、導演、攝影、編劇同樣令人難以忘懷,在文化上亦有著相同的影響力,美國《娛樂週刊》5月選出「影史最時尚電影」名單,每部都讓影迷不禁思索,到底是現實主導著電影時尚的美感,還是電影時尚引領著現實的風潮? \n ①《斷了氣》定義法式隨意風(1960) \n 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的《斷了氣》堪稱是史上最強的導演處女作,捕捉了巴黎年輕男女的日常生活與流行風尚,也不掩飾對好萊塢類型片的敬意,交織出影像與時尚的高點,完美融合法式時髦與美式冷酷,至今仍持續展現《斷了氣》不褪色的原創生命力。 \n 男主角尚保羅貝爾蒙多(Jean-Paul Belmondo)在片中的打扮與舉止都刻意模仿亨佛萊鮑嘉(Humphrey Bogart),明顯尺寸過大的單排扣外套和西裝褲,直條紋襯衫草率打上棋盤格領帶,寬沿紳士帽下戴著半框式墨鏡,定義了當時才剛開始成形的法式隨意風時尚。 \n 女主角美國演員珍西寶(Jean Seberg)在片中的精靈短髮造型是影史經典,清新自然的打扮拋棄了1950年代束縛女性的長鬈髮和尖筒型胸衣,同時創新地混搭了那個時代不同的經典元素,例如打褶裙配上法國水手衫、合身折袖短T搭上黑長褲與樂福鞋,這些單品在60年過後的現在仍常見的時尚元素。

  • ④《凡爾賽拜金女》巴洛克式宮廷風(2006)

    ④《凡爾賽拜金女》巴洛克式宮廷風(2006)

     導演蘇菲亞柯波拉(Sofia Coppola)的《凡爾賽拜金女》由克絲汀鄧斯特(Kirsten Dunst)化身傳奇法國皇后瑪莉安東尼(Marie Antoinette),凡爾賽宮前所未見地出借的宮殿成為電影的華麗畫布,4屆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獎得主米蘭拉坎農諾(Milena Canonero)則將每套服飾當作粉彩顏料,在充滿馬卡龍色系的巴洛克式紙醉金迷中,營造出讓人眼花撩亂又垂涎三尺的時尚。 \n 瑪莉安東尼雖生活在18世紀,但至今仍是重要的時尚指標,今年2月Moschino在米蘭時裝周上發表了2020年秋冬裝,被形容成動漫風的凡爾賽美學,每套衣服放在《凡爾賽拜金女》中都毫不違和,在瑪莉安東尼人頭落地200多年後的現在,繼續訴說著法國最後女皇那充滿少女氣息的末日。

  • ⑥《紅木》戲謔誇張坎普風(1975)

    ⑥《紅木》戲謔誇張坎普風(1975)

     《紅木》說穿了是部麻雀變鳳凰、鳳凰再為愛情放棄一切的老調電影,電影本身雖缺少了進步的價值,但該片真正主角其實是片中的服裝。電影是為了傳奇歌后黛安娜羅絲(Diana Ross)量身打造,黛安娜還身兼了電影服裝設計的工作,精心設計了50套服裝,花了她8個月的時間,差點讓電影胎死腹中,卻也重新定義了非裔女性的摩登基準。 \n 黛安娜在片中是位想成為設計師的專櫃小姐,意外成為模特兒後,開始追逐自己的夢想,最大亮點是她設計的各式伸展台服飾,紫綢禮服、五彩紗衣、金蔥織錦,無不充滿大膽用色與誇張剪裁,其中最特別的是她從加州的東方藝品店得到靈感,設計融入濃厚的東方圖騰,最留名影史的是套驚人的亮橘色綢緞高衩仿旗袍裝,胸口還有盤旋青龍的巨幅刺繡,充滿耐人尋味的坎普風。

  • ②《甜姐兒》紀梵希禮服經典(1967)

    ②《甜姐兒》紀梵希禮服經典(1967)

     時尚電影名單絕不會少了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主演的作品,1961年的《第凡內早餐》理當是首選,畢竟影史少有服裝能超越那套配上珍珠項鍊的黑色緞面小洋裝,但《甜姐兒》是部關於時尚的電影,傳奇設計師于貝爾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更在片中首度為奧黛麗量身訂製多套絕美禮服。 \n 奧黛麗在1954年的《龍鳳配》邀請紀梵希為她設計服裝,但當時他只能提供現成的服裝,《甜姐兒》是兩人緊密合作的首部電影。奧黛麗在片中從土氣書店店員麻雀變鳳凰成為時尚模特兒,全片就像以歌舞寫給時尚產業與法國的一封情書。 \n 其中最經典的則是奧黛麗的結婚禮服,這套純白的芭蕾舞衣式禮服沒有複雜的剪裁,下身蓬鬆的紗裙將她的腰身襯得格外纖細,領圍露出迷人的鎖骨和她修長的頸線,配上兩層式的面紗,讓黑髮的反差格外明顯,當奧黛麗回眸望向鏡頭時,無須多言就教導了全世界的女性何謂毫不費力的高雅。

  • ⑦《獨領風騷》格紋演繹油漬搖滾(1995)

    ⑦《獨領風騷》格紋演繹油漬搖滾(1995)

     艾莉西亞席薇史東(Alicia Silverstone)在《獨領風騷》向全世界介紹了南加州的「山谷語」俚語,就像還是有人滿口「like」、「whatever」般,即使是電影上映後25年的現在,艾莉西亞當年在片中打開的超大衣櫥裡面,仍滿滿都是現在流行的服裝元素。 \n 片中光是艾莉西亞就換60套以上服裝,混搭歐洲高級時尚與90年代美國的油漬搖滾風,其中最經典的莫過於艾莉西亞那套學生風鮮黃格紋套裝,以及她與朋友們愛穿的格紋短裙配及膝長襪,又或是小露性感的吊帶連身裙與合身洋裝、瑪麗珍鞋、芭蕾平底鞋,時間雖已經過了1/4世紀,但當年在《獨領風騷》大放異采的時尚元素,在今天仍隨時能穿出門。

  • ③《天才一族》哥德風邪典造型(2001)

    ③《天才一族》哥德風邪典造型(2001)

     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的《天才一族》充滿榮光不再的頹圮,凱倫佩曲(Karen Patch)為片中各自古怪的家族成員,分別設計出迥異又怪誕的獨特穿搭,最搶眼是由葛妮斯派特洛(Gwyneth Paltrow)飾演的養女,她在片中頂著及肩直髮菸不離手,雙眼畫上哥德風的深黑眼線,內穿條紋連身Polo裙,外搭指標性的毛皮大衣,腳穿樂福鞋,手挽柏金包,早成為知名邪典造型,也是化妝舞會的常見打扮。 \n 造型同樣搶眼的是由班史提勒(Ben Stiller)飾演的大哥,片中他一身經典的愛迪達火鳥運動裝,延續了饒舌團體「Run-DMC」在80年代發揚光大的愛迪達運動裝造型,雖在電影上映的當時充滿了戲謔味道,但時至今日愛迪達運動裝又再成為街頭潮服,只能說先知總是孤獨。

  • ⑤《上流社會》典雅貴氣公主範(1956)

    ⑤《上流社會》典雅貴氣公主範(1956)

     當人們提到葛麗絲凱莉(Grace Kelly)時,唯一的聯想就是氣質美女,《上流社會》是葛麗絲的最後一部電影,服裝設計師海倫羅斯(Helen Rose)為她打造了令人目不暇給的各式服裝,從雲朵般的藍色條紋派對禮服,到潔白高雅的露背泳衣,即使她當時還沒戴上皇冠,但很明顯地早就已是位公主。 \n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葛麗絲片中所穿的結婚禮服,選用因纖維精細而剪裁困難出名的烏干紗為主體,淡粉色禮服上布滿精緻的手工繡花,及肘的蓬袖配上白手套和寬幅圓帽,完美襯托出葛麗絲的典雅貴氣,直至逾60年的現在仍是模仿的對象。葛麗絲明顯鍾愛海倫的設計,同年她與摩納哥親王蘭尼埃三世(Rainier III)的世紀婚禮上所穿的結婚禮服,也同樣出自海倫之手。

  • ⑨《黑豹》豔彩印花未來感(2018)

    ⑨《黑豹》豔彩印花未來感(2018)

     有時候,要喚起一整個族群的驕傲,需要一個超級英雄和一整個虛構的王國。當服裝設計師茹絲卡特(Ruth E. Carter)接下《黑豹》的服裝設計時,她不僅僅設計了演員的服裝,也設計了整個虛構的國家瓦干達。 \n 她以該片成為影史首位獲得奧斯卡服裝設計獎的非裔女性,更讓非裔驕傲擁抱非洲風服飾,甚至演變成一種社會運動。 \n 茹絲的設計廣泛參考祖魯、迦納、馬賽等非洲部落的服飾與文化符號,並利用3D列印等高科技構築出電影裡數以百計、不同部族特色的服裝,在電影上映前就廣泛獲得非裔影迷回響,社群網站與電影院人潮中滿是飛揚的剪裁與鮮豔搶眼的非洲印花布料,讓加入未來感的非洲時尚在21世紀捲土重來。

  • ⑩《愛的故事》低調奢華街頭風(1970)

    ⑩《愛的故事》低調奢華街頭風(1970)

     由亞瑟希勒(Arthur Hiller)改編自己同名暢銷小說並執導的《愛的故事》,最廣為人知的就是留下了「愛是永遠不需說抱歉」這句流傳至今的經典台詞,但事實上,片中女主角艾莉麥克洛(Ali MacGraw)在片中的穿著,也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都影響著冬裝的穿搭概念。 \n 艾莉在片中飾演藍領家庭出身的大學生,與萊恩歐尼爾(Ryan O’Neal)飾演的富二代哈佛學霸談起打破階級的刻骨愛情。艾莉本人來自時尚產業,曾是《哈潑時尚》雜誌傳奇總編輯黛安娜佛里蘭(Diana Vreeland)的助理,艾莉將自己的穿搭品味帶進了角色之中,包括片中出現的駝色大衣、條紋圍巾、編織毛帽,全都來自艾莉自己的衣櫥,讓融合了街頭風的低調奢華成為風尚顯學。

  • 美女候選人賣萌 吸睛也吸票

     這次的日本眾議院大選共有一千五百零四名候選人,其中女性占了二百廿三名,雖然比前一屆少了六人,但也是史上第二高的,可看出日本女性從政的意願已比過去高。女候選人雖然不見得吸票,但卻很吸睛,外表可人的萌系候選人往往會成為話題的焦點。 \n 日本維新會在東京廿一選區的候選人佐佐木理江(見上左圖,摘自網路)曾是寫真女郎,藝名是佐佐木梨繪,她的許多清涼照至今仍在網上流傳。卅歲的佐佐木曾說,過去就對政治有興趣,故不讓攝影師拍丁字褲的泳裝照,沒想到這個謊言後來被拆穿。最近她被問到「這次若沒選上會重操舊業嗎?」時,她說:「我不會再當寫真女郎了,會繼續向政治家挑戰。」 \n 日本未來黨在北海道八區的候選人是小澤一郎的前秘書北出美翔,當小澤身涉政治資金弊案出庭時,北出常開車陪同,因而被媒體炒作為「美人司機」,廿六歲的北出還是慶應大學畢業的才女。 \n 此外,小澤還派美女議員三宅雪子從千葉縣第四選區出馬,成為日本首相野田佳彥的刺客。野田的支持率雖然大不如前,但在千葉選區已打下基礎,對三宅而言可說是一場硬仗。 \n 日本維新會大阪第七選區的候選人是廿九歲的上西小百合(見上右圖,摘自網路),她在大學時代曾做過展場女郎,畢業後在保險公司上班,因有心從政而加入由日本維新會黨魁代理、大阪市長橋下徹主持的「維新政治塾」。 \n 上西雖是毫無政治經驗的生手,卻被指派為民主黨官房長官藤村修的刺客。橋下為了替不太會演說的愛將拉票,站台時特別強調,「請看在可愛的份上支持她吧!」「其他的都交給我辦即可。」

  • 北京下令拆機 不准艾未未自拍

     大陸異議藝術家艾未未在家中裝設四台網路攝影機,以此嘲諷當局對他廿四小時全天候監視,不過,北京當局已命令他拆掉網路攝影機!這項網路自拍計畫,只維持短短的四十七小時又九分鐘,眾網友直呼荒唐,「難不成連自拍也會洩漏國家機密?」 \n 艾未未四月三日架設網站(http://weiweicam.com),以四台攝影機、廿四小時直播自家書房和庭院實況(見圖,摘自網路),但四日晚間變成一片空白。艾未未在推特上發文:「已關掉攝影機。再見,喜歡窺視隱私的朋友們。」 \n 艾未未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表示,「我向他們解釋,你們監視我所裝的十五台攝影機、跟我裝在臥室的,就和我遭監禁八十一天時頭頂上的那台一樣。我只是幫個忙,讓你們真的知道我在做什麼,並近距離觀看。」但北京當局並不領情,「明確命令」艾未未關閉網路轉播其在北京家中的一舉一動,但並未說明理由。

  • 共識網-形成網路型管理組織

     西方參與民主理論是結合政治參與和民主的關係而提出的一種理論,其核心主張是只有公民廣泛地、真實地參與國家政治生活,才能體現民主的真諦。而要進行政治參與,有組織的政治參與往往更能發揮作用和產生影響。公民可以透過多種方式組織起來,民間組織就是其中之一。提升公民的社會行動能力,關鍵在於要促進民間組織的發展。 \n 顯然,網路社團的興起和發展為公民政治參與提供了重要途徑,是參與民主實現的一種非常好的渠道,可以有效提高公民的政治效能感,對促進政治民主的發展和公民社會行動能力的提高都能起到重要作用。網路社團明顯擴大了網民的交往範圍。網路社團可以有效擴大網民的參與範圍和參與水平,從而提高公民的社會行動能力。 \n 在網路社團中,所有的人都是自己的領導者和管理者,所有的人都是網路的一部分,沒有一個嚴格意義上的最終管理者,體現了一種與生俱來的平等性、民主性和無權威性,成員之間可以暢所欲言。作為承擔著特定社會職能的網路社團,它們的活動對於提高公民的社會行動能力的作用是十分明顯的,並會對公共政策產生影響。網路社團可以透過啟發、教育和引導網民參與活動,鼓勵和幫助網民組織維護自身的合法與合理的權益。 \n 網路社團也可以透過支持、反對政府的政策,開展政策分析,從而影響政府的決策。網路社團還可以在不同的利益集團因政治、經濟、文化以及利益的多元化發生矛盾和衝突時,通過斡旋和協調,促進相互溝通與理解,推動問題的解決。 \n 網路社團透過提高公民社會行動能力,還可以在社會管理中發揮作用。網路社團可以從政府手中接過一些社會職能,發揮一定的社會組織和社會管理的作用。普拉莫德‧納亞爾認為:「網路政治的重要性在於,網路空間和虛擬環境(虛擬社團)不僅僅是現實的模擬,而是本質上就構成它們自身所處的環境。虛擬的現實要求把抽像的社團看作它們自己的獨立的、以自我為參照物的實體。」 \n 隨著網路社團在社會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它可以促使政府權力下放,增強政治透明度,擴大民主參與和民主監督的範圍,協調企業、政府與居民的關係,加強與政府、其他社會組織及居民的合作關係,在許多社會領域形成多方參與的網路型管理組織和合作夥伴關係。 \n (摘自共識網2012-4-1,作者熊光清,原題:網路社團的興起與當代中國政治發展)

  • 新京報-期待韓寒訴方案 成為輿論路標

     評論解讀韓寒宣布正式起訴方舟子,在泥沙俱下的大陸網路言論環境中,各界期待此案成為一個路標式判決,提升大陸輿論質疑的品質。 \n 在長達10多天的網路「口水戰」之後,韓寒與方舟子的「鬥嘴」開始邁向「鬥法」。韓寒經紀人昨日發布博文稱,韓寒將以1000頁的手稿資料作為證據,正式起訴方舟子。方表示「歡迎起訴」,但同時又聲明,「和以前我被起訴的十餘起訴訟一樣,法院的判決結果不論是否對我有利,我不認為會影響到我的分析結論是否成立。」 \n 根據目前的信息,韓寒要打的是一宗名譽侵權損害賠償官司。那麼法庭要審理的主體內容,也就是韓寒的名譽有無因方舟子的網路言論受到損害,依法是否應予賠償。 \n 網路言論泥沙俱下 \n 韓寒當然享有名譽權,侵權賠償之訟在中國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了。法律為名譽侵權責任的成立設置了較高的門檻,這是保護言論自由必需。公眾(包括方舟子在內)有權對公眾人物(如韓寒)進行批評與質疑。當然,這種批評與質疑也不能超過「合理懷疑」的界限。帶有主觀惡意的侮辱和誹謗並不受法律保護。方舟子對韓寒的批評是否超越了合理的界限,其言論是否已構成侵權,還有待雙方用證據來說話。 \n 韓寒訴諸司法,這在一個宣示要建設「法治」的社會裡,無疑是值得認可和鼓勵的。 \n 方舟子一方面表明尊重韓寒的起訴,另一方面卻聲言自己不會出席庭審,且不管法院怎麼判都會堅持自己的分析,這種聲明顯屬多餘。其中透露出的武斷和絕對,令人驚訝,這是否算是對司法裁判的一種「不信任」,甚至是藐視法庭? \n 在泥沙俱下的中國網路言論環境中,「韓寒訴方是民案」能否成為一個路標式判決,拭目以待。(摘自《新京報》2012-1-30,作者王剛橋,原題:韓寒方舟子「鬥法」值得觀察)

  • 學生矇眼喇舌 對象竟是親爹娘

     美國一所中學玩笑開過頭,要學生矇眼玩親親,但孩子不知情的是,和他們喇舌的對象竟然是自己的爸媽(見圖,摘自每日郵報)。錄影畫面在網路上瘋狂流傳後,該校立刻成為眾矢之的。為平息外界撻伐,校長只好出面道歉。 \n 明尼蘇達州玫瑰山市(Rosemount)的同名中學,日前為冬季運動校隊舉辦打氣大會,師長們策畫一場惡作劇。他們把各隊隊長的眼睛矇上黑布,並告訴他們,將會有「特別的人」送上香吻。 \n 學生們天真以為,會有機會和同學四唇相交,但孩子們作夢也想不到,那是自己的親爹娘。幾位男隊長熱情緊摟對方,雙方激烈喇舌;其中一位母親抓住兒子的手,壓在自己的臀部上;還有一對更誇張,不但吻到地老天荒,甚至轉戰地板,以一上一下的姿勢繼續親熱。 \n 「活動」結束後,師長們要仍被蒙在鼓裡的學生,猜猜剛才跟誰玩親親。一位男生意猶未盡地說:「這唇香甜可口,」但是當他掀掉黑布,眼見剛剛與他纏綿的不是正妹同學,而是老媽,當場呆若木雞,在場其他人則爆出狂笑。 \n 這場惡作劇引發軒然大波,網路上罵聲不斷。校長華勒席姆眼見事態嚴重,為這場疑似亂倫戲碼掀起的爭議表達歉意。不過華勒席姆也掛保證,在他監督下,該校往後不會再發生類似事件。

  • 網路問政是鮮花還是花瓶?

     評論解讀大陸官方於2008年自上而下開啟網路問政,然而至今網友稱「不給力」。論者指網路問政需制度支撐,更需要開放對政府的監督。 \n 在當今網路社會來臨的時代,網路是把雙刃劍,網路給我們帶來信息、參與、互動便捷的同時也可能產生信息的氾濫、參與的無序和混亂。其中作為網路社會重要一環的網路政治得到尤為的關注。作為網路政治最重要的對象──政府希望將公眾的網路政治參與納入到自己設定的制度軌道中,將網路的政治參與變為有序的、制度化的參與,而不是放任網路民意的爆發,直至不可控的地步。 \n 出於多方面的考慮,中國的各級政府開始重視網路的作用,開始建設網路問政平台、政民互動平台。但政民互動、網路問政是否真的得到實施,又取得怎麼樣的效果呢?政民互動、網路問政只是個形式、只是一個空架子,還是它們有實質性的新內容?網路問政是花瓶,還是鮮花?這些疑問都需要撥開層層的迷霧,從政民互動、網路問政的實際發展中得到解答。 \n 中西部淪為空架子 \n 政民互動、網路問政之風的興起主要源於2008年5月1日新頒布實施的《國家信息公開條例》。按照《國家信息公開條例》的要求,政府信息公開,除了靜態的、全面的政府信息公開目錄體系的公開以外,還應包括政府部門與公眾的互動交流。因此,按照相關的要求,各地的政府網站就開始了各項信息公開制度改革,同時各地的政府網站開始設立政民互動交流欄目。從政民互動的形式上來看,有些地方設立的是「政民互動」欄目、有些地方是「公眾信息網」,而有些地方則是直接建立「網路問政平台」。雖然從形式上來看有所差異,但本質上都是通過網路平台,增進政府和公眾之間的聯繫,公眾可以通過網路向政府寫電子郵件、可以向政府建議、求助、投訴、舉報、諮詢等等。 \n 筆者簡單地考察了3個地方的網路問政情況:廣東省、河南省、甘肅省,分別代表東中西部。其中廣東省的網路問政水平被媒體認為是最高,可以說是網路問政遍地開花,不僅僅有各級政府的網路問政平台,還有以媒體為依托而建立的網路問政平台,如奧一網、金羊網等,也建立了一系列的制度作為網路問政實施的保障,可以說廣東省網路問政的制度建立地比較完善。惠州的網路問政平台建立監督制度把網路問政納入考核指標體系,並納入各縣區黨政一把手、市直職能部門目標考核指標體系中。 \n 而河南省的網上政民互動平台中,電子信訪欄目中總共才有4封電子信件,而且進入電子信箱進行提交電子信件,首先要註冊,程序比較繁雜,要求填的信息很多,包括:姓名、身分證號、具體的家庭住址等詳細信息,進入非常不便。 \n 西部的省分甘肅,電子信箱似乎徒有其表,不是踢皮球,就是聲稱「已辦理」,但也不給你公布辦理的結果。 \n 而網路問政最關鍵的一點,莫過於是否能夠解決公眾的問題,回應公眾的求助、投訴、建議,能否真正的達到政民互動的效果。通過對一些政府網站的電子信箱的觀察來看,切實辦理型的信件是非常少的。人們更期待的是網路問政平台能夠成為以投訴、求助等解決公眾的問題為主要內容的機制設置,如果花了大力氣建設的網路問政平台結果卻變成一個「活動的電子政府手冊」,那真是太浪費了。 \n 網路問政需制度支撐 \n 網路問政絕不僅僅是擺個花瓶,聽聽老百姓的建議就可以了。它要求實實在在地幫助公眾解決問題。因此,網路問政的關鍵是背後的制度支撐,財政、人力、物力支撐,面對公眾的訴求,政府需要切實地將公眾反映的問題付諸於解決,將每一個問題都調查清楚,給予公眾滿意的答覆。 \n 如果把網路問政僅僅當做一個花瓶來做擺設那就它就只是一個花瓶,老百姓永遠品味不到鮮花的馨香。為了改變很多地方網路問政不足的現狀,一方面,各級政府要實實在在地將網路問政制度付諸於實踐,將其作為一個能夠推進自身施政、執行的良好的助手,切實地推進公眾問題的解決、利益的實現,政府和公眾之間溝通和互動的增強。 \n 另一方面,還需要有更多的對政府的監督。 \n 政府的一項制度、政策執行地好不好,百姓的問題是否能夠解決,百姓的利益是否能夠實現使其最好的檢驗尺度。如果政府做得不足,就要允許,而且鼓勵各界對政府的批評,不管是上一級的政府,還是媒體,還是公眾本人,都可以直接地對政府的工作提出意見。 \n 網路問政作為一項全國性的自上而下的政府改革舉措,如果是合理的,可能有效話,在上級的推動之下地方政府加以實行定能夠更加容易的實施,比起地方政府獨自實施改革肯定會容易許多。借上級春風,網路問政之花也會更容易開放,更艷麗地開放。 \n (摘自中國選舉與治理網2011-4-16,作者石龍洪)

  • 26歲網路暢銷作家 哈金版稅賺400萬美金

     雅曼達.哈金(Amanda Hocking)(見圖,摘自紐約時報網站)今年廿六歲,是美國炙手可熱的網路作家,去年她開始透過亞馬遜等線上書店銷售電子書,版稅收入達兩百萬美元。今春傳統出版商聖馬丁書店更以兩百萬美元和她簽約,準備出版哈金的《水歌》(Watersong)系列四部小說。 \n 哈金的寫作生涯並非一帆風順。她從三、四歲就喜歡自己編故事,八、九歲開始把想像付諸文字,十七歲就完成第一部小說《不記得的夢》。書成之後她寄給所有在網路搜尋到的出版商大約五十家,結果全遭到拒絕。 \n 學校畢業後哈金四處打工謀生,但寫作依舊是她最大的興趣,空閒時仍會動筆創作,可惜始終沒有自己滿意的作品。一直到二○○九年一月,她在YouTube看到一段影片,內容是鼓勵年輕人不要放棄夢想,看完之後她恍然覺悟,辭掉打工專心寫作。 \n 接下來一年,哈金完成了五、六本青少年愛情小說,但似乎都引不起讀者共鳴,於是哈金參考別人作品進行研究,發現愛情固然是永遠討喜的題材,但超自然元素更能刺激閱讀慾望。於是她著手寫下《Trylle》系列的第一部小說《濃情似血》(暫譯,My Blood Approves),書中角色以吸血鬼為主,這個系列其他作品的角色包括地妖(troll)和搗蛋鬼(hobgolin)。 \n 之後哈金又向出版商投石問路,依然嚐到閉門羹。到了二○一○年四月,哈金乾脆決定把《濃情似血》上傳到亞馬遜和其他網路書店,以電子書形式銷售給讀者,第一天賣出五本,之後逐漸引起讀者注意。如今哈金的電子書每天平均銷售九千本,是不折不扣的網路暢銷作家,也終於讓原本拒絕她的傳統出版社,捧著天價合約爭取與她合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