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摩頓森的搜尋結果,共05

  • 國際書市極短訊

     ●喧騰一時的《三杯茶》情節偽造案,蒙大拿州檢察長日前宣布,葛瑞格.摩頓森所創立的中亞協會可以繼續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興建學校,但摩頓森必須在3年內支付100萬美金,以補償他挪用中亞協會的慈善基金來買自己的書。據悉摩頓森已經歸還半數金額,而且也退出董事會,但依然是協會的職員。 \n ●連連看/《1Q84》英文版封面設計者Chip Kidd在TED大會上分享他多年來的設計心得(■goo.gl/fnMXY), 娘得很剛好。如果憤怒鳥、臉書和推特在80、90年代就出現了,那會是什麼樣子呢?這幾支搞笑穿越短片(■goo.gl/A3THt)可以讓你重回街機時代。德國出版社端出了這盤可以吃的食譜(■goo.gl/1gR0s),味道應該滿像義大利千層麵。「來自我們的一首詩」(■goo.gl/Nxxoi)這個朗詩計畫有些素顏,只要對著鏡頭唸一段最愛的詩,上傳,就行了。 改造《聖經》究竟是開明還是褻瀆?Linda Ekstrom的聖經藝術(■goo.gl/rbtz9)顯然不只是藝術而已。 \n ●本版出現▉者皆為網址,歡迎上網點閱延伸資訊。

  • 世界 書 房-一旦出錯的回憶錄

    世界 書 房-一旦出錯的回憶錄

     很少有美德像誠實這麼惹人厭,以致於我們每天都要撒上好幾次的謊。專家提出來的數據更是把人逮個正著:在10分鐘的對話裡,60%的人至少會扯一次謊,平均每個人會製造2.92個不正確資訊(Robert Feldman)! \n 在社會化的過程中,說謊早就成為不擇地皆可出的反射動作、社交的潤滑劑。大部分的小謊也沒什麼惡意,既能保護隱私,又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摩擦,做點面子給別人和自己,何樂而不謊呢? \n 何況這裡頭還有介於謊言和真相之間的不正確資訊,或者說主觀認定。就在這條中間地帶裡,最近爆出了一場震驚出版界的羅生門。 \n 瑕可掩瑜的慈善事業 \n 《三杯茶》(馬可孛羅)為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女童興學的理念,感動了成千上萬的讀者,作者之一的葛瑞格‧摩頓森也善用這份聲名,成立了「中亞協會」,將理想付諸實踐。 \n 不過兩個星期之前,美國CBS電台新聞節目《60分鐘》提出3點質疑:摩頓森其實是在攀登世界第二高峰功敗落難一年之後,才聽說《三杯茶》中那個救他倖免於難並啟發他興學之念的小村落;作者自述1996年在巴基斯坦西北遭塔利班綁架,不過塔利班當時並未在該地活動;中亞協會2009年所募得的捐款裡,只有41%被用來興建學校,部份經費甚至被挪來推銷摩頓森的兩本著作。 \n 消息一出,摩頓森並沒有即時出面滅火,只是對支持者發表聲明,強調書中資訊無誤,不過又貼心地為不同看法提出解釋,反而削弱了自己的立場。中亞協會宣稱摩頓森罹患缺氧症,最近心壁又診斷出破洞,待健康好轉後會出面澄清。而出版社出面緩頰時表示「會和作者仔細重審內容」,等於投下不信任票。蒙大拿州的檢署則決定對中亞協會展開調查……。 \n 傳記的曖昧度 \n 「三杯茶事件」越演越烈,癥結就出在慈善事業這塊招牌,簡直隔海呼應了國內關於紅十字會「分段捐款」的質疑,公益團體真要引以為戒了。 \n 撇開慈善不談,這裡也還有些行規值得注意一下。原則上,自傳或傳記之所以稱「傳」,就是要對歷史負責,容不得半點造假(雖然歷史本身很可能就是最大的謊言)。不過如果冠上「回憶錄」的話,轉圜空間就大多了,而且經過主觀感情的折射,多少也帶點私小說的煽情成份。 \n 至於作者為了戲劇性而刻意添油加醋,幾乎所有自傳都難逃這樣的誘惑,差別只在於事態大小或揭發與否而已。像《與狼共存》(木馬)的作者米夏‧狄芳絲卡2008年就跳出來自首:書中躲避納粹而與一群野狼共同生活的情節完全是捏造的,因為她分不清楚「幻想與現實」。弗雷(James Frey)自曝嗑藥歷程的暢銷傳記《百萬小碎片》(A Million Little Pieces),也被踢爆偽造或「美化」犯罪記錄,逼得出版社不得不出面道歉。更離奇的還有樂若依(J. T. LeRoy)這位藥蟲、男妓、變裝皇后作家,只是他並不存在,而是由蘿拉‧艾伯特一手創造出來的,艾伯特甚至還請她的朋友冒充樂若依接受訪問……。 \n 真相也許只有一個,但每個人的感覺和形諸語言的敘述,卻可以很紛紜、很曖昧。作家造假的天性,從我們身上就看得一清二楚:小到層出不窮的「小三風波」,大到政府和政府之間的「各自表述」,都不過是「不知道如何面對自己」的顯影而已。

  • 美慈善家《三杯茶》建校善舉 被爆造假

     暢銷全球三百萬冊的《三杯茶》是美國慈善家摩頓森(Greg Mortenson)自述在中亞山區興學行善的歷程,感動了世界讀者。但美國新聞調查節目「60分鐘」在十七日播出的內容中,指控《三杯茶》造假,包括他宣稱在巴基斯坦、阿富汗興建的上百所學校,「其中許多學校不是根本不存在,就是其他人蓋的。」 \n 今年五十四歲的摩頓森曾是登山家,一九九三年攀登世界第二高峰K2時發生意外,幸而受到巴基斯坦柯爾非村落村民援救,他因此發願回到當地蓋學校,幫窮困小孩完成上學願望,並創辦慈善機構「中亞協會」。 \n 二○○六年他與作家大衛.奧利佛.瑞林合著出版《三杯茶》,以第三人稱小說筆法描繪他十多年來辛苦募款、與當地村民互動的過程,勵志感人。躍升暢銷作家後的摩爾頓,忙著在世界各地演講募款,「中亞協會」網頁上宣稱至今他們陸續在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山區已蓋了一七○所學校,尤其是讓女孩子上學的學校,造福六萬八千多名孩子。 \n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製作的「60分鐘」節目深入調查,採訪多位巴基斯坦相關人士,像是當年曾與參與登山行程的當地挑夫,便指證摩頓森並未在山中失聯,而且是在隔年、一九九四年才造訪柯爾非。而摩爾頓在書中自述曾在山區被「藏民」綁架,也遭當事人否認。 \n 節目播出後隔天,摩頓森旋即為自己辯護。他坦承書中年份與事實有出入,但那是因為寫作「濃縮」了事件經過,並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都是迷人的國家,但也很複雜,有些人正在阻礙我們蓋學校讓女孩就讀。」 \n 二○○八年台灣陸續引進《三杯茶》與續集《三杯茶2:石頭變學校》也創下銷售佳績。出版這本書的馬可孛羅出版社資深編輯巫維珍表示,當初選書是看上它故事動人,喚起大家對中亞地區的關心,得知造假新聞後,他們已去信向摩頓森求證事實。 \n 其實,回憶錄被爆造假的例子並不少,包括台灣曾引進的暢銷書《與狼共存》,作者米夏‧狄芳絲卡自述她在二戰期間為了尋找被納粹迫害的雙親,在森林中與一群守護她的野生狼群之間的真情故事。但出版十一年後被踢爆「純屬虛構」,作者坦言她是以化名編造身世,她根本不是猶太人。 \n 而出身獅子山的伊實美‧畢亞則以《長路漫漫:非洲童兵回憶錄》,描繪他地獄般童兵生活,出版後也遭質疑與事實不符,但當時畢亞嚴正否認捏造故事。

  • 新 書 布 告-石頭變學校

    葛瑞格‧摩頓森著,劉復苓、張毓如譯,馬可孛羅文化,320元;傳記 《三杯茶》書中,作者陰錯陽差進入鮮為人知的村落,與年邁的村長喝了三杯茶、建立了亦師亦友的深厚關係後,展開為邊遠地區蓋學校的艱苦旅程。本書是摩頓森和中亞協會在其後幾年的工作紀錄。這次的任務更為艱難,地點遠在「世界的屋頂」,但摩頓森完成承諾的過程,與前作一樣感人。

  • 烽火下的夢想-一趟旅程展開的教育工程

    科爾飛村民說: 敬上第一杯茶,你是一個陌生人; 再奉第二杯茶,你是我們的朋友; 第三杯茶,你是我的家人,      我將用生命來保護你。 \n睡前躺在爐火旁,摩頓森告訴哈吉,他想參觀科爾飛的學校,卻看見陰霾掠過老人刀刻般的臉龐。拗不過摩頓森的堅持,村長終於同意隔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帶他去看學校。 \n吃完熟悉的早餐恰巴帝與茶後,哈吉帶摩頓森走上一條陡峭的山路,來到布勞度河上方約800英呎的一個開闊岩石平台上。那裡的景色美極了,布勞度河上游的巨大冰山聳立在科爾飛的灰色岩壁上方,凌空插入藍天。但讓摩頓森驚嘆的不是風景,而是78個孩子:74名男孩和4名勇敢的女孩,正跪在戶外霜凍的土地上。 \n巴國邊境小村 缺乏教育資源 \n哈吉迴避著摩頓森的目光,解釋村裡之所以沒有學校,是因為巴基斯坦政府無法提供老師,而僱用一位老師得付上每天1塊美金的代價,村裡沒有能力負擔這些錢,所以他們是和隔壁的曼瓊村合請一位老師,一個星期到科爾飛教3天書,其他時間,孩子們就自己練習老師出的功課。 \n摩頓森看著孩子們,心緊緊揪著。他們立正站好、全神貫注地唱著巴基斯坦的國歌,準備開始今天的「上課日」。「祝福這神聖之地,豐饒之國,堅忍的象徵,巴基斯坦國土……」他們用甜美童音嫩拙的唱著,嘴裡吐出的氣息在空氣中漫成白霧。 \n摩頓森在科爾飛靜養時,常聽到村民們抱怨旁遮普族主政的巴基斯坦政府。對村民們來說,那是個外來的平地政權。摩頓森最常聽到的抱怨內容是關於首都伊斯蘭馬巴德要撥給巴提斯坦的些微經費,在到達偏遠山村之前就已經被腐敗和疏誤耗盡了。讓村民們更覺諷刺的是,伊斯蘭馬巴德花了好大力氣才把這個曾是印度喀什米爾領土的地區搶了過來,卻對此處居民的需求如此漠視。 \n而且更明顯的是,就算最後有些能抵達這片山區的錢,也都是進了軍隊的口袋,用來資助巴基斯坦軍方沿著錫亞琴冰川和印度軍隊的對峙。 \n「但是一天才1元的費用請老師,」摩頓森憤怒著,「一個政府,即使是像巴基斯坦這樣的窮困國家,怎麼可以不支應?這個彎月星旗的政府,為什麼不能提供一點點的資源幫助孩子走向『進步與完美』?」 \n孩童習字景況 令人心潮澎湃 \n當國歌結束最後一個音符,孩子們坐成一個圓圈,開始抄乘法表。大部分孩子都帶了棍子來上課,所以他們可以抄寫在土上。比較幸運的孩子,像嘉涵,則是帶著一塊石板,用沾了泥水的棍子在石板上寫字。「你可以想像在美國,一個小學四年級的班級,沒有老師、自己坐在那裡安靜寫功課嗎?我覺得自己的心都碎了。他們熱切渴望能夠學習,不管這一切對他們有多困難。這讓我想起克莉絲塔,我知道我得為他們做些什麼。」 \n但是能做什麼呢?他的錢所剩無幾,就算是待在最便宜的旅館,也只剛好夠他坐吉普車回到伊斯蘭馬巴德,然後搭機回家。 \n在加州,他能期待的只有零星的護理工作,他的家產更是少到可以全部塞進車子的後車箱裡,至於他那輛狂飲汽油的酒紅色別克汽車,可說是他在加州的「房產」。儘管如此,摩頓森相信,總會有些辦法的。 \n蓋一所學校的承諾 \n站在哈吉身旁,站在俯瞰河谷的岩石平台上,他可以清楚看見那些山峰,那些讓他飛了半個地球來考驗自己能力的高山。他發現,爬上K2峰,把克莉絲塔的項鍊放在峰頂,對他來說已不再重要,他能用一種更有意義的方式來紀念妹妹。摩頓森把手放在哈吉肩上─自從他們共飲第一杯茶後,老人就常對他做的動作,說道:「我要幫你蓋一所學校。」他完全無從理解當時所說的這幾句話,已將自己日後的人生完全轉向,他所踏上的路途,也遠比從K2峰下山時走錯的任何一條路更蜿蜒艱辛。 \n「我會蓋所學校,」摩頓森說,「我向你承諾。」             (摘自本書第3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