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撞船事件的搜尋結果,共62

  • 美海軍又相撞又火燒船 調查報告:問題在這裡

    美海軍又相撞又火燒船 調查報告:問題在這裡

     「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USNI)12日報導,兩名退役美軍將軍在國會議員的贊助下進行調查,稱美國海軍水面艦隊目前的文化過度重視行政業務和媒體影響,使其相對忽視戰訓本業,且行事保守以避免受罰,導致近年來發生撞船、火災、誤入伊朗領海後投降等事件。

  • 撞船3年後還學不乖 美海軍67%軍官睡不滿5小時

    撞船3年後還學不乖 美海軍67%軍官睡不滿5小時

    2017年美國海軍先後發生費茲羅傑號(DDG 62)與馬侃號(DDG 56)撞船意外。事件發生後,海軍發布報告顯示,睡眠不足造成的過度疲勞,為意外的主要元兇。為此海軍發布解決疲勞政策;不過,根據美國國會稽核處(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GAO)27日發布調查報告卻顯示,命令發布迄今已達3年,海軍水手依舊沒有獲得足夠睡眠。 報告中指出,僅有14%的官員在最近一次部署中睡眠時間長達7小時以上,67%的官員僅睡了5小時甚至不滿;另有84%的海軍官兵表示,疲勞的水手經常或有時會影響船艦航運。GAO訪問1名軍官得知,「曾目睹其他軍官在航行時完全失去意識,只因為領導階層無視睡眠的要求」。 這份報告旨在調查2019年至2021年期間,海軍改善水手疲勞現象的成效如何,以及是否調整水面艦船員的人數規模、是否改善工作量與訓練水平。 報告全文圍繞在疲勞問題。在2017年兩次撞船事件發生後,海軍下令各級指揮官讓官兵至少睡滿7小時,且連續工作時間不得超過8小時,每個工作日的執勤總時數不得超過12小時。 但在調查過去12個月出海執行任務的水面艦軍官後發現,海軍作法充斥著陽奉陰違。調查結果顯示,只有40%的海軍水面艦做到至少7小時的睡眠時間,不到20%的水面艦有在工作日將總執勤時數限制在12小時之內。 換言之,約86%的軍官每日睡眠少於7小時;儘管海軍有推動補睡2小時的政策,以減緩睡眠不足的衝擊,但受訪者大多數都無法小睡片刻。追究背後原因,工作量龐大、會議過多、演習頻繁阻礙官兵充足睡眠。包括海軍與GAO都發現,水手幾乎一整天都在工作,這讓睡眠時間相當有限。 從人員數字來看,GAO發現每艘艦艇分配到的船員人數,遠低於滿足工作量與確保安全的最低艦艇人數。 報告總結,海軍並沒有確保水手們獲得充分的休息,以維持安全與最佳表現。甚至,該軍種雖然祭出措施,收集更多關於水面艦隊官兵的疲勞資訊,卻沒有「及時測量與管理疲勞」。 報告還建議,海軍應修正指南與做法,以更好的測量水手疲勞,並根本性地解決造成疲勞與睡眠不足的原因。此外,海軍在評估建艇船員數與人員需求數時,應依據職缺工作的需求進行編列,並將訓練時間也納入水手工作量之中;對此,五角大廈表示接受這些建議。 《星條旗報》指出,2017年,美國海軍全面徹查剝奪睡眠對官兵造成的不良影響。由於該年度分別發生費茲羅傑號與馬侃號撞船意外,導致17名水手喪生。在兩起撞船案例中,艦橋的總值在撞船一外前一晚幾乎都沒有睡覺,這導致他們對外界環境的感知能力與對緊急情況的反應能力都嚴重下滑。海軍事後調查發現,過度疲勞與訓練不足,就是撞船事故的主因。 五角大廈於2021年初遞交給國會的調查報告也顯示,睡眠不足對工作表現帶來負面影響;但美軍官兵睡眠遭剝奪的情形,比民間嚴重兩倍。

  • 後勤支援能力萎縮 美海軍難在高端衝突中維持艦隊

    後勤支援能力萎縮 美海軍難在高端衝突中維持艦隊

    美國坎貝爾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默科格里亞諾(Sal Mercogliano),28日出席國際線上論壇時呼籲,當美海軍不再擁有國營或懸掛美國旗的商船,來滿足戰時前進基地需求時,海軍應思考如何在高端衝突中維持艦隊戰力。他警告,自1945年以來,海軍前述能力已根本性地發生變化,使得海軍在部署後面臨後勤支援的短缺。 雖然美國海軍在全球軍事力量中依舊無人可敵;但美國在全球商船排名中卻退居第21位。美國商船隊由國有,搖身一變成為由改掛「權宜船旗」(flags of convenience)的私人企業所有。 但在同一時期,世界貨物船運量較二戰時期擴張逾20倍。與此同時,貨物在港口間流通時間,以及從貨櫃船運送至岸上的時間,也較過去大幅縮短。 默科格里亞諾認為,身為海上強權,美國衰頹為海軍造船與修理帶來深遠的影響。隨著大型貨船的商業訂單只能打平或下滑,能夠興建像油輪等輔助船艦的私人造船廠數量也跟著萎縮。 另一項明顯可見的變化,則是全美各地修理戰艦、輔助船艦與海岸防衛隊艦艇的船廠數。以「費茲傑羅號」驅逐艦(DDG 62)為例,該艦於2017年在日本近海遭遇撞船事件,花了1年半才修復完成。儘管如此,「我們卻毫無警覺性,任由美國造船廠一間間關閉」。 就大環境而言,整個環境朝「激烈競爭」轉變。即使是在越南、沙漠之盾與沙漠風暴中,曾支持美國與盟軍行動的前進基地也是如此。海岸防衛隊上尉侯艾(James Howe)更表示,國際企業是否願意在衝突中提供船艦為美國使用仍屬未知之數。光是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遊輪公司便決定讓船艦停泊在港口中、裁員,直到可安全地重啟營業,可略知一二。 默科格里亞諾則指出,從提供「緊急貨運」的61艘船隻戰備能力,便可看出情況窘迫。在2019年的壓力測試中,僅40%的船隻處於備妥部署的狀態,而軍方設下的標準為85%,更不用說這些船艦的平均艦齡為46年。換言之,當身陷危機之時,海軍指揮官恐無可用之船。 同樣地,在太平洋馬里亞納與印度洋狄耶戈加西亞的預置部隊,艦齡已超過25年。自1990年代以來,預置部隊的概念持續受到驗證。當時各種儲備品與裝備透過預置部隊提供給沙漠風暴中的陸戰隊。 然而,維持預置部隊卻相當昂貴。砸下銀子卻只能等到危機時刻才使用,而船團面對攻擊又過於脆弱。隨著時間流逝,預置部隊由3支減少為2支;同時,每支部隊卻僅攜帶需求數量3分之2的補給品給陸戰隊旅。雪上加霜的是,預置部隊在造船計畫的優先性一向不高。 侯艾則從另一個角度分析,隨著海岸防衛隊任務範圍涵蓋全球,從巴林到西太平洋,在從東太平洋到加勒比海,任務從毒品攔截到難民、移民;然而,海岸防衛隊卻僅有4.1萬人,僅比紐約市警局規模稍大,卻要負責整個美國與遠征作戰。光以東太平洋為例,其比美國本土更大,卻僅5至10艘海岸防衛隊與海軍船艦巡邏於因古柯鹼而惡名昭彰的水域。 他表示,目前海岸防衛隊正重組遠洋船艦與航空財產。以破冰船為例,其凸顯規劃長期預算時常遇到的預算削減困境。每艘破冰船的成本通常為8億美元,而海岸防衛隊規劃配備3艘極地安全破冰船(Polar Security Cutters),這需要國會長達10年的支持,維持預算成為非常困難的事情。 默科格里亞諾與候艾都表示,國會不太願意支持由外國船廠建造重型破冰船,只有芬蘭和俄國進行這類船艦的興建,而中國大陸則展露對市場的濃厚興趣。 默科格里亞諾指出,海軍正依「快修原則」來採購與改裝國外船廠建造的船隻,以快速提升能力;此外,海軍還推動類似一次波灣戰爭後的採購與建造戰略。問題是國外船艦是依不同標準所建,未必符合軍事需求。 他表示,在重建美國國際遠洋商船隊時,關鍵是該類船隻能運載哪些貨物,以及該船的價格。由於美國工人薪資高於大陸,成本差額可由政府買單。他強調,真正的海上權力帶來商業與軍事的意義。

  • 向日索賠 漁會嗆集結漁船抗議

    向日索賠 漁會嗆集結漁船抗議

     新凌波236號遭日本公務船衝撞事件,讓全台漁業界關注,屏東琉球區漁會傳簡訊表達力挺。宜蘭縣長林姿妙與蘇澳區漁會昨在南方澳漁港,聲援「新」船船長陳吉雄,漁會總幹事陳春生痛批日本人就是鴨霸!不該用蠻力、暴力的行為造成漁民的損傷,理事長蔡源龍更揚言,日本若不賠償,不排除集結漁船向日本抗議。  林姿妙說,「新」船收網時,日船粗魯舉動相當不適當,過程中日船也沒廣播,對此感到痛心,既然傷害已經造成,希望可以獲得補償,宜蘭縣政府會和漁會、漁民站在一起,希望中央發聲保障漁民權益。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蘇澳區漁會理事長蔡源龍說,6月間,盛福16號沒在釣魚台12浬內就被日船干擾,現在又發生這種事,讓漁民們相當不滿,日本如果不賠償,他不排除集結漁船向日本抗議。  蔡源龍說,漁民作業時會遵守協議不進入釣魚台12浬內,但海流其實很不穩定,有時漁網進入12浬內,也要有個緩衝區讓漁民起網,日方不應該想怎樣就怎樣,因為漁民作業中遭撞是非常危險的事,不能這樣欺負漁民。  蘇澳區漁會總幹事陳春生說,日方不應一而再、再而三騷擾或破壞,漁民要有安定的作業區,不然漁民如何維持生計,如今半夜怕被撞、作業中也會被撞,日船有各種武器,相較之下漁民手無縛雞之力。  他表示,日船應該等漁船作業好,再來釐清責任,不應該用暴力行為造成漁民損傷。他批評日方作法是「鴨霸、暴力的行為!」  「釣魚台海域日本公務船撞漁船事件,有需要本會配合的請告知。」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昨傳簡訊表達關心。他說,日本霸凌我方漁船不是首次,這種「逼船」行為實在可惡,不能再鄉愿,一定要團結起來力抗無理的日本政府。

  • 關鍵8分鐘 莫名其妙改航道 費茲傑羅號驅逐艦撞船錯在美海軍

    關鍵8分鐘 莫名其妙改航道 費茲傑羅號驅逐艦撞船錯在美海軍

    美國海軍「費茲傑羅」號(USS Fitzgerald DDG-62)2017年6月17日在日本外海與商船相撞,導致7人喪生,並重創了這艘9,000噸的飛彈驅逐艦,引發全球關注。 據美國海軍研究協會新聞(USNI News)與《防務新聞》(Defense News)3日報導,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周四提出新報告指出,聯邦調查人員強調,當初會發生致命撞船事件,關鍵在於莫名其妙改變了航道。事實上,當時「費茲傑羅」號在交通繁忙的日本外海以20節的速度航行,就在它與菲籍貨輪「ACX水晶」號(ACX Crystal)相撞前8分鐘,才將航向調整了10度,為事故埋下伏筆。 報告指出,事實證明,改變航道是關鍵錯誤,而調查人員無法判定其中的原因。要是它沒在撞船前8分鐘把航向從190°轉為200°,就會在「ACX水晶」號前約1,000碼(約914公尺)處通過。 雖然航海日誌中有改變航道紀錄,但調查卻無法找出原因。這項獨立報告距離海軍自身的調查已近3年,而評估主要將錯誤歸咎於艦橋上的監看小組。報告並指出,監看人員混亂失序,沒有掌握現場狀況,未能及早採取重要的行動。 此外,調查也發現,艦橋守望小組既缺乏充分訓練,也沒有主動要求,或是獲得艦上作戰情報中心雷達操作員足夠的支援。而艦上人員疲勞,也可能是導致事故的因素之一。另一方面,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指出,當驅逐艦通過繁忙的航道時,指揮官並未指派經驗較豐富的值更人員上艦橋。 而隨著這份新調查報告公布,又重新揭開了美國海軍的舊傷疤。自從「費茲傑羅」號的撞船事件,還有幾星期後,新加坡外海又發生幾乎如出一轍的「約翰馬侃」號(USS John S. McCain,DDG-56)驅逐艦與商船相撞事故,導致10名美國海軍喪生以來,美國已針對相關缺失進行全面修正。

  • 114億+7人命就算了!費茲傑羅號撞船 美撤訴

    114億+7人命就算了!費茲傑羅號撞船 美撤訴

    歷經近2年的調查後,美國海軍宣佈,將撤銷對2017年「費茲傑羅」號(USS Fitzgerald DDG-62)驅逐艦撞船事件相關人員的刑事告訴,而改為加以譴責。 據CNN新聞網與《海軍時報》(Navy Times)11日報導,美國海軍將撤銷對前艦長班森(Bryce Benson),以及其部屬康珀絲(Natalie Combs)的告訴。 聲明中並指出,這決定對海軍、費茲傑羅號船員家屬,還有被控告軍官的程序權都最有利。聲明並說,兩名軍官都已被免職,並受到非司法的懲罰。 2017年6月17日美國海軍「費茲傑羅」號與貨輪相撞,導致7人喪生,並造成這艘重達9,000噸的飛彈驅逐艦嚴重受損,震驚全球。後來經過評估,美國海軍租用半潛船從橫須賀啟程,將它拖回美國亨廷頓英戈爾斯(Huntington Ingalls)船廠大修,預計將花費3.7億美元(114億台幣)。 事發後美國海軍去年宣佈,以失職,危及船隻與過失殺人等罪名起訴包括艦長在內的4名軍官。不過,如今海軍卻在未經簽署的聲明中說,基於阻礙繼續起訴當事人的法律因素,已撤銷告訴。 事實上,悲劇發生後41天,海軍曾責成福特(Brian Fort)少將提出報告,詳述了船上缺乏專業精神、沒有遵守流程,還有設備故障的驚人事實,遠比美軍公開承認的更糟。其中最嚴重的,就是導航相關流程出了問題,幾乎注定了這次致命撞船悲劇。 報告指出,艦上負責導航,協助人員穿越繁忙水道的航行管理系統(Voyager Management System)不但故障,零組件甚至被拆取,以維持其他系統運作。然而,艦上並沒有航海士官幫忙導航,艦上的領導幾乎呈現「失能狀態」。艦橋上經常不見官兵蹤影,甚至連夜晚通過繁忙的航道也一樣。 事故發生後,執行官與士官督導長,還有驅逐艦15中隊與70特遣部隊指揮官都被免職。而美國第7艦隊指揮官,以及太平洋艦隊指揮官則提前退役。至於「費茲傑羅」號的艦長和戰術行動官雖面臨怠忽職守的指控,但隨著美國海軍撤告,也就煙消雲散了。

  • 愈撞經驗愈豐富 美柏克級驅逐艦再次撞船

    愈撞經驗愈豐富 美柏克級驅逐艦再次撞船

    美國海軍柏克級導彈驅逐艦這兩年真是流年不利,撞船都撞出豐富經驗來了。美國軍方媒體報導稱,日前又有一艘海軍柏克級導彈驅逐艦在船廠被駁船撞壞,與前幾次撞船事件不同的是,這次驅逐艦是被撞,而且它還是一艘尚在建造的驅逐艦。 《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報導說,被撞的美國軍艦是舷號DDG-119的柏克級驅逐艦德爾伯特.布萊克號(Delbert Black)。亨廷頓英格爾斯工業公司發佈的聲明表示,一艘由中國大陸青島前來的挪威「鷹」(Hawk)重型半潛運輸船運載一座浮動船塢進入美國密西西比州的英格爾斯造船廠(Ingalls Shipbuilding),在兩船靠近時,半潛運輸船與駁船撞到了驅逐艦。 報導說,布萊克號遭撞擊後,船體明顯損壞,並出現漏水現象,目前正在進行損害評估與修復作業,艦上官兵有人在事故中受傷。美國海上系統司令部發言人稱,目前·布萊克號狀態穩定,事故未對人員和艦體造成的傷害並不嚴重。 布萊克號是柏克級驅逐艦Flight IIA型,於2017年9月下水,原計畫在今年投入使用。不過因為此次事故,可能進入實際戰鬥部署時間將會被延後。 與布萊克號發生相撞的「鷹」重型半潛運輸船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半潛運輸船之一,屬於挪威的離岸重型運輸公司(Offshore Heavy Transport)。 美國海軍柏克級導彈驅逐艦近年來事故頻傳。2017年1月先發生安提坦號(USS Antietam)號巡洋艦擱淺事件,5月發生查普蘭湖號(USS Lake Champlain)巡洋艦與南韓漁船撞,所幸沒有造成傷亡。不料,6月又發生費茲傑羅號(USS Fitzgerald)驅逐艦撞上貨輪,8月再發生麥凱恩號(USS John S. McCain)驅逐艦在新加坡外海撞上油輪,兩起事故造成17人死亡,另一起11月發生的班福爾德號(USS Benfold)驅逐艦與日本貨船相撞,但沒有造成傷亡。當時有多名第七艦隊的高級軍官受到懲處,不過今年2月還是發生了雷伊泰灣號(USS Leyte Gulf)導彈巡洋艦與路補給艦相撞的事件。

  • 又撞!挪威海軍再爆撞船事故 民船成苦主

    又撞!挪威海軍再爆撞船事故 民船成苦主

    挪威海軍自11月初爆發神盾巡防艦遭撞沉後,近期又再次發生撞船事件。根據「防衛郵報」網站(Defpost)26日報導,挪威皇家海上衛隊的「國王」級巡邏艦「俄拉夫提格松」號(KNM Olav Tryggvason)25日捲入一起衝撞民用快艇案。 剛執行完對先前遭撞沉的英斯塔德號事發地點的警戒任務後,俄拉夫提格松號向南返航卑爾根基地時,在鄰近的阿姆薩布水域與一艘16米民用快艇相撞,導致民用快艇直接翻覆。 報導指出當時有兩民平民在快艇上,事發後被巡邏艦迅速救起,已送往阿姆薩布鄰近醫院。一名國防官員表示,「在短期內於相同海域就發生兩起撞船意外,對挪威海軍而言十分不幸」,而挪威警方與國家事故調查委員會正對此案進行調查。 根據鳳凰網報導,俄拉夫提格松於2010年12月服役。艦長49米,標準排水量761噸,是目前挪威海上衛隊最先進的巡邏艦之一。該艦採用柴電動力,最高航速16節,最大續航力3800海裡。該艦主要已執行後勤任務為主,並具備船舶拖帶、經濟區巡邏、海上污染干預、物資運輸等能力。

  • 美再硬闖 恐重演黑海撞船事件

    美再硬闖 恐重演黑海撞船事件

     陸美軍艦日前在南海交鋒險些相撞,美國「gCaptain」網站2日披露當時大陸軍艦迫使美艦轉向的照片,並表明照片來自官方管道。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昨受訪指出,華盛頓找非官方管道公布官方照片放話,有失大國風範;美軍假若又要硬闖島礁表達政治姿態,艦艇執行任務又不戒慎恐懼,遲早要重演1988年美艦黑海撞船事件。  美海軍驅逐艦狄卡特號9月30日在南海進行所謂「航行自由」行動時,與大陸驅逐艦蘭州號險些相撞,雙方一度僅距41公尺,美艦被迫進行避碰機動。美國「gCaptain」網站於當地時間2日公布了5張事發當時照片。  張競受訪指出,這些照片係航空照片,但狄卡特號無法搭載艦載機,所以應來自空中海巡機,最大可能是P-8A海上巡邏機拍攝。照片故意改換為單色顯示與降低解析度,並交由非官方網站披露,顯然刻意留一手,不願讓影像情蒐能量因此曝光。而P-8A臨空拍照也表明此事件很可能早有預謀,因為必須協調艦機時間才可能在遭遇蘭州號時同時在場。  張競表示,從照片可看出,陸艦顯然是從美艦左舷追越後向右急轉搶越艦艏,美艦航速與機動能力好過蘭州號,明明略作戰術運動,就可將陸艦搞到灰頭土臉,但美艦卻毫無作為,坐待陸艦追越,讓本身喪失主動被迫轉向,這充分顯現其心態自大,才會讓雙方險些相撞。當然,也不能排除是美軍故意挑事,唯恐陸艦不靠近。  曾任中權艦艦長的張競感嘆,海上服勤風險是常態,坐視對手如此迫近,顯然美軍在東亞水域2次遭商船攔腰撞上是其來有自。美軍假若又要硬闖島礁表達政治姿態,艦艇執行任務又不戒慎恐懼的話,遲早要重演1988年美國神盾巡洋艦約克鎮號黑海撞船事件。  張競表示,美國與大陸簽有《海上意外相遇規則》,但顯然雙方都沒有誠意運用此機制,才會搞到險象環生。而美軍率先揭露此事,再找非官方管道公布官方照片放話,實在不是大國開大門走大路作風。

  • 事故頻傳不奇怪! 美國海軍艦員航海技術普遍不佳

    事故頻傳不奇怪! 美國海軍艦員航海技術普遍不佳

    防衛新聞(Defense News)報導,美國海軍一項為期三個月的內部審查發現,有85%的初級軍官,船舶航行與處理臨時問題的能力不佳,很可能就是美國海軍近年事故頻傳的主因。 這項調查是美國海軍水面艦隊兵力副指揮官理察.布朗將軍(Richard Brown)的委託,在今年1月到3月對164名已服役的軍艦甲板值更官(OOD)進行評估,結果只有27人得到「應變能力豐富,無所顧慮」的正面評分,另外有108人則是「猶豫不決,有些擔憂」,還有29人是「專業不足,重大擔憂」的不及格成績。 所謂航海專業不足,包括: 1.操作雷達和相關海測工具時不知如何判讀,這在費茲傑羅號驅逐艦(DDG-62,USS Fitzgerald)事故調查中也有發現。 2·雖然軍官們知道海上航行的國際規則,但是他們不知在實務上該如何應變,特別是在低能見度的情況,所學到的規則全部派不上用場,只會以直覺判斷。 3.大多數軍官在模擬器中的表現還不錯,但是模擬器的情境通常都有足夠的時間應變,然而卻沒有模擬「已經在撞船路線時應如何應變」,而2017年的馬侃號與費茲傑羅號都在撞船的前一刻是甲板上有軍官在的,卻什麼都沒做。 布朗將軍寫給艦隊的信中表示,這項調查是重大警訊,艦長的應變能力不足,顯示海軍在航海教育上有嚴重的疏失。 布朗指示,未來海軍水手的培訓,必須納入重大撞船事件的場景。

  • 東海撞船事件 科技部討論影響海域

    東海撞船事件 科技部討論影響海域

    科技部11日舉行記者會,臺灣大學海研所教授喬凌雲、科技部自然司司長吳俊傑臺灣大學海研所副所長謝志豪、臺灣大學海研所所長詹森等人出席,說明日前東海撞船事件造成污染對臺灣海域可能的影響評估。 謝志豪指出,依據洋流統計、模式模擬及衛星遙測等各項資訊推估,部分污染物不排除被洋流推送和擴散進入大陸沿岸流系統的可能,最壞狀況則是約在30至60天後被帶入台灣海峽西、北部海岸,但實際影響仍要看後續看洋流與風場變化;而詹森認為,目前推估污染物僅有5至10%可能性進入北部海域,機率是偏低,但越到最後越容易掌握實際狀況。 詹森認為,目前推估污染物僅有5至10%可能性進入北部海域,機率是偏低,但越到最後越容易掌握實際狀況。

  • 撞船魔咒5!美第7艦隊驅逐艦被日拖船撞上

    撞船魔咒5!美第7艦隊驅逐艦被日拖船撞上

    在美國海軍一連串的撞船事故後,目前似乎還沒有停止的跡象。一艘隸屬美國第7艦隊的驅逐艦周六在日本相模灣時,被失去動力的日本商用拖船撞上,成為該艦隊今年的第5次撞船事件。 美國第7艦隊發表聲明說,飛彈驅逐艦「班福德」號(USS Benfold,DDG 65)18日在日本中部外海進行演練時,被一艘失去動力,漂浮海面的日本拖船撞擊而輕微受損。 聲明中說:「兩艘船上都沒有人受傷,『班福德』號輕微受損,包括船舷有摩擦痕跡,但仍須全面做損壞評估。」 聲明指出,「班福德」號仍在海面,動力系統仍可使用,不過日本商用拖船則由另一艘船拖往橫須賀港。 儘管這次事件並不嚴重,但《時代》(Time) 雜誌網與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等媒體指出,第7艦隊似乎陷入了沒完沒了的撞船魔咒。上次撞船是在8月,美國「約翰馬侃」號(USS John S. McCain,DDG-56)驅逐艦才在新加坡外海與商船相撞,導致10名美國海軍喪生。

  • 1年4撞!曝美第7艦隊1/3合格證書早過期

    美軍船艦今年發生多起撞船事故,1年來少說已經連續4起戰艦撞上商船的意外,最近發生的麥凱恩號(USS John S. McCain)撞上賴比瑞亞籍商船的意外更造成多達10名士兵喪生,令人咋舌,不禁讓人關注美國船艦到底安不安全,是否擁有合法的作戰和航海能力? 根據CNN報導,美國政府責任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GAO)日前發現,美國海軍駐日本橫須賀港第7艦隊70~80艘左右的船艦中,居然有多達1/3以上的戰爭訓練證書到今年6月都已經到期了,過期的證書數量是2年前的5倍之多。該局宣稱今年已經有多達將近4成的海軍驅逐艦和巡邏艦合格證書都過期了,和2015年只有不到1成的軍艦證書過期相比,今年不合格的數量相當驚人,而且更令人驚訝的是,其中2/3的證書甚至都過期5個月以上了。 今年到目前為止,美國海軍在太平洋至少已經撞壞了4艘船艦,造成17名海軍因此喪生,不可謂不嚴重,船艦安全問題再度浮上檯面。上個月麥凱恩號在新加坡東部海域和一艘賴比瑞亞籍貨輪相撞,造成10名第7艦隊士兵死亡,光是這起嚴重的撞船事件死亡人數就佔了超過全年數量的一半,也因此引起國際和美國當局的關注。 美國海軍船艦需要具備多種訓練合格證書,包括行動、航海、作戰能力等各種證書,其中包括彈道飛彈防禦和水面作戰能力等各項測試,才能保證戰艦具有安全出海作戰的能力。但是,美國政府責任局調查今年4起發生意外的驅逐艦和巡邏艦後,才赫然發現很多戰艦的合格證書早就過期了。

  • 撞船事故頻傳 美海軍否認遭駭客攻擊

    撞船事故頻傳 美海軍否認遭駭客攻擊

    美國海軍雖然今年已經發生了4起撞船事件,導致17名士兵因此喪生,並使得許多人開始懷疑有駭客攻擊,但美國海軍官員今天表示沒有跡象支持這個可能性。 美國海軍作戰部長、上將約翰‧理察森(John Richardson)說,海軍已經投入了大量精神在調查潛在駭客攻擊上,目前仍在調查是否有某種侵入,才使得美國海軍6月和8月分別發生,費茲傑羅號驅逐艦(USS Fitzgerald)和馬侃號驅逐艦(USS John S. McCain)在太平洋上,分別發生撞船事故的事件。 雖然有人認為很可能是駭客攻擊,並導致美國海軍震驚、重新審視整個艦隊的訓練,但理察森否認,並表示這只是大眾猜測而已。他在海軍臉書的直播中表示,海軍將繼續深入調查,但他想要向大眾保證,至今尚未發現任何跡象顯示是駭客攻擊。 費茲傑羅號6月17日在東京西南外海,和一艘菲律賓籍貨船MV ACX Crystal發生碰撞,費茲傑羅號水線上被撞出一個大洞,導致部分船艙淹水,艦長艙也被催毀,導致7名士兵死亡。馬侃號8月21日在前往新加坡時,和賴比瑞亞籍的油輪Alnic MC發生相撞、部分船艙浸水,5名士兵因此受傷、10人不幸死亡。

  • 美海軍證實 撞船馬侃號失蹤士兵遺體全數尋獲

    美海軍證實 撞船馬侃號失蹤士兵遺體全數尋獲

    美國海軍今宣布,已經找回10名在約翰·S·馬侃號驅逐艦(USS John S. McCain)撞船後失蹤的10名士兵的遺體,海軍在船艦受損的船艙中、封閉的部分找到這些遺體。 美國第七艦隊在其網站上公布這項消息,上周四美國海軍在發現並且確認其中一名失蹤士兵的遺體後,暫停大範圍搜索和搜救行動。該聲明表示,現在美國海軍正在確認所有事實,調查撞船原因。 馬侃號導彈驅逐艦上周在新加坡東方外海和貨船Alnic MC相撞,馬侃號當時正前往新加坡,進行定期造訪任務。撞船事件發生後美國海軍一度暫停全球艦隊的行動、因為這是今年起美國太平洋艦隊第四起重大意外,因此極需重新檢討其運作,第七艦隊司令奧庫安(Joseph Aucoin)因此被解除職位。 上週三美國海軍進行暫停行動時,在日本橫須賀的第七艦隊的官員和船員已經接受新的風險管理和溝通訓練。美國海軍第七艦隊以日本為總部,旗下70多艘船以及140架戰機和2萬名士兵等。

  • 美艦連撞船 80年老笑話被當成新聞

    美艦連撞船 80年老笑話被當成新聞

    美國軍艦連續發生撞船事件,陸媒引述共軍將領的話,猛虧美艦「橫行慣了,還曾叫燈塔讓路」云云。專家指出,陸媒、陸將領說的其實是謠言,是把80年前的笑話當成了新聞。美國一本1939年出版的笑話集就已經有這一段。 這起謠言的大意是: 美艦(或美國艦隊)航行至加拿大附近海域,發現前面有船隻接近。對方要求美艦改變航向,美艦不同意,反倒要求對方改變航向。而且美艦態度傲慢,說自己是航母等大型艦隻。雙方相互要求幾次,美艦堅不轉向。最後對方明說,「我這裡是燈塔……」。 一位曾經擔任艦長的資深海軍軍官告訴中時新聞網,具備航海知識的人知道這「當然是謠言」,因為「難道美艦的官兵是閉著眼睛開船的?」 船隻航行時,有4種方式辨別方位、航向,包括全球定位系統(GPS)、雷達導航、目視、以及現在較少用的星象。一般人開車上路,要了解方位、道路狀況、天候等,海上航行亦然,需做好各種準備,擬定航行計畫就必須知道何處是陸地,何處有島嶼,何處有暗礁、何處有燈塔等,豈會衝著燈塔直去而不自知? 船上備有「水道燈表」,包括各地燈塔的燈光色澤、放光的間隔等資訊。當船隻接近燈塔時,值勤人員手裡拿著碼表,看著燈光頻率計時。這是很重要的動作,哪怕電子設備故障,憑著此一目視動作依然可以確認本船方位。 這則故事有很多版本,無不讓人發噱,是茶餘飯後的好素材,也是說相聲的好段子,但如果據以評斷美國海軍素質就完全失實了。事實上,維基百科專門有一則說明這個謠言,稱「至少在20世紀30年代就出現了這個笑話」。美國海軍專門開設了一個網頁闢此謠傳。 美國大西洋艦隊司令部所在的維吉尼亞州諾福克基地有一家《維吉尼亞人導報》(The Virginian-Pilot),在1995年針對這個故事發表調查報導,詳細說明故事中的諸多漏洞,從而證實故事是虛構的。也有一些求真的人士從其他角度探索,例如美國《Fast Company》雜誌訪問了美國燈塔協會會長韋恩‧惠勒(Wayne Wheeler),他根據自身經驗認為故事所述情況不太可能發生。第一,燈塔與船隻的外型毫不相似;第二,燈塔不能移動,船舶是可以動的;第三,燈塔發出的是一個光,船隻則是首、尾、船身都有燈光;第四,如前所述,燈塔的光有一定的色澤、間隔,並且昭告國際;因此「絕不可能把燈塔與船隻兩者混淆」。 維基百科寫道,美國軍官協會(Military Offic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說,如果不熟悉船艦如何操作,或不了解GPS,「你很容易就相信這個故事」。這個組織表示,直到今天,依然不時有人向這個組織查詢故事真假。 近80年過去,這個故事依然流傳,而且美國不時有人查詢真假,那麼遠在萬里之外的金一南將軍誤把笑話當事實也就不足為奇了。

  • 又撞船 美驅逐艦新加坡與商船相撞 5傷10失蹤

    又撞船 美驅逐艦新加坡與商船相撞 5傷10失蹤

    (02:25更新)約翰·S·麥凱恩號驅逐艦船身多處淹水,推進力和電力都相當有限,但船身並沒有漏油,目前正以自身動力前往新加坡的樟宜海軍基地。 (02:20更新)4名傷者已經被新加坡海軍直升機送到新加坡醫院,無生命危險,第5名士兵不需要任何醫療處置。新加坡、馬來西亞和美國的搜救團隊包括巡邏船、直升機和拖船等正在搜尋失蹤士兵。 (10:00更新)約翰·S·麥凱恩號驅逐艦現在用自身動力,前往新加坡港。 美國第七艦隊今發表聲明,海軍一艘導彈驅逐艦周一早晨,在新加坡東邊海域和一艘商船相撞。目前已知有5名美國士兵受傷、另外有10士兵失蹤。 根據CNN報導,這艘約翰·S·麥凱恩號驅逐艦(USS John S. McCain)周一早上約5:30左右,在前往新加坡港口時,和這艘商船Alnic MC相撞。初步報告顯示這艘美國船艦後側受損,目前仍能夠自已運行,但報告沒有說明商船撞船後的狀況。目前商船網站上的資料顯示,這艘Alnic MC是艘約3萬噸、60呎長的運油船,掛的是賴比瑞亞的旗幟,它的狀態顯示目前沒有裝滿油。 目前搜救行動已經開始進行,新加坡船隻和直升機都已經出動。美利堅號兩棲突擊艦(USS America)上的魚鷹機也已出動。 約翰·S·麥凱恩號驅逐艦是以美國共和黨大老、前總統候選人約翰‧馬侃(John McCain)的父親和祖父命名,這兩人都是海軍上將,參議員本人是海軍上尉。馬侃在推特上說,他和其妻今晚將為船上士兵禱告,並感謝搜救人員的努力。本月初這艘驅逐艦到南海航行,一度逼近美濟礁僅6海浬。 這是美軍在這2個月以來第2起撞船事故,之前費茲傑羅號驅逐艦(USS Fitzgerald)6月17日在日本外海和商船擦撞、導致7名海軍士兵死亡。 今年美國海軍駐紮在橫須賀基地的軍艦已經出了四次意外,除了費茲傑羅號撞船事件外,5月9日查普蘭湖號飛彈巡洋艦(USS Kake Champlain)在朝鮮半島外海,遭到小漁船撞擊。1月下旬,安提坦號飛彈巡洋艦(USS Antietam)在東京灣下錨泊船時意外擱淺。

  • 費茲傑羅號撞船事件 美海軍開除3指揮官

    費茲傑羅號撞船事件 美海軍開除3指揮官

    美國費茲傑羅號驅逐艦(USS Fitzgerald)6月中和商船發生擦撞事故,導致7人死亡,現在美國海軍決定要解除其三名高層指揮官的職務。 這表示美國海軍地區艦隊將會開除艦長Bryce Benson、執行官Sean Babbitt和總軍士長Brice Baldwin,因已經無法信任他們繼續擔任這些職務。除了他們以外,船上其他成員也將面臨行政處分。海軍作戰部副部長William Moran說目前相關調查仍在進行中,但有許多證據顯示這個嚴重擦撞是因船員的疏忽造成的,但他不願意證實擦撞完全是費茲傑羅號的錯。 美國海軍公布的報告也顯示,擦撞後費茲傑羅內的宿舍艙在90秒內就完全淹沒,使得睡在裡面的35名士兵只有極少的時間得以逃脫。當水面迅速在艙中上升時,兩兵幫其他人爬上樓梯後最後也自己也必須爬出,他們出來後又再度伸手拉出另外2名士兵。即便如此,擦撞後28人倖存,但7人淹死。 艦長的起居艙遭到直接撞擊而全毀,使得艦長受困,3名士兵必須要各種工具強行移除艙門、爬入艙裡。當時船殼和水密艙層都破了個大洞,看得到外面的夜空。搜救隊伍用腰帶當作臨時套索、將他們自己綁再一起,然後才能去救當時掛在船邊的艦長。

  • 神盾艦撞船事件:日找到黑盒子 傳5美兵幾乎當場死亡

    神盾艦撞船事件:日找到黑盒子 傳5美兵幾乎當場死亡

    日本交通安全官員表示已找到和美國費茲傑羅號神盾艦相撞、導致7名海軍士兵死亡的貨船的黑盒子,將調查是否涉及專業疏失,美國今也公布最新資訊,表示撞擊後其中5名士兵幾乎立即喪失行動能力或死亡。 日本官員表示,他們從和軍艦相撞的菲律賓籍貨船ACX Crystal上,找回相當於飛機黑盒子的航行資料紀錄器,目前這艘貨船停泊在橫濱的港口。調查人員將檢視紀錄器中關於該船的位置、走向、速度以及其他資訊,已找出撞船的確切原因,並調查是否涉及專業疏失。 美國海軍和海防隊正在橫須賀海軍基地檢視費茲傑羅號,美國防官員表示檢視撞擊點後,認為7名死亡的海兵中,5人幾乎立即喪失行動能力、並且很快死亡,這些海兵事發當時很可能都在睡覺。 撞擊力道讓費茲傑羅號船身開了個洞、海水立即灌進去。美國海軍也正努力確認,撞擊後仍存活一段時間的剩下兩名海兵,是否如傳聞真的有試圖幫助這5人逃出。但當時船隻一度失去所有通訊能力,最後7人都被發現死在淹水的船艙裡。而且撞擊讓住艙部分凹陷,因此生還者也很難逃出。 美國官員也表示,這兩名一度生還的士兵在艙門被下令關閉前、是否還活著這點,也許永遠也無法得知。目前尚為釐清是誰下令關門的,但初步調查認為這是必要措施,否則海水會蔓延到其他區域。 撞擊地點距離艦長Bryce Benson的船艙也非常近,因此他一度無法自行逃出,並且身受重傷,在士兵協助下才能到達船橋,最後被直升機送醫,由副手接管神盾艦。 初步調查也顯示貨船可能在撞擊時,船隻是在某種自動導航的狀態下,但這仍無法解釋為何費茲傑羅號沒有看到貨船靠近,也沒辦法避開。 初步報告也顯示撞擊時間發生在凌晨1:30,但貨船船員一開始不了解情況還掉頭,最後正式報告事故發生是在2:20。

  • 遭撞漁船與友船、海巡會合 今拖船返港

    遭撞漁船與友船、海巡會合 今拖船返港

    昨日凌晨3時許,屏東東港籍延繩釣漁船「祥湧6號」,遭賴比瑞亞籍貨櫃輪追撞,當時一度傳有沉船危險,今友船「金昌6號」與海巡署的「台東艦」先後抵達「祥」船所在位置,海巡對雙方蒐證與確認人員平安後,目前3艘船都已在返港途中,預計12日抵達台灣。  載有2台8印尼船員的東港籍漁船「祥湧6號」,昨日3時40分在鵝鑾鼻東南方510浬處,遭賴比瑞亞籍商船從左後方撞上,造成2船艙進水,陷入沉船危機,經通報,海洋巡防總局指派位於台菲海域執勤的「台東艦」,趕赴肇事海域救援與蒐證,  今凌晨2時30分抵達的友船「金昌6號」,先將10名船員接上船,後將繩索綁好,準備拖帶「祥」船,「台東艦」8時30分抵達後,先是對雙方進行蒐證與訪談,再戒護2船返回東港,預計12日抵達台灣。  海巡總局表示,「祥」船進水情況已控制住,人員都平安,台東艦也針對船隻碰撞點、肇事貨輪船長、輪機長、當值人員及漁船船長進行訪談,並蒐集雙方人員適航證書、貨輪各項航行紀錄等資料。  海巡總局指出,初步蒐證顯示,案發當時雙方都在航行中未作業,貨輪右舷擦撞「祥」船左舷,造成漁船部分艙壁破裂進水,該事件是民事案件,蒐證結果將函送航港局作海事調查以釐清肇事責任,目前也已委託台灣海運公司,進行後續調查及賠償事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