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摩薩德特工的搜尋結果,共03

  • 特工執行任務竟被大媽輕鬆識破 以色列人尷尬了

    這個事情還要從前不久以色列駐德國大使館,收到德國一個小鎮寄來的帳單說起。這個小鎮要求以色列政府付他們1263.01歐元,就因為幾個月前小鎮居民幫2名以色列人,把他們的車子從泥地裡拖了出來。為什麼這筆錢要找以色列政府要?因為把車子陷入泥裡的人不是一般人,而是被識破身分的「摩薩德特工」。 摩薩德特工跟美國中情局、英國軍情六處、俄羅斯聯邦安全局一起並稱世界四大情報組織。但這次事件,最讓小鎮「驕傲」的是,識破2人特工身份的不是德國特工、警察,而是小鎮上的一個德國「大媽」。 德媒最近專門拍了一段影片,還原了當時事情發生的經過。在德國的北海-波羅的海運河旁有個叫Quarnbek的小鎮,那裡有個閘門。2位身份不明的青年男子無視警示牌駕車進入了匣門附近,結果車子開進淤泥裡出不來了,2人隨即棄車,希望在附近能找到當地居民幫忙。 他們不知道怎麼弄的,就走到了一位德國大媽的後院附近。那位大媽看到2個陌生面孔,便出門問他們在這裡有何貴幹。其中一人說:「我們在看馬,這馬真壯實!」還問能不能給馬拍照,並且說他們的車子陷進淤泥裡出不來了,能不能幫幫。 大媽反問他們為什麼會陷在閘門那裡,2人隨即答道,我們是某帆船比賽的舉辦者,要來這裡觀察地形。大媽什麼世面沒見過,唯獨在運河裡開帆船這種事倒是頭一次聽說,加上2人形跡可疑,回答時又漏洞百出,於是她立刻給鎮長打了電話。 鎮長趕到現場後,也覺得事有蹊蹺,便給警察打了電話。警察趕到現場,在後車箱竟然找到2把「衝鋒槍」,這2名男子才改口稱他們是擁有以色列外交官身份的人員,擁有持槍許可證明。 原來,他們的真實任務是來監督以色列從德國新買的一艘德國造潛艇的出港,他們在這裡的任務也跟德國相關機構報過備。這個小鎮剛好在德國一個潛艇軍用造船廠附近,造好的潛艇出港時,這條運河都是必經之路。這2名以色列特工就是提前來這裡盯著看出港的。 警察在查清2人身份後,叫了消防隊過來把車子從泥濘里拉了出來。由於2人身份確明,檔案符合規矩,同時總部也核實了備案,警察便沒有往下追究。事情結束後,2名特工還感謝當地人,並向他們握了手。 這件事情本來就結束了,但鎮長可不這麼認為。他對以色列特工拿著「衝鋒槍」進入德國小鎮感到氣憤,於是今年3月初,鎮長給以色列大使館出示了一張「高達」1263.01歐元的收費單。而到最後,以色列老實付了這筆帳單,也沒有任何表態。 雖然事情看起來皆大歡喜,但是2名被世界頂級情報機關特殊訓練出來的摩薩德特工,執行任務的時候居然就這麼被一個德國大媽識破了,不免還是令人覺得有些尷尬。

  • 奧運史上最慘案!摩薩德九年追殺以血還血

    曾獲2005年最佳導演等7項奧斯卡提名的電影《慕尼黑》,故事以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上十一名以色列運動員被巴勒斯坦武裝人員屠殺的真實慘案為藍本,重點講述了以色列情報部門摩薩德特工的復仇行動。摩薩德的那次復仇行動是現代間諜史上最有名的事件之一,其跨時之長、地域之廣,計劃之複雜而周密,其間歷經種種政治事件如戰爭、外交糾紛而仍決心不輟,都是前無古人的。雖然電影《慕尼黑》有些評論還是認為電影過於血腥,但即便如此,可以肯定的說,真實的事件比電影更殘忍、冷酷。 【奧運史上最血腥黑暗的一頁】 1972年9月5日凌晨4點22分,八個平均年齡不到20歲的巴勒斯坦武裝分子悄悄來到了慕尼黑奧林匹克村。這八個人是一個名叫「黑九月」的恐怖組織成員。他們帶著衝鋒槍、手榴彈,越過柵欄,直奔奧運村中以色列選手居住的31號建築物。4點25分,恐怖分子將萬能鑰匙插進康諾里大街31號1號房間的門鎖裡。他們的行動被屋內一名以色列運動員察覺。隨後,恐怖分子與以色列運動員們展開搏鬥。25分鐘後,兩名以色列運動員被打死,其餘九人被劫為人質。 發生了這樣的事件,整個聯邦德國乃至全世界都感到震驚。恐怖分子要求釋放被以色列政府關押的234名巴勒斯坦人,然後派一架飛機把他們和人質送到埃及開羅,如果到那時以色列仍不交出被關押的巴勒斯坦人,他們就在開羅處死運動員。聯邦德國的邊防警察部隊準備在恐怖分子到達機場後,在飛機起飛前發起進攻性襲擊。 9月6日上午10點20分左右,兩架直升飛機從奧運村附近一塊草坪上騰空而起,朝著慕尼黑菲斯騰費爾德布魯克機場飛來,機上載著九名以色列人質和八名恐怖分子。四個恐怖分子走出直升飛機,去檢查客機。機場的燈光造成許多陰影,使人難以辨別誰是人質,誰是恐怖分子,狙擊手們頓時感到困難起來。然而,不到五分鐘,五個狙擊手便從昏暗中從遠處開火了,慌慌張張的,一上來就沒打中目標,從而失去了奇襲的威力。 雙方對射了足有一個多小時,恐怖分子狂傲地拒絕了聯邦德國警方的幾次勸降。聯邦德國臨時決定在6輛裝甲車的掩護下,突擊隊員直接向上衝。然而,就在裝甲車開動的同時,一名恐怖分子向一架載有5名以色列人質的直升飛機裡扔了一顆手榴彈,直升飛機頓時化為一團烈火。緊接著,另外兩名恐怖分子槍殺了第二架直升飛機內的4名人質。戰鬥結束了,一共有九名以色列人質、兩名聯邦德國警官和5名恐怖分子死在機場上,另有三名恐怖分子被捕。 9月6日慘案發生後,聯邦德國全國降半旗,奧運會暫停一天,八萬人湧進奧林匹克運動場悼念在慘案中遇難的十一名以色列運動員,此刻全世界熱愛和平的人們都在為奧運會史上最恥辱哀傷的一幕而傷心流淚。 【摩薩德持續九年追殺「黑九月」】 奧運會發生慘案舉世震驚,而以色列摩薩德立即發起了「上帝之怒行動」,對慘案的11位幕後策劃者決心以血還血。 哈姆沙里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駐巴黎的代表,有證據證明他策劃了「黑九月」事件。1972年12月6日,摩薩德特工先破壞電話線,後藉修電話之名進入哈姆沙里家,並將一枚遙控炸彈偷偷安裝到電話機內,一旦拿起話筒就解除了炸彈保險。兩天後,特工假扮記者與哈姆沙里通電話,在通話中確認其身份後,躲在附近車裡的特工立即遙控引爆炸彈。哈姆沙里身受重傷,一個月後在醫院不治身亡。 1974年1月24日,以色列特工潛入另一位恐怖分子的組織者——侯賽因·阿巴德·希爾在塞浦路斯奧林匹克飯店的房間,在床下安裝了由彈簧觸發解除保險的遙控壓力炸彈。晚上10點,希爾回到房間上床休息,其體重使彈簧壓縮解除了炸彈保險。在遠處監視的以色列特工看到臥室的燈熄滅,斷定希爾上床就寢了,便遙控引爆炸彈。一聲巨響後,希爾和他的床都化為灰燼,飯店中的其他人則安然無恙。 布阿迪是以色列要清除的另外一個「黑九月」頭目,在哈姆沙里被暗殺後,布阿迪提高了警惕,對電話特別當心。但摩薩德的暗殺手段何止電話一種。特工用一輛貨車擋住過路人的視線,只用了不到30秒就打開了布阿迪的雷諾車門,並在座位下安放了炸彈。布阿迪上車前特意謹慎地檢查了引擎、排氣管之類的關鍵部位,但萬萬沒想到車子剛一啟動便被炸身亡。 在九個月的時間裡,摩薩德行動小組就殺了九個人,而這項追殺行動一直到1981年才宣告結束,前前後後持續了九年。

  • 史上最強女副總理 她出身英雄世家曾在神秘組織工作

    世界政壇的女強人很多,但如以色列前副總理利夫尼這樣「強」的,恐怕絕無僅有。有著一頭金髮的利夫尼,知道怎麼樣在裙子或者晚禮服上開一個秘密的口子,以便迅速能拔出藏起來的手槍。這位玩槍比玩手機還熟練的女漢子,是真正惹不起的「帶刺玫瑰」。 她出身「英雄世家」,父母都被寫入了以色列建國史;她智商高達140,天資聰穎,善於交際,一路從女間諜、女律師當上女外長、女副總理。平日裡,她不施粉黛卻氣質優雅,在以色列有很高的民望;在外交談判場合,她會接過巴勒斯坦領導人阿巴斯遞來的香煙,豪放地和男人們一起吞雲吐霧;而在政壇之外,她過著十分低調的生活,把丈夫和兒子很好地「隱藏」在政壇漩渦之外。57歲的她,活出了旁人幾輩子都活不出的精彩。 【小時候,槍是她的玩具】 利夫尼的出身很不一般,她的父母都是猶太復國主義秘密軍事組織「伊爾貢」的成員,該組織在以色列建國時期進行了大量特工行動。從小,她就在家裡的農場裡拿槍當玩具,見慣腥風血雨的父母絲毫不以為怪。 利夫尼的父親埃坦青年時代就加入了後來任總理的貝京創建的「伊爾貢」,投身反英活動,並成為總部的一名行動指揮。他曾因劫獄、破壞鐵路、襲擊英國基地而被捕,判了25年刑。越獄後,他到歐洲繼續搞秘密活動。她的母親薩拉也不是一般人。在以色列,至今還流傳著一首歌,描寫了第一次中東戰爭期間的一位女英雄,這個女英雄就是薩拉。她是「伊爾貢」著名的女戰士,曾化裝孕婦劫火車、炸專列。 埃坦和薩拉在1948年以色列建國次日結婚,成為這個新生國家第一對新婚夫婦,隨後就投入了阿以戰爭。他們兩人在以色列、在猶太人心中都有很高的威望。利夫尼也從小生長在政治氣氛濃厚的環境中,幾乎每個週末,父母都會帶她去拜訪貝京。 但在成年後,利夫尼的成長並沒有借助父母的蔭庇,與之相反,她自願走上了一條充滿危險的道路。 【曾待過最神祕特工組織】 在世界最神秘的特工組織待了4年,她都做過什麼,至今沒有人知道。22歲時,還在讀書的利夫尼被閨蜜加爾帶進了以色列情報組織「摩薩德」,這是世界上最強大、也最具神秘色彩的特工組織之一,以行動詭秘、反應迅速著稱。至今,關於「摩薩德」的江湖傳說依然驚心動魄: 一名曾屠殺猶太人的納粹軍官在二戰後潛逃到阿根廷,一名「摩薩德」特工單槍匹馬抓獲了這位戰犯,並將其帶回以色列受審;他們曾成功盜取過約旦前國王的尿樣,從而成功摸清了他的身體健康狀況;他們買通一名巴勒斯坦激進組織頭領的身邊人,持續6個月讓他吃下有毒的巧克力,導致其死亡。由於是慢性下毒,此人死後竟然都沒有查出死因。 在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眼皮底下,他們將50卷價值連城的猶太教珍本古籍偷運出境;柯林頓和萊溫斯基偷情,在全世界都蒙在鼓裡時,「摩薩德」就搞到了兩人長達30個小時的電話錄音,並試圖用來要脅柯林頓。 1972年慕尼克奧運會,11名以色列運動員被殺害。事後,針對幕後元兇,「摩薩德」開展了大規模的地下追捕、暗殺活動。上了黑名單的恐怖分子一個個相繼橫死,有的死於汽車爆炸,有些只是接了個電話,就被炸彈炸死,還有些乾脆莫名其妙地人間消失。 在「摩薩德」,利夫尼學會了坐在黑壓壓房間裡,面對螢幕上一閃而過的目標射擊,彈無虛發。據一名前「摩薩德」女特工透露,外人最好奇的「美人計」,也是訓練內容之一。女特工會為了以色列利益,毫不猶豫地和陌生男子上床。不過這還不是最高的技巧,最厲害的美人計,是要讓目標相信,只要他做了她吩咐的事,她就會如此報答他。 從1980年到1984年,利夫尼在巴黎度過了驚心動魄的4年。當時的巴黎是間諜之都、暗戰之城。第三次中東戰爭後,「摩薩德」和阿拉伯世界的對手們在巴黎展開暗戰,竊密、刺殺、綁架,都是家常便飯。起初,她和其他新手一樣,是端茶送水的內勤,但很快她成了在第一線行動的幹將。 除了「摩薩德」的上下線,沒有任何人知道她在當特工。父親到巴黎看望她時,還曾十分憂愁:身為高材生的女兒,怎麼能在巴黎度過著荒廢時光?父親不知道的是,利夫尼在巴黎的每一刻,身上都帶著子彈上了膛的手槍,隨時警惕是否被人跟蹤。 利夫尼在「摩薩德」時期究竟做了什麼,她本人一直守口如瓶,只有通過旁人的描述才能略窺一二。最大的猛料是法國情報局前特工鄭尼西爆出來的,他說,利夫尼在巴黎執行任務的那4年,正是「摩薩德」和巴勒斯坦人你死我活激烈交鋒的4年。那時她參加過多次暗殺行動,比如暗殺巴勒斯坦恐怖組織「阿布·尼達爾」頭目卡洛斯·傑卡爾。此人涉嫌於1982年8月在法國一家餐館槍殺了6名猶太人。一個夜晚,卡洛斯剛踏入公寓電梯,便遭「一神秘女性」襲擊,法國警察局和情報機構都懷疑這是利夫尼的「傑作」。 可以確定的是,「摩薩德」成員的特殊經歷使利夫尼具有雷厲風行、堅決果敢的風格。有評論說:「作為女外交部長,利夫尼舉手投足之間時時都顯露出摩薩德情報人員生涯造就的幹練。」 【女間諜變身女副總理,她是頭一個】 正當在「摩薩德」的工作非常順利時,利夫尼卻突然辭職了,理由也很任性:要結婚,不想再過這樣危險的生活。她說,想談戀愛,雙方必須坦承相待,可是當特工就不可能向戀人吐露全部秘密,於是她選擇離開。 很快,利夫尼結婚生子,她嫁給了廣告公司主管斯皮策,生了2個兒子,小家庭過得低調和睦。後來她又到以色列巴伊蘭大學讀了法律系,畢業後成了一名律師,在商業領域做了10年。 1995年11月4日,力主推動巴以和平進程的以色列總理拉賓遇刺。利夫尼十分震驚,潛藏多年的政治熱血重新被激起,她希望自己也能為和平而戰。這也意味著,她最終選擇了與父母不同的政治道路。 不同於父輩,利夫尼主張認清現實。她認為,確保以色列作為獨立國家的唯一方法,就是放棄以色列在1967年中東戰爭中佔領的巴勒斯坦部分土地,也就是前總理沙龍主張的「以土地換和平」。「我違背了父親願望。我不想讓母親看到我在電視裡發表演說,我們有著不同政治觀點。」她說。那時,她的父親埃坦已經去世,母親薩拉對利夫尼的主張感到「受傷」,但依然大度地接受了女兒的政治選擇。 1999年,利夫尼當選議員,2年後出任地區合作部長。此後政治生涯一路綠燈,深得總理沙龍的信賴。但天有不測風雲,2005年籌備大選前,沙龍突發中風。利夫尼和當時的副總理奧爾默特一下被推到風口浪尖。這時,利夫尼顯示出非同一般的政治智慧:她主動「向後退」,支持奧爾默特接替沙龍所有的職務。「我們之間有一人必須要做出犧牲。我們必須明白,沙龍中風後,黨內要更加團結,不能內訌。」她說。 2006年大選後,利夫尼當上了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在中東錯綜複雜的外交局面下,她的政治主張溫和理性,主張和解而非衝突,為她贏得了來自歐洲、美國甚至阿拉伯國家的尊重。2007年,她被美國《時代》雜誌列為年度百位影響世界的人物之一。近十年來,利夫尼一直是以色列政壇舉足輕重的人物。如今身為反對黨領袖,她也仍是總理寶座的強有力競爭者。 生活中人們往往會想像,當過女間諜、年輕漂亮過的利夫尼會很講究打扮。但實際上,她卻並不喜歡奢華的衣飾和妝容,喜歡牛仔褲而不是西裝,更喜歡運動鞋而不是高跟鞋,喜歡普通市場而不是購物中心,物質生活相當質樸。對於那些熱衷結交政壇人士的富有的精英,她始終保持距離,也不熱衷於社交和名媛派對,在民眾心中有「清廉女士」的稱號。 「我不喜歡拘泥禮節的生活。(做政府高官)只是我做過的事情的一部分。我年輕的時候,還曾在西奈地區做過女招待呢。」走過如此傳奇人生,在她眼中,仿佛就是這麼簡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