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撒哈拉的搜尋結果,共43

  • 遲來40年 三毛《撒哈拉歲月》終有英譯版

    遲來40年 三毛《撒哈拉歲月》終有英譯版

     許多華文經典作品對華人而言耳熟能詳,卻遲至近年,才終於因為版權交易市場的發展而推入國際市場,像是金庸的武俠小說,到2018年英國出版《射雕英雄傳》,才終於打入英國市場。作家三毛經典的《撒哈拉歲月》(原書名《撒哈拉的故事》),也是遲了40年才被歐美讀者看見,2016年起售出西班牙、英國等9國版權,出版西班牙文版後,今年11月終於出版英國譯本,明年一月也將在美國出版。 \n 《撒哈拉歲月》英譯本的推出,更讓美國《紐約時報》為三毛特地在「被忽視的逝者」專欄寫了一篇遲來的訃聞,以〈「流浪作家」三毛:撒哈拉、愛情和死亡〉(原文:Overlooked No More: Sanmao,”Wandering Writer”Who Found Her Voice in the Desert)為題,悼念1991年過世的三毛。 \n 在三毛英譯本推出的背後,負責代理三毛作品全球版權的,就是光磊國際版權公司。譚光磊表示,2015年時皇冠出版社將三毛作品版權交由他負責,他又在當年的德國法蘭克福書展正好和對三毛作品有興趣的西班牙出版社接上線,「西班牙出版社的編輯曾來台學中文,表示當時讀過三毛的作品,非常喜歡,進入出版社工作後,就想把三毛的書引介到西班牙。」 \n 譚光磊表示,後來才知道,因為三毛作品文字淺顯易懂,不少來台學中文的外國人都曾讀過。英譯本則是一位住在美國的華裔譯者翻譯,也是因為來台學中文時讀過三毛,非常喜歡,因此主動提供試譯,「有了英文試譯,加上已經售出西班牙版權,英文版、荷蘭、挪威、義大利等出版社都有興趣出版,目前已經售出9種語言的版權。」 \n 這些作品的翻譯費用,是向文化部申請翻譯補助。類似韓國的「韓國文學翻譯院」、荷蘭補助翻譯的「荷蘭文學基金會」、挪威的「挪威文學外譯計畫」(NORLA),台灣目前負責書籍外譯的推動單位是文化部和台灣文學館,由台文館針對經典和學術通路,文化部則負責商業出版的翻譯補助。 \n 現代華文作品外譯的起源,可追溯到1970年代,作家齊邦媛陸續推動《中國現代文學選集》、參與《台灣現代華語文學》等英譯計畫,《中華民國筆會季刊》也曾陸續翻譯短篇小說、散文及新詩。 \n 1990年代起,當時的行政院文建會推動「中書外譯」計畫,2010年移交台灣文學館。據文化部統計,自70年代以來翻譯出版相關補助計畫至今已補助429件。

  • 謝哲青出新書《穿越撒哈拉》 沙漠落淚憶分手情人

    謝哲青出新書《穿越撒哈拉》 沙漠落淚憶分手情人

    謝哲青近日發行第9本新書《穿越撒哈拉》,他回憶起這趟撒哈拉之旅,雖然嚴峻,卻改變他面對人生的態度,更大開眼界親眼目睹蝗蟲過境的壯觀場面。他旅行超過上百個國家,這次特別選擇對自己意義非凡的主題,他表示:「沙漠的嚴酷改變了我,在荒蕪的沙漠上,當時沒有先進的手機與網路,只有回憶陪伴,這樣的旅行讓我有時間可以回憶往昔,我開始重新思考人生,找尋『我是誰』的這個答案。」 \n謝哲青希望透過這些旅行帶給他的啟發故事,鼓勵讀者努力堅持,不要放棄,一定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目標與方向。他在書中〈遮蔽的天空〉章節坦言,旅程中又再次夢到分手的情人,「你是自私的人,總想著自己。」夢是如此真實,真實到醒來時,眼角仍有淚水餘溫,直到那一刻,他才意識到,原來自己都用寡言與沉默來應對生活與愛情。 \n \n \n謝哲青在日常中,從不坦誠面對自己,不敢或不願說出真心的人,即使抵達遠方,有機會獨處,面對陌生的自己,也是話不投機。原來那時候的他,正是覺得失去信念、目標以及「愛無能」的人生階段,他表示,我那時不知道怎麼去愛,怎麼被愛,在經過這趟沙漠旅行,讓我省思到很多事情做錯了,很不成熟。此外,他還回憶「蝗蟲過境」的畫面,「場面真的很壯觀!我們聽到啪噠聲音以為是下雨,結果乘風而來的居然是一大群蝗蟲大軍,看起來像是血色雲霧。」 \n

  • 世界最神秘橋 如何建造至今仍是謎

    世界最神秘橋 如何建造至今仍是謎

    橋梁的發明讓交通、經濟、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世界上有許多橋梁非常奇特,這座「撒哈拉之橋」很神祕,400年前就建造,但到底如何建造的,至今仍沒有人能破解這謎團。 \n「撒哈拉之橋」又稱嘆息橋,位於葉門的阿姆蘭省撒哈拉村的入口,豎立在兩座山懸崖峭壁之間,對現在技術來說,造這種橋不是什麼難題,然而這座橋400多年前就存在,建造位置也很驚險,它古怪神祕之處也吸引許多學者前往研究,但是目前沒有任何人發現橋的奧秘。 \n撒哈拉橋下是高深峽谷,海拔約2600公尺,整個橋大約20公尺長,寬僅3公尺,橋體用石灰石建造而成,如果來到這裡就會發現奇特之處,這座橋似乎是直接懸空橫峽谷之上,橋下沒有無橋墩,以當時的技術可以造出這座橋,令所有專家讚嘆。 \n這座橋巧妙的將兩座山連在一起,從遠處看過去景色更美,撒哈拉之橋當初不僅讓居民交流更加頻繁,現在也成為觀光景點之一,獨特的氛圍讓多遊客流連忘返。

  • 川普出餿主意 建議西班牙在撒哈拉沙漠築牆堵移民

    隔著地中海與非洲相望的西班牙,是亞非難民追逐歐洲夢的中繼點之一,該國外長伯雷爾昨天說,美國總統川普曾經建議西國當局,在撒哈拉沙漠打造一面高牆,阻止難民湧入。 \n \n川普對自己的美墨邊界築高牆、以及非法移民零容忍政策非常自豪。伯雷爾說,6月他陪同西班牙國王訪問白宮時,川普提出了這項建議。伯雷爾表示,該國外交官們對此抱持懷疑態度,因為撒哈拉沙漠橫亙3千英哩,但川普卻回道,「撒哈拉沙漠這個邊界不可能比我們和墨西哥的邊界更長。」 \n \n事實上川普的地理知識鬧笑話了,因為美墨邊境長約2千英哩,比撒哈拉沙漠短了許多。此外,要在撒哈拉蓋牆的另一個障礙是,西班牙在北非僅擁有休達(Ceuta)和梅利亞(Melilla)兩塊領地,高牆勢必會蓋在其他國家的領土上。 \n \n今年以來,已有超過3萬3600名移民搭船抵達西班牙,另外有1千7百多人在命喪海上。

  • 太陽能風能可以改變氣候 有助撒哈拉沙漠綠化

    太陽能風能可以改變氣候 有助撒哈拉沙漠綠化

    這些年,多數國家致力投資風力渦輪機和太陽能發電場,目的是防止環境變化,然而根據新的研究,風機、太陽能在一定的巨大規模後,它們可能會導致附近的環境變化,所幸這個變化似乎是正向的,根據發表在《科學》上的一項研究,在撒哈拉沙漠建立風能和太陽能發電場,似乎增加了當地降雨量,使更多的植物生長。 \n \n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報導,世界各國政府和能源供應商對於風能和太陽能發電的投資愈來愈多,以降低化石燃料的用量,是氣候變異的環保考量。但是一組研究人員則是想知道,這些環保能源是否會對環境產生影響。畢竟能量是守衡的,用渦輪葉片填充天空,並用太陽能電池板覆蓋地面,會影響原有的風速,還有地面溫度。 \n \n為了測試這個想法,該團隊使用撒哈拉沙漠作為測試平台,因為它是大型可再生能源的主要安裝地點。在這項研究中,研究者透過現有規模,加上電腦模擬擴充,他們假設79太瓦(79兆瓦)的太陽能電池板和3太瓦(3兆瓦)的風力渦輪機,意思是:幾乎是把撒哈拉沙漠都給覆蓋滿了。 \n \n這項假設規模,比現在全世界風能、太陽能裝置容量要巨大的多,2017年全世界所有國家的太陽能總裝置量不足十分之一太瓦,因此這項研究不能反應現在的改變,但在遙遠的未來,也許有一天會達成。 \n \n他們發現,如果有足夠的太陽能板和風力渦輪機,那麼風力渦輪機攪動空氣,會使當地風速降低;而太陽能板則吸收更多陽光之餘,會造成地面溫度升高,兩項結果加總就是增加沙漠地區的降雨量。 \n \n根據模擬結果,有著大量風機與太陽能板的撒哈拉沙漠,降雨量會是現在的兩倍,從原本每年10英吋(25.4公分)的雨量,變成20英吋(50.8公分),雖然看起來平均增幅很小,但研究人員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也將帶來巨大的生態後果-沙漠會縮小,植披範圍可以擴大。 \n \n防範沙漠化也是氣候學家很關切的方向之一,或許多應用太陽能和風能,是這項環境工程的一味解方。 \n

  • 摩洛哥重回非洲聯盟成為會員國

    離開非洲聯盟33年的北非摩洛哥,於昨天所召開的非盟大會上,獲得54成員國中的42國同意,重回非盟成為成員國之一。 \n 南非媒體「時報即時消息」(Times LIVE)昨天報導指出,33年前摩洛哥(Morocco)因為抗議非洲聯盟(Africa Union,AU)接受西撒哈拉(Western Sahara)成為會員國,憤而離去。去年,現任國王穆罕默德六世(King Mohammed VI)申請入會,希望再度成為會員國。 \n 報導指出,依據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報告顯示,非盟預算中的70%倚賴外界捐款贊助,摩洛哥的重新加入應是非盟財政一大福音。 \n 西撒哈拉北與摩洛哥為鄰,南與茅利塔尼亞(Mauritania)接壤,土地面積約27萬平方公里,人口僅59萬左右,由於大部分為沙漠,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少的國家之一。 \n 西撒哈拉曾為西班牙殖民地,1975年西班牙將該國領土的行政控制權交給摩洛哥和茅利塔尼亞。這項決議引起西撒哈拉人民解放運動波利薩里歐陣線人士不滿,爆發戰爭。 \n 1979年茅利塔尼亞撤出西撒哈拉,1991年聯合國協調停火協定,摩洛哥占據西撒哈拉將近2/3分土地,並控制大西洋上多座重要城市與港口。 \n 摩洛哥土地面積約45萬平方公里,人口約3400萬,1975年聲稱西撒哈拉的非自治領土為該國南方的一個省,進而併吞該領土,所引發的戰火雖已於1991年停火,但迄今未能打破政治僵局。 \n 波利薩里歐陣線目前獲得多國支持,依然是非盟會員國之一。 \n 報導指出,此次摩洛哥申請重新成為非盟會員國,遭到南非與阿爾及利亞等非洲大國的抵制,理由是這些國家支持波利薩里歐陣線為爭取自由獨立所採取的措施。1060130 \n

  • 沙漠夢遊 撒哈拉最狂風景線

    沙漠夢遊 撒哈拉最狂風景線

    \n天地遼闊之寂靜,撒哈拉沙漠的詩意蒼涼穿透人心。北非國家突尼西亞,北瀕地中海,孕育出歐陸與非洲兩種迥然不同風情。有希臘風的藍瓦白牆建築,亦有茫茫大漠的撒哈拉沙漠。撒哈拉沙漠面貌多變,宛若深不可測的狂人,然而那正是它最迷人的魅力,一股蒼涼之意湧上心頭,有著無邊無境的愜意,與星際般的奇幻色彩。 \n \n■夢遊大沙海 沙漠雪景顛覆印象 \n絹麗幻變的撒哈拉沙漠,見證著北非的狂野風情。撒哈拉沙漠面積之遼闊,跨越突尼西亞、埃及、摩洛哥、利比亞、蘇丹等10國國土,沙漠境內除有多變黃的沙景緻,過去在寒冷冬季之際,還曾經下過雪,沙漠雪景顛覆荒漠風景線。 \n \n沙漠日出、日落亦是大沙海中最有魔力的畫面,金黃陽光灑在大地色黃沙,沙丘與前人的足跡映出浪人的狂野風情,綿延不絕;入住原始自然的帳篷旅館,愜意享受靜謐天地間的日出日落、星月伴眠,全然感受天地之遼闊與無邊。 \n \n■綠洲大飆客 探荒漠裡的世外桃源 \n沙漠、駱駝、仙人掌,是最具千里大漠風情的景緻,隨著駝峰起落,把煩惱拋出腦後,展開一連串的沙漠狂人行程。亦能搭乘吉普車前往蜿蜒撒哈拉山區,當一回綠洲大飆客,尋訪有著沙漠湧泉的「雪碧加山谷綠洲」,路途雖地處偏僻、漫無人煙,然下一煞那風景又是碧綠池水與茂盛椰棗樹林,彷如踏進荒漠裡的世外桃源。 \n \n■荒漠奇幻穴居 遊走「星際」 \n沙漠環境生活極簡,可能白天還坐在屁股下的駱駝椅墊,入夜後,隨手就是星空下的床鋪。北非原住民族「柏柏人」分布地域廣,特別的是他們居住的穴居建築。獨特土牆線條看似不起眼,卻有著高防禦力,足以抵抗外來入侵,是電影《星際大戰》經典取景畫面,亦是星際迷不可錯過的探訪景點。 \n

  • 《傳產》戴德梁行、Excellerate合創新品牌,進軍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

    全球領先的房地產服務商戴德梁行與Excellerate物業服務公司達成獨家聯營協議,為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提供全方位房地產服務。新的企業品牌為Cushman & Wakefield Excellerate,將憑藉撒哈拉以南11個國家32個辦事處組成的既定網絡構建一體化服務平台。這些辦事處包括非洲最大的商業地產市場南非全境的22個辦事處,以及位於加納、肯尼亞、尼日利亞和讚比亞等重要戰略位置的辦事處。 \n \n 戴德梁行歐洲、中東及非洲(EMEA)首席執行官約翰.福雷斯特(John Forrester)表示,對於我們而言,這是一次改變格局的舉措,通過一家服務商拓展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大陸的全面服務渠道。作為一家公司,我們的首要目標是積極應對客戶需求,此次合作將為整個地區客戶提供一流的、透明的和本土化的業務平台。我們將繼續加強在整個歐洲、中東及非洲地區的業務能力,確保我們擁有最佳人才和最佳平台,為客戶提供卓越服務。 \n Excellerate物業服務公司是一家控股公司,旗下包括物業及設施管理JHI等主要品牌。Excellerate物業服務公司擁有1.3萬名員工,年交易額超過4.5億美元,年收入達1.42億美元。該公司管理9000萬平方英尺的資產、3000萬平方英尺的設施,旗下運營品牌包括JHI和Excellerate設施管理等。 \n \n

  • 浪跡撒哈拉 陳玉慧追尋三毛

     「所有的旅途,最終都是為了明瞭自身。」陳玉慧用這句話為新書《撒哈拉之心》註解。小說中,她以台北都會女子古明心的自我追尋之旅,交錯三毛的愛情傳奇,以此作向三毛致敬。 \n 「為什麼是三毛,不是別人?」陳玉慧表示,三毛與張愛玲是她最關注的兩位作家,「但三毛的地平線比較寬闊,在我年少時,她的書告訴我這世界有多大,啟發我有生之年,要多看看這世界。」 \n 陳玉慧大學畢業後留學法國、後旅居德國多年,曾任媒體駐外記者,著有小說《徵婚啟事》、《海神家族》、《China》、散文《我的靈魂感到巨大的餓》、《我不喜歡溫柔》、《慕尼黑白》等十餘部作品,也曾編導多部戲劇多品。 \n 三毛於1970年代單身赴歐,後來嫁給西班牙人荷西,移居西屬撒哈拉,擁有前衛思想與漂泊的靈魂。陳玉慧尤其喜愛三毛的《哭泣的駱駝》,「她以當時的撒哈拉沙漠為背景,寫一個當地沙哈威女子陷入戰爭的絕望與掙扎,故事淒美而帶有大歷史之感,我曾動念改編電影劇本。」 \n 陳玉慧回憶曾在國家劇院的一個場合見過三毛,「風光如她,卻一個人拿著茶杯站在角落,神情非常黯淡,頗為憔悴。我心裡真是詫異,因此也沒上前和她說話。幾周後,她便自盡了。」 \n 然而三毛留給書迷的不只傳奇,還有她的視野與人道關懷,陳玉慧認為,她融入撒哈拉沙漠居民的生活,文中可見她對弱勢族群的關懷,「那樣生動及深入地書寫北非,超越了丹麥女作家凱倫白烈森的《遠離非洲》。」 \n 《撒哈拉之心》描述古明心在母親驟逝後,發現遺物中母親與作家三毛的往返信件,以及母親留下的小說手稿,促成她踏上旅途,代替媽媽前往三毛生涯傳奇之地。同時,書中也根據史料重構三毛與荷西相遇、戀愛到移居非洲的愛情歷程,淒美浪漫。 \n 為了感受三毛在撒哈拉沙漠的生活景況,陳玉慧也親自踏上旅程,她描述當車子從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加南下,經過沙漠、抵達阿雍城金河大道44號的三毛故居,見到書中提到的長廊、天井,「內心激動不已。」她期盼《撒哈拉之心》也能鼓舞受困於現狀的讀者勇於出走,透過旅行聆聽自己生命。

  • 撒哈拉之心

    撒哈拉之心

     她看著那隻駱駝頭骨,有點像齜牙咧嘴地瞪著她,「荷西,你怎麼會想到這麼美的結婚禮物?」 \n 昨夜抵達馬哈喀什。這裡的夜有著絲般的涼滑,氣候乾燥但舒適,和天空的距離更近了,星星也多了許多。男人長得都很像。庫圖比亞清真寺(Koutoubia)莊嚴美好,石雕牆和拱廊美得足以化解哀愁。我一個人在老城城牆內走動,經過許多粉橘色的老建築,建築多以拱門和騎樓連結,騎樓裡多是店舖,茶館裡坐的都是男人,煙霧瀰漫。 \n 館喝薄荷茶。 \n 茶館主人告訴我,只消再等一會,會有人來說書。我坐在茶館還在讀三毛,看到有人專心在街頭角落拍攝街景,是一個東方男人。我順著他的方向看過去,街上行人寥寥,更遠,還有另一座清真寺。我經過他,走回旅館,他的身影和專注,突然讓我有點羨慕。此刻,我羨慕那些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人。 \n 覆蓋在心上的悲愁,並未完全解開。生命如此無常,母親可以在一天之內拋下我。命運會不會以我想像不到的方向和速度向我顯示,而我的理想只會是幻想,不可能實現。未來是不是不會更好了,只會更壞? \n 在媽過世前,好一陣子了,我開始覺得,這個世界好大,我所知好少,而我卻把時間都花在一些為病人做的小手術上。我想離開工作,去看看外面,我想知道這世界有多大。但卻一直無法下決定,因為真要離開原來的生活,我也有一點恐懼。會不會就像之宇說的,我的想像力太好了,我把它用到反方向了?我恐懼什麼?會不會我的驕傲將遭到懲罰,我太自以為是,最後將成為孤獨及一事無成的人。我不是很確知我恐懼什麼,我只知道我的內心深處有所恐懼。 \n 之宇寫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他說,非常擔心我,要我立刻回他訊息,要我告訴他,我人在何處。他說,他要趕來沙漠陪我。還有,他愛我。 \n 但我沒立刻回信。 \n 駱駝的悲傷 \n 走過馬哈喀什老城廣場,市集上有一個中年男子正在和駱駝說話,駱駝完全依照他的意思,坐了下來,又站了起來。 \n 「嗨,妳好,我是動物呢喃者,我可以和動物溝通。」那個叫穆罕默德的男人對我說起法語,我猜得出來他的意思。他說他會為動物治病,很多動物的病都是因為悲傷而起。要治病,先要化解悲傷。 \n 「妳相信我嗎?」他突然問起,我無緣由地點了頭,「妳內心深處也是悲傷的,」他偏著頭注視了我一會,「Mademoiselle(姑娘),」他和藹地說,「妳知道嗎,妳此行是要來找一個答案。」 \n 他的說法使我完全停步了,我好奇地問他,「可不可以先告訴我,駱駝的悲傷是不是就是沙漠的悲傷?」 \n 「嗯,駱駝,」穆罕默德靠近我,好像不想讓駱駝聽到似的。「牠們其實是最悲傷的動物,敏感而多情,也很會記仇,比馬兒會記仇。一些馬兒可能日子過得太舒適,常常睡一覺便忘了自己的悲憤,駱駝不一樣。」他的聲音愈來愈小,說話像在催眠般。 \n 「駱駝會報仇的,有時還可以置人於死地。」穆罕默德從口袋掏出一顆核桃,餵食了他的駱駝,又回頭問我:妳從哪裡來,又要去哪裡呢? \n 「我知道我從哪裡來,但我還不知道,我要去哪裡。」我回答他。 \n 「妳在找一個人,而這個人是妳一生的答案。」他繼續說,他的句子像純銀的裝飾,純淨美好,我一點都沒有懷疑,站在駱駝旁,我追問他,「那個人是男性還是女性?」 \n 「是一個女人,」他說,「妳這一次的追尋,會改變妳的一生。」 \n 他的人生因為有她才有方向,而他喜歡這個方向 \n 荷西已從馬德里返家,三毛開心地為他煮了一頓塑膠和雨絲。荷西先上床睡了,她則一整夜都在讀書寫字,一直到天井的光照了進來,她才走進臥室,睡在荷西旁邊。 \n 荷西其實已經醒了,他等她睡著後,小心不出聲地走出臥室,他泡了一杯即溶咖啡,吃了兩片麥餅,便帶了一隻水壺走出家門。 \n 他先往右走,左彎右拐,然後往機場的方向。他沒進機場繼續往郊外走,郊外愈見荒蕪,人煙已經稀少,偶爾吹過一、兩件垃圾,風也把他的長髮吹亂了。他不知走了多久。 \n 或許心急,因此距離感不同,荷西走了很遠,停下來喝水,四處望去皆是黃土。他走上斜坡,赫然發現沙丘就在不遠處,他欣喜若狂,直奔過去。 \n 他在沙丘上走動、跋涉,風將沙粒吹進他的嘴巴和耳朵。他並不確定自己在找什麼?他只知道自己不要什麼。 \n 沙丘是如此乾淨,只有純粹的沙粒,他幾乎像陷入冥思,想起他去潛水的深海,一切如此安靜美好。 \n 他走過一個沙丘又一個,阿雍城市的輪廓漸漸消失,四周只有孤寂。他坐在沙上,感覺自己內在有所渴望,他在找一個不可能的東西,他想要表達他對她的愛。 \n 他在找一個答案,是的,他愛三毛,他要「擁有」她,即便這只是一種不成熟的大男人想法,他擁有這個想法。他知道他不成熟,但他愛她。跟她一樣,他渴望成家,擁有一部車,跟她一樣,他也熱愛沙漠,而她便是撒哈拉,他的撒哈拉。 \n 他蹣跚地站起身,才走幾步,他便看著一副駱駝的遺骸,從頭骨到腳骨,完完整整躺在那裡。他的心裡驚呼起來。 \n 他找到沙漠最美的東西了。捧著駱駝頭骨,太陽正午,陽光灼熱,而他的水早已喝光,汗水流入眼睛,但他雙手捧著頭骨,深怕毀壞。 \n 回家的路他迷失了方向,走了又走,終於在天黑才返回住家。 \n 我要叫妳撒哈拉之心 \n 荷西用腳輕輕踢門,三毛去開了門。「去了哪裡?為什麼不留紙條?」她略帶埋怨的語氣,隨即,很快便看到他手上的駱駝頭骨。她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n 荷西雙手捧著頭骨,他說,「我有事要和妳商量,我們坐下來談。」 \n 三毛跟著他,他們走過長廊,來到客廳,地上有一張摩洛哥的地毯,還有幾個手工皮坐凳。荷西將駱駝頭蓋骨小心地擺在地上,「妳願意嫁給我嗎?」他跪在地毯上問她,「這一生我都想陪伴妳。」 \n 她看著那隻駱駝頭骨,有點像齜牙咧嘴地瞪著她,「荷西,你怎麼會想到這麼美的結婚禮物?」她雙手環抱著荷西的頸子,並給他深情的一吻,她緊緊地抱著他。 \n 荷西在她的懷抱裡,動也不敢動,他只問,「妳答應了。」三毛點了頭。 \n 他們在地毯上躺下來,就在駱駝骨旁邊,兩人手拉著手。「從現在開始,我要叫妳撒哈拉之心,這是妳的名字,我們將走入撒哈拉之心,我們將一步一步地踏進。」荷西的聲音充滿激動和喜悅,三毛在回他話之前,眼睛已溼潤了一片。 \n (摘自作者新書《撒哈拉之心》,大塊出版)

  • 陳彥博奪撒哈拉第2 靠痛完賽

    陳彥博奪撒哈拉第2 靠痛完賽

     「夢想鬥士」陳彥博在聚集全球209名勇腳參賽的2016四大極地總冠軍賽第1站「撒哈拉250公里超馬」(7日賽)以第2名完賽。5月8日母親節那天,他帶著國旗風光站上頒獎台,然而豪壯的身影卻是由經歷無比磨難所投映出來的,包括4片腳趾甲脫落、扎針,幾乎天天遭日本大軍的設局伺候...。 \n 陳彥博談到這場7天大戰:「這場比賽可用『壯烈』來形容,」「大太陽、高低溫、強風,一望無際大小的沙丘,每一天都是瘋狂的賽道與環境。我在最原始的地表用雙腳不斷通過無法想像的各種地形,與各國好手的激烈競爭,以及第3天後日本大軍開始集團式的戰術策略,在前方輪流變速跑讓我的路線踩到軟沙消耗體力,壓力極大。」 \n 他回顧:「我們7天每一個檢查站補水不到10秒就出發,根本沒有休息。為了追趕日本選手Wataru Lino(最終奪冠),我冒險減少水分的負重與補充導致脫水,跑到第3站終點後從胃發麻抽筋慢慢延伸到上半身,尿液變成深黃色,」 \n 他問自己:「很痛苦嗎?是的,無庸置疑,很痛苦。『long day』(賽事最長的一站77公里,限時2天)連續高速攀爬沙丘,造成的低血糖症,4片腳趾甲脫落流血,幾乎快把我的意志擊垮。」 \n 究竟是什麼動力,讓陳彥博一直堅持下去?他說:「我想,是那追求無止盡極限的力量吧,看看究竟自己能夠拚到多少程度。置身一望無際的沙漠,一整天下來,心裡都會有一道小小的聲音告訴你,堅持下去,告訴你,去相信他;當遇到強勁的對手,沒有退縮,而是勇敢的挑戰,正面迎擊。」 \n 這場超馬大賽的最終日恰是母親節,那天,他一路推進,一邊不斷喊著「陳彥博」來激勵自己:「我們的名字代表勇氣、堅持、和執著的熱情,『陳彥博』是媽媽為我取的,而第2名的榮耀,是獻給媽媽的!」 \n 今年是陳彥博超馬生涯的巔峰挑戰,接下來他還將征戰「中國戈壁沙漠250公里超馬」、「南美阿他加馬寒漠250公里超馬」與「南極250公里超馬」。他目前待在納米比亞進行恢復訓練,5周後將挑戰四大極地總冠軍賽第2站中國戈壁超馬。

  • 陳彥博奪撒哈拉第2 竟是這麼痛...

    陳彥博奪撒哈拉第2 竟是這麼痛...

    「夢想鬥士」陳彥博在聚集全球209名勇腳參賽的2016四大極地總冠軍賽第1站「撒哈拉250公里超馬」(7日賽)以第2名完賽。3天前,他帶著國旗風光站上頒獎台,然而豪壯的身影卻是由經歷無比磨難所投映出來的,包括4片腳趾甲脫落、扎針,幾乎天天遭日本大軍的設局伺候...。 \n \n 陳彥博談到這場7天大戰:「這場比賽可用『壯烈』來形容,」「大太陽、高低溫、強風,一望無際大小的沙丘,每一天都是瘋狂的賽道與環境。我在最原始的地表用雙腳不斷通過無法想像的各種地形,與各國好手的激烈競爭,以及第3天後日本大軍開始集團式的戰術策略,在前方輪流變速跑讓我的路線踩到軟沙消耗體力,壓力極大。」 \n \n 日本《NHK》出動10人大隊和直升機到賽地拍攝強大的日本超馬團隊,陳彥博形容:「陣容大到無法想像!」正因他被各路高手鎖定為最大勁敵,他得更拚求脫困,所以戰得更苦。 \n \n 他回顧:「我們7天每一個檢查站補水不到10秒就出發,根本沒有休息。為了追趕日本選手Wataru Lino(最終奪冠),我冒險減少水分的負重與補充導致脫水,跑到第3站終點後從胃發麻抽筋慢慢延伸到上半身,尿液變成深黃色,」 \n \n 他問自己:「很痛苦嗎?是的,無庸置疑,很痛苦。『long day』(賽事最長的一站77公里,限時2天)連續高速攀爬沙丘,造成的低血糖症,4片腳趾甲脫落流血,幾乎快把我的意志擊垮。」 \n \n 究竟是什麼動力,讓陳彥博一直堅持下去?他說:「我想,是那追求無止盡極限的力量吧,看看究竟自己能夠拚到多少程度。置身一望無際的沙漠,一整天下來,心裡都會有一道小小的聲音告訴你,堅持下去,告訴你,去相信他;當遇到強勁的對手,沒有退縮,而是勇敢的挑戰,正面迎擊。」 \n \n 這場超馬大賽的最終日恰是母親節,那天,他一路推進,一邊不斷喊著「陳彥博」來激勵自己:「我們的名字代表勇氣、堅持、和執著的熱情,『陳彥博』是媽媽為我取的,而第2名的榮耀,是獻給媽媽的!」 \n \n 今年是陳彥博超馬生涯的巔峰挑戰,接下來他還將征戰「中國戈壁沙漠250公里超馬」、「南美阿他加馬寒漠250公里超馬」與「南極250公里超馬」。他目前待在納米比亞進行恢復訓練,5周後將挑戰四大極地總冠軍賽第2站中國戈壁超馬。 \n

  • 撒哈拉超馬奪第2 陳彥博獻給媽媽

    撒哈拉超馬奪第2 陳彥博獻給媽媽

     「夢想鬥士」陳彥博今天在2016四大極地總冠軍賽第1站「撒哈拉250km超馬」最終日,以第2名光榮完賽。 \n \n 今年是陳彥博超馬生涯的巔峰挑戰,接下來他還將征戰「中國戈壁沙漠250公里超馬」、「南美阿他加馬寒漠250公里超馬」與「南極250公里超馬」。 \n \n 以下為陳彥博跑出撒哈拉超馬第2的自評,節錄自陳彥博粉絲頁。 \n \n 這是一場很精彩的賽事,烈陽、高溫、大風、沙丘、低溫,每一天都是瘋狂的賽道與環境,在原始的大然環境中,用雙腳不斷橫越無法想像的各種地形,與各國好手的激烈競爭,以及第3天後日本大軍開始集團式的戰術策略,在前方輪流變速跑讓我的路線踩到軟沙消耗體力,壓力極大。 \n \n 究竟是什麼,讓我一直不斷堅持下去,我想,是那追求無止盡極限的力量吧,看看究竟自己能夠做到多少程度,how much limit I can push at all,置身在大自然中,一望無際的沙漠,一整天下來,心裡都會有小小的聲音,告訴你堅持下去,告訴你去相信他,當遇到強勁的對手,沒有退縮,而是勇敢得挑戰face to face。 \n \n 當不斷喊著自己名字鼓勵時,我們的名字代表勇氣、堅持、和執著的熱情,陳彥博這名字,是媽媽為我取的,我想,在我完賽的今天,是母親節,在台灣的媽媽,希望會為我感到驕傲,這第2名的榮耀,是獻給妳的,媽媽,母親節快樂:) \n \n撒哈拉賽前3名: \n 1. Wataru IINO (日本) 22小時28分29秒 \n 2. 陳彥博 (台灣)23小時47分51秒 \n 3. Thomas WATSON (蘇格蘭)28小時20分09秒 \n

  • 撒哈拉超馬拿第2 陳彥博榮耀獻母親

    台灣超級馬拉松好手陳彥博今天結束撒哈拉沙漠250公里超馬賽,最終獲得第2。陳彥博表示,他的名字是媽媽取的,完賽的今天是母親節,要把榮耀獻給媽媽。 \n 陳彥博今年立下1年內挑戰全球4大極地賽的目標,第1站就是撒哈拉沙漠250公里超馬賽,分7天進行。 \n 完賽後他在臉書粉絲團表示,這是1場很精彩的賽事,烈陽、高溫、大風、沙丘、低溫,每1天都是瘋狂的賽道與環境,在原始的大自然環境中,用雙腳不斷橫越無法想像的各種地形。 \n 他自問,「究竟是什麼,讓我一直不斷堅持下去?」陳彥博表示,是那追求無止盡極限的力量吧,看看究竟自己能夠做到多少程度。 \n 陳彥博表示,當不斷喊著自己名字鼓勵時,名字代表勇氣、堅持和執著的熱情,「陳彥博這名字,是媽媽為我取的,我想,在我完賽的今天,是母親節,在台灣的媽媽,希望會為我感到驕傲,這第2名的榮耀,是獻給妳的,媽媽,母親節快樂。」 \n 陳彥博接下來準備迎接戈壁沙漠250公里超馬賽、智利阿他加馬沙漠250公里超馬賽,以及南極洲250公里超馬賽的關卡,持續挑戰自我。1050508 \n

  • 撒哈拉250km超馬賽 陳彥博暫居第2

    撒哈拉250km超馬賽 陳彥博暫居第2

     台灣極地超級馬拉松名將陳彥博,參加自5月1日起為期7天的250公里沙漠賽,目前已完成前3站,選手總人數209位,陳彥博暫居總排名第2位,僅次於去年「富士山五湖賽」冠軍、日本超馬好手Wataru Lino;而受矚目的前美國特種部隊軍官Kyle McCoy則緊追在後。 \n \n 這次日本NHK電視台全程記錄比賽過程,對於台灣選手陳彥博和日本選手之間的實力相當特別關注。第3站開始日本隊採團隊行動,相互鼓勵、支援;相形之下,孤軍奮戰的陳彥博就辛苦多了。 \n \n 陳彥博表示,前3站是以沙丘地形為主,第4站開始則為陡坡和岩盤地形、尖銳碎石的變化地貌。平時他都在加強訓練下肢肌耐力,希望在第4站派上用場,「我會全力以赴,帶著信心展開追擊,奪得先機。」他強調。

  • 陳彥博前進撒哈拉 終極挑戰來了

    陳彥博前進撒哈拉 終極挑戰來了

     2016年是「夢想鬥士」陳彥博超馬生涯的巔峰挑戰,他將角逐「全球四大極地總冠軍賽」,1年之內會陸續征戰「埃及撒哈拉沙漠250公里超馬」、「中國戈壁沙漠250公里超馬」、「南美阿他加馬寒漠250公里超馬」與「南極250公里超馬」。 \n \n 有著爸媽送機祈平安,陳彥博今天啟程挑戰首站7日賽的「埃及撒哈拉沙漠250公里超馬」。四大極地超馬自創賽以來,從未有任何一位亞洲選手在一年內挑戰並拿下總冠軍的紀錄,這就是陳彥博今年的大挑戰。 \n

  • 這些螞蟻為何能在沙漠中生存?剃光毛後真相大白了

    這些螞蟻為何能在沙漠中生存?剃光毛後真相大白了

    螞蟻有毛?比利時大學有博士生認為撒哈拉銀蟻能抵受如此沙漠的高溫,與牠們身上的毛髮有關,於是綁著螞蟻為牠們逐一剃毛研究。結果發現,螞蟻身上的毛髮能有效減慢身體吸收熱力,比沒有毛髮溫度要低上兩度。布魯塞爾自由大學博士生維約(Quentin Willot)指為銀蟻剃毛是一個麻煩步驟,想不到牠們對剃毛的反應極為激烈,一被捉住就不斷掙扎反抗。 \n \n為此,維約用二氧化碳薰銀蟻數秒,再將牠們綁緊,然後用顯微鏡及鋒利刀片為撒哈拉銀蟻剃毛。維約表示,情況如男士刮鬍子一樣,刀片要溫柔精準地反方向剃向毛髮。最終,他在1小時內為40隻螞蟻剃毛。 \n \n維約發現,銀蟻的毛髮橫切面呈三角形 反光率達到九成半,程度堪比鏡子。未剃毛的銀蟻比起剃毛銀蟻,反光率高出達10倍,能夠大大減低身體吸收的日照,從而降低體溫。

  • 死前遭虐?撒哈拉沙漠找到千年古墓 屍體骨骼遭曲折詭異嚇人

    死前遭虐?撒哈拉沙漠找到千年古墓 屍體骨骼遭曲折詭異嚇人

    美國芝加哥大學的古生物學者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中發現了規模很大的石器時代墓群。事實上,這不是第一次在撒哈拉發現文明遺址。大量的考古證據表明,距今1萬年至4000年間,這片今天地球上最大的沙漠曾是充滿生機的綠洲。 \n在尼日爾撒哈拉沙漠的格伯托(Gobero)遺址發現一位6000年歷史的特納人骨架,他的中指放在嘴裡,原因不明,但是似乎死前曾經受到極大的痛苦,死後呈現的骨骼樣貌仍讓科學家們膽寒。撒哈拉沙漠的這一地區日平均氣溫高達49攝氏度,來自綠色撒哈拉的這一遙遠哭喊發生在4000-9000年前。 \n

  • 科學家:全球沙漠快速擴大 全球暖化參一腳

    科學家:全球沙漠快速擴大 全球暖化參一腳

    過去26年來,熱帶地區和沙漠往北擴張了250公里,科學家知道沙漠擴大的速度太快和氣候改變有關,但卻無可奈何。 \n \n根據《Discovery News》報導,刊登在國際頂尖期刊《科學》(Science)的研究顯示,熱帶和沙漠的擴大,是因為其中一個吹動赤道的熱空氣的高速氣流(jet stream)向北移動。不管發生這個變化的原因是人為或是自然,這個氣流已使得熱帶沙漠侵入原本綠葉茂盛的地區。科學家雖不確定是什麼造成這個氣流改變,但是他們知道全球暖化是原因之一。 \n \nDiscovery News的報導也表示,全球天氣系統還有氣候,和冰和水在全球分布改變有關。這個分布的改變會使地球軸心產生微小的變動,進而改變太陽照射到地球各緯度的強度。 \n \n研究人員也相信,地球轉動的改變造成撒哈拉沙漠的形成。研究發現現在大西洋裡大部分的沉澱物,來自撒哈拉沙漠的沙塵。研究人員調查這些沙塵後發現,6,000年前非洲潮濕時期(African Humid Period)突然結束的時間點,和地球軸心的偏移恰好同時發生。 \n \n撒哈拉沙漠西部一度是生氣蓬勃的地方。根據新聞網站Quartz的報導,5,000多年前的撒哈拉沙漠西部,曾經住滿人類、河馬還有魚。法國科學家Charlotte Skonieczny帶領的團隊,最近利用日本衛星的雷達證實,西非國家茅利塔尼亞海岸附近,曾經有條50公里長的Tamarassat河。2013年研究人員用電腦程式模擬當時的氣候,發現當時的季風雨足以供水給三條河流。科學家認為這些河流,可以解釋人類如何從西非遷徙到其他地區。 \n \nDiscovery目前正和因拍攝日本漁民捕殺海豚的紀錄片《血色海灣》 (The Cove),而獲得奧斯卡獎的導演Louie Psyhoyos合作。他們拍攝了一部生態電影,探討全球物種滅絕的現象,並呼籲人們採取行動。 \n

  • 沙塵暴裡 陳彥博奪西非超馬冠軍

    沙塵暴裡 陳彥博奪西非超馬冠軍

    「夢想鬥士」陳彥博又賣命的為台灣拚下1座世界極地超馬冠軍!經過5天的沙塵暴與支氣管炎襲擾,陳彥博堅毅地於西非布吉納法索的「沙漠213公里超馬賽」封王。 \n \n 陳彥博「燒聲」幾乎說不出話,然話語仍激動:「沒想到能夠在美國大峽谷超馬賽奪冠後,隔2個月又在西非為台灣奪冠!」陳彥博最終成績23小時49分,足足比第2名的墨西哥悍將布瑞塔(Isis breiter ,24小時45分)快1個小時,第3名為委內瑞拉高地好手維拉(Pedro vera,25小時37分)。 \n \n 這項賽事因政變順延至今年,總長213公里、5天分站賽,參賽者得背負所有的參賽裝備、食物與個人物品,進入了原始環境,每一站需於10小時內完成。陳彥博評估陌生的賽境、身體情況與競爭對手實力,連他自己都沒想到能以一路領先的姿態封王。 \n \n 陳彥博接著說:「比賽頭兩天就碰上撒哈拉沙漠的沙塵暴,天空都霧濛濛、塵土飛揚,食物才擺一下子就滿滿是沙子,能見度不到50公尺。第2天開始喉嚨就刺痛,還擔心瘧疾的問題。」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